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支付牌照生意悄然興起一張紙數億元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7587

截至2016年6月9日,支付牌照五年有效期到期後,支付寶、財付通等27家首批第三方支付機構已經“裸奔”一個多月了。(視覺中國/圖)

央行停發支付牌照,從2015年下半年開始,支付牌照轉讓變成了一樁水漲船高的“殼買賣”。零售、金融類企業對支付牌照的需求最大,它們與其一年付幾千萬的手續費,還不如買一個牌照自己做,成本更低。

純粹的第三方支付並不是一門好做的生意,但它是連接系統生態必不可少的一環。作為市場上最大的兩個玩家,騰訊和阿里巴巴已經有成形的商業模式。

薄薄一張打印紙,賣出2.5億元-4.8億元不等的價格,這大概是當今最貴的紙了。

這張紙,是由中國人民銀行(以下簡稱央行)頒發給支付企業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支付業務許可證》,又被稱為“支付牌照”。2011年5月-2015年3月間,央行一共發出了8批共計270張支付牌照,減去因違規被撤銷的3張,目前市場上還有267張。

眼下,正是監管層對金融行業展開風險排查、整頓的非常時期。2016年5月2日,支付寶、銀聯等首批27家第三方支付機構的牌照五年有效期已到,但央行至今沒有給它們“續牌”。同時,新牌照也已暫停發放一年多。

結果是,從2015年下半年開始,支付牌照轉讓變成了一樁前所未有的好生意。

“殼王”的新生意

一些企業急著拿牌(照)入場,一些有支付牌照的企業經營得不好,甚至根本就沒怎麽經營,兩者一拍即合。

劉慶還記得他經手的第一張支付牌照成交的情景。他是上海超驗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創始股東、CEO,2014年開始運營“網融智投”平臺,主要做新三板、主板殼並購交易,外號“殼王”。

那是2015年底,面談約在北京一家五星級酒店大堂。買家開著一輛勞斯萊斯到門口,挺著肚腩走進來,原本氣場十足,進門後卻嚇了一跳。他沒想到在場的有一群人,除了買賣雙方,其余七八個全是中間人(掮客),這些中間人一層接一層,最後通過劉慶的平臺,找到了賣家。

面談一下午後,買賣成交。劉慶說,這一單拿了筆還不錯的居間費,事後利益分配也合理,沒出什麽問題。不過從那以後,他盡量要求買賣雙方都是一手信息,“不能搞太多中間人了”。

有了第一張支付牌照的交易經驗,劉慶提價了。最初居間費是交易價格的3%,接下來則是一口價——3000萬元。同期他開出的主板殼的居間費是5000萬元-6000萬元,三板殼的居間費是200萬元。

自從2015年年底掛出第一張支付牌照轉讓信息之後,劉慶在不到半年的時間里一共賣出了4張支付牌照。

在劉慶看來,一些企業急著拿牌(照)入場,一些有支付牌照的企業經營得不好,甚至根本就沒怎麽經營,兩者一拍即合。“其實支付牌照和殼的概念是一樣的”。

相比三板殼、主板殼,支付牌照更好賣。“一張牌照出來,七八家在搶,多的時候十多家搶,討價還價的很少,因為你談來談去就會被別人買走了。”劉慶介紹,他賣掉的4張支付牌照,信息掛出來之後大多幾天就賣掉了,慢的也就半個月左右。

最近這半年,劉慶明顯感覺到支付牌照價格水漲船高。他介紹說,2015年,業務範圍僅為網絡支付的牌照,一般賣1億-2億元,現在報價為2.5億-3億元;經營範圍為全國,業務範圍又是網絡支付、預付卡的發行與受理、銀行卡收單“全牌照”的,2015年的售價為2億-3億元,現在則是4億-4.8億元。

由於央行停發支付牌照,市場上現在一張牌照可以賣出2.5億至4.8億元的價格。(視覺中國/圖)

