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风电产业大洗牌在即?金风科技调整盈利模式


From


http://www.21cbh.com/HTML/2009-5-25/HTML_8JHJC2UXUPGO_1.html


5月22日下午,在2009中国风能产业对话资本论坛上,松禾资本、联想投资、汇丰直投和深圳风发科技的代表正在台上进行创投对话。

突然间,深圳风发科技董事长周庆余的一番话让台下的参会代表全都竖起了耳朵。“风电产业大洗牌,今年肯定会开始。七十家整机厂商,年底有一二十家停产很正常。那些从国外拿一套图纸就建厂生产的,很可能会被淘汰。”

洗牌前兆?

周庆余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

“上海有做大风机的企业已经开始关门了。”周庆余说,但他并未透露那家企业的具体名字。

事实上,风机产能过剩在业内已经不是秘密。

2008年中国提前了实现了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一五”规划,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主任陈雪松认为,中国已超印度成为第四个装机超过1000万千瓦的大国,新增装机占全球新增装机的23%位列第二。

风机供大于求的现象已露出了苗头。

据陈雪松介绍,风电设备供应能力迅速地提高,整机制造厂已经超过了70家,20多家能够生产出样机,年产量超过100台1.5兆瓦风机的企业已经有华锐、金风、东气和上气等。

“现在已经出现了产能过剩的情况。”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高级顾问、原所长周凤起表示,“风电整机的制造门槛不是很高——有生产许可证可买,有零配件可买,马上就能出货了,何况国家在电价方面还给予了一定的经济激励政策。”

对于风机投资过热趋势,VC界也有所感触。

“和太阳能光伏一样,真正投进去才发现风机门槛其实没有那么高。当初投中航惠腾的时候,大家认为风机叶片的科技含量较高,但现在中国已有50多家叶片厂,当然,真正做好的也就五、六家。”普凯投资基金联席董事张爱民说。

周凤起因此警告说,“如果竞争力很弱,就有可能被淘汰。”

“产能大于需求的时候,洗牌就要开始了。”周庆余补充说。

“今年全国新增风电装机容量大概是800万到900万千瓦。”周凤起担忧地说,“到2020年会达到1亿千瓦。1亿千瓦风电在中国运行后,会出现什么问题,还有待发现。”

发展瓶颈

对于这些有点“过剩”趋势的风机产能而言,来自需求端的消息也并不那么乐观。

陈 雪松介绍说,截至到2008年年底,全国风电企业已经超过了239个,有12个省的风机装机容量达到了20万千瓦,有四个省超过了100万千瓦;同时,甘 肃酒泉这个千万千瓦级的风电基地建设也已经启动,一期380万千瓦已经完成招标,即将进入实质性建设阶段;江苏沿海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规划已经提上日程, 内蒙古、新疆、河北也在积极地筹建千万千瓦级的风电基地。

但电网的瓶颈却迟迟未能突破,这对计划中的多处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是一大挑战。

陈雪松认为,电网已经成为我国风电能否高速持续发展的关键。

“去年有一个风电厂就因为被限制上网遭遇了重大损失。另外,内蒙某风电厂在建成半年后,电网接入系统才到位。”陈雪松说,“在风电资源丰富的地方,电网还十分薄弱,因此,电网的规划、建设速度要加快。”

上网电价迟迟未获解决,也是制约风电发展的重要因素。

周凤起承认,“目前的电价没有理顺,未来可能还要回到固定电价。”

另外,容量系数太低也是当前风机发展的一大瓶颈。

周凤起指出,根据已建成的风机2007年在风电场运行的小时数,从单位投资来看,经济性有待继续提升。

作为最早一批风电整机制造商,在全国风机投资遍地开花的背景下,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风科技)2008年的市场份额滑落至第二位。

金风科技财务总监余丹柯坦承,“中国风机行业的供应链比较薄弱,2008年很多矛盾都体现出来了。金风科技遇到了很大的挑战——2008年交货机组的数量低于计划,很大部分原因是受到供应链的制约,导致很多关键零部件,甚至电供系统不能及时到位。”

余丹柯指出,2009年风机设备厂商仍将面临一些不利因素。一方面,整个社会电力需求下降。同时,“风电市场竞争会进一步加剧”。另一方面,在世界范围内,特别是欧洲的风电场建设遇到了资金上的困难。

原材料价格的波动也让人担忧。“我们的订单交付日期甚至排到了2011年,在长达2年的时间内,原材料价格是否大幅上涨?”余丹柯说。

为了应对产能过剩和跨国公司巨头的侵袭,金风科技正在打造新的盈利模式。

余丹柯表示,“设备制造是金风科技十年来的主业,但现在的金风科技已经是一个多元化的产业集团,贯穿了研发、服务、整机制造到风场的四个盈利点。”

金风科技在完成对国外数家公司的收购后,每年都有生产许可证的收入,并合并在金风科技的报表里。

服务则是金风科技未来的另一个主要赢利点。“我们正在培养服务能力,(这块业务)处在初级阶段。”

金风科技看重的还有风电厂项目销售。“这是我们正在研究、开发的一个重要盈利点。”余丹柯说。“2008年有10%的利润来自于风电厂的销售和转让。”
風電 業大 洗牌 在即 金風 科技 調整 盈利 模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129

中国风电年度业绩增长17%至1.17亿


每经记者  李凌霞

        中国风电(00182,HK)昨天公布了其截至2009年3月31日为止的年度业绩。虽然在2008 年金融风暴席卷全球,商业环境变化剧烈,但中国风电凭借其在风电建设及营运服务、设备制造、机风电场投资方面一体化的商业模式,仍然保持了较为稳定的盈利 增长,并实现了强劲的现金流增长。业绩报告期内,该公司的净利润达到1.168亿港元,较上年同期的1.001亿港元增长了17%,每股基本盈利为 2.06港分,每股全面摊薄盈利为1.81港分。

        业绩显示,在截至今年3月底为止的年度里,中国风电获得的综合收入约为 3.794亿港元,均来自风电业务的贡献,较上年同期增长了75%。另外,截至今年3月底,中国风电所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值项目约为7.451亿港元。同 时,公司流动比率为6.94倍,资产负债率为0.01%,较上年同期的0.06有所下降。集团的综合资产净值维持约为2.485亿港元,较上年同期有所增 加。

        对于公司未来的发展,中国风电信心十足。据悉,目前政府已经把风电作为重点发展产业予以扶持,预计2020年的风电发电装机容量规划目标将大幅上调至1亿千瓦以上,同时政府此前制定的相关政策法规都将有效促进风力发电的发展。

        在 年度业绩报告中,集团计划在2009年加快风电项目的投资,并继续强化集团的风电服务核心竞争力。将重点投资开发辽宁省、吉林省和内蒙古自治区东部地区电 网接入条件和风资源较好的项目以及甘肃省的国家特许项目。中国风电计划在2009年新开工建设500~600MW的风电项目,快速提升集团的装机容量。

        另外,该公司的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刘顺兴昨天表示,今年公司将投资10间风电厂,投资总额为50亿元。



媒体转载、摘编本报所刊作品时,请注明来源于《每日经济新闻》及作者姓名。

中國 風電 年度 業績 增長 17% 1.17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602

中国风电在沈阳成立合营公司


每经记者  李凌霞

        上周发布年报时才表示今年将斥资大量建立风电场的中国风电集团有限公司  (00182,HK),很快就将计划变成了现实。

        中国风电日前宣布,集团通过全资附属公司协合风电投资有限公司(协合风电)与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中电投)的附属公司内蒙古锡林郭勒白音华煤电有限责任公司(中电投白音华),在中国沈阳共同成立合营公司,以发展中国风电场项目。

        据 悉,新建的合营公司名称为蒙东协合新能源有限公司。根据协议规定,协合风电及中电投白音华分别持有蒙东协合的49%及51%股权。合营公司的注册资本为 3.5亿元人民币,协合风电及中电投白音华将初步分别向合营公司注入4900万元及5100万元人民币的现金。

        合营公司 将负责管理共85万千瓦(850MW)的中国风电专案,并继续开发新的风电项目。中国风电将提供包括风力发电工程、采购及建设、风机塔筒制造、风力发电设 施设计及维修的服务,以及丰富的风资源储备优势。而中电投则提供大型国有企业的地区优势。中国风电认为,因此合作将实现合营双方的优势互补,加快双方的风 电业务发展。

        据了解,中电投白音华的最终控股股东中电投是中国五大国有发电企业之一,主要从事电源的开发、投资、建设、经营和管理业务,拥有注册资本金120亿元人民币,是获国务院同意进行国家授权投资的机构和国家控股公司的试点。

        中 国风电集团主要从事风力发电业务。集团的经营领域主要为风电厂投资运营风、力发电服务业务及风力发电设备制造等。上周该公司刚刚公布了其截至2009年3 月31日为止的半年度业绩,业绩期内该公司净利润达到1.168亿港元,同比增幅为17%。该公司的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刘顺兴表示,今年公司将投资10间 风电场,投资总额为50亿元。



媒体转载、摘编本报所刊作品时,请注明来源于《每日经济新闻》及作者姓名。

中國 風電 在沈 陽成 合營 公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685

中建材引资三方 掘金风电叶片


http://www.21cbh.com/HTML/2010-3-31/3NMDAwMDE3MDk3Ng.html


弘毅投资、高盛集团、江苏高科技投资集团(下称江苏高投)同时成为了中建材集团的战略投资者。

3月30日,在与 上述三家公司签署战略投资签约仪式暨重大业务项目发布会时,中国建材董事长宋志平对本报记者表示:“中建材进入风电叶片制造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我们进入的 目标就是要做到最大最强,不然于央企而言,便没有意义。”

据本报记者了解,上述三家战略投资者将向中建材旗下中复连众复合材料集团有限公司 (下称中复连众)投入资金共计1亿美元,并获得该公司约30%的股权。

当日,中复连众还宣布3兆瓦55米风电叶片正式投产,并启动5兆瓦 62米叶片的设计。这对处于江苏沿海战略桥头堡位置的连云港市而言,项目、央企、金融投资者并举进入,也是在实现与地方规划的对接。

引 资三方

“作为投资者,我们最基本的追求,是希望所投资的企业能够做大做强,我们的专业就是研究什么样的机会、投给什 么样的人、投给什么样的资源组合和项目。”3月30日,弘毅投资总裁赵令欢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作为联想控股成员企业中专事股权投资及 管理业务,并在私募股权投资行业处于领先地位的弘毅投资,目前管理着超过200亿元人民币的资金。

此前,在论及新能源行业风险时,赵令欢曾 表示公司会考虑规模、成长性两大因素,在这个行业中有些领域还要“稍微等一下”。但与央企联手打造最大的风电叶片生产商,显然不需要太多犹豫。

“跟 央企合作是一个特别具有中国特色的、好的资源组合。”他说,“弘毅、高盛和江苏高投,身后都代表着各种各样的资金来源。加在一起,便集合了全球最优秀的多 层次资金。”

据中建材股份公司副总裁、中复集团董事长张定金透露,三家战略投资者出资1亿美元进入,除去集团控股65%、管理层5%股权激 励外,三家所占的股权比例约在30%,其中弘毅投资为多,约占16%。

有意思的是,记者注意到,在当天举行的四方签约仪式上,亦有来自摩根 士丹利、中金公司的嘉宾出席。张定金向记者感叹:“大家关系都不错,也都很有投资热情,这次实在是安排不了,只能看下次机会合作了。”

作为 战略投资者,赵令欢认为,“战略投资者的资金,还必须要和一个国家的战略、一个实业的发展、一个地方产业政策结合起来,就是将世界上最好的金融资源和国内 最好的政策产业、地方政策结合。”

对于目前舆论关于风电过剩的担忧和来自国家层面的警示,赵令欢则指出,好的、有希望的行业在中国几乎都会 出现过剩,因为大家都想做。但“高质量、经得起考验的产能不仅不过剩,还供不应求”。

“最后发生产业聚集效应时,一定会有龙头企业来整理清 理这个行业来长期持续发展。”在其眼中,中复连众现在是全国最大、全球第二,“我们认为它是十分值得投资的一个企业。”

造行业旗舰

引进战略投资者的当天,中复连众宣布了两项重大项目工程。

其 一为3兆瓦55米风电叶片投产,为现在国产功率最大、长度最长的风电叶片,初步设计年产能500套;其二是全面启动全球技术领先的5兆瓦62米叶片设计工 作,挑战全球纪录,为国内大型风电主机制造商配套5兆瓦及以上的风电机叶片,计划今年11月投产。

因为,未来将是一场从陆地转向海洋的激烈 竞争。

张定金表示,目前海上风电在全球都是一个为少占陆地资源而大力发展的目标,并认为这一源自于欧洲的产品,会在中国结出硕果。

“我 们3年前就开始起步海上风电叶片制造。东海大桥总装机容量达10万千瓦的海上风电场,用的基本就是我们的叶片。”他表示,“最近国家能源局也将正式启动海 上风电招标,这一领域会实现快速发展,因为所有新产品都对应海上风电,我们也会投入力量来满足需求。”

据记者了解,海上风电机组发电量一般 比陆地高出20%,中国近海可开发利用的风能储量有7.5亿千瓦。因而目前在大功率风电叶片制造领域,来自内外资企业的竞争都非常激烈。

海 外巨头如丹麦艾尔姆,今年1月其秦皇岛生产基地一期项目已正式投产,总投资3.04亿元;德国西门子于去年追加6400万欧元,用于建设上海的西门子风力 发电叶片公司,计划今年下半年投入运营;国内领先如中航惠腾正紧锣密鼓计划上市募资投入主业项目;中材科技(002080)也于上周宣布,投资2.22亿 元生产3兆瓦风机叶片。

另一方面,继今年1月取消“风电设备国产化率要超过70%”保护政策后,《风电设备制造行业准入标准》也将出台,工 信部起草的标准,目前正在公开征求意见。

面对激烈的竞争和政策的变迁,宋志平似乎并不太担心。他认为,“哪个行业都有竞争,风电叶片看似有 数十家企业参与,但真正能做好、做下去者,我想不会太多。任何产品,都要有核心专长和竞争力方可长久。”

中复连众总经理乔光辉介绍,其叶片 业务从组建到发展至今,发展呈现快速跳跃状。4年时间,共提供了3000多套兆瓦级风机叶片实现安装,覆盖陆地到海上共6个功率等级23种叶片的产品系 列。

“未来具体的市场目标,我们还是要按照需求来看。但是做大是毫无疑问的,包括出口这块。”乔光辉告诉本报记者,目前中复连众(不包括 2007年收购的德国公司SINOI)出口国只有5个,占全部产量10%不到。

接地方发展

此 番,央企及战略投资者在连云港联手打造生产项目,对于当地政府也不啻为一场共赢。

当天,连云港市委书记王建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连 云港的发展,最关键是路径的选择。“寻找着力点,当然会想到央企、重大龙头企业。“

他告诉记者,在到任连云港的第一个月,就“冲到”老朋友宋志平的办公室,请他到连云港来发展。

去年6月,国务院 通过了江苏沿海规划、使之进入国家战略后,提出连云港要“后发先至”,建成特大中心城市、发挥辐射功能、带动苏北、支撑中西部发展,实现陇海兰新产业带的 发展。

“我们后发优势很大,包括环境容量、资源、区位优势、劳动力等,但这些优势该和什么样的资源因素对接、整合,是非常重要的。”他说, “我们要抓住国际上因金融危机和资源环境硬约束的倒逼机制,形成第三次产业革命浪潮的机遇,重点发展新能源、新材料、新医药好生物环保科技产业等。”



建材 引資 三方 掘金 風電 葉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925

風電概念-銀河半導體(527)


(1)


該公司在2006年5月上市,主要以「Bilin」產銷二極管,業務基地主要在江蘇,其主要市場在中國,而上市公司架構如下。





(2)


從上市公司報表可見,公司營業額盈利持續增長,由2003年8個多月的的9,588萬人民幣、1,760萬人民幣,增至2005年的2.52億人民幣、3,906萬人民幣,純利率超過15%,這是否有點偏高?


