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人长久被转手 鲁冠球农业“梦碎”


From


http://www.nbd.com.cn/newshtml/20090814/20090814025749652.html


每经记者  黄清燕  发自上海

        日前,杭州市临安人长久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人长久)在浙江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挂牌价为1636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人长久公司注册资本1700万元,公司经营山核桃系列产品,土特产的加工、销售和山核桃林地种植开发。

        对于转让原因,人长久方面解释为“由于相关特殊原因,公司出现了经营资金链断裂的严重困难。为此,公司股东会于2009年1月16日作出:解散、清算本公司的决议。”

        据知情人士透露,万向集团在人长久上的投入将近两千万。根据拍卖公告,人长久的固定资产起拍价为208万元,无形资产(土地使用权)起拍价为149万元,而商标的起拍价则为19.7万元,生物性资产的起拍价为218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隶属于万向集团的人长久是万向集团掌门鲁冠球“农业梦”的重要组成部分。2000年,鲁冠球为实施农业产业化项目而创办人长久,经过几年的发展,人长久在行业内处于龙头地位,曾被列为浙江省级骨干农业龙头企业。

        “这几年,经营山核桃已经不赚钱了。”据了解该行业的人士介绍,近几年,在美国山核桃的冲击下,国产山核桃的价格一路走低。“人长久在前几年市场份额还可以,这几年渐渐落后。”

        鲁 冠球一直对农业情有独钟,但却屡屡受挫:上世纪70年代,当万向还只是一个经营农具加工的小企业的时候,鲁冠球便开始帮周边每一个村办一个企业,结果难有 盈利;80年代,万向办起了“农业车间”,后因竞争不过个体养猪专业户而宣告失败;90年代,万向搞起了“创汇农业”,养鳗鱼并深加工出口,最终以巨亏近 2亿元收场。

        此后,鲁冠球依然坚持发展农业,组建了万向三农集团。

長久 轉手 魯冠球 農業 夢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252

新能源汽车的两个巨人:一个叫鲁冠球,一个叫王传福

http://www.21cbh.com/HTML/2010-9-27/5NMDAwMDE5OTE5NQ.html

当黑色尾气刺穿了头顶天空,当轰鸣声音麻痹了你的耳朵,反省从另一种技术的角度姗姗来迟。

新能源汽车的概念让人耳目一新,好像这个机器也能变得亲近起来。

当下的新能源汽车技术主要分为三大类:混合动力、电动车以及燃料电池汽车。混合动力和电动车是目前各大厂家攻关的重点,而燃料电池汽车掣肘于氢动力燃料电池,虽然被认为是新能源汽车的终极目标,却难以实现。

这依然是一块鲜美的蛋糕。

2008年科技部部长万钢曾在一个新能源汽车论坛上编织过这样一个市场美梦,到2012年,国内汽车市场上10%的新车为新能源汽车,即100万辆。

今年年初,国务院公布汽车产业调整振兴规划,将这个数字确定为50万辆,即5%的新车。

市场的曙光终于照进,你才蓦然发现那些先知先觉的企业家早已在十年前就打下了产业布局。鲁冠球正是这样低调的先行者。

商海里半生戎马,66岁的他仿佛不曾老去。皱纹出现在脸上,他依然能够爽朗而笑,向你讲述他的雄心未竟。

四十年,鲁冠球称自己为农民企业家,他是一个时代的财富标本。万向系已然是一个庞大的帝国,在汽车配件行业坐拥龙头地位,又在资本市场暗筑城邦。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年代早已过去。时光迟迟,曾经连展览会大门都进不去的鲁冠球始终不肯淡漠造车的梦想,而这个梦正在电动车上一瓣瓣绽开。

吴晓波与鲁冠球甚为相熟,他曾经概括那个年代的鲁冠球、柳传志等都是乌龟型企业家,他们都有一张坚硬的外壳,屡经敲打,无数的企业在敲打中碎裂了,而有一些,每一年身上都张一层茧,直到再也踩不烂。

电动车布局

鲁冠球操劳了近大半辈子的事业,一直是在给汽车提供零部件设备,他在公共场合从来都未曾掩饰过他对造整车的强烈渴望。这种渴望就像他始终未能改掉的萧山口音,如影随形。

当外界开始风传万向在造电动车的时候,鲁冠球笑容满面地告诉记者,今年我们的电动车已经可以下线了。那一年是2004年,他在电动车埋首耕耘了快五年。

1999年,东南亚各国还在金融危机的漩涡里艰难逃生,俄罗斯爆发金融危机,而中国,经济却如雨后春笋般生机勃勃。彼时,比亚迪成立不过四年,距离2003年收购西安秦川汽车有限责任公司(现比亚迪汽车有限公司),就此杀入汽车制造与销售领域还要4年。