盤活系統的基石

支付已經不僅僅是支付,而是連接整個系統生態的最重要一環。現在企業拿支付牌照,主要是兩個目的:閉環和大數據,支付則是盤活系統生態的基石。

“貴,實在太貴了!”一位上市公司支付業務負責人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一年前他們就已經完成了支付牌照的技術安全檢測認證,但在打聽了一圈支付牌照價格之後,他們堅定了“再等等”的決心。

2005年開始,以支付寶為首的互聯網公司發力網絡支付市場,開啟了中國電商的繁榮。2010年,央行出臺《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要求非金融機構提供支付服務,必須取得《支付業務許可證》成為支付機構,接受央行監管。

根據該辦法,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是指非金融機構在收付款人之間作為中介機構提供貨幣資金轉移服務:網絡支付、預付卡的發行與受理、銀行卡收單、央行規定的其他支付服務。其中,網絡支付又分為貨幣匯兌、互聯網支付、移動電話支付、固定電話支付、數字電視支付等。

原本,企業滿足服務時間2年以上,持續盈利2年以上,近3年未出現支付業務違規受罰等條件,通過支付業務設施的技術安全檢測認證之後,向央行提交申請,審批合格後便可拿到牌照。2014年起,央行先後公開點名8家第三方支付機構挪用客戶資金、超範圍經營等違規事件,其中有3家因嚴重違規被吊銷牌照,分別是浙江易士、廣東益民和上海暢購,它們的業務類型均為預付卡發行與受理,上海暢購的業務類型還有互聯網支付(全國)。

浙江易士的牌照經營業務和範圍,是在浙江省開展預付卡發行和受理業務。一位支付牌照轉讓的中介人士對南方周末記者透露,2015年初浙江易士曾有意轉讓這張支付牌照,報價1.5億元。但還未出手,當年8月24日,央行就取消了浙江易士的支付業務許可證。

從2015年3月26日央行發出第八批支付牌照之後,已經暫停一年多。於是,支付牌照轉讓,變成了一樁前所未有的好生意。

其實支付牌照交易流程很簡單,先是發布出售信息,包括牌照信息、價格和交易安排,中介一般會附上抹去公司名稱、法定代表人、經營場所信息的支付牌照圖片;待找到合適的買家後,和買家簽署居間協議;接著,約上買賣雙方面談;簽署正式協議,付首付款,轉股、工商變更完成之後付余款;資產裝入。

早在2012年,京東就通過收購網銀在線(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拿到了支付牌照。在此一年前,京東停止與支付寶合作,原因為“支付寶的費率過高”。

劉慶介紹,零售、金融類企業對支付牌照的需求最大,它們大多此前接入過其他第三方支付系統,因為流水量大,一年付幾千萬的手續費,還不如買一個牌照自己做,成本更省,也更便捷。尤其是預付卡業務,用戶資金沈澱還有利息,“就像自己開個銀行一樣”。

現在,支付已經不僅僅是支付,而是連接整個系統生態的最重要一環。前述上市公司支付業務負責人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現在企業拿支付牌照,主要是兩個目的:閉環和大數據,支付則是盤活系統生態的基石。

作為中國第三方支付市場上最大的兩個玩家,騰訊和阿里巴巴已經有成形的商業模式。以支付寶為依托,阿里巴巴不僅發展了電商,還有螞蟻金服這樣一個涵蓋了支付、理財、銀行、信貸、保險等業務的金融王國。騰訊則以財付通為依托,通過微信支付、QQ錢包在移動支付上趕超支付寶,支付、理財、征信、O2O也在迅速開花結果。

從京東開始,平安、海爾、萬達、小米等三十多家公司陸續通過收購拿到了支付牌照。2016年5月12日-27日半個月時間,就有宏磊股份、新大陸、石基信息三家上市公司發布公告,收購持有支付牌照的公司(子公司)股權。

還有更多交易在悄悄進行中。

支付這門生意

隨著分類管理新規的實施,不少人認為支付牌照價格會有所回落。但劉慶相信,隨著互聯網金融政策收縮,支付牌照不會放松,價格只會越來越貴。

盡管牌照供不應求,但第三方支付並不是一門好做的生意。

2016年5月在新三板公示的《北京首惠開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開轉讓說明書》,揭開了小型第三方支付企業的艱難。

