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S&ED成果多 中美仍要做好“家庭作業”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6/4637392.html

S&ED成果多 中美仍要做好“家庭作業”

第一財經日報 周佳 馮迪凡 2015-06-26 06:00:00

此次對話是戰略、經濟與人文交流三個軌道首次在美國並軌舉行。在中美關系因網絡問題、南海問題處境微妙的當下,兩國代表開誠布公,直面分歧。

當地時間24日下午,第七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S&ED)和第六輪中美人文交流高層磋商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結束。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特別代表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國務委員楊潔篪與美國總統奧巴馬特別代表國務卿克里、財政部長雅各布·盧發表了聯合聲明。雙方高度評價此次對話的成果。

“本輪經濟對話的成功,使中美關系持續健康穩定發展的‘壓艙石’更加穩定,‘推進器’更有動力,為習近平主席9月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相關經濟議程作了重要準備。”汪洋說道。

克里在新聞發布會上說,“我們看見(中美兩國)有上升的關系。本次雙方參與度高於以前任何一屆。”

在兩天的會議期間,楊潔篪與克里共同主持戰略對話,汪洋與雅各布·盧共同主持經濟對話。在戰略軌道,雙方圍繞推進中美新型大國關系建設、深化雙邊務實合作、加強中美在亞太的合作、應對地區熱點和全球性挑戰、建設性管控分歧等議題深入探討,達成120多項成果。在經濟軌道,雙方就事關兩國和國際經濟的全局性、長期性和戰略性問題進行了坦誠深入的交流,達成70多項重要成果。

值得註意的是,此次對話是戰略、經濟與人文交流三個軌道首次在美國並軌舉行。在中美關系因網絡問題、南海問題處境微妙的當下,兩國代表開誠布公,直面分歧。布魯金斯協會約翰·桑頓中國中心和全球經濟發展項目資深研究員杜大偉(DavidDollar)此前指出,“此次對話最重要的成果將是世界上兩個最大經濟體的技術官員對於全球經濟問題達成共識,並能夠在解決方案上保持共進退。”


6月24日,第七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閉幕。在聯合發布會上,雙方宣布對話取得具體成果,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九月訪美鋪路 (CFP圖)

期待負面清單再交換時有突破

本次S&ED的重點之一就是中美雙邊投資協定(BIT)負面清單的討論。中美雙方都同意,在本月早些時候進行的第19輪中美投資協定談判中,雙方首次交換負面清單是推進BIT進程的重要里程碑。

在本次對話中,中美雙方再次確認高標準的BIT是中美經濟關系的首要任務,決定在會後,雙方工作團隊再繼續進行兩國間以及國內機構間的磋商,並各自對負面清單進行改進,爭取在9月初再次碰面時交換有重大改進的清單。

“第二次負面清單的交換是非常重要的。”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坦言,“對中方來講,國內機構有大量的‘回家作業’,因為改革是自身的需要,開放本身是對國內改革的促進。”

“我們期待在雙方密切溝通,以及在各自做好‘家庭作業’的情況下,9月再次交換的負面清單是經過明顯改善的,質量有所提高。這樣在9月兩國元首會晤時,能使中美兩國雙邊投資協定談判取得重大的階段性成果。”朱光耀說道。

23日,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張向晨在S&ED的中外媒體吹風會上也提到,下一階段的任務是改進清單的長度以及質量。“中美雙方都有意願來推進這個談判,改進清單的質量,並縮短清單的長度。”張向晨在吹風會上說道。

此前有美國專家認為中國的負面清單過於冗長。但中國商務部一位官員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負面清單的長度並不能說明該國家貿易壁壘的多少。“美國的負面清單不是很長,但是一些州層面的負面清單並沒有列進去,到時候如果中國企業在那些州‘碰壁’,仍可能得不到應有的待遇。”這位官員說道。

中美深化各自經濟體制改革

在此次S&ED中,中美雙方承諾進一步推動經濟結構改革和可持續、平衡發展。美方關註貨幣政策對國際金融體系的影響,承諾增加投資,提高儲蓄率,削減赤字,改革稅制,致力於實現中期財政可持續性。

