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我在現場】下一站「天王」? 《聲動亞洲》「造星」鏈

http://www.infzm.com/content/81179

「我們可以打造出音樂界的下一站『天王』、『天后』。」東方衛視副總監徐曉豔說。

2012年9月7日,《聲動亞洲》將舞台從上海搬到了新加坡——與新加坡最大的付費電視運營商星和(StarHub)集團的合作即將展開。10月8日起,「聲動」將於每週一晚八點在新加坡付費頻道星和都會台播出,日本、韓國、泰國、馬來西亞等國也將隨之播出。

包括《中國好聲音》、《聲動亞洲》在內,2012年暑期,全國衛視共有十檔音樂選秀類節目。在徐曉豔看來,《聲動亞洲》「造星」的底氣,是SMG完整的娛樂產業鏈。

SMG旗下的娛樂子公司覆蓋了演藝、體育、傳媒娛樂投資等方方面面。亞洲聯創公司負責「現場娛樂」;上騰娛樂則是演藝經紀公司,從東方衛視真人秀節 目《我型我秀》走出來的不少歌手,後來都成為這家公司的簽約藝人;尚世影業主打電影、電視劇的投資製作,包括電視劇《浮沉》、《杜拉拉升職記2》,電影 《龍門飛甲》等。

「聲動」的核心動作是:紅白鍵按鍵。參賽選手兩兩PK,分別代表紅白兩種顏色,評委喜歡誰的聲音,就按下哪個鍵。

「聲動」「最戲劇性」的一幕出現在2012年7月26日中國區16強的比賽中。評委孫楠組的選手郭一凡和評委高曉松組的選手鄧寧爭奪16強中的一席,兩人中必須有一人離開。

一曲唱完,場上三位評委張宇、李克勤、黃舒駿按鍵決定誰去誰留。關鍵時刻,張宇摁了紅鍵——紅鍵代表鄧寧,意味著郭一凡將被淘汰。

孫楠不干了:「這太不公平了,憑什麼?早知道這樣,我就不來做這個評委了!」

孫楠第一次擔任音樂真人秀節目的評委,因為郭一凡的落選,他忿然起身,幾欲離開節目現場。在主持人林海的一再勸說下,才又回到評委席落座。

「這不是事先設計的,我們鼓勵孫楠最率性的表達。」「聲動」總導演王磊卿告訴南方週末記者,讓評委講老百姓聽得懂的歌唱知識,是他認為非常重要的原則,「我聽了譚詠麟幾句評點之後,知道我去卡拉OK廳唱歌的時候,我該怎麼唱歌了。」

爭執播出後,「聲動」一向平緩的收視線「蹭」地出現了較為大幅的波動,直接帶動了後幾場的收視,直到8月30日晚中國區總決賽達到高潮。

「聲動」的參照物是歐洲廣播聯盟自1956年舉辦的「歐洲歌唱大賽」,每年彙集歐洲43個國家的專業歌手參賽,做兩場直播,再進行全民投票,產生一個年度總冠軍,是歐洲「規模最大、影響力最廣、商業運作最成功的文藝活動」。

但王磊卿覺得這個模式沒法照搬來中國:「全民投票機制我們不能有,其次,四十多個國家連續兩場比賽就比完了,是比較傳統的晚會,對中國觀眾來說,他們對選手沒有寄予度,沒有命運感,也就沒有收視黏附度。」

節目組決定採用評委投票機制代替全民投票,兩場比賽則換成了二十多場比賽,每週兩場。每場「短兵相接」,選手兩兩PK,PK後馬上產生結果,「每過十幾分鐘就有一個懸念」。

「聲動」的選手都是有「背景」的。「我們的來源不是草根,也不是偽草根,我們是跟經紀公司、唱片公司合作,選手大部分是初出茅廬的准專業歌手。」徐曉豔說。

「聲動」最後誕生的總冠軍,SMG有可能會出資為其打造一張全亞洲發行的專輯。比賽還在進行中,一些選手已經接到了為影視劇演唱主題曲的邀請。對於已經簽約的選手,這裡也還是有電視劇、演出等娛樂資源支撐,「聲動」吸引更多的是「圈內人」。


我在 現場 下一 一站 天王 聲動 亞洲 造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7775

【模式】韓國最大經紀公司SM造星運作機制分析

http://new.iheima.com/detail/2014/0321/59730.html

1998年,S.M.公司把旗下的HOT、SES介紹到中國、日本,掀起了亞洲「韓流」熱潮。2000年4月,S.M.公司登記註冊了KOSDAQ,發行股票,成為韓國第一個娛樂文化股份公司。2001年,S.M.培養的寶兒又在日本躋身最受歡迎的歌手行列。2002年12月,S.M.公司與日本的FANDANGO JAPAN(YOSHIMOTO集團和KDDI的合資公司)、YOSHIMOTO集團以及AVEX共同創立了網絡娛樂公司---FANDANGO KOREA,在網絡與移動通信迅速發展的時代,將主要負責為大眾開發數字信息資源。今年為了方便進入中國市場,在中國設立了分公司,與2001年成立的S.M.日本分公司一起,共同構建亞洲地區的娛樂網絡。S.M.公司不懈努力,把世界知名的美國時代華納、迪斯尼等娛樂集團,作為自己未來的目標,希望成為亞洲地區最強的娛樂集團。

S.M.公司下設部門:發覺「未來之星」的選秀部;訓練新人的「Starlight Academy」培訓部;把握市場走向、體現歌手風格、營造逼真視覺感的唱片生產部;進行錄音和後期製作的唱片製作部(A&R);進行宣傳銷售的市場營銷部;聯繫媒體對歌手進行推廣的宣傳部;以及發掘歌手的潛在價值、企劃廣告演唱會的代理部。其實韓國的娛樂公司不下數十家,其中包括JYP Entertainment、DSP Entertainment、Laful Entertainment、DR Music、Music Factory、Good Media和C.I Media等,之所以SM能在諸多強勁對手中獨佔鰲頭,還是憑藉公司領導層的獨具慧眼和完整專業的運作體系,才創造出HOT、安七炫(KANGTA),神話,寶兒(BOA),文熙俊 ,S.E.S , FlytotheSky,Trax,東方神起! ,天上智喜這些享譽亞洲歌壇的著名歌手。

