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Game場玩家陳永基

2009-10-15  NM




打機以往總是令人感覺玩物喪志,但其實不少國家已將打機列為esports(電子競技);外國知名的職業打機好手,年薪更以百萬元計。

四十四歲的陳永基,是全港首支專業打機隊伍的班主,真金白銀贊助o靚仔打機橫掃本地賽事,成功替其網吧i-one提升知名度外,更惹來不少特許經營者加盟,成為全港最大規模網吧,年賺逾三千萬元。

「兩個二樓,一個大堂……大房一個,右邊殺入去,左邊Cover,Action!」話口未完,立即傳出兩聲巨響槍聲,「砰!砰!」

千萬不要誤會!這裡絕非真實戰場,只是陳永基的「戰略培訓室」,槍聲和對答,均來自選手們玩網上射擊遊戲的定期操練。

這 間「戰略培訓室」,雖然只有百多呎地方,但設備卻相當揼本,每名隊員均配備頂級電腦,兼有私家鍵盤滑鼠,而座椅更是直接從外國訂做,務求令各人長期打機也 不覺疲倦。身為班主的陳永基笑說,這隊人是靠金錢堆砌而成,「成隊人用嘅滑鼠墊,每塊至少要五百元,計勻全身裝置及電腦,每人差不多過萬元。」

原來,這支由他成立的打機隊伍eP(意思為extreme players),至今仍是全港唯一有全資贊助的打機隊伍,專門參加本地各大打機比賽,雖然隊員沒有薪金,但曾贏得的六位數字獎金及獎品,全數由隊員平分,陳永基分毫不落袋。

由於隊員全屬後生仔,無可避免有時懶於訓練,故他搵了經理人睇實,平時每星期操練一日,每逢比賽前更一星期練足七天,每日約四小時,因此經常贏盡香港比賽;他更親自帶隊到韓國,代表香港參加世界電子競技大賽,贏得全場亞軍。

他一直講eP以前如何巴閉,直到記者問到最近成績,才尷尬說冇眼睇,表示今年公開比賽連場敗北,「今年有舊隊員退役,新人未曾磨合,成績唔好。」由於打機講求反應,不少選手二十多歲便要退役,故此eP自○一年成立以來,隊員已換了好幾代。

陳永基檔案

44歲已婚育有一子一女

80年代:台灣淡江大學市場學畢業

89年:東方紅市務經理

94年:父親賣掉東方紅,舉家移民加拿大

99年:回流香港開設i-one

01年:成立eP打機團

05年:i-one搞特許經營

打出名堂

陳永基出錢出力贊助打機,無非與他是網吧老闆有關;其創辦的i-one,是全港最大規模的網吧,有三十四間分店,每年賺逾三千萬元。他笑稱大多數的eP選手,皆從其網吧裡發掘出來,年紀最輕的只有十六歲,「而家隊中有名成員,係我創業時第一批客仔。」

熟 客仔阿松亦說渴望加入打機團,所以才經常幫襯i-one,「我知道eP經常在i-one挑戰其他玩家,從中吸納新血,所以我周不時落場,如果俾佢哋發現我 打得叻,分分鐘召我入隊。」陳永基亦坦言公司能夠急速擴展,確實與打機團響朵有關,「呢隊人每年花我十幾萬元,不過贊助打機係大勢,外國贊助商投放嘅宣傳 費每年過百萬美元。」

贊助打機團除惹來大批玩家幫襯外,還吸引有意經營網吧的門外漢加盟,陳永基在○五年開始批出特許經營權,令他毋須大額 投資,便能擴充版圖。現在眾多分店之中,除銅鑼灣四間分店由他全資擁有外,其餘皆屬加盟店,有部分鋪他甚至連一成股份也沒有,他笑笑口說,「我哋係一條龍 搞開業服務,由搵鋪裝修到買機都幫晒你,最啱新手創業。」

有不願公開名字的加盟者表示,加盟i-one是貪其名氣,「遊戲界有咩新搞作,i-one都仆到去參加,連專業打機隊都有,見到佢樣樣搞作都咁大手筆,就知跟佢搵食實有得賺。」結果他亦如願以償,去年更添食,開了第二間加盟店。

