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美國式養老金危機:近半數家庭養老儲蓄為零

54歲的喬·約翰遜(Jo Johnson)是美國費城的一名數字媒體項目經理。除了雇主為她繳納的養老金外,她每兩周還會拿出收入的1/3,存入退休賬戶。對她而言,這樣做是迫不得已。

由於頻繁地更換工作,養老金的繳納時斷時續,賬戶內的金額始終不盡如人意。於是3年前,她開始節省開支,自己繳納養老金。

雖然約翰遜的丈夫從事顧問職業,兩人的收入都算可觀,但她坦言,賬戶中的數字都是這些年東拼西湊的結果,而且依然在奮力追趕進度。

真正的黑洞:零儲蓄

提及美國的養老金危機,業內人士往往都將關註點放在債券收益率低迷、投資回報率的期望值下降等造成的負面影響上。但保德信金融集團資產管理分支的執行長大衛·亨特(David Hunt)認為,真正的危機不在投資層面上,而在於養老儲蓄為零的龐大群體所造成的隱患。

他認為,這才是真正的養老金黑洞,這個群體才是美國社會最薄弱的環節。

在美國養老金制度誕生的年代,人們往往畢生都供職於同一家公司,甚至堅守同一個工作崗位。而在當今,賦閑、兼職、自謀營生等選擇已成為社會常態。養老金繳納時斷時續的現象也日趨普遍。甚至有很多美國人分文未存,為未來社會的養老危機埋下禍根。

根據美國全國退休保障研究院(NIRS)發布的數據,2013年,美國近4000萬適齡勞動家庭沒有任何退休儲蓄。不論是由雇主參與繳納的401(k)計劃,還是個人自願投資的個人退休賬戶(IRA),這些占到適齡勞動家庭總數的45%,但其中又有半數家庭的戶主年齡在45~65歲間,對很多人來說,退休已經近在眼前。

在影響退休儲蓄賬戶開設的諸多原因中,年齡固然扮演一定的角色:年輕人開設退休儲蓄賬戶的比例相對要低一些。不過影響最大的還是收入水平。NIRS的報告顯示,擁有退休賬戶的家庭收入中位數為8.6萬美元,是無退休賬戶家庭的2.4倍。

當前,很多美國人都處於自謀營生的狀態,或所在企業因規模有限而沒有參與401(k)計劃。在低收入行業中,即便是大企業也不一定提供退休儲蓄計劃。而在收入一般、節余寥寥的情況下,個人退休賬戶也無濟於事。

社保資金缺口巨大

既然養老金成了無米之炊,社會保障制度便是千萬美國人日後唯一的依靠。

按照目前的補助比例,美國社會保障金額度為普通家庭退休前收入的35%,對大多數退休人員來說都捉襟見肘,特別是在沒有其他儲蓄可作依托的情況下。業內普遍估計,退休後的進賬需要維持在退休前收入的85%左右,才能維持基本的生活水平。

亨特指出,由於社會保障提供的補助相當有限,美國人越來越倚重401(k)計劃。而眼下,人們頻繁地更換工作,使這一問題雪上加霜。

美國的社會保障不但面臨巨大的不確定性,還使社會陷入分裂。在社會保障制度創立之初,美國退休人員領取養老金的平均年限不到13年。如今,這一數字在20年左右。而且,不同於傳統的公共養老金計劃,它采取現收現付制,即用在職人群繳納的稅收來支付同一時期已退休人群的養老金。

這種制度使美國的社會保障系統出現了巨大虧空。據花旗銀行估計,其中的資金缺口或在10萬億美元以上。對此,共和黨一再呼籲收緊福利,縮小赤字。

民主黨的立場截然相反。希拉里就曾許諾守住社會保障制度,甚至在原有基礎上加以擴張,使美國人“退得其所”。而特朗普由於偏離了共和黨既定路線,立場與希拉里幾乎雷同。

據皮尤慈善信托近日發布的一份報告,由於連續多年資金調撥不足、投資收益慘淡等原因,美國各州公共養老金虧欠勞動者的福利已經達到1萬億美元。過去兩年中,“其他退休後福利”類目下的未支付賬單已經增長12%,至5540億美元。

NIRS也在今年早些時候的一份報告中提出,美國有必要鞏固社會保障制度,防止老年人陷入貧困。

“每次有人說危機不存在,我就會反問,你們看過數字嗎?”NIRS執行總監黛安·歐克利(Diane Oakley)說。她預測,未來數年,美國的老年人口貧困率將會急劇上升,導致社會失序。

美國式 美國 老金 危機 半數 家庭 養老 儲蓄 為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589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