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銀行提前備戰6月MPA Shibor高於LPR不具代表性

近期,代表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的貸款基礎利率(LPR)和代表金融市場融資成本的1年期Shibor(上海銀行間拆借利率)倒掛。一端是銀行資金收益,一端是資金成本,這似乎在暗示——銀行虧了,這也引發了市場的普遍關註。

這又是否說明,金融體系內的“去杠桿”將很快向實體經濟層面傳遞?眼看著6月美聯儲加息的預期高達80%、央行的二季度MPA(宏觀審慎評估)大考臨近,銀行是否已經提前備戰?這又將對於資金面提出何種挑戰?

天風證券銀行業首席分析師廖誌明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1年期Shibor利率暫時性高於LPR是正常現象,前者也不反映商業銀行平均負債成本,很多銀行的負債中存款占比在80%以上,且LPR是商業銀行對其最優質客戶執行的貸款利率,不能全面反映商業銀行貸款利率情況。”不過他也表示,當前來看,部分銀行提前儲備跨季資金,對二季度MPA以及季末LCR(流動性覆蓋率)非常重視,提前在做一定的應對。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仇高擎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1年期Shibor利率暫時性高於LPR可能只是具備新聞意義,並不意味著銀行邊際資金成本已全面高於基準利率,當前銀行主要還是參考存貸款基準利率,市場利率不會快速向上,貸款利率也不會大幅上行。”他表示,央行一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顯示,3月對公一般貸款、住房貸款、票據融資利率較去年12月分別提升19bp、3bp、87bp,估算貸款整體利率提高了約16個bp。

1年期Shibor高於LPR不具代表性

LPR報價銀行團現由10家商業銀行組成,在10個報價中去掉一個最高和一個最低,剩下8個有效報價後,再以各家銀行上一季度的貸款占比為加權系數,計算得出的加權平均值。

2013年,央行發布公告稱,為進一步推進利率市場化,完善金融市場基準利率體系,指導信貸市場產品定價,10月25日,LPR集中報價和發布機制正式運行。LPR是商業銀行對其最優質客戶執行的貸款利率,其他貸款利率可在此基礎上加減點生成。

仇高擎對記者表示,為了平穩過渡,貸款基礎利率集中報價和發布機制正式運行後,央行仍繼續公布貸款基準利率,以引導金融機構合理確定貸款利率,並為貸款基礎利率的培育和完善提供過渡期。他稱,如今銀行整體仍然以存貸款基準利率為主。

對於此次的1年期Shibor利率暫時性高於LPR,廖誌明告訴記者,這屬於是正常現象,從中長期來看,市場利率的上升將緩慢推升LPR,實體經濟融資成本將有略微上升,但不宜過度解讀。

具體而言,從銀行的負債端成本來看,他表示:“1年期Shibor利率不反映商業銀行平均負債成本,很多銀行的負債中存款占比在80%以上。同業負債成本緊隨市場利率顯著上升,但存款成本相對剛性,商業銀行綜合負債成本雖有上升,但幅度不大,尤其是存款占比高的銀行負債成本仍然較低。1年期Shibor利率顯著上升反映了市場對未來利率上升的預期,即處於相對偏緊的貨幣政策之下,或處於緩慢加息周期。”

此外,從收益端情況來看,銀行的處境其實也沒有那麽糟糕。廖誌明分析稱:“貸款收益率處於緩慢上行期,LPR是商業銀行對其最優質客戶執行的貸款利率,不能全面反映商業銀行貸款利率情況。從央行披露的金融機構貸款加權平均利率來看,今年一季度貸款利率已經開始上升了。市場利率上升會緩慢傳導至貸款利率,優質企業客戶由於議價能力最強,傳導最慢,因而LPR非常滯後反映市場利率的上升。”

歷史經驗表明,貨幣市場利率對貸款利率的傳導大約滯後一個季度。仇高擎對記者表示,貸款加權利率的變化幅度約為貨幣市場利率變化幅度的30%。照此推算,貸款加權平均利率將從今年二季度開始會有進一步變化,如果年中貨幣政策利率再次進行10bp的上調,今年R007(銀行間7天回購利率)均值較去年大約提高65bp,再考慮到存貸款基準利率不大可能調整,預計今年貸款加權利率較去年提高約20bp,升幅並算很大。

總體而言,仇高擎認為,對於銀行而言,存款仍是銀行比較穩定的資金來源,如果過度依賴同業資金拆入,這是不穩定的。MPA也規定銀行同業負債不能超過規定比例,否則會被降級;就貸款端而言,銀行部分穩定的企業客戶議價能力較強,且為了維護較高收益的優質貸款來源,貸款利率不會過度上升。

值得註意的是,由於美國已經充分利率市場化,因此美聯儲並不會設定如中國的存貸款基準利率,而是通過公開市場操作來將利率引導至目標區間。例如,美聯儲所提的加息是聯邦基金利率,類似於中國的公開市場利率,而在加息過程中,IOER(超額準備金利率)或RRR(隔夜逆回購)會否成為美聯儲利用的主要工具。

銀行提前備戰二季度MPA

盡管如此,廖誌明也提示,二季度MPA考核壓力仍存,還是不能掉以輕心。此前第一財經也曾報道,未來間歇性錢緊可能會是一種常態。

聯訊證券首席宏觀研究員李奇霖認為,在監管去通道、去嵌套、去同業套利的壓力下,過去放類信貸的非標所能形成的存款在逐漸消失;同業理財增速下滑,季末回表內沖存款的作用也在減弱;而禍不單行的是現在又即將進入二季度季末的MPA考核月,在考核壓力下,銀行又有很強的沖存款的訴求。

有市場人士分析稱,近期隔夜資金成本最低能到2%,等同於加權利率總體下行近60bp,下行幅度很大。但如果看2個月或3個月的回購價格則仍然高企,跨6月底的資金成本幾乎都是4.8%以上。

“隔夜那麽便宜,跨季那麽貴,差了300bp,而且如果從5月初看到現在,這個價差應該越來越擴大了。”有銀行同業人士分析稱,“近期的隔夜成本低廉,不是央行的操作導致的,而是國有大行大量高價吸收跨季負債,並在短端釋放出低價隔夜撈回點成本,而低價主要是因為這麽幹的人太多導致出不掉。這是一個基於資金價格上漲預期的囤貨措施,導致的副作用——大家都想出點短期幫補一下收高價跨季的成本,供過於求,導致短期特別便宜。”

可見,MPA考核的嚴格程度已經令各大銀行提前備戰。其實,MPA考核的嚴格程度已經顯現。第一財經記者發現,此前,央行公布的2017年公開市場一級交易商資格名單中,寧波銀行和貴陽銀行被取消該資格。記者也證實,某大型城商行被暫停MLF(中期借貸便利)操作對象資格三個月,或與MPA考核結果不達標有關。

此外,美聯儲加息的預期再度重燃,這也或通過外匯占款渠道對中國資金面產生壓力。交通銀行表示,5月以來人民幣匯率繼續保持穩定,監管部門針對外匯和資本流動的宏觀審慎監管作用持續存在,外匯占款有望穩步改善。不過,6月中旬美聯儲議息會議前後,人民幣匯率和資本流動仍所面臨的壓力仍可能階段性加大。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dujuan @yic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