这一年,鲁冠球不动声色地成立了万向电动汽车项目组。

2002年,鲁伟鼎31岁。他在21岁的时候进入父亲的万向集团,任总经理助理。他进入公司十年后,万向动力电池有限公司正式注册成立,鲁伟鼎出任董事长。

时间再回到2004年,鲁冠球春风满面。他习惯性地竖起大拇指,告诉前来采访的记者,实力,最重要的就是实力。他语气飞扬,眼睛里光彩灼人。如此底气十足自有其事实依据。西湖边,万向研制出的电动客车成功试运行。而这一年,比亚迪还是刚刚进入汽车领域的新人。

次年,5辆万向研制的纯电动公交车在西湖边的Y9线正式投入载客运营。

2008年,万向的纯电动电力服务车、电力工程车、纯电动微型车、公务车通过国家发改委车辆公告试验,获准上牌照。此时,通过与国家电网合作,万向建立了26座充电站,向15个省市投入了63辆纯电力专用车。

四十年商海屹立不倒,鲁冠球的精明与谨慎早已在商业谋略中表露无遗。

多年来在数十起万向的并购中,鲁冠球更关注的是成本,宁愿从二股东做起,他也不会为了企业管理权而多付一分钱。万向的复合增长率常年维持在25.89%,稳步前行。

电动车对鲁冠球来说却不一样。你会看见,四十年过去,风雨沧桑以后,鲁冠球作为一代商人豪情未灭。那是一种对未知的积极进取,就像他当年领着6个农民创办宁围公社农机修配厂一样,勇敢而激情。

电动车投入十余年下来,累计投资接近5亿,毫无盈利。鲁冠球对总经理陈军说:“赚钱不是你要考虑的事情。”

除此之外,鲁冠球还计划将零部件产品的生产导向新能源产业。对于电动车需要的零部件才增加投资,加强研发,扩大规模。

锂电池最突出

2009年,万向的财报数字并不好看。3月开完两会,鲁冠球从北京回到位于杭州萧山的公司。4月,万向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庆典,欢腾热闹的气氛撕开了笼罩在公司上下的灰色迷雾。

这次庆典是给万向的锂电池生产基地举办奠基仪式。基地的投资超过13亿,到2010年就能达到年产1000辆纯电动商用车、10亿瓦时锂离子动力电池的产业规模。

同年年底,万向的生产基地正式投产。此后,接踵而至的是上海世博会的订单。

世博会园区内计划运行120辆电动汽车,其中一半的锂电池来自北京理工大学的锰酸锂动力电池,另外一半则来自于万向的磷酸铁锂动力电池。

这个基地成为鲁冠球的得意之作。他非常乐于把记者带去基地参观,展示他的最新成果。

1999年的电动车项目组现在已经变成了万向电动车有限公司,下设动力总成事业部、整车项目部、动力电池事业部三个单位。较之电动车,锂电池先一步成为刺激资本市场的利器。

今年二季度开始,锂电池板块成为市场焦点,相关个股都一再飙升。4月7日,万向钱潮增发2亿股,发行价为9.29元,两个星期后,股价突破12元,之后升高稳定在15元区间。在万向的半年报上可以看到,前十大流通股中基金占了7个,“华夏系”尤其抢眼,占据5个席位。

锂电池这个重点是鲁伟鼎一早确立下来的。那还是2001年,电动车有限公司尚未注册成立。

鲁伟鼎的经历与他父亲截然不同。

鲁 伟鼎出生的时候,鲁冠球的农机厂正小有起色。21岁时,鲁冠球拿出全部家底1150元钱开办了集体性质的农机厂。21岁时,鲁伟鼎走进了父亲的万向集团。 两年后他接任集团总裁,正当23岁。在同辈的富二代中,他被视为最“长袖善舞”的一个。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万向走上了多元化经营的道路。

鲁伟鼎不再像鲁冠球一样专注于汽车零配件一个市场。他显然对金融有着浓厚的兴趣。通过万向财务和联通资本,他控股了民生保险、万向期货、万向租赁,并参股浙商银行、浙商基金和浙江工商信托。

60多岁的鲁冠球出现在公共场合谈电动汽车,热情澎湃。他曾许下豪言壮语,现在对电动车只投资了几个亿,未来要投100亿下去,资金就是实力。他也曾动情诉说:“我搞了十年的电动车,但从来没有赚钱。但我一定继续投入,一辈子投入。”

39岁的鲁伟鼎低调,他关注电动车的发展,更热衷于在资本市场暗筑城邦。

我们看到,万向电动车的整车研制被王传福后来者居上。

万向与比亚迪

深圳的大街上,车如流水马如龙。的士往来穿梭,奔流不息。间或你能看见一辆红色的士驶过,体积比普通车大。它们是比亚迪e6。

今年5月,比亚迪联合深圳鹏程出租车公司,投放30辆e6进入深圳作为出租车。此车号称在充满电的情况下能跑300公里,15分钟就能充满80%的电。更让人激动的是,今年下半年e6预计登陆美国市场,直接面对普通消费者,而价格估计为4万美元。

