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午夜馬路】路燈醫生on call 24小時 唔怕鬼最怕野豬出沒

1 : GS(14)@2016-11-27 14:28:22

入黑後,阿崑便會坐上梯車的升降台檢查和維修路燈。



每逢入黑,路燈亮起為香港人照亮都市。當路燈運作,亦是一班路燈維修員行孖咇出勤的時候。冼成崑(阿崑)22歲入行,一做便做了15年,算是這一行的老師傅,「我不是一個普通醫生,我是一個路燈專科醫生。」

貪新鮮入行畏高唱歌分散注意力

路燈緊急維修多是晚上工作,阿崑平常多是晚上7時開工,做到翌日早上。日夜顛倒的工作未必人人適應,阿崑是貪新鮮入行,「以前試過做十多個行業,大部份是室內相對悶。做這行新鮮感大得多。」入黑工作不怕黑和鬼嗎?他笑說:「小時候住村長大,荒山野嶺都會去玩,所以不怕。」若你以為維修路燈好像屋企換燈膽就大錯特錯。街燈最高達12米,平常工作都要坐上有升降台的梯車,入行首先就要克服它。阿崑提起兒時經歷,「以前我有畏高,連天橋都不敢行,只敢低頭行中間位置。入行之後沒有辦法要克服,但起初上真的很害怕,會唱歌、大叫、望別處分散注意力。」唱一兩句聽聽?他哼出伊健的《一個為你甘去蹈火海的人》:「最愛的,無害怕……」似乎真的怕高多過怕鬼。



阿崑與拍檔會乘梯車出勤,梯車最高可達12米的路燈。

工作前阿崑會預備各款式的燈膽。


八號波出勤大鐵枝飛越險過剃頭

每次上梯車,阿崑的裝備接近幾公斤重,雨季和冬天環境下工作更辛苦,「下雨便要着雨褸和水鞋,冬天甚至試過落雹,手指僵硬都繼續做。」除了晚上工作,遇到緊急情況,例如路燈被撞斷或有漏電情況,天氣多惡劣都要立刻出動。阿崑試過在一個八號風球晚上,因街燈被樹打中漏電趕去維修,「警察或消防未必懂得處理漏電街燈,所以我們立刻趕到現場處理。那次『cut棟』(行內稱路燈為『棟』,『cut棟』即移除路燈損毀部份,是維修的一部份)中途,忽然聽到天空有聲,一抬頭看到帆布和兩支一架車長度的鐵通從頭頂飛過來,嚇一嚇。如果那時避不到,戴着安全帽都應該冇用,那次真的很危險。」如此危險,不害怕嗎?他就說這些都比較罕見,反而最困難是遇到他們的天敵。有一次,有路燈不停跳掣,他檢查超過十次,幾乎把整個街燈解體才找出原因,「原來有隻老鼠躲在裏面。有時牠們還會咬電線而死,一打開掣箱有很大的氣味,就知『大鑊』!最惡心是處理它們的屍體。」遇着小的動物還算容易,最難應付是再大型點的動物。「見過有些真的有垃圾桶那麼高的野豬乸,還有野豬仔跟着牠找食物,嚇到我不敢下車。」有時阿崑還需要處理厭惡性工作,例如曾接報某間餐廳投訴外面燈柱有白鴿屎影響衞生,他都親自清潔:「試過連貼反光貼都沒有用。最後與路政署商量,圓頭街燈太方便白鴿便溺,決定轉用特別款式尖的燈頭才解決問題。」



阿崑工作時使用儀器量度路燈電流。

基於安全問題,路燈維修出勤時多是行孖咇。


犧牲踢波唔敢諗旅行換來使命感

做了夜班工作十多年,對生活有沒有難免有影響,結婚數年的阿崑思索一會回答:「太太一向很支持。反而當朋友去玩、去婚宴、卡啦OK就很難安排。起初和朋友感覺距離很遠,後來他們開始接受,甚至覺得我對香港有貢獻,就會體諒。」不過總有犧牲吧?他直言已放棄了多年來的興趣,「我其實很喜歡踢足球,但真的不可能,根本約不到人踢。至於旅行,我三十幾歲只搭過一次飛機和太太去麗江。其實很多地方都想去,但實在太難安排。即使放大假都想留在香港,希望與同事保持聯絡,處理突發事情。」為何堅持這份工作?他直言是滿足感,「不時有市民會親身跟我們道謝,感覺很有成就感。這個已經不再是一份工作,而是確實我為香港做點事情,才會繼續做下去。」


路燈小知識

1.全港由路政署管轄的路燈約有146,000盞。2.路燈的高度分別為5米、8米、10米和12米,5米多見於行人路,8米和10米多見於馬路,至於12米則常見於高速公路。3.路燈開關主要由兩個儀器操作,一是日規時間掣,跟據天文台日出日落時間而開關燈。至於感光器則感應附近光源,天色暗時靠感光掣自動開燈,保障在天氣惡劣情況底下會感應到光暗變化而開關。記者:鍾藹寧攝影:梁志永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61127/19846656
午夜 馬路 路燈 醫生 on call 24 小時 唔怕 怕鬼 鬼最 最怕 野豬 出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724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