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大夢夢


昨夜途經旺角西洋菜街銀城廣場對開一段行人專用區, 見兩名年約六十歲之中國籍男子攜結他自彈自唱多首想必是曾伴他們度過甜痛青春期的中外金曲。

主音唱英文歌時咬字並不準, 有幾句實屬含混過關, 惟原來旁觀長者唱歌都可以是如斯動人, 故仍引來不少知音人駐足旁觀, 當圍觀人群漸多, 我隱然感受到, 混在人群裡看熱鬧原來也是一種微幸福。

思潮隨音韻起伏, 到兩位老哥唱出曾是吾母所愛的 All I have to do is dream , 心情跌盪之波幅竟突然擴大。 

中段那句  I am dreaming my life away (我正在夢掉我的一生), 不知有否教一班上了年紀的圍觀者, 驀然想到幾許美夢惡夢, 原來都已盡付光陰長廊中, 從而對忽爾人在街, 感到異樣起來。

此時, 我見一離我四十多個身位, 貌似自由行、穿著略嫌暴露的年輕女子, 雙手呈兜狀握於臍下五吋位置, 櫻唇不斷乍開即合, 憑我苦習多年之觀唇術驚悉她竟然一字不差地唱著這首老歌, 難道妹妺也如叔叔當年般早熟, 參透了深植於歌詞中言簡意奧的聖福

能在云云癡夢中覺醒自己正在發夢, 從而刻意在夢中留痕, 隨緣大夢一場, 醒來亦已無憾?
大夢 夢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616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