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LendIt中國峰會“醉翁之意不在酒” 意在路演尋資金

7月17、18兩日,對於互聯網金融領域來說可以用“熱鬧”一詞形容。幾乎中國所有的互聯網金融平臺聚集在被稱為全球首個聚焦P2P的峰會——金融科技峰會朗迪(LendIt)中國峰會上。

該峰會首次進入中國,“沸騰”了整個互聯網金融行業,這從為期兩天極為緊湊的主題發言及多個平行論壇、研討會、路演、媒體發布會、閉門討論會中可見一斑。

第一財經記者參加了兩日的峰會,在參與各個分論壇和主論壇之余,註意到一個現象,美國多家互聯網金融企業不僅是到中國了解目前金融科技行業的發展情況,更多是尋求合作,而這些合作更多集中在資金端。在部分中國P2P網貸行業人士眼里,此次的朗迪峰會一定程度上成為美國網貸平臺尋求資金的路演之行。

美國網貸平臺頻簽資金端合作

“從全球來看,目前機遇期的表現之一在債權投資方面。很多美國的P2P網貸平臺在全球範圍內獲取資金,其中很重要的來源就是亞洲,其中包括中國的資金。”宜信CEO唐寧在朗迪峰會期間對記者表示,面對這樣的形勢,宜信財富設立了一只“信貸基金”,選擇美國網貸平臺中2~3年的中長期債權資產進行投資。

唐寧表示,該基金已經同Prosper和Avant開展了5000萬美元的第一期合作,經過信貸基金評估後將相應的債權資產對應到財富管理客戶。目前美國的網貸平臺能夠接受的資金成本已與國內相當,介於8%-12%之間。

此次,與美國網貸平臺簽訂資金協議的中方互聯網機構還有許多。諾遠控股創始人、諾遠控股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韓學淵對本報記者表示,在朗迪峰會期間他已經同Lendingclub、Prosper、Orchard等美國大型機構進行了單獨約談。“我們同Prosper的合作集中在兩個層面。第一,股權投資,希望成為Prosper的股東。第二,資金層面。”韓學淵表示,目前美國網貸行業機構受行業發展以及監管機構監管措施的影響導致流動性緊缺,因此多家平臺希望諾遠控股建立一個債權基金。

像諾遠控股一樣同Prosper商討建立債權基金的互聯網金融企業並非一家,本報記者在朗迪峰會期間了解到,Prosper已經同國內多家排名靠前的P2P網貸平臺協商了相關“債權-資金”合作,形式相似均成立債權基金,其中部分債權基金還系多家國內P2P網貸平臺共同出資合作成立。

這是朗迪峰會的第四個年頭。2013年朗迪創立於紐約,2014年5月於美國舊金山舉辦了第二屆峰會,2015年4月於美國紐約舉辦了第三屆,2016年首次進入中國上海。

然而,為何前三年均在美國舉辦,第四年卻選擇來到中國?中國目前在該領域擁有巨大的交易量和多個巨頭,世界市值排名前五的互聯網金融公司中國占有四個席位,分別是位列第一的螞蟻金服,位列第三到第五的陸金所、眾安保險和京東金融。不過,位列市值排名前五的互聯網金融巨頭出席此次朗迪峰會,並參與主題演講或圓桌討論的大佬卻並不多見。

流動性緊缺的“遊說行”?

7月17日為期9個小時的論壇期間,共有1200多位中國金融科技行業高管參會,超過150位全球嘉賓參與到50多場演講和圓桌中,其中超過50%的參會嘉賓來自國際,共開展超過100場私人會議和采訪。第二日的峰會也有130位嘉賓和超過40場圓桌和演講。

然而與這組數字相對應的是,朗迪峰會的第二天早上,相比第一天在開會之前就已站滿會場、一座難求的場面,18日早上論壇熱度已經降溫。

多位參與峰會並聽了多場主題演講的業內人士指出,在經過互聯網金融1.0時代,跑路潮和監管風暴相繼到來後,中國缺乏的是真正具有競爭力的金融科技技術,然而從目前來看,模仿抄襲成為主要形態,中國已經過了“講故事的年代”。

在眾多模式相似、領域相似、面對的客戶群體相似、發展路徑相似的平臺中均面臨著同一個問題,即在中國利率不斷下行、全球負利率蔓延的形勢下,愈發嚴重的資產荒,大量的資金無處可循,資產供給不足導致資金需求過剩。

