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Jolla復活MeeGo

http://www.cbnweek.com/yuedu/ydpage/?raid=1969
 「我能經得住多大詆毀,就能擔得起多少讚美」,這是2011年6月,諾基亞在中國為基於MeeGo系統的智能手機N9所發佈的廣告語,說這句話的 是中國女影星范冰冰。而短短幾個月之後,MeeGo的系統也就面對了這樣殘酷的境遇對比。雖然市場對N9的用戶體驗、工業設計以及軟硬件的結合有了不錯的 評價,可這並未讓諾基亞CEO斯蒂芬·埃洛普改變放棄MeeGo系統、依靠微軟Windows Phone的戰略。MeeGo系統原是由諾基亞與英特爾合作開發,雙方於2010年2月宣佈`將其開源。在諾基亞放棄MeeGo之後,2011年9月,英 特爾也選擇放棄MeeGo。


  N9成為了MeeGo手機在諾基亞的絕唱,當人們以為一切結束的時候,Jolla出現了。面對這一讓人失望的情況,MeeGo項目組的成員陸續離開了諾基亞,他們選擇創業,建立起自己的公司Jolla,在諾基亞體外復活MeeGo系統,推出自己的品牌手機。


  Jolla這家公司成立於2011年10月,在芬蘭語裡它的意思是「快艇」。Jolla 的CEO Jussi Hurmola稱,「從去年2月之後,我們目睹了發生的一切,諾基亞開始了新的戰略。我們看看周圍這一切,聰明的隊友和技術,已經準備好的生態系統和產 品,我們有繼續這一事業的各種要素,這裡面也存在著商業機會。」


  創業對他們來說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一方面是因為他們對於這款操作系統的信心,更多的則是不想就這樣草草結束一個研發團隊的歷史。


  Jussi Hurmola曾於1997年加入諾基亞,參與過多個重要項目,涉及塞班系統、S60系統、諾基亞N系列手機以及MeeGo系統的開發,他自身也有過三年的創業經歷。


  Jolla的團隊目前有50餘人,近半數人員來自諾基亞,比如它的首席運營官馬克·迪龍(Marc Dillon)就曾是諾基亞MeeGo項目的首席工程師。諾基亞的前員工還擔任了首席技術官、銷售與商務高級副總裁和首席工程師。而另外一半則來自 MeeGo開發者社區。他們的共同點是:幾乎所有人都擁有MeeGo的開發經驗。


  MeeGo系統當初被諾基亞寄予了厚望,在蘋果和Android系統智能手機幾乎壟斷市場的情況下,諾基亞曾希望MeeGo系統能有所作為。然而諾基 亞這一期望最終成為了泡影。如今在市場上的手機操作系統,蘋果的iOS系統封閉,Android系統手機硬件同質化和系統版本分裂問題凸顯。手機銷售商和 運營商都希望在智能手機市場上能有更多的選擇,比如像Windows Phone這樣的後來者。Jolla認為這其中存在著一塊相對小眾的市場。


  雖然諾基亞不會再持續投入後續的系統升級,但N9的市場反饋給了Jolla一定的信心。產品本身的表現也得到了證明。而MeeGo的開源也給了 Jolla在諾基亞體外重新復活它的條件。Jolla將重新打造自己的手機產品。Jussi Hurmola表示,Jolla將會重新開發自己的UI,而不是沿用諾基亞N9上的Swipe UI,Jolla也並沒有獲得諾基亞的任何知識產權授權。


  沒有了大公司內部豐富的資源支持,一切都要從頭開始。Jolla面臨的問題除了繼續吸納各類人才組建團隊以外,還需要找到整條手機產業鏈上的合作夥伴以及這復活事業所需要的資金。

 Jussi Hurmola認為Jolla接下來需要做的事可以劃分為四部分:設計出手機產品、進行市場推廣、大批量生產、生態系統建設。而對於資金的需求,即使是第 一階段,設計出手機終端產品和量產就需要1000萬歐元。Jolla已向芬蘭政府和境內外的私募投資者尋求資金支持。有趣的是,諾基亞公司自身有一個「橋 樑」計劃,這是一個創業孵化基金,會提供給那些從諾基亞離職去創業的人一筆小額種子資金。Jolla就獲得了諾基亞的小額投資,不過這筆種子投資並不能滿 足其龐大的資金需求。Jolla一邊尋找合作夥伴一邊尋找投資,推進自己的計劃。