第一步:選秀&培訓(選秀部、培訓部)

在90年代初的時候,S.M.公司還是把這兩個環節分得十分清楚。在HOT組建時,金京旭代理走遍全國的高中,搜索所謂的「有才氣」 的人才,從而吸收了KANGTA,文熙俊,李在元。李秀滿理事選擇了在美國的TONYAN,張佑赫則是在舞蹈大賽中的出色表現而引人矚目。到組建紅遍亞洲的神話時,公司開始建立選秀機制。96年公司通過美國選秀挑中了之前就曾跟HOT一起訓練過的andy,主唱申彗星以及曾獲美國舞蹈大賽冠軍的eric,在韓國本土選秀中挑中了金東萬,而李玟宇則因自組樂團並且獲得過韓國舞蹈大賽冠軍而受到S.M.公司的青睞,junjin因有著很好的藝人天賦被KANG TA推薦給SM公司。通過一系列的選秀,在97年初步確定了公司想要培養的人。隨後才開始魔鬼訓練,而且人員不會變動。但是隨著韓國青少年明星慾望的增長,湧現出了越來越多有潛質的孩子,這也意味著競爭愈加激烈,於是,S.M.公司漸漸把這選秀和培訓合為一步。通過選秀進入公司並不代表成為藝人,而此時也並沒有與公司簽約,在進一步的培訓中,公司還會淘汰一些人。目前,公司每年要舉行兩次大規模的選拔大賽,每星期要舉行一次內部選拔會。以04年剛剛組建今年就紅遍亞洲的男生組合「東方神起」來說,其5個成員全部是通過S.M.的新人選拔訓練機構被挖掘和培養出來的。起初,他們分別在5個不同的組合中擔任隊長,通過不斷地培訓與選拔,才得以形成現在的夢幻組合——「東方神起」。

在這一步驟中有幾個特點凸現出來。

首先,明星低齡化。偶像低齡化已成為全球的普遍現象。從行業利潤上說,低齡出道可以為公司多演幾年多賺錢,而且識才越早,包裝的成本越低,可塑性強,利於公司培訓;從行業特色上分析,娛樂業是年輕人的行業,只有年輕的才是新鮮的奪目的。比如1997年,SM公司擬定了一個戰略——培養一位能代表亞洲的大牌明星。因為從韓國狀況來看,進軍海外市場還是女孩方面有更多便利條件,所以當時在韓國被千挑萬選出的未來明星就是寶兒(BoA)。當年她只有11歲,面試時才小學5年級,但她所展現的歌舞,證明她已具備了明星才質。當時試唱的三四首歌曲都是S.E.S的經典,舞蹈也是當時最時興的hip -hop人氣舞步。她的出色表演讓在場的評論員讚不絕口,在唱片公司的強烈要求下,父母只好同意。而從面試合格時起,寶兒就開始接受了專門的訓練。而最近推出的韓國新星,大多是18、19歲,可想其出道年齡得有多小。

雖然明星低齡化已成為一個成名必要條件,並不是沒有缺點。由於成名太早,年紀太小,過早地戴上皇冠,雖有這些偶像歌手們為此付出了本應純真的花季和健康成長的環境,這是一筆難以挽回的青春預支。但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有了名利就必然會失去一些東西,這就是這個行業的特點。

第二,嚴格訓練。

這是孩子們成名必須經過的階段。

韓國的任何一個娛樂公司在製造偶像時,不僅要求藝人具備成為偶像的天分,同時還要求藝人接受嚴格的後期訓練。在SM公司更是如此。拿引起中國「韓流」的HOT來說,在出首張專輯之前,每天12-16小時的超強度訓練就使張佑赫落下了一跳舞肩膀就痛的毛病,有時大家會累得倒在地板上起不來。今年迅速走紅的「東方神起」的訓練過程,幾乎是地獄式的,其中的團員細亞更是受訓超過七年才讓他站在幕前。有時,這五個十六、七歲的小夥子餓著肚子從下午練歌一直練到晚上11點多,當他們認為唱得差不多時就去唱給公司的負責人聽,但是負責人聽後還是不滿意,5個男孩就繼續練,而公司所有相關人員也全都陪著他們。當初HOT就是每天12小時學舞蹈與唱歌。他們在練習中必須捆著大腿內側跳舞,這是為了讓他們正確地熟記動作。此外,為了積累舞台經驗,讓他們成為當時歌手劉榮稹(現SM理事)的伴舞。不僅在歌舞方面公司對他們嚴格訓練,還在語言表達,表情等方面訓練,使他們不論何時何地只要有攝影機拍攝都能從容的說話。他們這樣度過兩年後才於96年在韓國出道,2000年在中國初次表演,引發「韓流」。而對於面向亞洲的明星培養方面,除了這些之外還要訓練語言。

第三,大量組合出擊。

組合是經紀公司最喜歡也最擅長製造的娛樂產物。S.M.公司就曾成功推出多個組合,如HOT、SES、神話、東方神起、天上智喜,以及經過3-4年選拔淘汰最新推出的12人組合super junior。之所以推出組合,是因為組合能夠攜幾個人的合力滿足「蘿蔔白菜各有所愛」的需求,確保公司投資不全部沉沒。同時成軍後公司可以根據組合中的人氣確定出下一步重點推出的巨星。所以韓國組合合的快分的也快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而且當初組成組合是由公司決定統一配置,解散也是公司的決定,很多時候並不是組合成員決定的了的。神話就因為成員去留問題與S.M.公司意見不和才集體跳到GOOD去。這還算好的,當初HOT是胳膊擰不過大腿,被公司強行拆散。由此可見,組合是韓國娛樂界的一個常用策略,作為市場的試金石。

