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鷹架大王讓六十國搭起台灣鐵管

2012-6-11  TCW




台中中港路上,一棟大樓搭著鷹架站著一個假人舉著國旗與指揮棒,奇特的造型與布景下是一家鷹架公司,它做的鷹架做到連大導演李安拍新片、晶圓代工教父蓋晶圓廠或六輕大換管路都需要用到它的鷹架。

不只台灣,泰國曼谷的新機場、越南的發電廠、西班牙與杜拜的橋樑,也都用實固董事長施龍井的鷹架,外銷的國家超過六十個,是台灣鷹架大王。

鷹架,不是用竹子或鐵管綁起來,搭在大樓外牆做為施工用嗎?從種絲瓜搭菜瓜棚到埃及蓋金字塔開始,人類使用鷹架超過數千年了,這個又老又舊的老行業,能有什麼新創意與新技術?

不搶賺機會財聘碩博士研發專利

施龍井,台中商專夜間部會統科畢業,曾在大同公司股務組、中國信託當過徵信,三十年前投入鷹架業,從財務經理開始做起,當時台灣房地產大好,鷹架業跟著蓬勃發展。

別人忙著用最少人力、最便宜的成本搶賺機會財,施龍井卻離開老東家,想要長期耕耘這古老的行業,他請碩、博士當員工,還開發專利,跑到國外參展想打開國際市場。

今天,施龍井走出一條不同的路,勞委會勞工安全衛生研究所前所長石東生說,仔細看國內重大工程使用的支撐鷹架系統,主要都是施龍井的產品,過去這些支撐鷹架都是靠進口,是施龍井改變了依賴進口、還能出口的局面。

施龍井有什麼不一樣,走進實固辦公室,三十個員工中的博士和碩士有六個人,十八年來申請了四十五個專利,施龍井的辦公桌上還擺著各種的英文報,施龍井說,每天都要看英文報,「一天不看就會覺得要跟世界脫節了。」

談到鷹架,施龍井講的是英文,Peri、Doka、Layher這三家德國公司,談市場開發,他講BAUMA 這個在德國慕尼黑三年才辦一次的國際工程機械博覽會。

原來,鷹架似乎是傳統的落後工業,德國卻把這個行業系統化與全球化,專門挑戰世界各國風險最高、技術最困難的工程,最大的營業額可以超過新台幣千億元。

找學界做實驗證實產品的可靠性

落後者把鷹架當鐵管賣,按公斤計價,德國公司是賣服務、賣安全性,施龍井說:「找到強者,跟在後面就有肉吃了,」施龍井有不同的市場與國際觀。但鷹架市場跟叢林一樣,德國人是獅子主宰一切,他只能跟著獅子後找碎肉吃。

所以施龍井創立實固,「當時我在全台灣前三大的本土鷹架公司上班,全公司上上下下才請了七個人,老闆卻天天罵員工是吃閒飯的,請太多人了。」

十八年前,他跑到BAUMA 看展,看德國人在做什麼、賣什麼,接著三年後正式參加BAUMA 展,施龍井從鷹架的零配件下手,找德國已經過時的專利,生產零配件到BAUMA 參展,開始出口。

說穿了,施龍井就是仿照德國人的鷹架起家,因此當李安在台中拍《少年Pi的奇幻漂流》時,要求使用國際規格搭鷹架,才發現原來台灣本土就有人做,那個人就是施龍井。

會做零件還不夠,施龍井還學德國人的工匠精神,亦步亦趨跟在獅子後面。如同搭鷹架,一層完成再接著往上搭,德國人用什麼設備,他跟著買或自己設計找人造,他們用最好的鋼材,施龍井也堅持只用中鋼特殊型號的鋼材,不用其他地區的廉價鋼鐵。

所以他看到德國人有專利、有技術,他也養博士養碩士、開發專利,還請成大、雲科大為他試驗產品,用工匠的方法證實產品的可靠性。雲科大營建工程系教授彭瑞麟說,台灣鷹架業找學界合作做實驗,施龍井是第一人。

墊高進入門檻專門承接高難度工程

但德國人不同,他們做別人做不到的才有利潤,所以施龍井的鷹架往上再搭一層,就是承做高危險、高難度的工程,例如用一百五十噸的鋼材,支撐六倍重一千噸的 鋼筋水泥橋樑,而且支撐架的底部還要部分挑空,例如台灣最新完成的機場捷運在林口跨越中山高,整個跨距達一百三十公尺,跨越了車來車往的高速公路。

他不僅完成了這個風險最高、技術最困難的部分,還寫下機場捷運施工三十個月如期完工零工安事故的紀錄,交通部還特別頒獎。同樣的,台積電十四廠這種超大型晶圓廠,需要鋪上一層又厚又重的鋼筋水泥做為機器基座,支撐系統鷹架就是施龍井的。

跟著獅子學,再往上爬,施龍井從德國人身上看到德國人不是光靠專利,來應付競爭,而是賣系統服務,所以施龍井花了八年,發展出地面橫向預組及整組區塊移動。簡單說,過去鷹架是往上搭,現在躺著組完之後再豎直,並且還可以分成一小塊一小塊的移動。

於是一個工地本來要七十二個工人來搭支撐鷹架,現在只需七個人,且支撐架不需要拆除,而是直接推動下一段繼續使用,讓原本三到五個工作天的工程變成只要一個工作天。

即便一路學著德國人的工匠精神才有了今天,但施龍井證明了鷹架不是落後行業,有國際觀肯國際化,俗稱搭菜瓜棚的鷹架業也能跟德國人一樣,變身成為賣鷹架、賣支撐系統服務的國際化行業。

鷹架 大王 讓六 十國 搭起 起臺 臺灣 鐵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34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