從現金流表中,因存貨、應收款增加較快,我們可以看到其營運現金流入僅500萬人民幣至1,800萬人民幣之間,但其投資現金流流出每年均有1,200萬至2,000萬,可見公司盈利不是想像中的強,且需要大量資金擴張,亦有可能,只是在上市為製造盈利,弄好報表,但無辦法製造現金,以抹走「製造出來的盈利」,所以固定資產也連帶上升起來。


從資產負債表可見,公司上市前財政年度現金僅700餘萬,是嚴重不足地支持一家營業額2億多的企業,不包括應收款,欠付各方負債約9,000萬左右,其中欠付關連公司、股東及銀行約5,000萬,本次集資6,500萬,主要原因應該是先清掉這些債務。


而這1,500萬如何拿走?今晚續。

風電 概念 銀河 半導體 527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307

風電概念可靠嗎?-銀河半導體(527)


(3)


上文談及如何取走餘下的1,500萬,現在續


1.


上市後不久,公司即向前大股東,但上市前已出售全部股權,亦為該公司非執董的蕭先生, 出售Seven Rainbows予上市公司,作價1,320萬。


這件資產本身為銀河電器,曾為上市公司一部分,但在2005年3月售出,售出原因如下:





次頁又稱稱:





但是看回購回的原因,就會覺得他們自打嘴巴:





從上面可見,售出原因大部都是藉口,因為:


(1) 在5個月後上市公司售出的廠房又租回經營二極管業務,即證明並無經營(1)其他品牌業務及(2)電子機器,可以證明蕭先生的目的不是買回來經營自己的業 務,或會是需要這塊地。


(2)其又稱,如果不是蕭 先生購回這塊地,不會買這公司,但這塊地也不能售出,蕭先生買這公司來做甚麼?但為何蕭先生不久又售出之? 上市公司又是又賣又買,白虧資金?


(3)繳足資本金在這1年多並無變更,也是120萬美元,即是購入蕭先生並無注入資本,所以其購回 的也需要承擔資本,但售出的原因已知道公司目的會上市,但為何不多等一會,要特地售出又購回呢,所以原因應又不是這樣。


可能真實的原因如下:


(1)上市公司當時現金不足以支付營運所得,僅有數百萬港元,所以被迫售出業務,但是他能以資產取得 數千萬貸款,所以應不急需這些錢。


(2)蕭先生是 供應商之一,可能他低價提供原料給公司(佔公司上市前的原料約5-10%,假設購料價格降低15%,三年來也有約300萬),所以這一買一賣的300多 萬,就是他的補償。


(3)盈利水份太多,由此要利 用購入固定資產,之來抹掉盈利的水份。至於售出的原因,可能是降低資產數字,減少虧損,令部分數字較為好看。


(4)只是一些誤會或我們不知的原因。


2.


上市不久,公司公佈盈利倒退, 但仍派發1.6仙股息,以4億股計算,即640萬。其後當業績繼續下降,並不派發股息。

3.


以56萬美元(436.8萬港元)向少數股東購回銀河科技35%股權。


(3)


在2007年12月,更換核數師, 由德勤變成畢馬威。


2008年1月,公司會計師辭任


2008年4月,合規顧問辭任


從2009年帳目可見,盈利下降至1,100萬,營業額下降但應收款上升,存貨有所下降,銀行貸款 上升,且全為即期款項,經營平平。


由此可見,公司 帳目確實有一些問存在,集資所得亦因在關連交易及還債等已花光,所以存在賣殼之念,明天續。

風電 概念 可靠 銀河 半導體 527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312

風電概念可靠嗎(3)?-銀河半導體(527)


(5)


上文談及公司業績不佳,上市集資的資金也接近用光,所以心存賣殼之念。在2008年公司亦有一個賣殼嘗試,但其後因股市不振終止。。


在2008年6月,公司向宋立宣佈購入豪領有限公司,其持有青島永信置業有限公司90%股權,作價1.2億元。付款方法如下:


(1)3,400萬以每股42.5仙發行8,000萬股支付。


(2)其餘8,600萬以承兌票據支付,年息3%。


公司可選擇以現金及新股支付承兌票據。換股價每股1元。該票據以其持有青島永信置業有限公司90%股權的盈利保證作掛勾,2008年及2009年盈利保證分別為2,400萬人民幣及5,200萬,不足數以此數乘以持有青島永信置業有限公司的90%股權再乘以5.56補償之,惟虧損則當盈利為0計算。


若盈利達成,則全數發行予宋立,若不足數,則先抵扣,惟不得超逾承兌票據的金額8,600萬。


若新股發行及承兌票據全數以新股兌換,則宋立先生持有1.16億股,佔擴大後股本5.16億股的29.33%,恰巧未突破30%的全購界線。


為甚麼可以青島永信需要借殼上市?從以下可得出原因


(6)

公告稱,其持有三項物業項目,其資料如下:


青島永信主要於中國山東省青島市從事房地產發展業務。青島永信已發展或將發展下列項目:
1) 名門世家
名門世家為於二零零六年九月落成的住宅項目。該項目包括兩幅相鄰的地盤面積約為102,000平方米的土地及857個總建築面積約為98,000平方米的住宅單位。


於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一日,857個可供銷售單位中已有822個單位已售出。名門世家物業的土地使用權已獲授出,年期為70年,分別於二零七二年六月十二日及二零七三年十二月八日屆滿。於本公佈刊發日期,名門世家物業的土地使用權出讓金已悉數支付。


2) 新都
新都物業包括包括一幅地盤面積約為45,600平方米的土地及於本公佈日期仍在建的14處住宅樓宇。新都的發展計劃預計將於二零零八年十二月落成。於落成後,新都的總建築面積將約達70,100平方米,包括住宅單位約58,800平方米、泊車位約5,500平方米及貯存室約5,800平方米。於本公佈刊發日期,新都物業於二零零八年首季展開預售。於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一日,698個可供銷售單位中已有620個單位已售出。新都物業的土地使用權已獲授出作住宅用途,年期為70年,於二零七七年十一月五日屆滿。於本公佈刊發日期,新都物業的土地使用權出讓金已悉數支付。


3) 城陽項目
城陽項目物業包括一幅地盤面積約為146,000平方米的土地,計劃用於發展各類住宅及配套商業樓宇。城陽項目物業預計於二零一零年下半年竣工,規劃總建築面積約為215,200平方米。於本公佈刊發日期,城陽項目物業均尚未售出。城陽項目的土地使用權已獲授出作住宅及商業用途,年期分別為50年及40年。


於本公佈日期,土地使用權出讓金總額約人民幣75,083,000元(相當於約84,363,000港元)中約人民幣25,000,000元(相當於約28,090,000港元)已支付。青島永信擬透過內部資源及/或銀行借款籌集土地使用權出讓金餘額約人民幣50,083,000元(相當於約56,273,000港元)。


由於需發展城陽項目,青島永信將其註冊資本增至49,800,000美元(相當於388,440,000港元),其中44,820,000美元(相當於349,596,000港元)由Smart Advanced出資而4,980,000美元(相當於38,844,000港元)由青島遠山投資有限公司出資。


當時,青島遠山投資有限公司已合共支付4,980,000美元(相當於38,844,000港元),作為其對註冊資本的出資,而Smart Advanced已合共支付3,015,900美元(相當於23,524,020港元)作為其對註冊資本的部分出資。


貿易經濟合作局的批文所示,Smart Advanced或Caking(視情況而定)須於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之前再支付41,804,100美元(相當於326,071,980港元)的註冊資本出資額。


作為股份轉讓協議的先決條件,Smart Advanced或Caking(視情況而定)須於二零零八年八月三十一日前再支付8,360,820美元(相當於65,214,396港元)的註冊資本出資額。董事擬藉著本集團內部資源及/或股本融資及/或債務融資,為33,443,280美元(相當於260,857,584港元)的資金承擔進行融資。


由此可見看到,青島永信仍需約3億元進行增加資本,所以有一定的資金需求,故此需要香港上市公司集資平台去協助發展計劃,今晚回來再拆局,驗證上市公司資金是否足夠。




風電 概念 可靠 銀河 半導體 527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320

風電概念可靠嗎(4)?-銀河半導體 (527)


(7)


根據後期發佈的2008年中期報表所示,公司上半年盈利有少許增長,但經營現金流卻呈現流出190萬,投資現金流又耗去1,187萬,現金持續流出,實際上其盈利能力不甚 佳,質素也低。


其手上現金僅有約5,000萬,較去年底增加,但是主要是由銀行借貸增加造成的, 實際意義不大,況且連在8月底應付新收購青島永信增資的6,500萬也未足夠,更何況2009年底要付的約3億港元,故此必須以發行新股解決問題。


(8)


其實這局很簡單,其實是上市公司的議價能力強,亦顧及賣方的效果,列之如下:


(1)發行少量新股


-如其餘注入失敗,新股東僅成為小股東,並無損害原股東的大股東地位,還可以多賣殼一次,新概念使股價上升,也可償還新股東債項,然後祕密還原也可。


(2)票據可換高價新股,全部行使只佔不足30%


-這項亦是上市公司監察新大股東表現的方法,如全部按程序進行,最後也會以以高價發新股給他,逐步成為大股東,因持股少於30%,避免全部收購,減低新主資金成本。


發行高價新股足可證明公司仍具有一定主動權,也可能為炒到此價讓舊股東退出做準備。


(3)盈利保證


- 盈利保證其實今次較為公允,買入的資產價格較低,但有較高的保證盈利,足證此應有利新舊股東,製造概念,使股價上升,營造有利情況讓舊股東退出。


-但保證限於票據金額,則使新股東在不能達成業績後,不會受到損失,還拿得部分新股,沽出以盤活其他資產用途,也保障了新股東的權益。


(4)需要資金


-因未來需要資金,故需發行新股,導致原股東股權攤薄,新主亦可透過代名人認購部分新股逐步控制上市公司。


所以這是一項精心設計的收購,也可見財技做起來其實是一種藝術呢。




風電 概念 可靠 銀河 半導體 527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380

風電概念可靠嗎(5)?-銀河半導體 (527)


(9)


在上篇談及那次交易,最終還是不成功,雖然已經出了通函,供股東審閱,並交付給股東通過,但最後因市場情況欠佳,不能取得資金去發展,故未能成功集資為青島永信這個計劃發展,故計劃在2008年9月告吹。在終止公告中稱:


訂立終止契約的理由為(其中包括)賣方及擔保人已獲悉買方無力履行下述先決條件。賣方及擔保人並無通知董事會有關其未能履行該先決條件的理由。董事會認為不能豁免該先決條件, 因董事會認為, 該為數3,593,783美元(相等於約28,031,156港元)的青島永信註冊資本應由俊開或凱金(按:是賣方的公司)(視情況而定)支付, 若豁免該先決條件,本公司須支付該款項,此乃不符合本公司及本公司股東的最佳利益。


根據股份轉讓協議及補充協議,收購事項須待多項先決條件達成後方告完成,包括但不限於,合資格中國核數師事務所於二零零八年九月三十日或之前發出驗資報告或其他證明, 確認青島永信的繳足註冊資本不少於13,684,720美元(相等於106,740,816港元),其中俊開或凱金(視情況而定)已注入不少於11,376,720美元(相等於88,738,416港元),而繳足註冊資本的注資符合中國規則及規例以及青島永信的章程細則。


其後公司沉寂一年多,市況開始好轉,始有動作發生。


(10)


在2009年10月,公司更換核數師,由著名出問題的陳葉馮轉至國衛。雖可能公司的帳目大有問題,但因未到年結,故機會較低,所以相信應是新主為對公司的情況作一瞭解,故此要求轉換核數師。


在2009年11月,公司配售8,000萬新股,每股45仙,配售代理恰巧又是前交易的財顧招商證券,1個月後,配售完成,這一家默默無聞的公司,如何能吸引3,600萬的資金,加上此交易和前次賣殼財顧有點相似,故相信是賣殼的部署。


其後幾個月,股價不停上升,由約40仙水平,升至接近2元,直到公司停牌,究竟公司賣殼的資產何如? 請看下回分解。

風電 概念 可靠 銀河 半導體 527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472

内蒙风电之忧


http://www.yicai.com/news/2010/06/364981.html

2010年初北方暴雪。因电煤告急,华北多个省份拉闸限电。
而在距北京数百公里的内蒙古各大风电场,大量的风力发电机却停止运转,任凭北风呼啸而去。

“情况最糟糕的时候,上百台风机都停了,只留下一两台运转,以保证风场自身用电。”华电辉腾锡勒风电场安全生产部部长梁振飞对《第一财经日报》说。

辉腾锡勒风电场发出的风电,要统一输送给蒙西电网,然后再通过蒙西电网销售出去。

“由于蒙西电网送出通道不畅,冬天夜晚蒙西电网风电出力仅能保证50万千瓦,弃风最高达290万千瓦。”内蒙古电力(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张福 生无奈地说。

这一局面至今未能改观。

6月10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召开的“2010年全国电力迎峰度夏电视电话会议”传出的消息称,今年夏季,华北、华东、南方电力平衡偏紧,高峰时段存 在限电的可能。

一方是无电可用,另一方是大量弃电。在范围并不大的空间上,出现了电力供需之间、新旧能源之间以及不同体制之间的矛盾与冲撞。

“风电三峡”危机

根据国家能源局的规划,近年内,计划在内蒙古等省区建设十多个百万千瓦级风电基地和七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形成若干个“风电三峡”,到2020年 中国风电建设规模超过1亿千瓦。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公布的数据显示,内蒙古风能资源技术可开发容量超过1.5亿千瓦,占全国陆地风能资源储量的50%以上。2009 年,内蒙古风能资源和风电并网装机均排名全国第一。

但还有另一个令人尴尬的数字:由于风电上网及出力受限的瓶颈问题,大批风机在用电低谷期大量弃风。每年,风电企业弃电量约占应发电总量的1/3。

内蒙古风电开发商们的窘况,显然预示着迅猛发展的风电已经面临着严峻的发展危机。

中广核风电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陈遂此前曾直言不讳地表示:“我们60%的风电投资在内蒙古,但是内蒙古限电最严重,送出最困难,公司85万千瓦的装 机毫无效益可言!”

有调查显示,目前在内蒙古投资建设风电的企业有60多家,而每个企业都对风电外送受到制约感到担忧。

内蒙古的风电为什么送不出?记者在内蒙古电力公司采访时了解到,蒙西电网目前拥有两条500千伏“网对网”东送华北电力通道,输送能力虽有430万 千瓦,但输送计划高峰390万千瓦,低谷仅有250万千瓦,造成大量电力装机特别是风电出力受限。

去年,国家能源局经过调研,下发了《国家能源局关于加强华北电网和蒙西电网联合调度的通知》,要求提高现有蒙西电网向华北电网输电通道低谷时段的送 电容量,确保达到250万千瓦,力争达到300万千瓦。

但据内蒙古电力公司反映,新政策推行的两个月间,实际平均送出容量只增加了30万千瓦左右,弃风最高达290万千瓦。

“挖掘内需”两难

内蒙古电力公司方面称,尽管内蒙古电力公司已竭尽全力大容量接纳风电,但问题靠自身无法解决。统计显示,2009年底,内蒙古电网供热机组达到 1200万千瓦,风电容量已超过430万千瓦,电网无法满足风电全额上网的要求。

目前,风电装机占电网最大供电负荷的27%,已远远超过内蒙古电网的承受能力(中国电科院论证内蒙古电网风电承受能力为8%至10%)。

据记者了解,内蒙古自身用电量小。近来,国家陆续出台节能环保、上大压小及限制高耗能产业的政策,内蒙古拟建和在建的高耗能用电项目停工,已建成的 用电项目大量停产,用电需求不大。

2008年,内蒙古自治区曾试图通过扶持一批资源综合利用项目,如开工电解铝、PVC生产等拉动电力消费,但同样面临着环保压力。

内蒙古电力科学研究院院长安中全说,受电力市场空间和外送电通道不足的制约,内蒙古电网新开发的风电项目只能在区内有限的电力市场中挤压火电机组的 市场份额,造成大批火电设备闲置,火电企业经营困难,出现亏损。

国电龙源公司内蒙古分公司总经理齐来生前不久也对媒体表示,该公司在内蒙古乌兰察布草原上的风电场,“有电送不出,有风发不成,去年入冬以来夜间弃 风停机尤其严重,直接经济损失已经达到8000万元”。

暂时现象?