第四,足夠的重視。雖然訓練十分嚴格艱苦,但是公司對新人的重視程度還是相當高的。在資金方面,S.M.公司不惜花大量金錢對藝人進行全方位的培訓。在人力方面,公司會配備最出色的老師、詞曲作者,歌謠界元老級的人物對新人進行指點。比如為了讓寶兒成為十全十美的實力派歌手,S.M.公司邀請了很多位藝術專家做她的專署老師。擔當寶兒舞蹈指導的是日本首屈一指的作美和數。此外,她的出道專輯也請到了韓國著名作曲家劉榮鎮、金興錫、姜原象和方詩旭等通力相助。

第二步:製作(唱片生產、製作部)

從造星機制中產生出的韓國藝人一般是沒有多少個人自由,由於很小就接受公司培訓,他們的演唱風格根據個人特點在培訓的時候就已確定下來,不太能根據個人喜好更改。尤其在剛出道時,就算十分有創作天賦,也不會發佈歌手自己創作的作品。每首歌,每個造型都是公司根據發展目標精心打造。

製作精良,融入多種流行元素。S.M.公司從一開始就致力於製作適合整個亞洲市場、符合亞洲年輕人追求的音樂。在包裝和推廣藝人之前,公司通常會不惜花費時間仔細分析當地基本文化、音樂等各種流行元素,把它們融入到韓國藝人中,從而最大程度的規避風險。這裡我想從反面證明。04年中國某音樂公司發行了一張《2004國語最強原唱大合輯》,其中13首華語人氣歌曲的韓版原唱終於在國內浮出水面。粗略算來,近些年竟有80多位名聲在外的華人歌手翻唱了百餘首韓國歌曲。其中不乏我們耳熟能詳的大明星,鄭秀文,張學友,莫文蔚,劉德華,謝霆鋒,黎明,趙傳,張惠妹,徐志安,SHE等一大批天皇天后都與韓樂有過親密接觸。回顧中國港台歌手,「新人+翻唱韓國音樂=必然走紅」似乎已經成為一條不敗的規律。而內地人更偏重原創,只有孫楠、孫悅、那英和陳琳等為數不多的幾位歌手有過翻唱經歷。由此可見,韓國流行音樂在製作上已屬上層之作。

融入當地元素。如果公司決定讓某藝人進入亞洲市場,首先是訓練語言。例如,S.M.公司旗下藝人在上海開演唱會時,「東方神起」和「天上智喜」的成員們均用中文向觀眾問好,並介紹自己。其次就是用推出當地語言的歌。可以是原來韓語版歌曲的重新翻唱,也可以重新作詞作曲,推出適合當地的新歌。比如為了進軍中國市場,神話、寶兒都曾推出過中文歌曲。對此,我們不得不佩服韓國人準備工作的細緻與充分。

第三步:營銷(市場營銷部、宣傳部)

我把所有關於包裝宣傳的工作都歸為營銷。其實在整個造星機制中,明星的製造過程就與普通產品從選料、加工、成品、檢驗合格到營銷、交易、確立品牌效應的過程完全一致。而營銷應該是整個造星過程中的重中之重。S.M.公司在這藝人的商業推廣上也是奇招百出。

一、確定目標消費者。

這一過程包括三個步驟:市場細分,目標市場選擇以及市場定位。市場細分是將市場分為具有不同需要、特徵及行為,因而需要不同產品或營銷組合的不同購買者群體的過程。細分之後,公司會進行目標市場的選擇。當市場選定時,公司還必須決定在這些目標市場中要取得什麼樣的地位。市場定位是指為使產品在目標消費者心目中相對於競爭產品而言佔據清晰、特別和理想的位置而進行的安排。在這方面韓國娛樂公司做得非常到位。S.M.公司在推出每一位新人之前,都會制定詳細的計劃,比如對於寶兒的出道,公司是打算讓她進軍海外市場,先是在韓國本土市場站住腳,隨後大舉進攻日本市場,目前看來也取得了驕人成績,接下來寶兒將要攻入中國市場,可以從她開始出中文歌看出。而安七炫(KANGTA)自從HOT解散後就主攻中國市場,由於之前HOT在中國已有了相當大的知名度,所以安七炫(KANGTA)進入中國市場的腳步十分順利,今年也在中國開了個人演唱會。當公司選定了目標市場,進行了市場定位後,就會通過培訓等多種手段增加或改善藝人某方面的能力,以適應這個定位。比如學習語言等。

而我國在這一步上基本空缺,大多數娛樂公司並沒有制定很詳細的計劃,多是跟著感覺走。所以導致其包裝藝人時有更多的盲目性,增加了投資失敗的風險。

二、設計營銷組合。

為了在目標市場製造它想要的反應而採用的一組可控制的戰術營銷手段。經典理論提出了4個變量,即4P理論:產品、定價、分銷、促銷。

先來說產品這方面。娛樂業的產品跟電視等媒介產品一樣具有特殊性。首先藝人是娛樂公司的產品,其次藝人的唱片也是公司產品。而唱片的銷售依賴於藝人本身。所以,藝人是第一重要的產品。首先質量是第一位的,通過嚴格的培訓這一問題可以得到很好的解決。最好的例證是在韓國的各種娛樂節目中藝人都能即興唱歌或者即興改編。其水平可見一斑。其次,針對這一產品,公司需要設計不同路線,對其進行包裝。針對前面提到的目標市場,根據市場定位設計每位藝人的路線,突出特點以區別於其它產品。所以很多形容詞都成為藝人的代名詞。比如性感是李孝麗的代名詞,由於她的成功,現在很多女藝人都開始走性感路線,而大部分是公司所決定。前幾年可愛是S.M.公司旗下dana的代名詞,因為dana出道時只有15歲,但是這一策略並沒有獲得很大成功。因此,S.M.公司公司馬上轉換策略,把dana編入去年推出的女子四人組「天上智喜」中,這也開了出道時為獨立歌手而後加盟組合的先河。從目前的成績來看,S.M.公司的這一策略還是正確的。在設計好路線後,就要對其外貌穿著精雕細琢。如果地位在偶像歌手,則對外貌要求很高。比如男生沒有180釐米以上的身高一律免談,女生身材不過硬的全部PASE,鼻子不夠挺,眼睛不夠大,臉部輪廓不夠好的不予考慮。而那些已經出道的歌手為了使自己更完美,也不停得在臉上動刀子。當然並不是說現在韓國沒有長相稍差而具有超強實力的歌手,YGfamily娛樂公司旗下就擁有很多這類實力派唱將,他們在本土的行情也十分好,但是並沒有在海外市場有所作為。除了外貌外,韓星的衣著髮型也十分考究,公司花大價錢對其進行包裝,有專門的服裝顧問,對於出道久一些的前輩,都擁有自己的美容室,專門負責美容和髮型。因此,韓星經常引領時尚潮流,是青少年模仿的對象。從這方面引起注意,也增加了藝人的知名程度。在我國的「韓流」中,衣著髮型方面佔有大的比例。

