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老闆啊, 你為什麼要騙我? 張化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c88c400101h2zr.html

- 摘自張化橋的新書《避開股市的地雷》

六個故事, 同一個地溝油文化

1. 某製藥公司。2001年,它的業務零碎,市值只有7億港元。董事長曾在中央某部工作,跟石油進口有關係。我在UBS當研究部主管某日,他託人約我吃飯。飯畢,董事長說,上週是我的生日,他想送股票給我做禮物。我嚇了一大跳!我馬上說,你的話算沒有講,我也算沒有聽見。由於你說出這話,你的股票我永遠不會研究!後來,我把這事完全忘了。他的公司也早就倒閉了,不知道傷害了多少股民。

2. 某玻璃廠。2004年到香港上市,好不隆重!三家投資銀行抬轎子。在後來的一年裡,我和秘書幾次聯繫,想去拜訪。但是,公司總是推託。為什麼?因為我在2002年跟兩家壞公司(格林柯爾和歐亞農業)掙扎打鬥,所以,有香港媒體叫我為「打假英雄」。有問題的公司都害怕我去拜訪。直到今日,我也沒有見到公司管理層。當然,我也不需要見了:3年前,它出了大問題,正在清盤。

3. 鋁製品公司。總裁是我投資銀行舊同事。他們的故事已經廣為人知:買鋁材,加工,毛利率固定,然後「順價銷售」。雖然故事不算令人興奮,但是也還算過得去。2003年,我還為公司組織過幾次午餐會(跟基金經理見面)。我做出了2004年利潤預測,寫成了報告。我的推薦意見當然是「買入」。過了一個多月,公司公佈業績,業績大跌!我跌破眼鏡!為什麼?他們的毛利率完全沒有什麼穩定性!管理層一直在撒謊。也許他們做鋁的期貨虧了很多錢,只好用產品加工的毛利率的大幅下降來掩蓋?我除了在分析師大會上罵管理層騙人,還專門寫信譴責他們。一週後,我宣佈停止對該股票的研究。三年後,這家公司債務纏身,破產

4. 某食品配送公司2004年,它被幾家投資銀行隆重推薦上市。股價扶搖直上。公司又配售了新股,發行了CB。2005年,我多次陪同基金經理拜訪,參觀他們的餐館和超級食堂。他們聲稱為上百萬工人提供盒飯。客戶包括TCL、海爾、鴻海和大量的寫字樓白領。

為幾百萬人燒飯的食堂該有多大啊!雖然公司說他們的食堂分佈各地,但是,深圳的食堂據說也為50萬人燒飯啊!我看不到忙碌的廚師們,也看不到川流不息的卡車(或者餐車)。公司說,我去的時間是上午9點鐘,太早了。那麼,幾點鐘最忙?11點鐘?OK!我11點鐘再去。還是冷冷清清。我打電話給鴻海,他們說,他們不用這家公司的送餐服務。我質問公司的CFO,他回答:「哦!我們以前為鴻海送餐。現在忙不過來,就不再為他們服務了。」我不悅,再問鴻海公司,以前是否用這家公司的送餐服務。回答是否定的。我更氣憤了。再質問公司的CFO。他說:「抱歉,我記錯了。」另外,他們的大米倉庫小得可憐。CFO倉庫中間的一堆大米說:「那就是我們的大米。」我琢磨,他們在深圳的倉庫每天起碼需要400噸大米。我種過田,賣過稻子,大概知道400噸是什麼概念。CFO完全是睜著眼睛說瞎話。

5. 某藥廠。2003年,我80年代在北京五道口讀書時的某校友跟這家藥廠管理層連手欺詐。他「師兄前,師兄後」叫得很甜。後來,我安排這家公司和另外幾家醫藥公司到新加坡做了一趟路演。不知為什麼,我的心裡產生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悲涼:我真地瞭解這些公司嗎?我在幫助壞人還是幫助誠實的企業?幾個月後,我聽說這家公司連工廠都沒有。我大罵師弟不誠實。他極力辯解。某日,這家公司的股票暴跌90%以上,然後,那隻妖火就熄滅了。和藹可親的董事長再也見不到了,我的師弟也消失了。

6. 中藥公司。2010年,我還在瑞士銀行做投資銀行業務時,帶同事拜訪過我們希望跟他們建立關係,日後配售股份或者做其生意。董事長興致勃勃講解和展示給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突然,董事長小心翼翼地從保險櫃裡拿出一個三層絲綢包著的發黃了的線裝書。那本書的外面頁碼都破了,爛了,捲起來了。一眼看去就知道是老書,很老的書。

雖然基本上沒有文化,董事長也不知道從哪裡弄了一個醫學博士的文憑。聽說他的公司還在申請博士後流動站。他本人也是幾家大學的博導。我對國內的博導頭銜產生了莫名其妙的鄙視,就跟鄙視我自己的董事總經理頭銜一樣。我知道這種心理狀況很不健康,好在我掩蓋得不錯。

董事長眉飛色舞地講起他祖先在明朝元年開始師從中醫吳天禹學習草藥和香熏技術的光榮歷史。那一頁一頁豎排版的、密密麻麻的文字,都是閃光的智慧。當然,董事長只是在我們眼前晃一晃,不會讓我等認真地看。不過,我生性多疑,不然,哪裡來的「香港打假英雄」的稱號呢?我一眼就看到書的中間有「東風吹戰鼓擂,現在世界上究竟誰怕誰?」之類的句子。我差點叫出聲來:這不是「文化大革命」時期的句子嗎?

我稍微給董事長施加了一點壓力。我問他為什麼把「文革」的那幾頁紙「夾雜」在如此貴重的傳世之寶裡面。董事長似乎明白我的諷刺,招呼大家到隔壁的書房吃午飯。雖然我已經知道這家公司是騙子,不過,午餐還是在輕鬆愉快的基調中進行的。

一年後,該公司的欺騙性開始被多家媒體懷疑。它主要依靠幾個美女和少俊亂舞亂叫來支撐的局面已經難以維持了。現在股價從頂峰跌了80%以上。

 
老闆 為什麼 要騙 騙我 張化 化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040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