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坐擁百億地產 台北市鑽石地主人辭世 低調富豪杜萬全傳奇

2010-5-10  今周刊





四月下旬,台北市仁愛路二段邊、「仁愛鴻禧」大樓隔壁的630坪日式建築主人杜萬全辭世,這位擁地百億元的神祕富豪走了,他留下的是人們對第一代企業家的 敬重,但同一時間,也掀起全台北市一線建商的搶地大戰。

撰文‧劉俞青

如今在台北,多少總價才算豪宅?二億?三億?還是五億元?就在距離帝寶不到五百公尺的地方,多年來,有人不靠炒作、不見奢華營造,靜靜地擁有一棟市價至少 五十億元的豪宅,這個價位,足以買下二十戶的帝寶,恐怕也是全台最貴的豪宅。

精準地說,這不僅是﹁豪宅﹂,而且是台北市少見的﹁大宅﹂。這棟市價令人咋舌的大宅,就位在寸土寸金的仁愛路二段的馬路邊,占地六百三十坪。從外觀看,只 是一棟雅致樸實的日式平房,透過矮矮的圍牆往裡頭看去,有著疏落有致的庭園,打理得十分整潔,以及如今台北街頭已經不易見到的木造房子,一棵茂密的槐樹探 出了圍牆外。

與它一牆之隔的鄰居,是台北市著名豪宅之一的﹁仁愛鴻禧﹂大樓,不過比起來,仁愛鴻禧的基地面積還要略小一點,足以想見主人的豪氣。

坐擁豪宅

住家市價保守估計上看五十億很多人經過這裡,常以為這是哪位高官的官舍,事實上,這座大宅的主人,正是低調至極的台灣第一代企業家杜萬全。四月下旬,他以 九十五歲的高齡辭世,消息傳出,這幾天,杜家大宅前的仁愛路上,黑頭車經常一輛輛排開,許多政商聞人紛紛前往弔唁。

但同一時間,消息也在地產界迅速傳開,台北市許多一線建商、仲介,第一時間紛紛動員起來,因為這塊﹁台北市中心僅存﹂的六百三十坪鑽石級土地,早就被許多 建商鎖定,幾乎所有建商都曾經來按過杜家的門鈴,看上的無非是這塊土地的開發價值,但過去幾十年來杜萬全在這裡住得很習慣,因此登門的建商都是鎩羽而歸, 但如今杜老走了,宅子即將空出來,看在建商眼裡,機會來了!

事實上,這座大宅坐落於此,已經半個世紀之久,從資料顯示,杜萬全是在民國四十九年就買進這塊土地,五十年來,台北市的風貌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農田不見 了,一棟棟豪宅蓋了起來,近五年來,房地產更是一路飆漲,豪宅風席捲全台,只有這座大宅,無論市況更迭,始終安安靜靜地在這裡。

今年一月底,國產局標售仁愛路、臨沂街口的一塊角地,這塊角地只和杜家大宅相隔一個門牌號碼,結果以每坪六七九萬元的史上最高價售出,市場譁然之餘,也讓 緊鄰的杜家土地價值,更加誘人。

德高望重

與新光吳火獅、台泥辜振甫齊名據了解,根據建商估計,杜家這塊土地基地面積比起這次標售的角地更大、土地也更為方正,如果杜家真有意願出售,行情站上每坪 八百萬元不是問題,甚至已經有人私下喊出更驚人的價格,但即使僅以每坪八百萬元計算,市價就要五十億元,而杜萬全就在這個價值五十億元的宅子裡生活了大半 輩子,堪稱最低調的富豪。

這位低調到近乎神祕的富豪,在外的知名度遠遠不及他所擁有的財富。事實上,人稱﹁杜伯﹂的杜萬全出身基隆八斗子,早期在台灣企業界是響噹噹的一號人物,他 的個性就像這聲﹁杜伯﹂的稱呼一樣,除了是他的姓氏之外,也取其﹁度量大﹂的意思,在市場上說話行事頗受人敬重。

民國四十年代,台泥、台紙、工礦、農林等四大國營公司轉民營化,杜萬全的名字就出現在首批民營股東名單上,他和許多台灣第一代企業家包括新光吳火獅、台泥 辜振甫、板橋林家林本源、香蕉大王陳查某齊名,然而,這些人多半已經歸西,他的好友如今﹁碩果僅存﹂的大概只有中和紡織葉山母,與台玻的林玉嘉。

杜萬全主要的事業有二,一是在民國四十九年成立的謙順行,在基隆港邊經營船務代理業務起家,賺進不少財富,因此後來杜萬全的財富日益累積,他對家鄉基隆的 回饋沒有減少過;根據基隆市政府估計,多年下來,杜萬全透過名下的杜萬全基金會捐給基隆市的錢,至少超過一億元。

另一則是在民國五十四年成立萬源紡織,早期生產利基型產品,業績不錯,但後來萬源沒有隨紡織業大量西進,業務才逐漸下滑。但即使如此,至今只要在五股一帶 提起﹁萬源紡織﹂,當地人都會指出﹁工業區一帶土地都是萬源的﹂。據了解,萬源紡織在五股成泰路一帶擁地超過一萬兩千坪,如果以當地土地行情每坪約六十萬 元估計,市值超過七十億元,若再加上仁愛路這塊鑽石級土地,這位低調的富豪,名下光是土地資產,就超過一百億元。

財力雄厚

每年光是配股配息就可領上億有趣的是,儘管擁地一百億元,如此驚人,但這位老人家卻不相信﹁有土斯有財﹂這番道理,他的土地都是民國四、五十年代因緣際會 買進,此後只有緊抱不放,沒有太多作為,也沒再買進其他土地,對其他所有的投資事業,也一概秉持嚴謹保守的態度。

因此,比起其他財團家族陸續在台灣市場上大鳴大放,杜家後來的發展則顯得低調而沉潛,杜萬全獨子杜恆誼曾經跟友人說,﹁爸爸就是不要(投資)﹂,這位老一 代的企業家始終覺得,凡事不須強求,只要行得正做得直,賺錢的機會自會上門。

但即使如此,直到辭世之前,杜萬全仍是國賓飯店的常務董事,而杜恆誼目前則是味王的常駐監察人、中興保全的董事、東華合纖董事,以及華南金控子公司華南產 險的董事,而這些持股,杜家幾乎全數都是原始股東,根據杜恆誼友人表示,﹁多年來,杜家持股只進不出﹂,而每年光領到的配股配息,﹁絕對上億元﹂,足夠過 很好的日子。

杜萬全育有一女一子,女兒杜恆芬負責船務代理業務,而杜恆誼目前負責紡織和創投,他就住在與杜家大宅一牆之隔的﹁仁愛鴻禧﹂大樓裡,方便就近照顧老父。

杜恆誼傳承爸爸的好性格,父子倆待人處世都是謙沖有禮的好脾氣,即使居喪期間,杜恆誼接到記者來電,仍然好言表示:﹁讓我調整一下好嗎?目前仍有很多事在 忙,等我調整好了再跟大家談。﹂

後繼有人

兒子杜恆誼在創投業表現活躍儘管主要事業沒有太多發展,但杜恆誼近年來在企業界其實還算活躍,尤其在創投上,由於過去在台灣經濟發展過程中,錯過不少上門 的投資佳機,因此後來杜恆誼試圖從創投中尋找新的機會。民國八十年代末期,在美國矽谷的創投華人圈裡,常可見到杜恆誼高壯的身影,他曾和幾位同是紡織業第 二代共同成立﹁啟峰創投﹂,以及後來的﹁連勝創投﹂,在創投業表現積極。

熟識杜恆誼的友人表示,杜家當然最深刻了解仁愛路二段這塊寶地蘊含的開發價值,因此這幾年來,杜恆誼其實也試圖結合周邊土地,希望整合出更大的土地價值。 三年前,他出手買下隔壁臨沂街四十九號大約四十來坪的土地,面積雖不大,但顯示了整合的決心,而今年一月底國產局標售仁愛路、臨沂街口這塊角地時,杜恆誼 所屬的﹁謙順行﹂也參與投標,結果以第三高標落榜,不過,得標的﹁賴雪﹂也住在仁愛鴻禧內,和杜恆誼是樓上樓下的鄰居,未來雙方如果能夠研擬出合作機會, 恐怕又將是台北豪宅界的一大盛事。

杜老走了,至此台灣第一代的企業家幾乎凋零殆盡,但這座看盡市場起落的大宅子依然矗立在仁愛路邊,不會改變,甚至可能風雲再起,這段土地與人之間的故事, 還將繼續吟唱下去。

杜家事業版圖

公司 資本額(億元) 代表人 設立日期中台通運 0.2 杜萬全 39年3月27日

林記理貨 郭廷碧

萬源紡織 1.98 杜萬全 54年4月1日謙順行 1.9824 杜恆誼 49年3月1日廷芳投資事業 0.98 杜恆誼 77年4月1日廷謙投資 3 杜萬全 85年6月4日廷信投資 1.95 杜恆誼 86年6月25日衍源實業 1.31 杜恆誼 81年11月17日英屬維京群島商Karbo Holding Ltd.

英屬維京群島商Cheerway Holding Ltd.

註:林記理貨為日商,杜家為大股東杜家台面上持有上市櫃公司股票股票 持有張數 市值(萬元)1418東華合纖 918 1248 1902台紙 3174 4031 2704國賓 10 35 9917中興保全 8,441 43049 1203味王 8154 20548 註:市值以4/30收盤價計算!

 
 



坐擁 擁百 百億 地產 北市 鑽石 地主 辭世 低調 富豪 萬全 傳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578

爭東區鑽石畸零地 林敏雄徐旭東過招

2010-12-02  TNM




本刊調查,台北市東區知名餐飲大樓Bristro 98前,一小片約36坪的廣場,近日引來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及元利建設董事長林敏雄過招,徐姓地主趁機追價,總價從2億元喊高到2億5千萬元,每坪近700萬元。這塊鑽石畸零地花落誰家,還有得瞧。

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的商業大樓建築線齊平,唯獨知名餐飲大樓「Bristro 98」退後一截,前面一小片廣場立著二層樓高的大型燈箱廣告看板。這片小廣場,小到無法蓋大樓,但身價驚人,近日悄悄上演搶地戲碼。

申貸被攔 扯出林敏雄

本刊接獲承租廣場的林姓廣告商控訴:「本來我們要自己買下來,找華泰銀行貸款時,沒想到居然被攔截,華泰銀行老闆林敏雄自己要找地主買。」

原來林姓廣告商承租這塊空地多年,深知其身價,雖不能獨立蓋大樓,但將來Bristro 98改建,勢必要與畸零地合建,在此之前,每月預估有七十萬元廣告租金,投資報酬率四%以上,因此找上人在美國的徐姓地主,談妥二億元成交。

九月底,林姓廣告商帶著地契等擔保品及投資計畫書,向華泰銀行申請貸款二億一千萬元,十一月中旬貸款核准下來,林姓廣告商立刻聯絡地主。

不料,地主透露另有買主加價五百萬元,這位新買主,正是華泰銀行大老闆、元利建設董事長林敏雄。

照理,林敏雄與這塊地並無淵源,但華泰銀行內部規定,貸款額度億元以上的案子,須經董事會通過。華泰銀前董事長、現任常董林敏雄,自然看到這份有利可圖的投資報告書,尤其當林敏雄得知,買賣雙方還未簽約,就直接與地主聯絡,打算加價五百萬元。

由於林敏雄半路殺出,林姓廣告商只好加價一千萬元,出價二億一千萬元。徐姓地主發現買方加價後,再度拉高喊價。

林姓廣告商大驚,一來自知財力遠不如林敏雄,二來若這片空地被林敏雄買走,未來他廣告出租的這盤生意也做不成。

自保求援 找上徐旭東

為了自保,林姓廣告商找上Bristro 98的大老闆、遠東集團徐旭東,問徐要不要買這塊地。

徐旭東初步同意以二億一千萬元,購這塊畸零地,但隨後地主開始拉高開價,徐旭東聽後大怒,不打算談下去。

徐旭東大怒,背後有段不為人知的故事。Bristro 98用地原是徐旭東生母自宅,緊鄰大安路與忠孝東路四段,被譽為東區的「名人別墅」,不少將軍、官員居住在巷內,成為名人巷之一,例如連戰住的「一品大樓」。

徐母宅邸旁的徐姓地主,早在三十年前,就以每坪僅六萬元將土地賣掉,興建東宮大樓,獨留沒賣掉的一小片畸零地。

後來忠孝東路四段開始熱鬧,十年前,徐旭東想買下這片畸零地,連同徐母老宅一塊改建成全新商業大樓,但地主獅子大開口,每坪要價一千五百萬元,總價達五億四千萬元,徐旭東氣得作罷。

地主追價 喊上二億五

最 後,徐旭東以增建方式,蓋起Bristro 98大樓,把生母的別墅隱密「包」在新大樓裡,平日用安全門鎖上,不讓任何人進出。Bristro 98就成了忠孝東路四段上唯一「後退一步」的大樓,前面方正空地,對角線切成兩片小三角,一片是徐旭東的、另一片是徐姓地主的。

目前,地主喊價二億五千萬元的鑽石畸零地花落誰家,尚未揭曉。徐旭東不願當冤大頭買貴,但若被林敏雄捷足先登,恐怕也非徐旭東所樂見。

回應 遠東集團:太貴就不買

遠東集團旗下遠揚建設業務部主管低調地說,有聽說地主打算賣地,但價格太高,太貴就不買。元利建設總經理蔡建生則不願正面回應,只說這件事情不清楚。華泰銀行經辦曾姓經理無奈表示,銀行端一切照正常程序,聽說老闆(林敏雄)跟地主認識,但他們要不要成交,行員也無法過問。

徐姓地主人在國外,他旗下投資公司吳先生回應說:「照理應由徐旭東優先購買,未來才有機會改建,但地主徐先生是否找其他人購買,不清楚。」


東區 鑽石 畸零 林敏 敏雄 雄徐 旭東 過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890

十位生技廠老闆給政府的建言 兩岸認證原地踏步 鑽石計畫勿淪為口號

2011-7-11  TWM





這是十位生技廠老闆的怒吼,他們受不了政府推動生技產業的龜速效率,也看不慣說要扶植,最後都只剩口號。他們提出建言,希望在全世界發展生技的同時,台灣不要是落後的那一個。

撰文‧賴筱凡

六 月中旬的午後,一場由生物產業發展協會舉辦的CEO高峰論壇,只見台灣神隆總經理馬海怡、五鼎生技董事長沈燕士等大老都到場。各家生技廠來的不是董事長就 是總經理,他們齊聚於此是想討論台灣生技的未來,甚至邀來行政院政務委員朱敬一,開啟產官對話,只是未來還沒有明確方向,卻先炮聲隆隆。

馬政府高舉推動生技產業發展的旗幟,一個孵了近兩年半的「鑽石計畫」才剛要啟動,為什麼這些生技大老滿腹疑問無人解?為什麼他們炮轟聲多於掌聲?

