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歐佩克前世、今生與未來:做石油產業必備背景知識

來源: http://www.guuzhang.com/portal.php?mod=view&aid=1409

歐佩克前世、今生與未來:做石油產業必備背景知識
作者:王小吟

總部設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的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OPEC)9月14曰舉行了簡樸的儀式,慶祝該組織成立50周年。曾經的“世界上最富有和最有權力”的歐佩克也是西方最擔心的國際組織——一個成員國代表在吃蛋糕時的隨意言論就足以讓世界手忙腳亂。現如今,盡管“歐佩克就像時尚紳士俱樂部里一個上了年紀的常客,富有但基本上已經落伍了”——無論是油價瘋狂地漲至近150美元一桶,還是迅速跌到40多美元一桶,歐佩克的增產或減產措施都很少能對這種“過山車”一樣的油價產生效果。石油價格已經完全由華爾街操縱。但是,歐佩克秘書長巴德利14曰在慶祝會上依然宣稱,石油至少在未來50年還會在世界能源市場唱主角。由於非成員國的石油產量持續下滑,加上消費者需求旺盛,使得這個歷史悠久的組織仍在國際原油市場呼風喚雨,影響力絲毫未減——在可預見的將來,石油仍將是真正的“黑色黃金”。只是50年鬥轉星移,歐佩克現在要迎接的,恐怕不僅是生日禮物

1.“為民請命”,憂患中誕生歐佩克?

在1960年之前,全球原油市場被西方財團所壟斷,所謂“原油七姐妹”(埃克森公司、殼牌石油公司、莫比爾公司、德士古公司、英國石油公司、加利福尼亞美孚石油公司、海灣石油公司)不僅控制著大量原油產能,而且壟斷市場交易,左右全球油價。多數石油生產國雖然擁有巨大的產能,卻只能獲得很少的收益。1960年9月14日,伊朗、伊拉克、沙特、科威特和委內瑞拉5國達成一致,決定建立一個協調小組,達成產量和價格的同盟,借以打破西方財團的壟斷。

最初歐佩克的確也就是這樣一個“小組”,被稱為“國際組織之都”的瑞士甚至拒絕了歐佩克總部的落戶要求。美國作家耶金在上世紀90年代的世界暢銷書《石油大博弈:追逐石油、金錢與權力的鬥爭》中寫道:那時,石油公司根本就沒將這樣一個組織當回事。美國標準石油公司的佩奇就曾說:“歐佩克當時被我們忽視,因為我們覺得它根本就不可能運作起來。”50年前參加歐佩克成立大會的伊朗代表、歐佩克首任秘書長盧哈尼回憶說,當時他發現大公司假裝“歐佩克根本不存在”。

上世紀70年代,歐佩克阿拉伯成員國曾實施了持續5個月的石油禁運,以遏制西方國家在第四次中東戰爭中支持以色列。1973年10月16日,歐佩克突然宣布將每桶3.01美元提高到5.11美元,大漲70%。第二天,歐佩克組織中的阿拉伯成員國宣布停止向美國和荷蘭等歐洲國家出口石油。自1973年10月至1974年3月,油價在短短5個月里翻了4番,導致歐美經濟受到嚴重沖擊,被認為是戰後最大規模經濟危機的導火索。在一些石油完全靠進口的國家,柴油和汽油價格甚至上漲了十幾倍,一些國家甚至迫不得已實行駕駛禁令。而“石油酋長月服”卻在許多發展中國家成為1974年最流行的嘉年華服裝。

此後,石油市場的話語權轉移到歐佩克手中,而這個最初的“價格小組”,也逐漸進化成對世界經濟、乃至政治局勢具有重大影響力的跨國組織。“它的每一次會議、每一個動作都為全世界關註,甚至它任何一名代表在維也納吃蛋糕時的隨意言論,都足以讓石油交易員手忙腳亂”。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說:“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國家。”石油,不但是人類文明的潤滑劑,經濟發展的推動力,更成為諸多國家賴以控制世界的利劍一石油美元、石油政治、石油戰爭。曾幾何時,圍繞著“石油”這兩個字的,更多的是地緣政治的博弈、局部戰爭的發生,或是意識形態的侵蝕……二戰以後,尤其是進入上世紀60年代,正是為了共同應對西方石油公司對石油資源的廉價掠奪,催生了這個由當時的主要石油輸出國協商成立的組織。在此後的幾十年里,它的成員國對跨國公司的油田和基礎設施資產實現了國有化、引入了配額制度、在定價談判上占了上風,也一度成為最成功的壟斷聯盟。

