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Joe Lonsdale:企業為何自願為數據付費?

來源: http://www.iheima.com/news/2015/0913/151927.shtml

兩年前,馬雲在卸任阿里巴巴集團CEO時,曾發出這樣一句感慨:“大家還沒搞清PC時代的時候,移動互聯網來了;還沒搞清移動互聯網的時候,大數據時代來了。”

盡管有些措手不及,但是從馬雲、李彥宏這些互聯網大佬,到張瑞敏、張近東等商界精英,再到微軟、亞馬遜這些海外巨頭,都已經臣服於同一個事實:大數據對當前商業邏輯的影響將是顛覆性的。

那麽,數據將在企業服務中怎樣發揮作用,對於創業公司,需要如何用好數據?

9月8日,矽谷大數據應用的先驅人物Joe Lonsdale(下一代數據公司Palantir的創始人,Palantir被稱為史上第一個“反恐”公司,客戶包括美國最核心的情報部門)來到北京·黑馬全球路演中心,與黑馬營五期學員馬傑(國內首家雲安全服務公司安全寶的創始人)、徐磊(微車創始人)以及黑馬學院副院長羅小渠進行了深入的交流,以下為內容摘要:

創業企業應如何用好數據?

徐磊:在數據企業服務的這條道路上,許多數據分析方法需要重新搭建,商業模式上也會有一些變化,這種變量究竟在哪兒?創業者應該抓住什麽樣的機會?

Joe Lonsdale:我主要是關註兩點:

第一點:合作

其實很多的行業人們是願意分享數據的,但是現在還沒有分享,有兩個例子,我可以介紹一下:

一是有些時候人們會出於安全的目的而分享數據,一家公司受到攻擊,另一家公司可能會幫忙,反過來也是一樣。

二是讓你的市場營銷費用減少。比如說有一個項目可以和一個大的美國消費品包裝公司進行合作,這樣的話大家可以更加精準地去對準這個客戶,減少成本,或者說一起針對你的消費群體分享數據,這樣的話兩家公司可以互相學習,可以更加精準。

第二點:用自己的數據來改善企業的運營

在財務領域、金融領域有通過賣產品賺了很多的錢,這個是可以用到數據的。如摩根士丹利管理2萬億資金,有那麽多的基金管理人,向每個客戶推出什麽樣的產品,這個客戶是怎樣的,這個是你需要通過數據來進行分析的,這是需要技術的幫助,來更好地、精準地向客戶推出產品。所以是這兩個趨勢。

羅小渠:人類社會對數據的應用已經經歷了三個維度:靜態維度、時間維度、關系維度,其中第三個維度是最近十年、二十年才發展起來的,那麽,將來如果有第四個緯度,會是什麽?

Joe Lonsdale:您說的三個維度非常準確,下一個維度也許是自動學習,或者是趨勢預測。

但是我想強調的是第三個維度的應用,我們看一下各大行業的運轉方式,其實他們現在還沒有達到您剛才說的這個維度。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對於Paypal和Palantir來講都是非常重要的經驗,我們也做了很多的工作。

我們看一下很多的大行業,他們現在還沒有使用數據的關系。對於創業者們來講,幸運的是現在的世界還是挺愚蠢的,沒有你們聰明,所以你們應該意識到使用數據的關系來解決問題,目前大多數人還沒有用,所以我們要思考如何來建立一個公司,能夠做到這一點。

如何讓用戶付費?

Joe Lonsdale:今天的中國和五年前我見到的完全不一樣了,我看的創業的人更多了,在你們看來,未來5年的企業數據服務市場的趨勢是什麽?

徐磊:我覺得企業數據服務這塊兒,在中國的確比較難。我們現在面臨幾個艱難選擇。比如你究竟服務大企業還是服務中小企業。理論上真正願意付費的,不管硬件、軟件、服務這幾項,其實只有大企業願意付費。所以說大企業又應該怎麽做?或者要不要選擇大企業,是大家比較糾結的一個事兒。這兩年中小企業領域,應該有很多企業反而是紮進去開始做中小企業的服務這塊兒,比較容易賺錢的模式是培訓。

馬傑:中國的許多互聯網應用差不多是跳過了付費這個階段。在整個付費的過程中間,大家幾乎是剛剛建立了一個付費的習慣之後,迅速發現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叫做免費的東西。所以在個人市場上,中國的用戶被過份地寵壞了,因為他們每天可以享受到最好的服務。

但是我覺得在企業市場還是有一些不一樣,仍舊存在有付費能力的大客戶。十年前他們在付費,在十年後他們還是在付費。他們在從原來的付費買硬件,到現在付費買軟件,到現在逐漸接受付費去買服務。數量巨大的中國中小企業,事實上付費能力是不夠強的,他們仍舊掙紮在生存的第一線,所以一定要是為他們創造價值的產品,才有可能讓他們來支付。大家其實意識到付費是必須的。但是什麽時候他們舍得把錢掏出來,這還需要一個過程。

