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地方債開明渠能否堵暗道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1438
地方債從「代發代還」到「自發自還」,中央正在試圖為地方政府舉債建立一套硬性約束機制,用明規則擠掉潛規則。但在財稅、土地、權力制衡等根本性改革尚未鋪開之際,孤軍深入的地方債改革試點能取得何種戰果,尚未可知。

地方政府債券改革再進一步。

2014年5月21日,財政部發佈通知,上海、浙江、廣東等10省市將按《2014年地方政府債券自發自還試點辦法》(下稱《辦法》)試點地方政府債券自發自還。

相比此前的「代發代還」與「自發代還」,「自發自還」再次往前走了一小步。

2009年,中央決定由財政部代地方政府發行2000億元債券,從發行到還本付息都由財政部代辦。2011年,中央進一步試點浙江、廣東、上海和深圳四省市(兩年後,山東和江蘇入圍)自行發債,但還本付息由財政部代辦,即「自發代還」。

今年的「自發自還」,意味著地方不僅自發債券,同時要自付本金和利息,不再通過財政部代償。但《辦法》同時規定了各地發債的規模限額和發行期限及其比例,且額度不得結轉下年。與此同時,1092億元的額度相對於17.9萬億元的地方債總額(截至2013年6月)而言規模也很小,「自發自還」離「自主發債」仍有距離。

這場試點成敗,或將決定地方債何去何從。一場學界激辯亦因此而起。

有人認為「自發自還」是向市場化邁出的重要一步,意味著「中國版的市政債正式開始啟動」。市政債是指絕大多數發達國家中實行的,有財政收入的地方政府發行的用於城市或地方基礎設施建設的債券。

另一些人則認為自發自還和之前的代發模式沒有本質的區別,也不是市政債,只是操作方式看起來更加市場化。「這是一小步,但實質上意義不大。」光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徐高評論。

仍在持續的辯論反映了雙方對中國經濟改革路線圖的分歧——有人認為移植別國經驗或進行市場化就可以倒逼改革,解開中國難題;有人則認為現行體制下簡單地市場化很可能異化走樣,甚至導致體制的反噬,令問題更嚴重。

在財稅、土地、權力制衡等根本性改革尚未鋪開之際,孤軍深入的地方債改革試點能取得何種戰果,尚未可知。

誰來兜底

地方債改革試點已逾五年,但時至今日,法律仍沒有賦予中國地方政府直接舉債的權力。

修訂中的預算法三審稿規定,經國務院批准的省、自治區、直轄市的一般公共預算中必需的建設投資的部分資金,可以在國務院確定的限額內,通過發行地方政府債券的方式籌措。

若本次預算法修訂順利通過人代會,則意味著以後地方政府可有限自主舉債。但關於地方是否應該自主發債,爭論才剛開始。

「地方能不能自行發債?很多人說中央政府就別管了,讓市場來約束地方政府,我跟他們觀點不同。」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表示。在接受南方週末記者的採訪時,他說,在目前的體制下我國的地方政府沒有硬預算約束,不會計算發債成本。

2007年至2013年,地方債從不足5萬億元躍升至17.9萬億元,即是預算軟約束的後果之一。姚洋表示,中國是單一制國家,中央政府要替地方債務擔保,地方政府不能破產。另外,地方官平均任期僅有3.7年,發債搞投資,可以把GDP、稅收、就業等決定官員陞遷的硬指標搞上去,而在官員陞遷離開之後,發債的成本並不需要他負責,不顧及融資成本的過度發債由是而生。

持相近觀點的還有光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徐高,他認為自發自還與之前的代發模式相比是「新瓶裝舊酒」,背後仍然是中央政府的信用在擔保,是一種准國債。

地方債至今一直保持著剛性兌付、從未違約的記錄,中央政府的信用擔保是根本原因。曾有金融機構的研究者問資金提供方,為什麼願意把錢借給一位「造城市長」,回答可以歸結為一條——相信中央會兜底。這一局面早在2011年中的云南高速公路債務違約危機中就上演過。