對於第二產品——唱片。包裝就在於編曲以及唱片的封面海報,附帶內容等等。為了進一步發掘潛在產品,SM每逢寒、暑兩季都會發行一張合輯,合輯中公司全體藝人共同演唱的主打曲及MV,都成了歌迷們在寒、暑假期間最期待音樂作品。MV中,藝人們快樂地打鬧、玩耍,展現出一幅其樂融融的「SM全家福」。

定價方面。

還是分成兩部分。首先是藝人。這完全體現在藝人的身價上,就是簽約公司時的價格。一般藝人的身價決定於自己在市場上的知名度,但是這個知名度具有事後性,所以公司在簽約時佔據有利位置,所以大多數是不平等的。為了防止藝人走紅就跳槽,一直以來SM公司和所屬演員簽定合同時都明確規定,若是演員違反合約必須交納違約金和賠償金,而且該規定被韓國娛樂圈內普遍接受。其他公司也採用這個規定或類似的規定。但是SM公司的違約金和賠償金數額龐大。甚至高出通常規定的3-5倍之多。所以給所屬演員帶來了很大的壓力,在簽約期間跳槽幾乎是不可能的。其次是唱片。唱片是普通商品,所以其定價按一般方法進行。對於唱片收益分成方面,值得提一下,普通的韓國歌手賣出一張唱片可得100韓元,但組合就需要平分,因此HOT當年賣出一張每人只得20韓元(人民幣0.16元 )再減到扣到的版稅官稅,只剩下七韓元(人民幣五分錢)。可以看出在韓國藝人掙錢還是不太容易的,還要受到所屬公司的「剝削」。當然之前公司的投資也是巨大的。

分銷方面。這主要是針對藝人的產出品而言。例如賣唱片的渠道,如何鋪貨,在網絡上的渠道如何。在各大唱片銷售商店上貨,並根據回扣,讓此商店把唱片放到醒目位置,張貼海報等。一般而言對於S.M.這樣的大公司,都已形成了自己的唱片銷售渠道,定期上貨。隨著網絡的大力發展,網絡mp3下載也成為一個新的盈利增長點,因此網絡成為各大唱片公司的新渠道,新戰場。S.M.公司也意識到了,於2002年和日本的FANDANGO JAPAN、YOSHIMOTO集團以及AVEX共同創立了網絡娛樂公司---FANDANGO KOREA,在網絡競爭中搶佔先機。

促銷方面。

對於公司而言,不僅要創造優質的商品,還應當把產品的優點告訴顧客,認真地在顧客心目中樹立起該品牌的形象。要做到這一點,必須巧妙的運用廣告,銷售促進和公共關係這些大眾傳播手段。也就是我們傳統意義上的宣傳。

方式一:廣告。

參加電台電視台(主要是韓國三大電視台KBS、MBC、SBS)各種節目,增加曝光率。藝人走紅的主要途徑就是在娛樂媒體上曝光,包括打進排行榜。由電視台控制的榜提供了一種衡量組合是否流行的可見的準繩。而多上電視,新歌才能躋身這些榜單中。有些人認為這些榜單是有利於那些經常在電視上露面的歌手CD的銷售量和歌迷的投票只佔少部分韓國的榜單。這一切都顯示上電視比做其他任何事情都更重要。最重要的是能出現在韓國3大電視公司MBC、KBS、SBS的20個甚至更多的電視節目中,有時只是在幾大電視台播放歌手的MTV。這裡的節目主要包括這麼兩種。首先是歌謠節目。據調查結果顯示,S.M娛樂、YG、I-STAR、國際音樂、IVY音樂SIDUS等前10家企劃公司所屬歌手在KBS《音樂bank》、SBS《人氣歌謠》、MBC《音樂營地》等歌謠節目中出演次數就超過了全體歌手出演次數的40%。其中又以S.M公司所屬歌手出演次數最多。其次是娛樂節目。現在比較有名的是《情書》、《X-MAN》、《Happy Together》、《夜心萬萬》、《萬元的幸福》、《女傑》、MBC電視台的情景系列劇、《NonStop》SBS的反轉劇等等。明星參加電視台的娛樂節目可以達到雙贏的局面。一方面,藝人通過節目提高了知名度,宣傳了唱片。韓國的娛樂節目作的相當成熟,明星也相當配合,自然的狀態讓大眾可以進一步瞭解明星的性格,人品,特長等方方面面。我就是因為看到了韓國娛樂節目才知道了韓國歌手,並對他們產生了興趣。另一方面,電視台通過藝人的知名度來提高收視率。由於明星的出演,FANS們必然每期都看,所以用這種方式可以鎖定觀眾群。電視台能夠和藝人這樣全面的合作,而最根本的是他們都有營銷理念,明白現在觀眾或者說歌迷是他們生存的根本。因此,不管在節目設置上還是明星的配合上都很注重從觀眾的角度出發考慮。通過合作的方式,雙方都可以達到各自目的。當然在雙方的利益驅使下,行賄是在所難免的。因為向那些高收視率或者高收聽率的電視和廣播節目進行賄賂,可以讓那些無名的天才獲得更多成長為超級明星的機會。事實上,隨著競爭的加劇,基本上20位新人中只有一位能成功上位,公司為維護投資不致浪費,花錢買曝光率已變成必需。在行賄的同時,大的娛樂公司亦逐漸掌控電台的節目。當初HOT解散後,S.M.公司就曾封殺另外三名隊員,並警告電視台等傳媒,如果敢讓JTL出現,自己公司的歌手就絕對不會來相關電視台。除了傳統媒體外,對新媒體的關注越來越多。各個娛樂公司在網絡上都加大了藝人的宣傳力度。幾乎每個明星都有自己的個人主頁,在這裡不僅有最新的官方消息,而且還有藝人自己的留言,可以通過網絡與大家進行互動交流。此外還要把一些新歌放到網上,進一步擴大宣傳的範圍。

