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田溯寧、楊致遠、張明正把手云夢

http://www.21cbh.com/HTML/2011-4-25/4MMDAwMDIzNDQ4Mg.html

十六年前,田溯寧遇到了兩個人:一個是趨勢創始人張明正,另一個是雅虎創始人楊致遠。十六年之後,一件事情將他們捏到了一起,由當初的朋友變成如今的夥伴。「這就是云計算。」田溯寧說:「過去四十年來,這是IT產業發生的一件最讓人激動的事情!」

坐在位於北工大軟件園的「北京云基地」辦公室,田溯寧接受本記者採訪,回憶起十六年前的硅谷往事,仍然覺得那是人生中最有意義的際會。

1988年,張明正在台灣創立趨勢科技,1994年,楊致遠創立美國雅虎,同年田溯寧回國創立亞信。三家公司先後在日本東京、美國納斯達克成功掛牌,雅虎成為全球最大的網絡門戶,趨勢成為全球最大的華人軟件公司,田溯寧則加盟中國網通。

1995年,三人硅谷際會,互聯網正熱,事業初創,可謂意氣風發。

張明正回憶道:「那時候我們常在各種峰會上一起交流,田溯寧有『產業報國』的理想,而我熱衷於各種賺錢的商業模式,楊致遠則常思考技術前沿,大家很互補,只是一直沒有進行商業上的合作。」

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2006年。那一年,田溯寧離開網通,成立寬帶資本。傳統病毒產業趕不上互聯網的腳步,張明正在為趨勢尋找新方向。楊致遠則準備接替塞梅爾特出任雅虎CEO,復興雅虎。

2008年,楊致遠復興雅虎失敗,巴茨接任。世界正在發生變化,三個好朋友都開始了新的探索。他們找到了共同的事業,云計算。

「云計算時代,華人要改變『做苦力』的產業地位,領領創新」。說這話時,初春的陽光透過落地玻璃窗打在田溯寧的臉上,明媚生動。

四個行業的融合機會

田溯寧說,三個人身上要麼有云計算的基因,要麼有云計算的潛質。

云計算最早源於雅虎的hadoop,這是一個開源分佈式云計算平台,雅虎門戶、搜索、廣告系統都基於hadoop平台,眾多互聯網企業如淘寶、百度的主要業務都基於Hadoop平台。田溯寧當時覺得,整合產業資源,一定要拉楊致遠入局。

云 計算最早由兩種力量在推動,最大的力量是互聯網。互聯網發現大規模用戶需要計算,而且是便宜的計算。雅虎最早是免費的,當用戶發展到1000萬 時,EMC、IBM、HP太貴了,當時楊致遠就想,能不能用PC服務器解決大規模計算與存儲的問題?於是雅虎以陸奇為首組建了一個12人的團隊,做出了 Hadoop,成為最早的云計算軟件平台。陸奇後來跳槽至微軟,負責微軟搜索,負責微軟面向云計算的排頭業務。

除了互聯網,云計算的另一推動力量是軟件虛擬化。過去一台PC一個人用,云計算時代則是100個PC、1000個PC,谷歌則是把100萬台以上的PC聯結起來,通過平行計算技術讓所有用戶分享,軟件虛擬化從中起了很大的作用。

「說到軟件,沒有人比張明正更合適。」田溯寧說,華人做軟件最成功的人是張明正。除了美國公司,軟件公司年銷售超過10億美元的,全球只有兩家:一家是SAP,一家是趨勢。

「還在網通的時候,我和明正就開始討論,有什麼事情,能像互聯網、像PC技術、像移動通訊一樣,改變這個世界的未來?」田溯寧說:「我們兩人最後得出了一致的結論,就是云。」

田 溯寧認為,云計算是媒體、通訊、IT、互聯網這四個行業融合而產生的一種革命。古登堡(活字印刷術)之後,媒體行業500年沒有發生革命;貝爾電話之後, 通迅行業100年沒有發生變化;IT包括計算與存儲行業,30年沒有發生變化了;而互聯網本質是通訊,已經歷二十餘年的發展。「四個行業融合,機會千載難 逢。」

田溯寧認為,計算機的革命始於主機,終止於云計算。云計算時代,每個人都成為數據人,一輩子喜歡的電影、照片和日誌,都可以存儲;因為海量而便宜的計算能力,都可以分析、管理。而現在互聯網太貴了,太亂了。

2010年5月,張明正與田溯寧合作,成立天云科技,同時,楊致遠承諾以投資的方式進入田溯寧的投資機構,包括黑莓基金及云海基金。「三劍客」正式聯手,意在抓住四個行業融合的云計算機會。

田溯寧的角色構想

云基地位於亦莊的辦公室共12層,入駐企業有12家,均為寬帶資本投資,包括天云科技、YOYO(友友)、中云、天睿、天維信通、天潤融通、云立方等公司,投資額達5億元。

