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Ripple要做貨幣巴別魚

2014-03-24  NCW
 
 

 

一個叫Ripple的全新支付系統,嘗試讓不同貨幣自由、免費、零延時進行匯兌,互聯網金融創新進入一個新階段◎ 財新記者 李小曉 文lixiaoxiao.blog.caixin.com 誰能想到,在一幢位於舊金山市區的四層小樓內,有一支不到40人的團隊正在醞釀一場「價值網絡革命」 。他們試圖用一個叫 Ripple 的底層協議,讓不同貨幣自由、免費、零延時進行匯兌。

「Ripple 支付網絡允許任何貨幣在任何人之間流通,它的建立基於互聯網的基本理念:人人免費,人人可觸及,不屬於任何人,將整個世界鏈接在同一個網絡內。 」Ripple 如此自我定義。

Ripple 不僅是一個協議系統,同時擁有自己的基礎貨幣,即 XRP(瑞波幣) 。

Ripple將 P2P的概念延伸至跨貨幣 的層面。P2P,即 Peer-to-Peer,意為為 陌生的債權人和債務人搭建中介橋樑。

張大媽給在美國留學的女兒匯錢。

過去她要先把人民幣兌換成美元,支付15美元的電匯費用,然後經過兩天的等待才能到賬。通過 Ripple,張大媽直接存入人民幣,幾秒鐘之後,女兒在美國就能收到相應的美元。而這一切完全是免費的。這個例子很好地展示了 Ripple 普及後所帶來的一種生活。

事實上,張大媽的女兒即刻收到的這筆美元,並不是張大媽發出的那筆人民幣,而是和股票市場類似,在張大媽放入人民幣的同時,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有人放入了一筆美元,雙方在Ripple系統中自動握手,完成兌換。

設計出 Ripple 協議的公司全稱為 Ripple Labs,其兩位創始人均為互聯網金融的鼻祖級人物。克里斯 · 拉森(Chris Larsen)是全球第一家 P2P 信貸公司 Prosper 和互聯網銀行 E-Loan 的創始人,傑德 · 邁克卡勒伯(Jed McCaleb)則是全球最大的比特幣交易平台Mt.Gox以及電驢的創始人。

拉森在接受財新記者專訪時表示,「我一直希望開發全新的貨幣系統,從而讓金融真正步入數字時代。 」SWIFT 2.0 拉森將Ripple協議稱作「SWIFT 2.0」 。

眾所周知,加入 SWIFT(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信協會)的銀行可以標準、快捷、可靠地進行不同貨幣之間的清算,目前,全世界已有超過200個國家的7000多個銀行在使用 SWIFT 協議。

Ripple的面向範圍則更大 ——它不僅可以處理現有的各國法定貨幣,同時可以處理包括比特幣在內的虛擬貨幣,甚至可以處理商戶積分、電話分鐘數等有價物,搭建一個完全自由流通轉換的「價值網絡」 。

拉森表示, 「價值網絡」將延續信息網絡的發展歷程: SMTP(簡單郵件傳輸協議)讓所有的 E-mail 傳送互通,http(超文本協議)讓所有的網站信息互通,而 Ripple協議將讓所有的貨幣和有價物互通。

「最初,不同系統 E-mail 之間是不通的,只能在自己的系統內互發。而SMTP 則讓所有 E-mail 連通。Ripple 協議是在價值網絡內做類似的事情——它讓金錢在不同系統之間快速和免費運轉。這讓轉錢和匯兌就像發送E-mail一樣便捷。事實上,人們現在已經在通過Ripple 進行外匯交易、跨境劃撥款項、轉賬支付。 」拉森說。

Ripple 網絡是一個共享的公開數據庫。數據庫中有記錄著賬號和結餘的總賬。任何人都可閱讀這些總賬,也可讀取Ripple網絡中的所有交易活動記錄。

「整個 Ripple 就是個開源透明的大賬本。每筆錢和具體的人、地址對應。

有多少人多少錢,看得一清二楚。每個人都可以看到對方的餘額。 」Ripple 中國區負責人孫宇晨表示。

進出網關

在 Ripple協議中,有兩個核心概念,一是扮演終端的「網關」 ,二是扮演媒介貨幣的「XRP」 。

所謂網關,即 Ripple 網絡中資金進出的大門,Ripple 網絡中的貨幣餘額只能通過特定的網關來提取,相當於SWIFT 協議中的銀行。和傳統的銀行相似,但不同的是,任何訪問 Ripple網絡的商家都可以成為網關。網關可以是銀行、貨幣兌換商乃至任何金融機構。

在Ripple人眼中,未來的世界將由成千上萬的網關構成。 「網關之間都是自動握手的,網關越多,參與的人越多,流轉的貨幣越多,這套協議才能更繁榮。

這和 P2P的原則是相同的。 」孫宇晨說。

目前全世界僅有15家 Ripple 網關,但 Ripple人認為未來這個數字將呈幾何倍增長。現在的15家網關並沒有明確的分類,但今後網關將更趨向於按照地區貨幣種類分類,例如在A 國的網關主要把 A國貨幣端口做好。

