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莊家呂梁之三

http://magazine.caixin.cn/2001-02-05/100080408.html

  如果沒有世紀之交「中科系」股票的雪崩,45歲的呂梁可能仍然選擇往昔的角色:在國內證券投資的小圈子裡名氣很大,而在社會上卻儘量低調,免為人知

胡舒立 李箐 李巧寧

 

  9、崩潰

   此後發生的事情,被呂梁自嘲地稱為「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他下令在深圳中科、在公司內部查「老鼠倉」,並要求所有公司資金於年底以前結清。據他分析,先 是因為朱煥良的「不配合」,後是因為這批「老鼠倉」的數目比他估計的要大,大規模平倉出貨之後,便引發了2000年底的深圳中科大規模崩盤

  回過頭來看,2000年下半年對呂梁是個關鍵的時期。一方面,他掌控的深圳中科股價平穩,他組織的其他資本市場收購也都相當順手,正可謂春風得意;另一方面,他已經感覺到早年間與康達爾聯合陣線的重大裂痕,已經嗅出了「0048危機」。

  在接受採訪時,呂梁告訴記者說,他最早聽說朱煥良在出貨,是2000年五六月間。「聽說他從營業部提走現金,每次都是1500萬。當時我們只是笑他,這麼多錢怎麼拿得出去。這是很危險的。」

  2000年8月的一天,約在凌晨兩點,呂梁被人從睡夢中叫醒,緊急召到某公司在北京的總部大廈。呂梁事後透露說,那是一家在香港「很有辦法」的公司,香港發生的許多事情都能知道。那家公司也屬於呂的「北京機構」之列,所以對他、對朱煥良的行動都非常關注。

  據說就在那個總部,呂梁被告知,一艘「大飛」(據說是對一種可用於偷渡的快艇的俗稱——記者注)將一筆港幣現金運到了香港。這筆錢的主人就是朱煥良。朱已經用這筆錢在港置業,還將部分資金轉往海外。

  呂梁不很清楚這筆錢的總數,只說「至少有四億」。

   中科系雪崩事件發生後,市場上曾傳言朱煥良早已潛逃至香港,而呂表示朱至少前一時期一直在內地。也從深圳萬科董事會秘書處證實,直到2000年12月 24日,朱還作為萬科董事,出席了萬科的董事會。在那次會上,萬科決定終止向華潤集團定向增發B股的計劃(參見本期相關文章《華潤萬科航母計劃擱淺》)。

  問題在於,只要呂梁所述情況大致屬實,他後來在市場上的行動,就不可能不受朱煥良已經毀約這一重大事件的影響。

   到2000年10月,0048的股票在市場上仍是一派喜氣洋洋。但呂梁又獲知了另一個危機信號:他手下的重臣、北京中科的董事兼執行總裁申杲華受到一項 重大案件的牽連,已被有關部門看管起來。從對申杲華的查處中,檢察機關發現申本人在私下炒作深圳中科等公司的股票,按市場上的行話說,開了「老鼠倉」。 「老鼠倉」本身的違規當然不會被呂梁看成「問題」,關鍵是申杲華的老鼠倉涉資甚巨,可能多達數千萬元,一旦進入調查就會被強行平倉。呂梁的擔心來自平倉對 股價造成的連鎖反應。

  他當然明白,在自己統領的公司中,此類「老鼠」絕不止申杲華一人;而且他相信,他們開倉所用的資金來自公司內部。

   此後發生的事情,被呂梁自嘲為「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他下令在深圳中科、北京中科內部查「老鼠倉」,並要求所有公司資金於年底以前結清。據他分析,先 是因為朱煥良的「不配合」,後是因為這批「老鼠倉」的數目比他估計的要大,大規模平倉出貨之後,便引發了2000年底的深圳中科大規模崩盤。從12月25 日開始,一直平穩運行的深圳中科突然連拉9個跌停板,跌去50個億市值。那種慘烈的情景,至今使投資人感到不寒而慄。

  在呂梁2001年 1月初公然指出深圳中科董事長持有「老鼠倉」後,深圳中科曾於1月9日發佈了正式公告,堅稱董事長陳楓絕無此類違法違規行為。但記者在深圳已經看到一份材 料,上面記錄著,一名為「裴瑞普」的客戶,於2000年1月以其股票市值向中經開公司深圳證券業務部融資3000萬元。記者通過電話向該材料中指定的交易 員陳友誼證實,確有此名客戶。深圳中科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在向記者出示這份材料時補充說,當初他曾陪同陳楓前往營業部,用「裴瑞普」的帳戶市值融資 3000萬全部購買了0048股票。據悉,裴瑞普系陳楓的弟媳,深圳中科投資企業布吉鎮自來水廠的普通工人。

