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張朝陽憶創業:馬化騰曾是我的聽眾

http://www.chuangyejia.com/archives/27489.html

  【導讀】日前,搜狐CEO張朝陽在金融博物館書院的「江湖」沙龍上分享了早期互聯網創業的故事,「1999年的我特別火,到深圳受到搖滾歌星式的接待,聽眾700人中就有馬化騰,他聽了我的故事激動不已,回去做了OICQ。」

  以下是演講實錄(有刪節):

  我回國創業的那些事兒

95年之前我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做博士後研究,當時很多同學在美國覺得很孤獨,早早結婚過穩定的生活,每天回家過日子或者去實驗室唸書,很快就拿到PHD。我和他們不一樣,耗費了很多時間在玩上面,導致我拿PHD的時間有點長,但是壞事變成好事了。

因為我等來了互聯網。當時中國人在美國是夾生的亞文化階段,我意識到在美國沒戲,而且我覺得互聯網太偉大了,所以我想回國。95年底的中國還被認為是很落後的第三世界國家,那時候回國是件很瘋狂的事情。於是95年年底,我提著破箱子拿著一千美元一個月的工資回國了。

但當時我回國是幫朋友做網上金融服務,具體模式是搜索金融信息給華爾街,當時在波蘭、俄國、中國、印度都有分公司給他蒐集全世界的經濟信息給華爾街投資,互聯網是傳輸工具,這個公司簡稱ISI。我當時跟這個朋友說,我幫你一年,但之後我還是要創業的。

96年底我終於幫ISI搭好架子,我必須開始自己創業。我到麻省理工跟一些教授如尼葛洛龐帝談融資,第一次融資成功是96年10月份,第一筆資金20多萬美元。

草船借箭的故事

當時在國內做瀛海威的張樹新是記者出身,喜歡做市場和宣傳,想把《數字化生存》的作者尼葛洛龐帝請到中國來,在當時把美國大教授名人請到中國來是很大的事情。有人告訴她我能邀請,但是她一直不相信,怎麼尼葛洛龐帝這麼偉大的人會給我投資呢?

後來為了這麼一個研討會,當時的電子部開了好幾次研討會,瀛海威也特別重視這件事情,他們光市場部就召集了40個人來組織這件事情,而且專門派車去機場接尼葛洛龐帝,而且對外表達的信息是,尼葛洛龐帝到中國是來瀛海威視察,給中國的數字化浪潮出版打造營銷效果。

而尼葛洛龐帝來中國的原因是給我投資,他已經投資了第一筆,第二筆資金還沒有投,就是要看看我的公司怎麼樣,也是他來中國的真正意圖。後來有一哥們兒說,你們只有幾個人瀛海威幾百個人,你幹嘛不用這個機會呢?我茅塞頓開,當時基本是全國媒體都到場,我要利用這次機會讓他們宣傳宣傳我們。

第二天正式開始,尼葛洛龐帝步入瀛海威大樓,全部人都排成一隊,張樹新跟尼葛洛龐帝說話,媒體一直在拍。後來演講開始,他們請了外交部的翻譯,越翻譯越不準確,我看到機會立刻站起來說我幫他翻譯,後來完全由我翻譯了。

我跟尼葛洛龐帝一唱一和,他說什麼我翻譯什麼。後來有人提問,這次為什麼到中國來?尼葛洛龐帝回答說,我這次首先做了一個重要的投資,這個投資就是由張朝陽創辦的愛特信公司,我想看看這個公司怎麼樣。

當時所有的媒體一下子嘩然,第二天《中國經濟時報》《北京青年報》都進行了報導,再加上現場的效果,愛特信從此出名,我也開始有點名氣。

這個基本是草船借箭的故事,用4人的力量調動了瀛海威公司40個人的市場部的力量,尼葛洛龐帝的訪問也成為中國數字化元年,這次研討會和新聞發佈會開啟了中國互聯網的普及工作。

在97年2月份尼葛洛龐帝訪華之後,因為商業模式不對,當年下半年瀛海威進入下坡路。97年愛特信開始建立商業模式,研究流量是怎麼回事,最開始先弄原始新聞,比如新華社新聞或者其它一些小說月報、雜誌,後來發現其實最簡單的就是建立幾個鏈接,由此產生導航的概念。

