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委內瑞拉崩壞 中國為何非救不可? 石油強權陷惡性通膨 破產倒數計時

2016-05-30  TWM

窮得只剩下石油的委內瑞拉,一旦倒債,中、俄,以及一堆第三世界國家將跟著陪葬; 而最大債主中國,若不繼續金援,經營多年的反美盟友將倒台,正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用「地獄」來形容最近的委內瑞拉,或許並不算誇張。這段期間,災難式的委內瑞拉新聞,不斷充斥著全球媒體的新聞版面。

醫院停水,血跡斑斑的開刀房無法清洗,醫生手術前後用瓶裝水洗手;呼吸器因為停電而無法運作,只能仰賴醫護人員手動打幫浦;初生嬰兒死亡率在二○一二年是千分之○.二,如今暴增到百分之二。醫院沒錢照X光片、床單無法換洗,總統馬杜洛(Nicolas Maduro)卻在電視上堅持:「我們的醫療照顧系統是全世界頂級,對人民的照顧僅次於古巴!」然後是街上的暴動。由於長期物資短缺,民眾必須凌晨起床去超市排隊,才可能買到生活用品,民眾搶劫店家的畫面天天更新。去年委內瑞拉通膨率已達一八○%,估計今年會超過七二○%,經濟成長率(GDP)去年萎縮五.七%,今年將再跌八%。

陷入惡性通貨膨脹的噩耗非常驚人,委內瑞拉的貨幣,官定匯價是十玻利瓦兌換一美元,但是黑市一度來到一千二百玻利瓦兌換一美元;在首都加拉卡斯,一份漢堡索價一七○美元,換算新台幣高達五千六百元!

經濟崩潰必然引發財政破產危機,今年一月二十九日,委內瑞拉全額償付了到期的十五億美元債務,但是破產的烏雲卻沒有因此散去。穆迪信用評等公司分析師瑞西(Jaime Reusche)就說,穆迪給委內瑞拉政府的信用評等是Caa 3級,「意味有八○%的機率,將要面臨倒債,或是債務重組」,「在沒有重大變數的情況下,倒債將在今年第四季發生。」○一年阿根廷政府財政破產,債務金額高達一千億美元,曾經創下政府債務破產最高金額的紀錄;而委內瑞拉中央銀行公布的統計顯示,委內瑞拉的外債餘額已經累積至一八五○億美元,一旦走到盡頭,不只將要創下政府破產金額的新紀錄,更可能讓中國、俄羅斯,以及一眾第三世界國家陪葬,帶來難以評估的連鎖性反應。

北京用貸款換石油

借款年年增高 已血本無歸委內瑞拉倒債與否的關鍵,就在北京的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一念之間。

中國是委內瑞拉最大的債權國,更是主要的石油出口國。委內瑞拉被世界各國視為風險最高、最無保障的投資地區;但是北京挾著龐大的資金與石油需求,從○七年開始以「貸款換石油」的模式,源源不絕借貸給前任總統、反美獨裁者查維茲(Hugo Chavez),以及他的繼任者馬杜洛。

起初查維茲承諾每天向中國輸出十萬桶石油,換取為期三年、金額四十億美元的貸款;但是,中國的貸款沒有成功協助委內瑞拉的經濟轉型,反而越陷越深,查維茲與馬杜洛政府拖欠、賴債,不斷向北京需索新的借款。

到了一四年底,委內瑞拉每天必須向中國輸出六十四萬桶原油,其中三十三萬桶用來抵債,借款期限則由初始的三年期,放寬為「無限期」;到了去年九月,馬杜洛率領大陣仗的訪問團到北京參加「九三大閱兵」,又向習近平要了五十億美元的新借款,每天運往中國的原油增加到七十萬桶。