徐磊:另外一種類型值得關註,就是類似於Uber或者滴滴這樣的模式。你說他們不是做企業服務嗎?他們其實做的就是企業服務,只不過他們自己做成了那個企業。

如果滴滴當年選擇為出租車公司開發軟件,和今天他為C端用戶開發軟件,其實結果有可能是一樣的。但是這兩條道路的選擇上的不一樣,決定了滴滴今天可以市值幾百億美元,如果他們當年選擇中國100家出租車公司,他為每一家出租車公司定制一個軟件,讓他們加車服務更好、效率更高、司機賺得更多,他們今天是滴滴嗎?不會,他走了另一條路。

Uber其實也是走了另一條路,但是你說他們不是做企業服務嗎?他們做的就是企業服務,他們把自己做成了企業,他們讓那些企業變成了一些服務的提供者、後勤的保障者,而不是單純作為外包商的做法。

Joe Lonsdale:美國過去幾年有一個大的趨勢,人們會覺得某個行業現在運轉得不太好,但是如果只是賣給他們軟件不行,還不如我們自己去建立一個新的公司,所以創立了自己的公司,是不是中國在技術領域也是類似的趨勢。

徐磊:我覺得這個從創業者的思路上來講,一定是這樣的一個大趨勢,單純賣設備行不通。全球來講也是這樣的,當年你看英特爾就是賣芯片,他還賣了品牌,到微軟開始賣軟件也賣一些服務。到蘋果、谷歌的時候,他們其實就已經站到了C端用戶的第一線了,他們提供給用戶的是一套完整的解決方案,為整個行業建立了一個生態圈。

在中國現在的大趨勢都是在這樣,互聯網化導致了小企業、新的創業公司有機會直接面向C端用戶,其實建立一個新的生態圈,把過去的基礎設施變成他的後勤保障。

這種機會我覺得是這幾年,在國內可能用的詞兒比較多的就是所謂的“O2O”。各種各樣的O2O模式,其實就是我自己變成了一個C端的服務集成商,我把這些服務放在我的平臺上,我讓更多的社會資源能夠為我這個平臺來服務,這個模式我相信是未來10億美元估值的公司,必須要走的一條道路。

單純賣硬件、賣軟件甚至賣服務,至少在中國這條路做成大公司的機會,其實相對是小的。中國畢竟有這樣的一個生態圈,大家確實不愛為無形的東西付費,但是一旦當你手上有了用戶,用戶是從你這兒來獲取服務的時候,這些原本的服務提供商們,就願意跟你合作。

羅小渠:中小企業在企業服務方面,付費的習慣不太一樣,這一點Joe Lonsdale先生有什麽看法?

Joe Lonsdale:即便是在美國,現在很多的企業,其實也提供免費的服務,是為了能夠進入市場。關鍵就是說最終中國的中小企業,他們到底願意為什麽付費。比如在美國,可能有一些企業會給一些軟件是免費的,或者說有一些保險公司給的保險是免費的,在其他的行業也有一些新的模式湧現,如物權保險。

找到技術改變行業的路徑

徐磊:跟做那些C端產品的企業相比,做企業服務的公司如何才能夠把自己的價值做出來?

Joe Lonsdale:應該考慮你到底在經濟當中是解決什麽樣的問題,你整體的影響是怎麽樣的,規模應該不成問題,現在在很多地方有一些500億到1000億市值的企業,其實還是能做到很大的規模的。如果你要做個萬億美元的公司,可能會很困難。

羅小渠:在你們看來,數據服務適合哪些典型的應用場景,尤其是可以真正商業化的應用場景?

Joe Lonsdale:這個很難回答,如果你想建立一個數據服務公司,如果你看到某一個垂直領域現在運行的流程是不好的,你就會去想一下,他現在用的是什麽樣的流程、什麽樣的方法,他們如果應用數據會不會更好。所以你要問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他們現在做的哪些方面可以有所改善,這個如果你做到了,你就可以看一下我怎麽樣來為它創立一個能夠幫助他們的數據服務。

所以總是要先第一個問題,就是本來這個行業應該是怎樣運轉的,你必須要有自己的見解,然後你才能獲得自己的解決方案。其實不是說想一想它該怎麽樣做好,而是比較難的是,這個路徑到底是怎樣的,你該推出什麽樣的產品來幫助他改善。

馬傑:我覺得數據一定有它的價值,所以你可能要去對用戶做一些追蹤,對他們所產生的歷史數據,從現在開始你就應該把它們存儲下來,可能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它的價值在什麽地方,但是在未來的某個時間,我們一定能找到它的價值,不急著考慮大數據怎麽用。

徐磊:對於一般的創業者而言,規模是初期要考慮的唯一的問題,不要考慮商業模式,這時商業模式對你來說一點都不重要。要想把速度提起來,你必須要找到一個用戶有剛需的事兒。其實在各個行業里面,都面臨這樣的問題,最頂尖的一兩家企業一定是抓住剛需的,然後在下面可能有幾萬家企業都在這個領域里做,最怕的是把自己做成了金字塔底下的那家公司。

版權聲明:本文來自由創業家集團、Formation 8聯合主辦、黑馬學院承辦的《智能企業:企業服務的新趨勢》活動分享,由Joe Lonsdale 徐磊 馬傑 羅小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0241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