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P2G助民間資本流入公共項目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33437

 

內蒙貸所屬的鈺欣公司的辦公室與多家國資單位在同一處。(南方周末記者 李在磊/圖)

(本文首發於2018年2月15日《南方周末)

三年前,“私人對公共項目對政府”(P2G)的新型融資模式,開始在包頭運營。政府、企業、百姓共同參與的這個融資平臺,能解決地方政府的財政緊張嗎?更為重要的是,P2G模式產生的風險如何釋放?

2018年2月5日,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青山區110國道與勝利路口北側,剛竣工沒多久的一處綠茵場煥然一新。

包頭市青山區政府興建的這個青少年足球訓練基地,包括球場、足球館和綜合辦公樓,占地面積約38畝,建設面積約2萬平方米,總投資9900萬元。在相對偏遠的大草原旁,它是難得一見的高規格青少年足球訓練基地。

財政吃緊的包頭市本來是無力投資這樣昂貴的公共體育設施的。

據新華社報道,經財政審計部門反複核算,內蒙古調減2017年收支預算預收入至1703.4億元,比2016年公布數據下降14.4%;作為自治區第一經濟大市,媒體曾報道,包頭2017年的財政數據經過此番“擠水分”,直接從2016年的271.2億元降至137.6億元,同比下降接近五成。

2018年1月3日,內蒙古自治區黨委表態,堅決叫停包頭地鐵項目。

其實早在三年前,另一種政府融資模式——“內蒙貸”就登場了。包頭的青少年足球訓練基地就是通過“內蒙貸”籌集了7000萬元資金,借款期6個月、年化收益率8%。

“內蒙貸是P2G模式(私人對公共項目對政府)。”內蒙古鈺欣金融信息咨詢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內蒙古鈺欣”)營銷助理王昊宇對南方周末記者說。內蒙古鈺欣是一家民營公司,王昊宇負責推銷公司旗下的產品“內蒙貸”。

在“內蒙貸”官方網站,陳列著太陽能發電、國土綠化、文體設施等等十余個公共民生項目,多達幾十款短期產品。截止到2016年8月,內蒙貸融資成交額突破4億元,完成2.25億元本金還款,支付利息832.08萬元。

這種P2G模式並不是內蒙古的首創。據不完全統計,已有十余家互聯網金融公司開始向P2G業務轉型,內蒙古、四川、貴州等地一些政府都采用了類似的融資通道。

民間資本對接政府項目

楊芳是包頭青山區一家事業單位的員工,工資不算很高,但也攢了一小筆積蓄。幾個月前,她拿出其中一部分,買了一份互聯網理財產品,總共不到3萬元,年化利率7%,半年後到期。

“利息差不出多少,但比余額寶強點吧。”楊芳買的這款產品就是“內蒙貸”,平時跟單位里的同事閑聊,有前輩向她推薦過幾次,開始她覺得自己本錢不多,放在余額寶慢慢生點利息就已知足,不值得那麽折騰。而且,她也陸陸續續看到網上有P2P跑路的新聞,擔心打了水漂,就沒太敢往里投。

老同事看出了楊芳的擔心所在,解釋說,“內蒙貸”有區政府背書,很安全,不會出問題。於是她就投了一個綠化項目。被綠化的那條街她走過,比較熟。

在“內蒙貸”網站上,根據施工階段,一個大項目會被拆分成很多小塊產品進行銷售。“內蒙貸”的微信公號、官網會實時公布新的項目介紹。青少年足球訓練基地是在2016年8月份推出的項目,代碼為“42期產品”,借款金額為100萬元,年化利率8%,期限6個月,每萬元預期收益大約為400元。

王昊宇強調,“內蒙貸”運用的P2G模式,是將民間資本與政府項目,通過他們公司嫁接起來。操作手法上,與P2P大同小異,沒有資金池,平臺幫助投資者與籌款企業對接,投資人在微信、網站上都可以買,仍屬於互聯網金融。

一位接近包頭金融辦的人士向南方周末記者透露,“內蒙貸”並非只針對公務員發行,而是面向全社會。

據當地媒體報道,“內蒙貸”出現於2014年,是包頭市青山區金融辦與上海新界華欣物聯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界華欣”),聯合推出的互聯網金融平臺。設立的初衷,就是為地方上的文化、教育、醫療、科技、體育、交通、綠化等民生工程,提供融資服務。