《今 周刊》針對台灣五十家生技上市、上櫃與興櫃公司董事長進行匿名問卷調查,其中十位生技廠董事長提出眾多建言,他們每個人都高度看好兩岸融冰後,台灣生技業 的發展契機,卻面對政府消極態度,而感到憂心。《今周刊》特此整理他們的問卷結果,一舉點出台灣生技產業所面臨的瓶頸與建言。

加速法規調整、行政配套

若談到大陸市場將是台灣生技廠最好的發展機會,應該不會有人否認。確實拿出數據來看,市調機構IMS Health預估,二○一五年大陸將成為全球第五大藥品市場,十二五規畫更明訂,大陸未來五年將投入百億人民幣扶植生技業,市場規模將突破千億人民幣。

既然大陸生技市場壯大是既定事實,但為何這十位生技廠老闆還是滿腹苦水?一位生技大廠董事長就直指,「生技ECFA大概是簽最快的一個產業,卻是執行力最慢的。」至今,兩岸醫藥相互認證還是八字沒一撇。

雖 然中研院院長翁啟惠幫忙緩頰,「相互認證不是那麼容易,很多細節都要慢慢談。」但生技業界發聲筒的生技中心董事長李鍾熙倒不這麼認為,「很多法規沒有調 整、行政系統沒有配套,廠商想去大陸發展,卻去不了。」某位新藥研發大廠董事長不諱言,「我們向(行政院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TFDA)局長提要去大陸 做臨床,結果他卻是拜託我們不要去,因為他根本沒有人可以去幫我們查廠,TFDA改制很好,可是不能讓他一樣的人做好幾倍的事啊!」當歐、美生技大廠紛紛 前進大陸發展,擁有絕佳發展利基的台廠,卻只能眼看商機流失。

資源有限,聚焦是關鍵另外,在「鑽石計畫」逐步拍板定案後,多數生技業老闆認 同政策方向是對的,一家醫材廠董事長就直言,「過去台灣投注很多資源在電子產業,才有今日的『兩兆雙星(指半導體與面板)』,可是這些產業慢慢都進入成長 高原期,台灣國民所得要提升,就得朝生技、觀光等軟實力產業發展。」只是政策立意良好,執行力才是最大重點。

一件生技創投申請案,擱置半年 才定案,這樣的行政效率也讓一位保健食品廠老闆搖頭大嘆:「實際執行力與政策落差太大,不要太期望,過去二十年政府要扶植生技業,都沒成功了,要等這顆 『鑽石』飛起來,實在是難!」投注新藥研發,培育所謂的第二棒(將基礎研究成果導入產業界),在這些生技業老闆眼中是無可厚非,全因台灣市場太小,新藥研 發又有開發時間長、風險高等特性,「所以,風險高的工作,政府來做,這是我們當初設計『鑽石計畫』的初衷。」翁啟惠說。

不過,李鍾熙笑了 笑,他還是再搖頭,「『鑽石計畫』很好,可是太偏重某一個環節,整個生技業供應鏈裡,因為受限市場規模,台灣無法做的就是第三棒『臨床實驗』;可是第四棒 『藥品上市』,原料藥、醫材生產製造這塊,台廠還是有能力可以接回來的。」「鑽石計畫」慢慢磨,磨到現在這一刻,資源有限是必定的,「所以,重點是聚焦, 有領頭羊才能帶來供應鏈群聚。」一位生技廠董事長說。

台灣生技業也不是全無先天優勢,不少生技廠董事長都認為,台灣電子業有非常好的基礎,醫材又是高度醫、電整合的產品,如果能利用台灣電子業的經驗,結合生技應用,也是另一個機會。

以目前台灣生技廠多半是中小企業而言,規模不夠大難有共鳴效應,不要讓馬政府推行「鑽石起飛」計畫,最後只剩口號。


十位 生技 老闆 政府 建言 兩岸 認證 原地 踏步 鑽石 計畫 畫勿 淪為 口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79

恨有鑽石 左丁山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5%B7%A6%E4%B8%81%E5%B1%B1/art/20120531/16383305

倫敦鑽石首飾公司 Graff(編號1306)來港上市,屬於名牌之類,與 Prada等量齊觀,但聽經紀講, P/E(市盈率)幾高吓,係2011年盈利嘅18至24倍,股價在25至37元之間,呢輪市道唔好,可能以下限價上市。碰啱我地老友公子 L係鑽石專家,朋友之中,要買鑽石,黑珍珠慰妻者,或者討好女友者,無不搵佢做盲公竹。呢個世界,有專家就要問專家,唔好聽一啲一知半解之人亂咁噏,譬如 講珍珠,我地在佢面前,邊個敢話識嘢。
公子 L話 Graff賺錢講設計,自己買石,轉手賺幾個巴仙,但經名師設計,利用碎石造一件首飾出嚟,毛利率甚高,但 P/E值唔值18倍,要搵財務工程師估值至得!以佢保守性格計,買粒石擺落保險箱,感覺上就好過買張公仔紙(股票)嘞!
買 張紙,譬如一千股,可以話自己擁有鑽石首飾股喎,買粒石,買唔起嘅啫。公子 L話目前鑽石市場,以每粒計,以二卡至五卡嘅最為市道暢旺,有買有賣,價錢呢?大約一卡要一百大蚊啦,兩卡就要兩百零,五卡要五百零,買一粒放在口袋裏, 唔會有人發覺。公子 L話:「我地去到比利時傾生意,猶太人最懂鑽石,猶太商人成日取笑我地亞洲人鍾意黃金為避難用,佢地話喎,黃金咁鬼重,二百安士黃金重到拎唔起,走難時好 唔方便,但身上戴幾粒鑽石同樣走難,就輕鬆得多喎!」
話雖如此,仍有考究,東方人走難經驗不比猶太人少,走難之時,財不可露眼;若有三四両黃金,出貨比較容易,攞番啲散紙可維持生活一段時間,但一粒鑽石價值高昂,大難臨頭之時,似乎幾難搵到買家啫。
前 些時倫敦失竊之黃鑽石因要美國 GIA鑑定而曝光,為何賊人不在黑市市場賣去,偏要搞到咁麻煩?公子 L話:「今時唔同往日,四十年前,行家牙齒當金使,大家講個信字,石到就付鈔。現在呀,冇張 GIA證書證明鑽石級數,休想拿到一分一毫,故此 GIA成為無上權威,中國亦有驗證機構,發達到唔恨!」


恨有 鑽石 左丁 丁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045

容積移轉藏玄機 黃金地段變身鑽石地段 潤泰天價拿下黑松土地的背後盤算

2012-10-08  TWM




九月底,潤泰新以每坪將近六一○萬元的天價標下黑松位於微風廣場旁的千坪土地,引起外界譁然,到底潤泰私下打的是什麼算盤?這筆交易真是買貴了嗎?

撰文‧李建興、梁任瑋

眾所矚目的黑松微風停車場一三四五坪土地,潤泰創新在九月二十八日以八十一.九九億元的價格標下,每坪單價高達六○九.六萬元,創下住三土地(微風停車場 土地使用分區為住三)的歷史新高,而且足足比底價五十七.八八億元高出四一.六五%;潤泰手筆之大令人咋舌,也為沉寂許久的台北房市,投下了一顆震撼彈。

只是許多人不解,何以潤泰會在政府積極打房、土地建築融資不易,甚至房價盤整修正之際等利空因素下,還以極高的天價買下這筆土地?

另外,這次市場上推算潤泰的建案成本,普遍以黑松土地的容積率只有二二五%來計算,因而推估潤泰推案價須站上一九○萬元以上才能回本,但若以目前微風周邊預售案成交價皆未超過每坪二百萬元的情況來看,這似乎會是件「賠本生意」!

看似虧錢實則划算的投資

然而,潤泰這樁看似虧錢的買賣,地產界專業人士卻一致認為這是一門「划算的投資」。「很多人都忽略黑松土地所擁有的『容積移轉』隱藏價值!」宏大不動產估價師事務所執行長郭國任,一語道破了外界錯估黑松土地容積率的狀況。

他解析,由於黑松土地位在捷運忠孝復興站五百公尺內,根據北市府規定,對於捷運站周遭五百公尺內的開發案,可適用容積移轉辦法(對於移出容積和接受容積的 土地,都有條件規定),也就是假使潤泰手上握有來自其他土地的容積移轉額度,可以轉至黑松土地使用,未來就可蓋更多樓層來銷售。

國內使用容積移轉降低土地成本的知名案例包括信義計畫區的「皇翔御琚」、「亞太會館」,就因受惠於容積移轉,而分別多了二五.二五%與四○%容積率。換言之,目前手上握有容積移轉額度的潤泰,一旦將其他土地的容積移轉給黑松土地使用,將會大幅提升該案投資價值。

郭國任精算,依現況規定,黑松土地一經容積移轉,容積率可再增加五成。

所以,若潤泰操作得宜,可將原本僅有二二五%的容積率,提升至三三七.五%,也就是原本每坪只可蓋二.二五坪樓地板面積的土地,後來可加蓋到三.三七五坪 樓地板面積;另外再加上未計入法定容積範圍,但仍可進行銷售的樓地板面積。例如大小公設、地下室、停車場,及每坪二十六萬元的造價,潤泰建案成本其實只有 一三五.四六萬元,與這次市場上認知的一九○萬元有極大的落差。

另外,就算再加上市場上普遍忽略掉的每坪容積移轉成本十三萬元,以及一五%的管銷、利息費用,實際上,潤泰未來推案每坪至少要賣一七○.七萬元才能夠回 本,這也還是低於一九○萬元。郭國任進一步推算,以目前建商推案獲利會抓一五%利潤,因此推估未來潤泰每坪開價應該會在一九六萬元以上。

「潤泰的算盤,別的建商也會打,這也就是何以黑松微風案有多家建商爭相競逐的原因了!」據透露,此次投標者除了潤泰之外,還包括皇翔、富邦、微風廖家、基泰、豐泰地產等多家業者。

世邦魏理仕台灣分公司總經理林俊銘表示,這次每一筆競標價格的差距在千萬元以內,約僅五%的價差,甚至第二高標出價為八十一億元,與潤泰的出價更只差了一%,顯見這塊地以每坪六百萬元得標是建商認同的合理價格。

消費者是否買單才是關鍵

另外,潤泰願意出高價買黑松土地,也與台北市土地資源稀少,奇貨可居有關。住商不動產企研室主任徐佳馨就比喻,土地就像建商的原料,沒有原料就不可能有產 品和業績,因此,建商在大台北地區搶地已成常態。例如以往宣稱只看五百坪以上土地的昇陽建設,礙於土地難尋,尺度就放寬至二、三百坪了。

郭國任表示,潤泰這次出手搶標的價格是「刀口價」,但這塊地如果是其他小建商得標,可能無法塑造高房價;不過,潤泰品牌知名度強,加上基地條件夠漂亮,隔 壁又緊鄰微風廣場支撐生活機能,若引進國際建築團隊規畫先建後售,四年後以精品豪宅推出,房價站上每坪二百萬元不成問題。

郭國任指出,黑松土地創住三最高價,主要是產權單純,格局方整的素地,其他產權複雜的都更土地,想喊天價但不見得會有人買單。

但仍有業者對於目前房市景氣低迷,尤其黑松土地鄰高架橋旁,該區開價與實際成交行情有差距,潤泰能否在黑松土地案獲利,持保留態度。

對於黑松土地的規畫與推案的房價,潤泰創新董事長簡滄圳在接受本刊記者查證時指出,「目前產品未定,所以也不會有定價。」不過,潤泰近年推出幾個建案,皆 已成功刷新區域高價;如萬花園、萬囍等建案成交價創萬華地區的歷史新高。而目前興建中,位於松山的「松濤苑」更喊出每坪三百萬元以上天價,顯見潤泰對於買 下黑松土地,早已老神在在,但結局如何,就看消費者買不買單了。

黑松土地

地點:台北市市民大道四段、八德路二段366巷口

面積:1345坪

得標者:潤泰創新

得標總價:81.9999億元得標單價:每坪609.6萬元使用分區:住三、住三之二

容積率:225%

建商大幅降低土地成本的利器近年來,常可聽到土地標售創新高的消息,許多人都誤以為建商的土地成本很高,但其實不然,主要是因為這沒有把公設、虛坪等面積 計算進去,而這些所謂的「大公」、「小公」、地下室、停車場??等都不算在容積,卻都可出售獲利,最重要的是,建商還可以運用「容積移轉」或「容積獎勵」 增加容積率,讓原建物得以多蓋一些樓層,如此一來就可大幅降低土地成本。

所謂「容積移轉」即在政府規定條件下,建商若參與一些有容積移轉條件的案子,如面臨老舊的歷史建築、開放空間、農地或政府規範之特殊用途土地,可以將上述 未用盡的容積率部分或全部移轉至另一宗可建築土地使用,例如宏普建設用一億多元買下嘉新水泥在台北市新生南路上清真寺的容積,移轉到大直重劃區推出的建案 使用等。

至於「容積獎勵」也就是政府因都市發展或政策性考量,而容許某些在獎勵範圍內的土地,可依獎勵的幅度擴增容積率,如部分區域容積得以加碼3成,也就是原先 住三的土地容積僅為225%,經獎勵後,就變為292.5%,即原先1坪土地只能蓋2.25坪,後來可以蓋到2.925坪,將大幅提升建商可銷售的面積或 戶數。 (李建興)

 
容積 移轉 玄機 黃金 地段 變身 鑽石 潤泰 天價 拿下 黑松 土地 背後 盤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8554

0億元鑽石商機 港資壟斷7成5 低價豪賭 點燃台灣觀光崩盤未爆彈

2012-11-05  TWM
 
 

 

台灣開放大陸旅客來台,旅遊業未蒙其利,先受其害。旅行業賠本接團、導遊代墊團費、餐廳飯店被賒帳、台灣購物店不敵港資軍團進逼邊陲化的現況,全都不忍卒睹。陸客來了,台灣為什麼賺不到人民幣?

︽今周刊︾獨家直擊陸客團操作實況,專訪港資購物站,掀開陸客團層層黑幕。

撰文‧李建興、賴琬莉 攝影.陳俊銘十月六日,適逢中國十一長假的第一個周末,上午十一點不到,台北一○一大樓前的信義路上擠滿了十幾輛臨停的遊覽車,偌大的廣場集結數百名引頸企盼的人群,他們不是周年慶的搶購人潮,而是等著登上一○一觀景台的大陸觀光客。

鏡頭拉到入夜後的高雄六合夜市,短短三百五十公尺長的大街,映入眼簾的是一攤攤被長長人龍包圍的攤商,鼎沸的人聲充斥著內地的鄉音,更有店家吆喝員工加快手腳的催促聲。而這天,隨著日月潭的住宿人數破表,距離日月潭百里之遙的台中市旅館同樣應接不暇,讓許多業者不得不回絕臨時投宿的散客??。

總之,這一幕幕「人民幣淹台灣腳目」的繁榮景象,自從二○○八年開放陸客來台後,就成了台灣觀光業欣欣向榮的絕佳寫照,不僅是台灣在經濟百廢待舉中的唯一希望,更為國人編織出一幅幅美麗的消費場景:大陸客來了,人民幣也來了!

根據交通部觀光局最新數據顯示,今年一到八月陸客來台超過一七○萬人次,是去年同期的一.五四倍。人潮帶來了錢潮,若以陸客平均每人每天花費二百五十美元(新台幣七千五百元)計算,今年前八月就已經為台灣創造了九四三億元的商機,以此估算,全年更將衝破一千四百億元。

績優旅行社驚傳倒閉

陸客大餅真相現形

但是,人民幣真的淹到台灣人的腳目了嗎?就像國王的新衣,當大家都沉浸在虛假的謊言中,不願承認真相,事實卻赤裸裸的攤在陽光下。台灣承接陸客量第十一大的華曜旅行社倒閉,硬生生拆穿陸客團來台旅遊的榮景。

華曜旅行社去年的接團量在全台四○七家的地接社(台灣接待外地來遊的旅行社)中,排名第十一,任誰也沒想到,在陸客大餅越撐越大之際,一個業績頂尖的大咖旅行社,居然會走上窮途末路?

時間回到兩個月前,九月十三日,專門承做大陸觀光團的地接社華曜旅行社累計跳票超過五百萬元,成為第一家被觀光局勒令停業的陸團地接社。倒閉當天,華曜手上承接的二十六團、五九八名陸客成為燙手山芋,在觀光局協調下,由台灣租車旅遊集團旗下的建明旅行社接手,「當時,司機罷駛、導遊不幹,怎麼辦?總不能丟臉丟到大陸去,只能咬牙善後。」台灣租車旅遊集團總經理徐浩源表示。

然而更驚人的災難還在後頭!旅行業者透露,華曜一倒閉,其積欠給餐廳、飯店、遊覽車、購物店,甚至導遊代墊的呆帳全都無處可討,中華民國旅行公會全國聯合會祕書長許高慶證實,事後幾天就接到某中部餐廳業者的哭訴,埋怨華曜還有兩百多萬元的帳款沒付!「你想想看,一家小餐廳被華曜倒兩百萬元,如果再多幾家倒閉旅行社,大家怎麼活?」業界更盛傳,華曜債留觀光業的金額,高達上億元。

「但最令人膽戰的是,這恐怕不是最後一個,許多未爆彈正一觸即發!」許高慶語重心長地說,華曜案絕非特例,到了年底結帳之際,很難預料旅行業,甚至整個觀光業是否會出現排山倒海的倒閉潮?對此,專接陸客團的高雄漢王飯店董事長暨南台灣觀光產業聯盟總召集人林富男憂心急籲:「問題再不解決,恐怕演變成台灣觀光業全盤皆輸的局面!」然而,令人納悶的是,明明原本是一塊能夠雨露均霑的陸客大餅,怎麼最後成了禍延百業的產業災難?

