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沙特大勝石油戰爭:WTI與Brent價差創12個月新高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4693

美國WTI原油價格正與國際基準布倫特(Brent)油價漸行漸遠。因國際市場需求增加對布油形成支撐,加之美國原油庫存量創紀錄新高打壓WTI油價,本周美油與布油價差擴大至近12美元/桶,創12個月新高。從去年11月起堅持不減產的沙特人笑了。

在美國頁巖油產量激增之前,WTI與布倫特原油的價差20年來一直在零附近徘徊。如今,不斷增加的美國頁巖油產量使得WTI油價越來越像美國本土價格指標,與此同時,作為國際基準的布倫特油價受亞洲需求和中東地緣政治影響,起伏不斷。

路透社認為,縮小WTI與布油價差的途徑之一是大幅削減頁巖油產量,因為愈發疲軟的原油價格已對頁巖油經濟形成挑戰。這正中沙特下懷。

去年11月舉行的OPEC會議上,以沙特為首的OPEC成員國意外決定不減產。此後以沙特為首的海灣產油國領導人多次強調,不會采取措施阻止油價下跌,在6月會議以前沒有額外召開會議的必要。去年12月沙特石油部長Ali al-Naimi甚至表示,即便油價跌到20美元,減產也不符合OPEC的整體利益。

華爾街見聞當時文章曾介紹過,Petromatrix的原油分析師Olivier Jakob認為,“油價每天都在下跌,是因為每天總有OPEC成員國的石油部長出來說話,試圖打壓油價。”他說,“他們每天出現都會傳達這樣的信息:他們不會采取任何措施來限制供應,他們就是要油價下跌,要美國人減產。”

如今,不計成本也要保住市場份額的沙特人得償所願。沙特石油部長Ali al-Naimi本周三表示,石油需求在增多。受此需求端利好影響,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當日大漲5%。

盛寶銀行大宗商品主管Ole Hansen對財經新聞網站Investing表示,“當前局面對OPEC及其成員國來說相當有利,WTI油價停滯不前的同時,OPEC成員國的盈利能力開始回升,而美國頁巖產業則鮮有支撐。”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3788

專訪馬里蘭大學教授Brent:特朗普移民政策不利於矽谷創業生態

在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滿一月之際,紐約、芝加哥、波士頓等多個美國城市2月19日舉行集會和遊行,抗議政府此前頒布的限制移民行政令。

包括移民政策在內的一系列特朗普新政會對矽谷的創業和風投帶來哪些潛在的影響,第一財經記者就此采訪了美國馬里蘭大學教授Brent Goldfarb。Brent Goldfarb教授的研究領域主要涉及初創企業在經濟中的作用與影響,以及與科技相關的政策等,他在采訪中指出,特朗普無法提供就業崗位,但他可以提供“白人化”,這就是其移民政策的重點。

CBN: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反彈聲音越來越大,您評估這個政策將在多大程度上對矽谷科技業造成打擊?

Dr.BrentGoldfarb:現在尚不清楚法院是否會支持移民令,但我完全相信政府會增大移民難度——首先是將非法移民驅逐出境,同時還會增加獲取美國簽證的難度。這將不利於已建立的矽谷跨國企業及創業生態系統。

CBN:移民在矽谷的發展中扮演了什麽樣的角色?

Dr.BrentGoldfarb:在矽谷,大約三分之一的C級職位(註:C級是一個公司的最高級別職位)是由移民者從事的。移民企業家不僅成功地建立了一些美國最偉大的公司,而且還把這些成功帶回自己的原籍國,這對全球經濟的發展而言是非常重要的。移民對美國關鍵行業的興起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包括汽車、無線電和航空業等。

CBN:矽谷的天使投資行業如何看待移民政策?

Dr.BrentGoldfarb:如果被移民令惹怒了,他們可能會去其他地方尋求機會,但這並不容易。對於天使投資者和其他早期私人股本投資者來說,最困難的事情之一就是交易流程——他們需要獲得最好的交易。這都是要通過良好地嵌入社會網絡來實現的。如果他們搬到一個不同的地方,可能會喪失這些有利的資源,而且需要投資者和創業團隊之間進行大量的協調。

CBN:您認為移民政策影響的根源在什麽地方?

Dr.BrentGoldfarb:我並不擔心該移民令本身,而是擔心政府有能力制定一系列政策增加移民難度。我不認為它的影響會立竿見影,但是如果大多數人才因此而不再尋求來美國,那麽它可能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起到侵蝕效果。當我們看到政策對美國的高等教育部門產生的影響時,我們就會知道是否存在大的問題。如果申請數量和學生人數急劇減少,美國的創業生態系統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開始擁有較少的人才儲備。

CBN:對於美國中產階級來說,包括移民令在內的一系列政策是否是解決問題的好棋?

Dr.BrentGoldfarb:回答是肯定的,但我想闡明:“美國中產階級”是一個很寬泛的名詞,而且美國是一個非常多樣化的國家。較之收入,教育和種族是預測總統支持率的更佳指標。特朗普成功地將這種焦慮轉移到種族主義和對“他者”的恐懼中。這是特朗普維護其權力戰略的關鍵部分。他利用增加就業和“白人化”參與競選。他其實無法提供就業崗位,因為追根朔源失業率的原因不在於移民或外包,而主要在於自動化技術。但是他可以提供“白人化”,這就是他移民政策的重點。

CBN:您認為特朗普可能會向矽谷妥協嗎?

Dr.BrentGoldfarb:如果這些問題能在一夜之間得以解決,我會很驚訝。

CBN:另一個值得關註的是貿易保護主義政策,矽谷無疑是全球化的受益者,如果總統進一步推進貿易保護政策,矽谷的從業者將如何應對海外市場可能的反彈?

Dr.BrentGoldfarb:貿易保護主義是有害的。像蘋果公司這樣來自矽谷的跨國公司,他們依賴於全球一體化的供應鏈,打破供應鏈對這些公司來說意味著高昂的代價。兩個方面會變得更糟:一是如果政府突然實施保護主義政策,企業進行調整既困難又耗資巨大。二是保護主義也將為美國以外的初創企業和公司開辟機會,因為它們將能在沒有競爭的情況下發展。無論阿里巴巴和百度的目的何在,他們一直是保護主義政策的受益者。

CBN:那麽,您如何看待互聯網的創業和宏觀經濟的關系?矽谷那麽多先進的技術,但是整體來看,美國的勞動生產率卻在下降,互聯網到底是否能夠帶來第四次工業革命?

Dr.BrentGoldfarb:盡管增長並不像過去那麽快,但美國的勞動生產率並沒有下降。問題是信息技術、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的改進是否將開始取代服務業。例如:自動駕駛的汽車將取代卡車司機,這是教育程度有限的人可以做的最後一個高薪工作。所以,雖然很難預測其速度,但我相信第四次工業革命會發生。然而,我不認為人們在將來找不到可從事的工作,即使我們現在還無法想象將來可從事的工作是怎樣的。

我們不應該忽視科技對人們生活的影響。就像今天的卡車司機終會被機器人取代,這種轉變對失業工人來說是種創傷。從歷史上來看,美國在幫助工人向新的工作機會過渡方面做得很差。遺憾的是,我看不出有任何證據表明本屆政府在這方面會有所改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6275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