與中國更多的問題出現在資產端不同,美國的網貸平臺在資金端出現了“巨震”。以Lendingclub為代表,美國的借貸市場需求十分旺盛,在創業之初占平臺主要體量的個人資金已經無法滿足借貸端的需求,為了彌補這一漏洞,更多的平臺變將目光轉向機構投資者,並逐步擴大機構投資者的資金比例。從而在美國部分P2P平臺的資金來源中出現了大量的資金中介機構,但是這樣的資金結構承壓能力較弱。

近兩年,美國宏觀經濟表現並不理想,與之相對儲蓄率卻創3年以來新高。這樣的宏觀環境帶來兩個問題,第一,P2P網貸行業不良率不斷走高;第二,資本市場表現不佳,導致此前大量購買P2P資產的對沖基金不斷拋售,資金流走向枯竭。

Lendingclub此前宣布,未來平臺將進一步降低機構投資者的比例,進一步擴大個人投資者範圍。

中美之間在網貸平臺上彼此的差異表現,讓美國將資金來源獲取目標瞄準了中國,在部分中國P2P網貸行業人士眼里,此次的朗迪峰會一定程度上成為美國網貸平臺尋求資金的路演之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5855

直擊Lendit峰會:中國“逆襲”引領全球金融科技市場

美國當地時間3月6日,2017美國Lendit峰會在紐約拉開帷幕。作為全球最大的網絡借貸和金融科技行業峰會,每一年的Lendit峰會都會聚集起行業的領軍企業,聚焦當年最熱的行業話題。

今年也不例外,來自40個國家的800多家企業參加了峰會,150多個分享環節涉及在線借貸創新、金融科技投資及應用、銀行科技、地產金融等金融科技行業的主流議題,以及數字化財富管理、區塊鏈應用、保險科技等新興的熱門話題。

從今年峰會上傳遞的信息來看,在金融科技領域,中國通過對互聯網技術的積極應用完成了一次成功的逆襲,中美兩地的差距日漸縮小。當然,兩邊所面臨的未來趨勢和現實問題也越來越趨同。

監管話題升溫

此次峰會上,來自監管部門的嘉賓,以及關於監管的話題明顯增多。而與大家印象中不同的是,美國機構以及監管部門對於自己在金融科技領域的監管方式和體系並不滿意。

美國貨幣監理署(Office of the Comptroller of the Currency,OCC)署長托馬斯·庫里認為,美國立法機關的觀念太過落後,並沒有及時了解創新的需求,也沒有了解創新的意義。

在他看來,不像其他國家,美國並沒有建立合理的機制,缺乏金融科技相關的立法,缺乏完善的金融創新環境。在這方面,美國應該向英國等其他國家學習,它們已經建立了諸如沙箱監管(Regulatory Sandbox)、創新中心(Innovation Hub)等促進金融科技發展的政策。

金融科技崛起

盡管包括網絡借貸、金融科技的概念在美國發展多年,但它也是近幾年才漸漸走入主流媒體和廣大用戶的視線。而隨著金融科技企業技術和服務的不斷優化,它們開始越來越多地為人們所接受。

用“大數據”重構信用體系、為小微網商企業提供“貸款”的美國網絡借貸公司Kabbage一度與其他網絡借貸公司一起被歸類為“另類借貸”,遊離於主流金融體系之外,屬於小眾群體。

Kabbage CEO、聯合創始人Rob Frohwein在峰會演講中提到,Uber讓你感受不到是在坐出租車,你只是在乘坐一個交通工具出行。所謂的“另類借貸”也改變了借貸,甚至金融服務方式,它已不再另類而是主流。

“數據和技術是驅動金融科技公司發展的唯一方式。”Rob Frohwein認為,那些靠提高運營成本、擴充資本金來增加收入的企業並不是真正的金融科技公司。 用好了數據和技術,可以保持利潤和業務的同步增長。

開放共贏成主流

越來越多的金融科技公司開始開放自己的技術資源,以期鏈接更多的合作夥伴,建立更好的行業生態。

除了已經開始技術輸出戰略的螞蟻金服、京東金融等公司外,中國首家上市P2P公司宜人貸也在此次峰會上發布了宜人貸科技實力共享平臺(Yirendai Enabling Platform,YEP共享平臺)。