病因一:兩岸業者關係不對等地接社壓低身段 間接墊高大陸業者姿態「陸團來台,從一開始兩岸旅行社不對等的關係,就種下禍因!」一位目前已經逐漸淡出陸客市場的旅行社業者,一語道破台灣旅行社業者心中最大的痛。

他分析,目前大陸有二一六家旅行社承接陸客來台業務,再把生意交由台灣的四○七家地接社承接。就供需面來講,已經形成二搶一的白熱化局面,偏偏對岸的組團業務又是各一級行政單位(省或直轄市、特別行政區)分治,若以大陸目前有三十四個省、市來算,每一地其實只掌握在六、七家業者手中,換言之,四○七家台灣地接社在各省只能和六、七家業者往來,等於大陸每家組團社的生意,平均由台灣的六十七家業者去搶食。

「這好比六十七個男孩要同時追求一個女孩!」該業者忿忿地表示,在這樣不平等架構下,造成了台灣地接社為求生意,壓低身段、甚至委曲求全的荒謬現象,也間接墊高大陸業者姿態。舉例而言,目前大陸組團社大多以八天七夜人民幣五千元行情攬客,也就是業者俗稱的每人每夜六十美元,但在多搶一的局面下,台灣業者卻以二十美元、甚至十五美元的﹁自殘價格﹂接團。

以經營陸客醫美團聞名的正安旅行社董事長吳碧蓮說,依業界生態,大陸組團社扮演仲介角色,頂多只須支付機票費,而其他費用則全由台灣地接社負擔,但地接社卻用三成費用接團,「你能想像嗎?媒人的紅包居然收得比聘金還多!」導遊出身的創新旅行社董事長李奇嶽更進一步透露,儘管目前枱面上,業界和對岸已協議得在四十五天撥款來台,但在台灣人為求生存,竟然普遍默許組團社在出團後九十天才付款,「甚至還傳出三加三(出團三個月後向大陸請款,再過三個月才撥款)!」也因此,根據旅行社業者估計,目前大陸組團社就尚有五十億元款項還沒付給台灣,這等於有一百二十萬名的陸客是由地接社墊錢接客。「更嚴重的是,若以每月接團量四十團的大型旅行社來說,光九十天的利息,就高達一百萬元!」而就在地接社「錢沒來、團照出」的怪象下,風險只好轉嫁到其他業者身上!例如旅行社向下賒欠飯店、餐廳和遊覽車業者的帳款,早已是公開的祕密,甚至不少旅行社還會要求導遊代墊。也因此,地接社的競價惡果,居然成整個台灣觀光業的共業。

摒除延後收款的扭曲現象,依旅行業者細算,地接社一接團,光花在每位團員的車資、住宿、餐費、門票、導遊費、稅金等雜支就足足要一萬四千四百元,但地接社實質團費收入卻只有四千二百元(以每夜二十美元計),等於每接一個陸客就要倒貼一萬元。

病因二:惡性競價、轉嫁風險﹁錢沒來、團照出﹂ 接一陸客倒貼一萬元為了填補資金缺口,只好靠「購物退佣」解套。業者就分析,以目前陸客團來一人賠一萬元的額度估計,地接社要回本,就得要讓團員的人均消費衝高到二萬元才行(以購物店五成營業額退佣行規來算)。其實購物退佣在全球的inbound(接外國團來本地)早已行之多年,並無原罪,但在割喉流血的業態下卻倒果為因,成了業者廝殺後止血止痛的嗎啡,整個行業充斥著「不問接團價格、只問購物業績」的「賭團」現象。

「有一次,我們的團才剛路經水果店不到五分鐘,旅行社業務就來電質問,為何沒進XX水果店?」擔任八年導遊的小鳳就無奈地說,地接社現在連水果店都「綁」!而林富男也舉例,還聽說有地接社會在途中忽然以簡訊下旨,要導遊捨A購物店轉枱至B店,「很顯然的,是和A店的抽佣比例沒談攏!」於是,時下的陸團地接社,關心的不再是景點好不好玩,而是「有沒有開?(業者的行話,指業績達成與否)」,萬一業績遲遲未達標,中途「補行(額外多停購物站)」就不足為奇。

病因三:港資購物集團橫掃千軍殺價成風 優質本土旅行社棄守陸客大餅雪上加霜的是,在一起起的內亂未平下,卻有一波波的外患進逼。「香港商業模式來台,更是一場『傷口撒鹽』的災害!」一位曾經營過旅行社和鑽石購物店的大老級業者娓娓道來。他表示,台灣當前的亂象,其實對於早在十年前就和陸客交過手的香港人來說,已司空見慣了,因此挾著豐富的經驗,從港資的旅行社到港資購物店,就將當年的操作手法一路複製來台。

首先在旅行社方面,不少本土旅行社業者指出,由於港資旅行社歷經十年的割喉洗盤後,存活下來的多是財力雄厚或有港資購物店背後奧援的旅行集團,因此看到台灣這塊處女市場,根本不畏競價,而且價格殺得更凶,為的就是能掌握市場,最後再一一將殘弱不振的同業蠶食殆盡。

幾年下來,態勢早已昭然若揭!雖然目前在台具有港資背景的旅行社家數占不到市場的五%,但卻掌握了三成的陸團市場。攤開去年在陸客接團量前二十大的地接社榜單上,就有七家具有港資背景,至於剩下的又有八家具有港資入股,等於只有五家是純台資經營。值得注意的是,在殺價成風後,讓不少優質且大規模的本土旅行社宣告棄守陸客大餅,像東南、鳳凰、雄獅等幾乎都在陸客市場銷聲匿跡了,反而剩下一些規模不大,卻勇於豪賭的「小鬼當家」!

於是,被視為旅行社救贖者的購物店,成了港資大展身手的舞台。本土購物店業者分析,生長在購物天堂的香港業者,比台灣人更懂得如何操作市場,「除了傳統的退佣模式外,港資更擅長用預付佣金、旅遊贊助和融資調度等手法,收買台灣旅行社!」所謂的預付佣金,有別於陸客購物金額退佣的模式,而是先以每位團員一千五百元的代價預付給旅行社,超過一千五百元的再以比例退佣;而旅費贊助則是購物店幫忙負擔旅行團的車資或餐費,至於融資則是直接借錢給旅行社當作資金調度。

由於條件誘人,四年前才來台操作的香港模式,快速橫掃千軍,已成為台港公認的「標準規格」。「但別以為坐莊的一定贏!」購物店業者就指出,購物店在「養」旅行社之際,其實背負了龐大的資金風險,拿這次華曜事件,據傳就有某鑽石購物店被倒了五、六千萬元的帳。

後續效應一:流血戰持續

旅遊業倒閉潮將再起 沒人是贏家「因此,在這場變調的賽局中,到最後恐怕沒人是贏家!」林富男憂心忡忡地指出,儘管不少業者都消極認為這是每個inbound(接外國團來本地)市場必經的洗盤過程,當年台灣人到泰國、日本人來台都是這樣盤整後重生的;但他認為,由於陸客市場是過去歷史經驗的好幾倍,飲鴆止渴的後座力絕不能等閒視之,一旦當局和業者漠視輕忽,將有一波波難解弊端出籠!

林富男認為,首先該注意的是業者的營運狀況。台灣租車旅遊集團總經理徐浩源就感同身受,他表示,四年前,陸客開放之初,他大手筆砸了近兩億元,購入三十輛新遊覽車,「貸款時,我告訴銀行,一年來兩百萬人,十年兩千萬人,一百年也才兩億人,大陸有十幾億人,這是百年事業,你怕什麼?」然而事實證明,徐浩源的如意算盤打錯了,「遊覽車一天七、八千元,扣掉司機、油料、保險、保養、銀行貸款,就算一輛遊覽車每天接團,一個月還要倒賠五萬元。」至於許多小型旅行社礙於資金缺口,不得不接更多的團來抵帳,也就只好以更低的價格來爭取。在香港就已有零團費,甚至地接社不但不收費,反而付錢給組團社來買團的「負團費」現象。而這就像吸大麻一樣,毒癮越犯越凶,如此惡性循環之下,恐怕形成整個觀光業的金融風暴!

後續效應二:本土業者邊陲化口袋不夠深 陸客市場恐剩港資蹤影另外,雖然港資來台發展並不違法,但高雄市前旅行公會理事長吳寶順則指出,倘若購物店金援旅行社的形態不變,購物店需要準備更龐大的資金才能護住樁腳,這並非資金有限的本土業者所能匹敵的,「以鑽石店來講,若沒有上億元的儲備資金,很難玩得過港資!」事實上,台資購物店因資金不敵港資而收攤的情事已經上演,其中尤以鑽石店最為明顯。

高雄的本土鑽石購物店業者分析,相對於陸客大宗採購的珊瑚、玉石等,貨源多半掌握在本土業者,鑽石的貨源,大多掌握在香港人手中,再加上香港人比台灣人資本雄厚、又懂陸客市場,也因此,鑽石購物店漸成香港人的天下,主宰五十億鑽石商機的七成五。

以捷達為例,曾有一天接團量達一七○團的紀錄,足足是台資業者的八倍。更值得注意的是,在大者恆大的狀況下,港資業者更已跨鐘錶、糕餅、珊瑚以及飯店等領域,其中,鑫瑟甚至號召同業組成中華觀光精品協會,甚至入主上市公司祥裕電子,影響力不容小覷。

後續效應三:旅遊品質沉淪﹁香港阿珍﹂醜聞 可能在台重演「最令人擔憂的,則是台灣旅遊品質的受損!」李奇嶽一語道破一旦陸客市場沉淪最要命的後果。他認為,台灣原以導遊高規格的服務品質著稱,這也是每回陸客滿意度調查能撐住九成佳績的主因,但在利字當頭下,恐怕最後一道防線也將失守。

由於旅行社不敷虧損,只好拿導遊開刀。因此導遊的出差費已從原本的一天三千元,購物佣金一成,折半對砍。預料,未來導遊為求生存,恐怕得學香港導遊自行掏腰包買人頭帶團,再從購物佣金回補,若真如此,幾年前對著不消費陸客大聲咆哮的﹁香港阿珍﹂,恐怕會出現在台灣。

另外,隨著媒體和政府大幅吹膨陸客大餅,也讓業者受害。今年八月舉行的「海峽兩岸觀光交流圓桌會議」,大陸海峽兩岸旅遊交流協會會長邵琪偉就高唱去年陸客買鳳梨酥高達二五○億元,而連旅遊業的老將徐浩源,也因誤信市場,而在台北內湖設了占地千坪的觀光工廠,從鳳梨種植介紹到烘焙製作,甚至提供陸客DIY鳳梨酥及到特產購物站,但卻事與願違:「我現在還在虧損中!」因為這一年來,陸客團購物佣金從五成漲到七成,他根本沒賺頭,看清惡劣的現況,徐浩源只好轉向做台灣市場。

面對急速膨脹的陸客市場,政府甚至喊出﹁二○一六年陸客來台人次要達七百萬﹂的願景,但若現實環境不變,劣幣驅逐良幣下,這場繁榮的春秋大夢將提前夭折。一位資深旅遊業者表示:「開放陸客來台旅遊四年,大陸國家旅遊局沒有懲處過一家組團社,若中國政府不監督陸客出團費用,台灣政府與業者要如何保證陸客旅遊品質?」這場台灣國家形象、台灣旅遊業、陸客三輸的賭局,兩岸政府不能再坐視不管,應該大力整頓,台灣的觀光業才有明天。

誰賺到陸客商機?

賺最多!七成團費入大陸旅行社口袋

組團社收錢

(大陸旅行社)

目前多以每人每夜60美元接團,20美元給台灣地接社,但已出現30至40美元的低價團,扣掉機票,利潤漸薄。

客人搭機

(航空公司)

航空公司穩賺不賠,而且不會被倒帳。

交給地接社

(台灣旅行社)

接團成本為平均每人每夜20美元(8天7夜新台幣14400元),每接1人賠1萬元,是受傷最大的行業。

到台灣導遊接機開始行程(導遊)出差費由每天的3000元對砍,目前出現8天7夜1500或800元的行情,靠購物抽佣補薪資。

搭遊覽車

(遊覽車業者)

全國遊覽車約1.35萬輛,在旅行社競價下,每夜車資為7、8000元,業者大喊入不敷出。

景點

(觀光區業者)

旅行社多以切票方式買入大量折扣票,或以記帳方式月結,並盡量走免費入園的景點。

購物

(購物站業者)

表面因購物行程而大發利市;惟在同業競爭與付高佣金下,利潤不如外界想像,並得承擔巨大的資金風險。

餐廳吃飯

(餐飲業者)

餐廳以每人每餐150元接團,在物價上漲之際,還得承受旅行社賒帳的風險。

飯店住宿

(飯店業者)

住宿每人每夜約為800至1000元,兩人一間最高房價僅至2000元左右,與3000至5000元市場行情,相去甚遠。

陸客團來台費用大拆解

接一位陸客賠1萬元,團員得購物2萬元,地接社才能回本!

大陸組團社收費(陸客繳費):

22500元╱人

(以大陸一般行情5000元人民幣計)

台灣地接社承接費用:

4200元╱人

(一般以每夜20美元承接,8天7夜計)

8天7夜支出:

車資:2560元╱人

住宿:7000元╱人

餐費:2400元╱人

門票:800元╱人

導遊費、稅金等雜支:1640元╱人合計支出:14400元╱人

結果:

等於地接社以每人虧本10200元接團

解套:

每位團員須購物滿2萬元,以平均退佣50%計,回補地接社1萬元才不致虧本。換言之,若以每團25人計,全團8天7夜的行程,須購物超過50萬元,否則地接社等於賠錢。

旅行業公認最具港資色彩的 3大購物店集團

歐亞

業主 雷素娥、雷素玉姊妹集團背景 香港鑽石珠寶批發商,總部在香港,在廣東順德及廣西梧州生產,其中雷素娥為深圳首飾行業協會副會長。

集團事業版圖 總部:新意集團控股(香港)工廠:廣東順德、廣西梧州鑽石購物店:歐亞(香港、高雄)鐘錶購物店:星際(台北)

飯店:帝豪飯店(高雄)

捷達

業主 鍾偉棠

集團背景 鍾偉棠在香港經營鑽石珠寶批發多年,以DIL品牌聞名全港。除珠寶加工廠外,購物店遍及港、台、星、馬。

集團事業版圖 總部:DIL(香港)、時代珠寶(香港)鑽石購物店:捷達(高雄)鐘錶購物店:寶時捷珠寶(台北)伴手禮購物店:天使事業(高雄)糕餅購物店:御品軒(台北)飯店:已買大樓整修中(高雄)

鑫瑟

業主 張雅俐

集團背景 廈門出生, 14歲移民至港, 21年前到台灣發展,被視為港資,但其據點全在台,因此堅持自己是台商。

集團事業版圖 總部:鑫瑟國際(台北)鑽石購物店:林紅(高雄,現改晶鼎旺)免稅店:世界名城 (將設於台北晶華城)珊瑚購物店:東林珊瑚(台東)控股公司:祥裕電子(台北)旅行社:世通旅行社,品牌為中華情,經營者為張雅俐的胞弟張鏞陸客到哪、買什麼產品,早被完全掌控!

台北:

名牌精品、鳳梨酥、

故宮仿製品

南投:

日月潭鹿茸、靈芝

花蓮:玉石

嘉義:

阿里山高山茶、檜木加工品

高雄:鑽石

台東:珊瑚

港資購物店的回應

隨著港資的旅行社和購物店大舉進軍台灣,市場對於港資集團的不平,可謂甚囂塵上。《今周刊》專訪港資的捷達事業總經理張妮妮以及鑫瑟國際業主張雅俐,首先對港資以一條龍鯨吞蠶食台灣觀光業,張妮妮忿忿地說:「港資不是原罪,別把港資汙名化!」她表示,該公司在香港曾操盤旅遊市場,有豐富的經驗,也懂陸客講門面的心態,因此來台砸上億元資金裝潢。以高雄店為例,當初店面就以一天容納180團為設計,占地2500坪,挑高9米,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珠寶購物店,店內存貨高達9億多元。

張妮妮強調,為提升服務品質,捷達500位員工都送到香港受訓,而且公司賺來的錢,大多投資在台灣,主要幹部全都在高雄買房,「我們對台灣市場的貢獻,並沒有比較少!」至於一條龍經營,她表示,捷達確有跨足其他購物店,但對經營旅行社沒興趣,「你想想,我們自己開旅行社,其他旅行社還會帶團來嗎?」另外,對哄抬售價的指控,張雅俐解釋,購物店為工廠直營,不會比一般店面貴,「有人指稱我們的價格是市場的10倍,但想也知道,動輒數十萬元、甚至數百萬元的珠寶,再加個零,誰買啊?」最後張雅俐強調,購物店的退佣是國際行之多年的模式,只是台灣還來不及配套及法制化,購物店也十分願意化暗為明。


億元 鑽石 商機 港資 壟斷 低價 豪賭 點燃 臺灣 觀光 崩盤 未爆 爆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9662

珍珠鑽石 左丁山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5%B7%A6%E4%B8%81%E5%B1%B1/art/20130313/18192974

到陸羽飲茶,醫生C最後一個入座,公子L立即舉杯向佢祝賀,我地問:「賀乜嘢呀?」公子L話:「敝機構係主辦單位之一,在會展舉行嘅香港國際珠寶展每年有珠寶設計比賽,今年去到第十四屆,分公開組與學生組,醫生C太太奪公開組嘅『南洋珠』設計比賽金獎,梗係要祝賀醫生C啦!」咁又係,比賽係國際性,C太能在「南洋珠」組別脫穎而出,可喜可賀之至。C太非一般太太,自己經營珠寶設計生意,我地話醫生C賺賺埋埋,應該多啲買珍珠、鑽石、寶石俾太太設計自用!
講起珍珠,左丁山記得上星期一(三月四日)周大福招待股市分析員到葵涌參觀珠寶設計工場及皇后大道中新舖(即原屬龍子行地舖),左丁山因時間關係,冇到葵涌,只係在中午時分,加入「參觀團」到大道中第三分行「睇嘢」,只限於睇啫,因為啲珠寶鑽石價錢全部在六位數字以上,實非中產分析員所能負擔,左丁山見到在「珍珠飾櫃」有一大盤珍珠,分金珠、黑珠、白珠三類,粒粒似荔枝肉咁大粒,夠晒圓,無瑕疵,價值不菲。以此問公子L,公子L話:「珍珠之中,金珠最罕有,也最貴,周大福買珍珠,全世界都知,只向世界各大珍珠養珠場買入Top5%,甚或更低。因為佢出得起錢,養珠場一般都會將最好嘅收成產品留低,一併賣俾周大福嘅。」唔怪得,要儲夠一打以上又圓又大嘅金珍珠,係要錢要面要耐性先至買得齊嘅。
我地成班人當日又睇埋鑽石,周大福店有一個飾櫃賣完美鑽石,所謂完美(perfect),要攞到GIA證書評分三個Excellent至得,一粒12卡鑽石首飾,光芒耀目,直情搶眼,零售價一千二百萬,本地豪門貴婦或內地豪客買咗戴上手指,出席宴會,有冇心理負擔㗎?戴出門口都驚俾人打劫啦!分析H笑左丁山:「你見得少啫,證券業界名人C太太左耳右耳戴鑽石耳環各5卡一隻,手指鑽石環係20卡,人地戴得都唔知幾自然!」唔好話C太演嘢,佢精於投資,十幾二十年前已買入鑽石,而鑽石不斷升值,佢嘅耳環、戒指已經賬面值升了不少,有得威,又賺錢,邊個夠C太咁醒。周大福嘅專家話所有鑽石產品,有雷射認證,完整電腦紀錄(由鑛場出土至零售,買家賣家全部入晒電腦),可以環球追蹤,賊贓極難出售!