方式二:銷售促進。

現場簽售是一個特別好的例子。能夠與明星親密接觸,得到明星的簽名,對歌迷來說無異於商場打五折,其誘惑力是十分大的。此外,在唱片中附贈藝人的寫真也是一個常用的促銷方式。精心打造的限量版唱片對忠誠的歌迷而言也是一個極大的誘惑。往往在限量版中都會有些從未發佈或者更加隱私的東西來滿足歌迷的慾望。

方式三:公共關係。

可以通過公益活動、特別活動來實現目標,但最主要的是利用好新聞。前兩個比較容易理解,一般來說出新專輯的的時候會有專輯發佈會,年末會有歌迷見面會,生日時也會舉辦小型的生日派對,有時是和歌迷一起的。通過一些慈善義演或者捐助等義舉可以樹立良好形象,留下好的口碑。國內目前這兩種公關形式都沒有很好的開展起來。歌迷見面會十分隨機,而義舉則完全依靠藝人的覺悟。顯然是沒有意識到他們的重要性。公共關係中最有力的工具就是新聞。不僅要利用好現有新聞,必要時還需製造新聞。這裡不是說要造假新聞,而是通過行動引起觀注,從而達到製造新聞的目的。比如傳緋聞,就某事進行炒作。在這點上就要對網絡無比重視,因為網絡新聞的更新速度最快,目前許多消息都是網絡最先爆出來。

方式四:參加各種獎項的評選。

這一方式是這一行業所獨有的促銷方式。首先,權威獎項對歌手來說是實力的充分肯定,通過這些將項可以讓觀眾的關注度增加,確保人氣。各個娛樂公司也對此十分重視,其中也不乏黑幕。2002年幾乎每個人都知道神話又將奪得大獎,連BoA都知道。但在那天,SM公司對M'net和Seoul awards表示:不要把這個獎頒給神話,給在海外發展的BOA,以免BOA本地的人氣下滑,所以最後的贏家變成了BoA。

與韓星這樣複雜多樣的商業推廣相比,我們本土明星就顯得清閒很多。一方面國內媒體還沒有這麼大量製作精良的娛樂節目,另一方面娛樂公司也沒有意識到這種娛樂節目的重要性。我在韓國娛樂節目中經常會看到明星的手上纏著紗布,也說明韓星經常是一個通告接著一個通告的趕,根本沒有喘息的機會。正是這樣全面的宣傳和他們不懈的努力工作才使得他們有今天

第四步:回收投資的印鈔機(代理部)

通過上面一系列的措施,公司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財力打造明星。當然其成本也是相當大的。一個未來的超級明星在未成名前,公司最少要有5萬美元去推銷他們,而對於重點培養對象的曝光就要大約花35萬美元,這還只是用在電視上的。最終這些錢需要通過讓歌手走紅而賺回來。與其他產業規律一樣,高成本勢必意味著高收益,韓國人在不惜花費高昂運作成本包裝偶像之時,同樣獲得了羨煞旁人的收益。SM公司旗下藝人HOT的第四張專輯《I YAH》全球大賣,銷量突破1200萬張。寶兒在打入日本市場後,發行的三張專輯銷售都超過100萬張。正式進入中國市場的第四張專輯收錄了寶兒用漢語演唱的《My Name》和《My Prayer》,預定銷量為20萬張。偶像組合「東方神起」賺錢的實力同樣驚人,僅最近3個月的廣告拍攝費用就高達3億5千萬韓元,其出道一年光廣告費即有約14億韓元進帳。當然,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若沒有公司盡心盡力的培養哪會有明星們大賺的今天。所以一般韓星們賺到的錢大部分是歸公司所有的。

藝人被捧紅後其自身價值變得相當大,當公司擁有這樣的資源時是絕對不甘寂寞的。在韓國幾乎所有的娛樂公司都更看重開源,就是相關產品的開發。名氣是娛樂公司一筆巨大的無形資產,各個公司都是想盡辦法把他的效用發揮到極致。比如每年推出各種限量版、改版唱片,讓歌迷反覆購買;在國內國外開各種演唱會;讓藝人接拍各種廣告,成為產品代言人;在可能的情況下接拍韓國偶像劇;到電視台當主持人等等,而這些活動的收入當然是公司拿大頭。隨著藝人名氣的進一步提高,又可促進唱片的收入。進而形成一個良性循環。

至此,一個完整的韓國造星運作機制就呈現出來了。從各個環節的對比上,我國的娛樂業都落後很多,值得我們借鑑的地方也很多。畢竟這是流行音樂,是變數最大的娛樂業。要想在這個領域裡有所作為,就必須不斷更新理念,跟上時代潮流,以至於引領時代潮流。從娛樂公司的角度來看,理念的更新是首要解決的問題,「酒香不怕巷子深」以不再適合快餐式的娛樂業。全方位的借用營銷等其它行業的管理理念會給公司帶來意想不到的收益。對藝人而言,值得反思的地方更多,他們的專業化程度還很低,歌手也不是只唱唱歌就可以了,其工作質量和工作強度都需要進一步提高。隨著我國對於文化產業的逐步重視,相信不久之後,中國也會出現像韓國S.M公司一樣出色的娛樂經紀公司。

