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美S&ED 成果清單即將公布:雙方還在等什麽?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4867.html

一年一度的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下稱“中美S&ED”),再次落下帷幕,但中美之間的經濟議題磨合卻還將繼續。

中國商務部相關負責人昨日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透露,成果清單最終公布日期還沒確定,但很快將公布。

從雙方談判結束到文本公布有一個或長或短的時間差,是國際談判中的普遍狀況。多位曾深度參與中美S&ED過程的人士對本報記者解釋說,在最後的階段,成果清單由雙方工作人員各自整理、翻譯,經雙方修改同意並確認後,才能對外公布。

“在這個過程中,還會發生分歧,包括文字的表述等等,雙方會透過外交渠道和工作層面來逐步磨合,”其中一位人士說,“比如視頻會議、電子郵件、傳真、電話溝通等等。”

國際貿易談判中有個定律,“細節是魔鬼”,中美之間對於最後文本的磨合過程,便是一次次對於魔鬼的試探和救贖。

本次中美S&ED中,雙邊貿易協定(BIT)談判是重中之重。中美雙方還有哪些糾結的地方?

中美BIT談判的最後一公里

不論從哪個角度來看,中美BIT談判都到了達成一致的關鍵時期。

美國總統奧巴馬的任期已經接近尾聲,是否能在任期內為未來美國經濟起飛留下相應的政治遺產,還需拭目以待。

中美BIT談判於2008年正式啟動。經過多輪談判,雙方在國有企業、知識產權保護、透明度和標準制定等核心議題上仍存在分歧。但是,在2014年7月舉行的第六輪中美S&ED後,雙方就該談判達成“時間表”,力爭2014年底前就BIT文本的核心問題和主要條款達成一致,承諾2015年早期啟動負面清單談判。隨後,中美在2015年6月第19輪BIT談判中首次交換了負面清單,正式開啟負面清單磋商模式。隨後在2015年9月交換了第二輪負面清單。

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在閉幕式上表示,雙方同意加快推進雙邊投資協定談判,將於6月中旬交換新的負面清單出價,力爭早日達成一個互利共贏的高水平協定。

中美分別是全球第一、第二大外資吸收國家,也是對外投資的主力。BIT協定的達成,將對全球的投資格局產生深遠影響。聯合國貿發組織秘書長曾在2013年接受本報記者獨家專訪時,就專門指出,希望能夠促成中美就此達成一致,以整合目前全球碎片化的跨境投資規則。

商務部原副部長魏建國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本次中美S&ED能夠就此問題達成一致,還是有相當大的難度,但年底前,雙方從大局出發,各自努力,還是有希望達成一致。

“我分析,雙方的分歧還是在負面清單方面,美方嫌我方太長。”

清華大學國際關系學院高級研究員周世儉則對本報分析稱,從表態來看,雙方都表達了達成一致的意願。如果一切順利,雙方將在今年秋季達成一致,給奧巴馬留下2~3個月的時間,去做國會工作,以求最終批準。

“出於各種考慮,在奧巴馬的日程之中,是把TPP的重要性放在中美BIT之前的,”周世儉說,“但也不排除最終考慮到大局,BIT的進展超過TPP。”

周世儉給本報記者算了一筆賬,美國對TPP中其他成員的出口總額,僅有美國對中國出口額的一半。“如果放棄這個大市場,孰輕孰重,他需要再掂量一下。”

6月6日,商務部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張向晨在出席第八輪中美S&ED吹風會時介紹,中美雙方圍繞貿易、投資領域的重點關註進行了坦誠、深入的溝通。商務部部長高虎城在發言中指出,互利共贏是中美兩國經貿合作的本質。在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的背景下,中美經貿關系的密切程度超出以往任何時候,已日益形成休戚與共的“利益共同體”。希望兩國通過努力不斷縮小問題清單,擴大共同利益清單。作為貿易和投資大國,推動全球性的開放進程是中美合作的重要內容。在世界經濟陰晴不定的當下,兩國都應承擔世界經濟發動機的責任,維護世界經濟的穩定和增長。

中方關切高科技產品進口壁壘

中美BIT談判,是中美雙方多項各自關切中,重合內容比較多的地方。

汪洋在閉幕式上表示,雙方重申,繼續通過中美高技術與戰略貿易工作組詳細討論出口管制問題。雙方同意加強溝通,增進互信,努力達成運輸類飛機雙邊適航互認。雙方將繼續推動省州和城市間貿易和投資雙邊合作,進一步加強在基礎設施建設、知識產權保護、農業、中小企業、清潔能源研發創新、經濟政策研究等方面的溝通合作。

周世儉對本報記者分析說,經濟對話中,美方本次主要關切有三點:人民幣匯率、產能過剩、中美BIT談判;而中方主要關切點是美國民用技術對華轉讓、市場經濟地位,以及中美BIT談判。

這其中,美國關切的人民幣匯率、產能過剩的本質,其實都涉及經濟下行期,雙方就業壓力的問題。中國的人民幣匯率一旦升值,意味著本已脆弱的出口形勢將雪上加霜,沿海的外貿企業員工將面臨失業。而全球經濟低迷之時,當擁有最新技術的中國鋼鐵行業的過剩產能,遭遇到競爭力較弱、但政治遊說能力較強的美國鋼鐵行業,沖突也是難以避免的。

比如,美國時間3月4日,美國商務部發布公告,決定對原產於中國的不銹鋼板材和帶材發起反傾銷、反補貼調查。

“但我認為,中國不會在這兩個議題上有所讓步。”周世儉說。

與此相應的是中方主要關切的市場經濟地位問題,美方的非經濟因素考慮較多,立場也較為強硬。

中方關切的美國民用技術對華轉讓議題,主要是小布什任期內,對節能環保技術、清潔能源轉讓的承諾落實問題。這其中包括清潔能源、替代能源和節約能源。

“如果這些技術能夠落實,中國的環境問題也能夠得到較大改善。”周世儉說,“紐約的小汽車有上千萬輛,並不比北京數量少,但紐約卻有藍天,這就涉及到了汽車尾氣處理技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9990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