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陳磊:對天使投資行業的現狀的一點點思考

http://www.chuangyejia.com/archives/26145.html

9月份以來,從見證青年天使會的籌備到2013年1月5號,終於見證青年天使會的成立儀式,心情是頗為激動的。天使會的大腕薛蠻子,李開復,徐小平,蔡文勝亦有出席,同時表達了對組織未來的期待。

2012年恰逢TMT寒冬,過去的從業經歷使得我對整個天使投資行業有了一點點認識,夜深人靜的時候,索性寫出來,讓大家來拍磚。

一、目前天使投資行業的現狀及發展思考

1、天使機構化的顧慮

(1)財富能增值嗎

去年接觸相當多數量的私營企業家或個體老闆,苦於沒有投資渠道,聽說天使很火,動輒在幾年內賺十幾倍,幾十倍以上的,就問:把錢拿去做天使,能確保多少收益率和回報啊。

這事真難說,我覺得做天使的,大部分有理想主義情結,而有理想主義的人或許能創造奇蹟,可是創造奇蹟的概率我是回答不出來的,可能全在於運氣。所以用基金的方式去做天使,第一個受限的是募資不容易;第二個是資金盤子大不了,大了,那些錢你很難在一個合理期限內投完。

(2)投什麼靠譜,怎麼投

投熟人是加分的,投熟悉的領域是加分的。其他的我真說不清楚,我記得剛從事這個行業的時候,自己還能說出個一二三來,現在我覺得都不容易,乾脆就不說了。

如果你背後有大量VC關係網絡,我覺得你可以選擇一個好的項目,不必強調創始人一定有退出渠道關係資源。如果你自己是剛入行不深的天使投資人,我建議你要投資背後有VC關係網絡的創業者。

(3)我能賣的出去嗎,誰是我的下家

賣是一種能力,營銷的能力。往往你需要和潛在接盤的VC有良好的互動,或形成一個圈子,他對你的人品,專業能力,專業判斷產生信任。所以我感覺好的天使機構,除了團隊有強的專業判斷能力外,也是善於關係建設和維護的。

2、加強退出渠道的建設

目前有個大的方向,就是人民幣會逐漸邁向國際化,一方面中國的經濟和政治在世界的影響力逐漸加強;另一方面,國內畸高的通貨膨脹率,估計唯有通過人民幣國際化輸出到國外,才有可能得以緩解。

那麼以後國內企業到國外上市,會變得更加簡單,雖然普遍來看,在國外的一些國家上市的收益率不高,中概念企業在海外市場飽受質疑,但是至少也是一條融資通路。以後退出渠道不僅僅有A股IPO,H股IPO,新三板,還有在澳洲的,法國的,新加坡等國家的資本市場退出渠道。

3、引導政府和民間資本,加強和完善創業投資生態圈的建設

天使階段尤其集中在孵化和初創期的,這麼高的投資風險,我認為從某種意義上講,有些類似公益性質,這個時候,政府應該出面了,可以採取設立早期投資引導基金,引導社會資本參與,加大力度扶持初創企業的發展。在這方面,我瞭解到寧波和成都市的政策是比較好的。

再一個,就是玩天使的人多了,VC也要多一點,否則那麼多的天使項目怎麼退啊,這個創投生態鏈上的蚱蜢佈局要合理,否則很容易失衡。

二、天使的「玩法」及「門檻」

目前做天使投資的,策略上大致分為二種:第一種是只投或主要投團隊能看得懂的項目,或專於某一領域,精耕細作,為每個項目提供儘量完善的增值服務,一年投很少項目。第二種,不限制行業,撒網式投資,只要項目感覺好,創業團隊不錯,我就投一部分。對於這種策略的投資,投資人最好要學會分擔風險,要和業內專業型天使或行業大佬聯合起來投資,注重行業內公共關係建設和維護。

青年天使會秘書長牛文文老師提到說:天使是沒有門檻的事業。誠然天使人人都可以做,只要有一顆願意幫助別人創業的心,又有閒錢就能做。而天使投資要想做的好,它的「門檻」卻比較高,就是打通從天使到VC上的人脈網絡,或者投資人精於某一個行業領域,或者乾脆就是某行業成功的創業者。

三、天使付出「血和淚」,還要有運氣

之所以有這麼些感慨,是因為過去兩年付出了很多「血和淚」,之前在機構裡面做天使投資的時候是摸著石頭過河,直到今天也一直在路上。

業內有一個知名的天使機構,名字就不說了,因為做的早,基本上在2011年把過去投的項目都退出去了,那自然是皆大歡喜。那是別人做的早,退出時間選擇也很明智。可是當你2011年開始做互聯網投資的時候,在當年你按高價投入了一些項目,在2012年,我估計你很可能不太好過,這有個時間點和運氣的問題。