珍珠 鑽石 左丁 丁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3759

鑽石、銅和鐵礦石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2173

Convergex的Nicholas Colas說,鑽石價格當前正在承壓,而這主要是因為中國和印度需求下滑。此外,鑽石和基本金屬有許多共同點:

閱讀鑽石/珠寶貿易媒體關於當前價格趨勢的報導時,你會得到一種可怕的相似感,即它們的價格走勢與銅等工業金屬類似。以下是幾個要點:

- 全球最大鑽石生產商De Beers最近表示,今年美國珍貴珠寶的需求上升,但中國應該會持平,印度則無法預料。而日本由於近期貨幣貶值,所以需求可能也難以強勁。以上四國是全球最大的鑽石市場。

- 近期印度盧比的波動,已經給該國珠寶行業帶來了一些壓力。印度是一個主要的全球鑽石切割和拋光中心,一些人估計,全球約90%的鑽石都會經過該國城市蘇拉特。金價下跌及盧比貶值使得鑽石行業承壓,這可能導致其出售庫存。

- 美國國內的鑽石銷售樂觀,但在消費者支出中所佔比重也在下降。據IDEX 7月25日數據,從2001年至今,美國人的名義收入增長了19%,而在鑽石上的支出僅增長2%。再來看另一個社會因素:大量鑽石都是出售給准夫婦,而最新數據顯示,2012年美國結婚率(即每1000名未婚女性中選擇結婚的女性人數比例)創下歷史新低。2012年每1000人中有31.1人結婚,而在1920年為92.3。

總之,鑽石和銅有很多表面看不到的共同之處。價格下跌,是因為全球需求疲軟、匯率波動給一些國家帶來傷害,且一些難以量化的社會因素可能也造成影響。但本質內容是清晰的,即商品存在價格通縮——不論是對紅色金屬還是對閃耀的純碳礦物而言,直到全球經濟開始復甦。

而雖然從長期來看,鑽石擁有良好的保值記錄,但它似乎未能打敗鐵礦石:

如果一個準新郎給了他的未婚妻一枚1克拉的鑽戒,如果是在1960年,他大概需要支付約2,700美元。而現在同樣一枚鑽戒平均需要28,400美元,價格升幅為952%。這超過了美國官方CPI通脹率,按照官方CPI漲幅計算,1960年的2,700美元現在相當於21,299美元。

- 相比之下,同期銅價上漲了882%,鋁價上漲了217%,鉛上漲了694%。這樣來看,鑽石的通脹保值功能的確好於工業金屬。

- 同期,鐵礦石的表現要好於鑽石和其他商品,價格上漲了1,275%。

可以肯定,沒有人會送給自己的未婚妻一枚「鐵礦石」戒指,只要你還想著求婚成功的話……鐵礦石並非特別罕見,但如果你想在現代社會建設基礎設施工程,鐵礦石就是非常有用的。鑽石極為罕見,但對於日常生活來說並非必不可少,它們更多是財富和地位的體現。

因此,歸根結底是實用性與美觀性的比較。而中國在其中所起到的作用,可能會決定哪種屬性更有價值。

鑽石 、銅 銅和 鐵礦石 鐵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2839

庶民「食尚教父」身陷侵占鑽石風暴 葉兩傳 聰明反被聰明誤

2013-08-26  TWM  
 

 

八月十五日晚間,被留置超過二十四小時的知名廣告人葉兩傳,終於籌出兩百萬元保釋金,步出台北地檢署大門。儘管步伐依舊昂然從容,但面對再熟悉不過的媒體鏡頭,他不再像從前那般有求必應,從頭到尾緊抿雙脣、不發一語;一雙圓眼少了招牌玳瑁框眼鏡修飾,在鎂光燈照射下更顯疲憊。

去年三月,葉兩傳高調成立「巴哈地集團」,整合旗下高檔餐飲及髮飾、服裝等品牌;同時宣布將引進法國精品鑽石,將珠寶業納入事業版圖。當時他曾意氣風發地宣示,「今年將是爆發的一年」,樂觀預估集團營收將以倍數成長。

未料,過去一年多來,葉兩傳際遇急轉直下,不僅在去年八月正式讓出頂級法國烘焙沙龍Paul的股份及經營權;近期更遭比利時珠寶商控告侵占市值約一億三千萬元的二十七顆鑽石,被檢方認定涉嫌詐欺、侵占,向法院聲請羈押。

一向以光鮮亮麗面目示人的創意達人,一夕間險些淪為階下囚,墜落速度之快,令人不勝唏噓。

新新人類 打開百億茶飲市場葉兩傳出生於台北大稻埕,父親從事木材交易,自幼家境富裕,屏東農專畢業後,曾短暫當過銷售業務員,隨後就與友人合組廣告公司。從小鬼點子就多的他,一直認定包裝茶飲有極大市場潛力,因此極力鼓動屏東農專學長、信喜實業董事長陳清林投資;並以無償提供廣告製作,只從銷售收入抽佣的條件作誘因,終於讓陳清林點頭推出開喜烏龍茶。

一九九○年起,開喜烏龍茶靠著充滿喜感與親和力的角色「開喜婆婆」,以及「新新人類」廣告一炮而紅,連續多年創下年營收超過五十億元佳績,打開國內百億元茶飲商機;一系列廣告的幕後推手葉兩傳,據傳抽取了銷售收入一成作為佣金,但他本人從未證實。

而充滿破碎、拼貼等強烈後現代風格,卻又不失詼諧的「新新人類」系列廣告,一九九三年入圍坎城影展最佳廣告作品決選,更讓他成為急速崛起的創意新貴。

二○○四年,與信喜實業結束合作關係的葉兩傳,成立「老子曰實業公司」(Lao Tsu Say),推出精品茶飲,搶占法國與歐洲頂級市場。儘管一罐五百CC的茶飲,價格硬是比可樂高出一倍,但憑藉「道」、「無為而治」等充滿中國風的品牌意象,仍成功帶起歐洲飲茶風氣。

此後,葉兩傳奪下享譽全球的頂級麵包沙龍Paul的台灣獨家代理權;一○年底引進法國兩百年老字號餐廳「松露之家」;隔年再成功說服有「巧克力之神」封號的馬歌尼尼(Pierre Marcolini)來台開設專賣店。每次出手必定引起風潮,逐步建立「食尚教父」的響亮名號。

說話帶點閩南語口音的葉兩傳,常戲稱自己是道地的「台灣土雞」,但幾乎所有與他接觸過的人都說,他的公關手腕與口才是一等一。業界人士舉例,Paul剛進台灣時,正好遇上金融海嘯,有媒體問葉兩傳,是否擔心消費緊縮影響高檔食品市場?他當場回答,金融海嘯確實讓消費者更加謹慎,但這也意味著「鑑賞力」的提升;品質卓越的法式糕點,此時更容易成為力求精準之下的消費目標。這番巧妙的應對,讓該人士至今仍讚歎不已。

擊敗統一集團、微風廣場強敵,取得Paul的台灣獨家代理權,更是葉兩傳將「溝通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的一場光榮戰役。

當年簡報時,葉兩傳不像其他競爭者,將所有力氣花在經營計畫等細節上,反而以不太靈光的法語反覆訴說:「台灣是我的母親,法國是我的情人。」強調將以談戀愛的心情,呵護進軍台灣的Paul,以另類方式,成功打動浪漫卻挑剔的法國人。

另類創意 打動歐洲頂級品牌說服巧克力之神來台設專賣店時,葉兩傳簡報秀出的第一張投影片,竟然是他那輛被拆解作為行動藝術品的千萬賓利跑車,令眼睛發亮的馬歌尼尼直呼:「這太酷了!」當場就同意合作。「談代理權不是比誰的鈔票大疊,是要讓歐洲人知道,你懂他們的文化。」葉兩傳事後談起這些成功案例,話說得輕描淡寫。

為什麼一位才華洋溢、事業成功的創意人才,會捲入詐欺疑雲?相識多年的友人認為,比起廣告人,葉兩傳的個性更像是企業家,「從不滿足於手上擁有的,永遠都在尋找下一個機會」,很可能是過度自信下的過度投資,導致資金周轉不靈。

另一位前工作夥伴則直言,葉兩傳在事業上有強烈的冒險性格,寧可以小搏大,也不願輕言放棄;偶有資金困難或營運狀況吃緊時,他則習慣將目標轉向新的事業,藉令人眼花撩亂的創意度過眼前難關,「只是他的眼光很好,總是可以cover(應付)過去。」然而,再怎麼炫目的創意,也總有cover不過去的一天。

讓出Paul 事業急轉直下二○一二年,這個葉兩傳口中的「爆發年」,意外成為他事業急轉直下的關鍵。葉兩傳同居人賴郁芬卸下「邦保羅公司」董事長身分,改由大股東和興製衣第二代接手;讓出經營權後,兩人也同時釋出手中股權,正式揮別這家曾由葉兩傳創造無數話題的法國麵包店。

儘管Paul經營權易手枱面上的理由是:「為積極展店並開發多元商品,藉調整經營團隊,為企業帶來更多新能量。」但知情人士透露,雙方拆夥的真正原因,是葉兩傳一直想在Paul既有的麵包糕點外,增加具有台灣特色的創意商品;然而在海外已有一百多個據點的Paul總公司,不容許台灣擅自更改經典目錄,雙方關係一度緊張。此時大股東不願力挺葉兩傳,才決定收回經營權。

離開Paul之後,葉兩傳寄望能藉手中的松露之家與巧克力專賣店,再闖出一番天地。但前者開業兩年多來,還持續與國人飲食習慣磨合;後者則因裝潢、定位等問題,營收也未如預期長紅。葉兩傳再次將目光向外探索後,決定跨足寶石業,引進法國鑽石品牌卡洛夫(Korloff),並請來在影集《慾望城市》中飾演Mr. Big的男星來台宣傳,果然再次炒熱話題。

然而,閃亮的鑽石終究未能在短期內替葉兩傳帶來耀眼的收益。去年底,業界首度出現葉兩傳財務吃緊的風聲,農曆年前更傳出積欠員工薪水;今年開始陸續有重要幹部離職,也讓人懷疑,葉兩傳的龐大事業是否亮起紅燈。

即使傳言不斷,這次比利時珠寶商跨海控告葉兩傳,以辦展名義商借市價上億元的鑽石,事後未悉數歸還,反而自行典當變賣換現,仍讓不少人深感錯愕。一位前事業夥伴就說,葉兩傳一向以亮眼姿態現身,實在很難和財務吃緊聯想在一塊。

業界人士分析,葉兩傳能不斷取得優質國際品牌授權,除了歸功於良好的公關能力,也是因為他的茶飲事業在歐洲頗負盛名;取得代理權後,能在國內找到實力雄厚的金主投資,靠的則是一次又一次創造話題所累積的亮眼媒體光環。換句話說,「個人形象」一直是葉兩傳能長期活躍的關鍵,這次捲入侵占疑雲,無論能否全身而退,對事業的強烈衝擊,不言可喻。

在重新證明個人誠信之前,葉兩傳四處穿梭、宣揚各國美食文化與絢麗夢想的自信身影,短期內恐將難以得見。

 
庶民 食尚 教父 身陷 侵占 鑽石 風暴 葉兩 兩傳 聰明 反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4556

鑽石是全球最精彩的營銷騙局?

來源: http://new.iheima.com/detail/2014/0126/58265.html

不過戴比爾斯跳出來了,告訴你女人離不開鑽石,鑽石稀有,璀璨,擁有不可限量的價值,一顆鑽石成就一段人生,一塊破石頭就是婚姻的見證。

從業者會告訴你,鑽石會保值,升值。剛才講過了,鑽石除了工業上最後一丁點用處,沒有任何價值,現在炒到這個價格,是因為戴比爾斯等最上游對行業絕對的控制。

天然鑽石是很特殊的行業,是屬於供應端為主的行業。戴比爾斯從建立之初就創造了很多概念,告訴你鑽石有價值,他們怎麼控制呢?這個世界超過一半多的鑽石礦是屬於戴比爾斯的,在早些年間,戴比爾斯所佔的更多,甚至超過90%。是鑽石出貨的絕對控制者,戴比爾斯們只要稍微收縮一下出貨量,市面上的鑽石價格就升高了。

比利時的安特衛普是戴比爾斯們向下游從業者分配貨物的站點,早年沒有實力,在安特衛普是拿不到好貨的,現在也是這樣,只不過好一些,因為俄羅斯白熊進來了,戴比爾斯們做夢也沒想過,西伯利亞那個破地方鑽石儲量這麼大,而且品級很高。這就直接破壞了戴比爾斯的模式。

所以近幾十年,戴比爾斯們也在做出改變,調整以前那種控制上游,有礦就收購的方式,轉而面向消費端,也開始建立自己的鑽石品牌。但是整體來說,上游還是被控制著,甭管世界上鑽石儲量有多大,消費者永遠都不可能拿到低價鑽。

就算價格會漲,但是鑽石因為以下致命的先天缺點,不肯能像黃金一樣變成有規模的交易市場,隨時套現。

為了凸顯首飾鑽的價值,還制定出了很多鑑別標準。這些貌似很有用,但是說到標準,凡是稍微瞭解點的都知道標準就是唬你的。很多等級,比如淨度裡面VS和VVS之間的差距根本就沒有很明顯的界限,即使是專業級別的鑑別師配合特殊工具也不能很好的分清,因為主觀因素也是一部分,但是價格卻差了十萬八千里。

再講個笑話,最早彩鑽是沒有透明鑽石的價值高的,甚至很多人不要彩鑽,後來從業者又編出各種理由,證明彩鑽是更稀有的,於是現在更多的小白們對彩鑽趨之若鶩,願意為之支付更高的價格。還針對顏色也做出了標準,同樣的,什麼樣的顏色才算更純,如果不放在一起,誰他媽知道啊。但是銷售a就會告訴你,a比b更純,價值更高,但是銷售b那裡可能就會反著說。

除了淨度,顏色,4c裡面的重量和切工也很有唬點。原鑽是沒有固定的形狀的,但是從業者發現,有些形狀可以讓鑽石更漂亮,「火光」更璀璨。這個就是57面體(也有58面,多一個端面)。他們稱之為「完美切工」。

實際上有用麼?鑽石還是那個鑽石,只不過形狀的原因,燈光下更絢麗。好的切工不僅僅起到增加「火光」的作用,還起到避開裂痕,雜質的作用。這裡面講究就來了,好的切工技術,為巧妙的避開缺陷,同時儘可能的保留重量。

同學們會問?那豈不是所有雜質和缺陷都要去除?不是的,因為價值。市場上,1克拉和99分的鑽石重量上只差了1分,但是價格上就是克拉鑽和非克拉鑽的區別,買過結婚戒指的應該知道這個區別。所以那乾脆只挑99分的豈不是賺到。從業者才不會這麼傻逼,他們會寧可保留缺陷,也不會讓重量降到90到1克拉這個區間。除非是很明顯的缺陷,淨度顏色之類的也會因為主觀上的微小差異,不會對價格產生很大波動。所以切工不僅僅是為了消費者,更是為了從業者。

再說造假,先不說仿製鑽,還有人造鑽,名字不一樣,成分也不一樣,仿製鑽是另一種成分,人造鑽就是一樣的成分,只不過不是天然的。仿製鑽品種有幾十種。再一個就是前面提到的缺陷和裂痕,都是可以通過技術手段彌補的。雜質是可以激光打掉然後再填充的,裂痕也是可以填充的。

所以小白領們,尤其是傻逼屌絲們瘋狂追求,省吃儉用,賣血買到的石頭也很有可能是被動過的。想到這裡我就覺得,現代社會信息這麼發達,也是個缺點,因為撒起謊來,製造起浮躁的假象也會更加有效用,所以姑娘們,小夥們,不要做傻逼的屌絲,要參透這背後的種種,是需要一顆非物質的樸實的心的。

再說一次標準,有小白說,啊我買的石頭人家都有證書,GIA什麼什麼的。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就說GIA吧,三大機構之一,在中國是沒有專業培訓點的。所以你這個證書很有可能是半生的鑑定師懵懂中給的。其他類的證書就更不用說了,寶石商們會從鑑定機構處購買的。對,就是購買,我想要VS就是VS,我想要VVS就是VVS。因為本身區別就不大,小白們根本鑑定不了,但是價格,嘿嘿。說到這裡,再一次想到傻逼妹子們看到男屌絲或者高富帥們伸出的破石頭,就濕塌榻的交付自己的一生,並且沉醉在浪漫的氛圍裡不能拔出,真幾把可笑啊。