尽管内蒙古火电、风电之间存在着相互挤压的尖锐矛盾,但记者在内蒙古采访时,当地政府官员、电力开发商和专家们并不认为是风电增长过快的罪过。

内蒙古自治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苏和认为:“不应该用‘无序’来评价或否定风电发展。”

他说,国家能源局批准内蒙古风电基地的规划,现已建成了66个风电场,还有40个在筹建。目前,内蒙古已投产和在建的风电项目,都通过正式的核准程 序,大部分是国家特许权招标的项目,符合国家产业政策。

“如果以中国在节能减排对国际社会的承诺标准来衡量,风电发展不是快了,而是应该更快!”苏和说,当前的问题只是电网的送出通道建设速度过慢。蒙西 电网外送通道建设不能年复一年地推后。

张福生也对记者表示,根据内蒙古电网目前接纳风电比例超过20%的现实情况,如果按照全国最高供电负荷的15%保守地测算,2015年全国电网可接 纳风电容量为1.5亿千瓦(年发电量3680亿千瓦时,可节省原煤约2.8亿吨,相当于7.8万列火车运煤专列的运力)。

“只要解决了风电汇集和外送问题,在全国范围内消纳风电,‘十二五’末,内蒙古风电装机将达到3000万千瓦。”张福生说。

但对于蒙电外送扩容问题,国家电网方面似乎兴趣不大。业内人士分析,原因在于内蒙古电网并不属于国家电网管辖。有消息说,国家电网曾多次与内蒙古电 力公司接触,希望将后者纳入其统一管理。但内蒙古方面并不愿意。

风电专家、龙源电力集团总工程师杨校生对本报表示,风电上网难可能是风电产业发展初期的暂时现象。随着电网建设的加快和国家新能源政策的逐步落实, 风电企业发展所遇到的困难会逐渐化解。

由于内蒙古风能利用小时高,风力发电完全成本低于0.46元/千瓦时(南方火电上网电价超过了0.52元/千瓦时),再加上碳汇贸易,风电每千瓦时 可得到0.1元左右的补偿,风电企业对未来仍抱着很大的希望。

记者从内蒙古电力公司了解到,内蒙古方面正在想办法疏通风电外送通道。按照风电火电1:2的比例,给送电通道配置风电,形成“风火打捆”送出的模 式。

内蒙古电力公司表示,上述措施实施后可增加内蒙古电网风电送出容量480万千瓦,每年送出风电电量130亿千瓦时左右。“如果东送华北的电量昼夜都 能维持390万千瓦以上,我们可以保证风电后夜不弃风。”张福生说。




內蒙 風電 之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379

速成风电冠军


国企+民营的股份制,绿色,高科技,PE热捧,踏准新能源产业政策每一拍节奏,上市在望,下一个目标是全球第一。华锐风电是不是最完美的中国创新故事?
《新世纪》周刊 记者 陈竹 于宁

 

  五年前,“华锐风电”还仅仅是韩俊良勾勒的梦想。作为大连重工起重集团控股子公司大连重工机电成套设备有限公司(下称大连成套)的法定代表 人,41岁的韩俊良好不容易才说服背景不一的投资客们掏出7000万元人民币,和大连成套火速组建一家注册资本1亿元的股份制风电公司。

  “引进德国1.5兆瓦风机技术,第一年生产100台,第二年300台,第三年500至600台。”韩俊良许愿。

  没多少人真正相信。下注的人——譬如阚治东和尉文渊——只是在中长期看好中国风电前景,而华锐风电又恰恰是当时那个节点为数不多、甚至绝无仅有 的投资机会之一。在国内风电设备制造市场80%由外资占据的情况下,白手起家的后来者能有多大空间,谁心里都没底。越是没底,越是撺掇更多的朋友入股。有 的甚至是刚从钢材生意中赚了一笔,就被朋友的朋友拉进来。有的不放心,咨询了一圈人,发现风险太大,临阵打了退堂鼓。

  “那些打退堂鼓的,现在肠子都悔青了。”一位投资者告诉本刊记者:“现实比韩俊良当初许诺的还要好,好1倍!”

  2008年,华锐新增装机935台,新增风电装机容量1403兆瓦,超越了比它大八岁的金风科技,排名中国第一、全球第七。2009年,华锐新增风电装机容量3510兆瓦,行业排名中国第一、全球第三。它的最新目标是“五年内挑战全球第一”。

  如果说中国风电制造行业最近五年的飞速发展是个神话,华锐就是神话中的神话。

  华锐风电2008年便向投资者承诺三年内上市。眼下,它离目标咫尺之遥。本刊记者了解到,华锐风电今年3月向中国证监会递交A股上市申请,8月17日通过预审,预计9月上发审会,承销商为安信证券。

  年初,大连国资委透露,华锐将发行1亿股公众股(即对外发行10%的股份,此前公司净资本已从1亿元增至9亿元),目标募集资金35亿元,相当 于每股定价35元。但今年股市跌幅不小,目前金风科技市盈率只有20倍左右,华锐发行价恐难达预期,但华锐的初始投资者仍可获利不菲。

  这究竟是怎样一家企业?它如何背靠国企装备基地,乘着中国风电大跃进的政策东风,并搭上四处跑马圈地的五大电力公司快车,在短短几年力克群雄疯 狂成长?这样的成长能否成为中国新能源企业的样板,为中国新能源企业弯道超车提供动力?又或者,它是否像竞争对手们所批评的那样——“用速度掩盖问题”?

  在华锐光荣与梦想的感召下,谁将接手这些未知的风险?

火速建厂

投资尚未到位,韩俊良已在行动。边筹备、边融资、边建厂,边拉订单,两年时间,华锐风电火速成立

  华锐董事长兼总经理韩俊良,江苏盐城人,国字脸上架一副眼镜,早几年喜欢将浓密的头发梳成中分,看上去白皙清秀、书生气十足。韩1987年从太 原科技大学起机专业毕业,2003年中国政府开始第一期陆上风电特许权招标时,韩已是大连重工起重设计院的院长,同时兼任大连成套总经理。熟悉韩俊良的人 称,他思维活跃,有创业激情,又善长人际关系,并不甘于做幕后书生。

  他看准了风电,认定政府会很快出台鼓励支持国内风电发展的政策,外资占据中国风电市场80%份额的局面不会持久,而大连重工起重集团(下称大重 起重)是东北重要的装备基地,在上游部件建造供给方面具有先天优势。至于技术,可以先通过购买“生产许可证”的方式直接引进国外的成熟机型。这种俗称“买 图纸”的方式,缺点是不能随意改进,没有自主知识产权,但上手快,适合边做边学。

  时任大重起重董事长的祁玉民支持韩俊良的想法。2001年4月成立的大连成套成为韩俊良和大重起重风电事业的起点。2004年由这家公司出面,买下了德国Fuhrlander(富兰德)FL1500系列风机的生产许可证。

  这一系列风机由九大部分组成,大重起重可承制增速机、偏航系统、塔架、轮毂、主框架这五大核心部件。此外,大重起重最擅长生产非标准化设备(根 据用途自行设计制造的设备),是神六载人飞船发射平台行走机构的设计制造者。“承接风电部件制造,对他们来说并非难事。”中国可再生能源协会风能专业委员 会理事长施鹏飞说。

  但资金却是个问题。

  大重起重2001年才由大连重工集团和大起集团这两家老国企捏合而成。摊子大、负担重的老国企很难拿出足额资金,投向风电这个虽有诱惑力却充满不确定因素的新兴行业。

  这时,阚治东恰好通过大连国资委找到大重起重。阚治东是证券界元老,曾任深圳创新投总裁、南方证券总裁兼党委副书记,2004年1月南方证券因爆发危机被接管。2006年3月,阚治东等人因涉嫌操纵证券交易价格被逮捕,但很快保外就医,2007年检察院撤诉。

  赋闲期间,阚治东将目光转向了PE(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他与认识多年的原上交所总经理尉文渊一起开始探索投资新能源的可行性。

  据接近他们的人士介绍,阚、尉二人考察过光伏太阳能,但认为成本太高,市场承受不了;考察过生物质能和垃圾发电,但认为不易规模化。最后发现, 技术成熟、国外有大规模实践、价格又与火电接近的只有风能。2004年,阚的朋友、美国新能源专家鲍亦和来华,带了一个新项目寻求融资,构想是在海上构建 像钻井平台一样的浮筏,兆瓦机安在浮筏上。阚等人仍觉风险太大,转而在国内找“更靠谱”的风电项目。

  当时,国内风电企业投资机会不多。行业先行者金风科技的增资扩股人满为患;东方电气的风电业务尚未独立,也不打算寻求外部投资者。同样刚刚进入,同时又寻求融资的大重起重几乎是惟一敞开的机会。

  “当时的成功几率,在我看来也就是50%吧。能不赔就不错了。”一位第一批入股的投资者说。当时国内最普遍的机型都在兆瓦级以下,毫无经验的华 锐一上来就是1.5兆瓦,而且还是拿国外的图纸,是否可行?即使技术本身没问题,国内装配工艺是否可靠?如果转不起来、并不了网怎么办?

  投资尚未落实,韩俊良已在行动。2005年,作为实验,大重起重承接了山东砣矶岛12兆瓦风场及国内第一个国产化兆瓦级示范风电项目——华能威海风电场的建设,后者46台风机全部采用大连成套的1.5兆瓦风电机组。

  韩俊良一直期待的国有化政策也及时落地。2005年7月,国家发改委下发的1204号文件,规定风电设备国产化率要达到70%以上,不满足设备国产化率要求的风电场不允许建设。

  这两件事有力提振了投资者信心。后者证明韩俊良对于政策的敏锐判断,前者则证明他和大连成套有能力搞到订单。即使这样,投资者们也用了将近一年才下定决心。

  2005年4月,阚治东成立了深圳市东方现代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东方现代),注册资本3000万元;2005年12月6日,五个出资方 签字同意合资公司章程。2006年2月9日,华锐风电在北京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19层正式挂牌成立。成立之时,五个出资方都只实缴了五分之一的注册 资本,余额2007年1月24日才缴齐。

  其中,大连成套出资3000万元,占股30%,是第一大股东。阚治东以东方现代投资1750万元,占股17.5%——这是东方现代最大一笔投 资,此前均为百万元级小项目。尉文渊为法人的西藏新盟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西藏新盟)、程志山为法人的北京新能华起投资顾问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新能华 起)、马建军(后改为刘爱超)为法人的北京方海生惠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方海生惠)也分别投资1750万元,各占股17.5%。

  几方发起股东之间关系密切。现任华锐副董事长刘会是阚治东、尉文渊多年老友。刘会及友人于国庆等投资了阚治东的东方现代。程志山是吉林长春人, 钢材贸易商,是刘会拉来的投资。程志山2005年7月成立新能华起,此后几年间股权频繁变更,投资者进进出出,但核心投资人只有程志山和马铁英。马铁英是 程的朋友,内蒙古人,做空运海运进出口贸易。方海生惠的股权也是频繁变更,法人代表不久后改为刘爱超。2008年11月增至七家股东,但最终方海生惠注 销,这些股东直接投资了华锐。

  据当时入股的一位投资者介绍,不少初始投资者都是被朋友“忽悠”进来的。而出于风险考虑,“越是正式的机构反而越下不了决心”。

  边筹备、边融资、边建厂,边拉订单,两年时间,华锐风电火速成立。

生逢其时

“回头看,华锐早一年、晚一年成立都不行。晚一年,竞争者就都起来了,竞标门槛也提高了;早一年,国家还没有对风电行业出台这么多鼓励政策。”一位投资者回顾说

  进入2006年,投资者们开始意识到,华锐赶上了最好的时点。

  在国家发改委推动下,一系列扶持和鼓励风电发展的政策密集出台。2006年2月,《可再生能源发电有关管理规定》由发改委公布,明确要求电网企 业应“确保可再生能源发电全额上网”,并给发电企业规定了8%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配额义务。相比光伏等其他可再生能源,风电更具商业操作性,加之风场有地理 条件限制,为完成配额,五大国有发电企业很快开始全国跑马圈地,带来了对风电整机的巨大需求。

  同一年,国家出台风电特许权招标原则,规定每个投标人必须有一个风电设备制造商参与,而风电设备制造商要向招标人提供保证供应符合75%国产化率风电机组的承诺函。投标人在中标后必须而且只能采用投标书中所确定的制造商生产的风机。

  这个政策对国产化率要求很高,对企业资质门槛要求却很低,正好适合华锐的情况。

  “回头看,华锐成立晚一年,竞争者就都起来了,竞标门槛也提高了,再去竞标,必须要求之前有成功经验。早一年,国家还设有这么多鼓励政策。”一位投资者回顾说。

  在75%国产化率、全额并网、电价分摊、财税优惠等一系列密集推出的政策激励下,中国风电建设在2005年至2008年经历了四年超常规发展。 累计装机容量从2004年底的76万千瓦激增至2008年底的1221万千瓦,远远超过“十一五”初期预测的500万千瓦目标,装机容量跃居全球第四。

  风电大跃进给初生的华锐提供了肥沃而宽广的土壤。

  国外竞争对手已被70%国产化率挡在门外,国内风机整机生产厂商,当时是金风科技独占鳌头。但运营八年的金风科技也有弱点——它的主打产品是 750千瓦机型,而正准备大上风电的五大电力集团需要的是大批量的稳定整机电源,兆瓦级机型的需求忽然激增。华锐这个十分有预见力的后来者2004年就引 进了德国的1.5兆瓦技术,刚好赶在所有人前头生产出全国第一台1.5兆瓦机——2005年12月完成1.5兆瓦风电机组国产化配套产业链,2006年6 月下线。

  在这个新的起跑线上,老牌金风落后了——金风2007年底才开始出1.5兆瓦机型,直到2008年才批量生产,这让它错失商机,并在不经意间给 华锐让出了市场空间。譬如,2005年长岭风电项目一期2.7亿元设备采购合同,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本来要交给金风,但金风出不了1.5兆瓦机,只好给 了华锐。

  据金风前CFO余丹柯介绍,金风节奏慢一步,主要涉及技术选择问题。华锐从德国引进的是双馈式变桨变速机型,技术成熟主流,既能发挥大重起重的 装备优势,又规避了自主技术工艺积累不够的弱势,很快赢得客户的认同和好感。金风的1.5兆瓦机型采用的是直驱永磁式变桨变速机型。这种机型不需要齿轮 箱,大规模并网后容易体现其稳定性优势,需要大电机,制造环节复杂,研制摸索需要过程。

  在华锐起步阶段,华能集团是主要助推者。尽管之前也有过一些长岭风电和山东砣矶岛风电等项目,但华锐的人说起来,都称公司第一单是与华能签的, 这指的是2005年大连成套和华能新能源共同开发的华能威海风电场46台风机项目,这一项目使用的即1.5兆瓦风电机组。实际上,2005年华锐风电尚未 成立,出面签署意向合同的都是大重起重控股90%的大连成套,这些项目后来由华锐风电继承。

  据华锐风电内部人士介绍,华锐签威海这单,不图挣钱,关键是获得边学边做的机会,技术人员就在现场,一发现有问题就立即通报改进。最早的几台在德国生产,由富兰德的人安装,华锐技术工人旁观;然后同一批人回国,华锐的人安装,德方专家旁观,做质检。

