ZKIZ Archives


通用汽車拯救未完成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cs.com.cn/qcpd/01/201110/t20111024_3099288.html

 通過外科手術式的破產重組,通用汽車重新回到了全球主流汽車公司的行列,但是其競爭力重塑之路仍舊遙遠

  作者:《財經》(博客,微博)記者 王寧寧

  日前,通用汽車公司董事長艾克森在接受底特律媒體採訪時說,“如果僅僅為避免失敗而戰,那麼往往就會失敗。你必須為勝利而拼搏。”

  如果要正確理解他的意思,就要懂得中國市場正是通用汽車拼搏時最關心的一片土地。這家公司正以前所未有的努力擴大他們在這個市場的份額。艾克森表示,在未來五年中,通用汽車將在中國推出60款新車及改款車。

  幸運的是,截至目前中國市場並沒有讓艾克森失望。在2011年的前三個季度中,通用汽車共在中國銷售了189.29萬輛汽車,同比增長6.6%。這個增速略高于艾克森對今年中國汽車市場的增速預期。這一點足以說明,通用汽車仍在分享中國的增長。

  “有人問我,別人詆毀通用是‘政府汽車公司’(Goverment Motors),你會不會介意?我說不介意。”4月30日,艾克森曾非常輕松地對《財經》記者開著玩笑:“我在琢磨,我們應該把名字改成‘全球汽車公司’(Global Motors)才對。”

  艾克森的辦公室可以俯瞰到悠長的底特律河。作為美國工業的旗幟,底特律城的象徵,通用汽車剛剛從一場充滿爭議的世紀拯救中復活過來。

  62歲的通用汽車公司(General Motors,GM.NYSE 下稱通用)掌門人謙虛地說他不是唯一一個可以拯救通用的人,但是,他現在就是那個決定通用未來走向的人。

  “通用會是今年全球汽車銷量第一的公司。”艾克森對《財經》記者說,“我們有全球品牌,並將在此基礎上追求更大的規模。”

  2010年,通用全球銷量達到839萬輛,位居全球第二,但與豐田汽車公司僅相差3萬輛。排名第三的大眾汽車公司銷量為714萬輛,與二者尚有百萬輛的差距。在重組之後,通用在美國的7個品牌縮減成4個,悍馬、土星品牌被並將6049個經銷商裁減到4500個左右。

  “通用擁有全球11%的汽車市場,這是全世界最好的汽車公司之一。”艾克森對《財經》記者說。他認為,通用目前的財務狀況是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最好的。在申請破產保護時賬上的負債已經超過了900億美元,現在,通用賬面現金超過了300億美元。

  但是,財務的轉變之外,通用汽車重塑其競爭力的道路依舊漫長。

  在見《財經》記者的前一天,艾克森剛剛前往國會參加會議。他在演講中用一張圖表引述了最近數年油價的變化,一條不斷攀升的曲線。艾克森告訴他的聽眾,汽車行業的未來究竟在哪裏,通用汽車的未來究竟何在。

  在艾克森的帶領下,通用汽車正計劃投資于已經漸漸成熟的新能源汽車領域,一款名為沃藍達的混合動力汽車已經開始銷售,艾克森希望沃藍達會像iPhone改變傳統手機產業那樣變革傳統汽車產業。

  “我們現在就是要想清楚未來要怎麼走,從長遠的角度為公司考慮。”艾克森對《財經》記者說,自己很遺憾前任們沒有這樣做。他引用莎士比亞的話來形容今天的通用汽車,“凡是過去,皆為序章。如果我們不從錯誤中吸取教訓,必將重蹈覆轍。”

  拯救者

  分析人士一直樂見艾克森這樣的汽車行業之外的人駕臨汽車城,或許只有這些外來人才能有足夠的魄力對暮氣沉沉的通用汽車施以手術。

  在通用汽車完成重組,即將回歸資本市場的前一周,時任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埃德‧惠特克突然向董事會遞交辭呈,通用汽車必須尋找一位新人來接續其重生的道路。

  “他的離職對公司來說確實是個很大的意外,那時正是通用的關鍵時刻。”艾克森對《財經》記者說,“我們那時正要向公眾證明,我們活下來了,我們經歷了巨大的打擊但還是生存下來了,而且前景光明。”

  艾克森畢業于美國海軍學院,他的背景履歷與汽車毫無關係。他曾在通用儀器、MCI、Nextel等公司擔任過董事長、首席執行官,在加入通用汽車之前,他在全球私募股權投資公司凱雷集團任全球收購業務的負責人。

