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人物】禽流感對決者陳化蘭 從未放下過對疫情的警惕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16192.html

“只要禽流感警報還沒解除,我們就不能掉以輕心。”2013年的禽流感爆發帶來的恐慌雖已遠去,但“禽流感對決者”陳化蘭從來沒有放下過警惕。

今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歐萊雅基金會評選出的“世界傑出女科學家”的得主中,一名中國人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她就是中國農業科學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教授陳化蘭。作為中國農業部動物流感重點開放實驗室主任,國家禽流感參考實驗室主任,也是中國第一位世界動物衛生組織專家,陳化蘭在動物流感尤其是禽流感的流行病學、診斷技術、新型疫苗研制、分子演變及分子致病機制等方面,取得了一系列令人矚目的進展和研究成果,也帶來了巨大的社會經濟效益。

陳化蘭的辦公室位於哈爾濱市南崗區一座僻靜的舊樓里,墻外就是繁華的馬路。在這里,除了大門緊閉的P3實驗室外,並不能感受到與緊張的疫情有關的氣氛,也看不到太多冷感十足的生物實驗設備。

近期接受《第一財經日報》獨家專訪期間,回顧2013年禽流感爆發期間,從研制疫苗到及時控制疫情經歷的那些驚心動魄,陳化蘭強調自己的日常生活和工作“很平淡、很平實”。

與病毒賽跑

1999年,陳化蘭前往美國疾病控制中心(CDC)進行博士後研究。2002年底,陳化蘭告別了也在美國做博士後的丈夫,獨自帶著當時年僅2歲的兒子回到中國,一頭紮進了農業科學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實驗室,開始了長達13年的研究工作。

“當時考慮的原因,一是國內流感防治研究方面迫切需要人才,回國發展更能學有所用;二是哈爾濱獸醫研究所也為我提供了廣闊的發展空間。”陳化蘭對《第一財經日報》說,“更重要的是對我來說,在國外盡管條件優厚,但是從事的是職業;回國來從事研究工作,更讓我感受到這是一份事業。”

2013年3月,正在外地出差的陳化蘭突然接到農業部的電話,被告知一種新型的禽流感病毒H7N9,正從上海及周邊省份感染的禽類傳播到人群,並且引起嚴重發病和死亡。

陳化蘭隨即趕回哈爾濱,帶領團隊啟動研究工作。首例H7N9感染人病例確診後不到48小時,陳化蘭的團隊和上海動物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研究人員就從最初的H7N9爆發地采集了1000份土壤、水源、養殖場及活禽市場樣品,整個實驗室爭分奪秒與病毒賽跑。

短短幾天,陳化蘭團隊就完成了從雞和鴿子中分離出的H7N9病毒株的序列測定。她連夜將序列分析數據提交到農業部,並建議立刻關閉感染地區的家禽市場。隨著人感染病例的累積和家禽樣本的湧入,“好幾個科研人員在一個多月內累得瘦了8到10斤”陳化蘭回憶說,決策部門在團隊建議下迅速關閉了有人感染H7N9禽流感城市的活禽交易市場,並取得了立竿見影的效果,新增感染病例迅速減少。

一個月後,陳化蘭團隊發現在國內導致人感染的新型H7N9流感病毒與同一時期存在於活禽市場上的H7N9禽流感病毒高度同源,在國際上首次從病原學角度揭示了新型H7N9流感病毒來源,為中國科學防控H7N9禽流感提供了重要依據。

當年5月,陳化蘭帶領團隊又發現H5N1病毒確有可能通過與人流感病毒的基因重配,獲得在哺乳動物之間高效空氣傳播的能力,從而具備引起大流行的可能性,從全新的角度揭示了H5N1病毒對全球公共衛生構成的現實威脅。兩個月後,陳化蘭和科研人員進一步研究發現,H7N9病毒對禽類無致病力,但該病毒侵入人體發生突變後,對哺乳動物的致病力與水平傳播能力得到明顯增強,提出了H7N9病毒存在較大在人類中出現大流行的風險警示。這些成果先後發表在《科學通報》英文版及《科學(SCIENCE)》雜誌上。