那边厢,万向电动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向雷无奈的表示即使是现在,公司内部都还没有市场部,目前只是示范推广的概念。

王传福是一个技术狂人,他迫不及待地冲向世界,去打破由来已久的技术壁垒。在投资电池生产线时,钱不够。他就将生产线分解成一道道可以由人工完成的工序,用人力来弥补资金的缺口。

2003年,他从如日中天的电池行业转到汽车业,并于同年成立了电动汽车研究部。2006年比亚迪正式成立电动汽车研究所,计划未来三年投资超过10亿来建设电动车生产研发基地。

2008年巴菲特以战略投资者的身份入股比亚迪,2009年,王传福一跃成为中国大陆首富。

相较于比亚迪积极扩张的市场攻坚,万向更像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潜心修炼者。他们要面对的不是彼此,而是市场,是技术,是更广更深的合纵联合者。

e6 不是比亚迪推出的唯一一款电动车,F3DM也于今年上市。市场却并没有因为这些产品的到来而兴奋。网易汽车今年4月做过一份36000个样本的抽样调 查,77%的消费者近两年内都不选择购买新能源汽车。万向的电动车至今行驶在西湖边的Y9线上,并有更多车型进入试用,却始终尚无一辆真正面向过市场。

技术短板也在逐渐显现。关于e6续航里程、充电时间的质疑纷至沓来。这是初级市场必经的技术迷惑。

就在上个月,16家央企宣布成立电动车产业联盟。除了一汽、东风、长安这三家整车企业宣布加入,多家油企、电企等上下游企业也囊括其中。


新能源 汽車 兩個 巨人 一個 魯冠球 叫王 傳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237

卡瑪定價超過特斯拉?魯冠球“造車計劃”或再推遲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2/4579260.html

卡瑪定價超過特斯拉?魯冠球“造車計劃”或再推遲

第一財經日報 楊海艷 2015-02-27 06:00:00

盡管計劃周全,但萬向擬通過包括菲斯科在內的海外並購,打造完整的產業鏈條,進而完成從零部件生產商到整車制造商的身份轉換,似乎遠比想象的更充滿挑戰。

在如願完成對美國電動車制造商菲斯科的收購後,中國本土企業萬向集團在如何複興這一品牌上,進展似乎比預想更為緩慢。據路透社消息稱,中國萬向集團原定2015年重新發布菲斯科·卡瑪電動車的計劃或將延遲至2016年,與此同時,新車車名也或將發生變化,以Elux卡瑪取代菲斯科·卡瑪。

作為國內最大零部件集團的創始人,萬向集團董事局主席魯冠球的“造車夢”在業內人盡皆知,然而,由於生產資質等原因,多年來,這一夢想一直未能實現。不過,這並未打消魯冠球造車的決心,鑒於國家對新能源汽車產業的扶持,萬向集團試圖以此為切入口,獲得突破。

從1999年籌劃成立電動汽車項目組,到電動專用車的生產制造,再至通過頻繁的海外並購,完成對美國最大的新能源電池制造商A123公司的收購,萬向集團逐漸建立了較為完善的電動汽車產業鏈。因此,當2014年2月,萬向集團經過多輪競逐,以1.492億美元的價格在收購菲斯科一戰中拔得頭籌後,魯冠球的造車夢在業內看來終於有了實現的時間表。

不過,接下來的卻是萬向一次次推遲重啟生產的消息。根據此前萬向在競購菲斯科時提交給美國法院的文件,萬向最早將在2014年4月重啟菲斯科的生產。在完成收購後,菲斯科的重啟計劃被萬向劃定在1年內,而眼下,這一時間的進一步推遲,在業內人士看來,無疑在一定程度上說明了,盡管計劃周全,但萬向擬通過包括菲斯科在內的海外並購,打造完整的產業鏈條,進而完成從零部件生產商到整車制造商的身份轉換,似乎遠比想象的更充滿挑戰。

新組團隊或面臨技術難題

“要重啟菲斯科的生產,首先需要清理其此前存在的問題。”長期關註萬向菲斯科並購案的獨立汽車分析師秋天永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眾所周知,由知名汽車設計大師亨利克·菲斯科創立的菲斯科此前在業內曾有不輸於特斯拉的風頭,然而頻頻發生的電池自燃現象、軟件故障、召回等問題,以及最終的破產被收購,在一定程度上說明,菲斯科的產品在質量上也存在一些問題。

“據我去年了解到的消息,光是需要解決的缺陷問題,就有250多個。”秋天永告訴記者。與此同時,在他看來,更為重要的還有自燃問題如何解決。

記者了解到,在收購A123之後,2014年6月,萬向又從萊頓能源公司手中購買了新的電池技術。萊頓能源公司發言人JeffKessen表示,此次交易包含20多項技術專利以及部分員工,這些員工將加入到A123位於馬薩諸塞州的研究機構中,共同致力於萬向未來的電動車電池技術研發。“萬向試圖通過此舉,來進一步解決此前A123電池中存在的問題,保證電動車核心部件的品質。”秋天永認為,因為無論對哪家新能源生產企業來說,動力電池的可靠性和安全性都至關重要。