  呂梁當然早就知道陳楓開戶 的事實,據說呂聽說陳楓搞到3000萬元的融資額度,還夾帶嘲諷地說:「他本事還不小嘛!」但那是2000年早些時候的事。當時陳楓因為顯得忠厚老實,願 意幫助追回康達爾出售土地的款項,正屬於呂梁相中的企業管理人,可以取代原來的董事長曾漢山。

  當然,後來的情形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10、「善莊」之偽

   一種解釋:至遲到2000年秋冬,呂梁及他背後的機構力量已經有心以某種方式放棄深圳中科這個「長莊」,及早套現早已獲利但時時在承受風險、付出代價的 6000餘萬股流通盤。此一期間的重大注資行動,是為了穩住股價擇機出貨,而呂梁要求公司先平「老鼠倉」,無非是擔心後者會打亂出貨戰略

  呂梁現在很願意承認自己在0048項目上的「剛愎自用」。但在2000年春天之後的那些日子,如果他的剛愎自用還沒有達到頂點,如果他心思靈活、善辨風向的一面也在發生作用,那麼,他的主要熱情應當逐步移到了0048之外。

  許多事實可以佐證這種分析。

   從2000年4月底開始,K先生又在《證券市場》週刊上出現了,其論述當然又是高屋建瓴氣勢磅礴的。不過只要細讀文章,可以發現隨著美國NASDAQ的 大幅下跌,呂梁對市場「看多」的重心已經從高價高科技股轉為傳統國企大盤股。他出語驚人道:「大盤國企股在市場上將有震撼性表現,現在還只是好戲剛剛開 始。」

  兩個月之後,K先生再次發表談話,再談新經濟時代與國企大盤股的復興。他的觀點更加鮮明也更加尖端,甚至提出反問:法人股上市會不會使市場走到5000點?國有股上市後股市會不會漲到10000點?

  這些當然只是說法。但配合這些議論,呂梁也有同步的行動。市場上一直傳說,2000年之後開始的馬鋼股份大漲,以及其所引發的春季整個鋼材板塊伴隨鋼材漲價而上漲,呂梁與有力焉。去年8月記者有機會與呂梁交談,他也曾表示上半年的鋼鐵股行情確實與自己的操作直接相關。

   更大的行動還在後面。就在2000年8月見到記者時,呂梁便曾透露,他彼時的主要行動是策劃組建一家名為山東控股的投資公司,將山東省掌握的許多上市公 司的國有股、法人股組裝進去,進行統一運作。談話次日,他本人便為此事再飛濟南。在今年初的採訪中,呂梁也曾多次提到他對山東控股的策劃,並稱按最初的設 想,一旦成功後可收上千萬元諮詢費。

  回首2000年6月以來呂梁主導的「中科系」資本市場收購行動,亦與此藍圖頗有關聯:呂梁竭力看 好、為其捧場的萊鋼股份,是山東省境內的支柱級大型國有企業,其大股東萊鋼集團是山東控股最主要的發起人。而由上海中科出面收購的魯銀投資和勝利股份,都 是山東籍上市公司;與上海中科同步收購魯銀投資並最終成為其第一大股東的九洲泰和,是一家北京註冊的以民營為主體的實業公司,又是山東控股的發起人之一; 萊鋼集團是九洲泰和的第三大股東,佔股25.75%。此外,2000年6月30日已簽下協議擬收購中西藥業部分國有股的江蘇陽光,據報導也是山東控股的主 要發起人。

  顯然與這項龐大的山東控股操作直接相關,K先生於2000年11月再度在《證券市場》週刊上談話,題目是直截了當的「做多中 國」。文中竟提出「中國高科技企業也可能是最脆弱的」,「我們從不建議機構投資者去碰這些東西」;「我們看好國企大盤股,大國企問題大,但資源也最大」; 「最大的資源莫過於法人股、國有股的上市」。

  山東控股的組建目前尚未劃上句號,也不是本文所關注的重點。這裡需要引出的只有以下疑問: 如果自2000年初呂梁的戰略思考和行動重心已經轉移;如果他又從2000年中,深刻地認識到當年與朱煥良等人結成的康達爾鎖倉協議已被對方毀棄,時時感 受著由朱等人在市場上出貨所帶來的拋售壓力;如果他已經完全明白,深圳中科的公司管理層和第一大股東龍崗區投資公司不僅不可信任,而且很可能成為對頭,那 麼,他為什麼還要在2000年秋冬時節,把手上本來比較好的資產上海中科和中西藥業新生力核酸項目「平價」轉讓給0048?他從2000年四季度開始,在 深圳中科大查「老鼠倉」究竟是為了什麼?

