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18.1GW新增光伏量雖大 ,但供應商將遭遇層層壓價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5587.html

昨日晚間,一份來自國家能源局的新通知令業界興奮不已。政府拋出了今年光伏發電18.1GW的建設指標,該數字不僅比2015年的17.8GW提高了1.6%,同時扶貧及領跑者計劃指標、分布式等項目都不列入計劃,因而今年指標規模實際高達20GW以上。不過甘肅及新疆、雲南等暫停新增建設等內容也出人意料。多位業內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建設數量雖大,但下半年的新能源整體行情未必會超越上半年,而受競爭拿電站指標的影響,供應商也可能會遭遇層層壓價的問題。

總量遠不止18.1GW

這份業內廣泛流傳的新文件全名為《國家能源局關於下達2016年光伏發電建設實施方案的通知》,第一財經記者尚未在國家能源局官網中查到。

新政指出,2016年下達全國新增光伏電站建設規模是18.1GW,其中普通光伏電站項目12.6GW,光伏領跑技術基地規模是5.5GW。這一總量的分配已變為“地面電站加光伏領跑者計劃”等兩部分,而在2015年時新增的17.8GW建設指標主要是指“集中式地面和分布式項目。”

需要註意的是,本輪新政中的18.1GW這一數量不含“扶貧”指標,這與去年的政策截然不同。去年河北、山西、安徽、甘肅以及青海都有部分指標用在扶貧項目上,但今年都沒有涵蓋在18.1GW中。山東地區也取消了今年的地面電站指標,全部轉向扶貧,這一舉動讓業內外大感意外。正泰集團一位高層向第一財經記者指出,山東地區不知是否還有新的動作,對於一些在當地準備大幹特幹的公司而言有很大影響。

那麽,全國今年的光伏扶貧總量預計是多少呢?光伏資深專家王淑娟就指出,2016年3月23日五部委聯合發布的《關於實施光伏發電扶貧工作的意見》中指出,在16個省的471個縣約3.5萬個建檔卡貧困村,要以整村推進方式保障200萬建檔立卡無勞動能力貧困戶(包括殘疾人)每年每戶增加收入3000元以上。以5kW/戶考慮,200萬戶的總裝機容量達到10GW;按照25kW/戶考慮則可達到50GW。考慮到扶貧的經濟效益,可能更接近50GW規模。因此,未來5年的扶貧規模在10~50GW之間,即每年的規模為2~10GW。

此外,國家能源局還規定北京、天津、上海及重慶、西藏和海南等6個地區不設建設規模上限,相比2015年的政策,可見海南也被納入到了不設限的範疇內。多位業內人士指出,上述地區不設光伏電站上限的理由各有不同,有的地方土地緊張,電站基本沒地可見,比如上海、北京等;有的則是資源稟賦不足。在重慶,每年的發電小時數約900小時,光照資源不足;西藏地區,一方面不需大量地面和分布式電站,另外土地本身條件也不好。舉個例子,地面電站對行走要求、打樁機工作仰角及安全都有一系列要求,通常坡度要小於30度,而西藏山地並不適合。另外一些西藏牧民居住分散,無電地區安裝500瓦~1千瓦的儲能光伏電站足夠一家人做飯、燒水用,整個西藏的電站建設規模可能不超過200兆瓦,除了拉薩地區之外,周邊項目並不多。

總體來看,雖然國家給出了18.1GW的建設新增指標,但加上扶貧、分布式電站等之後,今年的整體指標應遠不止18.1GW。不過正泰集團前述高層預計,今年上半年總計可能有15G瓦的數量,下半年整體市場雖不算差但未必超越今年上半年,“上半年不少公司使用的是2015年計劃指標,為了趕在630電價不降之前並網電站,光伏量就大大超出了預期。(在電價政策上,三類光伏資源區的光伏電價1元每千瓦時、0.95元每千瓦時、0.9元每千瓦時將在2016年6月30日之後繼續向下調整。)而下半年,國家不太可能突然對電價一刀切,而是會選擇明年某個時段繼續下調,所以企業也不會一窩蜂地將項目建在下半年,可能會延期。”

他預測,下半年可能總的建設規模在10G瓦上下,最為受益的企業將是光伏電池組件、矽片及多晶矽等制造端公司。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A股制造類上市公司就包括正泰電器(601877.SH)、協鑫集成(002506.SH)、中來股份(300393.SZ)、陽光電源(300274.SZ),H股及美股則有保利協鑫(03800.HK)、晶澳太陽能(JASO.NSDQ)、晶科能源(JKS.NYSE)等。

多地區暫停指標

由於限電嚴重,部分地區在新一輪指標的獲取上處於劣勢地位。這份通知指出,對不具備新建光伏電站市場條件的甘肅、新疆、雲南等地停止或暫緩下達2016年的新增光伏電站建設規模(光伏扶貧除外)。多位業內人士判斷,政府暫停指標發放之後,這三個地區的限電將會有所緩解。前述正泰集團高層就表示,以甘肅為例,一季度甘肅當地因采暖等原因限電很厲害,二季度當地電網等部門采取了一些措施,限電已經緩和了一些,光伏上網由此暫時順利。

據國家能源局消息,2016年第一季度,全國棄光限電約19億千瓦時,主要發生在甘肅、新疆和寧夏,其中,甘肅棄光限電8.4億千瓦時,棄光率39%;新疆(含兵團)棄光限電7.6億千瓦時,棄光率52%;寧夏棄光限電2.1億千瓦時,棄光率20%。

2014年10月,《國家能源局關於進一步加強光伏電站建設與運行管理工作的通知》中就明確,對棄光限電較嚴重的地區,暫停下達該地區下年度新增建設規模指標。而本次新政也是國家能源局首次使用了這一“禁令”,暫停了三個地區的新增指標。

全民光伏COO劉楊也表示,以具體地區為觀察對象還可發現,“內蒙、福建、江西及湖南等地的普通電站指標有所降低,一是2015年度給的指標完成度不足,二是部分地區並網量激增導致電力消納和送出壓力過大,不宜大量上馬。”

競爭加劇

此次政策中還寫到,鼓勵各地發改委建立招標、優選等競爭性方式配置光伏電站項目的機制,促進光伏發電技術進步和上網電價的下降。而光伏領跑技術基地也應采取招標、優選等競爭性比價方式配置項目,而且也將電價作為競爭條件。

“從國家角度看,為推動上網電價的下調,這一做法可取,不過也會加劇企業之間的角逐。”一位國有大型光伏生產商告訴記者,一些公司為了搶奪指標將會拋出較低的電價參與競標,隨後層層壓價至供應商,這樣一來供應商的實際價格可能會跳水。目前供應商的利潤率都不算太高,因而盡管下半年市場還會保持熱度,但賺錢效應不是依靠技術提升和優質產品帶動,而是只能靠供應商的規模化優勢體現出來。

前述正泰集團管理層也表示,政策中的一句話很關鍵,“顯著推動上網電價下降的地區,其當年建設規模可直接按照上網電價的平均降幅2倍予以調增,”這也表明假設一個地區電價是1元每千瓦時,若因競爭使電價降至0.9元每千瓦時,降幅為10%,那麽當地電站指標可從1G瓦提高至1.2G瓦,提高幅度還是挺大的。

 

 

18.1 GW 新增 光伏 量雖 雖大 供應商 供應 遭遇 層層 壓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927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