從技術層面上看,只有解決了上述技術性問題,重啟生產才有可能變為現實。而眼下,一再推遲進行生產,也在一定程度上意味著在技術研發上,萬向正遭遇挑戰。“菲斯科原有的團隊幾乎都離開了,新的團隊是萬向自己組建的。”秋天永告訴記者,從此前的經驗來看,萬向的長處和優勢是在零部件制造上,要進入整車領域,在研發和集成能力上都存在挑戰。“因此,目前萬向的很多核心部件依然依賴於外采。”

不過,在經歷了菲斯科破產糾紛後,原有的供應商幾乎都不能為萬向所用。據秋天永介紹,自收購完成後,菲斯科與此前的供應商的債務糾紛幾乎持續到去年第四季度,後來雖告一段落,但供應商拿到的賠償幾乎微不足道。而萬向如果要發展新的供應商,不僅需要經歷12~18個月左右的審核期,供應商也會綜合考慮菲斯科的銷售規模,以及自己進入供應體系後的成本和回報問題。

生產落地一波三折

而眼下,萬向推遲生產的原因恐怕還不止於此,生產問題也是需要解決的。

據秋天永介紹,此前為菲斯科代工的芬蘭Valmet工廠雖然仍願意繼續代工,但考慮到生產成本以及對政府的承諾,萬向更願意將生產轉移至美國本土。在此之前,萬向計劃將車型的生產逐漸由芬蘭工廠交由位於密歇根州底特律市的豪華轎車制造商VL公司,而後者是此前其收購時的聯合並購方。

菲斯科·卡瑪電動車

不過,據記者了解,去年5月,VL公司被位於弗吉尼亞的積泰汽車公司(GTAVirginia)並購,而後者在密西西比擁有一家生產電動車的子公司。“VL公司的‘叛變’對萬向將生產放在美國的計劃產生了一定的影響。”秋天永認為。在他看來,如果萬向要在美國生產菲斯科的車型,選擇只有兩個,一是獨立建廠,二是啟用收購菲斯科時獲得的前通用工廠。不過,公開資料顯示,目前這家工廠自2009年關閉後就再未生產過車輛,一直處於空置狀態,而萬向這個“新東家”如果要在新工廠投產,那麽無疑需要較長的時間來修整和添置生產設備,而新建工廠也許要花費更長時間和更高成本。

在秋天永看來,萬向之所以推遲生產,無疑是想更好地梳理和解決上述問題。他表示:“菲斯科的車上市後總共只銷售出1800輛左右,說明其在質量和品牌上都存在問題,如果不做更好的準備,相信萬向不會草率地把新車推出來。”涉及品牌,據路透社消息,萬向擬用“Elux”取代“菲斯科”,對此,記者試圖通過萬向集團求證,但截至發稿,並未獲得萬向集團相關人士的回複。不過,秋天永證實萬向確實有此意圖。

Elux雖然是一個新的品牌名,不如菲斯科有知名度,但在他看來,從長遠看,采用新的品牌名,或許能夠避免此後與菲斯科本人的其他業務沖突,這也在一定程度說明了萬向盤活收購資產的決心。

雖然如此,從市場角度看,萬向即將推出的Elux·卡瑪是否能順利贏得市場,還有待觀察。路透社消息稱,其價格將定位在13.5萬美元左右,較此前提高20%左右。卡瑪被定位為高端豪華產品,其起售價甚至超過特斯拉ModelS。而眼下,經歷了前兩年的被熱捧的盛況,特斯拉在全球市場上的熱度已經在降低。

特斯拉

特斯拉發布的財報顯示,2014財年,其營收為31.98億美元,高於2013財年的20.13億美元,但凈虧損為2.94億美元,相比2013財年虧損7400萬美元有所擴大。而在中國市場,一車難求的局面也正在被改寫,2014年四季度,特斯拉在華的交車量大幅低於預期。鑒於此,秋天永認為,複活後的卡瑪面臨的依然是相對小眾的市場,且前景並不甚樂觀。

不過,這種高舉高打的戰略是否只是短期計劃?在秋天永看來,萬向可能也會采取如特斯拉一樣的產品策略,先在豪華市場占位,再自上而下推出更為廉價的車型,最終走大眾化道路。不過這樣的猜想是否與萬向的計劃一致,還不得而知。

編輯:一財小編
卡瑪 定價 超過 特斯拉 特斯 魯冠球 造車 計劃 或再 推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3650

鲁冠球终于造车了:万向联手上汽建新能源客车公司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7/4646589.html


