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首席評論丨獨角獸歸來 引爆A股新經濟

證監會CDR試點落地 獨角獸回A進程提速

困擾科技“獨角獸”多年的A股上市門檻限制即將取消。3月30日,國務院同意並發布了證監會《關於開展創新企業境內發行股票或存托憑證試點的若幹意見》,對創新企業境內IPO、CDR試點設置制度框架,這意味著“海漂”的新經濟企業,以及還未完成上市的獨角獸,即將有望登陸國內A股市場。

2017年我國獨角獸企業達164家總估值6284億美元

“獨角獸”概念最初誕生於2013年,特指數量稀少、發展極快、備受投資者追捧的創業企業。根據科技部下屬事業單位最新公布的2017年中國獨角獸企業名單,包括螞蟻金服、滴滴、小米等164家企業入圍,總估值高達6284億美元。

趙錫軍:獨角獸企業,是在美國市場上提出來,對相對發展比較快,大概10億左右估值類型的企業評估,它是按照市場估值要求來評估。10億美金的估值,也不是說純粹財務標準,只是一個市場的主觀評價。

盛希泰:國內互聯網企業往往沒有盈利,但未來潛力很好。沒有機會上市,所以只能一輪輪往下融。從去年2017年來看,很明顯,一級市場融資的金額遠遠大於二級市場。正常情況下,資本市場第一核心職能就是融通資金,集中重點發展產業,這是毫無疑問的。

錢於軍:獨角獸企業認定100多家,這些企業是未上市的,而且有一定規模,估值也達到一定水平。國內的金融體系要支持獨角獸和實體經濟,它們代表的實體經濟,這一類企業走A股,跟原來比可能在監管方面適當放寬一點。

獨角獸企業A股上市存在盈利門檻、股權VIE架構等障礙

小豬短租作為房產服務領域的獨家獸,也入圍了此次榜單。據聯合創始人王連濤介紹,以往這類新經濟“獨角獸”企業要想在A股上市,存在著盈利門檻、股權VIE架構以及同股不同權等障礙,很多企業不得不放棄,而選擇遠赴境外上市。

王連濤:以前很多同行的企業,更多選擇在美國或者香港上市,主要是因為大部分互聯網企業接受的是美元投資,其實沒有其它的選擇,只能在美國或者香港上市,這是在過去將近20年中國互聯網市場一個獨特的現象。

一個企業肯定希望,在中國發展,也能在中國上市,能讓中國股民直接跟它,有一個資本市場發生買賣的機會,以前是因為制度上、安排上,這樣的機會很難實現。

張懿宸:中國一直是以監管層來保護股民的心態,對新興企業上市比較審慎,有一定道理。但是新的企業,三年業績等等,事實上很多企業達不到,尤其在互聯網年代,更多是流量、市場占有率,形成消費習慣一系列的競爭。如果按以前的標準,很多企業都在國內上不了,所以說是要做必要修改的。

紅籌企業回A通道打開:可CDR和IPO二選一

如今A股市場對“獨角獸”企業敞開大門。此次證監會的最新政策,從行業範圍、業績和市值等方面圈定了首批試點企業範圍,這些試點企業可根據相關規定和自身實際,可以通過選擇申請發行股票或存托憑證(DR)兩種方式在A股上市。

創新企業境內IPO、CDR試點企業標準

符合國家戰略、掌握核心技術、市場認可度高,屬於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軟件和集成電路、高端裝備制造、生物醫藥等高新技術產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且達到相當規模的創新企業。

其中:1、已在境外上市的大型紅籌企業,市值不低於2000億元人民幣;

2、尚未在境外上市的創新企業(包括紅籌企業和境內註冊企業),最近一年營業收入不低於30億元人民幣且估值不低於200億元人民幣,

3、營業收入快速增長,擁有自主研發、國際領先技術,同行業競爭中處於相對優勢地位。

趙錫軍:現在強調的是資本市場要服務實體經濟,特別是創新創業的發展,要鼓勵國內優質的企業上市,特別是創新創業能力比較強,有很好發展前景的企業來上市。現在也選擇了一些領域,比如像人工智能、生物制藥、高科技高端制造行業等等。對於這些創新創業型的企業,特別是現在還不一定有盈利的企業來講,用傳統的財務標準來衡量不太合適。

王連濤:一個非常重大的信號,因為原有中國A股市場,不管是上海市場還是深圳市場,更主要是為傳統企業上市做準備,對盈利的要求,對上市的門檻,實際上是適合更傳統的企業。這次最重要是政府層面發出一個信號,能讓這些本質是在中國,服務於國內市場的企業,真的在國內有上市機會。所謂門檻都會隨著市場發展、制度健全,發生新的變化。