內蒙古鈺欣是新界華欣的子公司,其辦公地址位於包頭市青山區正翔國際B6號樓,門口掛了一排牌匾——青山區國有資產經營有限責任公司、青山城市基礎設施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青城投資”)等國資籌款企業,都在同一地點辦公。據媒體報道,該處辦公室是由青山區免費向內蒙古鈺欣提供的。

工商檔案材料顯示,青城投資的大股東為包頭市青山區財政局。

在內蒙貸官方網站列出的產品介紹中,只有內蒙古旭宸能源有限公司一家私營性質的企業,承建的項目為太陽能發電,除此之外,籌款公司皆為國資企業,項目也多為綠化、學校配套之類的非營利設施。單款產品融資額度多為100萬元,年化利率為8%左右。

緣於財政吃緊

“內蒙貸”的誕生,與包頭的財政狀況相關。

《2018年包頭市人民政府工作報告》(下簡稱《報告》)透露,包頭市2017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37.6億元,下降49.3%。

《報告》稱,調減數據是針對中央巡視“回頭看”和自治區黨委巡視指出的問題,“主動認領、堅決整改,及時停建壓縮了地鐵等55個政府性投資項目,壓減投資702億元”。

與此同時,包頭市下轄區縣(旗)的經濟數據也都“水落石出”。其中土右旗、九原區、東河區2017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下滑超過30%,青山區收入下滑超過50%。

早在2016年12月,自治區就下發了“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化解規劃的通知”,提出“嚴格控制政府債務規模”的要求,自治區在分配各盟市新增債券規模時,對於債務高風險地區,原則上不分配新增債券額度。

同時還規定,剝離融資平臺公司政府融資職能。融資平臺公司承擔的經營性項目要與政府脫鉤,按市場化方式運作,相應的債務界定為企業債務,政府不承擔償債責任。

幾年前,中國社會科學院數量經濟與技術研究所研究員蔡躍洲的一位博士生,開始跟人一起做P2G項目,引起了他的註意。他感覺P2G與時下流行的PPP以及P2P十分近似。

互聯網金融勃興,最初是想借助網絡平臺,把個人資金閑置匯集到一起加以利用。而從資金參與的角度看,PPP相當於把社會閑散資金積聚起來,用到公共項目上去。

“財政部、發改委推PPP的年份,在時間上基本上和互聯網金融出現的時間吻合,這是一個很巧合的事情。”蔡躍洲認為,P2G的出現,多少有些“無心插柳”,利用互聯網平臺,把社會閑散資金匯集起來,應用到政府公共項目中去。

但是如果沒有互聯網作為平臺,社會閑散資金幾乎沒有可能參與到大項目中去。“通過這種方式能夠最大限度地優化配置,盤活了。”他說。

由於地方政府投融資模式的轉變,以及地方財政緊張,此前一直被忽視的民間閑散資本逐漸進入視野。

“安全應該沒問題,就看你覺得利息合適不合適,值不值得投資。”王昊宇說,內蒙貸周期相對較短,每款產品期限為3個月—12個月。目前沒有出現違約現象。內蒙貸也沒有最低投資額度限制。“幾百塊錢也可以投,手里有點散錢就可以。”

正因為是小額資金的匯集,“內蒙貸”相較於其他融資途徑,更為靈活、便捷。“銀行貸款要走很長流程,我們發個標就可以了,急著用錢的就很需要。”王昊宇解釋,他經手的業務,金額從幾萬元到幾十萬元不等,就是這些一筆筆投資,聚沙成塔,匯集起上億元資金。

截至2016年8月8日,“內蒙貸”為包頭市青山區教學樓擴建項目、包頭市青少年科普藝體(青春廣場)發展中心二期工程建設等9個公共民生項目融資成交額突破4億元。完成2.25億元本金還款,支付利息832.08萬元。

內蒙貸為該處足球學校的場館修建提供了融資服務。(南方周末記者 李在磊/圖)

風險如何防控

2016年3月,包頭市青山區金融辦曾與內蒙古鈺欣總經理李瑞強一起,到四川一家互聯網金融公司考察學習——四川投促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它是國內P2G的早期探索者。

國內P2G平臺目前大多以國企保理項目、政府直接投資項目、政府承擔回購責任投資項目為主,而城市基礎設施建設項目、保障性住房建設項目則是目前P2G平臺開展的最新業務。P2G平臺在推出產品時,項目所在地、承建單位、籌款額度、利率、建設周期等等信息都有披露。

