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概股「獵殺」者首被揭開真容

http://news.imeigu.com/a/1327819292985.html

imeigu.com 2012-01-29 14:41:32 來源: 法制晚報 原文鏈接 

圖為做空「主謀」Jon R.Carnes,本文附其詳細簡介

連續「獵殺」15只中國概念股,導致股價大跌、做空者暴賺的Alfred Little,終於被揭開神秘面紗——這是化名,極可能是由境外投資基金EOS和境外調查公司IFRA的人共同組成。

日前,在美上市公司希爾威金屬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兼CEO馮銳接受《經濟大案》欄目獨家專訪,講述了調查的詳細經過。

據悉,這是國外做空機構「獵殺」中國概念股以來,做空者Alfred Little真實身份在世界範圍內的首次曝光。

遭襲

中國礦業股 被指13億會計欺詐

2011年9月2日早上6點鐘,希爾威金屬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兼CEO馮銳剛起床就接到公司獨立董事的來電,稱有人匿名給公司寄來一份報告,指責希爾威「存在13億加拿大元的會計欺詐」。

希爾威是一家在多倫多交易所和紐約證券交易所雙板上市的加拿大註冊的礦業公司,通過運營在河南等國內省份的六座礦山,成為中國最大的原生白銀精粉生產商,但公司主要資產在中國,主要高管都是中國人,屬於典型的「中國概念股」。

這份長達87頁的報告被同時寄往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紐約證券交易所以及全球最大的財經資訊公司彭博新聞社。此前,已經有數十家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遭到做空者「獵殺」,股價狂跌。

這時一查股市數據,希爾威股票做空方已猛漲到2700萬股,佔總股本近16%。

當晚,馮銳與大多數高管通宵整理財務數據,第二天搶在股市開盤前,把工商年檢報告、銀行對賬單、納稅申報表等95頁材料在網上公佈。

「對方的指責要麼毫無根據,要麼草率武斷。公佈的目的在於澄清事實。」馮銳解釋說。

開盤後股價從每股8.5美元直落到7美元,經過澄清,最終穩定在7美元以上,幾天後回升至9美元。

潛入礦區秘拍視頻 「獵殺」致損幾億美元

但第二輪「獵殺」迅速而至。9月13日、19日、21日、22日,一名自稱AlfredLittle的人在「Alfredlittle.com」網站上連發4篇文章,稱希爾威在地質儲量、金屬品位、產量和盈利狀況等方面造假。

對方還公佈了一份視頻文件,稱IFRA的「調查員」潛入礦區秘密監控拍攝了20天,還在運礦路上撿了礦石進行了品位化驗。

所有解釋都無濟於事,希爾威股價暴跌。僅9月14日一天,股價就下跌19%,當天換手率佔股本的三分之一。

10月24日,希爾威公司僱請的會計師事務所作出審計報告證實不存在造假,之後股價才從6.20美元的谷底逐漸回升至9.5 美元。

但馮銳嚥不下這口氣。他拍著厚厚的審計報告對記者說:「我們審計花了250萬美元,回購股票花了3500萬美元,市值少了幾億美元。做空者卻通過造假至少獲利幾億美元,憑什麼?」

審計報告發佈當天,馮銳和公司的高管一致決定:「我們要跟他們幹到底!」

起訴

發調查傳票 催款函顯示做空者「足跡」

想鬥,至少要知道對方是誰、在哪裡。

撰寫報告的Alfred Little已經攻擊並做空了包括希爾威、中國綠色農業在內的15家「中國概念股」,但一直隱藏在暗處,對方只承認,Alfred Little是化名。

希爾威公司花數百萬美元聘請國外律所進行調查。在律師建議下,2011年9月23日,希爾威公司將Alfred Little等匿名人士告上紐約州高等法院索賠1億美元。

根據美國法律,該訴訟賦予了希爾威公司律師以紐約州高等法院名義,向證人發出調查傳票的權利。

此 前律師發現,2011年3月29日,Alfred Little通過美通社(PR Newswire)發佈了一條由IFRA編寫的攻擊「中概股」西安寶潤的做空新聞。於是,律師向美通社發出調查傳票。12月21日,美通社向希爾威提供了 關於Alfred Little的一切資料。