目前,歐佩克成員國已經發展到12個,除上述5國外,又增加了阿聯酋、阿爾及利亞、尼日利亞、厄瓜多爾、安哥拉、利比亞、卡塔爾7國。1962至2008年間,印度尼西亞也曾是歐佩克成員國,但後因油井建設速度跟不上而退出;中非國家加蓬也有著相同命運,1975年加入歐佩克後,於1996年退出。目前歐佩克成員國的石油生產量占世界總量的40%,而原油儲量更是占世界已探明儲量的60%。

2.“知天命”,歐佩克的挑戰來自何方?

歐佩克的生日慶祝是在奧地利維也納市中心一座剛建成的大樓里舉行的。從上個世紀70年代中期以來的幾十年里,歐佩克總部一直位於維也納環路的“歐佩克大樓”,該樓此前因租給了一家美國跨國公司而被稱為“得克薩斯公司大樓”。當時有西方媒體稱這幢大樓的更名象征著全球大變動的開始,石油輸出國取代了以往石油跨國巨頭所占有的地位。巴德利在當天的新聞發布會上強調,和仍在成長期的種種替代能源相比,石油仍然是人類社會的主導能源,歐佩克成員國及世界其他國家的石油儲量能夠滿足未來50年的世界能源需求。

巴德利的講話,就像生日聚會上必唱的《祝你生日快樂》歌,希望讓各成員國安心,因為眼下的歐佩克正面臨著誕生以來前所未見的歷史挑戰。在經歷了輝煌的歲月之後,歐佩克的風頭正漸趨衰弱。1979年伊朗爆發革命,次年兩伊戰爭爆發,這是歐佩克成員國間第一次發生戰爭。戰爭導致全球再次陷入石油危機,油價從15美元迅速爬升到40美元。此次危機雖然令歐佩克成員國收益增加,卻讓原本團結的歐佩克首次產生致命裂痕,此後歐佩克的凝聚力一度跌到谷底,限產令也常常變成一紙空文。正如英國《金融時報》的一篇署名文章所說的,“如今,坐擁3/4傳統儲備的歐佩克,就像時尚紳士俱樂部上了年紀的常客一富有但基本上趕不上潮流”。

也有媒體在報道中挖苦說,“歐佩克50歲生日過得真是不容易,不僅壽星自己已經病體奄奄,在大家庭內部也充滿了猜疑和傳言”。更可怕的問題在於,今天的歐佩克組織內部的“人心不齊”。由於存在以沙特為首的親西方派與以伊朗為首的反西方派的分歧,這讓歐佩克的整體掌控力打了折扣;與此同時,不同的政見不僅導致歐佩克在行政上管理困難,更觸發成員國擅自破壞定價原則,在逐利的驅使下增產,波及市場和損害歐佩克的信譽度,讓該組織主要依靠石油生產配額制度來調節石油市場的能力受到削弱;更需要指出的是,金融市場的投機炒作,已使油價波動脫離基本供求關系,制約了歐佩克的影響力。

從外部來看,歐佩克的外部發展環境同樣不容樂觀。一方面,歐佩克並未建立起與各大石油消費國和非歐佩克產油國之間的戰略合作與對話機制,在石油供應更趨多元化的今天,這對其自身是不利的,與此同時,對之指責頗多的西方國家,也采取聯合建立國際能源機構等方式來與之抗衡。另一方面,歐佩克的未來,也面臨著新能源的挑戰。科技浪潮引領下的技術更新使新能源的開發和普及列入了大多數國家的日程,可全面替代石油的新能源的出現,或許需要漫長的歲月洗練,但也可能隨時發生在不經意的某一天。一定程度上,發達國家將新能源革命推上風口浪尖,也是為了防止歐佩克在接下來的五十年里繼續控制經濟生活,擺脫對成本越來越高的石油的依賴。如果技術革命成功,發達國家也將獲得制勝的新高點。而如果在新能源領域無法占得先機,那麽歐佩克在未來面對的挑戰將遠遠大於今天。連歐佩克秘書長巴德利自己也承認,未來幾年中歐佩克將會面臨很多挑戰。目前傳統能源和替代能源始終在市場上勢同水火,而在世界各國都在盡力發展再生能源的情況下,歐佩克終有一天會失去手中的石油力量。

3.誰真正控制了國際油價?