投促金融原CEO唐偉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每個項目在上線前,會把借款方、銀行的風控部門、律師、投資代表、擔保機構聚在一起,現場提問,就像信托、基金、股市一樣有披露標準。

除了“風控眾籌”和“項目路演”等信息披露模式外,P2G最顯著的特征之一,是號稱“最強兜底”信用背書。唐偉說,每一個項目都經過了政府內部正規程序的決策,如果出現問題就由各級財政來兜底。“正在做的項目是經過正規程序的決策,人大批準,有專款列入財政預算,作為還款資金的來源。”

“專項資金相對整個財政規模來講是非常小的,可能會有滯後的情況,但可以在一定的時間和額度範圍內進行調劑,確保不在平臺上逾期或出現不良狀況。”唐偉說。

聯投銀幫CEO鮮林宇認為,“人大決議”“會議紀要”“備忘錄”等形式的審批流程,實際上是一種政府信用的背書。聯投銀幫是創建於2015年的一家主打車貸質押的互聯網金融平臺。

“優勢很明顯,缺點也無法回避。”鮮林宇告訴南方周末記者,P2G平臺涉及的項目有財政兜底、保理回購,這都是其他理財方式無法比擬的優勢,但是資金額度大、產權不清晰、信用借款過多等問題,也是投資者必須重視的可能風險。

他舉例說,政府項目融資中的抵押物涉及面極廣、種類極多,如土地、管道、林權、醫療設備等。這些抵押物在變現處置時難度極高。他發出疑問,“如果到期不能還款,難道去拆了天然氣管道賣?”

針對違約風險,內蒙貸引入擔保機構,簽署的是四方合同,包含出借方、借款方、居間方、擔保方。簽署擔保協議的公司叫內蒙古青源融資性擔保有限責任公司,合同上註明,內蒙古青源對青山投資實地調查審核,研究同意為其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

對楊芳這樣的投資人來說,一系列的政府背書和擔保,讓她覺得資金安全。

然而,青山投資的股東為包頭市青山區財政局,內蒙古青源的股東也是包頭市青山區財政局,相當於包頭市青山區財政局自己為自己的借款擔保。

(楊芳為化名)

P2G 助民 資本 流入 公共 項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1144

P2G助民間資本流入公共項目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33437

 

內蒙貸所屬的鈺欣公司的辦公室與多家國資單位在同一處。(南方周末記者 李在磊/圖)

(本文首發於2018年2月15日《南方周末)

三年前,“私人對公共項目對政府”(P2G)的新型融資模式,開始在包頭運營。政府、企業、百姓共同參與的這個融資平臺,能解決地方政府的財政緊張嗎?更為重要的是,P2G模式產生的風險如何釋放?

2018年2月5日,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青山區110國道與勝利路口北側,剛竣工沒多久的一處綠茵場煥然一新。

包頭市青山區政府興建的這個青少年足球訓練基地,包括球場、足球館和綜合辦公樓,占地面積約38畝,建設面積約2萬平方米,總投資9900萬元。在相對偏遠的大草原旁,它是難得一見的高規格青少年足球訓練基地。

財政吃緊的包頭市本來是無力投資這樣昂貴的公共體育設施的。

據新華社報道,經財政審計部門反複核算,內蒙古調減2017年收支預算預收入至1703.4億元,比2016年公布數據下降14.4%;作為自治區第一經濟大市,媒體曾報道,包頭2017年的財政數據經過此番“擠水分”,直接從2016年的271.2億元降至137.6億元,同比下降接近五成。

2018年1月3日,內蒙古自治區黨委表態,堅決叫停包頭地鐵項目。

其實早在三年前,另一種政府融資模式——“內蒙貸”就登場了。包頭的青少年足球訓練基地就是通過“內蒙貸”籌集了7000萬元資金,借款期6個月、年化收益率8%。

“內蒙貸是P2G模式(私人對公共項目對政府)。”內蒙古鈺欣金融信息咨詢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內蒙古鈺欣”)營銷助理王昊宇對南方周末記者說。內蒙古鈺欣是一家民營公司,王昊宇負責推銷公司旗下的產品“內蒙貸”。

在“內蒙貸”官方網站,陳列著太陽能發電、國土綠化、文體設施等等十余個公共民生項目,多達幾十款短期產品。截止到2016年8月,內蒙貸融資成交額突破4億元,完成2.25億元本金還款,支付利息832.08萬元。