2013年底,《人民日報》也曾專門撰文指出,「欠債越多的地方,發展得越快,地方官員提拔得越快」。

據南方週末瞭解,全國人大財經委一位官員曾私下表示,預算法中關於地方債須經國務院批准和全國人大同意這兩條底線絕對不能放,因為「現在官員就兩三年任期,放了之後他根本不會負責任」。

而另一派官員學者們則認為,自發自還意味著地方財政與中央財政進行了切割,中央財政不再充當「最後兜底人」,引入評級體系之後,地方財政狀況與地方債收益率水平掛鉤,「用腳投票」的市場會對地方政府形成有效約束。

用明規則擠掉潛規則

目前地方債主要在銀行間市場流動,有保險、基金、銀行等金融機構參與交易。一位機構投資者告訴南方週末記者,他理解這次試點的「自發自還」已經類似於市政債,通知雖然沒有明確說用什麼來還,但應該就是地方政府財政收入了。

「硬化地方政府的預算約束並不是一個抽象的東西,而是可以由一組十分具體的、可操作的改革來實現的。」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首席經濟學家馬駿舉例說,1980年代多數國有企業都面臨嚴重的軟預算約束,上市之後,透明度上升,其預算約束便有了明顯改善。

具體的操作方式,馬駿建議通過編制地方政府資產負債表、信用評級的手段來硬化地方的預算約束。2010—2012年,時任德意志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的馬駿和中國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曹遠征分別帶領研究團隊,試編過國家和地方的資產負債表,以期為地方債乃至財稅體制改革鋪路。

「地方債失控是因為潛規則替代明規則,現在自發自還就是要建立約束機制,用明規則擠掉潛規則。」財政部財科所所長賈康對南方週末記者說。

關於中央替地方債兜底的擔心,馬駿認為對付地方的財政風險,上級「埋單」只是選項之一,而且是「糟糕」的選項。更好的選項是既保證地方基本公共服務的穩定性,又讓不負責任的下級政府受到足夠的警告和處罰,從而制約其行為。

馬駿十幾年前在世行工作期間,曾帶一個專家小組與財政部合作研究了一個中國地方財政風險的預警指標體系,「當時沒有公開用,但參與設計的實際經驗表明,搞這麼一個指標體系並沒有想像的那麼難。」

但是,財政部財科所副所長劉尚希認為,中國評級市場沒有發育起來,評級機構相對地方政府處於弱勢,政府只會選擇給它高評的評級機構。編制資產負債表目前也存在著繞不過去的難關,土地出讓金等非稅收入並沒有納入到財政內,「公共產權收入沒有對地方確權,一級所有兩級產權,油氣資源被央企壟斷,煤炭鄉里村裡都可以挖,資產負債表怎麼編?」

賈康則認為,上述這些風險和困難都存在,但要看和過去的風險相比哪個更小,「自發自還明顯更符合現代國家公共財政的各種要求,兩者是明渠和暗溝的關係。」他說,「困難什麼事都有,魯迅說在中國搬張桌子都是難事。」

路徑爭議

爭議雙方的另一分歧在於如何降低地方債風險來源。其中,財政部和央行各自給出了降低風險的路徑。

截至2013年6月底,在地方政府負有償還責任的10.88萬億元債務中,銀行貸款佔比達50%以上。儘管這一比重較之「四萬億」政策之初、地方債發端之時已經降低了30%,但是,地方債期限較長而銀行貸款期限較短的期限錯配風險,依舊是金融監管部門的心頭大患。

「在中國國情下,說得不好聽點,現在銀行向地方政府有借債的義務,但是沒有討債的手段。地方政府還不了怎麼辦,那銀行繼續借你新的債務,先把老債收回。」預算法起草者之一、曾擔任全國人大預算工委主任的高強近日公開表示。

