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趙雙連上任近一年,相較寧高寧是否更出彩?

2016年1月,趙雙連任中糧集團董事長,寧高寧離開轉任中化集團董事長。

一年的時間馬上要過去了,趙雙連領導下的中糧,與寧高寧時代相比,發生的變化還不小。

做減法力度震動市場

最新財報顯示,今年1~9月,中糧營業收入3005.6億元,去年同期3137.1億元,同比減少131.5億元;凈利潤方面,今年前三個季度盈利32.4億元,去年同期是虧損3.6億元。

看公司好不好,利潤指標往往比營業收入更重要,虧錢的買賣做不長。今年前三季度,中糧扭虧為盈,這份業績,趙雙連拿得出手,超過前任。

營業收入減少100多億,也可以理解,今年以來國際國內農產品價格低迷,中糧營業收入減少,跨國農產品巨頭嘉吉、ADM同期的收入下滑百分比甚至達到兩位數,中糧營業收入4%的下滑幅度還算不錯;說句沒心沒肺的話,大家日子都不好過的時候,中糧下滑幅度比嘉吉、ADM小,沒有功,也算不上有過。

趙雙連上任後,中糧一個明顯的變化是規模擴張停下來了,不做加法,改做減法。中糧集團由大規模快速增長轉為深度消化整合,中糧的一批業務被砍掉,力度之大震動市場。

《第一財經》此前報道過,已經有20余年歷史的金帝巧克力業務被中糧剝離,引發員工和經銷商強力反彈,外界嘩然。

金帝的被剝離,背景是趙雙連上任後,提出中糧探索的是一條有進有退的優化資本布局之路。聚焦核心業務的同時,中糧要推動非核心業務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淘汰退出非主業不良資產,打贏提質增效攻堅戰。中糧將用三年時間重組整合和淘汰退出企業百戶,法人機構減少20%。

今年1~9月,中糧處置子公司及其他營業單位收到的現金凈額達到16.1億元,去年同期只有1.7億元。

趙雙連做減法的力度,由此可見一斑。

寧高寧時代,在國內外大舉並購,資產規模急劇放大,在跨國糧商里數一數二,已經有說法,按資產規模,中糧是第一大跨國糧商。

而一個難以避免的結果是資金緊張,中糧得頻繁在資本市場融資。

如今趙雙連執掌下的中糧,不再四處出擊,掌握的現金要比寧高寧更充裕,至少從今年前三季度看是這樣。而中糧肉食(1610.HK)在香港上市,筆者認為,對於紓緩中糧的資金壓力也不無裨益。

今年1~9月,中糧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801億元,去年同期632億元,增加約170億元。手中有錢,心中不慌。

老問題依舊

但是寧高寧時代沒有解決的老問題,趙雙連接手後,也不是那麽能輕易改變的。

一個是資產負債率居高不下。今年年初,中糧資產約4590億元,負債總額3241億元,資產負債率約70.6%;截至今年9月底,中糧資產約5055億元,負債總額約3649億元,資產負債率72.2%,與年初相比,又增加了幾個百分點。

中紡集團今年並入,中糧的家底更厚,但是中紡帶過來的債務等壓力也不小。“巨無霸”怎麽強身健體,變苗條,變靈活,是個長期課題。

中糧賺錢能力不強,也是老問題。

沒錯,今年1~9月,中糧扭虧為盈了,這功勞一部分要歸功於國際農產品價格低,中糧搞農產品加工,降低成本上,占了不少便宜;另外就是政府補貼,今年前三季度,中糧拿了近41億元的政府補貼,比去年同期約28億元,多了13億。

沒有了政府補貼,中糧還能不能跟嘉吉、ADM這樣的跨國糧商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答案不容樂觀。

中糧也有苦衷。在中國做農產品貿易和加工,非常不容易,一個是市場競爭激烈,搶飯碗的特別多;另外,農產品是高度敏感的商品,政府部門高度關註,中糧這樣的央企,有些業務不賺錢,也得硬著頭皮上。

寧高寧時代是如此,筆者認為,趙雙連也徒嘆奈何。(完)

趙雙連 上任 近一 一年 相較 較寧 寧高 高寧 是否 出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378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