從所謂市場上開始出現名單之後,更多人開始關註我們,包括從資本角度上,也包括從政府角度上,關註像我們這樣有可能國內上市的企業,我們在企業的發展過程當中會需要什麽樣的支持,也有很多新的資本開始接觸我們,這些都是現在政策層面上,發生的一些變化,對企業一個新的關註點。

BATJ等7家境外企業符合CDR試點要求

根據2000億元人民幣的市值要求,截至目前符合條件的中概股共有6家,分別是阿里巴巴、中國移動、百度、京東、網易、中國電信。港股僅有騰訊一家符合要求。而在未上市的獨角獸名單中,目前估值超過200億,且符合行業要求的有30家,螞蟻金服、滴滴出行、新美大、小米、陸金所等企業均名列榜上。

張懿宸:現在小米很可能是第一個案例,在香港和內地同時上市,在國內是以CDR的形式上市。整體中國市場,包括市場監管層的安排,確實是好事,因為這麽多年下來,這麽多創新型的企業,最後都在海外上市,阿里在美國,騰訊在香港,百度、京東也都是在美國。到今天,資本市場在創新中間,新舊動能轉換中間,應該起到它的作用。

全球科技“獨角獸”爭奪戰愈演愈烈

科技革新的浪潮已成為全球股市最重要的投資主題之一,“資本市場擁抱新經濟”已經成為全球共識。納斯達克市場被稱為“美國新經濟搖籃”,集中了蘋果、亞馬遜等大市值科技股,香港交易所也在力推同股不同權制度改革,吸引更多“新經濟”企業赴港上市。近來中國監管層亦對支持新經濟發展頻頻表態。

張懿宸:美國納斯達克,有整體市場支撐在後面。美國確實很鼓勵創新,整體市場又普遍認同風險自擔的氛圍,從這個角度來講,在美國整體形成一個生態,不僅僅是有投資人、投行,還有研究員研究。實際上直到今天,互聯網類公司從估值上,去美國大家覺得還是比較好。

香港市場在近一兩年內,確實做了很多工作,香港交易所的李小加一直在不遺余力地推,克服了很多障礙,把這件事情做成,從某種意義也起到一定作用,倒逼內地監管層,也要把市場打開,讓創新型企業能留在內地。

錢於軍:資本市場和交易所,在任何時候都希望吸引本土的優秀企業,然後在此基礎上,再吸引亞太區和國際性的優秀企業,A股上海、深圳一直如此。只不過中國是這麽多年來,成了優秀企業的凈輸出,因為香港本土傳統的企業很少,現在恒生指數里面,60%70%都是中資優秀企業,尤其國有或者大的民營企業。

A股正擁抱新經濟留住下一批“BATJ”

十年間,以百度、阿里巴巴、騰訊、京東(BATJ)為代表的中國互聯網高科技企業,遠走海外,紛紛與A股市場失之交臂。對中國資本市場而言,支持新一代BATJ企業成長,破除制度障礙、吸納更多優秀的創新企業在A股上市,已顯得十分迫切。此次CDR的推出,將成為境外獨角獸企業回A的關鍵“工具”之一。

盛希泰:中國資本市場A股市場,錯過了整整一代互聯網,BAT包括J的崛起。過去20年中國發展速度快,最大的成果之一就是這些偉大互聯網企業的崛起,中國改革開放一個很偉大的例證,但它們沒有在中國上市,中國的老百姓根本沒有機會享受帶來的成果。所以國內最近推出獨角獸在中國上市的舉措,是非常有必要的。

汪潮湧:希望互聯網紅利,新產業的紅利能夠留在中國,被中國的投資人和股民所分享,不要再重複過去BAT的痛。中國現在有超過250家獨角獸公司,哪些能夠在國內上,哪些能夠在海外上,這是雙向選擇。符合監管條件的企業,如果創業團隊願意在國內上,那當然最好。我們投的公司,目前大概有十一二家獨角獸企業,絕大部分都想在國內上。

錢於軍:這時候推出來比兩三年前時機更加成熟,在倫敦有GDR,美國的ADR,其實是很成熟的。中國有些條件從國際的角度來說還不太具備,技術上可能需要解決好CDR,跟基礎股票之間的轉換機制。如果沒有融資性質,需要到母國市場先把基礎貨幣做一些收集,才能在這基礎上生成CDR,才能到國內賣給有興趣的投資者。而將來二級市場一定要通過某種意義做市商的安排,這樣才有買有賣,有貨供應,種種這些技術方面的問題,都有解決方案,中國的監管和業界都在仔細地研討這些東西。