最後,這個行業的格局,就是只有戴比爾斯們是賺錢的,其他各個環節別管吹噓的多厲害,或者看起來多華麗,都是浮云。比如我們龐大的周XX們,他們背後的辛酸你們這些屌絲們會知道麼?一個店屯那麼多貨,資金佔用那麼大,一天賣不了一個,幾輩子才出完啊。但最心酸不過是男屌和女屌們,你們嚮往的,心醉的東西,即使周XX們已經很辛酸的情況下,也是3倍到4倍價格甩給你們的。

你有沒有見過,一個行業的產品好壞標準是沒有標準,一個行業的產品價格建立在沒有標準的標準之上,一個行業的產業鏈全被幾乎是一個巨頭控制,一個行業的下游消費全部建立在沒有任何功用之上。這就是天然鑽石(首飾鑽)的現狀。


鑽石 全球 精彩 營銷 騙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0133

簡析萬達院線 0o尋找鑽石o0

來源: http://xueqiu.com/1215100742/35176891

         新年的第一批新股IPO讓人極為關註,在首批新股當中最讓人關註的恐怕當屬萬達院線了,今天與朋友的聊天當中也恰好的說起了這家公司,趁著余興未盡便在雪球網發表此文,平日里也不善於言表更不擅長賣弄文墨,可能會有部分內容較偏個人主觀各位看客還請自行斟酌,寫的不好還望各位見諒。

         那麽我就來說說對萬達院線的個人看法(不一定對),首先對萬達院線我持謹慎態度。在影院行業萬達是龍頭,票房收入、市場份額、觀影人次都位居第一,站在萬達集團的角度來看萬達院線確實是一項不錯的資產,05年成立的萬達院線與萬達商業地產的捆綁模式讓其快速位居行業第一,萬達院線旗下的所有影院采用的是資產聯結的模式,所有的旗下影院都是自有資產(院線旗下的影院主要有資產聯結模式和簽約加盟模式兩種),資產聯結這種模式的優點是更便於統一的品牌運營管理、統一排片,電影院屬於重資產,資產聯結的影院建設需要投入的資金量大且每年的折舊費用高,這是這種模式的缺點。對於分析萬達院線的基本面我會依次從行業、公司、商業模式、等方面著手,這也是我的基本邏輯。

        行業篇:(分全球行業、國內行業)
        首先談談行業情況,電影產業是個大行業,整個產業鏈的主體主要包括制片商、發行商、院線、影院。院線和影院是公司的主要業務主體屬於電影產業的下遊行業,產業的運作模式為:制片商完成影片的投資與拍攝和影片的後期制作,發行商從制作商手中取得發行權向院線、DVD影碟、互聯網視頻、電視電影頻道等新媒體發行影片,但是這里主要概述對院線的發行(發行商不得直接跳過院線向影院發行,發行過程中的影片宣傳主要由發行商負責),院線是我國電影發行的主要機制,以院線為紐帶向旗下影院拷貝影片統一排片播映,影院是電影產業流通的最後終端也是最為重要的環節,影院承擔著影片播映和票房收回的主要任務。如圖所示:

產業鏈的各個環節運作的結果是產生票房,票房是各個環節的收入保證,每個環節的票房分賬比例都不一樣。如圖所示:

從上表可以看出公司所經營的業務(院線、影院)占票房比例是最大的。

        大概的了解了電影產業從制作到產生票房的基本情況後還需要了解一下市場的行業容量(票房總體收入)。先從全球票房的視角來看,根據藝恩咨詢2014年最新的全球票房數據,2014年的全球票房達到375億美元同比2013年的全球票房359億美元增長率約4%,07年-14年期間取出全球票房收入的複合增長率約為5.26%,如圖所示:(註:圖中只顯示07-13年的數據,14年取值375。北美地區+其他地區=全球總票房)


根據上圖顯示如果從全球視角來看票房收入市場已經處在一個成熟飽和的階段了,如果把票房市場按照區域來劃分分為中國市場和北美市場將呈現出不同的景象。根據藝恩咨詢的數據中國市場2014年總票房47億美元(296億人民幣),同比2013年增長率為36%,而北美市場2014年總票房為103億美元,同比2013年下降6%。如圖所示:

而且根據藝恩咨詢提供的資料來看,事實上,除了印度、韓國、法國之外,日本、德國、澳大利亞、英國、俄羅斯等也在延續這種下降趨勢,從市場份額來看2014年全球票房達到375億美元,美國占27%的市場份額,中國占13%,比2013年提升3.3個百分點。而英法德日韓印澳大利亞和俄羅斯等8個國家票房占比均不超過5%,排在第三位的日本比中國電影市場低8%。中國已經成為了全球第二大電影市場,在2014年全球票房增長的16億票房當中,中國貢獻增量75%,由此可以說明中國成為全球票房的增長引擎。全球主要國家票房占比如圖所示:

個人觀點:從全球票房來看市場容量似乎已經飽和很難得到爆發式的增長,全球的票房看似天花板但是中國電影市場發展依舊動力十足中國市場還是值得期待。可能由於文化的差異、語言的不通是中國電影走出去走向世界目前的難題。

      再來看看國內的市場情況,我個人認為國內市場喜憂參半,先來說說喜的吧2014年中國票房增長同比增長36%,正是因為如此的增長速度成為了全球票房的增長引擎,近幾年來國內票房節節新高從2007至2014年的票房複合增長率為36.65%。如圖所示:(註:圖中2014H數據為上半年數據,2014全年取值296)

藝恩咨詢數據顯示2014年全年票房達到296億人民幣,觀影人次達到8.3億人次,共上映的影片388部(國產片308部,進口片80部)從國產片與進口片的貢獻率來看,國產片產生票房161.55億元RMB,占比54.51%,進口片產生票房134.84億元RMB,占比45.49%,進口片已經不是國內票房增長的主要因素了,國產片逐漸的發揮了本土文化優勢。中國在經過了“中美電影政策” 的調整後,面對《變形金剛4》《美國隊長2》《霍比特人》系列這樣的大片的擠壓下,依舊快速扳回局面,可以說中國國產電影增長處於世界領先位置。 國產片產量如圖所示:

國產影片每年保持著較為穩健的增速增長。國產片從13年的《泰囧》《致逝去的青春》《西遊降魔》等到14年的《心花路放》《親愛的》《小時代》系列等都有不俗的票房表現,說明國產電影已經找到符合當下時代背景的題材了,也逐漸的迎合大眾的口味。觀影人次達到8.3億相比較上年度6.17億增加了2.13億,同比13年增長34.52%,較上年度的32.44%增加了2.08個百分點,觀影人次保持了良好的增長情況。

再來說說憂的情況,第一個憂是全國院線一共有45條但是根據2013年的數據整體影院的上座率其實不足15%,雖然萬達、中影等龍頭企業的上座率超過20%,但是在整體上座率不足的情況下盲目投資建設影院會引起供過於求,在供過於求的背景下為了提高上座率容易引起院線之間的票價競爭,而最終上座率不足的影院需要承擔著租賃和折舊的雙重重壓(上座率是衡量影院盈利和虧損的重要指標),銀幕增長率一直居高不下,在上座率不高的情況下過快的銀幕增長速度容易為將來埋下隱患。近年來的銀幕增長數量如圖所示:


從10年至14年的銀幕複合增長率達到40.39%,需要明白的是一塊銀幕代表著一間觀影廳,2010年的觀影人次為2.81人次至2014年為8.3億人次,這期間的複合增長率只有31.1%,觀影人次的複合增長率遠遠落後銀幕的增長率,所以很難想象在上座率不高的情況下如何消化銀幕過快的增長率。第二個憂是互聯網視頻以及家庭影院的普及對傳統的院線終端渠道的沖擊,目前諸如騰訊視頻、樂視視頻、愛奇藝、PPTV等新傳播媒體都已經推出付費觀看的模式了,比如騰訊視頻VIP套餐,如圖所示:

雖說互聯網視頻還不能夠和院線同步播映,但實際上互聯網視頻的付費模式慢慢的開始在改變觀影者的消費心智了,互聯網視頻有其特點:1價格便宜 2播放方便3觀看時間上不受限制4觀影效果一般。相比較影院播映的特點:1票價貴2播映受時間限制3大多數人只有在休假期間才有到影院的消費欲望(由於工作原因很難偷空觀影)4觀影效果好。而家庭影院的普及對院線影院的沖擊也不可小覷,最近$歌華有線(SH600037)$ 發布公告聯合30余家有線網絡公司成立了“電視院線”是有線電視行業的首創,以低價格、後付費、在家看的方式向國內的用戶提供高清影片,隨著電視向3D、4K高清的方向發展未來的家庭影視效果會更加出色。所以互聯網視頻、電視院線等新出現的播映渠道必然會影響到傳統單一的院線電影終端。

個人觀點:總的來看國內的電影市場有喜有悲,喜的是在全球票房增長停滯的情況下中國票房市場依舊保持著強勁的增長動力,說明國內市場依然廣闊。悲的是在國內影院整體上座率不高的情況下快速擴建影院增加銀幕,其次是對互聯網視頻、家庭影院、電視院線等新傳播媒介對院線票房分流的擔憂。

     公司介紹篇:
     萬達院線是一家成立於2005年的院線公司,隸屬於萬達集團,目前在80多個城市建成了150家萬達影院。票房、市場份額都領先於其他競爭對手,號稱中國第一電影終端品牌。全國院線票房TOP10如圖示:

公司在行業市場的競爭地位:公司從2009年起票房收入、觀影人次、市場份額均位居第一,而11年至14年的市場份額分別依次為13.61%、14.39%、14.52%、14.23,需要註意的是萬達院線14年的市場份額雖然保持第一位但是開始出現下滑,說明了市場競爭的很充分。此次募集資金主要是用於新建50座影城,大肆的新建影城是否會投資過剩也是我個人的擔憂,為了鞏固市場份額在整體上座率偏低的情況下通過擴建影院規模提高市場覆蓋率個人覺得未免有點自殘。(這也是我擔心的)
主要競爭對手為中影星美、上海聯合、大地等,在眾多競爭對手當中大地院線的市場份額排名提升最快北京新影聯市場份額排名下降最快,如圖所示:

大地院線增長速度快但是運營效率卻不高以較低的票價卻並未換來上座率的提升。大地院線擁有490座影院,在影院的數量規模上遠遠超過萬達院線,但是大地院線並不是完全資產聯結的模式有部分的簽約加盟影院,所以大地院線的統一運營管理效率並不如萬達院線,為了拼規模搶份額而忽視運營管理的大地院線也是一位自殘選手。(其實大肆擴建影院實為搶占電影終端,院線控制的終端數量越多那麽分賬比例就越多話語權就越強,可能這就是大地院線不惜代價快速擴張的原因吧)
萬達院線的競爭優勢個人認為應該是資產聯結的模式了,旗下的影院屬於自有資產,在統一品牌管理方面上比簽約加盟更加有優勢。

萬達院線除了市場份額、觀影人次第一外,還有一個亮點便是賣品(爆米花、可樂飲料等)、廣告業務。根據招股書取2013年財務數據可以看出賣品收入4.77億占營業收入比重的11.88%。如圖:

院線影院的的主營業務成本主要是物業租賃費,原則上影院的租賃費不超過年度票房的15%,但不少的影院的租金已經達到票房的15%-20%之間了,而萬達院線背靠萬達商業地產,占據天然優勢的萬達院線在13年度向萬達商業地產支付票房收入的11%,占營業成本不到7%。總覺得萬達院線和萬達地產有種剪不斷理還亂的感覺。
關於公司其他方面就不多說了招股書有很詳細的說明。 

       公司的商業模式是以自有資產捆綁萬達商業地產的模式,依托萬達廣場的快速擴張在全國快速擴展,依靠萬達廣場人流優勢來帶動觀影娛樂消費。依靠自家商業地產能夠占據最好的地理位置,這是其他院線公司所不具備的優勢。

       本來還想寫一寫公司的財務狀況,但是簡單的看了一下財報也沒有什麽需要重點說明的地方,只有一處是公司的毛利率比其他院線的要高些,這里的毛利率高於其他院線公司主要是因為主營業務成本確認計量的問題,公司的租賃費主要是確認在了銷售費用而其他院線公司的租賃費則計入主營業務成本所以萬達院線的毛利率看起來比其他院線公司的要高出一些,實際上公司的凈利潤率則和其他的院線公司差不了多少。

       最後總結一下,這篇文章主要是從行業到公司做了一個概述,可能表述的並不夠全面,主要是本人頭痛和時間的原因。電影行業從全球的角度來看似乎達到了天花板,增速有限,但是中國市場依舊能夠保持較為強勁的增長,對於電影下遊行業未來的發展也許會往多渠道多終端的的方向發展,而不是僅僅只是單一的院線渠道了,國內電影票房市場應該還是會有不錯的發展空間,電影票房是巨大的但不可能只讓院線獨占,互聯網新媒體的興起會改變人們的消費心智。萬達院線是家好公司未來的成長路徑是擴張影院規模提高市場份額。

      股市有風險,入市要謹慎,此文不構成申購或買賣建議,虧損自負。
                                                                                         寫於病重感冒之時[困頓]。。謝謝
@今日話題@沒幹貨不廢話 
簡析 萬達 院線 0o 尋找 鑽石 o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7148

爛銅爛鐵 鑽石價

周日在家看看有線的《樓盤傳真》,驚覺今天的樓市實在誇張,節目中談到新界古洞有新盤推出,入場費最平的單位為375呎賣近600萬,大約16000元一呎,比同區二手高出不少。




節目介紹,古洞這個新盤位於青山公路旁,車來車往,是泥頭車在窄路上行走的那種,令人不舒服。由於地點與周遭環境問題,發展商靠「圖則」補救,希望將價值最大化。其實,多年後誰會管你的設計呢?若以投資角度,物業投資還是三個重點,即「地點、地點、地點」。

單看地點,即使未來有鐵路,但也不會稱得上是優質盤,沒有優質盤的先天優勢,如今也開到這樣的呎價,今天的樓市可謂雞犬皆升,特意用這個成語來配合今年雞年,哈哈。

從電視節目中的畫面看到不少準買家排長龍,人頭湧湧,不知道當中有多少經紀?有多少香港人?有多少內地人?有多少人在造勢?但那畫面給人一種銷情不錯的感覺。這樣的樓盤、這樣的地點、這樣的開價,還能如此受歡迎,看得有點頭昏腦脹,心中亦有點寒意。

這時候,想起多年前一位前輩談論過西九龍,即高鐵站上蓋一帶的樓盤。前輩分享當年抽西九龍,新盤一推出,他收到經紀電話,立即入票。記得當年30萬元入一張票,他就動員一家,加入親戚上下,全都參與入票抽新盤,若沒有資金,借都要借回來。

當時,前輩覺得西九龍那地方太完美了,在一個貫穿全中國的高鐵站旁邊,認定這地點無得輸,因此絕不可能不買,若真的不買的話,唯一原因只是無錢。最後他入的票無一張抽中,他指若當年買了,今天早就「夠數」退休了。今天沒有機會了,唯有看著人家發達,無辦法。

前輩指香港是一個很有趣的地方,買樓的情景特別奇怪,每每拿著過千萬元的準業主,卻要「訓街排隊」,猶如做乞丐,相信全世界只有香港是這樣。他指若在深圳買樓,可能只是二三百萬元的物業,已經有茶有冷氣房有服務,不停被叫「老闆」了。

又憶起另一位前輩曾經提醒,買資產從來也不應該「將貨就價」,物以稀為貴,即使貴買,也要買最好的。其實這個理念也影響了我,使我不太喜歡買入折讓的低質資產,我知道有不少高手喜歡以超平價買「爛銅爛鐵」,亦獲利不少,但這並不是我杯茶,以合理價買入優質資產,更適合我性格。

最厲害的投資,大概是能以爛銅爛鐵價買到鑽石。次一點的話,或許以鑽石價買到鑽石。再次一點,應該是以以爛銅爛鐵價買了以爛銅爛鐵價,這也算等價交易。今天買古洞,感覺似以鑽石價買爛銅爛鐵,感覺奇怪。能付600萬元,為何要住進古洞的300多呎單位呢?

爛銅 銅爛 爛鐵 鑽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6071

當和尚遇到鑽石


鑽石山大學,不是香港的鑽石山,也不是Diamond Hill,而是比hill更大的mountain,Diamond Mountain University。

當大部分關於業力的著作,都在告訴你,要斷捨離,要知足常樂,鑽石山大學創辦人之一克莉絲蒂‧麥娜麗喇嘛,伙同麥可‧羅區格西以及銀行家侯道禹合著的《當和尚遇到鑽石2》,卻在探討如何發達。

而現實生活中,麥可.羅區格西創立的安鼎國際鑽石公司,的確也在數年前被巴菲特高價收購。書中提到一個觀點,很值得思考:別信方法,要信直覺。

我們總是努力鑽研營銷策略。例如我們會研究,應該賣電視廣告、推動網購、成立會員制,抑或「all of the above」?這些研究,或許經年累月,或許大費周章,然而不少事後分析卻顯示,就算方法不同,結果也一樣,為甚麼?