歐佩克的成立初衷是為了通過以配額制手段實現原油定價的主動權,從而避免西方石油消費國對石油資源的掠奪式獲取,同時最大限度地保障產油國收益。縱覽過去半個世紀,歐佩克基本實現了所追求的目標,並且成為了國際經濟事務類聯盟中的成功典範。

進入新世紀以來,石油價格高低主要受投資力量的驅動,歐佩克的影響力大不如前。2008年秋天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前後,石油價格漲至近150美元,又跌到了40多美元。對油價“過山車”式的大起大落,以穩定石油價格為己任的歐佩克卻愈來愈力不從心。有評論稱,“歐佩克的力量正在像石油一樣慢慢減少”。

實際上,理解石油價格有一個前提:石油的生產、交易和銷售的整個流程是控制在少數金融寡頭和石油巨頭組成的聯盟手里。這個聯盟的最大目標是將利潤最大化。德國經濟學家、《石油戰爭》的作者恩道爾曾經表示,“石油價格完全是被華爾街和得克薩斯操縱的。

為重新奪回石油定價權,1983年,美國紐約商交所推出原油期貨交易。此後倫敦也推出石油期貨。而歐佩克也於1983年開始嘗試強推石油生產配額制,但始終進展有限。1986年,全球原油價格突然暴跌,從每桶40美元左右,一路重挫到僅8.75美元。2007年,西方一些金融機構利用石油稀缺和不可替代的地位,蓄意推高了國際油價,從中牟取暴利。2008年7月11曰,國際油價達到最高147美元。2009年,倫敦石油交易所一名交易員在醉酒後的交易曾引發油價在1小時內飆升3美元,為金融危機後當年的最高水平。一些西方媒體感嘆,西方石油交易員的威力已經超過了歐佩克代表減產的威脅。

歐佩克曾發表報告稱,從2003年到2007年,美、日、英、德等西方7國從石油中得到的稅收是2.585萬億美元,而歐佩克成員國同期的石油收益是2.539萬億美元。2.585萬億美元稅收對7個最大的工業國家來說只是純利潤,而2.539萬億美元卻是整個歐佩克石油業營業總額。

4.西方其實很在乎歐佩克轉向

美國輿論則呼籲美國“應防止歐佩克在接下來的50年里繼續控制美國的經濟生活”。指責歐佩克幾十年來一直是“令人失望的石油供應方”,稱它“用強大的地緣政治工具”控制其他國家的經濟命運。現代經濟不允許任何一個壟斷聯盟控制某種商品,更不用說控制像石油這種最重要的戰略商品了。美國應該出臺各種替代能源或電動汽車方案,這將是“美國送給歐佩克的最佳生日禮物”。

目前國際原油價格毫無疑問是掌握在華爾街投行的手中,而非歐佩克。“誰控制了石油,誰就控制了所有國家”。美國人很早就意識到這一點。盡管歐佩克曾經成功組織了兩次石油禁運,但在西方的打擊下,很快就潰不成軍。最重要的是,原油期貨交易制度是由華爾街建立起來的,美元同時也被確立為石油交易貨幣。實際上,許多歐佩克國家並不真正自己生產石油,而是由西方石油公司主導,即使自己生產石油,核心的石油鉆探、煉油技術也掌握在西方手里,石油交易的一整套規則都是華爾街金融寡頭們制定的,這讓歐佩克事實上處處必須依賴華爾街。

近年來,中國能源需求的擴大在客觀上加強了同歐佩克的聯系。目前,中國進口原油一半以上來自中東,主要是歐佩克國家,且呈不斷上升趨勢,歐佩克曾預計稱未來歐佩克在中國原油進口需求的比例在50%以上。而許多西方媒體則擔心這可能導致歐佩克重心東移。沙特阿拉伯石油大臣納伊米在維也納期間,早間晨跑時和追蹤他的記者們談得最多的內容,始終離不開中國經濟。促成轉變發生的因素之一,就是在中國與歐佩克之間,不存在慘痛的歷史一特別是沒有經歷過1973年的石油禁運。中國所感受到的歐佩克的影響,遠沒有美國的司機那麽強烈。

歐佩克與中國的合作在加強,這也是歐佩克組織,特別是中東國家試圖擺脫歐美市場依賴的一個舉措。中國通過加強國際間的合作既與合作國互利雙贏,客觀上也加強了在國際石油市場上的利益權重。但也應該看到,中國在市場機制建設方面還相對滯後,中國在石油定價的話語權方面仍非常被動。

5.未來的歐佩克將向哪里去?

