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年度創業家】陌陌唐巖VS 9158傅政軍:誰才是洞悉人性的專家?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208/148222.html

2014年度創業家候選名單中, 共有20位表現出色的創業家入圍,他們是有可能把公司帶到100億美金量級的公司創始人。之前的兩天,i黑馬已經介紹了他們其中的四位,分別是科通芯城創始人康敬偉,房多多創始人段毅;聚美優品創始人陳歐和滴滴打車創始人程維。

今天i黑馬將介紹兩位有著眾多共性的年度創業家候選人—9158創始人傅政軍和陌陌創始人唐巖。同樣是做社交,成功模式都同樣帶著曖昧的色彩。創始人更都是洞悉了人性的專家。他們生產“神器”,也同樣生產“神奇”!


 \ 
i黑馬:從媒體人到上市公司老總,這是一個漂亮的轉身。從零到30億美金,只用了三年時間,這是一個奇跡式的成功。關於陌陌有太多曖昧的表述,也有太多同類公司想學陌陌用約炮成就自己的一飛從天,但是也只有一個陌陌,在微信的陰影下茁壯成長,從草創到沖刺上市,打造了騰訊系外另一片想象空間無限的社交平臺。


以下為i黑馬對唐巖的報道:

\==========================================


傅政軍:“土豪”剛需成就9158秀場模式

i黑馬:傅政軍的9158脫胎於韓國的在線視頻交友模式“十人房”,通過精確把握中國二三四線城市里的“土豪”的剛需,將韓國模式成功改造成9158在線視頻平臺,探索出“秀場”的商業模式,並成功赴港上市。目前9158正在向線下KTV滲透,傅政軍意圖對傳統KTV進行O2O改造,改變中國人的娛樂方式。

以下為i黑馬在9158上市的時候對傅政軍的報道:

\=============================================

“年度創業家”評選活動:《創業家》作為創業、創新領域的第一媒體平臺,每年都要對新冒出來的創業新貴進行表彰,是為“十大年度創業家”。“年度創業家”每年評出10個,獎勵通過產品、商業模式等顛覆性創新,挑戰行業既有秩序,並被公認取得成功的高成長企業創始人。這樣的創始人已有比較高的個人影響力和號召力,未來3-5年有成長為商業領袖的潛能。

歡迎大家一起 參與,評選出你心中的十大
“年度創業家”,猛戳點擊評選開始投票。



 

本文為i黑馬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侵權必究。

年度 創業 陌陌 陌唐 唐巖 VS 9158 傅政 政軍 誰才 才是 洞悉 人性 專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2531

【記者手記】陌陌唐巖:任性的富豪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211/148317.html

 

i黑馬:如果不做陌陌,唐巖可能會是一個紀錄片導演。早幾年做新聞時,他希望用影像記錄下城市里的人,富商、小販、小市民、公務員、出租司機、警察、站街女、學生、北漂……不過他從沒有認真啟動過這件事情,直到他成為陌陌老板。這些他曾經好奇的對象以另外一種更高級的方式在虛擬世界中被還原——撇開社會賦予的標簽,這些人在陌陌1.8億用戶中以更平等或者更模糊的身份存在著……
\唐巖25歲生日那天,從某小區的地下室出來,在三元西橋的民工餐館里,跟朋友吃了一頓13塊錢的生日飯。水煮肉片10塊,3碗米飯3塊。飯後挺後悔,覺得沒比家里的白菜桿炒臘肉好吃,不該出來糟蹋錢。
唐巖大概不記得這個細節了。他今年35歲,已躋身中國最富有的商人之列。此刻,坐在西湖邊的露天餐廳里,他晃了晃高腳杯,喝下一口剛醒好的紅酒,抽著中華牌香煙告訴我,財富讓人過上有尊嚴的生活。

太陽沒落山前,他習慣戴墨鏡,看上去有點像殺氣重一些的王家衛(也有人說像北野武)。老羅(羅永浩)的形容可能更為貼切,“乍一看像黑社會馬仔,接觸下來才發現,是真正大哥級的人物。”

能在陌陌上市前約到唐巖不容易。采訪選在杭州,他見馬雲的空檔。即便不是緘默期,對於采訪這件事他也本能地排斥,為此和媒體鬧得不歡而散的時候也有。提及過往,他侃侃而談,是快樂的婁底青年和長沙打工仔;一旦涉及公司、產品,他立刻異常敏感。