反之,我們身邊又總有些人,幹甚麼都如魚得水。於是你問:「你是怎麼知道要用這個方法的?」他惘然:「嗯,反正就覺得是這樣。」

覺得。直覺。作者說,方法是招式,直覺是內功。直覺就是每個人的磁場。為甚麼有人靠高科技發大達,有人賣老土又可以賣到開巷?你是誰,決定了一切。

如何知道自己是誰?市場研究幫不了你,因為它研究的是市場而不是你。多修幾個自我認知課程也沒用。真正的答案是——「Karmic Management」。

別處理個別事件,要修練整體的自己。內觀呼吸、規律生活、減少資訊、多做運動,內功修練好,真我就會浮現,這個真我,會滋養專屬你的直覺,下每個決定,都福至心靈。

把Karmic Management應用於business management,由one-man-band到國際大集團都行得通。平凡人如我,讀罷此書,開始相信平日友儕間互相揶揄那句,諸事不順,不是方法問題,是「人嘅問題」。努力修煉,當個隨心而行,卻又安然過關的人。
和尚 遇到 鑽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8002

珠寶行前經理受賄二十七萬元以批出鑽石訂單判囚三年

1 : GS(14)@2010-09-30 22:26:04

http://www.icac.hk/tc/news_and_events/pr2/index_uid_1070.html
一名珠寶行前經理,收受非法回佣共約二十七萬港元,作為向供應商批出購買鑽石訂單,被廉政公署拘控。被告今日(星期三)在區域法院被判入獄三年。
Isabel Jalbaud,別名Ellie Ho,五十二歲,寶國珠寶金行有限公司(「寶國」)前出口經理,亦受命須向「寶國」及其鑽石供應商Schachter & Namdar Asia Limited(SNA)各支付十三萬港元。
法官邱智立判刑時稱,鑑於被告違反誠信,長時期觸犯嚴重罪行,故判處她入獄乃適當刑罰。
法官續稱,判刑起點為三年三個月,但考慮到被告並無案底及其求情理由,故將刑期減至三年。
Jalbaud較早前被裁定兩項罪名成立,即一項代理人接受利益,違反《防止賄賂條例》第9(1)(a)條,及一項串謀詐騙。
甘智怡,二十九歲,SNA前營業代表,因與案件有關亦被廉署拘控。她較早前承認一項向代理人提供利益罪名,違反《防止賄賂條例》第9(2)(a)條;另一項欺詐罪則紀錄在案。
法官將甘的案件押至十月十五日判刑,以待被告的社會服務令報告。甘還押懲教署看管。
案情透露,「寶國」於案發時是一間珠寶零售商,在尖沙咀經營兩間珠寶店。SNA是一間總部設在以色列的鑽石供應商。
二○○六年十一月,Jalbaud代表「寶國」經由甘向SNA批出購買鑽石訂單。
在最初數次交易,甘從「寶國」收取全數貨款。但當甘於二○○七年一月中向Jalbaud收取貨款及取回寄賣的貨品時,Jalbaud向她索取回佣。
Jalbaud向甘表示,若甘拒絕給予回佣,她不會支付仍未清繳的款項及延遲退回寄賣的貨品。甘其後答應Jalbaud的要求。
案情又指,甘按Jalbaud的建議,就每一宗交易準備兩份手寫發票,以詐騙「寶國」及SNA。較少折扣率的一份發票交給「寶國」,而另一份較多折扣率即約百分之四至七的發票則交予SNA。
「寶國」因而支付較高的款項,SNA卻少收了貨款,而差額成為了給予Jalbaud的回佣。
Jalbaud亦向甘作出威脅,若她停止支付回佣便會揭發她們之間的非法行為。兩人的貪污勾當一直維持至二○○八年Jalbaud離職時才終止。
二○○七年一月至二○○八年九月期間,「寶國」與SNA進行了合共三十七次鑽石交易。期間Jalbaud收受由甘提供的賄款合共約三萬四千七百四十八美元(約二十七萬港元)。
控方今日由大律師鄭淑儀代表出庭,並由廉署人員李麗明及尹穎茵協助。
珠寶 行前 經理 受賄 二十 十七 七萬 萬元 元以 批出 鑽石 訂單 判囚 囚三 三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0940

三高黃金剩女增 難覓鑽石男

1 : GS(14)@2010-12-06 22:10:18

http://www.hket.com/eti/article/ ... a-021952?category=m
三高黃金剩女增 難覓鑽石男






「男婚女嫁」在近代來說似乎已不合時宜,婚姻觀念愈來愈薄弱,不婚、離婚數字與日俱增,令社會結構出現不少變化。本報將一連數日,探討在新婚姻時代中社會出現的問題、衍生的困難及出路。
港男港女因「公主病」和「電車男」令雙方各走各路,初婚年齡愈推愈遲的同時,據統計處數字顯示,去年本港「剩女」大軍突破30萬,她們不是不想嫁,而是未遇上那個「他」,其中三高「黃金剩女」(即高學歷、高收入、高職位)特別難找「鑽石剩男」;有剩女積極參加「極速派對」、報讀MBA,甚至送花追男仔,只為擺脫「剩」行列。
﹏﹏﹏﹏﹏﹏﹏﹏﹏﹏﹏﹏﹏﹏﹏﹏﹏﹏
有條件男人 一早結了婚
「剩女」意指30歲以上單身女性,隨着本港女性教育程度及收入增加,港「剩女」人數不斷壯大。統計處去年數字,35至44歲從未結婚的女性有12.5萬人,較96年的6.71萬人,大升86%,45至54歲的升幅更驚人,去年有6.99萬人,較96年1.4萬人飈升近3倍。
35至44歲未婚女 14年升86%
在某上市公司任高級副總裁的會計師公會理事趙麗娟(Susanna)年逾40,絕對是單身貴族,她一語道破「黃金剩女」多的原因:「有條件的男人一早結了婚,現在職業女性經濟獨立,除非拍拖比目前狀況更好,否則對方是一個負累和包袱,勉強走在一起很辛苦!」
要有才華 不介意職位收入低
Susanna性格爽朗,在會計界很有名氣,偏偏沒甚追求者,她坦言,不介意男友職位及收入低過自己,但起碼對方須有才華,例如是音樂家或畫家,話雖如此,亦有「底綫」,就是男方不能視她為「搖錢樹」。
她表示︰「請不要以為我可以養他,完全不可接受!其實女人希望有個誠實可靠的膊頭依靠,但這個膊頭很難找!」
Susanna曾經有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但最終未能開花結果。當她還是高級經理時,曾與一名普通小職員拍拖,職級及收入相差一大截,當時「戀愛大過天」,懶理人家閒言,最難聽是指男方「掘金礦」,惟日子久了,問題浮現。
與小職員拍拖 對方被指掘金礦
「男方有很大壓力,對感情完全沒信心,我支持他,但有時感覺很累,加上對方要到內地工作,有那麼多北方佳麗,最後還是分手了!」
逾5年沒拍拖,Susanna坦言「唔憂嫁」﹕「我之前有數段有質素的愛情,其實結婚只是一種形式,有夫婦結了婚,卻未曾戀愛過!」
有時Susanna會相約三五知己「剩女」歎美食、做運動、學跳舞、寫文章、到咖啡室看書,生活多姿多采。
被問到香港「剩女」多的原因,Susanna指最大問題是供求失衡,笑言:「內地有無限量供應,總之男人愈大愈多choice,女人愈大愈少choice!」
﹏﹏﹏﹏﹏﹏﹏﹏﹏﹏﹏﹏﹏﹏﹏﹏﹏﹏
港女首約會 「你幾多人工」
「你有幾多人工?」、「你有無車、有無樓?」、「可唔可以買個Prada手袋俾我?」港女的現實程度,嚇怕一眾「鑽石剩男」,首次約會已斷定「死亡」,不存任何發展機會。任職金融界的徐燦傑(Jeslie)有4個碩士銜頭,是港大電子金融服務榮譽助理教授,年約40歲,單身,理由是:「工作忙,沒時間,男人始終不會像女孩子般焦急。」甘願繼續當「鑽石剩男」。
男榮譽助教 指部分港女現實
Jeslie曾與女孩子約會,但未有進一步發展。他坦言,專業人士工作忙碌,下班後已沒半點心情「蒲」,且男人40正處於事業博殺期,他早前拼命進修讀書,考試檔期朋友聚會亦要被迫「甩底」。
他表示,部分女性較實際,首次約會便會試探男方「家底」有幾厚,甚至向他暗示希望獲贈一個名牌手袋,Jeslie笑言:「無下次!」
任首席設計師的Kevin今年38歲,月入4萬元,曾拍拖3次,但大多因工作經常出外公幹,難投入時間維繫感情而分手。身為「鑽石剩男」的Kevin坦言,正尋找終身伴侶,可惜身邊朋友努力介紹,仍無結果。
「這些女孩子大多是20多歲,第一次見面就問:『你有幾多錢人工呀?』『有無樓㗎?』」他心裏一沉,認為這些女生只重物質,麵包比愛情重要。
但骨子裏,Kevin對真愛有憧憬,希望尋找年紀和人生閱歷相近的單身女性,因彼此話題及思想較接近,但汲取失敗經驗,Kevin認為首先要轉工,才可以投入更多時間開花結果。
35歲男擁豪宅 享受單身生活
同為高學歷,高收入及高職位的「鑽石剩男」,35歲的Ken(化名),擁有一層市值3,500萬的君臨天下豪宅單位,月入逾10萬,但他偏偏沒拍拖,是眾女孩子心目中的「筍盤」。Ken相信緣份天注定,一直對感情沒強求,未有刻意安排相睇聚會,即使到40、50歲仍未拍拖或結婚,他亦沒所謂,皆因他十分享受單身生活:「倒不如想下如何炒樓賺錢,賺夠錢退休還實際!」
剩女求偶難,有女性積極報讀工商管理碩士課程(MBA),以助覓得「鑽石剩男」。前港大經濟及工商管理學院助理院長、現職Cornell University亞洲院長陳維康坦言,報讀港大兼職MBA課程的男女比例,10年前是7比3,至今比例已變為4比6。
他亦發現,MBA學員結婚愈來愈遲,平均年齡約35歲,逾半仍未婚,相信是投入較多時間為事業博殺,及樓價高企,亦令他們對婚姻卻步。
﹏﹏﹏﹏﹏﹏﹏﹏﹏﹏﹏﹏﹏﹏﹏﹏﹏﹏
剩女尋婚三個案
聚會擦出愛火花 閃電結婚
Ada(化名)兩年前是某大學的行政部高級主任,年逾30歲仍未婚,現已成為家庭主婦,育有1個月大的兒子,全職「湊仔」。
她坦言,自己一直「恨嫁」,可惜業內女性居多,苦無合適對象,故多年來積極參與朋友的聚會,擴闊圈子。她曾參加一對一的婚姻介紹活動,與任職飛機師、律師、會計師的「優質剩男」會面,約見10人花費約6,000元,可惜最終未能擦出愛火花。在某次朋友聚會上,她遇上任職金融界的現任丈夫,並閃電結婚。她認為,現時女性遇上合適的對象,應主動傾談︰「第一次見面,已知道是不是傾得埋、有沒有火花,這個最重要!」
----------------------------------
有份工沒用 好老公最重要
「有份工沒有用,有好老公最重要!」這是Kit(化名)的座右銘,年屆27歲的她,其實未稱得上剩女,但大學畢業後已急不及待要找對象,甚至為識男仔而轉行。
畢業於城市大學的Kit,原在某大型金融機構任職客戶服務部,起薪點約1.1萬至1.2萬元,晉升前景不俗,但她歎言,公司前綫多為女性,男同事又太過功利和野心大,與她心目中的穩重、貼心相距甚遠。
最後她毅然辭工,轉往統計處資訊科技部門工作,薪金相若︰「公司有100個男人,但只得1個女性,女的當然吃香!」不久她成功找到現任男朋友,隨即在Facebook更新狀況「in a relationship」,公告天下。
----------------------------------
每日贈自製蛋糕 終被打動
在某公共機構人力資源部門工作的Sofia(化名),面貌及身材娟好,但不放過任何機會,入職不久,便心儀某位男同事,她立刻採取強勁攻擊,包括每日送自製的小蛋糕、小飾物,或是買來的巧克力或公仔,務求令男方每日有不同驚喜,堅持了1個月,終成功追到現任男友。
撰文:陳韻文、洪小晶、梁愚瀚
2 : 龍生(798)@2010-12-07 00:41:44

最後個位好慘....慘過追女仔....
送第一日無反應, 其實己經唔應該再送...
3 : GS(14)@2010-12-07 21:10:12

有志者,事竟成
4 : 亞力士(1473)@2010-12-08 00:04:18

2樓提及
最後個位好慘....慘過追女仔....
送第一日無反應, 其實己經唔應該再送...


可能男同事有相頭又有銀頭。
5 : 龍生(798)@2010-12-08 01:02:32

唔怪得我從無這種艷遇!!  smileysmiley
6 : GS(14)@2010-12-08 21:20:36

5樓提及
唔怪得我從無這種艷遇!! smileysmiley


你大把,點會無呢
7 : fineram(806)@2010-12-08 22:20:16

湯兄, 星期一睇經濟佢話連續三日探討, 有無第二三日既報導?
8 : GS(14)@2010-12-08 22:52:30

7樓提及
湯兄, 星期一睇經濟佢話連續三日探討, 有無第二三日既報導?


今日講離婚,好正

2010-12-08
最愛是誰? 女性婚外情增 經濟獨立+開放+衝動 易做錯決定                                             
                                                       
                    
                                                                                                                                                                                                                                                                                                                                                                                                                                                                                                   
                                       一段婚姻兩種心情、又有外遇「入侵」,皆有可能令夫妻未能永結同心。隨着女性的社會經濟地位提升,婚外情問題已非男性專利,女性婚外情有上升趨勢,而丈夫因妻子有外遇的求助亦增加。有職業女性有外遇後決斷地離婚,丈夫傷痛欲絕;亦有夫婦同有外遇,關係僵持。
  專家指出,本港女性工作能力上升、經濟獨立,思想較為開放,增加墮入婚外情的機會,相較於男性,女性面對婚外情較為衝動,易做錯決定,呼籲有困擾人士,應尋求專業輔導。
  現年35歲的Joyce,是一名資深地產經紀,今年初由已婚變回單身、結束8年婚姻,前夫經營貿易生意,中港兩地頻撲,對於婚姻失敗,她坦言是夫妻關係轉淡,自己與公司同事發生婚外情有關。
似老夫老妻 實了無生趣
  「前夫經常不在港,我們無小朋友,有時候工作壓力,找他傾訴,他好像覺得很瑣碎!」Joyce形容,婚後5年與前夫已話不投機,外人看似老夫老妻,實際是了無生趣,反與公司同級的單身男同事投契,慢慢演變為婚外情。
  婚外戀情發展了近2年後,Joyce直言:「無法抽身,第三者對我很細心,有戀愛的感覺!」最後在結婚紀念日當天,Joyce失蹤,前夫忽然從內地返港後憤怒質問,她遂和盤托出。
  她形容前夫當時十分冷靜,只要求她不要再與對方見面及接受婚姻輔導,她反而在他面前羞愧痛哭︰「我真心地對不起他,當時已想離婚,因為我知道我不愛他了。」
  半年後雙方協議離婚,前夫仍接受心理輔導,Joyce卻感解脫︰「很辛苦,我有時覺自己很賤格,無法再面對他!」
「自覺賤格」 難面對前夫
  溝通不足,令Joyce的婚姻破裂;另一對中產夫妻,卻先後發生婚外情問題,任職社工的妻子7年前婚外情,先後與4名男同事發展了婚外情,丈夫千方百計,令妻子回心轉意,最後成功令妻子回頭,然而,7年後的數個月前,丈夫出現外遇,妻子卻難過得服藥自殺。
  社會上一直認為主要是男性才會有婚外情,但婚姻輔導機構明愛向晴軒督導主任郭志英指出,女性婚外情求助持續上升,相信與時下女性工作能力提升、經濟獨立、思想開放有關。
  她表示,女性情感需求較男性多,一旦與丈夫婚姻關係惡劣,遇上體貼、細心的對象,便容易動心︰「如果無小朋友,婚姻生活不開心,她們要的是幸福,會覺得,何必忍丈夫幾十年?覺得這樣做更對不起自己!」
籲專業輔導 男性求助增
  向晴軒婚外情問題支援服務社工譚愛珠指,婚外情求助熱綫個案中,近14%涉女性婚外情,輔導發現,夫因妻有婚外情而求助面談的個案增:「丈夫面對妻子有婚外情,情感十分複雜,可能會覺自己無用,又不敢對朋友說!」
  她指婚外情倘出現,已表示「信任透支」,與配偶重建關係,至少2年才慢慢復元,視乎雙方態度及處理方法,而女性處理婚外情較為衝動,以情感為先,有時候會錯誤選擇,故建議面對婚外情時,應在思想冷靜下才作抉擇。
相關文章:
婚姻不美滿 子女易步後塵                                             
                                                       
                    
                                                                                                                                                                                                                                                                                                                                                                                                                                                                                                   
