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忘掉中國,那裡其實是紐約

2011-1-10  TCW




新年假期,好友收拾細軟,飛往香港。

迎接她的,是一個競爭激烈的國際職場,薪水近台灣的兩倍,房租是台北的四倍。在台灣工作十餘年,想到要住進鴿子籠般的住宅,面對功利的社會文化,若非「未來的成長空間大」,她是絕不會捨得台北民生社區的生活。

有趣的是,她的朋友們最近都不約而同的,在香港聚首了。

這群三十多歲的中階經理人,之前因金融海嘯被外商裁員,苦等一年多,最近才盼到春天。獵人頭公司陸續捎來春意,職缺一個個開出,只是,這些職缺不在台灣,而在鄰近中國的香港。

另一位朋友,則是駐在香港的外資分析師,因為中國市場的火紅,總部要擴大香港編制,他於是回台灣招兵買馬。這位出身三重的台灣囝仔,到美國讀書、就業,移居香港,二十年後重回台灣,一看到台灣的薪資,還停留在他離開台灣前的水準,不禁搖頭嘆息,這麼好用的人怎麼這麼便宜?

這兩個例子都在香港,然而,卻是未來台灣白領機會的溫度計。

今年中國啟動「十二五規畫」,五年內基本工資將成長一倍(複利計算),這股加薪浪潮,對企業、對個人,都將產生結構性的變化。

中國人加薪,越來越多人富起來後,帶動內需,是台商進軍當地市場的良機,但另方面,對岸誘人的薪水,好人才是否會被挖角?讓企業主如臨大敵。

就個人來說,對岸需才孔急,相對於其他國籍人士,台灣人好溝通、有紀律、懂彈性,都是競爭優勢。如果你有能力,薪水自然能三級跳。就算不去中國,光留在台灣,都可能因為兩岸人才市場的流通,薪資將向上看齊。在中國,一級城市的高階主管薪水,早就倍數於台灣經理人。

然而,這是全面利多嗎?當然不是,兩岸往來越密切,代表的是台灣將更徹底的全球化,M型社會將更明顯,不管是房價、收入、與機會,都是如此,中間的位置越來越少,高低兩頭的差距將越來越大。

因此,上海其實不是上海,中國也不是中國,那裡,其實是紐約,是全球,是國際好手雲集的一級戰區,機會多,風險更大。唯有徹底忘掉中國,才能真的在那裡打勝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