多年苦心孤诣,万向集团董事局主席鲁冠球的造车梦在一步步梦圆。


近日,有消息称,万向集团与上汽集团(600104.SH)建立合资公司,将共同生产新能源客车。《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随即从上汽集团证实了这一消 息,上汽集团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已成立的合资公司名为上汽万向新能源客车有限公司。其中万向集团占有合资公司51%的股份,上汽集团占49%,规划年产新 能源客车5000辆。


“上汽与万向合作是一个双赢的动作。”汽车分析师张志勇认为。作为国内知名零部件企业,万向集团近年来通过一系列的收购,在新能源核心零部件上都有技术储备,基本上可以实现自足。而上汽集团拥有多年的商用车整车制造经验,则可以为万向在整车制造上提供经验。


据记者了解,虽然万向集团的专用车生产牌照于2013年下半年才正式拿到,但早在一年多前的2012年,由万向集团生产的几辆纯电动客车就已经在杭 州的公交线路中进行了试运行。据媒体报道称,虽然万向集团最初宣称这辆车的各项性能都能满足运营要求,但事实上,在运行一年多后发现,包括电池续航以及整 车的涉水性等问题就开始暴露。


或许正因如此,在万向好不容易拿到专用车生产牌照并获准生产客车后的一年多,其似乎并没有加速客车的投产。而上汽作为国内第一大汽车集团,不仅在生 产上积累了一定经验,且其与瑞典沃尔沃集团合资建立的上海申沃,也有多年的客车以及新能源客车的生产经验,因此,拉上汽入局,对万向来说,应该能更快推动 其客车生产的落地。


在国家和地方的双重推动下,国内新能源客车的推广真正进入了快车道。而按照去年9月16日交通部印发《交通运输部关于加快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的实施 意见 (征求意见稿)》显示,至2020年,新能源汽车在交通运输行业的应用总量将达到30万辆,其中新能源城市公交车将达到20万辆,对万向和上汽来说,此时 入局,市场前景无疑值得想象。


按照双方的规划,合资生产的新能源客车除满足国内市场需求外,还将一起开拓海外市场。


作为国内新能源客车的主流销售企业之一,在此之前,比亚迪的新能源客车就曾进入了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并获得了不错的市场口碑,上汽与万向的新能源客车如果能顺利走出国门,无疑将进一步提振双方在海外市场的知名度。


随着新能源客车项目的落地,鲁冠球的造车梦又向前迈进了一小步。“如果万向能够顺利的在美国市场上盘活菲斯科,并成功将其引入到中国市场,万向的多 年夙愿便将得偿。”张志勇认为。在他看来,对中国的汽车制造商来说,这无疑将是一个很好的典范。因为从目前来看,国内整车企业在国际化市场上话语权和竞争 力都还处于相对低级的层次,而万向如果能反其道而行之,先在国际市场站住脚,那么在中国市场上的成功也将更为顺利。


魯冠球 終於 造車 車了 萬向 聯手 上汽 建新 能源 客車 公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3659

“第一代浙商大佬”魯冠球去世 享年72歲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1025/165708.shtml

“第一代浙商大佬”魯冠球去世 享年72歲
創業家 創業家

“第一代浙商大佬”魯冠球去世 享年72歲

魯冠球是中國第一代民營企業家,被譽為“商界常青樹” 。

創業家訊  10月25日消息,據新浪財經等多家媒體報道,中國第一代民營企業家、萬向集團董事長魯冠球今日上午逝世,享年72歲。

資料顯示,魯冠球1945年出生於浙江,浙江蕭山首富,現任萬向集團董事長。1969年創辦萬向集團前身——寧圍公社農機修配廠。他把當時的一個生產農業機械的小作坊,發展成為了中國第一個為美國通用汽車公司提供零部件的OEM。

1969年7月,他帶領6名農民,集資4000元,創辦寧圍公社農機廠。1990年1月成為中國鄉鎮企業家協會副會長。1985年被《半月談》評為全國十大新聞人物。1994年,集團核心企業萬向錢潮股份公司上市。

1991年萬向產值已經過億,當年5月,魯冠球成為美國《時代周刊》封面人物,轟動一時。2013年,魯冠球登上中國富豪榜,以235億身價排名第十四名。曾擔任中國鄉鎮企業協會會長,浙江省企業聯合會、企業家協會會長。是中共十三大、十四大代表和第九屆全國人大代表。

魯冠球及其家族以650億元時隔九年重回《2015胡潤百富榜》,位列第十。2016年胡潤百富榜發布,魯冠球以550億元財富位列第18名。2017年胡潤百富榜,魯冠球家族以491億元財富,位列第37位。