  2004年10月,祁玉民离开大重起重,担任大连市副市长,但对华锐风电关心依旧。2005年长岭风电项目一期合同,祁玉民亲自出席签字仪式,提出大连应发展为国内最大的风电重大装备研制中心和产业化制造基地。

  根据振兴东北办2005年10月的一则报道,当时的华锐也在积极寻求“国家发改委以及省市在大型国产化风机试验风场产业化项目、风机核心零部件生产基地建设等方面的支持”。

争议一跃

在市场最紧俏的情况下,国内同行正酝酿涨价时,华锐偏偏挑起了一场价格战

  金风很快感受到了迅速崛起的华锐带来的压力。

  2008年,国家能源局提出要打造数个“风电三峡”——到2020年,在中国河北、蒙东、蒙西、甘肃酒泉、新疆、江苏沿海等地区建设几个千万千 瓦级风电基地。受此拉动,国内风机市场供不应求,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据华锐内部人士介绍,最紧俏时,六家客户的代表来到厂里,坐等产品下线,生产一台拉 走一台。而付款模式则由1-8-1(10%定金、80%交货给付,最后10%是两年保质期到期后再付),先变成1-3-5-1,最后变成 1-2-3-3-1。

  正是在这样的市场情况下,在国内同行正酝酿涨价的时候,华锐偏偏挑起了一场价格战。

  2008年6月20日甘肃酒泉380万千瓦风机项目开标,华锐报价仅5800元/千瓦,比金风低了将近500元/千瓦。华锐在这次招标中一举拿下180万千瓦订单,而金风只有81万千瓦。

  “在业内看来简直是自杀。”金风前CFO余丹柯回忆说,华锐盈利能力不如金风,但它采取激进的营销战略,以占领市场为主要目的,薄利多销。

  而金风倒是对盈利看得比较重,十多年来只做利润率最高的总装,零部件制造交给其他专业公司。根据广发证券发展研究中心的调查,华锐自制比例高达70%,金风只有10%。

  但在2008年特定的市场环境下,金风模式的缺点被放大了——由于上游供不应求,它在供应商面前缺乏谈判余地,无论是产量、价格、交货速度还是制造水平都受制于人。

  华锐的举动让它在业界树敌无数——金风、东气这些排在第一阵营的公司不愁没订单,无非是少赚点,但对剩下的几十家排在第二、第三阵营的新兴风电企业来说,华锐决绝的营销战略等于生生将他们逼向绝路。

  “像华锐这样通过国外买技术发展风电的企业,全国几十家。他们斥巨资买图纸、建工厂,但就因为晚了一年两年,产品刚一投产就被逼到死角。不卖不行,卖又亏本。”一家国际风机制造商的驻华销售代表评价说。

  据他称,各风机制造商的销售人员曾在聚会时给华锐算过账,怎么算都觉得大重起重是不赚钱也要支持华锐。更有人愤然跳出来说,这一定是华锐的阴谋——明知产能有限,也要开出超低价,不让别人拿单子。

  2008年,由于全球原材料短缺,金风的履约率只有35%左右,华锐的履约率稍好过金风,这给一些客户留下较好的初步印象。

  金风虽是中国风机制造的老字号,但由于国内风电整体起步晚,特别是在兆瓦级机型上,金风的优势在短期内体现得并不明显。华锐虽刚刚起步,却培育 了国内整机企业最庞大的售后团队来弥补技术缺憾。这支队伍在鼎盛时期不下1000人。韩俊良给他们提出的要求是,在业主发现故障前找出问题,解决问题。华 锐为此支付了高昂成本,但也在一定时间内维护了企业声誉。

  但上述国际风机制造商的驻华高管讽刺说,“2年质保期内免费修,但剩下的18年呢?如果一台风机要不断追加维修成本,客户会怎么想?”

  这位驻华高管进一步质疑:“用速度掩盖问题,能掩盖多久?华锐接下来要做的,应该是摆脱原始积累阶段的不足,踏踏实实完善技术。”

  截至目前,没有哪家电力集团公开指责华锐风机的质量问题,但私下抱怨不断。前两年,龙源电力不少订单投向华锐,但今年给华锐的订单明显减少,给金风的订单增多。另据一位风机咨询公司的负责人介绍,从今年回收上来的风电客户调查情况看,金风有一定质量优势。

  一家欧洲风机制造商的驻华代表告诉本刊记者,中国风电客户反馈比较迟钝滞后,一方面是不少风机尚未并网发电,一方面也因为国内风电份额主要由国 有五大电力集团占据,他们与华锐、东气背靠的大国企有着长期合作关系。这一特殊国情,赋予国企背景风机制造商更宽松的生存土壤。

  2007年,五大发电集团向华锐采购的风电整机分别占总销售量的63.3%。近年来,华锐共承担80多个项目的供货任务,包括国家风电特许权二期、三期、四期、五期项目以及甘肃、河北、内蒙古、江苏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等国家多个重大风电专项项目。

  争议声中,华锐风电突飞猛进,2008年新增风电装机容量1403兆瓦,超越了比它大八岁的金风科技,排名中国第一。销售收入也从2006年的 2.1亿元增至2007年的24.99亿元,继而在2008年达到51.46亿元,直追金风的64.17亿元。华锐的低价策略帮助其迅速做大,但净利润、 资产负债率等指标则比金风有所不如:2008年华锐利润为6.3亿元,金风为9.06亿。华锐的资产负债率在2007年和2008年都在89.5%左右, 远高于金风的54.89%和44.8%。

硬关系

“官方不止一次提出要打造中国的Vestas,大家都清楚指的就是华锐”

  在业界看来,华锐的成功公式中除了赶得恰恰好的政策时点,大胆的市场作风,还有主管部门的大力扶持。在风电这样主要靠政府补贴和扶持发展起来的行业,后者尤为关键。

  据新疆风能有限责任公司工程师杨旭亮介绍,2006年华锐初一成立,国家发改委就提出扶植金风和华锐做风电。2009年国家宣告风电设备过剩, 即将取消“风电项目设备国产化率要达到70%以上”规定时,华锐已稳坐第一阵营。“领先企业的产能并不过剩。要说过剩,也是一些低端机组过剩。”韩俊良在 年初接受《中国经济导报》采访时自信地阐释他对国家政策的理解。

  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是中国发展风电的主要倡导者和决策者,对于来自东北的华锐也爱护有加。2004年3月起就兼任国务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 基地领导小组办公室(下称振兴东北办)主任的张国宝,在2008年振兴东北办撤销后继续分管东北振兴司。给华锐机会,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给振兴东北老工业 基地添砖加瓦。

  另一方面,华锐的董事长兼总经理韩俊良,也敏锐参透了每个阶段的市场形势、政策走向和决策者心理,以迅猛的发展使自己成为了“节能创新企业的标杆”。

  中国即将进入兆瓦时代的时候,华锐率先试验推出1.5兆瓦机型;主管部门希望风机提高国产化率时,华锐宣布国产化率超过80%;主管部门希望通 过风电特许权招标压低风电价格时,华锐引领了价格战;主管部门开始抑制1.5兆瓦机产能时,华锐又已摆脱了对富兰德技术的依赖,宣称“已能批量生产具有完 全自主知识产权的1.5兆瓦的风电机组和3兆瓦机组,5兆瓦机组也正在研制中”。

  一位在风电行业工作多年的销售人员说,“官方不止一次提出要打造中国的Vestas(全球最大的风电整机厂商之一),大家都清楚指的就是华锐。”

  对于韩俊良,业内褒贬不一。褒者认为他为了华锐鞠躬尽瘁、尽心尽力;贬者认为他“太会做人”。韩俊良在客户关系上使足心力,对外宣传方面却极其 低调,极少接受媒体采访,网站上也搜不到他的完整简历。形形色色的风电行业论坛上,不仅不易见到韩俊良身影,甚至很少见到华锐的人。

海上第一步

虽然有质疑,华锐完成了国内风机企业被认为不可能完成的中国第一个海上风电示范工程

  最给决策者“挣面子”的工程,莫过于上海东海大桥海上风电场10万千瓦项目。2007年,上海市下决心赶在世博前搞中国第一个海上风电示范工程,安装34台3兆瓦的风机。

  考虑到国内风机制造商大多没有海上大兆瓦风机制造经验,上海市最初想请国外风机制造商,但招标后却发现对方开价太高。“要3000多万元一台, 还不包括塔身和安装,太贵。”一位知情人士回忆说。当时最被看好的外国风机制造商是REpower,但报价远高于中方6亿多元的预算,其他问题也谈不拢。 譬如,鉴于中国没有海上风电又急于发展,REpower十分担心技术外流,所以坚持要将主控端服务器放在德国。但中方不同意,认为这不利于风场后期管理, 也担心东海大桥地区的海况的详尽资料被德方拿到。

  据知情人士介绍,当时无论是上海市政府还是国家发改委,都更希望由国内风机企业来做这个项目,不仅省钱,也涉及国家荣誉。但行业内专家异口同声说不可能,认为中国风电企业做陆上兆瓦机都刚起步,要做海上3兆瓦机肯定失败。

  问到金风,摇头。问到上海本土风机制造商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摇头。问到华锐,点头。

  再一次从零起步。为了能迅速上马项目,华锐不惜重金邀请Windtec帮助联合开发上海3兆瓦机。“我们出钱,对方出人,他们给我们打工,我们 拥有知识产权。”华锐一位知情人士说。华锐2007年12月承接项目,2009年9月实现首批3兆瓦风电机组正式并网发电,2010年2月34台海上风电 机组全部整体安装成功,2010年6月8日并网发电。

  成功并未掩住质疑,从项目规划、整机及零部件制造、安装及后期维护、电力并网一直到运营收益,贯穿整个项目。一家欧洲风电公司的产品工程师评价说:“华锐没有公开它的运行数据,也不会公开,所以外界只能质疑。”

  据公开资料,东海海上风电项目最终成本在23.8亿元左右,大大超过了政府最初的预算,但重要的是政府满意。世博会前一次中美能源论坛上,美方 曾建议中国用大机型搞海上风电,并推荐美国的风机生产厂商。“结果我们自己搞出来了,美国人就瘪了。美国人还没有海上3兆瓦呢!领导们很有面子。”一位知 情人士说。

  作为嘉奖,国家给华锐5000万元的专项研究补助。2009年,华锐决定在韩俊良家乡江苏盐城搞海上风电技术装备研发中心,国家给予7700万元的中央财政补助资金,又将这个研发中心定位为中国惟一的以海上风电技术装备为研究的国家级研究中心。

  这几乎注定了华锐将在大幕逐渐拉开的中国海上风电建设中扮演非同寻常的角色。今年5月18日,中国首批海上风电特许权招标工作正式启动。首批四 个项目总装机容量达到100万千瓦,全在盐城市,相当于10个东海大桥风电场。而这与各地上报的庞大规划相比,只是沧海一粟。仅上海、江苏、浙江、山东、 福建几省份2015年海上风电规划装机总和就达到约1010万千瓦,其他各省份目标也在百万千瓦以上。

增资扩股

“韩俊良把手一摊,说‘你们看吧,看我能拿多少合适’。大家想了想,觉得他还是值这个钱的”

  2008年,就在华锐新增装机容量超过金风的同一年,华锐完成了成立以来最重要的一次增资扩股。

  当年3月12日,华锐第一届第五次股东会议决议通过以增资方式,增加两个新股东。其中,新天域资本旗下的新天域远质投资有限公司(New Horizon Future Material Investment Limited,下称新天域)出资2500万元,占增资后总股比的16.67%。韩俊良的自然人独资企业——北京天华中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天华中泰)——出资2500万元,占增资后总股比的16.67%。

  增资后,注册资本由1亿元增为1.5亿元,大重起重股比缩水为20%,其他四家初始投资者的股比也缩为11.67%。因新天域为外资,华锐也由内资变为合资企业。

  据一位股东介绍,由于风机整机制造属于轻资产,华锐发展前两年都不需要贷款,完全依靠预收款滚动发展。但到了2008年开始批量生产,的确需要 更多现金。但发新股还是贷款,股东们意见并不一致。尽管外人看来,新投资者可能在上市时助力,但初始投资者不愿上市前与他人分享胜利果实,更何况新投资者 还提出12%年息的保底条款。

  对韩俊良的激励是否太多?原始股东们也有不同意见。

  有股东认为,金风也有高管入股的激励机制,但金风董事长兼CEO武钢的股比几经稀释,最后不到3%;现在韩俊良要拿11.67%,是不是太多了 点?“但韩俊良把手一摊,说‘你们看吧,看我能拿多少合适’。大家想了想,觉得他还是值这个钱的。”一位知情人士说。最后谈妥,只要大重起重和国资委同 意,其他股东就同意。

  从2007年中谈到2008年,各方达成共识——据投资者透露,新投资者最终溢价进入。

  股东们公认,华锐日常生产经营、客户关系、政府关系都是韩俊良一手抓,韩俊良事必躬亲,心思极细,是“有远见、有预见性的奇才”。一个让他们叹 服的例子是,2006年华锐初一成立,韩俊良就从国外预订了1500套主轴,说“以后这个就不好买了”。投资者们认为太激进,但又不好干预。殊不 知,2008年市场大变,全球风机主轴短缺,有钱也买不到。

  到了2009年,韩俊良四处寻找深水码头,准备在大连长兴岛、天津和江苏盐城等地搞临港工业区。投资者问何故,韩俊良回答说,下一步的重点是做海上风电,要运装备,就必须用船,用船就要找深水码头。

  “为什么不用公路运输?”一位投资者追问。韩俊良解释说,3兆瓦风机底座直径4.7米,立交桥高4.5米,总不能拆了立交桥;中国海岸线虽长,但深水码头有限,无论考虑运输还是未来出口。趁着竞争对手还没反应过来时拿,成本低,以后想拿高价都难。

  “他居然看得这么远,这么细,立交桥高度,你说除了他,谁还能想到?!”韩俊良在投资者中的威信由此蒂固。

  2009年1月,华锐实现了管理层激励,韩俊良持股的天华中泰将其中3.33%股权(500万元人民币的注册资本出资额)转让给北京华丰能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由34个自然人持股,主要来自华锐高管和员工。

上市之前

上市之前,华锐风电股东由7家再变为22家

  完成增资后,华锐风电有7家股东(6家中资、1家外资),2009年1月变为22个股东。据一投资者介绍,变动原因是原来由阚治东、尉文渊等出面的中资股东将股权分散,转让给各自的真正投资人,即这些投资人由间接持股变为直接持股,但仍以公司名义持有。

  而实际情况远比这复杂。

  ——新能华起将其部分股权转让给陕西丰恒胜达商贸有限公司、北京盛景嘉华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北京益通森源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衡水智盛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四家公司后,还有8.08%的股份。

  ——方海生惠将股权转让给深圳市富鼎顺投资有限公司、北京颐源智地投资有限公司、海南鼎方源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北京普丰行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天 津德同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北京恒越星河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北京泛海新能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七家公司。2009年6月,方海生惠注销。

  ——东方现代将股权转让给北京汇通丰达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刘会)、北京中恒富通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于国庆)、上海元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瑞华丰能投资有限公司(包括阚治东在内的八位自然人组成,均是东方现代的员工)。

  这些新股东持股比例一般不超过4%,最低至0.1%,出资只有15万元。其成立时间大都在2008年9月-11月间。比如2005年7月成立的 方海生惠,注册资金1000万元,主要出资人是马建军、陆瑞镛。2008年8月变更为深圳富鼎顺、北京泛海新能各出资500万元,2008年10月再变成 六个股东,2008年11月5日又增加了出资额只有9万元的北京恒越星河。

  这些股东之所以在2008年四季度纷纷成立,赶在2009年1月蜂拥而入,或许是因为要赶在华锐启动上市旅途前验明正身。

  以2009年3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北京中企华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对华锐风电出具评估报告,认定公司净资产10.995亿元。将股份公司总股本确定为9亿股,总股本额为9亿元,其余部分6088万元计入资本公积。