                                       婚姻問題其實會「傳宗接代」,婚姻輔導專家稱,父母是子女的榜樣,學習怎維持親密關係,父母婚姻觸礁,子女傾向婚外情或離婚機會較高。有父母離異的社工,與未婚妻參與婚前輔導,直言不希望重蹈覆徹。
  現職社工的張先生,明年中將與拍拖5年的女友步入教堂,張在初中時,父親發生婚外情,母親無法忍受決定離異。他希望在30歲前建立家庭,一直認為自己處理感情成熟,於上月與未婚妻上了首課婚前輔導:「坦白說,我與父親關係疏離,不希望自己成為他,即使沒有問題,也希望婚前輔導,不想重蹈覆轍!」
社工婚前輔導 免重蹈覆轍
  父母關係惡劣,生長於破碎家庭,弱小心靈埋下陰影。亞洲專業輔導協會(香港)創辦人謝佩芝解釋,小朋友在成長階段需要安全的家庭關係,一旦父母關係緊張,小朋友感受得到,為了令父母關注自己,會做出問題行為,冀減低父母的衝突。
  謝續稱,據其經驗,不少婚姻有問題的夫妻,他們的上一代也沒有美滿的婚姻︰「得不到榜樣,長大便不懂得如何處理!」另,破碎家庭中長大的子女,由於在家得不到情感需要,長大後較早戀愛,或易有沉溺行為,出現婚外情或離婚風險亦較高。
  若無法從父母身上學習解決感情問題、或維持良好婚姻關係,謝建議,他們計劃結婚前與伴侶參與婚前輔導,根據二人的性格、家庭背景,了解婚後可能出現的問題,及早學習如何忍耐及解決。
9 : GS(14)@2010-12-08 22:52:57

2010-12-07
夫妻「不願捱」 離婚創新高 中產男有外遇 接受輔導力挽感情   

本港離婚率居高不下,「白頭偕老」可能已成為現代婚姻的傳奇。去年本港離婚申請總計逾1.9萬宗,創歷年新高,婦女事務委員會早前調查發現,夫妻若不能和諧生活,女性比男性更支持以離婚解決。

有婚姻輔導專家形容,新婚姻時代的夫妻「不願捱」,缺溝通、欠培養;事實上,若發現夫妻感情出現問題,離婚並非唯一抉擇,有徘徊離婚邊緣的中產男士,接受輔導,毅然懸崖勒馬,與第三者斷絕關係,努力挽回婚姻關係。

40多歲的Ivan從事醫護界,事業有成,家庭美滿,婚後15年,出現婚姻問題,妻子知悉他有外遇後患上抑鬱症,更曾一度自殺。

「我仍愛妻子,對她很緊張,看到她如此難過,我曾經想是否自己消失了,令大家都毋須痛苦!」正努力重新建立婚姻關係的Ivan歎道。

與妻乏溝通 關係輾轉變淡

Ivan工作時間長,與妻乏溝通,關係輾轉變淡:「覺得太太不太關心我,即使我身體不適,也不太在意!可能她將專注力放在子女身上!」

他曾向妻子道出問題,惟她不以為然,直至前年,與工作上同有婚姻問題的女同事一拍即合,互生情愫,發展了婚外情,1年後妻子懷疑他的行徑,最終因一個短訊揭發,掀起了婚姻關係中驚濤駭浪。

短訊揭夫不忠 妻抑鬱尋死

「我夜歸,有時全日失蹤,之後她看到手機短訊,就揭發了!」Ivan形容,妻子發現後情緒激動,他並沒有刻意隱瞞或解釋︰「我都覺得好辛苦,想有個解決!」

但東窗事發不久,妻子更患上抑鬱症,痛錫子女的Ivan,看到妻子傷痛欲絕,決定返回妻子身邊,即使曾考慮離婚,最終懸崖勒馬,不希望子女在破碎家庭長大,斬釘截鐵與外遇分開。

然而,妻子卻無法重拾對他的信任,患上情緒病後更曾自殺,留下遺言便離家,令Ivan心急如焚︰「我立即衝出去找她,真的很幸運,在街上找回太太!」

說起妻子,Ivan正給予她信心,盼重建親密關係,壓力不比以前減少,曾因妻的病情心跳加速,情緒低落,影響工作。面對今天的自己,他甘心承受︰「做了不忠的事,我承受惡果,這可能是因果報應!」

去年1.9萬離婚申請

Ivan願承擔責任,但時下不少婚姻觸礁者卻選擇離婚。本港去年有逾1.9萬離婚申請,創歷來新高,「粗離婚率」為每千人口的2.43宗,高於日、星等亞洲城市。

時下婚姻何以「合久必分」?明愛向晴軒督導主任郭志英認為,時下不少夫妻「不願捱」,所謂的「捱」指互相忍讓、溝通、支持及忠誠,關係才得以延續;不少問題夫妻接受輔導時常說︰「我從來都不知道你這樣看我!」便發現他們缺乏溝通,內心說話不曾說出。

私人執業的資深心理輔導員及家庭治療師文盧麗萍表示,要求婚姻輔導的個案中,不乏中產或具學識人士,惟他們往往求助太遲,若然及早求助,進行輔導,定有助挽回感情。

作為過來人,Ivan呼籲面對婚姻問題的人士,盡早尋求專業輔導︰「早些求助,對雙方都有幫助,不要立即想離婚,這是逃避行為!」

婚姻如栽種 要淋花施肥除雜草   

「你還愛我嗎?」維持美好婚姻,不只是確定對方心意,輔導專家形容,對待婚姻,好比悉心栽種植物,需要適時地「淋花、施肥、除雜草」,夫妻保持溝通,一旦發現「相敬如冰」,已反映關係出現問題,須及時求助解決。

倘「相敬如冰」 須及時求助

常說老夫老妻,究竟如何才可白頭偕老?資深心理輔導員及家庭治療師文盧麗萍指出,不少中產夫妻也有婚姻問題:「有學識、有經濟能力,不代表處理感情特別優勝!」

文太形容,綜合其多年輔導經驗,夫妻相處之道好比栽種植物:「需要適當地淋花、施肥、除雜草。」她解釋,「淋花」在婚姻關係中,表示夫妻保持溝通接觸,即使工作忙碌也要傾電話、傳短訊,了解對方的生活,同時也要給予對方正面能量,互相欣賞。

至於婚姻中的「營養」肥料,便是「二人世界」,夫妻需要有些刻意的活動,包括單獨相處,向對方表示愛意、安排約會、燭光晚餐或互送小禮物,文太笑言︰「禮物毋須太昂貴,只是表達心意,已可維繫感情!」

營養充足外,也要共同對抗「外敵」︰「除去雜草即是拒絕拈花惹草,與異性保持距離!」

她強調,不少夫妻,一旦遇上第三者入侵、又或者對任何人萌生愛慕之情,均傾向拒絕向另一半透露,結果與第三者「萌芽生根」,不能自拔;事實上,若及時與另一半說出事情,反而可共同面對解決。

明愛向晴軒督導主任郭志英也表示,當夫妻關係乏善足陳,沒有話題、缺乏溝通,顯示關係異常,便應尋求輔導解決。

相關文章:
10 : GS(14)@2010-12-14 22:00:31

2010-12-9 HT
Y世代奉子早婚 無錢更易「分」 夫只顧打機不湊B 少女失望離婚   

  恒地(00012)主席「四叔」李兆基曾說,致富之道首要肯捱,其次就是忌早婚。

  正當事業女性愈來愈遲婚,甚至不婚;未婚懷孕及逃避家庭促成一班Y世代「早婚族」。過來人深明有錢才能快樂早婚的道理;無錢「早婚族」面對生計和成長差異,不少離婚收場,埋下伏綫推高未來離婚率,破碎家庭亦恐加劇下一代兒童青少年問題。

  23歲已結婚的陳太,三年抱兩,育有一子一女,丈夫比她大2年,是少有非未婚懷孕、經計劃早婚的個案。

  陳太說,雙方家長當初都認為,若男女雙方夾,可早點結婚,了結家中長者心事。但她坦言,「早不早婚,首要是有沒有經濟能力。」陳生家境不俗,有自己事業,兩口子已擁有自置物業,但為照顧小孩與父母同住,暫時出租物業。

15至19歲已婚婦 生育率高

  陳太舉例說,照顧小孩辛苦,夫妻容易起爭執,但因有能力聘外傭,輕鬆一點自然少爭拗,「無經濟能力唔得!」

  財政問題成為「早婚族」一大障礙,拍拖2年便結婚的丁小姐,因意外懷孕,24歲便結婚,現時大女已4歲半,小兒子則3歲多。

  她承認若非有孕,不會這麼早結婚,現在全職做家庭主婦,只靠丈夫搵錢,一家四口租樓住,收支是剛剛好,間中為金錢問題與丈夫起爭執。

  丁舉例,年輕時慣了大花筒,婚後沒節制,丈夫會怪她亂花錢,但現已學懂節儉,少亂買東西。

  未婚懷孕促使早婚,統計處資料顯示,2009年有300名15至19歲少女已婚;過去30年間,早婚族生育率節節上升(見表),現時每千名15至19歲已婚女性中,逾6成都已為人母,是生育率最高年齡組別,顯示她們大多是奉子成婚的早婚族。

  青協關心一綫單位主任吳錦娟說,未婚懷孕一直都有不少早婚族,只有中五畢業,17、18歲意外懷孕,他們認為喜歡對方,雙方家長又不反對,便可結婚。

不懂管教 下一代易生問題

  吳形容,時下年輕人出奇地負責任,但也可能低估結婚要面對的問題,當期望落空便鬧離婚。「她可能認為丈夫回家要幫手湊B,但丈夫懶懶行只顧打機。」她見過早婚族最快一至兩年便已離婚。

  她提醒拍拖是一回事,結婚是另一回事,同一屋簷下,唧牙膏也可以「拗餐飽」。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座教授石丹理直言,早婚並不值得恭喜,因外國研究已發現,早婚的離婚率特別高,而早婚族本身心智未成熟,不懂管教下一代,子女容易有行為問題,屬高危一族。
婆媳關係差 夫妻fb開戰宣洩   

  「他今晚又夜返,得我一個湊女」、「又話幫我撲奶粉,撲幾日都唔知撲咗去邊」、「佢話我點做人阿媽,我都想問佢點做人阿爸!」24歲已婚的蔡太,不時在facebook留言公開家事,比她大1歲的丈夫,同樣在facebook反擊。

  新婚姻時代,早婚Y世代會肆無忌憚在網上揭家事。

不叫人不煮飯 奶奶難有好感

  蔡太說,因沒有空間可宣洩,既不想向母親訴苦,更不能對奶奶說,但又想讓丈夫知道她的心事,亦想跟朋友訴苦,故在網上大公開。

  除在虛擬世界處理夫妻關係,早婚族亦常見婆媳問題。青協關心一綫單位主任吳錦娟解釋,這是由於他們多未有經濟能力,很多時需與家翁家姑同住,但年輕人不成熟,往往無能力處理婆媳關係。她舉例說:「老爺奶奶覺得出街回家應叫人,但新抱從不叫人;老爺奶奶期望媳婦會煮飯,但新抱像細路女,根本不會煮。」吳見過最嚴重個案,夫婦沒鬧離婚,反而父母鼓勵他們離婚。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座教授石丹理亦指,早婚族多是奉子成婚,對外父外母而言,「滾大女兒的肚」,很難有好感,若還要同住,更覺黐飲黐食,關係很難好。

  但對於常在facebook揭家事的林小姐而言,早婚族最大好處是照顧小孩有心有力,因眼見身邊同事或朋友,較大年紀才生育很辛苦,父母本身已沒有童真,「我們可能還後生,照顧BB有精力,又肯花心思,家庭樂一定有。」

「七年之癢」有科學根據   

  當不少婚姻都難敵「七年之癢」的魔咒,早婚族的婚姻關係七年後亮紅燈的機會似乎更大。

賀爾蒙減退 激情不再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座教授石丹理指出,「七年之癢」其實是有科學根據,因熱戀會激發人體釋放賀爾蒙,令人格外激情,但隨着賀爾蒙分泌減退,激情不再,亦令關係變得更脆弱,易亮紅燈。

  石丹理在大學校園也見過女生未畢業已結婚,多數是因女生家庭有問題,當找到合適對象,便寧願早些結婚,早些離開家庭。

  但石認為,當女方大學畢業,男方學歷較低,女方之後搵錢比丈夫更多,男方自尊心作祟下,夫婦關係可以很差。

  他認為,22至24歲早婚族面對問題相對不大,他們一般都已畢業,但最棘手的是22歲以下,「一個人20至30歲期間有很大變化,試回想自己10年前喜好和理想已經很不同,若一個東,一個西,很難天長地久。」

相關文章:
11 : 鱷不群(1248)@2010-12-14 22:53:48

10樓提及
2010-12-9 HT
Y世代奉子早婚 無錢更易「分」 夫只顧打機不湊B 少女失望離婚   

做老竇怎可以只顧打機,我做舅父也要義務湊B啦
三高 黃金 剩女 女增 難覓 鑽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936

爛賭成性 澳門輸光 日籍女經紀偷600萬鑽石還債

1 : GS(14)@2012-03-02 22:42:20

上市公司老闆應該都會的

http://www.sharpdaily.hk/article/index/4104/20120302/61755
【本報訊】尖沙嘴一家日資鑽石公司的爛賭日籍女經紀,上周到澳門輸清光欠下周身債,竟大膽到返公司,擅開夾萬偷取近600萬元鑽石到澳門典當還債。本周二她身懷10多張當票回港,由警員拘捕歸案。

涉嫌偷鑽石日本女經紀菊智子(31歲),在漆咸道南安年大廈一家鑽石公司工作,仍由警方扣查。據知她來港工作兩年,租住紅磡半島豪庭一單位。
警方已聯絡其日本籍東主助查,初步失竊鑽石包括一粒三卡重價值58萬元巨鑽及一袋約有45粒,共值逾500萬元鑽石。
過程被CCTV拍下

消息稱,涉事的鑽石公司設有夾萬房,專門存放鑽石,菊智子及其他經紀都知道開鎖密碼,但每次進出都要簽名登記,房內亦有閉路電視全日拍攝。
據知,菊智子經常到內地傾生意,但她爛賭成性,假日則到澳門豪賭,可是輸多贏少,欠下一身債。上周六,她又到澳門賭錢輸了大錢,翌日晚上趁東主不在,潛回鑽石公司開啟夾萬,偷去該粒三卡重巨鑽及該袋共有45粒,總值逾500萬元鑽石,懷疑拿鑽石到澳門典當償債。
其後幾日她如同人間蒸發,日籍東主多次致電找不着,起疑下查看影路電視,竟發現拍到菊智子上周日擅開夾萬偷鑽石的經過,立刻報警。
警員發現菊智子已出境到澳門,至本周二晚菊智子突然致電東主,稱即將由澳門回港,東主於是聯絡警方在菊智子入境時將她拘捕。警員在她身上撿獲十多張當票,其中一張以20多萬元典當的巨鑽當票,懷疑是她典當該粒三卡巨鑽的當票。她昨晚被警員押返紅磡寓所搜查。
2 : 龍生(798)@2012-03-02 23:27:44

咁搞法, 唔知追到當鋪, 會點收科呢?
3 : greatsoup38(830)@2012-03-02 23:33:13

我想私下拆掂
4 : 龍生(798)@2012-03-02 23:40:51

犯法得來的, 是賊贓, 當鋪收貨, 是接贓

但沒證據顯示當鋪知道, 故無罪, 究竟貨物何去何從呢?
5 : GS(14)@2012-03-03 22:15:12

4樓提及
犯法得來的, 是賊贓, 當鋪收貨, 是接贓

但沒證據顯示當鋪知道, 故無罪, 究竟貨物何去何從呢?


應該都是要平平地買番的啦
6 : greatsoup38(830)@2012-03-03 23:44:3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104&art_id=16122693
【本報訊】任職鑽石公司副總裁的 31歲日本籍女子谷智子,疑因沉迷賭博,估計她自去年 6月迄今,在澳門賭檯上輸掉近 2,000萬元。她為求大翻身,涉嫌盜竊公司價值 570萬元鑽石典當再搏殺,只輸剩數十元。
女疑犯於上月 29日晚由澳門返港,在尖沙嘴中港碼頭入境時被警方拘捕,警方昨已落案檢控她一項盜竊罪名,今日押解九龍城裁判法院提堂。
消息稱,警方在土佐谷智子身上搜出 34張當票及 10張鑽石認證書,警方正考慮凍結她的銀行戶口,調查她會否涉及盜用公司海外戶口的數百萬元公款。

聘用谷智子的 57歲日本籍鑽石商人昨接受記者訪問時稱:「公司聘請谷智子多年,一向都很信任她,其工作表現亦出色,不過,那天(上月 26日晚)從公司的閉路電視看到她打開夾萬偷竊的情景,令我好驚訝!」
爛賭 成性 澳門 輸光 日籍 經紀 600 鑽石 還債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8065

女懲教員涉索賄「鑽石受歡迎」

1 : GS(14)@2012-04-04 17:58:20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104&art_id=16219838
二級懲教助理吳淑怡( 36歲),被控一項訂明人員索取利益罪及三項企圖詐騙罪;懲教主任黎秀慧( 47歲),被控公職人員索取及接受利益兩項罪名。
控方開案陳詞指,內地囚犯伍巧梅( 38歲)於 09年底因洗黑錢罪成還押懲教署看管,吳於 12月 21日負責押送伍到法院判刑,其間伍將其內地男友盧國祥的手提電話號碼給吳,吳協助伍向盧轉達消息。兩日後,伍被轉送芝麻灣懲教所期間再與吳見面,伍要求吳替她將一些信件轉寄盧。

訛稱替母還款借三萬

控方指吳曾致電問盧如何酬謝她,又說「手袋和鑽石特別受女士歡迎」,盧建議送吳小暖爐,但吳卻直言要 LV手袋,吳又以電郵發一張 Bottega Veneta手袋照片予盧,並以短訊向盧索取 LV手袋、鑽石及金飾。
至 10年 1月 7日,吳去信伍訛稱祖母在澳洲中風,要求伍給她 50萬元,同月 24日又致電盧,訛稱需替母親償還信用卡貸款,要盧借她 3萬元。約兩周後,吳再去信伍索款,訛稱她需支付醫療及手術費用,但伍及盧均沒有答應吳的要求。
黎於 09年底至前年 3月間,負責監導伍在芝麻灣懲教所醫院內的清潔職務。黎被指於 10年 2月開始致電盧,稱可協助他向伍傳遞訊息,但要求盧將一份內地電梯合約判給其友人。一個月後,黎又向盧表示其宿舍電腦設備不足,向盧有所示意,盧遂給黎一部二手筆記型電腦。吳及黎於 10年 3月底被捕及停職。
懲教 員涉 索賄 鑽石 歡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8610

金融人語:鑽石夫鑽石妻

1 : GS(14)@2012-05-31 00:52:35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530/16381044
2 : GS(14)@2012-05-31 00:53:59

不過,英國《每日郵報》在09年爆料,當時屬七旬老翁、同太太有三名子女的格拉夫,原來十幾年來搭上了後生30多歲的情婦。情婦更一度在 Graff擔任格拉夫助理,09年更為格拉夫誕下私生女,知情人士透露,格拉夫一直深愛 Anne Marie,不願意與太太分開。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 ... e-standing-him.html

Billionaire diamond tycoon Laurence Graff has fathered a lovechild at the age of 71 – with a former employee 34 years his junior.