模式 韓國 最大 經紀 公司 SM 造星 運作 機制 分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3914

YY娛樂造星1931:一次5億的試錯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202/148088.html

當唱片工業一再被互聯網的野蠻人摧垮並陷入近乎絕望的蕭條的今天,一個野蠻人卻突然敲門自稱想挽救音樂產業。

女子偶像團體1931於2014年11月27日在廣州正式出道,出品方是YY娛樂(歡聚時代)。

歡聚時代副總裁、YY娛樂CEO陳洲在公司內部被人稱為“陳大”,與李學淩一樣同為公司的創始人,而現在他又有了一個新的身份——1931的出品人,虎嗅采訪陳洲的時候,他剛從1931的彩排現場——1931的專屬劇場回到辦公室,正是最為緊張、興奮與疲累的時候。但一談及1931,疲憊瞬間消失。

\壕的姿態:任性的5億?

YY娛樂對外宣稱計劃先期投資5億用於這支由18個素人萌妹子組成的偶像團體,這意味著人均每個妹子將“得到”近2800萬元的投入。

根據歡聚時代2014Q3財報顯示,第三季度來自在線音樂和娛樂(即YY娛樂)的營收為人民幣5.338億元(約合8700萬美元),也就是說1931的投資額是一個季度的收入。

出品人陳洲給虎嗅大概算了一筆賬,18個姑娘的專屬劇場的建設及其硬件投資已經約花去了4千萬(就在歡聚時代公司辦公位置羊城創意園內),此外還有為這些姑娘從選秀、培訓及其團隊搭建等投入,大概有7000~8000萬。陳洲完全不覺得這5億是一個很多的投入,“當然具體的賬我們也還沒算過,但這在我們看來根本沒什麽關系。我們如果花得出去,並且花得好,也許遠不只5個億,我們可以花10個億,花20個億,花30個億都沒關系。”互聯網上市公司真的可以這麽任性?

第二個問題接著而來——

做1931:是與“民”爭利?

YY娛樂從YY語音起步,從遊戲領域切入,硬是在QQ統治的即時聊天工具市場之外開辟出了新興市場,並進而統治了這個遊戲玩家的語音聊天市場。隨著這些遊戲玩家自發地在這個語音通訊工具上玩耍,並自建了公會這個特殊的中間組織,自主地集合藝人、管理內容、生產內容並維護生態,促成了YY語音變為了一個UGC的視頻直播內容平臺。而這一次,1931的橫空出世,卻似乎要跨過邊界,以PGC的方式與“民”爭利了。

公會之於YY娛樂,不僅僅是營收的來源,更是衣食父母,而1931的打造在陳洲看來,絕不是與“民”爭利。對於公會,他和李學淩始終都有敬意,“YY娛樂的平臺上擁有近100萬簽約歌手,但我們公司就是幾百號人,不管是工作的輸出能力,還是創造的能力和運營的能力,是不可能自己能夠運維這些註冊歌手和簽約歌手的。以前李學淩講過一句話,我們這個公司成功的最大因素里面有一個叫做,我們把土地分給了千千萬萬的公會會長,有了他們的努力,我們才有今天。”

陳洲想做的其實是一次實驗,“2000年左右互聯網因為出現了MP3下載,幾乎毀掉了傳統音樂行業。我們希望能夠在未來,再用互聯網重新建立起娛樂行業。也許最終成功的不是我們,這沒關系,只管去做對這些行業有益的工作,哪怕是長江後浪拍前浪,我們被拍死在沙灘上,我們就算死在沙灘上,人們也會記住我們的。”

\2010年,陳洲就想直接地切入音樂行業,他打聽了一下才發現,國內的四大唱片公司(環球、索尼、華納、滾石)在從音樂上面所獲取的收入總共不到10個億,“我當時很震驚。不是說彩鈴有200、300個億的收入嗎?”有一個懂行的朋友給他算了一筆彩鈴收入的賬——用戶要使用這個彩鈴需要開通一個彩鈴服務,這筆功能費每個月收6元,一年也就是收72元,很多用戶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在套餐內開通了彩鈴服務,因此常常只“消費”了一首彩鈴,也就是一年一個用戶就會有74塊錢的彩鈴消費,而這是運營商關於彩鈴巨額收入神話的源頭,但這並不是版權方也就是唱片公司可以分到的錢。用戶下載一首彩鈴的2元,運營商會分走一元,剩下的一元才能到版權方——不,還有SP(Service Provider,移動互聯網服務內容應用服務的直接提供者),不論是與版權方約定的三七分還是四六分,到了真要結賬的時候,版權方才被告知SP為了沖榜自己已經投入了許多許多來“制造”百萬收入“佳績”,而結款就必須扣掉“宣傳費用”。所以很多唱片公司就會遭遇SP哭著告訴不賺錢或是虧錢了。“所以在那個時候,彩鈴成為音樂看上去收入最大的渠道其實是這樣一副慘淡的結局,他們加起來不超過10個億。”

而YY娛樂現在已經是一個年產值20個億的商業生態了,盡管里面都是草根,內容有時就是一臺電腦、一個麥克風、一個攝像頭和一個人的生產,但“有人就依靠在這上面表演,一年掙1千萬”。而這些人就會願意花年收入的2%甚至更多去改造內容的播出質量,包括購置錄音棚級別的麥克風,購買高清拍攝設備等等。陳洲有一次請一個音樂行業的資深人士來“參觀”YY娛樂平臺上的各個房間,當陳洲選了一個比較優秀的藝人房間後,該資深人士發出一連串的驚呼,他告訴陳洲從畫面上看到的設備至少需要20多萬,而這些在唱片工業里都不是人人舍得購置的。“這意味著什麽,這意味著這些藝人在這個所謂的’草根平臺’上已經媲美一些行業專業人士的成就,這一切都在提醒我們,這些藝人,他們的工作值得傳統行業的經紀公司、唱片公司、影視公司、文化傳播公司以及任何有誌於未來從事娛樂或互聯網娛樂的機構關註。”