通過美通社發佈新聞是有償的。美通社發出的催款函顯示,做空新聞的提供者是一名72歲的美國老太,地址為美國密歇根州的Lapeer市某街區。催款後,她從住處寄出一張金額為1495美元的支票。

律師調查發現,她有個42歲的兒子,叫Zane Andrew Heilig。做空新聞是他讓母親替自己發給美通社的, 錢也是他給母親的。

老人曾給美通社留下兩個聯繫電話,其中一個號碼為604824××××,位於加拿大溫哥華附近。

Zane是EOS基金公司溫哥華分公司的經理。那個溫哥華座機正是EOS基金公司的辦公電話。

調查

涉嫌基金公司 主業為中國企業融資上市

EOS基金的主要業務是「幫中國等國家的中小型企業進行融資」。

EOS基金的高管,半數是美國白人,半數是華人。大多數高管的學歷都在碩士以上,且在金融投資領域經驗極為豐富。

EOS基金的發起人和公司主席叫Jon R.Carnes。2004年他將EOS基金帶進中國,如今半數高管常駐中國。

調查發現一連串「巧合」:EOS公司原副總裁專門負責中國公司在美國的上市事宜,他是兩家中國公司的投資聯繫人,這兩家公司均遭「獵殺」。

EOS基金一位前中國合夥人在兩家中國公司擔任獨立董事,在另一家中國公司擔任特別顧問,這三家公司也遭「獵殺」。

「我們高度懷疑,EOS基金先通過幫助中國公司在美國包裝上市,之後再利用瞭解到的對公司不利的信息做空。先殺熟,殺光了之後,又開始盯上我們這些生臉兒。」馮銳說。

基金公司承認 利用調查公司名義活動

另一個電話號碼位於香港,是商務調查公司IFRA的辦公電話。

律師調查發現:為了回應德爾電器的起訴,Alfred Little曾向紐約州高等法院遞交宣誓書,承認其是利用IFRA的名義開展活動。

之後律師又查到了一份鐵證:IFRA聯繫人黃宏發在美國東部時間2011年10月11日上午,在成都上網,IP地址為112.193.146.202;半小時後,EOS基金主席Jon R.Carnes用同一IP地址上網。

「可見,IFRA和EOS就是一夥的!」馮銳說。

行蹤詭秘 公佈的辦公地址是「鐘點房」

EOS和IFRA,行蹤都十分詭秘。律師按照EOS官網上顯示的溫哥華辦公地址上門查找,發現該地址是個「鐘點房」。

當律師詢問如何聯繫到Jon R.Carnes時,前台服務員手寫了一張便條,便條上的聯繫電話正是Zane的母親留給美通社的號碼。以電話號碼為線索,律師最終確認,其真實辦公地址位於溫哥華附近的Richmond市。

EOS在成都也有辦事處,有5位全職人員及數名兼職工作人員。但律師發現,其公佈的地址也是「鐘點房」。

律師還根據IFRAgroup.com的域名註冊公司提供的信息,找到IFRA在美國舊金山和香港的辦公地址。實地調查時律師發現,前一地址是一家桑拿按摩店,後一地址又是一家「鐘點房」。

威脅

做空者撰文稱 不停止訴訟將「進一步調查」

希爾威的調查被做空者察覺。2011年12月19日,「Alfredlittle.com」網站上出現一篇文章稱:「今後本網站只刊登試圖不斷通過威脅、綁架或法律訴訟迫使批評者閉嘴的中國公司的研究報告」。

文章中使用了「極權主義」、「暴君」等字眼形容起訴維權的中國公司,還透露出威脅之意:「如果希望阻止網站的進一步調查,需要停止『冗長而無聊的法律訴訟』,並『放過撰稿人』。」

「我們覺得這篇文章很可笑。這正說明他們已經害怕了,我們一定要維權到底!」馮銳說。

●最新進展

中國境內已有突破進展

希爾威公司先後向美國聯邦調查局、加拿大皇家騎警、美國證監會、美國證券交易監管協會、加拿大BC省證監會以及中國有關執法機構報案並獲得立案。

報案後,Alfred Little 撰文宣稱,他的兩名調查員在中國境內被警察扣留了。

據知情人介紹,2011年底,此案在中國境內已經取得突破性進展,但由於此案正處於偵查階段,有關人士表示目前不便透露詳情。

追加起訴欲揪對沖基金

2012年1月9日,希爾威公司向美國紐約州高等法院遞交了一份修改後的起訴書,追加EOS基金、Jon R.Carnes、Zane Heilig、黃宏發以及IFRA公司作為被告。

