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國PX出路

http://magazine.caixin.cn/2011-10-21/100316343.html

「船老大」林進加常年在福建漳州古雷半島的杏仔村海域打魚。最近兩年,他發現杏仔村沿岸的鮑魚養殖場消失了,高聳的煙囪相繼矗立,時常有大船停靠在新建的碼頭。一個規模宏大的化工項目正在改變這個幽靜漁港的原有生態。

  2007年6月,廈門市民以「散步」的方式成功抵制了PX(對二甲苯)項目在人口稠密的海滄區落戶。該事件被視為公眾環境意識覺醒的樣本,同時也是政府和民眾互動的經典範例。

  但事實上,被抵制的PX項目並沒有走遠,這個年產80萬噸的項目最終落戶在漳州的古雷半島上。

  最新信息顯示,截止到今年9月底,古雷PX項目共完成投資132.9億元,佔總投資96.42%。該項目計劃在2011年年底基本建成,2012年第一季度試投產。

  近年來,成都、南京、青島甚至包括古雷半島,都相繼出現過反對PX項目的聲浪。今年8月8日,受強熱帶風暴「梅花」的影響,大連福佳大化石油化 工有限公司PX項目防波堤發生潰壩,雖未發生洩漏等連帶事故,卻引起部分大連市民對PX項目的關注。9月26日,國家發改委、環保部等五部委為此聯合下發 了《關於加強PX等敏感產品安全環保工作的緊急通知》,要求各地警惕因一些企業發生生產安全和環境污染事故,而引發群體性事件。

  在公眾的反對浪潮中,個別PX項目可能被驅逐。但是,中國不可能將所有的PX項目都掃地出門。中國PX產業的惟一出路,是保證決策合理和信息透明,才有可能重新贏回公眾的信任。

古雷恐慌

  林進加住在與古雷半島隔海相望約10公里處的東山縣銅陵鎮。該鎮是東山縣人口最密集的地區,處在古雷PX項目的下風口。林進加告訴財新《新世 紀》,2008年春天,當聽說PX項目要從廈門遷至古雷半島的消息傳來,銅陵鎮一些居民忽然「鬧起事來」,「聽說有人被抓走,關起來了。」

  令很多人聞之色變的化學品PX,實際上是對二甲苯(para-xylene)的英文簡稱,屬於芳烴類化合物。它是一種無色透明、帶有芳香氣味的 液體,工業上的主要用途為生產對苯二甲酸(PTA)——生產聚酯的重要中間體。從冰箱裡的聚乙烯保鮮盒、商場流行的聚酯纖維雪紡衣物,到林進加船上用的尼 龍漁網,都要用到PX的下游產品。

  2009年5月8日,騰龍芳烴(漳州)有限公司80萬噸/年對二甲苯工程(即PX項目)、翔鷺石化150萬噸/年精對苯二甲酸二期工程 (即PTA項目)項目正式動工建設,拉開了古雷石化基地建設序幕。

  從徵地開始,當地政府就一直在宣傳PX化工項目的安全性,並且對振興當地經濟有重要作用。漳州市古雷開發區主任康溪順在新聞發佈會上宣稱,就 PX項目的環保方面,項目業主將拿出18億元用於環保設施的建設,佔項目總投資額的13%,廢氣、廢水的排放標準,按照比國家規定標準還高的要求進行。康 溪順強調,古雷開發區被確定為漳州、乃至福建省的經濟增長極。

  在林進加眼中,這對當地願意回家鄉就業的大學畢業生也許是個機會。對他這樣文化水平不高、靠漁業為生的村民,PX正慢慢將他們驅離賴以度日的生計。 「鮑魚場通常設在離海岸50到100米的地方,現在化工廠要佔地、要修建碼頭,都要搬掉了。」

  此外,林進加更擔心這個生產「化學原料」的龐然大物,到底會對自己和家人的健康帶來什麼影響,「我們一聽到化學的東西就會覺得害怕。」

  當地人對PX的恐懼並非毫無緣由。廈門騰龍芳烴項目誕生之初,在一些媒體的報導中,PX已經被貼上「劇毒」和「致癌」的標籤。2007年3月, 由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院士趙玉芬發起,有105名全國政協委員聯合簽名的「關於廈門海滄PX項目遷址建議的提案」在兩會期間公佈,認為PX項目離居 住區太近,如果發生洩漏或爆炸,廈門百萬人口將面臨危險。