北京首惠開桌的主營業務為第三方支付業務相關業務,其全資子公司北京雅酷時空信息交換技術有限公司(簡稱雅酷信息),持有北京市、廣東省、江蘇省和浙江省辦理預付卡發行與受理,在全國範圍內辦理互聯網支付業務和移動電話支付業務的牌照。

該公司的主要業務是發行一種綜合性的折扣儲值消費卡,累計發卡量452萬張,2014、2015年連續虧損5034萬元、5196萬元。

虧損中很大一部分來自雅酷信息。轉讓說明書寫道,雅酷信息成本費用投入較大,且實現的收入規模較小,導致雅酷信息處於虧損狀態,截至2015年12月31日,雅酷信息的凈資產約為-3780萬元,累計虧損已超過其實繳貨幣資本的50%。根據《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第三十八條之規定,累計虧損超過其實繳貨幣資本的50%,存在被責令停止辦理部分或全部支付業務的風險。

要想在第三方支付行業賺錢,只有做大規模這一條路。

以移動支付日均交易筆數超5億的騰訊為例,騰訊支付基礎平臺與金融應用線(FIT)支付平臺產品負責人陳起儒對南方周末記者說,第三方支付行業的商業模式主要是收商戶的手續費,不同的行業、不同的公司手續費不同,其中的數字差就是它的利潤。不過騰訊的支付行為主要是C2C,騰訊要墊付大額的手續費給銀行。

自2016年3月1日起,微信支付對提現功能開始收取手續費,每位用戶(以身份證維度)終身享受1000元免費提現額度,超出部分按銀行費率收取手續費,費率均為0.1%,每筆最少收0.1元。微信表示,對提現交易收費,不是為了盈利,主要用於支付銀行手續費。

3月17日,騰訊公布的《2015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業績公告》稱,僅2016年1月單月,通過微信支付進行的C2C支付交易產生的相關銀行手續費(主要為轉賬)超過人民幣3億元,這個數字是扣除從用戶收取的相關收入後的凈額。“互聯網從來就是用免費撬動市場,占據市場主導地位之後再從中提供增值服務或者是通過其它方式盈利。”陳起儒說。

目前,盡管暫停了牌照發放,央行並未停止受理支付業務許可證的申請。可查到的最近一條受理信息是2015年12月22日,央行太原中心支行受理了山西星易通匯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支付業務為互聯網支付和移動電話支付業務的申請。

前述上市公司支付業務負責人對南方周末記者稱,自己一直在和央行就支付牌照問題保持溝通,他得到的最新回複是,一切在順利進行中。他預計央行不會再新增支付牌照,但同時又相信自己的申請應該會得到一個圓滿的結果。

截至2016年6月9日,支付寶、財付通等27家第三方支付機構“裸奔”一個月又一周了,市場上很多人預計續牌時間應該在2016年7月之前,因為根據去年底發布的《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管理辦法》,自2016年7月1日起,所有網絡支付賬戶將分類別管理,並對支付機構實施動態分類管理。

2016年4月中,央行向支付企業下發了《非銀行支付機構分類評級管理辦法》,支付機構將被劃分為5類11級,實行差異化和針對性監管。如果多次出現D、E類評級,將被暫停支付業務,直至註銷牌照。不過,分類辦法並未明確具體實施時間。

隨著分類管理新規的實施,未來第三方支付業務範圍的受限,不少人認為支付牌照價格會有所回落。但劉慶相信,隨著互聯網金融政策收縮,支付牌照不會放松,價格只會越來越貴。

2016年5月30日,他一口氣放出了10張待出售的第三方支付牌照信息,根據業務類型、業務覆蓋範圍不同,售價從2.6億元-4.5億元不等,居間費也分為3000萬元、4000萬元兩種。

支付 牌照 生意 悄然 興起 一張 張紙 數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83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