2011年之後,地方債不斷獲得銀行展期,借新還舊風險日重一日。據此,央行首席經濟學家馬駿等學者更強調債券發行和二級市場中的公開透明、風險披露和投資者反饋,迫使地方政府對過度舉債產生顧忌。同時,推進地方自主發債,以減輕地方政府對銀行信貸的過度依賴。

「雖說很多金融機構將之前的地方債默認為地方政府兜底,但隱形兜底和實際就是由地方政府來還,還是不太一樣。」前述機構投資者點出了兩者的微妙區別。

相對於央行的考量,財政部則希望地方發債可控。相對於「自發代還」,財政部的心態更歡迎「自發自還」,因為可以省去向地方追索債務的麻煩。

基於這種考慮,劉尚希反對馬駿的觀點。他表示,雖然財政部明文規定,地方發債不能用於經常性支出,只能用於城市建設等公益性資本支出或置換存量債務,但由於地方債是以公債的方式參照國債發行,這還是以財政缺口為導向的地方公債,而不是典型意義上的市政債。

二者的區別在於,市政債是根據項目選擇不同的融資方式;而地方公債是因為地方缺錢,中央給地方分配一定的債務額度讓其自發自還,但融來的資金用來幹什麼事先不清楚,只有一個籠統的框。

公開信息顯示,近年來試點省市地方債主要用在了市政配套設施、保障性住房、環保等方向上,但並未按項目具體披露資金使用詳情。

消息人士稱,目前財政部更傾向於PPP(公私合作模式,公共基礎設施的一種項目融資模式)融資方式,並已成立專門的社會資本與政府合作工作領導小組來力推PPP。

但是,財政部的這一傾向,並未獲得其旗下所有學者的贊同。賈康就認為,儘管PPP非常值得推廣,但它所要求的法治、契約保障環境更嚴格,在某些地方遠水解不了近渴。

小孩子怎麼長大

主張地方自發債的學者對於其解決現有融資平台的期限錯配、風險集中和不透明問題,寄予厚望。馬駿認為,地方債或者市政債應該佔到地方政府資本性項目融資來源的50%以上。「如果有了這麼一個新的體制,用地方債為主來做地方資本項目的融資的話,那麼將大大緩解地方債期限錯配的矛盾。」

而姚洋擔心的問題是,給了地方政府發債的權力之後,融資平台的風險是否就會消減。若現實中兩者並不具有替代關係,那麼除了城投債和銀行貸款,地方政府又多了一種融資手段,將導致地方債務進一步膨脹。

在市政債發達的美國實行的是聯邦制,地方政府可以破產,受地方立法機構監督,地方官實行民選且很少調動,要對一地選民長期負責。「這些條件都沒有就說市場能奏效,我不相信。」姚洋說。

財政部一位司長也曾私下表示:「憑什麼讓你地方政府自主發債?你經過當地老百姓同意了嗎?通過當地人代會了嗎?你借一大堆錢一拍屁股走了,出問題要我們來擦屁股,不管能行?」

要真正約束地方政府的發債行為,必須讓地方政府變成一級獨立的信用實體,但這在短期內不可能,因為涉及整個財政體制的改革。徐高給南方週末記者打了個比方,「一個小孩子連平時的零花錢都要找父母要,你還指望他能夠為自己的借錢行為負責?不可能的。」

姚洋認為,在單一制的情況下,想用聯邦制的做法去倒逼改革,最後導致的結果可能反而是中央集權得到強化。

一位接近決策層的知名學者表示,圍繞地方債改革的爭議,實際上是「改革派」與「保守派」之爭,「央行希望在利率市場化改革的基礎上,進一步推進融資主體市場化改革,但這事關財稅、土地、審批和權力制衡,不是央行所能把控」。

全國政府性債務概況。 (王詩韻/圖)

17.89萬億地方政府債務的流動。 (王詩韻/圖)