PX真容

  環保部環境評價中心一位參與過某PX項目環評的專家對財新《新世紀》記者表示,PX「劇毒」「致癌」等說法其實是誤讀。廈門PX事件發生時,環 保部曾經徵求過包括她在內的幾位化工環評專家的意見,「我們對環保部說,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看到國際上任何一個組織發表過任何一個公示,說這個東西是致癌 的,屬於劇毒化學品。」

  雖然名稱與高致癌物苯和甲苯相似,但在世界衛生組織旗下國際癌症研究機構(IARC)的可能致癌因素分類中,PX僅被歸為第三類致癌物,即缺乏 對人體致癌證據的物質,與咖啡、鹹菜屬於同一個類別。雖然在致癌上缺乏證據,但PX易揮發、易燃,具有一定毒性,屬於低毒類。在江蘇省環境監測中心的《突 發性污染事故中危險品檔案庫》的描述中,PX對眼睛及上呼吸道有刺激作用,高濃度時對中樞神經系統有麻醉作用。

  前述環保部專家表示,PX的生產過程中,確實會形成更加危險的化學物質,例如致癌物苯和甲苯等。然而,「並不是說產生的東西都會逸散到大氣裡 去,苯和甲苯本身也是有經濟價值的產品。」她認為,PX的生產技術和相關安全保障已趨成熟,「和我上學時候的標準比,現在的裝置先進了許多。」

  事實上,任何化工企業都有風險,任何化學品洩露都有危害。PX不一定比其他化工產品更有害,PX企業也不一定比其他化工企業更危險。

  當然,和很多化工項目一樣,PX項目確實存在一定風險。2000年,遼陽化工年產25萬噸PX項目由於設計欠缺等因素,發生起火事故,裝有二甲苯的塔燃燒了十幾個小時,三名操作工人遇難。而且,PX項目在生產過程中也不可避免地會排放一些廢氣和廢水等污染物。

  另一個引發爭議的是安全距離問題。一些國內環保人士稱,PX生產中釋放物存在致癌性,按照國際慣例其靠近城市的安全距離應該在100公里以上。

  中國安全生產科學研究院危險化學品安全技術研究所高級工程師師立晨告訴財新《新世紀》記者,關於安全防護距離,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有具體規定。細 分的話,實際上包括衛生防護距離,大氣環境防護距離,防火間距等。具體到某個項目多少距離是安全的,國外也要平衡土地利用等因素。

  師立晨指出,即使是算出的距離也不是安全距離,只是一個可以接受的距離。不是說劃個圈,這個圈之外就是安全的。保障安全不能只靠距離。國外也做不到隔十幾公里甚至幾十公里,主要是通過一系列措施,將風險降到比較低的程度。

搶灘PX市場

  2007年以來,各地陸續傳出抗議PX的聲音,並沒有影響到PX市場的火爆。

  截至2009年底,中國大陸範圍內共有13家PX生產企業、16套生產裝置。中國國際工程諮詢公司石化輕紡發展部石化化工處處長郭琛曾撰文指 出,2009年,國內PX產能已達每年725萬噸,實際產量約為480萬噸,而當年市場表觀消費量約為817萬噸。中國已成為世界最大的PX生產和消費 國,產能佔全球兩成左右,消費量佔全球三成左右。

  中石化內部人士向財新《新世紀》記者透露,2010年,國內市場的PX表觀消費量已經超過900萬噸,儘管近年來PX自給率不斷提高,市場需求缺口依然明顯。

  這個缺口正是豐厚利潤之所在。中石化北京化工研究院高級工程師張明森表示,國內大力發展PX是現實的需求。近十年來,國內的PX產能和產量翻了不止一番,但用量需求增長得同樣迅速。

