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發改委:民資回落不賴政府,兩者是互補的

針對政府投資對民間投資是否存在擠出效應的提問,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張勇25日回應稱,負責任地講沒有,民間投資的回落有其合理性。

25日上午,國新辦舉行新聞發布會,張勇介紹了《關於深化投融資體制改革的意見》的有關情況。

今年以來,民間投資增速持續回落。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上半年民間固定資產投資158797億元,比去年同期回落7.3%;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占全部投資的比重為61.5%,比去年同期下降3.6%。

張勇表示,民間投資的領域主要是制造業和房地產兩個市場化程度最高的行業,而當前一些傳統行業存在創新力不足、結構調整難度較大的情況,民間資本勢必對市場有選擇,使得投資腳步放慢。

國務院國資委研究中心研究員胡遲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民間投資以市場為導向,投資增速回落和民企自身的投資分布和結構關系大,制造業產能過剩、利潤低、成本上升是造成回落的主要原因。

此外,張勇認為投資難、融資貴等問題也導致了民間投資較弱。

為了提振民間投資,國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今年5月4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對促進民間投資政策落實情況開展專項督查,從5月20日到30日,國務院派出了9個督查組,赴18個省區市,開展了為期10天的實地督查;6月22日國務院常務會議聽取督查工作匯報,要求以不斷深化改革調動民間投資積極性。

張勇在發布會上表示,客觀原因上,過去的民間投資高增長對應的是經濟兩位數的高位增長,現在的經濟增長速度進入了一個新常態,這種情況下民間投資不可能保持高位增長。其次,傳統行業怎樣找到新的投資亮點和增長點需要過程。民營企業反映多搞培訓、多輸送人才的問題,也是政府下一步需要支持發展的。

張勇指出,國家預算內,包括中央和地方政府在內的各級政府投資只占投資規模的5%,且主要集中在基礎設施和重大民生項目上。他認為,這些項目因收益相對較低、期限較長,因此民間投資進入是較困難的。“並不是不想讓民間投資進,是投資要追求平均利潤率,相比做這個不如做別的,民間投資肯定不願意做回報比較低的。而政府投資做的主要是補短板的行當,這些年基礎設施有很大的發展,特別是高鐵近十幾年發展非常快,這些是政府投資的主要領域,民營資本在這方面進入很少。”

2004年發布的《國務院關於投資體制改革的決定》明確:“政府投資逐漸從競爭性行業退出,且鼓勵社會投資,放寬社會資本的投資領域,允許社會資本進入法律法規未禁入的基礎設施、公用事業及其他行業和領域。逐步理順公共產品價格,通過註入資本金、貸款貼息、稅收優惠等措施,鼓勵和引導社會資 本以獨資、合資、合作、聯營、項目融資等方式,參與經營性的公益事業、基礎設施項目建設。對於涉及國家壟斷資源開發利用、需要統一規劃布局的項目,政府在 確定建設規劃後,可向社會公開招標選定項目業主。鼓勵和支持有條件的各種所有制企業進行境外投資。”

張勇認為,政府投資和民營投資有不同的領域,在不同的領域下發揮著各自的作用,是互補的。當前,投資下行壓力大,民間投資回落較快,政府投資要加大力度,包括使用專項建設基金,幹一些“應該幹、必須幹、早晚都要幹”的事情。張勇強調,要把握好這個度,政府投資一定要補短板,不能和民營投資爭同一個市場。

“民間投資要落實改革措施,適應中國經濟增長新形勢的特點,向服務業和新興產業傾斜,使投資效應得到改善。”胡遲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6876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