  2009年9月16日公司提交变更申请,注册资本由1.5亿元一跃增至9亿元;由有限责任公司变为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增设分公司——华锐风电科技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

  与最初投资华锐的股东不同,此时的华锐已进入快速盈利期,这些投资者承担的风险要小得多。

  “这是一个普遍现象,从太平洋证券上市前的定向增发到神州泰跃,以及未能上市的成都娱音,在上市前都有多如小蝌蚪般的神秘投资者涌入,希望上市后获得巨大财富。”一位PE业者表示。

  华锐的这些投资者究竟来自何方?从目前有限的资料还难以判断。因为有的公司登记的电话不存在、所留手机的机主表示未听说过有此公司;有的办公地址是借用其他公司的;还有的在登记地址根本找不到这家公司。

  深圳富鼎顺的股东和法定代表人也几经变更,2009年9月显示北京京福信投资咨询公司持股100%,京福信在北京丰台区科学城海鹰路9号2号楼216室办公,工商资料显示这里还曾召开过股权转让的会议,但当地并无这家公司。

  新股东北京颐源智地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9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一度由北京中鸿联创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出资985万元,法定代表人 为郭占宽。本刊记者发现郭占宽为北京海淀区苏家坨镇寨口村的一位75岁的农民。当地已经折迁,郭占宽长期与女儿在市内居住。颐源智地股权后又经变动,现在 由2009年10月才成立的天津金海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

  今年3月初,大连市国资委发布新闻稿称,华锐风电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初步确定发行1亿股公众股,募集资金35亿元人民币左右。据了解,华锐风电8月17日通过证监会预审,预计9月初上发审会。IPO主承销商为安信证券。

新形势

2004年以来的风电高增长难以维持,行业增速回落的机会不小

  不过,在过去几年发展得如火如荼的风电正进入新时期。资本市场对风电的狂热追捧在降温。2004年以来,中国风电新增装机增长速度一直在100%以上,其中,2005年至2007年三年超过150%。但业内专家都认同,这种高增长难以维持,行业增速回落机会不小。

  这一方面因为风电并网难题——大规模接入会对电网运行造成影响,普遍观点是,风电并网容量不应超过电网总容量的20%。即使并网问题得到较好解决,按2020 年国内风电装机达到1.5亿至2亿千瓦的目标测算,未来十年,国内风电新增装机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大约在10%-16%,仍远低于前几年的水平。国都证券研究员李元预计,2010年和2011年,中国风电新增装机的增速在20%-30%之间。

  行业整体利润也不容乐观。在华锐引领的几场价格战的拉动下,1.5兆瓦风机的单价已经从2008年高点的6500元/千瓦下降到了现在4600 元至4800元的水平,降幅之快为历年少见,业内已有企业出现亏损。与此同时,主管部门已经取消了70%的国产化率要求以及包括进口免税在内的针对风电制 造企业的一些财税优惠。

  进入2010年,国内外风电概念逐渐冷却,投资者愈发谨慎。今年6月14日,金风无奈搁置香港IPO筹资至多12亿美元的计划,这当中固然存在操作技术因素,也有时势。

  尽管市场分析机构普遍认为,这场行业整合变迁大潮不会伤及华锐、金风、东气这三家政府重点扶持的企业,但从中长期看,这些年盲目追求建设进度和装机量,忽视风险控制和管理,都给风电设备企业埋下隐忧。

  本刊实习记者郑浩榕对此文亦有贡献

速成 風電 冠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946

中广核“扩疆”冲刺IPO 风电装机容量已达2000兆瓦

http://www.21cbh.com/HTML/2010-11-23/zNMDAwMDIwNzIzNg.html

自去年控股建设了中国首个光伏发电特许权项目——甘肃敦煌10兆瓦光伏项目之后,中国广东核电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广核”)已不满足于国内扩张,将目光瞄准了亚太地区的清洁能源市场。

11 月16日,中广核全资子公司——中广核太阳能公司与新加坡生物质能工业公司签署协议,中广核太阳能公司将投资6500万新加坡元(约3.3亿元人民币), 与后者共同开发新加坡光电生物质能一体化项目。其中,中广核太阳能公司负责投资及项目的开发、设计、建设和运营。新加坡生物质能工业公司负责转让发电许可 并向项目提供燃料。

中投顾问发布的《2010-2015年中国核电行业投资分析及前景预测报告》显示,目前中广核的清洁能源版图已经渐次明朗,在风电、光伏发电、生物质能发电等方面都有涉及。

中广核的“扩疆”并不是个例。中投顾问研究总监张砚霖指出,不仅仅是中广核集团,包括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国家电网等在内的诸多央属大型能源企业都已涉足可再生能源领域,凭借其拥有的资金实力和政策优势,加快清洁能源的发展布局。

抢滩可再生能源

作为我国唯一以核电为主业、由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监管的清洁能源企业,中广核正多元布局版图。


11月10日,由中广核太阳能公司全资建设的青海省锡铁山10兆瓦光伏电站正式并网发电。

中广核有关人士介绍,该项目不仅是中广核太阳能公司首个、青海省第一个正式并网光伏发电项目,更是全国第一个海拔3000米以上地区的兆瓦级正式并网的大型光伏发电项目。

在可再生能源方面,中广核脚步在提速。据中广核有关人士介绍,6月5日开工建设的中广核在新疆的首个风能项目——中广核新疆吉木乃49.5兆瓦风能项目的33台1500千瓦风电机组目前已经安装完毕,计划在年底投产发电。

事实上,中广核的“风电”版图已颇具规模。据上述中广核人士对记者表示,截止到2010年10月20日,风电公司吊装风机1629台,装机容量达到2000兆瓦,已经顺利突破200万千瓦大关。

而达到这一规模,中广核仅用了三年。据中广核提供给本报的数据显示,2007年其风机装机容量67.5兆瓦,2008年为469.55兆瓦,到了2009年底达到1346.65兆瓦。

算上风电,中广核清洁能源疆域已清晰。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广核的现拥有500多万千瓦的在运行核电机组,另有19台核电机组获得国家核准,其中14台已经开工建设。掌控太阳能发电资源超过800万千瓦,拥有水电装机容量近60万千瓦,在建规模超过60万千瓦。

上市胎动

在抢滩可再生能源的同时,中广核亦在大踏步进行“走出去”战略。

在今年5月份与中非发展基金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共同在非洲发展太阳能发电项目之后,中广核在“走出去”战略上再跨一步,进军新加坡。

对此,中国可再生能源协会副理事长孟宪淦判断,“中广核的尝试可能会吸引更多央企效仿。”因为,在欧洲等传统市场受到金融危机冲击而疲软的今天,中国光伏企业都在寻找新出路。

在积极发展核电主业的同时,中广核多元布局清洁能源版图,实施“走出去”战略的背后,则掩映着中广核筹备上市的冲动。

相比于上周资本市场传出中广核要借壳韶能股份上市的传闻,中广核11月15日发布的一则新闻稿则更让资本市场产生臆想。

中广核消息称,11月5日完成对香港美亚电力的并购,后者正式成为集团全资子公司。

据中广核介绍,美亚电力于1995年成立,是一家以清洁能源为发展方向的电力公司;目前在中国大陆和韩国拥有22个在运电力项目、3个新建/新购电力项目,权益装机容量近600万千瓦,控股装机容量约250万千瓦。

“通过整合美亚电力,中广核将建立起与国际接轨的资本运营平台,进一步优化电力资产结构,提高参与国际和区域电力市场竞争的能力。”中广核内部人士介绍,凭借美亚电力多个境外在运项目及其开发计划和投资机会,中广核将加快开拓国际市场步伐。

虽然中广核未透露这一收购的出资额及更多细节,但是资本市场认为,这是中广核筹备上市而走出去的关键一步。

据 了解,截至目前,国务院已核准34台核电机组,装机容量3692万千瓦,其中已开工在建机组达25台、2773万千瓦,是全球核电在建规模最大的国家。但 是目前,国内核电上市企业几乎为零,具有核电业主资质的中核集团、中广核集团、中电投集团三家企业,都未实现整体上市。

“巨大的发展空间造 成的投资空间给了中核、中广核以及中电投集团筹备上市的冲动。也正是基于此,中广核也将自身的发展目标定位于一流的清洁能源集团,而不是核电企业。”深圳 一位私募人士向记者表示,在我国大力发展非化石能源的大背景下,中广核等三大核电集团都希望通过资本市场融资来解决发展中面临的资金短缺等难题。


中廣 擴疆 沖刺 IPO 風電 裝機 容量 已達 2000 兆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651

业内再抛海上风电低价中标质疑声

http://www.21cbh.com/HTML/2010-11-23/zNMDAwMDIwNzIzNw.html

“您认为海上风电的合理电价是多少?”

“我只能说,我们在首轮海上风电特许权招标中大丰20万千瓦项目的报价是0.6396元/度,这个价格我们可以做到。”

以上对话发生在11月19日举行的2010亚太绿色电力峰会的风能会场,由苏司兰(suzlon)(天津)有限公司CEO Laurence H. Alberts,向龙源电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916.HK)(下称龙源电力)总工程师杨校生发问。

作为2002年电力体制改革的"成果",龙源电力成为中国国电集团公司全资企业,并接收原国家电力公司系统的全部风电资产。2009年7月改制后,同年12月在香港上市。

伴随着全球风电热潮,龙源电力也一路狂奔为中国风电的"大佬"。到2009年年底,龙源电力的风机装机容量达到4842兆瓦,比2008年增长了1918兆瓦。而在日前海上风电招标中,其再次低价斩获中标。

看起来,尽管首轮海上风电特许权项目招标中标结果已经公布1月有余,Laurence H. Alberts或许仍然对龙源电力海上风电的报价心存质疑。


实际上,如果Laurence H. Alberts能够再耐心一点,或许可以从5个小时之后,同样在这间会议室内进行的一场主题为“海上风电投融资”的小组讨论中,获得更接近他本人想法的答案。

彼时,除了Laurence H. Alberts,杨校生也已经离场。不过,关于海上风电的电价问题不仅没有离开,反而更为激烈。

亏本圈海?

“现在海上风电在中国,各家都是亏本圈海。”当日讨论中,北京中创碳投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郭伟断言。

通过一些数据模型的测算,郭伟认为,如果想要获得8%的IRR(内部收益率),龙源电力中标的大丰项目上网电价应该超过0.9元/度。

自从去年12月10日在香港上市,龙源电力的多名高管曾在不同的场合向公众表示:龙源电力不做亏本生意。但这样的承诺,并没有让所有人信服。

郭伟以上海东海大桥海上风电项目做类比。他分析,在不考虑碳资产价值的情况下,即使是东海大桥项目0.978元/度的税后上网电价,其IRR也仅为4.7%。

根据公开信息,东海大桥项目总投资23.6亿元,累计装机34台,装机容量100兆瓦,年上网电量为2.6亿度,单位千瓦造价为2.3万元。

不过,因为此项目的CDM申请已于2009年9月24日在EB注册成功,每年可减少碳排放247128吨二氧化碳当量(tCO2e),所以,当碳资产的价格达到11.5欧元/吨左右,东海大桥项目的IRR可以达到8%。

郭伟表示,“现在海上风电的开发成本约为2万元/千瓦,但因为投资方的中标电价太低,投资回报率可能只有3%-5%。”

这就意味着,目前所开发的海上风电项目,如果想要获得项目投资的财务效益,一半左右的决定因素取决于CDM项目的申请是否能够在EB注册成功。

摊销成本术

但项目开发商们却并非如此悲观。

“凡是参加海上风电投标的单位,都有非常自信的财务核算。”一位来自龙源电力的人士向本报记者坦言,“当然,这是有条件的。”

他透露,钢筋、水泥、设备和施工等的成本,该加则加、该减则减,只不过是加的时候少加,减的时候多减就行了。

该人士拒绝谈论龙源电力是否使用了这样的“加减法”游戏,但他表示,在电价不可能改变的情况下,龙源电力可能需要合作伙伴一起来摊销成本。

实际上,首轮海上风电特许权招标坚持“三合一原则”,投标者必须是一个由电场投资方、风机制造企业和风场建设安装企业捆绑而成的联合体。

龙源电力中标的大丰20万千瓦项目中,捆绑的是金风科技(002202.SZ;02208.HK)和江苏龙源振华海洋工程有限公司(下称龙源振华)。

今年6月18日,由龙源电力和上海振华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各出资1.5亿元人民币成立的龙源振华,绝对是龙源电力的“自家人”,要其压低工程费用自然不是难事。

但对于金风科技这个长期合作伙伴来说,是否愿意与龙源电力“患难与共”,并不是外人能预测的事。

在2010北京国际风能大会期间,金风科技召开的H股上市说明会会后,其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武钢告诉本报记者,“特许权招标的投标电价确实有点低,合理的价格应该在0.9-1元/度左右。”

武钢透露,此次海上风电项目中,金风科技将为龙源电力提供2.5兆瓦的机组。但因为还没有实现批量生产,2.5兆瓦风机的价格会比目前1.5兆瓦风机高约30%,但“金风科技仍能从大丰项目中盈利。”

不过,前述龙源电力的人士透露,“我们不排除要求金风科技再降低报价的可能。”

这位人士给出的解释是,“海上风电的工程我们没有做过,可能会有考虑不周的地方,但是风机他们做过,成本是多少,他们自己肯定有核算。”

变电站未建隐情

武钢坚信大丰项目中与龙源电力合作能够盈利的原因之一,是因为“龙源电力在潮间带风电场的开发技术上已经成熟了。”

实际上,先于大丰的项目,龙源电力此前已开发了国内首个海上(潮间带)风电项目,该项目位于江苏如东,总装机容量为20兆瓦。

根据该项目的前期可研报告,其上网电价在0.8元/度左右,单位千瓦造价在1.5万元。公开报道显示,9月28日,龙源电力所属如东潮间带实验风电场已经全部建成并投产发电。

但亚太绿色电力峰会间隙,记者向杨校生询问该风电场的上网电价情况,他向记者表示“目前只是有电量,还未结算电价”。他同时解释,这个实验风场并不以盈利为目的,主要是为了将来大规模的开发进行技术和经验的准备。


前述龙源电力人士证实了这样的说法,他透露,“该实验风场位于如东环港外滩,离岸约3-7公里的潮间带区域,由国内8个厂家提供的9种机型、共16台试验样机组成,总投资约5亿元。”

但一位曾经参观过如东实验风电场的设备厂商的技术人员向本报记者称,“如东风电场更多的是在打桩技术上做研究,但也都是把陆上的技术直接搬过去了,并没有专属设计。”

这名技术人员举例说,安装船就是把河流上的驳船开过来,驳船的特点是平底,所以在浅水区也能开,而且大的驳船的载重能够承受风机的重量。“驳船是涨潮的时候过去,落潮的时候就往地上‘一坐’不走了。”

据了解,除了施工的设备不同,海上风电与陆上风电相比,升压站的建设也更为复杂。

“当海上风电场的规模和输电距离达到一定程度时,风电场升压站需要建在海上。”前述设备厂商技术人员解释,海上升压站的建设成本通常是陆上的几倍,而且由于成本的考虑不得不将设备占用的空间压缩得足够小。

但据这位技术人员透露,在如东的风电场没有见到变电站,“和东海大桥的风电项目一样,直接把电缆从海底拉至岸边。”

“海上变电站一定需要,因为风机发的电电压很低,传不了多远。”前述龙源电力的人士表示。

但他觉得这并不是一个问题,“中国所有的开发商目前只是没有经验,但是自己不会做可以请外国人做。”

不过,这位人士还是承认,目前的海上风电发展的太快。他表示,当初龙源电力做实验风场,就是希望等到开发技术成熟了才大规模的发展。

在他看来看来,包括龙源电力在内的几大电力集团,都有被“赶鸭子上架”的无奈。

“比如,实验1-2年后,我们就可以知道风机的运行情况,电量输出和设备维护的成本,可以大致得出一个合理的价格”这名龙源电力人士略带无奈地表示,“但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得出一个结论,特许权招标就开始了。”