地方 開明 能否 暗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2239

思想開明 靈活變通 才能提防黑天鵝事件 黃國英

1 : GS(14)@2015-01-28 10:02:17

http://eastweek.my-magazine.me/index.php?aid=40039
瑞士法郎「脫帽」一役,市場始料不及,連外匯商都輸到爆廠。堂堂央行都不講口齒,在這世道下,只能預期「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人多想提升預測大事的能力,可是人類的綜合往績,實在慘不忍睹。心理學教授Tetlock著名的一項研究,是由數百名不同範疇的專家,預測事件在未來發生的可能性。實驗中收集了數以萬計的預測,包括政經軍事,總成績乏善足陳,比隨機估計,又或直線外推(即盲估一切不變)還要差。

話雖如此,預測者中仍有高下之分。美國國家情報機關就曾照辦煮碗,讓數家大學組隊競技,預測近兩百件世界大事。優勝者正是Tetlock所屬賓夕法尼亞大學的隊伍。他們之後分析提升預測準確度的元素:預測者多早有該方面的專業知識,及良好的認知能力,可是這並不足夠,不然也不會出現上述「專家跑輸直線外推」的情況。知識以外,思考模式不同,對結果有很大影響。思想開明、不先入為主的人,成績比較理想,因為他們不會太快排斥初時看來妙想天開的推論,也可以坦然接受現實與他們心目中的理論、信念不相符。一句講晒:靈活變通。



瑞士央行行長喬丹較早前還指出會堅決維持匯率政策,但不久瑞士法郎卻與歐元脫鈎。

優秀預測者對於人類心理學同樣涉獵甚深。因為只有盡量了解自己有可能墮入的思考偏誤,才能預先防備。學習聆聽他人的意見,作為參考,也有很大幫助,不致過於偏執而不自知。此外,學會從機會率的角度去思考,也能有效提升預測的準繩度。一般人慣常的做法,是分析資訊,然後得出單一情景作為結論。可是更好的做法,是嘗試列出不同甚至是相反的情景,再思索各個情景出現的機率,最後得出的結論,是哪個情景出現的機會最大,而不會諗埋一邊。

用回文初瑞士法郎的例子,如果只思考單一情景,早前當央行誓神劈願時,最有可能的結論是「央行說了算」,講明不脫鈎便信,當作無事。如果以機會率角度思考,則會分開「央行說了算」、「央行反口突襲」兩種情景。有了這個另類方向,便會「被迫」尋找以往各國央行反口的案例,去猜度兩者的機率。最後結論可能仍是相信央行,亦不可能捕捉到央行實際反口的時機,但操作上由於打了預防針,斷不會那麼義無反顧。「百分百信心」與「機會比較高」,很可能就是最終爆廠和中等程度損失之間的分別。

另一項優勝者擁有的元素,是重視以預測結果回饋,改善一己的技巧。以預測美國選舉結果聞名的Nate Silver,就首重檢討用於估計的資訊來源,到底是否有效,要按每次的成績,調節此一資訊源在下一次再作預測時,佔決策比重應該是增是減。

雖然預測困難重重,而且估中至有錢落袋亦還有一段距離,但認清上述原則,起碼避免盲舂舂亂估還信心爆棚,未嘗不是一點進步。
思想 開明 靈活 變通 才能 提防 天鵝 事件 國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7515

