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歐盟將挑戰美國邊境調節稅 後者每年或損失3850億

在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共和黨人就將此視為一個千載難逢的美國稅改機會,並把“邊境調節稅”作為該稅改計劃中的關鍵內容。

據英國《金融時報》的最新報道,針對這一行為,歐盟委員會的律師團以及美國其他貿易夥伴已經開始著手在世貿組織(WTO)對美國這一邊境調節稅進行法律訴訟的準備工作,如果歐盟真的起訴美國,則將成為WTO歷史上最大的案件。

歐盟委員會副主席卡泰寧

歐盟委員會副主席卡泰寧(Jyrki Katainen)表示,歐盟將針對美國的邊境調節稅提議或任何其他人為制造的貿易壁壘做出反擊,“如果有人以違反我們利益或違反國際規則的方式行事,那麽我們也有自己的機制進行回應。”

彼得森國際經濟學研究所(PIIE)世貿組織貿易爭端專家布恩(Chad Bown)則指出,如果美國敗訴,將遭受每年約3850億美元的貿易報複。

歐盟將在WTO挑戰美國邊境調節稅

邊境調整稅一般是指一國對其進口產品征收關稅,同時將豁免其國家廠商的出口稅。共和黨將特朗普的執政當作契機推出此邊境調節稅改革,而美國美國眾議院議長瑞安(Paul Ryan)以及美國眾議院籌款委員會主席共和黨人布蘭迪(Brady)則是整體稅制改革方案的主要倡導者。

共和黨對於邊境調解書的討論由來以及原因是,包括歐盟在內的許多美國貿易夥伴所使用的是增值稅(VAT)系統,而美國使用的是個人所得稅系統,這看起來是讓對美出口的國家享受到了15~25個百分點的不公平稅率優惠。而按照歐盟相關商業團體方面的測算,這一邊境調節稅相當於對歐盟商品征稅增加20%,如同貿易戰開打的前兆。

雖然相關議案尚未進入起草階段,包括歐盟在內的美國重要貿易夥伴已經深感不安。此前特朗普團隊在執政後頻繁對歐盟的批評也加劇了美歐這一傳統夥伴之間的緊張情緒。

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莫蓋里尼(Federica Mogherini)此前在華盛頓會見白宮官員時警告特朗普政府最好少管歐洲政治,先顧好美國再說。與此同時,在特朗普當政時期,美歐這一傳統盟友關系將轉型為更加務實和交易性質的關系。

此次,就邊境調節稅問題,歐盟方面主管貿易等事務的卡泰寧親自向媒體放話稱,歐洲想避免同美國打貿易戰,畢竟這對全球經濟來說都是災難性的,但如果美國實施邊境調節稅,歐洲也必將反擊。

“我們在歐盟內部有法律安排,在全球也有WTO系統,我們希望在貿易問題上尊重全球法律基礎。”卡泰寧表示。

布恩認為,這樣規模的案件,如果美國敗訴將令其每年遭受3850億美元左右的貿易報複,這個數字比目前最大的WTO應訴案件還要大100倍。

一位常駐日內瓦的資深貿易官員則表示:“我們的初步判斷是,這(邊境調節稅)肯定不會符合WTO法規。”

布蘭迪日前回應稱,他認為這一邊境調節稅在WTO面前站得住腳,然而大部分專門從事WTO貿易訴訟的律師卻不這麽看,並且認為這一邊境調節稅將違反包括《關稅和貿易總協定》第3條在內的眾多條例。

《關稅和貿易總協定》中早有規定,即允許一國對進入其國家的貨物征收關稅,但在涉及內部稅收例如銷售稅或所得稅時,不允許該國在進口商品和國內商品之間,給予國內商品優惠待遇。

特朗普舉棋未定

該稅種提議一經推出,就已在美國國內引起混亂:邊境調節稅如同對美國5000億美元規模的貿易逆差征稅,雖然將在短期內提高政府收入,敦促美國制造業回流美國建廠,在稅務上有利於美國出口向導性企業,卻將重創依賴進口商品的零售商以及煉油商等企業,並且將推高美國通脹,使得消費者在購買商品和加油時都能立刻感受到稅改的沖擊。

譬如,該邊境調節稅將有利於美國建立更多鉆井廠和煉油廠幫助美國擴大原油生產,總體上有助於通用電氣等企業消除美國制造產品所面臨的劣勢,而上述企業也加入了一國支持邊境調節稅的聯盟;但包括沃爾瑪、耐克在內的公司則加入了反對者聯盟,並指出該邊境調節稅將造成消費者價格上漲。

特朗普尚未正式表示他將支持這一計劃。在此前接受采訪時,他認為這一調節稅的想法太複雜,不過其團隊人員最近則指出,在應對美國個人所得稅系統讓對美出口的國家享受了不公平的稅率優惠方面,該調節稅的確是一種方式。

在競選期間,特朗普團隊認為,可以簡單地實施進口關稅來提振美國制造業,而該關稅可以總統行政命令的方式頒布施行。

此前有經濟學家測算,按照特朗普選戰中的經濟計劃計算,對美進口的商品征收20%關稅,這意味著美國貿易赤字下滑2%(相當於4000億美元),即美國貿易赤字完全消失,從而令特朗普的大規模減稅計劃得以實施,並同時進行經濟刺激計劃。

而瑞安則指出,目前這一總額達2萬億美元、針對進口產品的稅收政策,是美國國會能夠為特朗普的大規模減稅政策買單的唯一途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