業內 再拋 海上 風電 低價 中標 質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652

龙源电力盈利翻番 风电装机将达世界第三

http://www.21cbh.com/HTML/2010-12-14/3MMDAwMDIxMDY3Mw.html

中国风电企业最爱12月。

因为地处世界上最大的大洲——亚洲,临近世界上最大的大洋——太平洋,陆地和海洋间巨大的气压 梯度差形成强大的冬季风,“每年从12月1日起,我们的发电量都超过3500万度/天。”12月10日,龙源电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龙源电力) (00916.HK)执行董事、总经理谢长军愉悦的向本报记者表示。

如果以今年1-10月龙源电力含税的平均电价0.5708元/度来计算,这就意味着,12月份的每一天,都有1997.8万元人民币被风“吹进”龙源电力的钱袋子。

当日谢长军的心情特别的好。这一天,是龙源电力在香港上市满一周年的日子。而作为首家在香港上市的新能源企业,龙源电力过去一年的经营业绩让谢的脸上格外有光:今年,龙源电力的盈利将大幅超出原来预测的17.7亿元人民币,对其母公司国电集团的利润贡献率超过50%。

在许多场合,龙源电力的高管都向外界表示,2012年风电装机将达11000兆瓦,争取进入世界风电前三名;2015年底装机达到18000兆瓦,装机规模世界第一。

12月10日,谢长军再次重申了这个发展目标。除了国内的陆上风电业务,这个目标的实现还将依靠海上风电和国外业务。

2011年风电“大盘”:220亿元

“去年龙源电力的盈利是8.52亿元,今年利润增长翻番主要是靠风电量的增加。”谢长军表示。

截至2010年11月底,龙源电力发电装机容量达到7418兆瓦,其中为风电5514兆瓦,占比约为74%。此外,则有火电1875兆瓦、潮汐发电3.9兆瓦、生物质发电24兆瓦、地热发电1兆瓦。

根据未经审计报表数据,龙源电力资产总额661亿元,资产负债率57%,净资产273亿元。

但这显然不能让意气风发的龙源电力满足。

“明年,我们在风电项目上的投资是220亿元。”谢透露,其中陆上风电170亿元、海上风电20亿元,还有30亿元用于投资海外风电项目。

截至2010年11月底,龙源电力2010年新增并网风电装机容量1011兆瓦,并网风电装机容量达到5514兆瓦,预计全年新增并网风电装机容量将达到2000兆瓦,公司累计并网风电装机容量将超过6500兆瓦。

“实际上,龙源电力是在用2560兆瓦的建设总容量来保证2000兆瓦的投产。”谢长军介绍。

根据中电联《电力工业统计快报》2009年底数据统计,去年底,龙源电力装机4620兆瓦,占到去年全国装机总量的17.9%。而按照普遍预计的今年底全国风电装机容量约40000兆瓦计算,龙源电力占比约达到17.95%。

与此相关的另一个产业现状是,根据BTM2009年报告的数据,从2005-2008年,我国累计风电装机容量年复合增长率达112.5%,2009-2013年,中国风电累计装机容量年复合增长率降为35.3%。

不过,从全世界来看,风电的发展速度并未放缓。

埃森哲全球能源委员会主席布朗勋爵预计,今年在全球范围之内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高达2000亿美元,“去年也达到了这个水平,但考虑到每年可再生能源的价格都变得更便宜,也就是说风电等可再生能源发展得更迅速。”

这对于想在2012年抢到全球装机第三宝座的龙源电力而言,压力不言而喻。连谢长军也坦言,现在中国的风电是要做的人多,项目少。“龙源刚开始做的时候竞争很少,也就两三家企业做,现在在每个省都有不下二十家的开发商。”

但龙源电力似乎对这个目标有信心。

“龙源手里面现在有6000万千瓦的风资源,每年还要增加1000万千瓦。”谢介绍,龙源是进行全国性布局,在国内,除了四川、重庆、广西、港澳台地区没有测风以外,其他地区都有风源。

而在海上风电方面,除其建成的全球第一个、32兆瓦的潮间带试验风电场项目,和200兆瓦的江苏大丰潮间带风电场特许权项目,谢长军透露,龙源电力近期又一个150兆瓦海上风电项目在国家发改委获得核准。

“挺进”南非、美国市场

实际上,在上市初期,国电集团公司曾承诺,要适时择机注入母公司的风电资产,目前“这个工作已经启动,先期大概有4个项目的20万在做前期工作。明年还会有一些项目,收购规模不会超过50万千瓦。”谢长军介绍。

但在中国新能源企业列队向海外发展的大潮下,海外市场也必然成为龙源电力要攻克的高地。

据了解,作为国内首家进军国际风电市场的发电企业,2009年底龙源电力正式签署南非风电合作开发协议,并将于明年正式迈出征战步伐。

谢长军介绍,2010年11月16日,龙源电力已在中南两国能源峰会上签署了合作各方合资协议及公司章程,“目前已经在南非圈了1600兆瓦的风资源,有5个风电场在做前期。”

“目前龙源位于南非的项目公司已经组建完毕,明年3月份南非政府将开始招标。”谢透露,“如果顺利,明年二季度就可以开工建设。

此外,龙源电力正在积极探索开拓美国、欧洲、澳大利亚等海外风电市场。

据了解,龙源电力目前在美国有几十个项目,最大项目装机容量达500兆瓦,并已经有3个项目进入实际性的阶段。

谢长军介绍,在向海外市场拓展的过程中,龙源电力主要有三个方向,包括收购项目、收购现有的资源开发建设,收购未来潜在资源。

“现在最大的障碍是,美国各个州的法律不同,谈起来比较困难。”谢表示,此前,美国启动的针对中国清洁能源行业的301调查,也多少对龙源开拓美国市场带来了一些影响,“现在推进确实比较慢。”

“但我们还是看好美国市场,其成熟风电场的质量和盈利能力比较好。”谢长军说,美国很多地区的风资源优良,下一步将是龙源电力重点的开发区域。“明年我们在美国会有大的动作,目前正在商谈当中。”

明年或启两次股本融资

据了解,目前龙源电力已经把太阳能作为风电业务之外的第二大发展目标。除了明年将动工建设在青海格木尔及拉萨羊八井的两个各20兆瓦太阳能发电项目,也在西藏、内蒙古、青海、甘肃及新疆5大基地获得了大批资源,并正涉足光伏建筑一体化及微型电网示范项目的技术储备。

谢长军表示,太阳能项目当下的投资仍然太高。“今年的市场,投资在16000-18000元/千瓦,是陆上风电的两倍左右,也高于海上风电约14000元/千瓦的造价。”

但他预测,随着太阳能发电项目投资降到12000元/千瓦以下,电价在0.9元左右,IRR可能会达到12%以上。“2011年-2015年龙源的主要任务是发展风电,包括海上风电。2016年以后太阳能可能也会大规模发展。”

谢长军透露,龙源电力目前的利润增长点主要来自于陆地风电量的增长,此外地热和火电方面也有所贡献。但海上风场要明年开工建设有限,因此利润贡献亦有限。

他告诉本报记者,其开发风电的平均电价保持上升,未来重点是在高电价区,电价比较稳定、将稍微有所上升。“今年前十月含税平均电价是0.5708元,较去年的约0.567元提高。今年年底预测在0.575元。明年可能还会涨1分钱左右。”

谢表示,去年龙源电力的风电场建设投资成本为9200元/千瓦,今年略有下降,约为8300元/千瓦。

因此,充分利用资本市场,是龙源电力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去年融资117亿人民币,还有今年发债40亿。目前这些资金80%以上除了还贷款以外,大部分用在了新建项目,当然也有一些老项目的还贷。”谢长军表示,公司今年的资本开支,原来计划大概在225亿,到年底能实现200亿左右。“因为海外市场原来有计划,并没有执行。”

实际上,证监会批复了龙源电力共70亿元人民币公司债的申请。谢长军表示,明年一季度,最迟5月份,将把剩余的30个亿的人民币债券发完。

谢长军告诉记者,按每年200万千瓦的风电装机量计算,需要170亿元左右的资本金。龙源上市时承诺在2011年底前不会进行股本融资,目前有计划在“十二五”期间可能会做两次股本融资,至于细节还不便透露。

但谢长军表示,明年有可能在香港发债。“这件事也才启动了1-2个月,目前已经得到了国内监管机构的赞成,但是具体的时间表还没有。”


龍源 電力 盈利 翻番 風電 裝機 將達 世界 第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298

华锐风电首秀不济 49机构浮亏17亿

http://www.21cbh.com/HTML/2011-1-14/5NMDAwMDIxNjE5NQ.html

華銳 風電 首秀 不濟 49 機構 浮虧 17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334

風電整合潮將至 90%的企業或將退場

http://www.21cbh.com/HTML/2011-3-11/1OMDAwMDIyNTg1OA.html

從2009年高調進入風電研發領域,到2011年初正式退出,進退之間,哈空調(600202.SH)用時不過一年。

「公司的風電業務只是處於研發階段,還沒有投入生產。」哈空調證券部人士對此表示,目前,技術合作協議及零部件採購合同的善後處理工作已在進行中。

哈空調原本主業為石化空冷器和電站空冷器,風電領域研發並非其專長。

「哈空調的轉型,是基於該行業利潤趨微的背景考慮,但哈空調在風電領域並沒有人才儲備積累,而且進軍的是風電領域中比較核心的發電機組系統,轉型失敗並未偶然。」一位風電企業高管對此分析稱,哈空調進軍風電行業有當年風電大熱的背景,「當時,甚至連做鞋子的都要進來」。

哈空調可能是2011年整個風電設備製造業整合的一個樣本。盤點2010年業績報表,以金風科技、華銳風電、東方電氣、明陽風電、運達風電等為代表的風電巨頭們,賺得盤滿缽滿,不過,在熬過一個寒冬之後,更多的小型風電設備製造企業,將迎來一個更艱難的時期。

《風電設備製造行業准入標準(徵求意見稿)》(下稱《風電標準》)已於2010年3月對外發佈,經過一整年的修訂及徵召意見,或將於今年正式出爐。文件在能源、土地、自我資金、技術等方面的規範、限制,將進一步壓縮小企業的生存空間。

「目 前,國內排位前10名的風能設備企業,產能佔了整個國內市場的80%,前十五名佔到了市場的95%,剩下的5%好幾十家分,它們能賺到多少錢呢?」中國農 業機械工業協會風能設備分會副秘書長沈德昌表示,在未來三五年內,肯定會有90%的風電設備企業將通過重組、兼併等途徑而消失。

「明智」的退出者

時鐘撥回一年前,2009年10月27日,哈空調董事會通過了《關於哈空調開展風電領域研發相關活動的提案》,稱公司同意開展風電領域研發活動,與國內外研究機構合作,聯合開發先進的風力發電技術,公司研發費用預計在人民幣3000萬元以內。

上述風電企業高管表示,風電設備三大件包括風電葉片、變頻電機、變速器。哈空調早在2008年就進行發電設備的研發,並為彼時第一批哈爾濱市科技攻關計劃項目,主要研發方向為發電機葉片製造。

2011年1月31日,哈空調宣佈退出,其給出的理由是:在風電研發過程中,國內風電企業發展數量激增,同質化競爭嚴重;國家產業政策發生較大變化,規範風電行業發展力度增強,提高了公司進入風電行業的准入門檻。並稱,公司繼續從事風電業務風險較大。

「哈空調退出是比較明智的。」在中投顧問高級研究員李勝茂看來,國內風電設備製造的第一梯隊佔據市場60%的份額,剩下的40%的市場份額也被第二梯隊瓜分殆盡,留給第三梯隊和新進入者的市場份額已經不多。

國內風電設備製造企業目前合計80多家,基本上可以分為三個梯隊:第一梯隊是金風科技、華銳風電、東方電氣三家龍頭;第二梯隊是明陽風電、運達風電、湘電風能、上海電氣等有一定知名度的企業;第三梯隊,則是一些不知名的中小企業。

運達風電華北區域經理金立萍提醒記者說,早於2009年「38」號文(即《關於抑制部分行業產能過剩和重複建設引導產業健康發展若干意見》)已對風電設備製造行業定議為「過剩」,當時,主管部門對該行業的融資及項目審批已然收緊。

「較高的行業集中度,使新進入者的機會已經不多。哈空調的資本實力並非十分出眾,要麼選擇退出,要麼選擇被兼併。大的市場環境就是這樣。」李勝茂說,2010年,國內風電裝機增速為64%,已較往年減速四成,下游風電場更願意把訂單交給像金風科技這樣的優勢企業。

被提高的門檻

3 月發佈的《風電標準》,主要涵蓋三個方面內容:新建風電機組生產企業必須具備生產單機容量2.5兆瓦及以上、年產量100萬千瓦以上所必需的生產條件和全 部生產配套設施;企業進行改擴建應具備累計不少於50萬千瓦的裝機業績;新建風電機組生產企業應具備5年以上大型機電行業的從業經歷。

中國風能協會副會長馬學祿表示,工信部的風電設備准入標準是比較高的。從目前我國的風電整機現狀來看,能夠達到上述標準的整機製造廠商不超過10家。

「新上馬的企業特別是風電整機生產企業的審批,如今已變得很困難了。2.5兆瓦以下的風機已經不太受產業政策的扶持,信貸可能還要面臨約束。」前述風電高管表示。

資料顯示,截至2010年底,中國全年風力發電新增裝機達1600萬千瓦,累計裝機容量達到4182.7萬千瓦,超過美國,躍居世界第一。

目前,A股上市公司中有12家風電企業,擴產仍然是這些企業在2011年的主旋律。但與往年不同的是,更多的中小企業,或將倒在這一場更為宏偉的擴張浪潮中。

金立萍解釋說,為新進入者設置如此高的門檻,「其實是要求新進入者一入局,就要有配套的科技研發,擺脫國內的技術空心化格局」。而這也折射出風電行業風光背後隱藏的問題:投資過熱、重複引進落後技術、關鍵設備依賴進口、核心技術未能得到有效攻關等頑疾,仍然存在。

就 整個產業而言,目前,我國的發電機、葉片產能已能滿足國內風電產業的需要,但部分關鍵設備仍有不足。以齒輪箱軸承為例,由於質量要求較高,多靠國外進口; 而在控制系統方面,國內雖已有科諾偉業、北京景新、時代集團等企業在研製生產,但目前仍主要採用丹麥MITA和奧地利Windtec生產的設備。

質量問題,也已成為業內憂慮的焦點。2010年1月24日,寧夏天淨神州風力發電有限公司的一台東汽風機倒塌。

此後,華能通遼寶龍山風場的東汽風機、遼寧凌河風電場的華銳風機、大唐的山西左云風場的風機先後出現倒塌,質量問題在風電裝機容量飛速增長背後不斷出現。

龍源電力總經理謝長軍對此意味深長表示,龍源是中國最老的風電企業,其運行最早的風電機組已經有17年時間,國產大量的機組也才運行了3至5年時間,所以有些風機的質量還需要考驗。


風電 整合 潮將 將至 90% 企業 或將 退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103

風電股 - 輪轉的故事 貓王

http://ariesl0501.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2934689

股票市場每天發生很多故事,它們自然成為普渡眾生傾談的話題;事實上,在我們中年人的交際圈子 裡,股市話題成為一種溝通工具。

這幾天以來,人們主要的話題是日本仙台的八點九級地震,股市 亦因為這世紀大災難而受到衝擊,這使股市的故事更富戲劇性。過去兩天撈底(炒底)搏反彈的買盤很多,有成功、有失敗。這災難使到人們的某些思維頓時間改 變,先前一系列的核能原股,被描述為中國國策的先鋒,今墮進了深淵,如上海電氣(2727) 、哈爾濱動力(1133) 、東方電氣(1072)等成為下跌股中的重災區,為著穩定股價,它們的管理層各出奇謀,哈爾濱動力(1133)今天宣佈拓展水力發電業務,東方電氣 (1072)母公司於昨天增持83.33萬A股,占已發行份0.042%,暫時這系列的股份股價都是處於較弱的走勢。我貓王前天看到這一系列股份的不問價 沽盤,即時聯想起基金經理沽售股票太多,預期他們會把資金掉換(switching)到其他股份身上,我看到龍源電力(0916)上了成交榜,並會在收市 時公佈業績,老實說我對龍源電力(0916)信心不大,且對它的業績不抱期望,無奈今次我真的錯了,它盈利增長了1.26倍!而且主要的增長來自風電,風 電股的大逆轉,除了核能災難啓發外,龍源電力(0916)亦證實了風電行業的賺錢能力,另一隻值得留意的是金風科技(2208),我在它上市的時候看過它 的資料,當時認為不值一提,我已忘懷了這隻股份,昨天了找回它的影蹤,不過今已比它的上市價下跌了二十多個百份點,且相對深圳上市的A股有90%的負溢 價,3月25日會公佈業績,提醒大家要留意這股份,另龍源電力(0916)雖已三連升,看倘若這兩股這數天肯回頭,可以趁回吐買入的話,則都可以趁勢買入 (Buy on Dip)。
Picture
我貓王接觸過很多投資者,或只吹不買的聊天專家,他們很多都只埋首於止市企業如何發展的故事,經常忽略故事背後的數據!我看故事是否符 合劇情的預告,要看財務數據的支持,至於技術走勢已是後行的宣判工具吧!