The Mail on Sunday understands that the wealthy businessman’s wife Anne Marie intends to stick by him – even though she filed for divorce earlier this year.

At the last minute, she dramatically cancelled legal proceedings, which could have led to Britain’s largest ever divorce settlement.
Josephine Daniel

The mistress: Josephine Daniel has been having an on-and-off affair with jewel tycoon, Laurence Graff, for nine years. Pictured with her pampered pooch Daisy

We can now disclose that Laurence’s mistress, brunette jeweller Josephine Daniel, 37, was pregnant at the time, and gave birth to their daughter in July.

Mr Graff, a self-made mogul worth an estimated £2.2billion, is understood to be looking after the girl financially.

One society insider said: ‘This baby has been an open secret in London society circles for months. Laurence is trying to do the honourable thing. He is very proud to be a father at his age, and he plans to look after Josephine and his daughter.’

The Graffs – who have been married for 47 years – were both at a charity event in London last week, where they were said to be relaxed in each other’s presence.

‘It might seem to be an unusual situation to many people, but it’s not unusual for a family like the Graffs to have mistresses,’ said a friend.

‘Laurence has been having an affair with Josephine on and off for nine years.

‘He and Anne Marie seem to be very much together and were very happy in one another’s company on Monday. Of course, Anne Marie is aware of the baby.’

Laurence met Josephine in 1999 in London nightclub China White, according to friends, and she subsequently worked as his assistant at the Graff store in Bond Street.

They travelled the world together – visiting New York and Monte Carlo – and Laurence fell for her. In March this year, ‘the divorce that never was’ made headlines when, moments before London’s High Court was set to issue the decree nisi, the hearing was adjourned.

The Graffs issued a statement saying: ‘Mr and Mrs Graff deny that they are, or have any intention of, getting divorced.’

At the time it was not known that Laurence had resumed his relationship with Josephine, who had become pregnant.

‘Laurence is well known for having a twinkle in his eye but he loves his wife and has no intention of ever divorcing her,’ said a source.

‘He has made no secret of his surprise, even delight, at becoming a father again. People have been congratulating him and he’s not appeared too unhappy at it all.
In fact, he smiles when asked about it.

‘He is 71 now but still keeps himself in shape and prides himself on acting and looking like a man much younger than his years.

‘He is obviously fit enough to father a child with a brunette almost half his age. The feeling among most of his male friends is, “Good for him!”

‘Obviously he will look after Josephine and the baby financially.’

Graff, who has been dubbed ‘The King of Bling’ and ‘The Lord of the Rings’, has two sons – Francois, 44, who runs the London branch of his father’s business empire, and Stephane, 43, a successful artist – as well as a daughter, 29-year-old Kristelle, all with Anne Marie, 71.

The jeweller counts Elizabeth Taylor, Donald Trump and the Sultan of Brunei among his clients and friends.

A self-made man, he left school at 14 and cleaned toilets before becoming an apprentice jeweller in London’s Hatton Garden. He is now Britain’s tenth wealthiest man and owns luxury homes in London, Switzerland, France and New York.

He has a private jet, a 150ft yacht, two sprawling vineyards in South Africa and a stake in a major South African diamond mine.

He also has a legendary art collection which includes an Andy Warhol painting of Elizabeth Taylor called ‘Red Liz’, valued at £35million.

Last December he bought the 35-carat Wittelsbach Diamond for £15million, the most ever paid for a diamond at auction.

London-born Josephine is the daughter of former 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 director Ronald Daniel, 67, and his actress wife Anjula, 64. The couple later divorced and Ronald now works as a freelance director in New York.

Inheriting her parents’ creative abilities, Josephine trained as a gemologist at Kingston University in Surrey. She was rewarded with a Fellowship to the Gemological Association 12 years ago before specialising in antique jewellery. She continued her training at Cartier before moving to Graff.

In an earlier interview with The Mail on Sunday, she revealed one of her greatest extravagances: organic pet food for her dachshund Daisy.

She admitted spending £150 on a dog car seat and another £50 for a set of steps to allow Daisy to walk up on to her bed.

A source said: ‘She’s a nice girl who would never have gone public with this because Laurence has been good to her. And she loves him. They have known each other for years. She was in awe of him and then she fell in love with him.’

Additional reporting: Keri Sutherland

Read more: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 ... .html#ixzz1wNAKP4Yx
3 : GS(14)@2012-05-31 00:57:25

查實 Graff在70年代曾經在倫敦上市,與小股東因股息問題有爭拗,幾年後 Graff以低過招股價的水位私有化公司,自此絕迹資本市場。格拉夫在2010年接受 FT訪問,曾經信誓旦旦話,唔會再把 Graff上市。
http://www.ft.com/cms/s/0/f3a24a ... .html#axzz1wNAj6Mrs
High quality global journalism requires investment. Please share this article with others using the link below, do not cut & paste the article. See our Ts&Cs and Copyright Policy for more detail. Email ftsales.support@ft.com to buy additional rights. http://www.ft.com/cms/s/0/f3a24a ... .html#ixzz1wNB2sloX

The Diamond King, as Laurence Graff is sometimes called, has a regal air. Sporting an impeccably cut navy suit and tie (made by his tailor in London, rather than his one in Milan) with matching silk handkerchief tucked into his jacket pocket, he is the picture of restrained elegance.

It is an image reinforced by his surroundings - the Mayfair headquarters of Graff Diamonds, the company he founded in the 1960s, are high-ceilinged and cream-walled, the perfect backdrop for his modern art collection, which includes Damien Hirst, Andy Warhol and Roy Lichtenstein. Disappointingly, the man also known as "The King of Bling", who has made billions over the years selling jewellery and gemstones and has five homes in different countries (his main residence is Gstaad, Switzerland), is not done up like a Christmas tree. In fact, the only gem in evidence is a tiny diamond on his watch.

Yet, beneath the refined surface are traces of the tough working-class kid he used to be. "Your personality in life doesn't really change," he grins.

On occasion, he insists, his uppermiddle-class voice slips to reveal the accent of his youth. "I was a cockney," he says.

Born a year before the second world war in the East End of London to Jewish immigrants from eastern Europe who ran a tobacconist, he says he "became street-smart very early". It sparked an interest in trade: "I saw people [in the local market] buying and selling . . . counting cash. I saw as a young boy that people could make something out of nothing."

The environment made him aware of the importance of diamonds. "Jews have always had to move. Then it was a bad time, people were paranoid. What you do if you're paranoid is put your money somewhere safe: diamonds." He describes himself now as "proud to be a Jew" but not religious.

As a child, he could not have dreamt how things would turn out. ("When you have nothing, the first £10 is a fortune. You can't imagine £1bn.") Now his personal fortune is, according to the 2009 Sunday Times Rich List, estimated to be £1.2bn ($1.9bn, €1.4bn); Graff Diamonds has more than 30 retail outlets worldwide, selling high-end jewellery and gems to the likes of Oprah Winfrey and the Beckhams. Unlike other high-end jewellers, such as Cartier, Graff Diamonds is involved at every level of the diamond business from mining (through shares in Gem Diamonds, an African miner) to cutting and polishing in offices in Antwerp, Johannesburg and New York (through his controlling stake in the South African Diamond Corporation). In 2008, the group's global turnover was $1bn.

It is hard to imagine what the young Mr Graff would have made of his trip this week to Washington for the unveiling of the Wittelsbach-Graff diamond at the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He shelled out $24.3m (almost $10m more than the expected price and the most ever paid for a diamond at auction) for the gem at Christie's in London in 2008.

Originally from India, the diamond was taken to Europe in the 17th century - in 1664, King Philip IV of Spain gave it to the Infanta Margarita Teresa to mark her engagement to Leopold I of Austria before passing in the 18th century to the Wittelsbachs, members of Bavaria's ruling house.

Mr Graff says the purchase was a savvy investment. Critics have, however, doubted the wisdom of his next step - repolishing it to eliminate the chips and improve the clarity but reducing the stone from 35.52 carats to 31. The move has been likened by purists to making the Mona Lisa prettier. The decision prompted a rare moment of self-doubt - approximately 10 minutes he says, admitting: "It was a risk." But he beams with pride contemplating the outcome: "It's a ball of fire; it's beautiful."

His drive to "hunt" for top-end diamonds and open new stores derives, he says, from his "big ego". He is unabashed. "Those who don't have an ego couldn't do what I'm doing. I am the best; I will remain the best. OK. That's ego, but it drives me."

Even as a teenager he had a swagger. After leaving school at 14, he became an apprentice at a jeweller in Hatton Garden, London's historic jewellery trade centre, before being fired three months later. He then got another job repairing rings and making small pieces of jewellery.

At the age of 17, he decided to go it alone when the business he was working for collapsed. He took his designs on the road, knocking on the doors of jewellers all over England. "I knew I could sell, I knew I could do anything, I knew I could fly," he grins. In 1962, at the age of 24, he opened Hatton Garden's first retail shop.

After years of travelling, selling his wares overseas, in 1973 he decided to establish a store in Knightsbridge. "The oil explosion in the 1970s meant all of these sheikhs were coming over with more money than they'd ever had. We didn't have time to count [their cash] and so had to weigh it," he says. Then, he recalls, the oil boom dried up. Was he disheartened? "As one door closed another opened . . . Brunei became a major country and the royal family became important customers," he explains. "Money just changes hands."

Seeing regions' economies rise and fall has given Mr Graff perspective on the recent financial meltdown, which triggered a crisis in the diamond industry, as owners closed mines rather than sold diamonds at reduced prices. "When you are in a business like diamonds, whether you sell today or tomorrow it doesn't matter. I don't mind about profits from year to year." In 2008, the most recently recorded financial year, profits from UK operations were $77m, down from $117m in 2007. He believes turnover for 2009 is down a further 20 per cent but declines to disclose earnings aside from saying, "We are in profit."

This focus on the long-term means Mr Graff would never float his company. He tried it once in the 1970s. After a few years, he bought all the shares back and took it private again. "I couldn't stand up at an annual general meeting and say 'your company'. I was doing all the work," he says.


He is confident of the outlook now diamond production has restarted and prices have increased. His eye is fixed on China, describing it as "the biggest thing for my company". He has opened one store in Shanghai, and more are planned for Beijing.

Mr Graff's energy shows no signs of abating - he plans to take the Graff brand beyond jewellery through his latest venture, Delaire wine estate in Stellenbosch, South Africa. On the question of his age, he is coy. "Old enough," is all he says. (He is 71.)

Quite why the trim and youthful Mr Graff is bashful is a mystery. Perhaps his reticence is due to the inevitable next question: when will he retire? "Never, never."

He denies his refusal to stop working is a source of frustration for his son, François, the company's managing director and next in line to run Graff Diamonds. The operation is a family concern - Laurence's brother Raymond runs the workshops and his nephew Elliott supervises production.

Family is clearly important. He was close to his mother who died at the age of 98 in 2008.

"My mum was a very lovely woman. To the last day she'd ask, 'Is everything OK? You're not doing anything wrong are you?' " And was he? "No. Not in business anyway."

That leads to the rather vexed subject which has been splashed across the tabloids: the birth of his daughter five months ago, the result of an extramarital relationship. His voice softens. "I saw my daughter yesterday; I see her whenever I can. She's supported very well. Who knows, she might become chairman of Graff Diamonds one day," he jokes.

He remains with his wife, Anne-Marie, to whom he has been married for 47 years. While we are in difficult territory, does he not worry about the origin of some of his clients' wealth? Imelda Marcos, wife of Ferdinand Marcos, the corrupt former president of the Philippines, was a valued Graff customer, for example.

He recalls spending an evening with her and the actor George Hamilton on the bed of her suite at the Waldorf Astoria in New York looking through her jewels. "There will always be rogues in the world," he says. "Who am I to judge? I'm a trader."

Crime is a subject he is all too familiar with. Last year, armed raiders stole gems worth £40m from his London New Bond Street shop in Britain's largest jewel heist. Nine people, according to Mr Graff, are awaiting trial. "It was a huge loss financially, our insurance premiums have gone up considerably. We haven't got the jewels back." Typically, the raid did little to dent his confidence. His eyes light up explaining the reason for the robbery: "[Thieves] want the best."

The CV

Born: June 1938, in the East End of London.

Education: Left school at 14.

Career: At 14, he got his first job as an apprentice ("a dogsbody") at a Schindler's workshop in Hatton Garden, the jewellery district in London. Three months later, he was sacked. He got another job where he learnt how to repair rings and make small pieces of jewellery.

At 17, he decided to go into business alone. At 24, he owned two small jewellery shops.

In 1974, he set up in Knightsbridge, selling to buyers from the Middle East, enriched by the oil boom. This brought him into contact with serious money for the first time.

Interests: Collecting modern art, skiing, travelling.
金融 人語 石夫 鑽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9639

De Beers拓內地 網銷鑽石

1 : GS(14)@2014-09-18 14:43:35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ance/20140918/news/ec_ech3.htm

【明報專訊】全球著名鑽石生產商戴比爾斯(De Beers)昨公布首份鑽石行業分析報告,指2013年全球鑽石需求創新高,達790億美元。美國冠全球鑽石市場之首,中國鑽石銷售額增長最快,2003至2013年均增長達20%,全國零售店數目2010至2013增30%。


中國鑽石銷售額增長快

集團市務部執行副總裁兼Forevermark行政總裁Stephen Lussier指中國中產階級近年不斷壯大,加之中國人鑽石佔有率大幅低於發達國家,未來市場潛力巨大。他指出,鑽石不同於一般的高檔奢侈品,通常用於生日、婚嫁及周年紀念等特定場合,所以中國目前正進行的打貪活動對鑽石銷售衝擊有限。

他亦指網絡在未來鑽石銷售上將扮演重要角色。報告指美國每六宗鑽石交易就有一宗在網上進行。在中國,有四分之一的買家會在購買前做網上研究,Stephen Lussier指未來在中國策略將側重網站開發和推廣,以吸引更多人進店購買。

料五年內鑽石供應量停滯

報告亦指出,雖然鑽石需求增加,但由於新礦探測及開採進程緩慢,加之採礦向更深遠地區發展導致成本上升,預期鑽石供應量將在未來五年進入停滯期,在2020年開始下降。

De Beers 內地 網銷 鑽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5638

海頓網上賣鑽石 稱價格廉市面6成

1 : GS(14)@2015-04-28 12:26:16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ance/20150428/news/ec_eci1.htm
【明報專訊】近年珠寶行業不斷變革,來自印度鑽石世家的 Jay Jhaveri及合伙人Ajit Vaswani 成立的網上鑽石專賣店海頓(Hattons),除主打網購概念外,包攬由數千至數百萬美元的產品,以多元化價格吸客,擬下月底在香港「試水溫」。

  海頓聯席行政總裁Jay Jhaveri介紹,海頓與本港傳統珠寶商如周大福(1929)不同,海頓並不售賣成品珠寶,僅出售有GIA認證(依據成色純度)的高品質鑽石,售價在4000美元到上百萬美元不等。不過,海頓的消費者卻不能坐等送貨上門,他們須在網上付款或支付15%押金後,自行到香港辦事處驗貨取貨,若不滿意可獲全額退款。

須到辦事處驗貨取貨

雖然鑽石價值不菲,海頓卻以價格「無人匹敵」招徠客戶,保證全行最低。Jay Jhaveri表示,由於線上交易毋須承擔實體店舖高昂開支,加之公司直接與鑽石工匠聯繫,故相同品質的鑽石可比市面零售價低30%至60%。

Jay Jhaveri稱,中國已是世界最大的鑽石消費市場,選在香港運營無論在位置或法律金融體系上均有明顯優勢。自由行效應減弱,本港珠寶業正遭遇「寒冬」,不過 Jay Jhaveri卻對此時入市信心滿滿,更稱「這是最好的時間買鑽石」。
海頓 網上 鑽石 價格 市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999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