對於1931的制作人而言,接受這樣一份工作無異於巨大的挑戰,任何過去的明星包裝經驗都已經不適用於YY娛樂所力圖實現的這個模式——18個素人妹子,從什麽都不是開始就出道,就展現到公眾視野里,並逐漸逐漸鍛造成偶像甚至是明星——這與過去的造星方法相比,不僅是跨越時代的,更是跨越思維模式乃至話語體系的。據陳洲介紹,包括1931的現任制作人在內的所有之前的候選人,起初聽到YY娛樂的這個計劃時,第一反應都是“impossible”。

“但是我跟他們講說,成本不是那麽重要,你只告訴我,在相對充裕的成本下,相對寬松的壓力下,甚至不要盈利。她們是不是會變成真正的偶像,一流的偶像團,這個偶像團在我們規劃的途徑里面是不是吸引人的,會不會在中華大地上產生大量她們的粉絲,你只告訴我這個就可以了。”

壕的表態卸下了制作人們的擔憂和焦慮。“思考完了之後他們覺得這件事情看上去沒有那麽不可能了,甚至還覺得這個東西有意思也很好玩。那我為什麽敢於把那些前置條件去掉呢?因為我認為這些成本終歸是有限的,我把它當做試錯成本,當你還不知道怎麽樣把這些好玩的東西都應用到互聯網之前,我們先在線下用硬成本扛,也就是我為什麽要扔出去5億。”

陳洲已經下定決心,傾YY娛樂所能與所有,為公會們甚至整個音樂產業趟出一條變革之路乃至新的產業融合方案,“我做1931是想探索出一個可以跟傳統的音樂產業講得清楚、道得明白的模式,告訴大家這樣可以成功。如果我這件事情做成功了,也成功地把大家的恐懼消除掉,那我就可以形成一個產業鏈,YY娛樂可以調動已經沒落了十余年的整個音樂產業的力量來做這件事情。”陳洲除了對成功和勝利有著強烈的自信和渴望之外,還有互聯網人幾乎共有的開放和連接一切的願望,“我們這個平臺上所有的藝人、所有的公會、所有的收益包括我們1931這些成員的權屬關系,對於大家來講都是open的,如果1931做得還不錯,華納唱片覺得哪位成員不錯;我們可以簽給他,如果我們的總制作人覺得1931做的非常不錯,想自己來做,我可以MBO(管理層收購)給他。我們是做平臺的,1931是這個平臺上的一顆種子,一個榜樣,那我們現在是一個20億的平臺,而整個音樂行業加起來,也就是幾十億的市場,如果這件事情激活了,這會變成一個幾百億甚至上千億人民幣的市場。”

產業融合,想得很宏大。但1931現在對外還給不出、或不想給出清晰的全新解決方案與商業模式。

為什麽是陳耀川:盡職調查後的最佳人選

1931的總制作人是陳耀川——被稱為“音樂教皇”,在上個世紀末唱片工業的黃金時代里,其就已經是多位一線港臺藝人的音樂制作人,並成為劉德華、梅艷芳、郭富城等天王天後的幕後推手。但當他在新世紀初與上騰娛樂聯手,成為“我型我秀”歌手的音樂制作人後,卻似乎陷入了種種“黑幕”以及紛至沓來的藝人吐槽。

陳洲並不回避這些關於陳耀川的負面評價,相反,他和他的團隊非常重視這些情報也非常重視還原事實,“我們既然要選一個候選人來做這件事情,而且是這麽具有開創性的事情,我們不可能對他的過往一無所知,也不可能對他的過往不做判斷。我們當然做了大量的判斷,比如說他在上騰的時候跟一些藝人之間的問題,我們聯系到了其中的絕大部分藝人(當事人)本人。”隨後陳洲們發現了一些新聞與事實的出入,“我們都去做了還原,發現其實出自他(陳耀川)本人的問題沒有那麽多。”

除了陳耀川,陳洲的團隊還“面試”過許多內地、香港、臺灣的知名音樂制作人,其中有一位甚至已經賣掉了其在北京的房產打算傾力打造1931,但最終雀屏中選的是陳耀川。陳洲將這個選擇歸結於投緣,“我們跟陳耀川先生的這個緣分就在於說,我們發現我們在很多事情的理解上都是一致的,什麽東西重要,什麽東西不重要,好多看法我們是一樣的,我跟其他候選人可能要半個小時才能讓相互之間就這個問題能夠相互理解,但我跟陳耀川先生可能5分鐘就好了。”

\“盡職調查”完成後,陳耀川的資歷和能力毫無疑問足堪此任,而其本人入職半年後也已完全融入了新角色,在1931的出道發布會上,陳耀川說:“半年來我們(和陳洲)從理性和感性兩個極端不斷討論,不斷融合,最後成功交換了DNA,孕育了今天你們將要見到的1931,也開啟了“養成式”(造星)的模式。”當天,他更是自比為父親,稱將盡其所能為“女兒們”保駕護航。

是否模仿AKB48或其姊妹團SNH48?

是的,紅白兩隊各9人的1931,無論從養成式的造星方式還是團員規模和團內多隊“競爭”的方式上都與成名已久的AKB48頗為相似,萌妹子的造型和定位亦有趨同。

\陳洲告訴虎嗅君,外觀上的相似並不代表內在上的一致,盡管1931確實受到了AKB48的啟發,而且陳洲的團隊也確實考察過SNH48,並曾一度非常接近其背後的運營團隊。但,陳洲最終沒有選擇“複制”AKB48以及SNH48,而是打造了一個屬於YY娛樂、屬於1931的特有造星模式和運營模式。