我貓王是持牌人士, 又要申報暫時未持有上股份,當然我會Buy on Dip啦!


風電 輪轉 故事 貓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260

前景趋黯 风电行业遭遇拐点?

http://www.yicai.com/news/2011/06/861611.html

能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00958.HK,下称“华能新能源”)二次IPO仍遭冷遇的同时,2011年上海国际海上风电大会又提振着行业人士的精神。

面对政策转向、资源上限、产能过剩及并网难等一系列不利因素,风电行业增长空间日益萎缩。业界人士指出,随着产业集中度的提高以及由陆向海的发展趋势,行业拐点或将到来。

政策转向使行业前景黯淡

政策层面的利空消息使市场对行业前景产生担忧。国家发改委在上个月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版)》中,首次将新能源作为单独门类,列入指导目录的鼓励类。

但在所涉及的新能源产业中,力推太阳能、生物质能,而仅将风电在“风电与光伏发电互补系统技术开发与应用”这一子项中一带而过。与此同时,指导目录中还提到部分行业产能过剩矛盾突出,其中风电是唯一被涉及到的新能源产业。

而令人唏嘘的是,就在今年3月,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下称“中电联”)专职副理事长魏昭峰还在公开场合表示,风力发电未来将会达到与水力发电相同的地位,成为中国的支柱能源。而短短两个月之后,政策转向之快,颇有些出乎市场预料。

与此同时,中国将停止风电采购补贴的消息接踵而来,真有些“祸不单行”的意味。据了解,中国的风电采购补贴始于2008年,目的在于鼓励风电设备国产化。

平安证券发布研究报告指出,风电采购补贴取消将导致整机制造商盈利小幅下降,零部件供应商受影响最大。而上述两项政策层面的转变,使本已因发展过快造成产能过剩等诸多问题的风电行业前景更趋黯淡。

无怪乎一位行业资深专家告诉《第一财经日报》:“风电行业刚发展起来恐怕就要掉头向下走一段了,尽管未来肯定要发展,但目前的拐点恐难避免。”

资源上限压缩行业发展空间

除去政策层面的转变,风能资源上限的到来也在压缩行业进一步发展的空间。

随着以五大发电集团为首的国有风电企业对八大风资源区的瓜分殆尽,陆上风资源渐趋紧俏,众多企业已转向华南、西南等资源等级较低的地区开发。

国电龙源电力股份有限公司(00916.HK,下称“龙源电力”)上个月在安徽建成投产首个低风速电厂。该公司一位高管对本报表示:“目前高风速的地方竞争激烈,早晚会被瓜分殆尽,因此大家转而开发低风速资源也是必然选择。”

据了解,中国陆上风电可开发量为2亿千瓦,而我国2020年风电规划装机目标已达到1.5亿千瓦;同时,2010年,我国陆上风力资源开发比例为22%,而2020年风力资源开发比例将达到75%,由此可见行业未来增长空间有限。

另外,平安证券报告称,风电行业经历了连续5年“井喷”式的高速增长,2010年增速已开始下滑至37%。按照2020年规划装机目标推算,风电年 均新增装机容量仅为1000万千瓦,远低于2010年新增装机容量1600万千瓦。因此,虽然风电产业或将在“十二五”期间完成大部分装机目标,但预计行 业增速将进一步下降。

并网瓶颈终难克服

如果说政策与资源层面的因素限制了风电的未来,并网难题则伴随着风电发展的始终。

一方面国家要求电网对风力发电实行“保障性收购”;另一方面,大量盲目上马的风电项目又超出了电网的承受力;备受业界诟病的“弃风”现象也就由此产生——而即使是已并网的风机,也屡次出现大规模脱网事故。

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下称“电监会”)近日通报了以“2·24”甘肃酒泉风电机组大规模脱网事故为代表的几起脱网事故,其中导致598台风电机组脱网的“2·24”事故堪称“我国风力发电发生的对电网影响最大的一起事故”也同时凸显了风电场建设、运营中的诸多问题。

上述龙源电力高管对本报表示,快速发展的风电与电网的协调性如此之差,这种大规模风机脱网事故的发生是必然的。

国家电网能源研究院副总经济师白建华向本报表示,风电未来的发展必须依靠电网的大规模发展以及与当地煤电基地的紧密协调。否则,如果仅是风电场的迅速扩张,则必然遭遇行业瓶颈。

据他介绍,2015年,全国风电开发规模可以达到约1亿千瓦,其中5000万千瓦可在本省消纳,1100万千瓦通过区域电网跨省消纳,3200万千瓦通过跨区消纳;其中三北地区有3/4的电力需要外送消纳。因此,未来风电对电网发展的依赖性将更强。

风机制造陷入红海

风电场的开发运营暴露出诸多问题的同时,上游的风机制造环节更是出现产能过剩而陷入竞争红海。

据了解,近年来风电设备价格的不断下降使制造商们在价格战中越陷越深。相关统计显示,从2008年的6500元/千瓦降到2009年的5400元 /千瓦,再到去年底的低于4000元/千瓦,国产风电整机造价一年下一个台阶。价格走低正成为目前风电设备产业的基本生态,牵动着产业利益链条上的各个环 节。

国内风电整机商排名首位的华锐风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601558.SH,下称“华锐风电”)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公司“正处风电设备淡季”;而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002202.SZ,下称“金风科技”)更是发布了上半年业绩下降的预期。

平安证券研究报告预计,2011年国内整机制造商总数已近百家,总产能已达到29GW,而需求则为15~18GW,因此2011年整机制造产能仍将过剩,预期价格将进一步下降,据悉,目前1.5MW主流机型的价格已跌破3500元。

但中国节能风力发电投资有限公司一位人士对本报表示,中国风机制造行业在2004年和2005年时力量尚十分薄弱,主要靠进口,因此形成卖方市场, 风机价格很高;而在金风科技和华锐风电等大型整机制造商获得快速发展之后,众多实力雄厚的国企也加入这一阵营,导致上游配套的生产能力飞速提升,因此从 2009年开始显现出供大于求的产能过剩现象,这也是市场正常发展所必然出的拐点。

该人士指出,价格战目前仍然是整机厂商竞争的主要手段。2011年预计国内生产市场集中度缓慢提升,2008年市场排名前8家企业市场份额为71%,2010年提升至82%,预期风电整机环节市场集中度将进一步提高,但过程将是痛苦而漫长的。

海上风电更需慎行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前所长周凤起告诉本报,不应当说陆上风电资源都被瓜分完毕,目前国家电网公司力推的风电、火电打捆外送以及风电监测都在发展当中。但他指出,海上风电目前只是开局,不应当发展过快,因为中国既无核心技术又无经验,如果发展过快,风险很大。

因此目前要把风电发展的重心转移到海上还为时过早。据了解,即使如华锐风电、金风科技等风机制造龙头企业,目前也只处于生产5MW、6MW风机样机的阶段,远未达到投产运行水平。

国元证券研究报告也指出,尽管海上风电有着风资源好、沿海地区电网架构优越、紧邻负荷中心的优势,但其存在的风险是不容忽视的,海上风电开发有高风险、高难度的特点,例如海上风机对防腐蚀等要求比陆上风机更为严格,一点瑕疵都将造成机组的停转。

由于海上风机的安装、运输以及运维等成本较高,且海上机组的运行环境比陆地更加苛刻,市场对海上风电机组单机容量、可靠性和免维护性都提出了更高要求。

前景 趨黯 風電 行業 遭遇 拐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17

海上风电淘金难

http://magazine.caing.com/chargeFullNews.jsp?id=100272968&time=2011-06-25&cl=115&page=all

政策法规不完善,风机质量不稳定,中国海上风电难以复制陆上风电奇迹
财新《新世纪》 记者 于达维

 

  距离中国“海上风电第一单”开标,已经过去了大半年,问题正在陆续显现。

中国最大的风电运营商龙源电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首批海上风电中标者之一。王必春/CFP


  2011年6月15日,在上海国际海上风电及风电产业链大会上,负责中国海上风电项目规划审批的中国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副总工程师易跃春表 示,第一批海上风电特许权招标项目招标后,不确定因素比较多,建设速度比较慢,水文探测刚刚做完,空管、航道、雷达的协调还未完成。

  中国最大的风电运营商龙源电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龙源电力)是首批海上风电中标者之一。该公司总经理谢长军表示,政策法规上的不完善、风机 产品质量不稳定,使得中国的海上风电建设无法复制陆上风电的奇迹。“龙源做陆上风电还是很生龙活虎的,做海上风电现在有点晕船。”

“海上风电第一单”推进慢

  中国首批海上风电招标项目共有四个,建设地点都在江苏,总规模为100万千瓦。

  2010年9月10日,由五大电力集团主导的竞标结果公布后,中标价格之低出人意料。其中,大唐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的滨海近海30万千瓦项目的 中标电价为每千瓦时0.7370元;中国电力投资有限公司联合体的射阳近海30万千瓦项目为每千瓦时0.7047元;山东鲁能集团的东台潮间带20万千瓦 项目为每千瓦时0.6235元;龙源电力的大丰潮间带20万千瓦项目为每千瓦时0.6396元。

  海上风电开发难度远大于陆上风电,其发电技术落后陆上风力发电十年左右,成本也要高两至三倍。在此之前,中国第一个海上风电示范项目——上海东海大桥10万千瓦海上风电场项目,税后上网电价为每千瓦时0.978元。

  低价中标,意味着企业很难有丰厚回报。谢长军表示,龙源电力在江苏如东3万千瓦潮间带试验风电场的可行性研究预算造价为每千瓦装机接近2万元, 通过不断改进和完善施工方案,造价可控制在每千瓦装机1.5万元以下,年运行2600-2700小时,按照每千瓦时0.6396元的中标电价,股本回报率 约为12%。随着建设规模的扩大和各种新型装备的投入,还能进一步降低海上风电的施工成本。但是,他奉劝想进入这个行业的企业,“想赚大钱的话不要做海上 风电,没钱更不要做”。

  政府的前期工作不到位,也无端增加了企业的成本。中标企业在项目筹备过程中,首先需要根据江苏省海上风电规划预选地点,做资源调查评估,但是做 完评估提交开发申请时,才知道项目所在地与港口、自然保护区或渔业区冲突,数百万甚至千余万元的前期投资打了水漂。谢长军抱怨说,政府应该把前期工作做 好,第一批招标后,江苏改变了海上规划,导致龙源电力前期的许多工作都白做了。“我们前期勘探也花了不少钱,这个钱地方政府也不给赔。”

  此外,他表示,海上风电推进速度比较慢的原因之一是施工经验不足,更重要的是没有合适的风机。

  在江苏如东3万千瓦试验风场,龙源电力测试了八个厂家的16台风机。一年多运行下来,表现最好的风机来自远景能源,可用率达98%,许多大厂家的表现反而不如江苏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例如,华锐风电投入了两台3000千瓦的海上风机,运行一年多,就有一台换了电机。

  业内人士指出,华锐风电之所以在陆地上取得远超同行的业绩,原因之一是依靠远超同行的售后服务来弥补产品质量上的缺陷,不像许多厂家卖了设备后撒手不管。在海上风电机组的测试中,华锐派出70多人的维修队伍天天守在那里,但海上风电的维修不像陆上那么容易。

  “陆上风电那种靠优质服务来弥补可靠性不足的方法,已经不能套用到海上风电场。”上海电气风电设备有限公司前总经理范肖洪说,与陆上风电相比,海上风电需要极高的稳定性,一旦大部件出问题,需要几个月时间才能修复,这还是在滩涂上的试验,如果在海上装机更加困难。

  大唐新能源公司副总经理孟令宾深有同感。他说,风机的可靠性、设计方案和控制策略都需要认证,海上对可靠性的要求和陆地上不同,海上风速大的时候,风机一旦损坏,甚至连靠近都没法靠近,“不仅不能有大故障,小故障也不能有”。

  浙江运达风电股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叶杭冶也认为,“首先考虑可靠性和质量,其次才是成本。”他提道,福建曾经出现某家企业海上风场的风机被台风“鲶鱼”吹坏的事情。

  谢长军说,从表面上看,中国的风机厂家掌握了不少核心技术,风机可用率已经接近维斯塔斯、GE等国际巨头,但是需要调试很长时间,难以和国际巨 头竞争。丹麦维斯塔斯公司中国区总裁徐侃则表示,维斯塔斯承担的第一座风电场合恩角风场也有过很多教训,当时很多设备需要更换,甚至要到岸上更换。如今, 该公司一个项目仅用102天就可安装100多台风机。

  谢长军认为,中国厂家应该先把陆上风机的问题解决了,再来研究海上风机。孟令宾还提醒说,正在突飞猛进研发大容量海上风机的厂家,仍需回头解决陆上风机的遗留问题,“我们过去注重销售,忽略了现有4000多万千瓦陆上风电设备的升级”。

不能再搞“大跃进”

  经过几年来井喷式的增长,中国风电装机总量在2010年成为世界第一。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施鹏飞说,中国风电产业需要从数量型增长转变到质量改进,从风电大国转变为风电强国,这一过程中,海上风电的重要性凸显。

  目前,中国建成的海上风电装机容量为14.25万千瓦,与2010年国际海上风电总装机350万千瓦相比,少得可怜。根据中国的可再生能源规 划,计划2015年海上风电装机容量达到500万千瓦,2020年达到3000万千瓦。这意味着,未来数年内海上风电在中国将会迅猛发展。但不少人士对此 持谨慎态度。

  中国气象局风能资源详查的初步结果显示,中国5-50米水深、70米高度风电可装机容量约为5亿千瓦。“茫茫大海,看似到处可建海上风电场”, 易跃春说,实际上,海上风电要考虑的因素很多。空中因素涉及台风、空中航道、军事雷达,水面上要考虑海浪、潮位和航道,水下要考虑海底冲刷和侵蚀,海底管 线等。此外,还需考虑海洋功能的总体区划等。综合这些因素之后,真正可建风电的海域是有限的。

  谢长军认为,欧洲大力发展海上风电,一个重要原因是陆上基本没有地方了,但中国陆上风电的空间还很大。对于江苏沿海来说,风场靠近负荷中心,台风也比较少,比较适合海上风电建设,但是对于浙江、福建、广东来说,千万要小心。

  “陆地上的井喷式发展,是不适合海上的。所以我提醒同行们,发展海上的时候要慎重再慎重,不能‘大跃进’”,他透露,龙源电力要到2016年才会开始大规模的海上风电建设。