雖然說冬天很冷,但是春天也快到了,堅持下,也許慢慢就能熬出來。

四、獲得資本的秘密,學會「賣」,把握營銷的本質

非常多的創業者問如何找天使投資人融資,我覺得有一點很重要:就是讓投資人信任你。信任是很難的,首先從陌生到熟悉,然後讓他相信你的人品,以及操作項目的能力。如果不認識投資人,最好找別人推薦。我們這個社會是人情社會,對於一般創業者而言,赤裸裸地靠項目去融資挺難,要找到人去幫助你,同時要學會經營自己的人脈。

五、下一個方向:互聯網和傳統領域的結合

我記得在會議開幕式上,李開復老師曾說互聯網新浪潮已縮短為5年1次,蔡文勝老師建議青年天使會從互聯網走到傳統領域,之前他在真格基金演講時候還提到過PC已死,互聯網行業已經全面進入移動互聯時代。種種跡象表明,互聯網科技行業競爭十分激烈,行業更替迅速,投資這一類的項目風險往往是非常大的。但是互聯網行業,相較於傳統行業在經濟中的比重還是較低的,用互聯網的思路做營銷,做品牌傳播,做渠道,做產品設計,都是有可能的。

陳磊 天使 投資 行業 現狀 的一 點點 思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3243

陳磊:打贏互聯網下半場,最重要的是團隊

來源: http://www.iheima.com/news/2016/1122/159949.shtml

陳磊:打贏互聯網下半場,最重要的是團隊
黑馬哥 黑馬哥

陳磊:打贏互聯網下半場,最重要的是團隊

電和互聯網都是為企業服務的一種工具。

11月22日,在2016第三屆黑馬創交會上,網心科技CEO、迅雷聯席CEO陳磊發表了演講。

陳磊認為,這個世紀初期和上個世紀初期有很多共同之處,生產力中最核心的由電變成了互聯網,二者都是為企業服務的一種工具。互聯網的上半場是在建設互聯網的基礎設施,最大的特點是規模效應。而在下半場,互聯網創業會從基礎設施轉移到各行各業,真正進入一個“互聯網+”的時代。

陳磊指出,今天創業,懂互聯網是重要的,更重要的是團隊。核心是要去找今天還非常難做的生意,思考為什麽難做,問題在哪里,怎麽去解決。

以下為陳磊演講,經創業家&i黑馬編輯:

2014年,我在騰訊雲的時候,就在看整個互聯網行業正向什麽地方發展。在這個過程中,我翻了很多歷史,發現這個世紀初期和上個世紀初期有很多共同之處。上個世紀初期,生產力中最核心的是電,到這個世紀初期,變成了互聯網。這兩件事有很多相似點,在我看來,電和互聯網都是為企業服務的一種工具

所以在2014年年初,我們就提出了一個概念叫“互聯網+”,今天這個概念已經席卷全國。當時我們就想,雲計算實際上是把互聯網的工具打包,變成一個所有人都可以使用的方式。互聯網本質上做的就是這樣一個工具。

剛才講到互聯網的上半場和下半場,我的理解是,互聯網上半場是在建設互聯網的基礎設施。就好像你要發展電,得先發展從發電到供電、照明等一些最基礎的、和電力直接相關的行業,布設到全球。照明為什麽能夠推動整個電的發展?因為它把需求推到了千家萬戶。

所以互聯網的上半場是在互聯網基礎設施,在這個過程中,最大的特點就是規模效應。比如你開發電廠、礦場、石油公司,規模本身就能帶來最大效益。

但到今天,特別是在中國,這些基礎設施已經有一些根深蒂固的“阻礙”了。當然,比起上個世紀電力時代,互聯網時代的技術創新速度和節奏可能更快,在這些領域中,仍然有創新機會。在中國這個特殊的環境下,至少互聯網行業里沒有反壟斷,我們不做反壟斷,谷歌、微軟都是壟斷,但我們不是。事實上,很多投資公司是在不斷加強這種壟斷。再加上中國在企業管理中存在一些不足,下發了各種牌照進行管理,讓已經成熟的公司得到了有利於發展的政策。

因此,在基礎設施中創業不行,下半場的互聯網創業會從基礎設施轉移到各行各業,真正進入一個“互聯網+”的時代。

在這個過程中,互聯網變得完整。以前的創業是帶著一個互聯網的夢想。今天的創業要反過來,先有市場,再去想怎麽做。所以今天創業,懂網是重要的,更重要的是團隊。

有個大家並不熟知的人,講過一句話,說一些想做創造的人往往不能夠創造出有價值的

公司的設計師,據說是個二流設計師。有一次他去滑雪,當時的滑雪板是木質的,比較沈,非常不好用,他滑得很糟糕,但他不怪自己,而是覺得滑雪行業的人給他出了難題,所以要解決這個問題。他就把當時航空行業的制造材料拿來做滑雪板,取得了巨大成功。用新材料做的滑雪板遠遠優於過去的木質滑雪板,使得滑雪運動從一個發燒級專業運動變成了大規模運動,今天在美國,每年有上千萬的人去滑雪。