目前在全球15家網關中,中國佔了三家,分別是瑞博匯通(RippleCN) ,XRPChina 和 RippleChina。目前這些網關都屬於起步測試階段,從2013年底的峰值數據來看,中國網關的資金流量大約為每月6000萬元人民幣。

「我們要借助 Ripple 成為中國乃至世界第一家非中心化的交易所。 」XRPChina創始人張銀海豪言道。

XRPChina 成立於2013年5月,目前團隊僅有12名成員。老闆張銀海過去在一家內資券商就職,Ripple Labs 成立的消息讓他看到了商機。目前他的網關擁有5800多個註冊用戶。

未來張銀海計劃在三個領域拓展網關業務。首先是做通道業務,就像交易所一樣,買賣各種貨幣和有價物 ;其次是利用Ripple免費快捷的平台做匯兌業務 ;第三是做資產管理,設計一些理財和證券產品,因為Ripple的賬本是透明公開的,每筆賬目都能找到作者,因此做資管更加具有安全性。

目前匯兌業務和資管業務還在試驗 階段,包括XRPChina 在內的中國的網關更多是用於虛擬貨幣交易平台。

「未來肯定會有越來越多的 Ripple 網關誕生,現在還處於萌芽期。 」張銀海表示。

關於如何把控網關的質量,拉森表示,Ripple 本身是一個底層協議,Ripple Labs 會給有興趣的網關提供技術支持,保證他們所需的源代碼。但Ripple Labs 對這些網關並沒有中央管理的職能,對他們的行為也不負責。

「Ripple Labs 現在也在積極招募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來成為第一批網關。

我們相信隨著協議的成熟,市場會自然對網關進行優勝劣汰。 」拉森表示。

瘋狂的瑞波幣

請不要將這個虛擬幣視作投資的新大陸。因為它的設計並不具備貨幣的儲藏價值,它存在的目的只有兩個 :安全和貨幣媒介。

安全方面,和其他電子系統類似,在Ripple系統中惡意攻擊者可以製造大量的「垃圾賬目」試圖造成網絡癱瘓。

為了保護網絡不受濫用的巨量賬目條目攻擊,每個 Ripple 賬戶都需要持有少量的 XRP 儲備才能製造新的總賬條目。

目前這一儲備的要求是25XRP(當前價值約0.5美元) ,這一要求對普通用戶忽略不計,但可以防止攻擊者製造海量的虛假賬戶在網絡中製造垃圾。

同時,每進行一次交易,就會減少0.00001XRP(大約等於十萬分之一美分) 。這些 XRP 並不是支付給任何人的費用,而是銷毀(這些 XRP 將不復存在) 。這一交易的設計同樣讓普通用戶忽略不計,但如果有惡意攻擊製造巨量賬目,將會產生大額的費用。因此,銷毀XRP制度可以讓攻擊者迅速「破產」 ,從而保護網絡的正常運作。

作為媒介貨幣,XRP 就像一個紐帶,將全世界的貨幣和等價物串在一起。

儘管 XRP 設計的初衷並不具備儲藏價值,但隨著發燒友對虛擬貨幣的追捧,XRP 的價格也在被炒高。去年從1釐2漲到5毛多人民幣,相當於上漲了300多倍,比比特幣的89倍還要驚人。

也有很多人在網關平台上買賣XRP。

上海大學的在校生劉小可就是XRP 的發燒友之一,他和其他很多年輕朋友一起,像玩股票一樣,在網上進行一些XRP交易。

「中國的 XRP 發燒友很多。去年12月,當時美國人放聖誕假,被中國國內盤強攻了一次,價格一下漲到5毛錢。

很多早期玩家套現走人,現在價格又降了下來。 」劉小可告訴財新記者。

對於 XRP 的價格浮動,拉森則並不擔心。他表示,XRP 是為了支持Ripple 系統而存在,其價格並不會影響系統本身,相反,是 Ripple系統的發展最終會影響XRP的價格。

比特幣是我們的客戶

說到XRP,很難不提比特幣。

拉森告訴財新記者,他最初是被比特幣啟發了靈感,認為可以做一些超越比特幣本身的事。因此他和邁克卡勒伯合作創立了 Ripple Labs,並且開發出Ripple協議。

「這座樓裡的人都是比特幣的信徒。 」1990年出生的孫宇晨如是說。兩年前,他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讀書時 把學費錢全買成比特幣,後來這些比特幣在他手裡漲了近20倍,瞬間從窮學生化身千萬富翁。

儘管如此,這些比特幣信徒所創造的 XRP 卻是和比特幣截然不同的產物,絕非坊間傳言的「山寨版比特幣」 。

「很多人將 XRP 和比特幣對比,但這是不恰當的。 」拉森表示。

XRP 是 Ripple 服務系統的基礎貨 幣,定位為虛擬幣的補充,而非競爭對手。 「比特幣和其他虛擬貨幣一樣,屬於 Ripple 平台下支持的貨幣之一。 」孫宇晨說。