以下為魯冠球生前口述,原刊載於《中國企業家》2007年9月,采訪並整理:劉濤。

1961年,我在蕭山縣城做鍛工已經3年,學徒期滿,工資從最初的14塊錢加到了36塊5。這個錢拿了兩個多月,我就被精簡了,現在叫下崗。由於自然災害,農村里吃樹皮,吃草根。城市里精簡工人2000多萬。那些最先被精簡的對象,一是工作年份短的,二是從農村來的。於是我回到了家鄉――距蕭山縣不到2公里的金一村童家塘。

那時,我想得很清楚,不種地。別人說我是農民,其實我沒種過地。我覺得農民吃不飽,穿不暖,所以一心就想做工人。我籌了110塊錢開始為村里修自行車。那時農村自行車少,生意很淡。後來看到家家吃大麥、小麥都要剝外面的殼,我就聯合幾個人搞了一個糧食加工廠。雖然我們是農村加工服務社的社員,但個體經濟那時很不好搞,我們的工廠要用電,但沒人給接。這里剛接上,那里又被拔掉。六年里,我們廠換了七個地方。糧食加工做不好,我又去修自行車,修車做不下去,我去給農民做爆米花用的設備。

以前這里躲,那里躲,還可以偷偷做。1967年“文革”一來,全都封掉了。我們廠戴上了“紅帽子”,掛上了公社大隊農機修配廠的牌子,資產全部上交。當時我所有的家底一共是1150塊錢。盤點好,連同賬本、印章全部交給大隊。不能申辯,否則批評你搞資本主義。但歸公後,我們做的東西比以前更多了,開始為錢塘江工程管理局服務,生產鐵路上小軌道的零部件。這樣一幹又是三年。1969年的一天,鄰居夏老伯告訴我中央發了一份文件,說每個大隊可以搞一個人民公社農機修配廠。夏老伯在蕭山縣城工作,對我說,你不如到縣里來做這個。我馬上打了報告,加入人民公社。工廠從金一村搬到了蕭山縣,名字改成寧圍公社農機修理廠。這時我已經有了4000多塊錢。

在那樣的年代搞企業,最難的有兩件事。一是什麽東西都缺,資源極度匱乏。搬到蕭山縣城後,我們開始為城里的汽車廠生產零部件,為農民生產鐮刀、鋤頭。但工具奇缺,電焊條、鋸條、鉆頭都很難買到,原材料也非常難找。鋼材有的是到走街串巷收廢品的貨郎擔家里去買;有的是經縣里批準,到廢品收購站批發幾百斤廢鋼,我們叫“廢鐵堆里選寶貝”。煤到杭州貨車站附近去撿從車上灑下來的煤塊、煤渣,叫“挑二煤”。但正因為是短缺經濟,只要你生產出來,什麽東西都有人要,不是質量好與差的問題,是有和沒有的問題。

第二件難事是我們這種企業要到處求人,而且受人歧視。那時候,鄉鎮企業叫五毒俱全。被說成搞資本主義,是不正之風的風源。有的人瞧不起你,有的人是怕你,不敢和你接觸。這樣你怎麽辦事?你想進政府的門,進不去。你想到北京辦事,買機票要開省級證明。坐火車想買臥鋪票,根本不可能。還有一次,我帶20多個人到蘭州參加汽車零件交易會。路上因為座位和另一幫人爭執起來。乘警來了,把我叫了去。上來就問我是不是黨員。我說不是。他說,不是黨員,就是壞人。我一直被扣到蘭州。

那時,最快樂的事情就是把產品賣出去,有收入。我們廠年年有效益,我一個月工資拿53塊,工人男的一個月30多塊,女的28塊。吃得飽,穿得暖。但造反派說我們不是政治掛帥,是獎金掛帥,利潤掛帥;是埋頭生產,不擡頭看路,搞資本主義。他們摘了工廠的牌子,我隨時要被拉去批鬥。政府里分兩派,一派支持我們,一派不支持。但不管有沒有人支持,受不受批判,我都好好幹。生產一天都沒有停過,工人的工資一個月也沒有欠發過。因為效益好,漸漸地,進我們廠來工作成了難事,必須是困難戶,或者是軍屬,政治成分好,有關系才行。

1983年,中央下發了3個文件。1號文件說農村土地可以承包,但企業不能承包。到3號文件的時候,企業也可以承包了。當時我們縣里開大會,縣委書記剛念完文件,我馬上站起來說我要承包,要承包權。在蕭山縣,我是第一個。我記得,縣里召開承包大會那天,我把家中地窖里存放多年的老酒拿了出來,請所有人喝。我是真的高興啊!我寫報告,提出“還權於民,還利於民”,省里的領導、中央農村政策研究室的主任都批了。1984年我入了黨,縣委組織部長還專門來主持了宣誓儀式。以前我寫過三四次入黨申請書,不被批準。現在,我們因為有利潤、有效益,成了正面典型。