  呂梁的解釋,當然是自己的「書生氣」、「理想主義」,「要把國企重組烏雞變鳳凰的典範做到 底」,還聲稱要在公司基本面的80%得到改善後進行「二次重組」。不過這一切都顯得太脫離實際也太缺乏理性。或許只有一種解釋更說得通:至遲到2000年 秋冬,呂梁及他背後的機構力量已經有心以某種方式放棄深圳中科這個「長莊」,及早套現早已獲利但時時在承受風險、付出代價的6000餘萬股流通盤。此一期 間的重大注資行動,是為了穩住股價擇機出貨,而呂梁要求公司先平「老鼠倉」,無非是擔心後者會打亂出貨戰略。

  一位與呂梁相當接近的知情人說,在中科創業(0048)雪崩事發後,呂梁曾私下坦承,他自己原來是準備元旦之後開始拉抬出貨的,誰知已經沒有機會了。

  倘如此,可能更符合邏輯,因為哪怕呂梁個人擁有「長線持倉重組」的偉大理想,巋然不可動搖,他身後的機構也不會為此「理想」去犧牲巨大的實利。「善莊」之善只能是偽善,最終還是要上演「圖窮匕首見」!

  11、做多中國?

  呂梁對此次危機暴發是有預感的,只是沒想到以這樣的方式,如此劇烈地降臨到自己主持的莊股頭上。到12月下旬,他還在期望「做多中

  接下來的,便是近期人們已經熟悉卻又感到迷惑的圖景:

   ——2000年底至2001年初,深圳中科連續跌停,引至「中科系」股票中西藥業、萊鋼股份、歲寶熱電相繼跌停;「中科系」株連市場上同類「長莊」,又 有「德隆系」(含湘火炬、合金股份、新疆屯河等)、「明天系」(含明天科技、黃河化工、華資實業等)等集體跳水;滬深兩市大盤因莊家大潰敗受到衝擊,股指 於1月15日一日暴挫超過3%。

  ——就在呂梁以莊家身份在媒體自我亮相的同時,「中科系」危機也在加深。在深圳中科,先有六名呂梁們所 派董事集體辭職,後有公司管理層面見媒體痛陳莊家操縱;在中西藥業,先是公司所持357萬5822股歲寶熱電流通股被申銀萬國全數拋售,後是北京中科、海 南禾華所持公司法人股全部被法院凍結;在北京中科,中小債權人紛至國貿大廈33層公司總部、至北辰花園別墅呂宅索債……

  在手中兩大市場 籌碼盡失的局面中,呂梁堪稱應變迅速。2000年12月28日,市場已有公告,上海中科所持4.66%的魯銀投資已轉入九洲泰和名下,使後者成為除山東經 濟開發區之外唯一持魯銀投資法人股的大股東;2001年1月7日,從北辰花園又發出「新聞稿」,北京中科已完成「重組」,瀋陽飛龍集團董事長姜偉將加入北 京中科,並以大股東代表身份赴中西藥業;1月20日,赴北辰花園再次採訪呂梁,得知此宅已抵押給誠成文化集團,債權人也已撤離。呂梁說,他在春節後將搬離 此宅。誠成文化董事長劉波則透露,此宅抵押作價800萬元,而呂梁欠他的錢在1000萬元左右。

  呂梁回憶說,他對此次危機的暴發是有預 感的,只是沒想到以這樣的方式、如此劇烈地降臨到自己主持的莊股頭上。從2000年10月開始,北京的機構投資者便已經感受到「0048股份的拋壓越來越 重」,「股價如果跌破40元,將直接影響到有融資行為的機構安全線。按這些機構總持倉6500萬元計,這時每跌一元,這些機構就得補6500萬元左右的市 值」。