姜大衛 曹永廉 開明外父好女婿 2016-02-26

1 : GS(14)@2016-02-29 02:45:45

http://www.skypost.com.hk/featur ... %B3%E5%A9%BF/208008
【晴報專訊】 一如「太監五虎」好兄弟蕭正楠和黎耀祥所料,曹永廉(阿廉)在《公公出宮》演繹「乸乸哋」的細雞深受觀眾喜愛,連帶劇集收視節節上升。阿廉坐在外父大人姜大衛(John哥)身旁謙遜地說:「我希望演出一個角色,突然間爆出來,然後十多廿年後,人們仍會提起。」John哥鼓勵他:「這個你要努力,起碼我已經做到了。」
要是你心水清,會記得John哥跟阿廉在七年前合演過劇集《ID精英》,John哥回想當年說:「那時候,他和我女兒(姜依蘭)拍拖,初次合作,大家見面聊天會客客氣氣的。」阿廉回應說:「那時候他未是我的外父,但已經很熟絡。劇中,我們是對立的,要望着他罵他,很不習慣,那感覺很不舒服。這次《公公出宮》是開心劇,我跟外父有更多對手戲呢!」
戲裏戲外,阿廉都是扮演女婿的角色,只是劇中的女婿本身是太監,行為姿態是個不一樣的男人,John哥對此特別讚賞:「我心想,原來你都識得演這類戲喎!老實說,他的角色不容易演,但他演得到。有些場口,我甚至忍不住笑呢!」阿廉對John哥也讚不絕口:「外父以前演戲,一向很嚴肅。他這次演的角色比我們更特別,把一些懦弱、怕事卻又懶叻的性格,完全表現出來,很好笑。」
John哥從不高高在上
阿廉不斷稱外父為「John哥」,John哥笑說,「我以前會跟他說:『在錄影廠,你要叫我John哥呀,不要叫我外父!』」阿廉說:「現在叫甚麼都沒所謂啦!他對每個人也很好,很客氣,不是高高在上的啊!一直相處下來,很開心。」John哥對太太李琳琳也一樣平等:「我到現在也當她是我女朋友,不是我老婆,我們是朋友。」
外父那麼容易相處,阿廉倒一點都不意外:「最初認識他,已經知道他是沒有甚麼要求的。就算那時候結婚是否擺酒,他也沒所謂。」John哥笑說:「對啊!我以前結婚都不擺酒,只有我家人和師傅,擺了兩、三圍。吃完,我們已經上飛機,帶着幾個兄弟去旅行。我就是這樣的人。」
開心直說分擔憂愁
由拍拖到結婚,John哥也是採取不干預政策:「我們不是住在一起,我女兒很早出來工作,她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到他們結婚後,有他們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們絕對不會干涉的。」阿廉續說:「只要你把大家當是自己人,相處自然沒有甚麼大問題。開心照直說,不開心也可以跟大家分擔,就像多了兩個家人那樣,更好呢!」
阿廉跟太太育有一子一女,他補充說:「現在有了小朋友,見John哥的機會也多了,兩個小朋友很喜歡公公,差不多天天也上公公家。」要是「外母見女婿,口水滴滴渧」,John哥見到女婿對女兒及自己兩老都那麼好,當然開心又安慰!
撰文:張靛瞳 
攝影:林良明 
編輯:黃寶恩 
設計:Alex
大衛 曹永 永廉 開明 外父 父好 女婿 2016 02 26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6373

大女出櫃二女想縮胸王敏德馬詩慧開明照撐

1 : GS(14)@2016-09-07 21:46:18

王敏德喺1992年同著名model馬詩慧結婚,同年生咗大女王曼喜,又喺95年同99年生咗二女王麗嘉同細仔王躍穎。而做父母嘅王敏德同馬詩慧睇落仲相當開明。王曼喜24歲嘅Kayla前年被影到同外籍女友Lia晚上去公園談心,情到濃時仲激咀埋,其後王曼喜「出櫃」認愛,父母仲一齊支持阿女。早前王曼喜同妹妹一齊去睇英國電子組合喺亞博舉行嘅演唱會,仲同新歡手拖手現身。王麗嘉21歲嘅王麗嘉(Irisa)遺傳咗媽咪model身材夠晒高大,佢仲為咗做model想做手術縮胸,當然佢最後都冇做到手術,不過媽咪馬詩慧就好支持囡囡。王躍穎16歲嘅細仔Kadin早前宣佈同拍拖3個月嘅女友Mimi甩拖,之後仲畀《蘋果》影到佢一拖四,同4位長髮美少女遊蘭桂坊,Kadin未夠秤入場,最後同女伴擁抱咗一下,就自己搭的士返歸。而媽咪馬詩慧就撐阿仔係正常社交。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60907/19762471
大女 女出 出櫃 櫃二 二女 女想 想縮 縮胸 王敏 德馬 詩慧 開明 照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800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