果然,唐巖很快又顯得不耐煩了。“我不喜歡媒體寫我。我還要生活啊,而且也有可能犯錯。那些成天開會的都是願意被寫的。我們不是娛樂明星要靠新聞曝光,沒有一個人是因為我去使用陌陌的。”創業三年,他幾乎沒有以演講嘉賓身份出席過任何一次行業會議。

不過他還是為記者訂好了同去杭州的頭等艙機票。通常我們會把這理解為一次CEO的公關行為,但在唐巖處,有更好的解釋:“我之前也做過媒體,知道記者拿著很低薪水的體驗,就是那種采訪對象坐頭等艙,你在經濟艙,登機之後一走兩路的感覺,並不那麽舒服的吧。”

一位曾和唐巖共事的網易員工回憶,雖然只有很少幾次接觸,但唐對普通編輯的溫情令人印象深刻。遇到突發新聞,常常一整天吃不上飯,一次他去前臺拿盒飯,正好被要下班的唐巖看到,唐立刻付了飯錢。工作心灰意冷,他去唐巖處遞交辭職申請,後者說:“挺傷感的。”

盡管在網易後期大家越來越害怕他。“我是挺煩那種溝通不下的,”唐巖說,“半個小時說不到一塊兒。當然有主觀因素也有客觀因素,我這個人不耐煩,老打斷人家的話,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想改改,不過很難。”

不只對同事、媒體,股東會上他頂撞投資人,上到基金合夥人下至投資經理都被他搞得下不來臺。業務決策,他有絕對權威,讓別人感到壓迫。公司里能與唐巖對話的人極少,更多時候只能完全聽他的個人判斷。

朋友們說,成功來得太快,他還沒學會適應呢。

就像成功和財富會讓人的生活品質迅速提升,但並不能改變一個人的生活習慣。他還是看見路邊攤就覺得興奮,和這些小商販們有天然的親近感。“老板,今晚又賺了多少錢啊?”“你賣那麽多錢,成本哪有那麽貴的。”來回幾句話,老板被逗得直樂。夜里來吃炒粉的客人越來越多,他說,“你看,這生意好起來了。”

即便離開主編位置多年,他的新聞敏感性還在。街邊小旅店掛著60元/4小時的招牌,唐巖看到了,本能的反應是,這代表中國人要為一次有尊嚴的性行為付出多少成本。

如果不做陌陌,唐巖可能會是一個紀錄片導演。早幾年做新聞時,他希望用影像記錄下城市里的人,富商、小販、小市民、公務員、出租司機、警察、站街女、學生、北漂……不過他從沒有認真啟動過這件事情,直到他成為陌陌老板。這些他曾經好奇的對象以另外一種更高級的方式在虛擬世界中被還原——撇開社會賦予的標簽,這些人在陌陌1.8億用戶中以更平等或者更模糊的身份存在著。

今年年初,D輪融資前有投資方退出讓唐巖倍感壓力,那幾乎是他創業至今最焦慮的一段時間。“我相信今天即便是雷軍,也絕對沒有什麽好法子緩解焦慮,只有自己硬抗。我看看書打打遊戲,中元節那天晚上自己開了一瓶拉菲看恐怖片。你站在我的角度上想想,我還能和誰玩呢?”

大概兩個月前,這位孤獨的富豪自己開車出去轉了一圈。從天津一路開到莫幹山、千島湖,到濟南時給老羅打了電話叫他出來散心。後面幾天所到之處總被“錘粉”包圍,一路合影拍照,“哎呀這種體驗非常不好,”唐巖說。老羅對此的看法是:“我覺得他一定是希望自己成就一番大事業的(這通常伴隨著成名),但成為一個走到哪里都會被認出來的人,這麽低級的事情,肯定不是他希望的,雖然他也有一些低級的愛好,呵呵。”

三年來,公司極速發展的快感已蓋過他的焦慮,打德撲是少有的消遣之一。創業小有名氣後,一塊打牌的人越來越多,也越來越雜,慢慢變得更像是一種社交行為,已經失去單純玩樂的愉悅。和唐巖打過德州撲克的人評價其是“松兇“型選手——據說德撲史上許多大師都是這一套路。簡言之,是讓人不那麽舒服的牌風,戰略上很狂,但真打起來又巨細無遺,很難把握。