這種P2G模式並不是內蒙古的首創。據不完全統計,已有十余家互聯網金融公司開始向P2G業務轉型,內蒙古、四川、貴州等地一些政府都采用了類似的融資通道。

民間資本對接政府項目

楊芳是包頭青山區一家事業單位的員工,工資不算很高,但也攢了一小筆積蓄。幾個月前,她拿出其中一部分,買了一份互聯網理財產品,總共不到3萬元,年化利率7%,半年後到期。

“利息差不出多少,但比余額寶強點吧。”楊芳買的這款產品就是“內蒙貸”,平時跟單位里的同事閑聊,有前輩向她推薦過幾次,開始她覺得自己本錢不多,放在余額寶慢慢生點利息就已知足,不值得那麽折騰。而且,她也陸陸續續看到網上有P2P跑路的新聞,擔心打了水漂,就沒太敢往里投。

老同事看出了楊芳的擔心所在,解釋說,“內蒙貸”有區政府背書,很安全,不會出問題。於是她就投了一個綠化項目。被綠化的那條街她走過,比較熟。

在“內蒙貸”網站上,根據施工階段,一個大項目會被拆分成很多小塊產品進行銷售。“內蒙貸”的微信公號、官網會實時公布新的項目介紹。青少年足球訓練基地是在2016年8月份推出的項目,代碼為“42期產品”,借款金額為100萬元,年化利率8%,期限6個月,每萬元預期收益大約為400元。

王昊宇強調,“內蒙貸”運用的P2G模式,是將民間資本與政府項目,通過他們公司嫁接起來。操作手法上,與P2P大同小異,沒有資金池,平臺幫助投資者與籌款企業對接,投資人在微信、網站上都可以買,仍屬於互聯網金融。

一位接近包頭金融辦的人士向南方周末記者透露,“內蒙貸”並非只針對公務員發行,而是面向全社會。

據當地媒體報道,“內蒙貸”出現於2014年,是包頭市青山區金融辦與上海新界華欣物聯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界華欣”),聯合推出的互聯網金融平臺。設立的初衷,就是為地方上的文化、教育、醫療、科技、體育、交通、綠化等民生工程,提供融資服務。

內蒙古鈺欣是新界華欣的子公司,其辦公地址位於包頭市青山區正翔國際B6號樓,門口掛了一排牌匾——青山區國有資產經營有限責任公司、青山城市基礎設施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青城投資”)等國資籌款企業,都在同一地點辦公。據媒體報道,該處辦公室是由青山區免費向內蒙古鈺欣提供的。

工商檔案材料顯示,青城投資的大股東為包頭市青山區財政局。

在內蒙貸官方網站列出的產品介紹中,只有內蒙古旭宸能源有限公司一家私營性質的企業,承建的項目為太陽能發電,除此之外,籌款公司皆為國資企業,項目也多為綠化、學校配套之類的非營利設施。單款產品融資額度多為100萬元,年化利率為8%左右。

緣於財政吃緊

“內蒙貸”的誕生,與包頭的財政狀況相關。

《2018年包頭市人民政府工作報告》(下簡稱《報告》)透露,包頭市2017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37.6億元,下降49.3%。

《報告》稱,調減數據是針對中央巡視“回頭看”和自治區黨委巡視指出的問題,“主動認領、堅決整改,及時停建壓縮了地鐵等55個政府性投資項目,壓減投資702億元”。

與此同時,包頭市下轄區縣(旗)的經濟數據也都“水落石出”。其中土右旗、九原區、東河區2017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下滑超過30%,青山區收入下滑超過50%。

早在2016年12月,自治區就下發了“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化解規劃的通知”,提出“嚴格控制政府債務規模”的要求,自治區在分配各盟市新增債券規模時,對於債務高風險地區,原則上不分配新增債券額度。

同時還規定,剝離融資平臺公司政府融資職能。融資平臺公司承擔的經營性項目要與政府脫鉤,按市場化方式運作,相應的債務界定為企業債務,政府不承擔償債責任。

幾年前,中國社會科學院數量經濟與技術研究所研究員蔡躍洲的一位博士生,開始跟人一起做P2G項目,引起了他的註意。他感覺P2G與時下流行的PPP以及P2P十分近似。

互聯網金融勃興,最初是想借助網絡平臺,把個人資金閑置匯集到一起加以利用。而從資金參與的角度看,PPP相當於把社會閑散資金積聚起來,用到公共項目上去。

“財政部、發改委推PPP的年份,在時間上基本上和互聯網金融出現的時間吻合,這是一個很巧合的事情。”蔡躍洲認為,P2G的出現,多少有些“無心插柳”,利用互聯網平臺,把社會閑散資金匯集起來,應用到政府公共項目中去。