改革開放,好的東西湧了進來,國內競爭國際化了。在計劃經濟時代,國營企業是經濟主體,我們僅僅是在計劃經濟的夾縫中求生存。就像道德是彌補法律的不足一樣,我們個體企業就是補充計劃經濟做不到的地方。所以,我們的生存壓力更大。我曾經把一批不合格產品送進廢品站,工人工資因此欠發6個月。但要想提高質量,關鍵是要轉變人的觀念。後來發現,觀念轉變了,手里還是拿不出來好產品,因為技術、設備跟不上。怎麽辦?我們的辦法是走出去,請進來。走出去,是最好的學習。工廠里天天講課、開會沒有用。1978年,我們的產品就開始出口了,後來進一步做到賣一批產品出去,引一批標準進來,派一批人員出去,學一批技術回來。我們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創品牌,從省優、部優到國優。今年,我們被評為中國世界名牌。

後來,我們摘了“紅帽子”,開始搞股份制。當時,南方鄉鎮企業多,市場一放開,很多企業跟不上,陷入困境。銀行不再承認政府打的批條,一些企業借不到錢,虧損越來越大。政府財政收入下滑,這就逼著思想解放,或者對企業進行改制,或者賣掉。有的企業是虧著賣的,我們是溢價賣的,給了政府很大的回報。改革開放以後,企業里就是靠資本說話,有多少資本就有多少話語權。有控股權就有決定權,我們拿到了自主權。但思想、政策也是一步一步解放的。我參加過黨的十三大、十四大,政策文件從最初的搞計劃經濟體制到計劃經濟為主、市場經濟為輔,後來是雙軌並存,現在是市場經濟為主了。我記得,當時的田紀雲副總理說過一句話,鄉鎮企業是市場經濟的先導者,因為它本身就是市場經濟的探索者、摸索者。

但即使是改革開放以後,對個體經濟的歧視依然存在。1989年,我們搞股份制,申請上市。這是全國的第一批,我們是全國10家模範化股份制的試點,還在中南海里開了大會。後來因為發生政治風波,停掉了。1991年上市再次啟動,省里把我們推了上去。當時上市歸人民銀行管,一位副行長在他的辦公室里對我說,你是個體企業,我們搞股份制是支持國營企業。他的權力大,這樣一句話,我們上市的事又擱下了。當時,中央對我們企業非常了解。1984年,《人民日報》刊登了《萬向:鄉土奇葩》,但我們還是被否決了。後來,上市歸證監會管了,政策變成以國有企業為主,民營經濟為輔,我們成為鄉鎮企業上市的第一家。  

我想,對民營企業,對商人的歧視幾百年前就有,現在依然有,一萬年以後還是如此,只是多與少的問題。我自己看過,經歷過。所以,什麽時候你都不要妄想,要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什麽身份。路不要多跨一步,話不要多講一句,老老實實做自己的事。我們爭不過別人,鬥不過別人,但是幹,誰也幹不過我們。

上市的時候,我的兒子魯偉鼎被任命為總裁。當時我就在考慮事業繼承的問題。我考慮的首先不是家族不家族,但是在能夠勝任的同等條件下,我肯定要選兒子,選我最信得過的人,把道德風險降到最低。但如果他接不了擔子,我選他,我就會倒黴。讓繼任者把企業搞好,首先是對自己負責,對企業負責,其次是對社會負責。只對社會負責,不對自己負責,那是空話、假話,但你只對自己負責,不對別人負責,你遲早會下來。

1994年,我們上市的同時成立了萬向美國公司,為我們2000年以後在海外的一些收購奠定了基礎。我覺得收購一定是強弱聯合,過去國有企業搞強強聯合是聯不起來的。但最初,我們在海外和在國內一樣,也是受歧視。外國人不願和中國人做生意,不願到中國公司來工作。倪頻(萬向美國公司總經理,魯冠球的女婿)到人家廠里,對方不允許你進,不接待。但我們就是一點一點幹。先把產品賣給低檔次的維修市場,後來賣給同行,現在開始賣給通用、福特一些主流汽車廠。我們在資金非常困難的時候,收購美國一家高爾夫球場。買了以後,球場搬不走,錢短期內收不回來,但別人覺得,哦,你是來這里搞事業的,不是賺了錢就走。來打球的人都是老板、白領,時間長了,萬向有了自己的名頭。倪頻再去人家工廠的時候,對方升起了中國的國旗,有高層出來接待我們。海外收購,是倪頻在操作。我考慮最多的是,他需要一兩個億,我拿不拿得出來。如果失敗了,我有沒有承受能力。

我們自己也有很多失敗的例子,自己都消化了。農村有句話說,你只看到和尚吃饅頭,沒看到他受戒。苦都只能往肚子里咽,訴苦有用嗎?得不到幫助,可能還會被人歧視。所以,吃虧自己知道,好了大家分享。還是那句話,事情不是講的,真的也講不清楚,一定要做出來給人家看。我把它總結為:思路決定出路,作為決定地位;時間檢驗行為,一切都是人為。  