對於賭,他可能只是喜歡計算和邏輯,對從複雜信息中抓出重點的能力有自信。李甬(原網易門戶事業部總裁,“猿題庫”創始人)因此投給唐巖一筆錢,現在回報已遠遠超過自己的事業本身。作為唐巖網易時的老領導,再見面,主次關系發生微妙變化了。

這也能夠解釋陌陌今天取得的階段性成功。按照他的朋友方三文的說法,如果在公司治理上體現出唐巖的牌風,就是戰略激進大膽,富有想象力,敢做大格局,具體執行時又不魯莽,沒那麽自以為是。

朋友們形容唐巖,好像就是那種即便窮得叮當響,也覺得自己有一天會賺很多很多錢的人。

唐巖應該會認同。還是2011冬天在京潤水上別墅辦公時,30人的小團隊就想著有一天要和騰訊掰掰手腕。

從杭州回北京,飛機比預計的降落晚,唐的司機早早在出口處等候著。當天夜里三點半,是AC米蘭和國際米蘭德比之戰,唐巖囑咐司機一定要叫醒他,雖然第二天日程緊張,要配合投行做上市前的最後準備。身為一名AC米蘭球迷,因為通宵看球,他常延誤開早會,很多次是下午才睡眼惺忪到辦公室。司機講起這段時笑瞇瞇地說,我們唐總,嗨,那可是一場不落。


本文為i黑馬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侵權必究。

記者 手記 陌陌 陌唐 唐巖 任性 富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3129

陌陌唐巖:我從來不在乎外界的看衰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1222/160485.shtml

陌陌唐巖:我從來不在乎外界的看衰
經緯創投 經緯創投

陌陌唐巖:我從來不在乎外界的看衰

移動互聯網的爆發和人的需求造就了陌陌。與此同時,外部的各種爭議和看衰從來沒有在這家公司身上消失。

本文由經緯創投(微信ID:matrixpartnerschina)授權i黑馬發布。

唐巖上一次接受采訪大概是在 2014 年年底,彼時陌陌登陸納斯達克,他的兒子成為了最年幼的“敲鐘人”。那是陌陌創立的第三年,時間再往回推 10 個月,陌陌宣布用戶數破億。在此之前,移動社交領域的重量級玩家或者說巨無霸,只有微信。

這也是唐巖當年最常被人問到的問題——你覺得什麽會顛覆微信?他心想,我要知道我不早幹了,於是直接回答:“你來之前應該在百度搜一下。”只是在後來,你能看到他的野心,他說自己一開始就是瞄著一個非常大的盤子去的,重新建造一個社交帝國。

移動互聯網的爆發和人的需求造就了陌陌。與此同時,外部的各種爭議和看衰從來沒有在這家公司身上消失。唐巖一向表現得雲淡風輕,“我從來不管外界的聲音”。

今年是陌陌創立的第五年,陌陌的直播業務開始大放異彩,前三季度總營收超過 3 億美金。借此機會,我們在一個霧霾指數爆表的傍晚,與唐巖聊了聊。在這場對談里,一如既往地我們問了唐巖一些對創業之路的思考和複盤,但同時我們也非常直接地拋出了一些尖銳的問題。

好在,自稱“自己創業後沒怎麽變”的唐巖,身上依然保持著簡單直接的特質,他很真誠地給出了屬於自己的回答。也基於此,我們“原汁原味”地將聊天內容整理如下,近乎一字未動。以下,Enjoy:

1、回望陌陌至今 5 年多走過的路,你把發展分為幾個階段?每個階段各自有什麽特點和狀態?以前你說“CEO 就三件事:找錢、找人、找方向”,那現在呢?