流感“偵探”

危機暫時解除後,陳化蘭和同事們也並未放松對H7N9的研究。她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流感監測是實驗室的頭等大事。”

他們發現了H7N9禽流感病毒從禽類到人類及其他哺乳動物的傳播途徑。雖然當時還沒有證據顯示H7N9禽流感病毒已經發生人與人之間的傳播,但是陳化蘭認為H7N9病毒已經具備發生人與人之間傳播的可能性。

禽流感是一種毀滅性疾病,屬A類傳染病。聯合國糧農組織和世界衛生組織頻頻發出警告:一旦病毒發生變異,在人間傳播,將會危及全球千百萬人的生命。

陳化蘭主持研制的新型H5N1禽流感滅活疫苗是國際上首次研制成功並推向大規模應用的流感病毒反向基因操作疫苗,並在國內外首次證明可對水禽形成有效的免疫保護。

在禽流感阻擊戰中,哈爾濱獸醫研究所向各地緊急提供了大量、充足的診斷試劑,向企業轉讓了中國當時唯一可預防H5亞型禽流感並獲得農業部新獸藥證書的H5N2滅活疫苗生產種毒和全套技術,緊急生產了12億羽份供疫區強制免疫使用,為國家挽回經濟損失數十億元。

同年12月18日,英國《自然》雜誌網站公布了該刊評出的2013年度全球科學界十大人物,中國禽流感專家陳化蘭因“幫助中國平息H7N9禽流感疫情”名列其中,《自然》將她稱為“戰鬥在前線的‘流感偵探’”。

44歲的陳化蘭面對接踵而來的榮譽時,表現得相當坦然和自在,“我覺得這是我們的研究工作應該受到的認可。”但涉及到疫情,她的態度截然相反,“如果僅通過在學術雜誌上發文章而名聞天下,國家的禽流感疫情卻沒有得到有效控制,這對我來說是一種恥辱。”陳化蘭對《第一財經日報》說,“只要禽流感的警報還沒解除,我們就時刻不能掉以輕心。”

西北牛肉面的勁道

生活中的陳化蘭,一頭短發,常穿牛仔褲,簡單隨意不矯飾;涉及工作,則心直口快,果斷認真,講求效率。用她的話來形容自己“直爽的性格是天生的”。

但其實從事獸醫科研並非陳化蘭最初的夢想。曾經,她的人生設計是做一名醫生,過上賢妻良母型的生活,但現實是她最終卻選擇了外人看來枯燥、單調且少為人知的獸醫科研工作。

長期的孜孜以求讓陳化蘭取得了多項研究成果。在禽流感防控技術領域,她通過建立反向遺傳技術等先進技術平臺,開展新型、高效防控疫苗的研究。先後研制成功H5N1反向遺傳技術滅活疫苗等多種具有國際先進技術水平的禽流感疫苗,還及時轉讓技術給有關獸藥生物制品企業投產,在國內外累計生產應用超過1200億劑量,為H5N1高致病力禽流感的有效防控發揮了重要作用。

在她主持下,國家禽流感參考實驗室加強了中國禽流感流行病學監測和研究的力度,建立了系統、完整的中國大陸禽流感病毒種毒株資源庫及其流行病學信息數據庫,闡明了中國禽流感病毒的分子遺傳演化和抗原變異規律,為禽流感疫情的預警預報、診斷試劑及疫苗研制與使用等,提供了有力的科學依據。

也許陳化蘭的經歷在她同一代的科研人員中並不出奇,但她所代表的這個群體正在用最嫻熟的方式,在一個快速變化的體系中發揮作用,並且影響著中國社會公共衛生事業的發展。不變的是,多年的經歷與磨練,並沒有改變出生於甘肅白銀的陳化蘭性格中那股西北牛肉面一般的勁道,她成長為了一名有個性、有擔當的女科學家。

人物 禽流感 對決 陳化 從未 下過 疫情 警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723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