  因為深圳中科的流通盤90%以上為莊家們所持有,大家早有共同鎖倉協議。因此,拋壓只能來自協議者內部。既然北京機構們沒有拋,失信者便只有朱煥良。

  呂梁也曾做過許多努力,企圖勸說朱煥良遵守協議,但終於未能奏效。2000年10月24日至27日,中科創業(0048)的股票從38元滑至35.67元,北京機構一下子又失去近四個億市值。

   「莊家同盟」內部陰云四合,呂梁深感到危機在加重。以市場上「莊家合理論」的思維慣性,他不願意承認導致危機的根本原因在於大家本來就是非法操作,咎由 自取。但在11月底接受《三聯生活週刊》記者的採訪時,他還是以更寬闊的視角表示,「如果說『5·19』行情主要是政策推動,那麼到了今天的市場規模,制 度推動跟不上的話,市場必將面臨一次深刻的調整」;「從這一角度講,5·19行情結束了」。

  很顯然,喜歡想問題的呂梁能夠舉一反三。他 從自己的「莊」聯想到其他類似的「莊」,已經意識到如果制度和法律環境並不允許,僅憑自我臆想由莊家來自定規矩,自我充當「私募基金」、「做市商」甚至 「開放式基金」,最終是不會成功的;即如此,靠「莊」來支撐的「大牛市」便保不住。

  當然,彼時的呂梁還是不願意自言失敗。《三聯生活週刊》的文章在2000年12月20日截稿,標題也叫「做多中國」。可靠消息表明,這一標題來自呂梁的意見。

  此後便有了12月25日開始的「中科系」崩盤。12月30日,已經定稿的「做多中國」以《三聯生活週刊》封面報導位置正式問世,恰逢深圳中科宣佈停牌。

  呂梁畢竟是呂梁,2001年1月1日,他便約見了《財經時報》記者,承認中科事件已是敗局,揭露「不忠不義」的朱煥良、陳楓、申杲華,重申自己的「善莊理念」。

  12、尾聲

  至遲在新年以後,監管機構和司法部門已經著手對「中科系」事件進行調查,呂梁自然是事件的中心人物之一。此一可與「國債327」事件相比的重大事件究竟有何內幕,又將如何處置,會成為今後相當一個時期市場關注的持續熱點

   自1月初公開在媒體曝光後,呂梁就成了中國證券市場上被議論得最多的新聞人物。出自市場上各類不同利益者口中的看法自然是不盡一致的,但有一點非常相 似,就是都對呂梁自動向媒體「坦白」的舉動大不以為然。少數熟識並同情呂梁的人覺得他大可不必引火燒身,多數人則乾脆惡語相加,覺得他用心險惡,意欲拖垮 整個市場。

  呂梁對外界的議論同樣不以為然。1月以來的北京一直雪花紛飛,在那些日子裡,呂梁坐守北辰花園,除了儘可能構思和洽談「重 組」,接待一些友人,工作之一就是整理以往的法律文件,接受記者採訪,以及寫作(或指揮寫作)一部關於中科事件的書稿。1月21日從呂梁手中得到的文字材 料,據說就是該書稿的一部分。呂梁表示,其中內容全部屬實,絕無虛構。「這不是小說,是紀實」。春節之前,此書已完成6萬字左右。

  無論 見記者還是寫文章,呂梁對於中科系事件的全貌都只說出了一部分重要事實,而且更熱衷於談理念,談想法。據他說,中科系事件背後牽涉的機構和人太多太複雜, 必須一一理清,必須按合同文件說話;後來又說,即使有合同文件,現在為配合調查也不宜於和盤向媒體托出。他還透露,自己兩年來的做莊操作共涉及400多家 機構,其中包括60多家較大的機構,具體情形極為複雜。

  至遲在新年以後,監管機構和司法部門已經著手對「中科系」事件進行調查,呂梁自 然是事件的中心人物之一。這起可與「國債327」事件相比的重大事件究竟有何內幕,將如何處置,會成為今後相當一個時期市場關注的持續熱點。究竟還有哪些 人在呂梁背後,更是縈繞在人們心頭的尖銳問題。

  作為中國證券市場上曾經紅極一時的特殊人物,呂梁個人的「超級莊家」生涯結束了。造就他及同類人物的這個「莊家時代」,也已經走向尾聲。蛇年的市場會比往昔多一些透明。■(全文完)

  《財經時報》記者楊浪,國信證券研究策劃中心吳鋒,華夏證券研究所銀國宏,記者王爍、楊大明對此文亦有貢獻

  

此文原載於《財經》雜誌


莊家 呂梁 之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92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