  銷售渠道、代工工廠、數量巨大的消費者,這都是Jolla所缺少的,而這些中國都有。Jussi Hurmola對《第一財經週刊》表示:「Jolla希望在中國尋找各種合作夥伴,我們將中國看作是下一個可能引發重大變化的市場,除了零售和渠道商之 外,我們也希望尋找多家公司合作,從應用開發商、ODM廠商到運營商、網絡服務提供商等。」為此,Jolla每個月都會有員工來到中國。


  隨後,Jolla在中國找到了迪信通。一開始Jolla希望迪信通能向其投資,但經過談判之後,雙方達成了合作意向,Jolla與迪信通簽訂了零售與 渠道合作協議。迪信通總裁辦公室項目經理雷濤對《第一財經週刊》說:「從迪信通自己的N9銷售數據、市場反饋以及Jolla的MeeGo系統原型機來看, 迪信通對Jolla有信心。」迪信通對MeeGo系統產品的判斷是它不至於沒有競爭力,至少能抗衡Windows Phone系統產品。


  尋找到中國本土合作夥伴對Jolla有很大幫助。以迪信通為例,現實地看,Jolla尚未推出產品,運營商目前對其並不會認可。而爭取到迪信通這樣的 零售渠道商合作,能夠更加貼近一線市場,與最終消費者直接接觸上。迪信通能將一線的銷售數據、消費者的消費趨勢和習慣反饋給他們。「最先要得到消費者的認 可。」雷濤說。此外,除了瞭解中國市場和消費者,迪信通還將實際地幫助這些芬蘭創業者們牽線搭橋,Jolla正是通過迪信通才與聯發科搭上了線。


  當然Jolla在中國市場要面對的不僅僅是跨國公司,對於小米和魅族這樣的中國本土公司的競爭,Jussi Hurmola表示:「小米和魅族在中國市場以及全球市場成為了新的玩家,創建了受歡迎的新品牌。Jolla也把它們的成功視作是一個我們在中國市場尋求 機會的積極的信號。但它們都選用了Android系統,很多廠商都在基於Android系統開發自己的UI,那是一個追隨者的遊戲,小米也是基於價格優 勢。而Jolla不想複製它們。」


  軟硬件設計和批量生產都需要資金,而在錢之外,還有一個長遠的挑戰。智能手機時代的玩法已經改變,除了強調硬件設計、軟件系統的用戶體驗之外,更有挑 戰性的是需要建立一個生態系統。讓開發者參與進來,為系統平台開發第三方應用,從而吸引消費者。因此,怎樣打開缺口,建立屬於自己的生態,也是Jolla 需要面對的問題。


  Jolla的策略是在產品面對大眾消費者的同時也會提供一個「開發者模式」,讓那些極客開發者們對手機系統有更多的權限。此外,MeeGo系統和 Android系統都是基於Linux系統開發,「就像一棵樹上的果子」,對開發者來說,Android應用遷移到MeeGo相對比較容易。而Jolla 也在考慮把模擬器軟件裝進手機,這樣將能直接安裝Android應用。


  Jolla預計在2012年年內推出新的產品,而此前這個原本低調的公司被曝光出來。在「隱藏」半年多之後,從7月開始這家公司的高層管理者開始頻繁接受媒體訪問,宣佈他們的計劃以及對於MeeGo未來的美好期待。這與諾基亞的動作和產品有一定關係。


  Jussi Hurmola稱,諾基亞在時隔半年後於本月初為N9推出了PR1.3版本的系統更新,業界廣泛預測這將是MeeGo故事的結局,而他就是想要在這個時機告訴大家:MeeGo不會死。也許今年內我們就能看到這家公司的產品。


  MeeGo正在復活。於是,Jolla就該浮出水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