此外,中美雙方樂見兩國省州間、城市間的經貿合作,並同意建立更多貿易公司,與中美聯合工作組一起,為兩國地方政府間更密切的經貿往來創造條件。23日,在回答《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提問時,張向晨也提到,要解決美國對中資設置的貿易壁壘問題,除了在BIT中商討,另外也需要通過擴大合作來促進雙方的投資。“特別是通過省州的合作,我們現在已經在4個地方建立了這種省州的合作機制。將來我們還會建立更多的這樣的合作平臺,便利中國的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來美國投資。”張向晨告訴本報記者。

當前,中美雙方利益緊密結合。雙方投資已超過1200億美元,中方還持有超過1.2萬億的美國國債。2014年,中美兩國是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最大的國家,分別為28%和15%。

此外,讓美國方面最興奮的聲明之一莫過於信息通信技術的條款。中國承諾保證商業銀行業的規則是非歧視性的,不會在商業銀行信息通信技術上添加全國性的要求,並保證政策的透明。

在金融業方面,中國會致力於改革,包括開放資本市場,擴大外國金融服務公司和投資者的接觸面,把資源轉移到中國的家庭和私營企業,而不是國有企業。這些舉措將支持中國過渡到以消費為主導的增長,致力於為美國工人和企業提供機會。

同時,中國承諾改革,包括開啟利率自由化方面的最後步驟,開放資本市場並拓展面向外資金融業和投資者的準入。

美國關註人民幣匯率

一直以來,中美就人民幣正常估值以及匯率市場化方面存在分歧。即使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認為人民幣匯率正常估值,且人民幣加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SDR)只是時間問題的情況下,美國政府在匯率問題上的態度並未受到IMF的評估報告影響,依然謹慎。

這也是盧在本次S&ED期間和會後的記者會問答環節花大量時間來討論中國匯率問題的原因。他的總體態度是,“中國仍需向一個完全由市場決定的匯率方向努力。”

盧指出,人民幣承受升值壓力的時候是對中國的真正考驗。他認為中國在加快經濟改革步伐方面存在緊迫性。中國官員也坦承中國經濟正在放緩。盧表示,在匯率改革方面,中方承諾僅僅在市場出現混亂情況時才幹預外匯市場,並積極考慮其他措施,向市場向導型匯率轉型。盧認為,美中在經濟改革上有共識,但在推進速度上有分歧。

“我覺得非常重要的是,他們準備更透明,並在貨幣政策和幹預方面,采取其他主要貨幣所采取的方式。”盧表示,“但是真正的測試是,當人民幣面臨壓力,中國會不會避免幹預?這仍然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

盧表示,中方已經取得了進展。固然承認進展很重要,但在盧看來,中國政府還有許多工作要做。美國將繼續在中國匯率和市場問題上做出努力,預計將與中國就改革事宜進行更多商談。

此外,美方承諾盡快落實IMF份額和執董會改革方案,並再次確認份額的分配應繼續向具有活力的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轉移,以更好地反映IMF成員國在世界經濟中的相對權重。

自2010年起,IMF開始醞釀份額和治理改革方案,但由於美國國會阻撓,上述改革方案已經被推遲5年之久。IMF執行董事會已於6月12日決定,把確定提升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投票權方案的最後期限延後3個月,至今年9月底。如果該方案得以通過,中國預期可成為IMF第三大成員國。

 

附表 第七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部分成果

經濟對話:

●美方承諾盡快落實IMF份額和執董會改革方案

●美方承諾在即將開始的SDR審查中尊重IMF的程序和流程

●中國承諾開啟利率自由化方面的最後步驟,開放資本市場並拓展面向外資金融業和投資者的準入

●雙方承諾繼續積極推進談判,改進負面清單出價

●美方歡迎中國外匯交易中心與芝加哥商業交易所集團開展合作

戰略對話:

●雙方同意加強在反恐、防擴散、執法和反腐敗、航天、科技等廣泛領域的交流合作

●落實好去年11月發表的中美氣候變化聯合聲明

●積極探索在第三國開展核能合作

資料來源:本報整理

編輯:一財小編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0948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