唐巖:要分的話,就是上市跟沒上市的區別。如果要再細分,就是沒有做內容跟有做內容的區別。

上市和非上市公司之間的區別就不用多說了,這個差別比較大。上市公司的管理會更加規範。從我自己開始到整個高管層,都需要按照上市公司的規矩來治理公司,要求會更多一點。

最重要的一個要求,其實是指業務完成度,比如業務指標的制定,完成度的制定。對於每個上市公司,業務的預期和管理要做得更嚴格。這個其實對公司很多人的管理能力來說,都提出了一個不小的要求。

至於做內容和沒做內容的區別,原來基本上陌陌是在“從產品層面提高社交效率”這個事情上面做得比較多;那現在做內容的話,也是一個差別比較大的事情。

對今天的陌陌來說,定方向還是最重要的;其次是人,人主要指管理;第三個才是財務上的事情。

da532135f3001ad5ba98b1e5e623d311

陌陌創始人團隊(從左至右依次為):張思川、雷小亮、唐巖、李誌威

2、陌陌過去 5 年,你覺得做的最對的和最錯的一件事,各是什麽? 

唐巖:做得最對的還是定方向,到現在為止我們覺得做得都還是挺對的,所以這應該是最大的一個對。

最大的問題,我覺得我們內容建設做得晚了一點。這個應該開始得更早,現在(往回看)我覺得未必是一定要做完某個階段的事情,才能做下一個階段的事情,可能很多時候是可以雙線進行的。當然你很難說這是一定性的結論,我是隱隱約約覺得,可能我們做得更早會更好。

後悔這個事情,是非常不好判斷的東西。因為你並不知道,如果你不那麽去做的話,它會走成什麽樣。你永遠都無法知道(那個結果),只能憑直覺去感悟。所以複盤這種東西並不是很科學的一件事,就和談戀愛分手一樣——你又不知道跟那個人不分手的話,到底會怎麽樣。

3、從最近的數據和財報來看,陌陌的直播都是一個“驚喜”。你覺得陌陌啟動直播的時間點如何?陌陌的直播,從最早的音樂現場偏高端的業務形態,到今天的偏網紅的生態,是不是一種戰略轉移,是被動的還是主動的?你們的直播業務可以說是現在最賺錢的,也不怎麽燒錢的,你覺得你們做對了什麽?怎麽看直播之後的發展?

唐巖:(直播業務)還應該更早一點。當時手頭要做的事情太多,自己從想法到實現的時候,可能也沒有那麽堅決,還是有效率可以改進的地方。它並不是一個錢擺在那里,等你去撿的這麽一個事情。(直播業務上)也有不確定性和未知。

確定性非常高的東西,你做起來效率會高一點;而對於不確定性的東西,你肯定做起來是沒有那麽斬釘截鐵的,這個可能也是人性的弱點在這里。

(從音樂現場到今天的直播)其實這個不是核心的差別,核心的差別是內容生產——是中心化生產,還是平臺化生產?當時做陌陌現場,最大的一個問題是沒有辦法規模化,當你的商業模式又不支持廣告模式的時候,這中間其實是有問題的。這個才是最大的問題,至於什麽高端不高端,那個是次要問題。這個調整,是主動和被動的選擇都有之下的一個結果。

我們是一個有自有流量的平臺,那在這方面,流量相對不稀缺。所以我們不花錢,或者花錢花得少是有這個條件的。一些純直播平臺,它起初是沒有流量的,那麽為了占領市場搶占份額,流量獲取對它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成本,這很正常。

直播業務,我覺得前景是蠻廣闊的,隨著技術設備不斷地改進和產品形態不斷變化,從商業模式到內容生產都會有一個更加廣闊的前景在里頭。

a3875f03b24b6524702daf42edded23a

2014 年 12 月,陌陌上市

4、因為直播業務表現亮眼,是不是有人會問你們陌陌是不是現在改做直播平臺了,是不是變了,你怎麽看這個問題?包括你們之前做會員、遊戲、移動營銷等等業務,大家可能會覺得陌陌的核心一直在變,你覺得你們變了嗎?為什麽?對你而言,陌陌一定不能變的是什麽,又有什麽是你覺得應該變的?坦白說,陌陌的一些用戶是不太願意讓熟人知道自己在用陌陌的。你覺得今天這個狀態有變化嗎?你會想去做改變嗎?如何做?