在經過了50年風風雨雨之後,歐佩克是否還如以前一樣穩固?是否還對市場有著絕對的控制?這也是一個沒有定論的話題。但不可否認的是,歐佩克對石油市場的影響力依然是巨大的。換言之,雖然已進入知天命之年,但歐佩克的存在感漸強。事實是,在維持了近半個世紀的持續石油出口型經濟後,歐佩克成員國目前仍是高度信賴石油出口;誕生50年後,今天歐佩克每次措詞嚴謹的聲明依然會被全世界一字一句地認真研讀。用詞感情色彩的細微差別,發言人語調的些許起伏都會被無限放大,因為這里面或許蘊藏著歐佩克成員國石油產量變動的玄機。所以當巴德里14日在歐佩克的壽誕上宣布“價格遊走在每桶70至80美元,對於此時此刻的國際市場來說是可接受的”時,全世界都接收到了信息。這表明只要石油價格遊走在每桶70至80美元的區間,歐佩克就不會采取減產的措施。

然而,成立之初的歐佩克存在感卻又遠不如現在。歐佩克面臨的考驗越來越嚴峻。氣候變化、能源短缺等讓世界各國不斷增加投資,研發可替代能源,減少對石油的依賴。這讓歐佩克面臨的壓力漸長。

首先,全球最大經濟體和第一大石油消費國美國的經濟和貨幣政策對世界能源市場有著重要影響,其對石油價格的“主導”作用越來越強。其次,近年來,世界石油市場正走向多元化,俄羅斯等非歐佩克國家的原油產量份額一再提高,間接削弱了歐佩克的影響力。再次,石油開采技術的進步對油價的沖擊日漸增強。國際石油專家認為,如果石油公司相信油價將維持在每桶65美元以上,油砂與生物燃料等非傳統資源將能發揮安全閥的作用。如果價格漲得再高一點,氣變油或煤變油等技術將變得可行。最後,歐佩克內部分化嚴重,特別是當政治利益上升為主要矛盾之時,歐佩克成員國在經濟上的聯盟就顯得脆弱。

同樣,目前的時代背景又有了很大變化,互聯網技術的應用對世界經濟產生革命性作用,國際社會對低碳經濟的呼喚也日趨高漲,新能源相繼登場,歐佩克呼風喚雨的時代似乎要終結。但石油還是新世紀的主要燃料,是傳統工業的血液。鑒於歐佩克的原油產量仍占世界總產量的40%左右,其原油生產政策依然對國際油價有相當的影響,代表石油輸出國集體意誌的歐佩克仍大有可為。但是,已屆“知天命”的歐佩克必須更新觀念,樹立石油輸出國與消費國雙贏的意識,要在確保國際石油市場穩定,為石油消費國提供足夠、經濟、長期的石油供應的同時,保證各成員國獲得穩定的石油收入。

這樣的現狀也讓巴德里不得不敦促各成員國努力尋找可替代能源:“石油終有一天會枯竭。我想歐佩克成員國再過50年就不得不找到另一種賺錢的資源。當然我並不是要求各國放棄石油,但他們應該要通過石油尋找另外的生財途徑,可以是從工業、旅遊業、可替代能源等等。”對石油的依賴在阿拉伯國家身上體現得尤為明顯。沙特石油出口占該國GDP的43%,利比亞更是占到47%。雖然如此,近日國際能源署總幹事田中伸男表示,在未來5到10年內,世界對歐佩克的依賴會不降反升,因為非歐佩克成員國的石油產量將不斷下降。而且目前討論歐佩克的消亡也為時過早。在今年4月舉行的世界能源論壇上,世界上的主要石油生產國和消費國都認為,未來幾十年內,石油仍將是世界能源需求的核心。一旦歐佩克認為石油價格太低,就會降低產量,以提升價格。但個別成員國,特別是戰後的伊拉克為重建經濟,一心提高石油產量,就會不顧歐佩克限產保價的限制,破壞該政策實施的效果。展望未來,歐佩克的石油產量會進一步提升。伊拉克計劃在6年內讓石油產量從戰後的每天250萬桶增加至1200萬桶,成為僅次於沙特的第二大石油生產國。

過去的50年,國際市場、國際政治風雲變幻,歐佩克也已走過了一個既有輝煌也有低點的50年;再過50年歐佩克會是怎樣的光景?我們拭目以待。(來自南方論刊)

歐佩克 前世 今生 未來 石油 產業 必備 背景 知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241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