據其CEO方以涵介紹,該平臺將共享包括數據、反欺詐和客戶獲取的能力。在數據、定制化產品、場景金融、精準營銷、金融機構、客戶資源以及企業金融服務能力等多個方面進行合作。

新技術的應用

前兩年,區塊鏈、保險科技、人工智能等金融科技新技術還作為前沿話題被探討。但在今年的Lendit峰會上,這幾個話題不僅專門設了分論壇,不少企業還分享了自己在相關領域的技術研發和應用成果。

以區塊鏈為例,點融網就在峰會上宣布,它和富士康旗下金融平臺富金通將推出一個名為“Chained Finance”的區塊鏈金融平臺。目前,這一平臺已在電子制造業的供應鏈上成功試運行,並通過區塊鏈技術在線上成功發放多筆借款。

此外,花旗在一份最新的金融科技報告中表示,在亞洲以外的地區,2016年是保險科技發展最快的一年,VC投資份額達到了41%,相比之下,信貸行業則只有 28%的份額。

搶占牌照資源

與中國情況極為相似的是,美國的網絡借貸平臺、金融科技公司也在積極獲取相關的牌照資源,尤其是與之業務相關聯的金融牌照。

比如,2005年上線的平臺Zopa,在上個月宣布,他們將推出一家數字銀行。雖然,申請必須經過漫長的監管批準程序。另外,SoFi也曾表示正在在積極申請銀行牌照,他們在接受一次采訪時提及,“2017年,你將能擁有一個SoFi銀行賬戶。”

Lendit聯合創始人、主席Peter Renton認為,這些信息都顯示,在美國,傳統銀行和金融科技平臺之間的界線會越來越模糊。這樣的改變已經開始發生,許多平臺最終將成為銀行,這將會是一個自然進化的過程。

機構資金介入

在前幾年,包括P2P在內的國內互聯網金融企業資金來源主要為個人,而美國則有大量機構資金的參與,而基於P2P資產的證券化產品也早在幾年前就已經出現。

盡管前幾年阿里小貸也曾試水過ABS(資產證券化)產品,但機構資金一直未能大量介入該領域。但在2016年,互聯網金融公司掀起ABS發行大潮。 截至目前,至少已有10家互聯網金融公司發行了88期ABS產品,總規模共計1244.48億元。

幫助ABS投資者管理資產、評估資產風險,以及提供ABS定價等服務的PeerIQ,其CEO Ram Ahluwalia在峰會上表示,美國的網貸規模一直保持了較高的增速,而其中很大一部分資金都要通過ABS的方式來解決。

Ram Ahluwalia認為,ABS一方面可以給借貸者提供更加低成本的資金,另一方面也可以幫助借貸機構更好的管理流動性等。但目前來看,美國的ABS產品也有20%的累計損失,主要由於缺乏足夠的數據而無法準確判斷資產風險。

中國“逆襲” 後來者居上

當然,從這次的峰會來看,中美兩地的金融科技行業發展有趨同的一面,也有不同的一面。

包括花旗、畢馬威、麥肯錫等多家機構都曾發布研究報告和統計數據提到,2016 年中國Fintech(金融科技)市場開始接替日漸萎縮的西方市場,成為全球Fintech投資人最關註的地區。

例如,花旗的報告中就顯示,亞洲已經取代北美作為Fintech第一投資重鎮的地位,成為VC們最青睞的Fintech創新地區。花旗估計,同比2015年,2016年中國FinTech風投增長至少一倍,相比之下,美國與歐洲則分別約下滑 38% 與 27%。

而根據此前零壹財經發布的《2016年全球金融科技投融資與指數報告》,2016年全球金融科技領域共發生504筆投融資事件,獲投公司累計融資金額達1135億元。

其中,中國金融科技投融資共281筆,總額為875億元;國外共有223筆,總額為260億元。按照融資筆數,中國金融科技投融資占全球的比例為56%;按照融資金額,中國金融科技投融資占全球的比例為77%。

Lendit峰會現場多位演講嘉賓在談到金融科技投資時都提到,由於中國的市場潛力巨大,相較於其他很多國家和地區,中國的金融科技企業更具有投資吸引力。並且,由於中國在大數據、移動支付、基礎設施等方面已有良好基礎,這也對金融科技企業的發展更為有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545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