東方紅太子爺

陳 永基直言自己愛玩,以前在台灣留學愛鬥電單車,更因交通意外縫了十多針;而他做生意亦要好玩,故此無心打理家族生意。他父親陳學良是參茸海味店東方紅的創 辦人,八八年東方紅上市後不久,陳永基在台灣畢業返港,父親立即安排他到內地做東方紅開荒牛;並準備將生意交由兒子接棒,可惜陳永基無心戀戰,做了數年便 辭職不幹,陳學良遂於九四年將全部股份賣予羅兆輝,舉家移民加拿大。

陳永基隨父親移民到加拿大後,又嫌當地生活節奏慢,每天靠玩實彈射擊過日辰,「初初以為燒槍貴過燒銀紙,打過先知子彈只係四、五元一發,打一轉五十發,都係使幾百元,我高峰期試過日日打足幾百發。」

如此玩了三年,靜極思動的他回港找老友敍舊,其間玩了紅極一時的射擊網上遊戲《Rainbow 6》,立即令他欲罷不能,「現場感十足,好似真嘅槍戰一樣。」

當時正值九七前後,香港仍用56K撥號上網,他忽發奇想,如在香港搞一門租借電腦讓人打機的生意,絕對有睇頭,遂想長期回港創業,但其父卻堅決反對,「當時我提出要返香港搞生意,爸爸已經唔鍾意,聽到搞網吧,佢根本唔明係乜,就更加反對。」

他後來懶理父親,傾盡自己的積蓄六十萬元,在銅鑼灣租了一個千呎單位開樓上網吧,「我到呢一刻都可以驕傲咁講,我創業完全冇用過爸爸一毫子。」記者指他在加拿大生活時不是靠父親嗎?他聽後馬上解釋:「當時我炒股票都有收入,最多話我食同住係爸爸俾。」

外傭救命

陳永基憶述當年全港只有兩家大型網吧,一間在銅鑼灣,一間在旺角,i-one是全港第三間佔地千呎的網吧,「第一日有個學生入嚟,佢根本唔知網吧係乜,但玩咗一陣發現網吧電腦快過屋企好多,第二日就帶了很多同學嚟打機。」

由於他起步早,首年已收支平衡,不少人見網吧大有可為,遂一窩蜂加入市場,導致○一年全港有多達五百多家網吧,不少行家惟有劈價搶客,陳永基憶起亦覺好笑:「當時劈價到四元一個鐘,仲要任食菠蘿包。」

話雖如此,起初他亦曾跟風劈價,但人客仍不斷流失,他漸覺長此下去是死路一條,遂把心一橫,將以前賺到的,全押注租下銅鑼灣另一更大單位,全場更添置每個五百多元的Web Cam,並企硬不肯減價。

不過,此舉亦難留貪平的打機客,但意想不到卻惹來留港打工的外地傭工幫襯,利用Web Cam以視像會議與家人見面,「你唔好以為外傭冇消費能力,佢哋為見屋企人,假期响網吧傾足成日,我收十幾元一個鐘,平過打IDD多多聲,仲可以面對面傾。」

多 得這批外傭,令他捱過一關,但陳永基卻表示鬥劈價的行家,為了慳錢,不肯買新機提升速度,最終亦遭玩家嫌棄,「愈劈價嘅網吧,環境就愈差,無耐就會執笠, 好彩我反其道而行,企硬唔減價,寧願鬥長命,慢慢就愈來愈多人返嚟我度。」當年網吧下跌至三百多間,但陳永基卻在○三年逆市開多兩間分店。

經此一役,i-one在行內嶄露頭角,加上贊助打機令更多玩家慕名而來,曾經營網吧的阿偉說,i-one大灑金錢的做法,令行內人很難和他競爭,「i-one幾年就完全換過晒啲機,連打機滑鼠都要最靚,邊夠佢玩?」

對於i-one,陳永基雖說仍未「玩厭」,但也坦言毋須再花太多心力,每日返工只是行行企企。他最新玩意是下廚,今年四月更開了新公司準備進軍飲食業,「你睇我身形,就知我鍾意飲飲食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