受訪時希爾威公司董事長馮銳表示,追加起訴EOS和IFRA是希望順藤摸瓜,抓出其背後的對沖基金。

「EOS和IFRA的背後,有對沖基金。不是可能有,是肯定有!」馮銳說。

據加拿大《環球郵報》報導,2011年9月14日,IFRA分析師Dino Huang接受採訪時稱,IFRA是受僱於一家對沖基金公司去調查希爾威的。該基金大量賣空希爾威的股票,從中獲利。

EOS電話已無法接通

通過公開途徑無法查到EOS基金和商務調查公司IFRA的聯繫方式。記者幾經輾轉,找到了EOS公司位於加拿大的座機號碼和IFRA位於香港的座機號碼。但多日來記者一直撥打,但均無人接聽。

記者還找到了EOS分析師黃曉夫的手機號碼,但撥打後發現已停機。

做空「主謀」簡介

Jon R.Carnes,現年39歲,美國籍,住拉斯韋加斯市。EOS基金的發起人和公司主席。經過調查,EOS基金有做空希爾威的重大嫌疑。據報導,EOS基金利用IFRA的名義開展活動。

美國股市「做空中國概念股」產業鏈

做空者潛入某隻股票、唱空者發佈研究報告質疑業績不實、美國媒體跟進炒作,形成輿論氛圍、股價大跌後由對沖基金拋售股票獲利

主要做空「嫌疑人」名單

海外人員

黃崑(Kun Huang), 加拿大籍,EOS基金亞洲區經理

黃曉夫(Jeff Huang),持加拿大綠卡,EOS分析師

黃必強,國籍不明,EOS副總裁

在華人員

劉北辰(Beth Liu)副總裁,住青島

王希平,董秘,住成都

劉麗(Li Liu),董秘,住成都

根據希爾威以及其他被「獵殺」的中概股公司的調查,那些「上天入地」獲取各種公司內幕資料的「間諜」,基本來自國內的商務調查公司及臨時收買的線人。

而這些公司,也多半沒有涉外調查許可證。法律專家表示,這些調查公司的行為涉嫌非法經營罪,如希爾威案最終被國內外執法機構嚴厲查處,將具有極大的判例效應,可能會使「做空潮」從此退去,對海外中國概念股公司的命運有重大影響。

「做空」·調查一

國內調查公司 充當做空調查員

希爾威公司董事長馮銳對記者說,該公司股價被做空後,令他驚詫於對手的「神通廣大」:潛入礦區、安裝攝像頭,偷拍20天別人卻渾然不覺;某些文件,只有政府部門和企業內部才有,竟能被輕鬆獲得。

這些商場諜戰片裡的場景,居然在現實中發生了,對方是如何做到的呢?

「經過調查我們認為,做空者有一個秘密而完整的鏈條,出錢的是境外對沖基金,製造、發佈報告的是EOS、IFRA這樣的機構,但做一線調查的是其在國內的僱員和線人,以及被僱用的中國國內的調查公司。」馮銳說。

做空者給希爾威寄來的匿名信中,發信者並沒有註明資料來源,但提到:「這種資料能夠從青島聯信這樣的徵信機構獲得。」

馮銳說,希爾威的有關人員曾專程找到青島聯信質詢,對方承認在2011年將希爾威公司的工商資料賣給了三家外國基金,但拒絕透露其名稱。

在青島聯信的官方網站上,該公司稱,其能夠為客戶製作「企業投資深度報告」,報告內容包括目標企業的公開信息、官方信息、「採訪」關聯方獲得的信息、詳細的財務分析等。

青島聯信還強調了公司的「特色」——信息可靠,內容翔實,主要內容均由律師從工商局查詢獲得;速度快,3至7個工作日可取;如果僅查詢目標企業的註冊信息、公司章程、股東及股份比例、股東和高管個人背景及財務報表等,「48小時之內可取」。

網站上還特別註明:適合於基金和投資公司,幫助其「全面瞭解目標企業,把握正確的投資機遇」。

「做空」·調查二

涉案調查公司 未獲得統計局許可證

有 媒體稱,青島聯信在華爾街的做空者當中名頭甚響。2009年,從來沒有到過中國的美國做空者JohnBird靠青島聯信提供的工商資料,成功獵殺「天一醫 藥」。之後青島聯信招來了專業做空者的大量訂單,其最大的客戶是在「獵殺中概股」風波中名揚天下的「空軍」——渾水公司。