  多年擔任管理要職的經歷對自己來說“是個很好的訓練場”,充分發掘一家公司的潛在價值,然後通過調整結構或者是重組,提升其價值,這正是PE最擅長的,艾克森擁有許多這方面的經驗和技術。

  艾克森承認,通用CEO是他個人職業生涯中最大的挑戰。現在,他在底特律購置了一套房子,每天4點多起床,從不在晚上11點之前睡覺,他希望自己能融入到汽車領域中去——像他告訴自己的孫女那樣,“付出總會有所回報”。

  “我關注的是法律法規、全球市場問題、供應鏈問題、產品設計,以及我們的控制係統能否從現在起在全球領先20年等等。”艾克森對《財經》記者說,“這些都是為未來的成功或失敗種下的種子。我不想因為今天作出某個愚蠢的決定而給接班者帶來麻煩。”

  2010年,通用汽車實現了七年來的首度全年贏利。2011年3月4日,通用公布的2010年財報顯示,這家公司去年實現普通股股東凈利潤47億美元。

  通用汽車境況的好轉得益于全球汽車市場的復蘇,特別是新興市場的持續增長,而對于通用汽車自身而言,更重要的是擺脫了此前沉重的包袱——工會體係長期帶來的成本居高不下。

  在美國政府主導的破產重組面前,工會體係不得不低頭就范,以一定的股份彌補此前的醫療保險費用,工會利益與通用汽車的經營業績開始息息相關。

  “他們不會隨意罷工了。”艾克森笑著說。每隔數周,艾克森就會同汽車工人聯合會的主席會面,這在以前難以想象。“我跟他說,你看這是我們的成本 結構,這是豐田的,這是現代的,這是梅賽德斯的。我們必須要有跟他們相當的人工時薪,不然就沒辦法了,如果我們沒有競爭力,就還會回到之前的狀況中去。”

 開始轉變

  艾克森表示,通用在嘗試一種全新的公司治理模式,成立了執行委員會和產品戰略部,前者負責建立主要的管理機制,後者則專門研究產品策略。“我們正在研究如何讓這個公司更加有效地運轉,更快地決策。”艾克森說。

  僅僅如此並不足夠,通用仍需具備更廣闊的視野來應對外部競爭與風險。“這也是一種文化上的改變。我們不能只考慮臺面上的競爭,還得想明白未來會發生什麼,不會發生什麼。”艾克森對《財經》記者說,“而面對風險,我們要更有預見性,要更熟悉公司外部的環境。”

  通用汽車首席運營官Stephen Girsky認為,通用現在的決策流程更快了。“前不久我們在美國買了American Credits公司,這個交易只花了30天的時間。”Girsky說,“所有通用的員工一起研究了這個交易,提出各種不同問題。”

  他希望將一種更為開放的管理風格帶給通用。“如何評估我們的競爭力,不只是財務結構方面的,我們的產品競爭力如何?對手在研發什麼,我們是否忽略了某些問題?通用需要拓寬視野,更加準確地預測未來。”

  通用在全球120個國家開展業務,員工總數20余萬人。2010年,美國本土以外的市場貢獻了73%的銷量。“這是一個全球工業,現在是,以後永遠都是。”艾克森說,“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對中國有如此之大的興趣,我們對歐洲、拉丁美洲都有興趣。”

  艾克森指出,如果僅在一兩個地區做生意,通用就“無法變得像我們所希望的那樣成功”,“它必須在全球每一個主要地區都有業務”。“比如說,盡管 通用在南非、埃及和肯尼亞都有工廠,但我們在非洲的表現還不夠好。”他對《財經》記者說,“這並非是說非洲就是當下的首要任務,但至少也是我記在心裏的一 個事。這在未來的25年-30年是要考慮的。”

  通用表現得謹慎了許多,如何讓其變得更有前瞻性是管理團隊目前正在嘗試的內容。艾克森介紹,他們制作了一個“公司最可能發生的20大風險”清單,其中考慮了經濟、國際貿易、地理以及政治等多方面因素,還專門成立了風險管理部,研究可能存在的“黑天鵝事件”。

  艾克森透露,通用的幾個供應商正在認真考慮,是否應繼續將自己的生產基地集中在日本。“當災難發生後,人們才會去重新估量這些隱患。”他說,通 用不但要考慮此問題,還要根據供應商的工廠位置對他們進行挑選。“我們還要關注供應商自身在原材料供應方面是否具備靈活的選擇。”