唐巖:商業並不重要,業務的內核才重要。內核就是我們原來更像一個公園、更像一個廣場,但里面沒有攤販,也就是沒有內容消費的東西在里面,(以前)更加傾向於是功能性應用。

“我來是要陌生人聊天,是要認識身邊的陌生人”——以前(陌陌)是這種類型的應用。現在你不斷有內容在上面的話,很多用戶是可以通過消費內容,順便來完成社交體驗。對他們來說,這個差別是比較大的,這才是內核。至於到底哪個收入占大頭,其實不這麽重要。

現階段,我們的核心還是在泛社交跟泛娛樂,這個應該是不變的。其他的,除了這兩個,我們都可以變化,我們沒有什麽不可以變的。

我覺得(今天一些用戶的觀點)沒有根本變化,(我)當然想去改變。做內容建設,是(這個改變)非常重要的一環,就目的性不能那麽強。

5、有時候,外界去看一些暫時沒有什麽聲音的公司,總是會把這個公司的情況看得非常壞。其實陌陌從創立之初到現在,一路的爭議和唱衰也滿多的,你怎麽看“外部人的看衰”這個問題?陌陌也有一些嘗試是大家不看好的,你如何看待創業成功率?作為管理者最重要的是什麽? 

唐巖:我從來不管這些(外界的看衰),不重要,不認識的人怎麽樣評價都不重要。跟你接觸比較深的人,他們的評價是非常重要的,遠比你自己的評價要重要,比如家人、朋友、同學、同事,與你有緊密行業關系的人。

有一些嘗試(在做之前)覺得成功率不大,那你創業的成功率也不大,但你必須得做,該做還得做。我不認為這些嘗試是錯的,《東邪西毒》里面有句臺詞——山的那邊還是另一座山而已。但不去看一看,你是不知道的,你還是得去看一看。

有一些我想去做的東西,如果暫時沒有成,我認為是“未遂”,有機會我還會去做。我覺得要做成一個事,各方面都有非常多的因素。可能你在做的時候,各個方面都差一點火候,(最後)就會導致不成,比如我們對文化生態的理解。還有可能的話,我覺得有些業務方方面面的投入不夠,比如對生態的不了解,其實也是投入不夠導致的。

對於起伏,心態要調整,要能適應。作為管理者,從個人幸福度來說,也要看得雲淡風輕一點,抗壓能力要強一點,神經大條一點。

6、對於你自己來說,從創業到上市,你什麽地方變了,什麽地方沒變?你之前說其實現在感覺能聊的人越來越少了,現在有變化嗎?什麽東西是以前你深信不疑,但創業之後你懷疑乃至動搖並重新認識了?

唐巖:生活狀態發生的變化會更多一點,孤獨感會加強,其他的倒沒什麽。現在傾述的欲望很少了,偶爾會有,更多的原因是你已經不習慣傾訴了。你越來越少傾訴,你越來越傾向於自己去消化。

這個形象不光你自己會固化,外人也會固化。可能更多是你自己的固化,你去做這個事的話你會不習慣、不自然。這個很正常的,就跟你單身三年再去戀愛一樣不習慣,因為你獨慣了。

其他的沒怎麽變,我創業時候已經三十多歲了,人已經定型了,你還會有什麽太大的變化呢?更多是狀態。可能父母會明顯感覺我話少了,原來我回家跟他們聊挺多的,後面話越來越少了。

也沒有什麽天翻地覆的觀念變化,更多是對自己。原來某些東西,會做得比較極端,比如做決策或者什麽的,原來可能有更多更加激情、更加魯莽的成分在里面。現在會覺得,其實未必應該那麽絕對,需要更多的思考。

a3dd6212e12bca1f08f0f731ad153594

2014 年,在 GQ 刊發的《痞子唐巖》一文中唐巖說,“我比以前孤獨了。”

7、創業到現在,你最開心和最熬的時刻分別是什麽?作為 CEO 管理最難的是什麽?

唐巖:最開心,可能是創業非常早期的時候。因為你參與的程度比較靠前,那成就感或者開心程度比較高——比如你看到用戶數的增加,看到新版發布出來用戶的好評,或者確實用戶體驗有明顯地提升。(現在)快樂越來越難了,原來更簡單,就跟小孩子過年的時候都很開心,現在你過年有什麽開心的?