《經濟大案》記者通過工商部門瞭解到,青島聯信商務諮詢有限公司的經營項目,包括企業管理諮詢、財務管理諮詢和「市場調查」。

但記者發現一個關鍵性問題:根據國家統計局頒佈的《統計法實施細則》、《涉外調查管理辦法》規定,受境外組織或個人委託、資助或與其合作進行的市場調查和將調查資料、調查結果提供給境外組織或個人的市場調查,均為涉外調查。

涉外調查必須通過具有涉外調查許可證的國內機構進行,境外組織或個人不得在中國境內直接進行調查或委託無證機構調查。

涉外調查許可證由國家統計局頒發,有證企業名單在國家統計局官網上可查,但記者在名單上沒有找到青島聯信的名字。

EOS在成都的辦事處同樣沒有涉外調查許可證。

海外中國概念股,在過去的2011年,成為不少做空者(網絡上俗稱「空軍」)「獵殺」的目標

對沖基金頻頻出手,連續「獵殺」15只中國概念股,導致中國公司股價大跌,做空者卻賺取巨額利潤

看跌期權的效用在於當股票價位跌破期權限定的價格時,賣方期權的持有者可將手中持有的股票以期權限定的價格賣出,從而使股票跌價的風險得到對沖。

經過幾十年的演變,對沖基金已失去初始的風險對沖的內涵,成為一種新的高風險、高收益的投資模式。

「做空」·調查三

「做空調查員」 普遍沒有調查許可證

根據《涉外調查管理辦法》第31條規定,組織或個人不通過有資質機構進行涉外調查,調查機構未取得資質而擅自進行涉外調查,且調查活動屬於經營性的,將被國家統計機構行政處罰,構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採訪過程中,多家被獵殺的中概股公司負責人表示,根據各家公司的初步調查,在做空潮中,秘密針對中概股公司進行調查的所謂商務調查公司,普遍沒有涉外調查許可證。

著名金融、證券律師張遠忠認為,這些無資質的調查公司以及境外做空者,均涉嫌非法經營罪。

「非法經營罪的本質在於行為人破壞了市場准入制度,擅自進入具有特定資格的民事主體才能進入的市場。刑法設定此罪的目的正是為了規範准入秩序。因此,當法律或行政法規規定從事某種經營活動必須要經有關部門批准,而行為人沒有獲准而擅自經營,即涉嫌非法經營罪。」張遠忠說。

北 京大學法學院王世洲教授認為,做空者將調查得來的不真實的信息在網上公佈,損害了上市公司的聲譽,致使股價大跌,涉嫌損害商業信譽、商品聲譽罪。按照刑法 的規定,捏造並散佈虛假事實,損害他人的商業信譽、商品聲譽,給他人造成重大損失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

●專家分析

做空者若獲刑 做空潮可能從此退去

近年來,本市及外地多個省市出現大量商務調查公司的老闆及員工被判非法經營罪的判例。但由於涉外調查屬於新興業務,國內尚無構罪判例。

張遠忠表示,如果希爾威案在國內外執法機構的共同查處下,行為人最終被追究了刑事責任,此案將具有極大的判例效應,對做空者將產生極大的震懾。

「這相當於矇住了做空者的雙眼,使其無法再對中概股進行『研究』。做空潮可能從此退去,這對未來的海外中國概念股公司的前景,有著巨大的影響。」他說。

「我並不是說做空就一定是壞事。某些公司確因財務數據造假而被『獵殺』,是咎由自取。我只是想說,如果做空者為了牟利目的,不惜發佈不實的研究報告欺詐媒體和公眾,給像希爾威這樣的公司潑髒水,讓守法的公司和投資者利益無辜受損,那麼這些做空者就應該受到懲罰!」馮銳說。

多數被「獵殺」的中概股經證實是被冤枉的。2011年12月3日,全國工商聯併購公會等機構共同發佈《在美中概企業問題分析及退市轉板策略報告》,稱有問題的中概股公司只是少數,多數公司受到的攻擊都是無中生有,或只是細微瑕疵。