但是如果沒有互聯網作為平臺,社會閑散資金幾乎沒有可能參與到大項目中去。“通過這種方式能夠最大限度地優化配置,盤活了。”他說。

由於地方政府投融資模式的轉變,以及地方財政緊張,此前一直被忽視的民間閑散資本逐漸進入視野。

“安全應該沒問題,就看你覺得利息合適不合適,值不值得投資。”王昊宇說,內蒙貸周期相對較短,每款產品期限為3個月—12個月。目前沒有出現違約現象。內蒙貸也沒有最低投資額度限制。“幾百塊錢也可以投,手里有點散錢就可以。”

正因為是小額資金的匯集,“內蒙貸”相較於其他融資途徑,更為靈活、便捷。“銀行貸款要走很長流程,我們發個標就可以了,急著用錢的就很需要。”王昊宇解釋,他經手的業務,金額從幾萬元到幾十萬元不等,就是這些一筆筆投資,聚沙成塔,匯集起上億元資金。

截至2016年8月8日,“內蒙貸”為包頭市青山區教學樓擴建項目、包頭市青少年科普藝體(青春廣場)發展中心二期工程建設等9個公共民生項目融資成交額突破4億元。完成2.25億元本金還款,支付利息832.08萬元。

內蒙貸為該處足球學校的場館修建提供了融資服務。(南方周末記者 李在磊/圖)

風險如何防控

2016年3月,包頭市青山區金融辦曾與內蒙古鈺欣總經理李瑞強一起,到四川一家互聯網金融公司考察學習——四川投促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它是國內P2G的早期探索者。

國內P2G平臺目前大多以國企保理項目、政府直接投資項目、政府承擔回購責任投資項目為主,而城市基礎設施建設項目、保障性住房建設項目則是目前P2G平臺開展的最新業務。P2G平臺在推出產品時,項目所在地、承建單位、籌款額度、利率、建設周期等等信息都有披露。

投促金融原CEO唐偉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每個項目在上線前,會把借款方、銀行的風控部門、律師、投資代表、擔保機構聚在一起,現場提問,就像信托、基金、股市一樣有披露標準。

除了“風控眾籌”和“項目路演”等信息披露模式外,P2G最顯著的特征之一,是號稱“最強兜底”信用背書。唐偉說,每一個項目都經過了政府內部正規程序的決策,如果出現問題就由各級財政來兜底。“正在做的項目是經過正規程序的決策,人大批準,有專款列入財政預算,作為還款資金的來源。”

“專項資金相對整個財政規模來講是非常小的,可能會有滯後的情況,但可以在一定的時間和額度範圍內進行調劑,確保不在平臺上逾期或出現不良狀況。”唐偉說。

聯投銀幫CEO鮮林宇認為,“人大決議”“會議紀要”“備忘錄”等形式的審批流程,實際上是一種政府信用的背書。聯投銀幫是創建於2015年的一家主打車貸質押的互聯網金融平臺。

“優勢很明顯,缺點也無法回避。”鮮林宇告訴南方周末記者,P2G平臺涉及的項目有財政兜底、保理回購,這都是其他理財方式無法比擬的優勢,但是資金額度大、產權不清晰、信用借款過多等問題,也是投資者必須重視的可能風險。

他舉例說,政府項目融資中的抵押物涉及面極廣、種類極多,如土地、管道、林權、醫療設備等。這些抵押物在變現處置時難度極高。他發出疑問,“如果到期不能還款,難道去拆了天然氣管道賣?”

針對違約風險,內蒙貸引入擔保機構,簽署的是四方合同,包含出借方、借款方、居間方、擔保方。簽署擔保協議的公司叫內蒙古青源融資性擔保有限責任公司,合同上註明,內蒙古青源對青山投資實地調查審核,研究同意為其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

對楊芳這樣的投資人來說,一系列的政府背書和擔保,讓她覺得資金安全。

然而,青山投資的股東為包頭市青山區財政局,內蒙古青源的股東也是包頭市青山區財政局,相當於包頭市青山區財政局自己為自己的借款擔保。

(楊芳為化名)

P2G 助民 資本 流入 公共 項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136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