  施鹏飞也对财新《新世纪》表示,中国海上风电发展肯定不会像陆上风电那么快,目前还需在不同海域测试,真正大规模的开发“十三五”期间才会开始。

  在配套政策法规方面,中国也没有完全准备好。谢长军说,海上风电是新兴产业,以往的海洋功能区划中未能考虑,在没有海洋规划的前提下搞开发,很 可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海上风电开发建设管理暂行办法》于2010年1月颁布之后,国家能源局和国家海洋局联合制定的实施细则尚未出台——所幸的是, 据易跃春透露,出台时间应该很快了。

  6月16日,在上海举行的此次会议上,绿色和平组织和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联合发布的《中国风电发展报告2011》还指出,2010年风电装机容量4478万千瓦的中国,风电发电量仅 为500亿千瓦时,装机容量4027万千瓦的美国则达到了946亿千瓦时,几乎是中国的两倍。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对财新《新世纪》记者表 示,这一方面是因为中国风电上网后需要经过合格审查,签订商业运营合同后,才计入运行容量。但另一方面,必须承认中国风机设备完好率不足,美国的年平均利 用小时数是2500,中国是2000出头。

  前述报告还指出,中国风电领导全球尚需时日,风电产业的“大跃进”将使中国风电的“旧患新伤”更早地浮出水面。

海上 風電 淘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995

海上風電「神仙打架」

http://magazine.caing.com/chargeFullNews.jsp?id=100290480&time=2011-08-12&cl=115&page=all

中國海上風電第二輪招標在即,去年首期中標的四個項目還無一開工。中國雄心勃勃的海上風電開發遇到什麼麻煩
財新《新世紀》 記者 楊悅

 

  「我們正在爭取往前趕。」山東魯能集團東台項目辦徐姓主任在接受財新《新世紀》採訪時透著些許無奈。2010年5月,在中國首輪海上風電特許權 招標中,魯能集團奪得位於江蘇省東台市的潮間帶項目,如今近一年過去了,東颱風電項目的核准手續仍未走完。而同處江蘇的濱海、射陽和大豐另外三個項目,也 因為尚未通過核准而遲遲沒有開工。

首輪海上風電招標項目均位於江蘇,目前進展不盡人意。圖為江蘇如東沿海風電場附近,村民騎車而過。Qilai Shen/Bloomberg/CFP


  根據2010年10月8日發佈的結果,在這次廣受關注的大規模海上風電項目招標中,四家央企子公司從幾十家投標方脫穎而出。濱海、射陽這兩個各 裝機30萬千瓦的近海風電項目,大唐集團旗下的大唐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中標價0.737元/千瓦時)與中國電力投資集團旗下的中國電力投資有限公司(中 標價0.7047元/千瓦時)分別中標;國家電網公司旗下的山東魯能集團有限公司(中標價0.6235元/千瓦時)與國電集團旗下的龍源電力集團股份有限 公司(中標價0.6396元/千瓦時),則分別拿下了東台和大豐兩個各20萬千瓦的潮間帶項目。

  自上世紀90年代丹麥建立世界第一座5萬千瓦海上風電場以來,海上風電發展歷程還不到20年,而中國發展海上風電更是近兩年才提出的新生事物。 2009年1月,剛剛成立的國家能源局召開海上風電開發及沿海大型風電基地規劃工作會議,翌年,能源局聯合國家海洋局制定出台《海上風電開發建設管理暫行 辦法》,明確了兩部門分工,前者負責中國海上風電開發建設管理,後者負責海上風電開發建設海域使用和環境保護的管理和監督,此外,能源局還要求「海上風電 規劃應與全國和沿海各省(區、市)海洋功能區劃、海洋經濟發展規劃相協調」。2010年5月,發改委進行首期海上風電特許權招標。

  在現有新能源發電中,光伏太陽能發電成本居高不下,核電又有安全之憂,因此,成本相對較低、對環境影響較小的風電,成為中國發展新能源的首選。經過近7年「大躍進」式的發展,目前除了西藏尚未有風機,陸上風機已遍佈中國的大江南北。

  在陸地風電已乏地可圈後,遠離電力負荷的「三北」(東北、西北、華北)風電送出受地區電網限制,人們便將發展風電的目光轉向了海上。沿海地區經 濟發達,用電需求量大,這也是中國政府發展海上風電的考量之一。據國家能源局副局長劉琦今年6月在南通召開的海上風電工作會議上透露,到2015年,海上 風電裝機規劃目標為500萬千瓦,2020年要達到3000萬千瓦,成為世界第一海上風電大國。而中國目前已建成的海上風電裝機規模只有138萬千瓦。

  不過,從魯能在東台市建設海上風電的經歷來看,這個規劃實現起來並不容易。魯能的項目之所以遲遲沒有獲得核准,原因在於去年的招標是由國家能源局主持,國家海洋局並未參與。

  「神仙在打架。」接受財新《新世紀》記者採訪的一位風電業內人士比喻說,「在海上發展風電,不只是發改委、能源局說了算,海洋局是海域的直接管理部門,能源局的風電規劃與海洋區域功能區劃之間缺乏協調溝通,而地方利益在海上風電中也沒有得到體現。」

  與陸上風電多建設在人煙稀少之地不同,海洋寸海寸金,各地方政府早已對自己的海域做出規劃。顯然,在生態農業、養殖、旅遊以及沿海城鎮經濟諸多選擇中,目前僅能盈虧平衡甚至虧本的風電並不是海洋「聚寶盆」的首選。

魯能之困

  魯能集團在東台的項目正面臨諸多變數。儘管否認了退出傳言,但項目辦的徐主任承認,東台項目的用海選址已經發生了變化,「因為那些地方有別的用 處」,魯能不得不重新勘測。他透露,調整後的風場用海面積縮減為60多平方公里,比原來小了一半,距離海岸線的距離擴大到35公里-36公里,也較原規劃 向海推進約15公里。

  徐主任解釋說,東台項目過去所處的潮間帶位置,有一半距離不能利用,水比較淺,不適合海上風電的施工特點。潮間帶是指大潮期的最高潮位和最低潮位間的海岸,也就是從海水漲至最高時所淹沒的地方開始,至潮水退到最低時露出水面的範圍。

  潮間帶風電在世界上並無先例可循,其淤泥質灘面,陸地施工裝備無法施工,即使漲潮時水深也比較淺,現有大型施工船隻不能直接進入,潮間帶風電場 建設需要定製專用施工裝備。另外,海上風電要求「無大風,無海浪,無淋雨」的施工條件,一年的施工有效天數在150天左右,冬季有冬潮,不能進行施工。因 此,儘管面積縮小,並不意味著成本會下降。徐主任表示,風場場址向海區延伸,僅海纜這一塊的投資就增加很大。國內廠家不具備生產220千伏海纜生產條件, 國外產品的價格則遠高於特許權招標價格的承受力。

  7月27日,東台市海洋灘塗與漁業局海域管理科科長方錫進在其辦公室對財新《新世紀》記者表示,儘管做了以上調整,魯能集團的項目「能不能搞得 成」還值得懷疑。他指著牆上的一幅地圖告訴記者,魯能集團中標的區域位於東沙、高泥,按照東台市規劃,原來在該處設有風電建設區,但江蘇省的圍墾規劃中, 又將東沙和高泥規劃為圍墾區,面積共計60萬畝。「圍墾規劃區域不能搞風電。」方錫進說,圍墾區的主要功能有三類,生態農業佔60%,養殖和生態旅遊各佔 20%。

  圍墾是江蘇省的重點戰略項目之一。東台市政府一位工作人員稱,東台是江蘇省圍墾區的重中之重。東台位於江蘇省沿海中部,擁有85公里海岸 線,2697平方公里海域。江蘇省規劃到2020年圍墾灘塗270萬畝,東台圍墾比例佔到37%。2009年,江蘇省即要求東台市啟動100萬畝灘塗圍墾 綜合開發試驗區工程,東沙、高泥名列其中。據方錫進介紹,東台海域屬於淤漲型海岸,灘塗每年都會向海裡延伸,海岸線每年以80米左右的速度向東淤漲延伸, 年淤漲面積1萬多畝。東台目前有156萬畝灘塗面積,佔全江蘇省的五強。

  但方錫進透露,在這片將要被圍墾的灘塗上發展海上風電,與一般認為的養殖業衝突倒是不大,「主要是和城鎮建設區劃功能有衝突」。「發展城鎮經濟不僅僅是開發房地產,還有要企業、辦公區、居住區。」他說,「如果要開發風電就不能有高層建築,會影響風機的運轉。」

  「工業與城鎮建設區」是2010年10月國家海洋局對海洋功能區劃進行調整後新增設的類目,主要包括可供臨海企業、工業園區和供沿海市政設施、 濱海新城和海上機場等建設的海域。「濱海城市建設一定會和風電建設產生衝突。」方錫進說,海洋局現在要求將海上風電向深海佈局,儘量遠離海岸線。

  海洋局7月6日最新發佈的海上風電實施細則中,要求海上風電開發距離海岸線10公里以外,水深10米以下,要「節約利用岸線」。方錫進表示,東台市的海岸線逐年向海延伸,最好在圍墾形成陸地以後再建風機,否則會對其他的開發利用產生影響。

  方錫進介紹,東台市去年開始修編海洋功能區劃,東沙、高泥區塊被定為保留區,「保留區就意味著功能待定」。他透露,目前江蘇省級2010年-2020年海洋功能區劃已經上報中央,正等待批准。

剃頭挑子一頭熱

  海域使用發生變化,海上風電與當地圍墾規劃發生衝突,職能部門之間缺乏協調與規劃,魯能東台項目的境遇絕非個案。華能新能源公司總經理趙世明在 南通會議上發言時表示,該公司在大豐的30萬千瓦近海風電項目,就因為規劃銜接問題帶來巨大的成本壓力。海域使用的變化對其接海纜路線產生影響,另外,華 能還面臨穿越8公里珍稀動物保護區的問題,項目的審批過程也將延長。

  「海域屬海洋局管轄範圍,不是發改委、能源局單方面說了算。」神華集團國華風電公司生產部經理岳躍介紹說,海上風電主要涉及海洋管理方面的三個職責,一是海域使用,二是海洋環境保護,還有海底電纜管道,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海域使用問題。

  方錫進告訴財新《新世紀》記者,海上風電建設的前提是要符合海洋功能區劃,「符合功能區劃就能搞,不符合就無法建設」。但海上風電在以往的海洋 基本功能區劃中並無涉及,2010年10月,國家海洋局對省級海洋功能區劃編制技術要求時對海洋功能區劃進行了調整,將原一級類「礦產資源利用區」「海水 資源利用區」和「海洋能利用區」合併為「礦產與能源區」, 主要用於開發利用潮汐能、波浪能等可再生能源的海域被劃入其二級類別「可再生能源區」,其中並未提出開發海上風能,只是在註釋中指出,中國「海上風能資源 分佈廣泛,目前尚未完全調查清楚」,且海上風電場與部分用海兼容,現階段可在基本不損害海洋基本功能的前提下,選擇合適海域進行海上風電場建設。

  方錫進稱,海洋功能區劃設置是徵求各個部門意見後形成的。「比如搞風能,能源局在海上搞風電,多大的範圍,我們要看規劃,看這個區域是否具備搞風能的條件。」他說,魯能的海上風電項目和江蘇省的海洋規劃有衝突,「東台地方規劃必須服從省級規劃」。

  除了海洋局和地方上對於海洋及近海地區的發展規劃對海上風電的發展形成制約,更麻煩的是與海軍的協調。6月國家能源局在南通組織召開的海上風電 工作會議上,福建發改委一位官員提及,福建從2009年初就開始編制海上風電的發展規劃,最初規劃了1000萬千瓦的裝機容量。從2010年就開始與海軍 基地溝通,結果一稿上去就被砍到170萬千瓦,經過艱苦溝通後確定為495萬千瓦。

  2010年7月,福建省發改委邀請當地的陸海空三軍和相關職能部門一起論證規劃方案,2011年向南京軍區正式報送,至今仍杳無音信,主要原因就在於福建與台灣相鄰,涉及複雜的軍管問題,很難大規模地開建風場。有類似問題的並不只福建一省。

  事實上,該官員承認,福建海域廣闊,福建海上風能最好,但同時海況也是最惡劣的。潮差風速流速大、海底地形複雜,都是淤泥沙質,很多基岩祼露,建設起來技術難度也很大。

  中國政府計劃在11個沿海省份開發海上風電。「每個省份幾乎都涉及軍事用海,影響有大有小。」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業委員會副理事長施鵬飛說,除了福建,受影響較大的包括河北、山東、天津以及廣東、海南。

「肯定要虧本」

  海洋管理部門「守土有責」,部分地方政府態度消極,曾經為了爭當第一個吃螃蟹者而競相壓價的風電開發商們,拿到項目後也在高昂成本前放慢了腳步。

  沿襲2003年開始的中國首次陸上風電招標,電價一直是中標與否的關鍵。去年的首輪海上特許權招標中,能源局雖然沒有選擇四個項目的最低競標 方,最終的中標電價仍低至0.74元/千瓦時以下。龍源電力總經理謝長軍在南通海上風電工作會議上就指出,各開發商為拿到海上風電的特許開發權,在評標打 分規則影響下,中標電價低於預期值,接近於江蘇省陸地風電電價,風電開發商承擔著非常大的壓力。江蘇省發改委副主任兼能源局局長李玉琦則在會上表示,價格 過低不利於海上風電的推進,目前江蘇省已有11個海上風電示範項目,要防止陸上風電跑馬圈地的現象在海上發生。

  國華能源是最早在江蘇東台開發風電的企業,去年的海上風電招標投了濱海、東台兩個項目,報價為0.738元/千瓦時,因為遠高於魯能的 0.6235元/千瓦時報價而出局。國華能源的項目經理批評說,不能把希望寄託在低價中標以後再想方設法,這個風險非常大,「我們沒中標很難過,但中標企 業的日子恐怕也不好過」。

  國華能源內部人士估算,魯能的東台項目投資大概要40億元,而同樣規模的陸上風場投資大約17億元。魯能的中標價格是四個中標項目中電價最低 的,「肯定要虧本」。國華能源、華能新能源等幾家公司代表在6月南通會議上均認為,以鹽城海域的資源條件以及海洋條件為例,大概潮間帶海上風電的電價應該 每千瓦時近0.80元/左右,近海項目每千瓦時0.85元-0.90元。

  據前述消息人士透露,魯能前不久剛剛在東台設立了測風塔。按規定,測風塔測風一年後才能施工。海上風電場施工難度大自不待言,即使風場投運後, 也不能高枕無憂,迫於低電價壓力,國內風場大多採用國產風機設備,而國產風機設備的質量水平偏低在業內是公開的秘密。國華風電在東台的灘塗風場一期項目共 134颱風機,79台為華銳風機,投運至今已三四年,「平均每颱風機每月損壞0.56次」。

  「國產風機故障多,齒輪箱、發電機、變電器等大件經常損壞,光齒輪箱就壞了六七個,發電機換了十幾個。」他苦惱地說,「在陸地上換一個齒輪箱, 成本已非常高,600噸的大吊車來,光入場費用就30萬元/天,如在海上還要用船把吊車運進去,難度非常大。維修成本不是幾千萬元就能打得住。」

  魯能東台項目辦徐主任則在接受財新《新世紀》記者採訪時強調,魯能的項目並未延期,海上風電按要求是在核准之後34個月內完工。

  國家能源局在南通會議上透露,今年下半年將啟動第二輪海上風電特許權項目招標準備工作,預計明年上半年完成招標,總建設規模將在150萬 -200萬千瓦。不過,即使核准工作能在近期順利完成,即使財大氣粗的大國企們為搶佔海上風電這一戰略性資源願意暫時不考慮虧損問題,施鵬飛仍對財新《新 世紀》記者表示:按照目前的建設速度,要想完成2015年中國海上風電裝機500萬千瓦的規劃「有難度」。中國陸上風電曾連續五年以100%的裝機速度擴 張的大躍進,將難在海上重現。

  

海上 風電 神仙 打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04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