希爾威案結果 將對國內A股產生影響

而做空者的一系列做法導致中概股公司損失慘重。

據WIND資訊顯示,2011年3月中旬以來,170家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的中國公司,有130家公司股票下跌,其中46家跌幅超過30%。在美國紐交所上市的77家中國公司中,有52家股價下跌,其中12家跌幅超過30%。

另據報導,2011年前11個月,從美國主板市場退市的中概股有28家,相當於每10家上市公司,就有一家被迫離開美國。紐約一家對沖基金經理說,過去一年投資中國股票唯一的賺錢方式就是做空。

做空者的手法不只是針對中國的海外概念股,專家分析說,中國的A股市場中也將看到做空者的身影。

2010年4月16日起,股指期貨上市交易,投資者可進行做空投資。

2011年11月25日,《上海證券交易所融資融券交易實施細則》開始施行。所謂的「融券」,即為做空。

張遠忠對此表示:「理論上說,通過類似手段『獵殺』國內上市公司也成為可能。一旦出現類似於美國股市上的做空潮,上市公司和股民可能都會蒙受巨大損失。所以,希爾威案的處理結果,也影響著國內A股上市公司的命運以及眾多股民的利益。」

名詞解釋

■做空

是指當你預計某一股票未來會跌,就在當期價位高時賣出你擁有的股票(實際是買入看跌的合約),再到股價跌到一定程度時買進,以現價還給賣方,差價就是利潤。

■對沖基金

對沖基金採用賣空等交易手段進行對沖、換位、套頭、套期來賺取利潤。最基本的對沖操作是:基金管理人在購入一種股票後,同時購入這種股票的一定價位和時效的看跌期權。

文/記者 付中 閆新紅

(本文來源:法制晚報 )

中概 概股 獵殺 者首 首被 揭開 真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879

銀行保薦新股首被查

1 : GS(14)@2011-04-21 19:12:2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10419&sec_id=15307&subsec_id=15320&art_id=15180560

2 : GS(14)@2011-04-21 19:12:51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320&art_id=15180561
一名已轉行的投資銀行家坦言,這個行業表面風光,好景時每年獲派的佣金數目不菲,但壓力甚大,大部份時間一個人同一時間要負責 3至 4宗新股上市,每間公司的老闆皆心急上市,不斷催促他們盡快向港交所( 388)遞交上市申請,期望在一、兩個月內通過上市聆訊,盡快上市。
在急趕的情況下,他們只好完全依賴會計、核數及律師的工作報告,除非發現擔當不起的問題,否則通常會設法解決繼續去馬。
他又透露,部份投資銀行只會委任一名擁有 7至 8年經驗的副總裁,帶領一名有 4至 5年經驗的副手及兩名數年經驗的分析員處理一宗中型規模的新股上市,他們歷練有限,自然易有遺漏或被人瞞天過海。至於大型新股,則可能有多一名董事監督。

指海歸派主力幫手「湊客」
一名已經轉任上市公司董事的前投資銀行家指出,本港新股市場主要由內地企業主導,所有投資銀行皆聘請海歸派或內地人士負責投行職務,他們主要與公司老闆溝通,即是「湊客」,具體核數及法律工作交由專業人士處理,因此,個別投行可能不額外收取保薦人費用,待公司成功上市才收取集資規模 4%至 5%作費用。
3 : GS(14)@2011-04-21 19:14:55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307&art_id=15180562

後知後覺
證監起底問題越揭越多
4 : wilyty(1376)@2011-04-22 23:11:22

我舊老細 told me a story about elec n eltec (33) before.
(33) 當年財政 in danger 還唔到綫, 結果 HSBX 就幫佢上市 , hahaha !
5 : GS(14)@2011-04-23 09:51:15

1174都是咁先上市
6 : GS(14)@2011-04-23 09:51:29

4樓提及
我舊老細 told me a story about elec n eltec (33) before.
(33) 當年財政 in danger 還唔到綫, 結果 HSBX 就幫佢上市 , hahaha !