這個人很有意思,他做完滑雪板之後,又去學習打網球,也打不好。他當時已經很有錢了,請了一個專業的教練,教練說,我求求你,把錢退給你,你別學了。這個人也不覺得是自己的錯,而是說網球拍太差,的確,當時的球拍面積很小,又很重。所以他又用合金材料制作了網球拍,進行了創新,帶來了網球拍的革命,又使網球運動變成了大眾運動。

這雖然不是一個大家熟知的人,但在我創業過程中和職業發展過程中,給了我很多啟示。一個核心是,我們要去找今天這個行業里還非常難做的生意,問自己為什麽難做。當然有時候是因為社會問題,有的是因為政策問題。但在這個變革的時代,我們有條件很深入地去研究每一件難做的事情,難做成的業務或者業余愛好。例如今天的AR市場,仍然是一個發燒友的領域,問題在哪里,怎麽去解決這些問題,都值得思考。

陳磊 團隊重要性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陳磊 打贏 互聯網 互聯 下半場 重要 的是 團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4375

鄒勝龍交棒陳磊接任 迅雷雲計算戰略勝算幾何?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701/163888.shtml

鄒勝龍交棒陳磊接任 迅雷雲計算戰略勝算幾何?
藍燈燈 藍燈燈

鄒勝龍交棒陳磊接任 迅雷雲計算戰略勝算幾何?

複蘇中的迅雷迎來了新的調整,這家老牌互聯網公司在最近這段時間動作頻頻,這次則是一項重大的人事調整。

迅雷換CEO了。

6月29日,迅雷宣布,聯席CEO陳磊將出任迅雷CEO和董事,負責公司日常經營管理,這個決議將在2017年7月6日生效。迅雷公司的創始人鄒勝龍則繼續作為董事長,關註公司的戰略方向,包括AI在內的雲計算產品和技術創新以及戰略投資。

20110307_eccbc1

迅雷董事長鄒勝龍

按照鄒勝龍的說法,陳磊表現出了出色的管理能力和卓越的業務突破能力,從無到有建設了迅雷眾籌雲計算業務,這項業務已經成為了迅雷未來轉型的關鍵性產品。

按照迅雷內部人士的說法是,鄒勝龍在今年年初就向董事會提出提拔陳磊作為CEO,但一直未能通過。可以看出的是,鄒勝龍用了2年的時間,觀察和培養接班人,如今終於“修成正果”。

“我和董事會一致認為,陳磊有能力承擔完全CEO的責任”,鄒勝龍在內部信中提到。

1498814411783

迅雷新任CEO陳磊

經過美國資本市場的洗禮,如今的迅雷已經截然不同。根據迅雷2016年全年財報顯示,公司總營收1.57億美元,同比增長20.7%,其中迅雷的戰略業務雲計算,2016年收入同比增長230.4%。鄒勝龍表示,迅雷的雲計算業務經過近3年的積累,即將迎來爆發式增長。

不僅如此,迅雷的其他業務也都進入了穩步增長期。鄒勝龍說,包括短視頻和直播在內的移動端業務,有望在今年取得進一步的巨大成長;而迅雷的傳統成熟業務——會員,也在繼續穩健前進。體現在數字上的話,2017年第一季度,迅雷短視頻日播放量超過2億,付費會員超過400萬,雲計算產品獲得了小米、愛奇藝、熊貓直播、快手等百家企業的認可。

一定程度上,自從登陸美國納斯達克之後,迅雷就開始醞釀了一系列轉型的措施,而這個階段,很可能是到達了轉型的收獲期,這個時候,作為企業的創始人,鄒勝龍就可以脫離日常事務的束縛,從戰略層面對公司進行更多頂層設計,以幫助企業開拓更多業務,走得更遠。在公司業務層面,可以交給陳磊,讓其投入更多精力。

陳磊也向迅雷和鄒勝龍證明了自己的能力。2014年加入迅雷後,他擔任CTO,負責雲計算業務;2015年11月,開始擔任迅雷聯席CEO。迅雷雲計算業務自 2015 年第三季度推出後,連續七個季度實現高速增長。今年第一季度,該業務實現了環比增長36.3%、同比增長86.5%的增幅。