如今,中國已經輸送給委內瑞拉五百億美元,每天收到的原油是七十萬桶;相較於查維茲○七年第一筆四十億美元換十萬桶原油的借款,北京這個「金主」,根本就是不計血本地讓利。如果再把國際油價腰斬、委內瑞拉幣巨幅貶值考慮進去,北京的巨額貸款,已經血本無歸。

去年九月的五十億美元新借款,瞬間被經濟崩潰的黑洞吸光,馬杜洛政權岌岌可危;去年底,馬杜洛領導的執政黨在國會改選大敗,總數一六七席的國會議員,執政黨只拿到五十五席,反對黨則囊括其他的一一二席次。

馬杜洛拒絕承認失去政權,以經濟崩潰為由實施戒嚴,停止國會運作,接著又在五月十三日,宣布延長經濟戒嚴六十天,引爆更劇烈的政治抗爭,軍事政變一觸即發。

鞏固在委國利益

被當冤大頭也要繼續借錢

至於北京,像是被掐住脖子的大金主,若不繼續借錢,不只前面的貸款淪為壞帳,馬杜洛政府也將被推翻,中國二十年來在南美支持的反美政權將一夕變天。北京只好同意提供金額不詳的新貸款,維持馬杜洛政權的生命線。

五月十三日馬杜洛宣布再延長戒嚴令六十天,主管經濟的副總統裴瑞茲(Miguel Perez)接著宣布「好消息」,說已與中國達成以石油換取貸款的新借款,而且「借款條件更為優惠」,預料配合大幅削減進口及貶值後的新匯率,能幫助委內瑞拉度過困境。

中國為了扶植查維茲的反美政權,對查維茲與馬杜洛「讓利」的慷慨程度,已遠遠超過台灣。即使在去年九月,委內瑞拉經濟已經瀕臨崩潰,馬杜洛在北京仍然從習近平手中拿到八項重大優惠,包括五十億美元的貸款、建立經濟特區等;此外,還交代中國電信與華為在委內瑞拉設立電信設備廠。

中南美經濟問題專家、哈佛大學教授豪斯曼(Ricardo Hausmann)指出,中國的貸款「不以償債為目的,唯一條件就是石油交換」,而「大筆的貸款去向不明,淪入貪腐的私人口袋。」另外,中國國企藉著貸款取得委內瑞拉國家戰略資產,在電信、汽車、家電,以及石油開採,都成為委內瑞拉最大的外國控制者。這些特權,跟著馬杜洛政府遭到民眾的唾棄,萬一委內瑞拉政權變天,中國龐大的借款與特權,將岌岌可危。

反對黨啟動罷免

中國為保盟友 還加碼投資去年在國會大選獲得絕對多數席次的反對黨「民主團結圓桌」(Democratic Unity Roundtable, MUD),因為馬杜洛祭出戒嚴令,造成國會無法運作,該黨領袖卡布列斯(Henrique Capriles)已決定將群眾帶上街頭,發起對馬杜洛的總統罷免公投,很快就會達到啟動罷免公投的一八○萬人連署門檻。

更糟的是,反對黨之中還有多位「激進」的領袖,例如目前被關在監獄中的羅佩茲(Leopoldo López),就主張以群眾暴動與武裝叛變,來徹底根除馬杜洛的政治基礎。如今,卡布列斯的民主路線與羅佩茲的激進路線已經合流。

已經深陷其中的北京政府,當然不願見到經營多年的反美政權挫敗,中國外交部新聞發言人洪磊在委內瑞拉反對黨大遊行、罷免公投展開後指出,中國和委內瑞拉互為重要的合作夥伴,中方將繼續與委內瑞拉開展包括金融領域在內的各方面合作,推動兩國實現共同發展。

實際上,中國對委內瑞拉後續的債務償還也將繼續支應,確保馬杜洛政權能夠繼續保護中國投注的龐大利益。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撰文 / 乾隆來

委內 瑞拉 崩壞 中國 為何 非救 不可 石油 強權 惡性 通膨 破產 倒數 計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30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