和曾經高達8000美元的比特幣相比,一個 XRP目前僅僅價值0.015美元。

但是這並不重要。比特幣本身有貯藏價值,而 XRP 只是媒介貨幣,理論上人們持有 XRP 只是在兩種貨幣兌換中的一瞬間。

從算法和發行方式來說,比特幣屬於完全分佈式,每個人都可以成為「礦工」挖掘比特幣,而「挖礦」屬於完全無意義的計算機運算 ;而 XRP 的算法和發行完全掌握在 Ripple公司手中,任何人無法創造、篡改和複制。

「由於 Ripple 不使用挖礦機制,因此 Ripple並不需要大量的計算機算力工作來確認交易,從而省下了大量的資源與能量。 」拉森表示。

從數量來說,比特幣的總量在增加,而 XRP 的數量則基本固定。Ripple 公司創造出1000億個 XRP,計劃最終對 外發行其中的55%,並承諾永不增發。

如前文所述,用戶在每次交易時需花費0.00001個 XRP,這些 XRP 隨著交易的進行自動銷毀,因此長期來說,XRP 總量在以非常緩慢的速度遞減。

「總量不增意味著無通脹,一個數量有限的貨幣比數量不斷變化的貨幣更加容易估值。 」Ripple 公司網頁上如此解釋。

從貨幣的意義來說,比特幣的野心在於取代被國家控制的法定貨幣體系,達到貨幣去中心化的目的 ;而 XRP 作為 Ripple公司的基礎貨幣,意在降低不同貨幣的結算費用,降低跨國交易成本。

「在 Ripple 系統下,任何貨幣的交易都很便捷,但 XRP是最便捷的一個, 」孫宇晨表示, 「XRP 支付和現金支付一樣便捷。 」作為交易平台,Ripple 的涵蓋範圍也遠廣於比特幣平台。 「Ripple 協議支持任何貨幣和有價物,從各國法定貨幣 到各種虛擬貨幣,甚至包括手機通話時 長、商戶積分等。相比之下,比特幣平台只能允許比特幣流通。 」拉森表示。

大膽的未來

道格拉斯· 亞當斯的小說《銀河系漫遊指南》中寫到了一種魚,體型很小,黃色,外形像水蛭,名叫巴別魚。如果你把一條巴別魚塞進耳朵,你就能立刻理解以任何形式的語言對你說的任何事情,就像同聲傳譯機一樣。

「我們想做貨幣領域的巴別魚。 」孫宇晨說。

誰又能想到,當監管層還在討論利率市場化、匯率市場化與資本項目可兌換要緩慢推進時,Ripple 這只「貨幣巴別魚」已經搖著尾鰭緩緩而來?

假如 Ripple人的夢想成真,對於中國而言相當於實現了貨幣可自由兌換。

任何人想要兌換外匯,不再需要通過銀行和外管局,只要隨便登入一家Ripple 網關即可自行操作完成。

「別說 QFII、小 QFII,假如未來一家公司用比特幣做 IPO,我們就可以直接給他打比特幣。 」張銀海表示。

當然,這些大膽的暢想都要基於和監管層有效的溝通。

「Ripple 也許短期內在中國會面臨監管問題,可能會設置兌換上限等。但長期來說,中國的監管也是逐步開放的,我們和人民幣國際化等大趨勢也是符合的。 」孫宇晨說。

拉森告訴財新記者,Ripple 協議在設計時考慮到了監管因素,目前正在和全球監管機構積極溝通,從而使 Ripple 符合各國監管門檻。

成為「貨幣巴別魚」的理想和現實之間還有未掃清的障礙。但從技術層面來講,Ripple 無疑是比 SWIFT 更先進的底層協議。不考慮監管因素,Ripple 至少從技術上能夠讓跨國跨貨幣匯款變得更加快捷、低廉。

「Ripple 將主要成為金錢流通管道上的基礎設施。我們不認為普通大眾需要懂 Ripple。 」拉森說,銀行和金融機構將在 Ripple 上充當網關角色,就像現在他們在 ACH 和 SEPA 系統中作為網關一樣。消費者可通過和現有的金融機構,以及未來的第三方應用來體驗Ripple。

「如果一定說 Ripple 將淘汰什麼,那我想將是 SWIFT、ACH、SEPA 等類似的銀行間轉賬協議。 」拉森說。

「不久的將來會有這樣一場革命。

也許是 Ripple,也許是另一家類似的公司,但總會有人打破現在的貨幣流通方式。 」孫宇晨說。

Ripple網絡是一個共享的公開數據庫。

數據庫中有記錄著賬號

和結餘總賬。任何人都

可閱讀這些總賬

全球第一家 P2P 信貸公司 Prosper 和互聯網銀行 E- Loan 的創始人克里斯 · 拉森。

Ripple協議在設計時考慮到了監管因素,

目前正在和全球監管機

構溝通,從而使 Ripple

符合各國監管門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4639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