在戰略業務上,選擇有能力的人,鄒勝龍的“主動交棒”,顯得水到渠成。未來,鄒勝龍將以董事長的角色,用更廣的視野,從更高維度幫助迅雷進行戰略探索和規劃。他也透露了未來的方向:人工智能。他表示,未來將一部分精力放在人工智能和生命科學方向上,幫助迅雷進行包括AI在內的雲計算產品和技術創新以及相關的戰略投資和戰略布局。

迅雷算得上是國內最老牌的互聯網公司之一。2003年,鄒勝龍和程浩共同建立了迅雷,通過下載服務一度席卷了中國互聯網用戶。2014年,迅雷成功登陸納斯達克,成為了美國上市公司。

然而在過去一段時間,因為遭遇版權和國內監管,影響了核心業務,迅雷可以說是沈默了將近2年的時間。利空出盡之後,迅雷也在不斷和時間做鬥爭,想要在最快的時間內尋找到新的方向。

114226723

雲計算可能算得上是迅雷最佳路徑。迅雷這麽多年積累下來的重要資源和優勢也正是在於有超過70億的內容索引,因為這樣的積累,再加上迅雷P2SP技術,用戶可以更快的找到自己想要的內容,實現更快的下載。同時,根據用戶海量行為數據,迅雷部署散布全國的分布式數據中心,建立了由上萬臺雲加速服務器節點和全用戶終端參與分享的眾包網絡,構成了迅雷特有的分布式混合雲結構。這樣的組合,不論在數據傳輸速度還是在質量上,都有其獨特的優勢。

此外,鄒勝龍透露,迅雷已經於去年成立了人工智能實驗室,主要工作就是把人工智能的技術變成人工智能工程的工具。“迅雷的前臺是下載,後臺是數據傳輸,所以迅雷會把在算法上的突破用到數據傳輸上去,有很多網絡上的優化,可以通過深度學習等人工智能技術來做。”他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

過去一段時間,雲計算已經被賦予了極強的想象力。投資大師巴菲特也表示,後悔錯過亞馬遜,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這家公司的雲計算能力。而在今年,阿里巴巴、騰訊、華為等公司都在全力投資這一項業務。

從創業之初,迅雷就明確了自己的願景,讓互聯網數據傳輸像水和電一樣,簡單、可靠和接近免費。可以預見的是,迅雷的用戶積累,技術優勢以及人工智能的加持,將給迅雷的業務帶來真正爆發性的增長。

迅雷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勝龍 交棒 陳磊 接任 迅雷 計算 戰略 勝算 幾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3664

迅雷CEO陳磊:正研究借助CDR試點回歸A股的可能性

據外媒報道,針對投資者提起的多項集體訴訟,迅雷公司CEO陳磊回應稱,這些訴訟毫無依據,公司未進行過任何首次代幣發行(ICO)。他表示,迅雷沒有違反任何加密貨幣項目規則。

“我們沒有參與過代幣的公開發行,”陳磊今天在博鰲亞洲論壇上說,“公開發行的真正目的是融資。我們從未使用過代幣進行融資,這從來不是我們的目的。”

此前,投資者指控迅雷故意參與非法ICO,並針對這些活動發布虛假聲明。

此外,在博鰲亞洲論壇分論壇《再談區塊鏈》上陳磊發表了自己的觀點。他說:“在記賬的過程中,也可能是運氣,做了一個很多很多用戶參與的區塊鏈應用。我們去收集用戶計算資源的設備叫玩客雲,我們把這個設備賣給用戶,它其實是一個私人雲盤。我們賣了超過百萬臺的設備之後,就有百萬個這樣的設備在用戶的手里,有百萬的家庭參與了這個活動,就有百萬人用這個區塊鏈,對我們區塊鏈的要求就很高。”

陳磊指出,區塊鏈最核心的問題是每秒鐘能夠進行多少次我們認為是智能合約的執行,迅雷今天能夠做到100萬次,也是被逼出來的,所有的技術都是在使用的過程當中被逼出來的。我曾經在谷歌工作過,谷歌為什麽開創了互聯網技術新的時代,它也是被逼出來的。”

他認為,最好不要把區塊鏈放在實驗室里,而是把區塊鏈放到實際的應用當中去。當一個技術放到實用當中,每天必須面對使用的壓力,就會逼著提升技術。提升不了用戶就會罵,這是最有效的技術進步的方式。

陳磊表示,2018年迅雷將把重點放在構建區塊鏈生態和共享計算上。同時對於資本市場熱議的CDR試點回歸A股,他透露迅雷正在推進研究借助這一政策回歸A股的可能性。2017年四季度實現了扭虧為盈,2018年迅雷有兩個重點,一是繼續保持盈利和高速發展,另一個是實現海外市場成功落地。

迅雷 CEO 陳磊 研究 借助 CDR 試點 回歸 股的 可能性 可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04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