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一位三星員工的第一手告白 宗教般洗腦 軍隊化管理 防員工洩密如防賊

2013-03-25 TWM
 
 

 

《今周刊》突破受訪者層層心防,深入訪談一位三星電子現職員工,驚訝地發現三星內部軍事化管理的恐怖情況:每天進出公司像海關入出境一樣安檢;影印紙有感應條碼,私自帶出警鈴就大作;碩士生菜鳥得幫忙倒咖啡;還要像情治人員一樣蒐集客戶情報。

撰文‧謝富旭

金善莊(化名),二十八歲,大學讀的是電機系,而且還擁有號稱韓國前三大最高學府之一||高麗大學的商學碩士學位。她擊敗數萬名競爭對手,三年前通過三星集團職能適合考試(SSAT),成為韓國第一流企業||三星電子的正式員工。這位外形甜美、笑容可掬的粉領族,將她在三星工作的酸甜苦辣娓娓道來。

考進三星集團時,家人都很為我感到驕傲,為了通過SSAT,辛苦一年總算有了成果。然而,進入三星後,與我原本期望的有頗大的差距。

SSAT考試,每年約在八月報名,九月舉行,筆試通過後,還得通過面試。一年至少有八萬至九萬名的大學或研究所畢業生報考,我那年錄取人數算多的,高達八千多人。熱門程度,比韓國國家考試有過之而無不及。約在十月底收到令人興奮的錄取通知後,隔年一月正式報到,隨即展開長達三周的新人集訓。

三周的新人集訓過程,只放過一天假,其他時間都必須待在訓練所裡,全體一律住宿,晚上除非特別申請,不得外出。需要什麼東西,只要登記,就有專人代買。而在受訓期間,我們就已經開始領薪水了。

從錄取到分發單位 「洗腦」半年三星的新人集訓,簡單來說,就是一場徹底的「洗腦」教育。我們學唱「三星歌」、做「三星操」,背誦公司的經營理念、員工守則,以及熟悉董事長李健熙種種偉大與改革事蹟,宛如把三星的DNA注入我們的血液中。老實說,課程還滿無聊的,常常令人想打瞌睡。但老師說,不及格會退訓,強忍睡意也要假裝專注地上課。

白天上完課,吃完晚餐後,幾乎沒有個人時間。因為,我們還得利用晚上時間一起討論老師在白天交代的功課。大體上是十幾個人為一組,功課很多都是與三星的精神、理念之類的有關。比如說,要如何用話劇、自行拍攝影片,甚至是動畫來表現三星的企業精神。別看這題目好像很無聊,大家都絞盡腦汁用新手法力求表現,忙到凌晨一、兩點是常有的事。

三周的新人集訓結束後,分發到各事業體,還有一場各事業體的集訓等著你;之後分發到各子公司,還有子公司集訓,子公司集訓後分發到各單位,還要再受訓一次。於是,在進入三星的前半年,幾乎沒有在做事,都是在受訓,這讓我很佩服三星,竟肯花這麼多錢、這麼多時間培訓新人。

六月的新人運動會是最後重頭戲,入社不滿一年的新人全得參加,並負責所有節目,包括啦啦隊表演、話劇、舞蹈等等。當時我負責的是人力標語舉牌,手上拿藍、白、紅三種色牌,外加兩條彩帶。主管教我們每人一首簡單的兒歌,只要順著兒歌節奏依序舉起你的色牌與彩帶,就可以組成很壯觀的標語與口號。事實上,這個節目的設計很複雜,因為每個人嘴裡唱的兒歌雖一樣,但每個人卻都有各自的舉牌節奏與順序,讓你不得不對指揮設計的人致上最高敬意。我在電視上看到我們的人力舉牌,好整齊、好壯觀,眼淚都飆出來了。

你沒看到新人運動會那種場面,不論是話劇還是人力舉牌,以及最後大家齊呼「三星第一、三星第一」的口號,全場群眾激動瘋狂的程度,讓人彷彿有置身北韓國慶日的感覺。現在想想那時有點蠢,但當時狂呼口號的我,可是淚流滿面哩。

保密工作密不透風 防員工如防賊一直到六月的新人運動會結束後,才感覺自己是正式員工。我被分發到三星電子的一個銷售部門,負責一家國際知名品牌業務。三星把工作切得很細,每名員工只專注一個小環節,把它做到嫻熟無比。我的工作很容易上手,主要是負責接單與出貨之類的,九○%以上的工作都在收發email,上手之後就開始覺得單調及乏味。

我經常覺得,我現在只是三星這個龐大企業集團機器運轉的一個小螺絲釘。因此,我一定要更努力地往上爬,擔任更高職位,爭取機會負起更大的責任,否則,愈小的螺絲釘愈不重要,換句話說,就愈容易被別人取代。

三星也很樂意培養表現上進心的員工,只要工作後進修與你工作有關的課程,公司會補助一半學費。三星集團內也有很多免費課程,讓員工自行挑選。

很多人認為三星不是終身雇用制,淘汰率高,但我的經驗是,入社前幾年,有些人覺得工作太單調,無法發揮所長而自動離職。有更多的是因遲遲無法升遷,覺得很沒面子就掛冠而去。

三星的管理,很像軍隊,很重視階級間的倫理。雖然我擁有碩士學歷,但剛進去時幫前輩倒咖啡、跑腿都得做,一直到有比我菜的人進來,才免除雜役工作。記得剛進公司時,有一次與前輩一起到餐廳用餐,我被莫名其妙地罵了一頓,理由是最資淺的人要最晚才能離席,負責檢查有沒有人掉東西之類的,那一次我覺得很委屈,因為沒人教過我,我哪知道?