CDR成為境外上市獨角獸回A關鍵工具

DR是存托憑證的簡稱,是指在一國證券市場上流通的、代表外國公司股票的可轉讓憑證,以百度、阿里巴巴、京東為例,在美國上市都是發行美國存托憑證(ADR)的方式。而中國存托憑證CDR,目前被公認為是允許境外上市的中國公司,以及獨角獸公司在A股上市的最佳方式,它可以在基本不改變現行法律框架的基礎上,使得境外上市公司更便捷、更低成本地回歸A股。

錢於軍:A股的發展是有空間的,已經在海外上市的,可以通過互融互通。現在和香港市場已經有二級市場的滬港通、深港通,一級市場或者二級市場可以通過CDR,來確保二級市場交易的種類更豐富,而且兩邊投資人都能在本土市場,買到彼此對方交易所上市的大盤股和優秀企業。交易所之間在吸引一級市場IPO的時候,一定都是沖著好企業去的,在這個意義上,企業在哪兒註冊重要,但不是最根本的,因為很多交易市場,都有能力吸引國外非本土市場註冊的企業。有了CDR後,其實我們也開始邁出了這麽一個很有意義的步驟。

科技股格局面臨重塑 價值投資將成主流

市場分析認為,“獨角獸”公司回歸中國A股,將推動優化上市公司,尤其是科技服務板塊的整體質量,同時更有助於整體市場更好地形成價值投資的理念,更加註重公司的內生業績增長。

錢於軍:中國的散戶為主的A股投資人怎麽適應這種新環境?有更多的選擇總是好事,否則投資的都是A50,上證、滬深300,或者其他中小板、創業板,現在會多幾類,中國企業在海外上市回來發CDR,同時國外成熟企業,也可以到中國來發CDR的方式,這樣A股可供投資的標的更豐富了。

趙錫軍:回來的這些企業,確實是好企業,因為它無論在哪個海外市場上市,已經經過一輪篩選,被證明說確實有發展前景,有很好投資價值的這些企業,那它回來給投資者提供一個更好的選擇機會,替代一些國內原來比較傳統的,投資價值可能空間比較小的企業,優質的上市資源,替代劣質的上市資源,這是符合市場優勝劣汰要求。

錢於軍:有一個趨勢,在國外幾十年資本市場發展里都發生過,逐步公募基金成為主體,散戶把錢交給一個專業投資機構,基金也好,專業資產管理公司也好,來把錢匯到一起,整體資產組合,合理的資產配置,不同行業、不同上市公司的配置,甚至有時跨國別。CDR就有一個新的可能性,不出國門用人民幣,就能買到海外上市的大藍籌,包括在海外上市中國優秀的這些新興企業龍頭。

證監會:防範CDR試點過度炒作風險

同時對於CDR可能帶來的影響,相當一部分資深投資人和金融專業人士保持謹慎態度。對於散戶居多的A股市場,如何在吸引價格波動較大的新經濟企業的同時,做好投資者教育和保護,也尤為關鍵。對此證監會表示,對上市後可能存在過度炒作的市場風險等問題,將嚴格把關,采取相應措施。

趙錫軍:如果企業在海外上市,並不是說是一個競爭能力特別強的企業,投資價值也並不是太大,只是借著一個中概股,或者借著要回歸的名義圈錢,就不值得鼓勵。所以關鍵還是要看回來的企業,它的投資價值在哪兒。並不是說在海外上市的企業都有投資價值,當年在納斯達克上市的企業,每年都有上千家要淘汰掉。

獨角獸企業主要是按照美國市場的情況,來對企業有一個估值。在一個相對專業能力比較強,專業機構比較多,專業投資者比較多的市場上面,對企業的估值會更科學更合理,更加專業。但是換到一個市場上面,投資者的專業能力並不是很強,專業估值的水平也不是很高,充滿了炒作、投機氛圍的市場上面來看,那一個企業的估值,可能除了它的真正競爭性,或者投資價值以外,還攙雜著很多炒作因素在里頭。如果是炒概念因素,那估值就帶有很大的誘導性或者欺騙性,就很難說這是一個很好的企業。

我們要保護好投資者的利益,特別是中小投資者的利益。怎麽樣設置一些標準、制度安排,特別是風險的提示等等,這些方面的要求,能夠讓現在很難認清楚,或者跟風的投資者,能夠認識到上市公司投資風險所在,投資價值所在,這是在制度安排設計上面要考慮的。

首席 評論 獨角獸 獨角 歸來 引爆 股新 經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01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