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人民幣擺脫“操縱”標簽深意何在?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美後不久,美國總統特朗普接受《華爾街日報》專訪時稱,中國不是“匯率操縱國”。業內分析稱,這一表態傳遞了關鍵信號——當美國將目前的焦點轉移到地緣政治沖突之上後,開始尋求和中國進行合作。

下一步需要關註的是,美國財政部將於4月末發布半年度國際經濟和匯率政策評估報告,去年中國並未被列為“匯率操縱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也將對中國進行2017年第四條磋商訪問,IMF自2015年起就認為人民幣已不再被“大幅低估”。

中國不是“匯率操縱國”

特朗普日前接受《華爾街日報》采訪時指出,近幾個月來中國並未“操縱匯率”。

眾所周知,去年9月第一場美國總統大選辯論開場幾分鐘後,特朗普便指責中國引導人民幣貶值,意在質疑中國是否通過操縱人民幣獲得了不公平的貿易優勢。

上任後,特朗普尚未將矛頭指向中國的人民幣,新政府的第一個“批判對象”竟是歐元。美國國家貿易委員會的主席彼得·納瓦羅今年2月對媒體表示:“歐元就像是一種‘隱性的德國馬克’,其偏低的幣值使德國相對於主要貿易夥伴具有優勢。”話音剛落,歐元對美元應聲大漲。

事實上,時任美國財政部長雅各布·盧今年1月表示,過去18個月中國為捍衛人民幣匯率而采取的措施顯示,中國並未尋求通過人民幣貶值來獲取不公平貿易優勢;高盛前投行家、美國財長姆努欽今年以來也未就中國發表任何激烈言論。IMF和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等機構的研究也都顯示,中國過去兩年並未“操縱匯率”,對中國“操縱匯率”的相關指控並不成立。

一切都讓市場對中美出現貿易戰的擔心有所緩解。

其實,將一國指為“匯率操縱國”並不容易。美國自1988年開始對其主要貿易夥伴進行每半年一次的國際經濟和匯率政策評估,判斷有關貿易對象是否利用對匯率的操縱(即不合理定價)獲取對美優勢。

根據法律,一旦被認定為“匯率操縱國(地區)”,美國財政部就會與該國家(地區)進行談判,敦促其解決貨幣低估的問題,而且美國總統在此過程中有權采取行動,如果持續一年被認定為“匯率操縱國(地區)”,美國就會采取懲罰措施或直接提請IMF進行裁決。

當一國滿足以下三個標準時會被認定為“匯率操縱國”:存在巨額對美貨物貿易順差;存在大量的經常賬戶盈余;在外匯市場持續進行單向幹預。

按照美國財政部的現行技術標準來看,雖然我國符合前兩條,即對美貿易順差超過200億美元且經常賬戶盈余占GDP的比例有時略高於3%,但明顯不符合第三條,即12個月內購買外匯總量占GDP的2%,因為我國的單向幹預是購買人民幣以維護匯率基本穩定。

根據美國財政部去年10月份的表態,雖然未指中國為“匯率操縱國”,但依舊提及了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這就強調了推進再平衡改革的重要性。同時,市場仍然對於中國對於匯率釋放的信號高度敏感,這也突出了加強匯率機制透明度、加強溝通的重要性。貿易再平衡也是當下特朗普關註的焦點。

渣打銀行大中華區研究主管丁爽此前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美國發起“貿易戰”的籌碼並不多,由於2016年美國對中國的服務貿易順差高達330億美元,渣打預計中國會以美國農產品、汽車和飛機等為目標進行必要的“回擊”,但因為“貿易戰”的結果將是兩敗俱傷,雙方還是會回到談判桌上,“中國可能會同意加大向美國開放其商品和服務市場,來縮小對美貿易順差。”

人民幣貶值壓力暫時減輕

相比去年,人民幣今年以來的走勢更穩了。特別是在此前美元指數強勁反彈的情況下,並未對美元大幅跳貶。

貨幣金融專家、上財高等研究院助理教授巫厚緯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人民幣遠期的貶值預期在過去一個月當中相對穩定,一年期離岸遠期交割隱含約3%的貶值幅度,兩年期隱含約5.5%的貶值幅度。對比去年,一年期的預期基本與去年持平。”