  4月27日,龍卷風襲擊美國東南部和南部多個州,梅賽德斯的工廠停工。艾克森說,通用及其供應商在東南部的工廠“都很幸運,沒什麼大事”。“有時候運氣比實力更重要。當然要是你既有運氣,又有實力,你就能做得更好。”他說。

  不那麼幸運的是,這家公司在4月初的埃及工人抗議中失去了在開羅的工廠。艾克森認為,在這些“政局不穩”的地區建立工廠存在風險,“但我們有時候又不得不這樣做,因為也有相應的回報”。

  Girsky對《財經》記者坦言:“你不能指望一個有百年歷史的老店在一年內完成所有的轉變。”

  艾克森說,“但我們可以開始這樣的轉變。”

  沃藍達懸念

  從通用總部的舊址——凱迪拉克大廈驅車向東十幾分鐘便是通用汽車的Hamtramck工廠,這一工廠因為美國總統奧巴馬曾經在此處試駕通用汽車而被人熟悉。

  奧巴馬所試駕的新車正是增程式電動汽車沃藍達,在Hamtramck工廠,沃藍達與凱迪拉克DTS、別克君越在同一生產線上進行組裝。廠長Teri Quigley告訴《財經》記者每7輛便有1輛是電動車產品沃藍達。,

  “全世界的沃藍達都是這家工廠生產的。”Teri說,“我們目前在向中國出口一些沃藍達展示車。”

  目前正在美國的加州、田納西、密歇根等七個州推廣這款產品,公開的信息稱,沃藍達將會于年底在中國市場上市。

  通用汽車產品經理Christy Landy向《財經》記者介紹,在純電池供能的狀態下,沃藍達可行駛25英裏到50英裏。當電池電量下降到20%左右,動力係統會自動轉換成由燃油供能,同時電池仍參與動力係統的運轉,處于混合動力狀態。

  與競爭對手所開發的純電動車不同,沃藍達可以有更長的航程,但是,實際使用當中,沃藍達可能並不那麼方便。沃藍達可在110伏和240伏電壓下進行充電,前者耗時8小時左右,後者需要4個小時。

  密歇根州的雪佛蘭經銷商Jay S Feldman告訴《財經》記者,他的雪佛蘭店現正接受沃藍達預訂,每輛尚未交付給他的車子都已經被預訂了。“這有點像iPhone的訂購熱潮。”Jay說。

  看起來皆大歡喜的產品尚不能為通用帶來可觀的利潤。

  目前,通用計劃到年底前在美國銷售1萬輛沃藍達。美國政府對電動車的補貼方式是直接遞減消費者的稅額,而非補貼到企業。通用汽車中國公司總裁兼總經理甘文維也曾表示,通用計劃2015年在華銷量實現500萬輛,但其中“電動車的比例不會很高”。

  艾克森表示,無論是通用、上汽還是梅賽德斯,“未來誰能提高清潔能源在汽車能源中的應用比重,誰才是贏家”。

  “沃藍達只是我們在正確方向上前進的一步而已。”艾克森說。據他透露,通用在氫能燃料開發上投入了六七千萬美元,在工程設計方面投入了70億到80億美元。“這個技術現在是很超前,但十年後可能就很普及了,所以我們必須時刻保持身在其中。”

  歐洲挑戰

  日本海嘯直接影響到了豐田汽車的表現,這有助于通用汽車重回汽車業龍頭老大。

  在全球市場,通用汽車計劃將凱迪拉克打造成第二個全球品牌。通用旗下的經濟型品牌雪佛蘭是全球最暢銷的五個品牌之一,2010年,雪佛蘭全球銷量427萬輛,佔通用全球總銷量的51.5%。

  艾克森對《財經》記者透露,未來凱迪拉克將從北美出口轉為在全球實現本地化生產,其中包括中國。

  “我們想讓凱迪拉克變成一個全球品牌,而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那麼我們為什麼不能讓凱迪拉克在中國實現本土化生產呢。”艾克森說,美國的本土化成本高昂使得這一品牌很難有競爭力。

  2010年公開數據顯示,凱迪拉克全球銷量為18.1萬輛,僅佔通用全球總銷量2.2%。但在過去一年中,凱迪拉克的增長速度卻是通用的幾個乘用車品牌中增長最快的,同比增長達到了40.3%。