為了這個導航概念我又去了美國,當時雅虎在美國剛剛開始出名,我去研究雅虎,結論是導航用關健詞搜索這件事人們還不習慣,需要先進行引導分類。97年是整個商業模式形成的一年,我寫了一年的商業計劃。產品剛開始命名為指南針,後來命名考慮過搜乎,但想模仿雅虎把乎改成狐,98年2月25號正式推出搜狐。

 高人指點讓我傳承了張樹新的炒作模式,搜狐推出當天我做了幾百人的新聞發佈會,傳承尼葛洛龐帝第一次訪華的炒作模式,搜狐推出當天就家喻戶曉了。

  我和馬化騰、李彥宏的那些事兒

從此98年之後搜狐進入以市場和品牌運營為主要戰略的階段。當時我們那個新聞發佈會只花了八萬塊錢,而瀛海威那塊廣告牌「中國互聯網有多遠?1500米」依然矗立,但是這個公司已經不在了,最耀眼公司就是搜狐。99年新浪的崛起那是後話了。

98年我終結了張樹新的時代,1999年和2000年基本是新浪和網易異軍突起,上市後三大門戶時代一直延續到07年。另外還有兩個人李彥宏和馬化騰也都是和我有關。

  98年我去美國硅谷找人,問李彥宏想不想回國做互聯網,他在硅谷說中國搜狐做起來了,於是硅谷一些投資人給了他投資。99年的我特別火,到深圳受到搖滾歌星式的接待,聽眾700人中就有馬化騰,他聽了我的故事激動不已,回去做了OICQ。

當時高盛年在亞洲召開一個技術會議,受邀者都是來自中國高科技產業。1998年的會議在新加坡召開,參會的有聯想馬雪征、亞信田溯寧、中華網葉克勇(中華網99年上市達到50億美元的市值,把所有中國人的創業激情全部激發)。還有在美國華人區做了SINA.NET的姜豐年,他當時想進入中國大陸地區但還沒找到合適的方法。

  搜狐和新浪差點合併

各位英豪聚會新加坡,高盛的會開完後,我與葉克勇、姜豐年在咖啡廳喝咖啡。他們兩個人都比較熱情,我不怎麼說話。姜豐年去洗手間了,葉克勇說張朝陽咱們合併吧,你不跟我合併我就和姜豐年合併。

然後葉克勇去洗手間了,姜豐年說張朝陽咱們合併吧,很多人給我投資我都拒絕了,咱們合併做一個華人最大的。正說著,葉克勇從洗手間出來了,話題就此打住。雖然當時葉克勇不知道怎麼在中國做網站,但他給我的條件太優惠了,於是我跟姜豐年說我們董事會的老外很難搞定,他下次回美國的時候可以跟我一起去見我們的董事。

我說的有點打馬虎眼,沒有完全拒絕,但姜豐年非常積極。大概一兩週之後我回到北京,姜豐年也馬上到北京,又到我辦公室聊,說你看我們公司怎麼合併。中午去吃飯,我還是無動於衷,不置可否。他就著急了,當天下午三四點跟王志東在中關村約了見面。

98年的9月搜狐發展的已經如火如荼,四通利方還只是從法國回來的汪延做的一個論壇,王志東他們不知道怎麼做互聯網,他需要姜豐年告訴他們如何做網站。姜豐年三四點鐘趕到中關村見王志東,王志東拍板合併,這就是新浪的產生。當時我就是不想合併。

四通利方與SINA.NET的合併帶來很大能量,首先高盛的資金進入,新浪融資了6000萬美元。同時姜豐年運作網站的經驗,與王志東、汪延在本土運作的能力結合,再加上他們從中關村混起來的根子(新浪早於搜狐三個月從信產部獲得上市資格),98年底、99年初的時候新浪突然崛起。後來搜狐跟新浪也曾考慮過合併,我和王志東曾在月亮河酒店秘會,但最後的結果大家都知道了。

張朝陽 創業 馬化 化騰 騰曾 曾是 是我 我的 聽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360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