軍隊很重視保密,三星保密更是嚴格,每天出入公司,如同出、入境海關一樣都要接受安檢。辦公室嚴禁使用手機照相功能,三星手機一進入公司就會被自動鎖住照相功能,他牌手機的照相鏡頭則須貼上封條。辦公司的影印紙全部都有隱藏性條碼列管,防止文件被攜出,這種紙的價格是尋常紙張的數倍,也是三星自己開發生產的產品。有一次我要出國玩,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用公司紙張影印行程攜帶出去,結果警鈴大響,保全對我搜身,把影印紙沒收。

每月須提交客戶作息與個人喜好業務部門除了每月提交的客戶進貨量等報表外,還得幫忙打聽客戶Key Man(關鍵主管)的嗜好、喜歡的食物、收藏偏好,或喜歡的消遣娛樂。所得資訊全部列管往上呈報。對方公司不免懷疑我問這些做什麼,主管教我們說,是為了以後高層互訪時交換禮物及安排休閒行程用的。

我雖只是低層員工,但看見愈高層主管,他們的壓力就愈大,常常比下屬早上班、晚下班,他們雖沒規定我們基層要跟著他們一起加班,但也造成我們心理壓力很大,常常沒事做了,也不敢太準時下班。另外,經常晚上需要陪主管喝酒,聽他們訓話或吐苦水。看到主管這樣,我也警惕自己,一定要強化自己的抗壓性,將來有更充分的準備擔任更高的職位。

我在三星工作快滿三年,目前月收入(加獎金)約二五○萬韓元(約七萬元新台幣),只是韓國企業的平均水準;聽說,升經理後,薪水才會明顯地調整。我一定要更加努力,才能得到升遷機會,不致辜負父母花很多錢栽培我的苦心。

一位 三星 員工 第一手 告白 宗教 般洗 洗腦 軍隊 管理 洩密 防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170

台灣勿「防外資如防賊」

2015-12-14  TWM

對紅色資金的恐懼、藍綠間的相互抵制,台灣越來越往「防資金如防賊」方向前進, 「外資進入金額」居於全球倒數,但現實是,資金不活絡,如何增加就業、提高實質收入?

台灣社會對「紅色資金」的恐懼,其中有理性的一面,也有非理性的一面。目前看來,非理性正在戰勝理性,因而有必要對所謂的「紅色資金」做一番分析。

資金,本質上是中性的,一塊美金在哪裡都是一塊美金。但隨著擁有者(ownership)的不同,資金開始具有身分屬性,例如「國家資金」、「家族資 金」、「公開市場資金」。更糟的情況是,資金開始有顏色屬性,如「紅色」、「綠色」、「藍色」,資金的運用開始具有政治立場。

資金的流動自有邏輯,在自然狀態下,資金是朝安全性和獲利性流動的,哪兒更安全或獲利更高,它就往哪兒移動。但在身分、顏色的障礙下,資金移動就不自然了,而這種扭曲有其嚴重的經濟後果。

不管是亞當史密斯的資本主義,還是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對於社會幸福、人間公義的論證,都立足於資金的流通;資金是經濟活動的血脈,這點是毫無疑義的。聽到「資金」一詞就渾身寒毛直豎的人士,只是無知的代表;反「資金」,等同於反經濟,包括社會主義經濟。

那麼,「紅色資金」呢?紅色,指的是該筆資金的擁有者、使用者是紅色的,但一旦該筆資金的擁有者、使用者變成你的時候,那筆資金就不再是紅色的了,而是你 的顏色了。是否構成威脅的關鍵在於,那筆資金對於所進入的機構、企業、項目,是否具有實質上的擁有權、運作權。

資金有腳,你不給它安全性和獲利性,它就不會進來,已進來的也會逃走。以前地球上還有隱士國家,防外來資金如防賊,例如七十年代的中國;到了今天,連北韓 都巴不得迪士尼樂園的資金進入,台灣社會卻越來越往「防資金如防賊」的方向邁進,外資進入金額(編按:外資直接投資金額FDI,在二○一二年曾輸給北 韓),低居地球倒數,落後金正恩的國度。

今天國際上資金充裕,台灣社會卻喪失了「用別人的錢、辦自己的事」的能力,更為荒謬的是,台灣民間自己也資金氾濫,卻連自己也不敢投資自己,而紛紛「用自己的錢,給別人發展別人的經濟」。

台灣的反外資潮流,大致原因有二,二者間又相輔相成。其一,顏色政治對資金的「家暴」,綠色、藍色互相抵制、摧毀對方所引入的資金;其二,對基本經濟原理無知,以假面的道德姿態面對經濟壓力。

要搞資本主義還是社會福利主義,都比資金卡死或資金外逃要來得好。引入資金,能不能增加就業、提高實質收入,那是政府及社會有沒有本領的事。資金是無辜的,即使紅色資金也一樣。

撰文 / 范?


臺灣 灣勿 外資 防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462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