友 友是做云操作系統的公司,創始人姚宏宇原來是楊致遠手下的一名干將。作為最早的云計算平台,Hadoop在商業上並不成功,那些人才後來一部分出走 Google,一部分加盟微軟,一部分人去了亞馬遜。楊致遠成了一個布道者,剩下一個人,貢獻給了寬帶資本,即友友天宇科技創人姚宏宇。去年,友友開始實 現盈虧平衡。

Tcloud(天云科技)做開源軟件,由張明正與田溯寧一起投資。云計算時代,不再是單一產品面向廠商,將由系統方案商面對客戶,而天云科技正是提供云計算的系統方案。「這是我的老本行,亞信就是做這個的。」田溯寧說。

北京云基地生產服務器的超云科技,是寬帶資本、北京市經信委與Super

Micro 合資的。Super Micro是全球第四大服務器生產商,生產新一代云計算服務器,以前為雅虎和GOOGLE生產服務器,由楊致遠介紹引入北京云基地。田溯寧告訴記 者,Super Micro的特點就是節能減排,過去十台服務器,現在一台就夠了,過去用unix的大型機,用硬件帶軟件,現在用戶x86的小型機就可以了。

超云科技2010年10月份已經開始生產,預計2011年將生產6萬台云服務器,實現銷售6億元。田溯寧很興奮,他稱這款服務器將直接跟IBM和HP競爭。

田 溯寧說,計算機的歷史已經走過三個階段:先是大型計算機的階段,只有一個公司,就是IBM。後來,PC革命將這個格局打得天翻地覆。PC又走了兩條道路: 一條是蘋果的全封閉式道路,另一條是wintel道路,既聯盟又分工的道路,通過這種分工,把高附加值的環節放在wintel,把低附加值的環節分往亞 洲,比如整機製造的環節。而第三個階段則是進入互聯網時代。

至於云計算選擇哪條道路,田溯寧認為現在談論為時太早,但趨勢已然顯現。其根據是,微軟與惠普合作生產服務器,軟硬結合;英特爾與諾基亞合作,開發Meego操作系統;蘋果與ARM眉來眼去,未來將從芯片直到終端,同時面向最終用戶提供服務;oracle與sun合併……

整個計算行業正變得前所未有的混亂,田溯寧卻從混亂中看到了規律,即所有公司都在試圖建立一個軟件、硬件、服務、關鍵零部件的「結合體」,而這僅是表象,每個公司有一個同樣的目標,即成為系統集成商,集成上述所有產品,面對最終客戶。

田溯寧未來的角色之一,就是做類似的系統集成商,將操作系統、服務器、軟件、應用一起打包,幫助他們找到最終用戶。

田溯寧目前正在跟國家電網合作建設私有云。而公有云方面,張明正的趨勢科技正與台灣地區的中華電信合作,推出類似亞馬遜的EC2云存儲服務,名字叫中華云。同時,北京云基地還與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展開了探索合作。

「很多云服務,用戶實際已經離不開了。」田溯寧說,比如gmail是云服務,百度搜索是云服務,移動的短信是云服務,存在電信運營商的服務器上,向用戶推送,騰訊的即時通訊也算云服務,淘寶的電子商務也是典型的云服務。

競奪云計算運營商

田 溯寧認為,云計算時代的海量數據,使得運營超級數據庫的能力十分重要。所謂運營超級數據庫,即對非結構型的大的數據庫進行管理、挖掘,然後重新展現,編 輯,具有這種能力的公司,將成為未來的云計算運營商。與現在的電信運營業務相比,這是一塊大得多的市場,因為電信運營只是運營人類的通訊,而云計算運營的 則是整個社會。

在全球,微軟、亞馬遜、谷歌、Facebook都在爭搶云計算運營商的席位,在中國,有可能爭奪這個席位的包括中國移動等三大電信運營商、阿里巴巴和騰訊。田溯寧的寬帶資本也想競奪一席,只是競奪的模式不同。

寬帶資本是「造船」的模式。云計算產業鏈包括兩條產業鏈:一條是運營產業鏈,一條是製造產業鏈。製造產業鏈提供軟件、硬件設備,運營產業鏈為製造產業鏈提供資源整合的平台。

微軟、蘋果、IBM希望整合產業所有的資源,做整體解決方案提供商。亞馬遜、谷歌則從運營商產業鏈出發,把持最終用戶,希望通過運營產業鏈整合硬件產業鏈。寬帶資本則希望從中國的環境出發,集成小部件造成大船,最終競得云計算運營商的席位。

田溯寧認為,外國企業在技術上、理念上已經十分領先,但競奪云計算運營商的席位,現在還不到分勝負的時候。


田溯寧 楊致遠 、張 明正 把手 雲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24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