  「這個東西缺不了,我們不生產了,老外生產,你還得花錢買⋯⋯不用還不行,下游那麼多產品都需要用。」張明森表示。他認為,提高PX的自給量至 關重要。如果依賴進口,「原料在人家那裡卡著,就和鐵礦石一樣,下游發展得越多,你就是人家的加工企業,利潤全在人家那裡控制。」

  在這種背景之下,從沿海的上海、大連、青島,沿江的南京、洛陽,到內陸的烏魯木齊,PX版圖不斷擴張。

  張明森表示,目前石油化工項目利潤豐厚,但技術、資金門檻較高。由於原料市場存在壟斷,一般企業想從煉油項目介入十分困難。相比之下,從PX項目入手較為容易。

  截至2009年底,國內PX產能主要集中在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三大國有油企,產能佔到全國的七成。而市場上的民營控股企業僅1家,即大連的福佳大化;有外商背景的僅2家,分別是正在建設漳州古雷PX項目的翔鷺騰龍,以及青島的麗東化工。

  PX需求主要取決於PTA的生產發展。據郭琛預測,為滿足國內需求,2020年我國PTA產量將達3104萬噸,需相應配套PX產能為1821 萬噸/年,與2010年的817萬噸/年產能相比,尚有1004萬噸/年的發展空間。也就是說,在10年內,類似古雷半島這樣年產80萬噸的PX項目還需 要新建十餘個。

PX遷址啟示

  所有這些關於PX的市場動態,漳州古雷半島一帶的居民並不是那麼瞭解。他們始終關心的是,為什麼PX項目廈門不要,漳州要?

  銅陵鎮的居民稱,他們對古雷半島PX項目的憤怒情緒,緣於在廈門上學的東山縣學生帶回來的消息。這些學生告訴家裡人,廈門人不要的化工項目要搬到漳州古雷來了,那樣「東山就毀了」。

  華南師範大學政治學副教授唐昊對財新《新世紀》記者表示,「漳州民眾利益受損的結果,並不是廈門人保護自己利益造成的。」在他看來,當合理的環 境規則沒有建立時,只能靠利益集團之間的博弈來決定環境污染讓誰來承受。企業通過政府支持確立污染項目獲得利益,政府通過批建工廠獲得政績和財政收入,普 通公眾只能通過媒體披露、公益訴訟和「散步」等行動來保全自己利益。而無力組織有影響的社會運動的民眾群體,只能承受環境污染的代價。

  唐昊在《中外對話》網站撰文提出,廈門、大連反對PX的行動是環境事件中的「無規則互動」:首先,PX項目以違規形式確立推進;第二階段,民眾 自發組織並未獲得政策法律支持的行動來表示抗議;最終,為應對群體性事件所造成的社會穩定危機,地方政府再次以違反現有法律政策的方式,宣佈停止相關項 目。

  唐昊表示,無規則互動是一種非常規手段,其代價「包括政府的公信力、企業形象的受損和公民的時間成本等。」

  唐昊認為,政府和企業如果提前做好解釋和信息披露的工作,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消解民眾的情緒。在事後解釋和披露,已經沒有太大效果,「民眾心裡寧 可相信關於PX不大好的信息,判定為比較危險。在溝通缺位的前提下,民眾沒有理由會認為這是一個好的東西。惟一的解決方式,是政府和企業信息完善的披露, 和公眾更廣泛的環境參與。」

  師立晨也撰文建議,對於危險化學品新建項目的安全評價,應增加公眾參與的環節。比如以網站等方式進行公佈,吸納公眾意見,保障公眾的知情權,也有利於矛盾的事先協調和化解。對由於安全防護不足造成的重大事故隱患整改、搬遷的,決策中應增加周邊社區參與的環節。

  實際上,PX項目需要考慮原料供應、產品運輸、石化基礎設施配套等諸多因素,適合建設的地點並不多。如果缺乏科學決策的程序和公眾參與的機制,PX項目或其它化工項目很難真正落地。

  「我現在主要的顧慮是,這個化工廠以後一旦開工,會不會有什麼問題。」面對在昔日漁港上漸漸成形的PX項目,林進加憂心忡忡,「都說是低毒的,道理是這麼說,但這個項目並非三五年,我們就住在這裡,誰能保證今後的十幾二十年中,沒有萬分之一的閃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674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