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另類投資法,牛眼和Canslim 巴黎的價值投資

來源: http://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hk/2015/01/canslim.html

巴黎:

筆者不知幾時開始,已經不抗拒看其它的投資/投機法,過去自己非常小氣。

今天嘗試以價值投資角度去了解市場上的對手,為何會用這些方法,因為他們曾經以此贏過,一定有他們以為的強處,又他們做不成股神,總亦有其弱點。

筆者發現自己2014年有些操作,和這些方法說的部分相像,例如Canslim中的S,股票的供求:建行A和H就用了數股票發行量有小26倍大比數相差的操作,最近做對沖AH鄭煤機,亦是看中H股數量小5倍。Canslim 中的「i」是代表某支股的機構投資者是否冠軍級,富國不用說,南車是因為2011年留意到Anthony Bolton 其中一支選股,需然Bulton的中國基金不敵大市而解散,我後來也轉到南車年代繼續,而鄭媒機則是惠利基金的選股。

另外作者提到以K線圖型突破才買入,,有突破才買入的想法,會減少在下跌時的過早買入續跌,心理上容理承受。

過去自己只會選Canslim的「A」長牛股,作者提到市場上是有短期暴升股C,「C」代表最近幾季EPS大幅上升,但股價每能跟隨暴升,例如A股升市中的證券行因EPS大升而狂升,這些股未必是長牛A,但不失為捉到老鼠的好貓一隻。

說開證券公司近季業績大升而股價倍升,按牛眼法和Canslim法,其中有幾支也可能未升完,為什麼呢?牛眼法的作者提到,投資者有時是反應過大,有時會過慢,充滿偏見和錯誤心理,看之前處於什麼情況。

我認為本次在熊市轉牛時,投資者對企業的業績轉好(催化點)反應屬慢,例如上年年尾,非常有可能已有一倆支將會連續幾季Eps上升Canslim的C證券股,但今天的證券行的上升幅度,仍好像受基金經理在熊市太久呆滯,未有足夠反應。Blog友不妨加大註意力度,趕快找尋可能「繼續」暴升的某支證券股票。

在風口的豬和鷹都能吹起,但豬很快會發現,硬著陸是躬不過,選好股仍然是最後的防綫,小心!

另一方面,牛眼投資法強調,平時要密切關註內在價值強但價格低的股票,一轉勢便集中註碼買入而非分散。這有點似筆者2014年一季集中兩支內銀,筆者的內銀在5行囘升中雖輸給中行和交行,但如果又買中行,又分散更多其他的股票,最後組合就不會理想。

Canslim強調要食盡升幅,上年的一篇「咬實它,不要鬆口」文,當時有朋友回應不會輕易放脫內銀升幅正是此意。

牛眼投資法說人的心理容易錯誤留戀一支賺錢股票,提醒不要和股票談戀愛,要在羊群跟入股票大升後退出,再尋找另一支更高回報股。筆者認為,不斷地找另一些高價值低價格挑戰組合內每支股票是個好習慣,一旦有組合股票不夠新輪選股的回報,便要考慮轉股,轉多少要視乎熟悉程度,這樣便能既作最好準備兼有最壞打算,應該和股票戀愛時戀愛,應放手時能放手。

最後是這類方法敗筆處是以昨日的數據去合理化作者計算未來的宏觀經濟和股價的Correlation,或試圖以技術分析尋頂尋底,如果朋友讀過「證券分析」一書便知,Ben Graham是以課堂的日誌而非昨日數據馬後砲。固上面兩類方法作者在宏觀方法的推算,比較Graham用的只分析個股的嚴密邏輯相去甚遠。事實上,宏觀大市的追求,本身就很易帶著極度過人的偏見,很難能受時間考驗和不會長久流傳。

書中說的嚴受紀律雖是老生常談,但仍然是一個好的提醒,但有部分作者列舉的紀律,邏輯上是互相相佐,如果全套搬進市場,一旦出事,投資人會覺每樣做足還是失敗,對這工具的信念就盪然無存。在股票市場作戰,信念比任何東西更重要。

雖則如此,以這兩書作為挑戰個人操作的缺失,或精益求精目的,仍然非常有參考價值。




另類 投資法 投資 牛眼 眼和 Canslim 巴黎 價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888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