2000年以後,萬向開始多元化。搞企業的,總是哪個方面好賺錢,大家就都想去搞。如果專門搞一樣,怎麽能做大呢?但關鍵是看什麽是大趨勢和你有多少能力。以前,暴利行業我們不做,千家萬戶能做的我們不做,國家壟斷的我們不做。現在我們的投資向三個方向轉變:從有限的產業進入無限的產業;從重視對物的投入到重視對人的投入;從重視有形的投入到重視無形的投入。

從有限到無限是指,我們要進入無限循環的市場。過去我做輪胎、汽車零部件,市場容易飽和,但老百姓每天要吃、要喝的東西是無限循環的。再比如資本市場,今天股票熱,明天債券熱,也不會有盡頭。對人的投入方面,員工的任何小事都是大事。你不關心工人,工人為什麽為你工作?我們最近剛決定,今年員工的工資要比去年增長25.89%,明年再漲25.89%,到2009年要比2006年總額翻一番。要做到“兩袋投入”,鈔票往員工的口袋里投,知識往員工的腦袋里投。無形投入,最主要的是指品牌的建設。質量好的產品能賣20塊,有品牌的產品能賣40塊。無形的東西是可以無限地發展的,做到無形就做到無限。

萬向沒有什麽“五年規劃”。形勢好一點,大環境好一點,我的步子就快一點。大環境差一點,我的步子就小一點。我長期的要求就是萬向不倒,持久地生存就是強者。對於未來,我最關心的是,中國能像胡錦濤總書記說的,如何做到思想更解放,改革更深化,對外更開放,做到以人為本。越開放、越解放,中國人民的生活就會越好,國家會越富強,世界地位會越高。 

魯冠球 萬向集團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一代 浙商 大佬 魯冠球 去世 享年 72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8447

溫習魯冠球,不忘來時路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30289

2017年10月30日,杭州,社會各界人士到萬向集團總部參加魯冠球追悼會。(視覺中國/圖)

(本文首發於2017年11月2日《南方周末》)

在10月的最後一周,萬向集團董事會主席、中國著名企業家魯冠球與世長辭,享年72歲。

魯冠球參與了偉大的改革開放過程——甚至他折騰的開端還要更早,遠在1967年,當時二十出頭的魯冠球就已經帶著幾個莊稼漢創辦了產權歸屬不清,隨時可能被“割資本主義尾巴”的五金廠。更重要的是,魯冠球全程始終屹立時代潮頭,從未被時代拋下。

1983年,他承包鄉鎮企業蕭山萬向節廠經營權,開時代之先河;1984年,他就在工廠里悄悄搞起了職工入股;1988年,他就通過股權改革獲得對一家集體企業的控制權;1990年,他的萬向集團成為全國第一家非國有企業的國家一級企業;1994年,萬向集團成為中國第一家上市的民營企業……

之所以不厭其煩將魯冠球和萬向集團的重要發展節點一一交代,是因為,我們對歷史容易隔膜,也容易淡忘,對當初每一步改革之艱難以及每一次突破之不易難以設身處地地理解。在1967年那樣一個時代,一個底層農民就敢辦廠,簡直可以說是膽子頂破天,而在1980年代,無論是承包鄉鎮企業還是搞股權改革,面臨的阻礙和壓力今天已經難以想象,以及所有那些第一次、第一個以及第一名,無不是非常人所能及的事功。今天的我們,更多處身於正在發生的社會洪流中,處在時代的“進行時”,進入我們視野的企業家群體早就換了一茬又一茬,各種新貴輪番登場,而那些曾經為中國改革事業做出貢獻的第一代企業家群體卻逐漸退出舞臺,乃至謝幕離場,消逝在歷史深處。

溫習歷史的曲折進程,尤其通過對重要歷史人物的追溯,會讓我們更明白我們這一路是如何過來的,有哪些啟發,哪些教訓,對未來對新人又有如何之啟示,用習近平總書記的話說,就是能夠“不忘初心”。實際上,生活中的魯冠球本人就是始終樸素低調謹慎的,即使他本人生前被授予無數榮譽,即使在中國出現財富排行榜之後他的家族從未出跌出過榜單。

溫習魯冠球,其實就是溫習改革開放,溫習第一代第二代中國企業家們篳路藍縷的實幹精神。39年的改革開放是一個連續敘事。某種程度上,今天的企業家是站在魯冠球這一代企業家的肩膀上成長起來的,是踏著這些創業前輩踏過的荊棘路走出來的。他們或許更加現代化、國際化,或者更有專業知識,但早期創業者仍然留下了非常難得的精神遺產,比如魯冠球這一代普遍具有的家國情懷和社會擔當,他們的勇氣以及他們敢為人先勇立潮頭的精神不僅讓他們成為企業家,還推動了中國經濟社會的改革和進步。今天的中國企業家,同樣應當具有這樣的責任感和使命感。

溫習魯冠球,不忘來時路。

溫習 魯冠球 不忘 來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886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