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齊星集團欠債上百億,山東鄒平再臨區域金融風險

曾經作為山東省濱州市鄒平縣支柱企業之一的齊星集團,如今已基本全面停產,其背負的上百億元債務也使得鄒平縣再次面臨區域性金融風險。

第一財經記者從相關渠道獲悉,27日,關於齊星集團的債務問題,鄒平方面召開債權人會議,起草了《齊星集團有限公司銀行業債委會合作公約》(下稱“公約”)。從“公約”顯示的數據看,僅銀行業方面齊星集團的債務就超過70億元。

這個“公約”包含36個債權方。對齊星集團的信貸規模在3億元以上,有中國銀行濱州市分行、國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包商銀行北京分行、民生銀行濟南分行、農業銀行鄒平支行、廣發銀行濟南分行、建設銀行鄒平支行、恒豐銀行濱州分行、工商銀行鄒平支行。超過1億元規模的銀行業機構有24家。

不過,上述“公約”還有待債權方簽署,經過各方簽署之後就會生效。

這其中,國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是最大的“債主”。“公約”顯示,“國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敞口7.3億元,占比10.20%。”按照這個比例計算,齊星集團在銀行業形成的債務超過70億元。

有知情人士告訴第一財經,這還不是齊星集團債務的總量。除了銀行業之外,還有很多社會欠債,這個數字大概在40億元左右。

3月15日,齊星集團下屬公司鄒平鋁業有限公司下發停產通告稱暫停鋁業生產半年,而鋁業正是該集團的主要業務之一。

這個“公約”把中國銀行濱州市分行提名為債委會主任行,中國農業銀行鄒平支行為副主任行。中國銀行濱州分行的敞口信貸規模是5.2億元,占比7.27%;農業銀行的敞口信貸是4.465億元,占比6.24%。

“公約”約定:在齊星集團重組方案作出之前,各成員行不得擅自退出或者減少本行的授信份額,在重組方案作出後,未經本委員會同意,各成員銀行不得擅自退出、減少份額和降低利率。如果本委員會認為重組方案不足以保護成員單位的利益,各成員單位對於退出或者減少授信額度應同意行動,保持一致。嚴禁擅自或者不按委員會行程的決議行動。

根據齊星集團官方的介紹,齊星集團有限公司是一家以鋁產品深加工為主業,並涉及鐵塔、新材料、金融、地產等領域的大型民營企業。集團控股的山東齊星鐵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於2010年2月10日在深交所成功掛牌上市(股票簡稱“齊星鐵塔”,股票代碼 002359.SZ)。

不過,齊星鐵塔目前與齊星集團已經基本上“沒有關系”。根據齊星鐵塔的公告:公司原控股股東齊星集團與龍躍投資於2014年12月15日簽署了《齊星集團有限公司與晉中龍躍投資咨詢服務有限公司關於山東齊星鐵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協議》,約定齊星集團持有的公司78754674股股份轉讓給龍躍投資。

現在,龍躍持有齊星鐵塔31.87%的股權,齊星集團僅持有3.07%的股權。

關於齊星集團陷入困境的情況,在鄒平已經是一件公開的事情。3月15日,齊星集團下屬公司鄒平鋁業有限公司下發停產通告稱,因集團公司目前總的流動資產不足以支撐所有下屬公司全部運行,現要求公司被迫暫停鋁業生產半年,而鋁業正是齊星集團的主要業務之一。

28日,第一財經記者對齊星集團正在面臨的資金以及貸款問題向齊星集團了解情況,齊星人士表示,“對上述情況並不了解,也不知道哪個部門負責此事。”

在2014年前後,鄒平也曾經面臨過金融“地震”,“震源”是鄒平的長星集團。當時債務規模約為50億元以上。

長星集團是鄒平縣長山鎮的代表企業,旗下核心企業包括山東群星紙業有限公司、山東長星風電科技有限公司等,分屬風電、造紙、建材等。

不過,就目前來看,長星集團與齊星集團的情況還不一樣,齊星的情況為更複雜一些。知情人士告訴第一財經,長星集團的債務比較明晰,基本都是銀行等金融機構的債務,擔保方面比較少,或者在事發前已經處理掉了。齊星則不同,在其債務鏈中,不但有多家擔保企業,還有社會融資。所謂的社會融資,其實在很大程度上是“高利貸”。擔保企業的信用,包含企業發債,也會受到來自齊星集團方面的負面影響。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已經有金融機構對齊星集團提起了訴訟。

齊星 集團 欠債 上百 百億 山東 鄒平 再臨 區域 金融 風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330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