最難熬的時候,應該是在去年某些階段。比如說某個發布是一個比較重大的版本,可能你對它並不確信,或者發揮的效果並不理想。但是如果你要去推翻這個版本的話,一是對自己的一個全面否定,至少是對那個決策的全面否定;二是沒有那麽快做到調整,你要等到新版的發布,這個周期其實並不短。那這段時間,一定是非常難熬的。

作為 CEO,管理最難的是認識自己——哪些事情是你擅長做的,哪些事情是你並不那麽擅長的。我可能比較擅長的還是創造性的工作,在管理上面的工作,做到 7 分。

b1eb6f28f43a87511e076c056d1dc6e5

2012 年的陌陌團隊(攝於霄雲路中心)

8、問個題外話,你跟老羅關系現在如何?後悔給他投資嗎?你覺得他是更幸福了還是更不幸福了?

唐巖:挺好,一直都是朋友關系。如果從錢這個角度,我是不後悔的;(至於創業讓他更好還是更糟糕)這只有他說了才算,因為這是一個私人體驗,你沒有辦法代替他去發聲。

你認為他比以前過得不那麽好,但是他未必這麽認為。如果他不這麽認為的話,我一點都不後悔。但如果他也這麽認為,那可能我會後悔。

幸福感這個東西,完全是一個私人體驗,外界怎麽說都不算。兩相比較的話,哪個才是他更想要的,其實外界很難去評論。

9、張穎說你倆其實各自都很焦慮,但見面兩人都從來不會去聊壓力,他覺得創業者和投資人不是赤裸裸地相處,而是互相試探。你怎麽看創始人和投資人的相處模式?有沒有一個你心中的理想狀態?

唐巖:我不太會聊壓力,他會聊。我很少試探他,我對他有什麽可試探的?所以他可能老來試探我,我跟他聊,就想聊一些生活化的東西而已。我其實不想跟他聊業務,但他不就是一個打滿“雞血”的人嘛?

我覺得我跟張穎的狀態是非常好的,當然我也不知道別人的狀態是怎樣的。我跟他性格上有非常類似的一些部分存在,比如說比較真誠,溝通效率比較高比較簡單,這些地方我們相似程度比較高。在某些專業性方面,差別蠻大的,比如說資本市場等等,這一塊互補性比較高。

當彼此相互認同度高的話,其實你很難把它純粹定義為一個商業關系。一定會有一些彼此認同或者欣賞的東西在里面,所以我覺得這種關系還蠻好的。

10、陌陌資金還挺充沛的,之後打算怎麽用?未來的陌陌,你覺得是什麽?

唐巖:加大投入,這是肯定會去做的。一方面有本身自己業務的加大投入,擴大市場等各方面都會有花錢的一些地方;另一方面也會做一些戰略布局、開疆拓土,或者如果有適合的機會,也不排除收並購,這些(可能性)都不排除。花錢還不簡單?明年應該在市場上的動作會大一些,品牌、渠道都有。

陌陌,一直以來都是一個開放式的社交平臺。一個理想的開放式社交平臺,對於我個人而言,功能性是不應該這麽強的,應該有豐富多彩,多元化的內容消費在里面,但是它又涵蓋社交屬性在里面。所以未來的話,我希望是做成這樣子——涵蓋的用戶群比較寬廣,各類人都能有比較愉悅的體驗。

主頁君的自白:好了,其實我們這個欄目是“十問”。但以下這個問題,我猜你們都很想問。所以,主頁君將這個答案作為彩蛋放送出來。

11、怎麽看待微信今天的一家獨大?對你自己來說,你覺得還有社交軟件殺出重圍的機會嗎?大家都覺得移動互聯網進入下半場,紅利沒有多少了,你怎麽看?

唐巖:機會當然有,永遠都不缺機會。不管你是對他核心業務發起挑戰,還是在市場其他一些空白領域都有大把的機會。微信的一家獨大,我覺得更多是指熟人之間的 IM 關系這塊,這塊其實是很難動搖的。

如果你要真想去動搖也有機會,但是可能你付出的努力就會更多一些,也需要一些運氣的成分。

我不太認可(“紅利殆盡”)這個觀點——原來大家把創業看得太簡單了,以為有這麽多的機會,其實確實沒有這麽多。一直都是這樣子。現在你自己創業遇到了問題,肯定不是資本市場的問題。

原來大家都認為創業容易,其實根本就不容易,大家把這個事情看得太簡單了而已。但是你要真的去想創業,還是一樣的,本質沒有發生變化。

唐巖 陌陌 創業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陌陌 陌唐 唐巖 從來不 從來 在乎 外界 的看 看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890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