  通用汽車無意在歐洲推廣凱迪拉克,艾克森認為這很困難,“甚至比在中國還困難得多”。歐洲與中國、美國,無論是從駕駛習慣還是燃油品類上都有很大不同,歐洲部分國家使用柴油作為燃料,還有一部分國家是右邊駕駛,這都與中美市場不同。

  “雖然我們是建立全球品牌,但是依然要根據不同地區的特點進行調整,發動機類型、設計等等。”艾克森對《財經》記者說。除了凱迪拉克和雪佛蘭,別克作為另一區域品牌將留在美國、加拿大、墨西哥和中國。

  在歐洲表現出色的汽車制造商是法國的雷諾汽車和標致汽車公司,除這兩家對手之外,歐洲許多本土品牌在當地也做得很好,加劇了競爭。艾克森表示,歐洲市場對品牌的成熟度要求很高,需要不斷在當地進行強化。

  通用汽車在歐洲的麻煩現在仍然沒有解決。2010年財報顯示,通用的歐洲分部稅前虧損為4億美元。艾克森表示,通用在歐洲“取得了很好的進展”。

  在破產重組過程中,通用汽車一度曾經想出售在歐洲的主要品牌歐寶汽車,意向買家中包括了中國的北汽集團,但是,甫一渡過難關,通用汽車就反悔了。艾克森繼續在歐洲的重組計劃。

  “這沒有訣竅,我們在歐洲裁掉了超過4000名員工。”艾克森對《財經》記者說。他表示,通用在歐洲存在產能過剩的問題。“固定資產會產生固定成本,還有資產稅,不管生產100萬輛汽車還是50萬輛都要交這些稅。我們只好通過裁員來降低可變成本。”

  艾克森透露,歐寶和沃豪的重組將于今年內完成,重組後的新品牌與別克一樣,屬于區域品牌,用以適應歐洲當地的消費習慣,這一過程中通用汽車還將裁掉大約1200名員工。

  艾克森對《財經》記者說,自己已向董事會說明,通用的目標就是在2012年實現完全的收支平衡,2013年在歐洲市場贏利。

  決戰中國

  2月中旬,作為通用汽車的董事長,艾克森第一次訪問中國。在一場發布會後,他飛往柳州,考察了上汽通用五菱在廣西柳州的工廠,該廠產能80萬輛整車及零部件。

  2010年,中國市場超越美國市場成為通用汽車銷量最大的單一市場。通用汽車也是所有跨國汽車公司當中,在中國市場表現最好的一家。

  艾克森認為,通用汽車在中國有很好的合作夥伴,中國市場還有無限的活力,中國正如幾十年前的美國,正在城市化進程。“未來會進行大量基礎設施的建設,人們會變得更加富有,也會買更多汽車。”

  通用汽車也正在將一部分電池研發技術,以及電動車這樣的新產品開發轉向歐洲和中國。艾克森表示,泛亞汽車技術中心擔任通用汽車大量在中國的汽車研發與設計工作,同時通用在德國也有工程研發中心。“我們的設計將從底特律延伸到德國法蘭克福和上海。”

  在通用汽車剛剛過去的危機當中,通用汽車向上汽集團出讓了雙方合資企業上海通用汽車的控股權,並且將自己在印度的獨資公司的部分股份出售給上汽集團,雙方協議共同開發印度市場。

  此前,曾經有媒體報道稱,通用汽車希望能夠回購合資公司的控股權。艾克森否認了這一說法。

  現在,通用汽車賴以增長的中國汽車市場也正面臨一場新的決戰。今年的前三個月當中,中國的汽車銷售一直處于負增長。看起來,中國政府的刺激政策透支了太多的購買力,而今刺激政策漸漸退出,汽車市場面臨低增長甚至是負增長的局面。

  此外,由于中國市場的快速增長,全球的汽車公司正在拼命地涌來,包括捷豹路虎以及斯巴魯等公司現在都已經有在中國合資設廠的計劃,而曾經一度輕視中國市場的豐田現在也正在抓緊調整其中國戰略。中國市場的一場苦戰等待著艾克森。

  在轟動全球的通用汽車再次上市時,中金公司參與了通用汽車的上市承銷。當時,即有中金人士分析認為,可以通過此次承銷為將來通用汽車在中國資本市場上市做好鋪墊。

  2月,艾克森來華訪問時曾對《財經》記者表示,通用關注過中國A股資本市場。“這是一個企業全球化的重要過程,如果要在中國把生意做大,我們就應該(在這裏)上市。”(全文完)

通用 汽車 拯救 完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16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