YY娛樂的真正“劇場”其實是直播間,而直播間的生態特征與落地的劇場相比,互動性更強且演出頻率更高、粉絲基數規模更大且無地域差異,而無論是SNH48還是其發端AKB48都專註於劇場演出而受限於演出頻率和演出形式,而粉絲的規模亦受限於劇場所能輻射的地理半徑。從某種意義上而言,AKB48的成功,是古典造星模式回歸的成功——從劇場出發,在遠離大眾傳媒視野之外,在局部地區培養了一批具有很強地理特征的粉絲群體(秋葉原地區)並會被打上該地區文化的標簽(《水手服真礙事》企圖沖擊全日本市場時遭遇的慘淡)。

在上海的SNH48,正在對線上運營做出奮力的嘗試,包括線上定期的視頻綜藝和線上的粉絲活動等,但與YY娛樂的線上平臺相比,後者的“直播間”讓“面對面的偶像”這個理念可以突破物理空間和地理方位的限制,當然真實的1931專屬劇場可以為粉絲實現了真實的接觸和面對面的互動,但這種激動的見面更像是獎勵;對於1931而言,劇場的公演也可以收獲粉絲更真實和有力的支持——但這些都是錦上添花,而非內核基石。

陳洲也曾經就這個話題跟陳耀川溝通過,“我們說白了本質上就沒打算以線下的方式獲得最後的成功,我曾經跟耀川聊過一次,’耀川,如果你把這個團通過傳統的手段做得再大紅大紫,但是卻完全沒有互聯網在里面的決定因素的話,這是不成功的。”

陳洲以及1931要的是,互聯網造星的成功,即便最後失敗了,他也要的是互聯網造星的失敗,“我所需要要到的是1931在互聯網上最後真正能夠成功的模式,哪怕為此我們虧了不少錢,但我們已經把所有該吃的虧全吃了,那剩下的就都是對的。”

1931還遠遠未成,互聯網人陳洲已在想“分享”的事了。他表示,1931試錯練就的模式會像特斯拉的專利技術一樣共享給全行業,“我們會把最終成功的模式share給環球,share給索尼,share給海碟,share給天娛,這才是是成功。我要做的不是1931,是193X,而這個X就不會是我的了。”似乎沒有這樣的遠景與表態,1931就不叫“互聯網”天團了。


直播與短視頻聯動,開啟造星模式的騰訊要打一場內容戰

在同時押註虎牙和鬥魚,成為遊戲直播行業的最大贏家之後,騰訊仍在社交娛樂領域拓展自己的直播版圖,並為這場激烈的內容+短視頻之戰儲備彈藥。

“我們現在要打一場內容的仗,要在內容這個產業里面生根,在文娛產業里面投入更多的重兵,在泛娛樂這個領域花更多的時間、更多流量,更多的資源。”在2018騰訊NOW直播品牌溝通會上,騰訊公司社交網絡事業群互動視頻產品部總經理吳奇勝強調。

與虎牙、鬥魚為騰訊外部產業投資標的不同,NOW直播是騰訊自有直播平臺,也是騰訊公司級產品。除此之外,在騰訊的直播版圖里,還有專註於電競遊戲的企鵝電競,專註互動娛樂的花樣直播不同類型產品。

在騰訊的理解中,直播內容是所有內容里面最鮮活的內容,也是最容易商業化的內容,這個內容在整個騰訊大戰略里面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騰訊今年更多強調人和內容的連接,包括短視頻戰略、新聞媒體戰略,還有直播內容。” 吳奇勝表示。

目前,直播行業已經進入下半場,市場規模越來越大,用戶規模保持穩定增長的同時,也朝向頭部平臺聚攏。從幾大直播平臺來看,內容、形式同質化嚴重,而主播的“吸粉”能力遠超過平臺“吸粉” 能力,優質主播成為各平臺競相爭奪的對象,也是直播平臺重要的資產。

自去年NOW直播提出“十億流量+十億資金”雙十億計劃,並參與到騰訊公司級別的三個百億內容扶持計劃中之後,今年NOW直播開始開始著重孵化、培養自己的主播。

聯合騰訊視頻、騰訊影業、QQ音樂、全民K歌,為主播發行新曲、拍攝原創短視頻、舉行線下粉絲見面會,甚至開辦小型演唱會,將優質主播輸送到騰訊頭部節目等方式,進行造星計劃,並計劃最終實現簽約超過1萬名主播的目標。

主播資源之外,直播行業也從過去單純依靠主播個人表演邁向靠優質內容聚合的時代。相較於其他直播平臺而言,騰訊最突出的優勢就是社交內容和流量資源支持。

除了將直播與QQ、微信連接,進行分發支持外。直播與短視頻資源配合,成為今年騰訊加碼內容戰的發力點。尤其是在今年騰訊複活微視,吹響社交短視頻反擊號角之後,如何將直播與微視的內容聯動,放大內容價值也提上日程。

“除了直播以外,主播還可以通過直播之外來生產短視頻,聯動資源中微視項目放在第一位,第二位是QQ看點,都是異軍突起的信息流產品。”吳奇勝表示。從最新財報來看,QQ看點與微視打通下,直播數據增長了300%。

今年騰訊迎來了自己的視頻直播豐收季。5月11日,虎牙在紐交所上市,成為中國遊戲直播第一股。從虎牙在美股上市後的首份財報來看,2018年首季完成8.44億元營收和3140萬凈利潤。截至目前,虎牙股價已較發行價(12美元)上漲200%,最新市值為73億美元。

作為第二大股東,騰訊共計持有虎牙34.6%股權(上市後稀釋至32%)和39.8%投票權,成為最大受益者之一。據悉其所投資的另一直播平臺鬥魚,也計劃於今年三季度在香港進行IPO,募資規模約7億美元。

內部流量和資源加持,外部進行戰略投資,成為騰訊在內容領域的經典打法。在直播內容領域,騰訊試圖複制曾經在電子閱讀、音樂領域曾取得的成功。

只是與遊戲直播有著清晰的盈利方式和成熟的玩法不同,社交娛樂直播的打法一直都在探索之中。而在短視頻分流直播用戶的大背景下,兩個產品形態如何互相促進,仍需要摸索。

直播 與短 視頻 聯動 開啟 造星 模式 騰訊 要打 打一 場內 容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591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