業內人士認為,預期的穩定主要是因為境內結售匯格局的變化。外匯專家韓會師表示:“扣除對市場情緒反應不敏感的銀行自身結售匯數據,今年2月銀行代客結售匯(即期+遠期)的逆差總額只有19億美元,僅為1月的十分之一。3月結售匯數據雖然尚未公布,但從3月外匯儲備小幅增長40億美元以及3月至今即期市場的日間波動情況看,代客結售匯逆差很可能繼續維持在極低的水平,甚至已經恢複平衡。”

其實,市場供求是影響人民幣匯率最直接的因素。韓會師認為,雖然美元升值會通過“參考一籃子貨幣”對人民幣施加貶值壓力,但在境內結售匯力量較為均衡的情況下,“參考收盤價”這一定價原則難以同時對人民幣施壓,這就使得人民幣的貶值難度大為增加。

特朗普近期還頻頻發聲打壓美元。他周三表示:“美元變得太強了,這可能是因為我的錯,因為人們對我(的政策)有信心,但這的確會最終傷害美國經濟。”

此前,由於市場寄望於美國政府的萬億基建政策、減稅、金融去監管,美元指數一度沖到了103.8,今年開始不斷回調。“市場對特朗普政府推進稅改能力的擔憂揮之不去,這可能帶來一些不利影響,抑制美元漲勢。”FXTM富拓研究一名分析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不過,人民幣仍然面臨美聯儲持續加息及收縮資產負債表的風險。

“美聯儲所謂的縮表,就是賣出國債和MBS(抵押貸款支持證券),從市場里收回美元。這樣就少了基礎貨幣,廣義貨幣M2會大幅減少,可能會加大人民幣資金流出的壓力。”諾亞香港研究總監夏春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但縮表不會快速降臨,主流觀點認為是2018年,甚至有專家認為美聯儲並沒有動力“縮表”。

德國商業銀行首席中國經濟師周浩則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我認為美聯儲不太可能縮表。金融危機後,居民部門去杠桿,但美國政府的財政赤字不斷擴大,新增的這麽多債總要有人買,美聯儲購債也能增加市場的信心,沒必要縮表。”

為匯改贏得空間

長期來看,人民幣邁向“自由浮動”或“清潔浮動”仍是一大目標,匯率趨穩的態勢有助於中國逐步推進匯改等各項金融改革。

“盡管經常賬戶順差在2016年降到GDP的1.8%,但是資本賬戶逆差從2015年的高位有所滑落,資本外流規模今年預計會降至3000億~4000億元人民幣,這得益於匯率趨於穩定、資本外流管控趨嚴,如果美國政策不出意外,中國外匯儲備今年年底前預計將維持在2.9萬億美元之上。”丁爽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中期而言,中國一定要逐步習慣本國貨幣(人民幣)匯率自由浮動,這會釋放經濟的價格信號,如果經濟轉弱、貨幣貶值,那麽貿易部門可能更有動力。當然,自由浮動就意味著可能會導致短期匯率超調,但如果市場穩定、流動性好,超調就能減弱。”法國興業銀行董事長洛倫佐·比尼·斯馬吉近期在接受第一財經獨家專訪時表示。

無獨有偶,國家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原司長管濤呼籲:“沒有只漲不跌的貨幣,匯率有漲有跌,有利於吸收來自內外部的沖擊。”在他看來,作為大型開放經濟體,我國應該對內平衡優先,將匯率政策作為次要政策,將其還原為政策工具,當成經濟運行的結果而不是手段。

外交部發言人陸慷13日表示,中國本來就不是一個“匯率操縱國”,中方無意通過貨幣競爭性貶值刺激出口,人民幣不存在持續貶值的基礎。中國將在繼續推進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的同時,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

除了匯改,各界認為其他改革議程也應持續推進,包括減稅放權、國企改革、金融改革、財稅改革、城鎮化、醫療、教育、科技投資等。只有中國經濟從各項改革中找到新動力,才能讓人民幣更為強勢。

人民幣 人民 擺脫 操縱 標簽 深意 何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536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