我想知點解佢後來被建滔食了?
銀行 保薦 新股 首被 被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4070

離座示威 郭家麒首被逐出會議廳

1 : GS(14)@2016-07-15 05:06:35

【本報訊】昨天立法會無論是議會內抑或議會外,充斥一片斥梁振英涉嫌干預廉署「一姐」李寶蘭任命及拒交代UGL收錢風波的抗議聲,先後有多名泛民主派因此被逐離場,包括手持「廉政『私』署」字牌抗議的人民力量陳志全;其中公民黨郭家麒更因離座抗議,任內首次被逐出會議廳。



團體撒冥鈔諷收錢

梁振英昨早一抵達立法會,即遇上社民連等團體抗議他未有落實全民退保,並在立法會入口撒冥鈔,諷刺他收取UGL的5,000萬元。梁振英之後步入會議廳,即遭近20名泛民議員在門口拉起「先誅港大,後滅廉署,哀我香港,逆狼者亡」橫額抗議,並高喊「梁振英下台」口號。當梁進入會議廳時,泛民議員尾隨梁入內,持續高喊口號,其中陳偉業因離座向梁抗議被逐離場。一個半小時答問會期間,公民黨郭家麒、社民連梁國雄及人民力量陳志全先後因為離座抗議被逐離場。獨立議員黃毓民則以捲入襲擊梁振英避嫌為由,全程未有出席答問會。而梁振英完成答問會離開時,多名泛民再次狙擊,梁最終在大批保安開路下快速上車離開。■記者林俊謙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715/19695779
離座 示威 郭家 麒首 首被 逐出 會議廳 會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3753

沽空機構唱淡首被罰 Citron創辦人禁參與港市場5年

1 : GS(14)@2016-10-20 08:01:25

【本報訊】沽空機構唱淡上市公司,被罰禁參與市場及回水,成香港首例!Citron Research(香櫞研究)4年前唱衰恒大(3333),證監會指其誤導市場,昨日其創辦人Andrew Left被判禁止參與香港市場5年,及交出利潤160萬元,成首宗唱淡後被罰的案例。分析認為裁決或令沽空機構稍收斂,但長遠難杜絕。記者:黃翹恩 石永樂



本報就裁決結果向恒大及證監會查詢,但恒大及證監拒絕置評。其他在港活躍的沽空機構如Anonymous、Emerson、Glaucus等,截稿前未獲回覆。


唱衰恒大報告被指誤導

證監會針對Left提訴,因其在2012年6月21日在Citron網站發佈研究報告,指恒大無力償債、賄賂官員以獲得平價土地儲備、主席許家印履歷造假,有設龐氏騙局的前科、持續向投資者呈報有欺詐成份的資料等。報告公佈當日,恒大上午股價大跌兩成,中午管理層即召開電話會議澄清,但全日仍跌11.4%,市值一天內蒸發76億元。審裁處指,Left利用誇張言辭,但指控屬虛假及誤導,或引起一般投資者恐慌,他既不了解香港會計準則,又無尋求專業意見或恒大回應,做法疏忽、罔顧後果,8月份裁定Left干犯市場失當行為,至昨日判罰,Left要負擔證監會近400萬元訟費。


料沽空活動轉至「地下」

立法會議員(金融服務界)張華峰表示,沽空報告「好有影響力、好多投資者會相信」,若內容不實會「搞亂市場」,支持打擊惡意沽空,保障投資者。有券商高層表示,是次罰則不輕,多少起了殺雞儆猴的作用,雖不能完全將沽空機構的狙擊行動完全遏止,但起碼會收斂一點,預期沽空活動將轉至「地下」進行,即由從前的沽空、狙擊「一腳踢」,變為該機構只發表沽空報告,再由其他人配合沽空,監管機構難以追查。他又表示,大部份的沽空機構行事都是多方組織配合,而且沽空指令都是由香港以外的地方發出,亦大大增加追查難度。有從事唱淡獲利的沽空者認為,是次裁決只為個別事件,為免墮入法網,謹慎老練的沽空者應知道避免利用非公開資料,「錄音、放蛇呢啲會幾危險」,不過他認為,只要企業的確有造假,沽空者就自然有動力唱淡牟利,或受是次裁決影響,「唔會咁冒進」。此外,早前評級機構穆迪亦因指控民企的《紅旗報告》被罰,有熟悉監管的律師指出,是次與穆迪案的重點有分別,因為Citron沽空恒大在先、以不實資訊「唱衰」該股在後,「咁樣係操縱市場、造市」,而非單純針對其言論。但他又承認,兩案皆未能釐清市場言論與監管的界線。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61020/19806459
沽空 機構 唱淡 淡首 首被 被罰 Citron 創辦人 創辦 參與 市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281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