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揭秘在線秀場:虛擬豪車賣4萬,主播日收入40萬

http://news.iheima.com/show-6-143955-1.html
24小時,1440分鐘,86400秒,盛宴都在進行。

男的,女的,甚至小孩,開始在視頻中出現。美瞳、濃妝、黑超、假髮、歌聲、舞姿、喊麥相互交織。他們是主播,他們在賺錢,很多都是專職;觀眾的歡呼不時掠過屏幕,他們在圍觀,他們在消費。

2010年以來,一款名為YY音樂的在線直播軟件開始風行,迄今已吸引逾4億名用戶。在這個半虛擬的平台上,得意者可能一夜暴富,並成為星光熠熠的焦點。

「土豪」、「屌絲」是這個世界詞頻最高的詞彙。在這個世界裡,所謂的「土豪」與「屌絲」相輔相成。在萬千「屌絲」的注目下,在失意主播豔羨的目光中,「土豪」們雨點般給當紅主播砸錢,屌絲的歡呼雀躍是「土豪」一擲千金的巨大動力。在這裡,虛榮、誘惑相互交織,共同填補了無處放縱的空虛寂寞,也在群體的狂歡中找到了失落的存在感。
 

\
 

絢麗流光:屌絲的逆襲

體態偏瘦而又神采奕奕的沈曼在廣州「小蠻腰」旁的四季酒店出現。她一手拉著Prada行李箱,一手提著Prada手袋。她化著淡妝,踩著批發市場35塊錢淘來的涼拖來到前台。她拿出一張無限信用卡,對電話那頭說:押金3500元,我刷了啊。

被告知信用卡只限本人使用後,她衝前台吼了兩句,進房叫了份宵夜,心情又開始好轉。

通過在YY的實時直播,也就是唱歌和聊天,沈曼在一年內吸引了數名「土豪」,由此聚集了數百萬財富,甚至她出行的頭等艙機票、星級酒店住宿也都由粉絲買單。而此前,她是四川某醫院的護士,拿著月均2000元的薪水。

跟沈曼一樣,主播李賢良也在此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

6月28日是李賢良的生日會,按照慣例,他的收入在這一天會達到一個峰值。當天,他收到的禮物折合人民幣80多萬,按照與YY的分成原則,他有近40萬入賬。

每晚八點至半夜,李賢良都在一個5平米左右的儲物間進行直播,聲嘶力竭地針砭時弊、指點江山。直播設備的門檻並不高,電腦、攝像頭、麥克風、聲卡、檯燈,是掘金的全部道具。

他的秀更像是一種發洩,唱歌也好,對社會不公拍案而起也好,他好像一直都在嘶吼,你內心的原始衝動好像能隨著他的嘶吼而釋放殆盡。由於音量過大,他持續被鄰居投訴,三次被迫搬家,中途甚至被老外用鋼珠打碎過玻璃。

跟李賢良風格類似的主播在YY上並不少見。李自稱屌絲,用語屌絲,風格屌絲,所以YY上的「這幫屌絲肯定也會喜歡我」。在一次YY官方的活動中,一名人氣頗高的黃髮男主播操著濃厚的東北腔大喊:我就初一文化怎麼地?你們誰比我學歷還低,說,你們誰比我還低?觀眾爆發出一陣會心的大笑。

李賢良的判斷與YY創始人李學凌(微博)一致。後者曾對媒體表示,草根才是中國互聯網的核心用戶。的確,李學凌成功定義了他所締造的王國的主要國民。2012年,YY語音母公司歡聚時代在納斯達克上市。2014年第一季度的財報顯示,歡聚時代淨營收6 .663億人民幣,其中在線音樂和娛樂營收3 .831億,同比增長228%,而付費用戶則同比增長103 .2%.

會員身份、虛擬禮物是付費的全部呈現。或許是早年當過記者的原因,在互聯網遍地開花的年代,李學凌敏銳地嗅到了大眾的需求。在這個由他一手締造的的半虛擬世界裡,你可以花比現實中更少的錢得到娛樂、存在感以及至上的權力。

沈曼的直播間經常被一道道流光刷屏,這意味著觀眾在給她成組地送禮物。贈禮者的名字和禮物一塊,組成流光,劃過視頻下方的公屏,幻化出絢麗的光輝。

不是所有的禮物都能閃現和被記錄,只有一次送10個以上才能觸發流光,否則,你的心意就是一團空氣。

每個虛擬禮物都是現實中把妹的常用道具。售價最低的是棒棒糖、麼麼噠等,每個0 .1元,最高的則是香水、鑽戒等熟女用品,每個19.9元。系統設置的可選數量是1,10,30,66,188,520,1314,很顯然,系統敏銳地嗅到了用戶的心態,每個數字都傳遞著直白的的曖昧信息:一心一意,十全十美,想你,一切順利,要抱抱,我愛你,以及一生一世。

5%「土豪」:「這是富二代的平台」

沈曼的直播間停了670輛豪車,從法拉利458,蘭博基尼LP700-4,到布加迪威航,不一而足。很快,你能發現賈思傑的勞斯萊斯幻影也停在那,他是沈曼忠實的「土豪」,豪華座駕彰顯著他高貴的血統和高於常人的權力。進場時,他的座駕會劃過視頻下方的公屏,直達貴賓席之首。

只有人民幣才能換取這些虛擬的車。一輛虛擬的蘭博基尼售價6800元,布加迪威航則是43000元,有效期都只有一年。開通貴族,則可以免費獲得座駕。貴族的底端是勛爵,是唯一沒有車的爵位,頂端則是國王,爵位越高,座駕越豪華,相應地車牌號也就越短。

YY為這個半虛擬世界裡權力的踐行設置了壁壘。在人氣高的直播間,身為平民的你可能需要排隊進場,而貴為國王的賈思傑則可以長車直入。所有貴族都在視頻左側的貴賓席就坐,按爵位高低依次排列。

在容納量500或1000人的直播間,晚到的貴族可以把無名之輩踢出房間,甚至可以把同為貴族但爵位比他低的人踢走。

一切都是明碼標價,任何人都可以購買。國王首開12萬,之後每月3萬「按揭」。勛爵首付50元,此後每月20元。勛爵的名字將出現在貴賓席的最末端。普通用戶是沒有存在感的,放眼望去,幾萬人的直播間,找你的名字都很困難。

歡聚時代在5月份的一次電話會議中提及,YY娛樂5%的觀眾貢獻了70%的收入。

在YY用戶的詞典裡,這5%的觀眾被稱之為「土豪」,他們要麼開通了國王,要麼開通了公爵,但都是數以萬計地給主播砸禮物。他們是主播的大財主。

沈曼視頻的右側是周貢獻榜單。跟貴賓席一樣,貢獻榜首也被倆國王穩穩佔據,沒有人可以撼動國王的權威和地位。7月5日前的一週,貢獻最多的國王累計贈送了52892500的紅鑽積分,也就是52892.5元的人民幣。

「我什麼都沒得到,就是虛榮心得到了滿足。」賈思傑告訴南都記者。去年年末,他在幾天內給沈曼刷了折合人民幣100多萬元的禮物,而他在YY上的總消費已經超過了300萬元。

跟部分YY用戶一樣,賈思傑最初接觸是YY上的遊戲玩家,YY開通視頻直播後,他又跟大部分用戶一樣,成為了直播觀眾。偶爾,他也邊打遊戲邊聽歌。

「說白了,這就是一個富二代的平台。」賈思傑說。

撒錢快感:「國王」的攀比

如果說送禮物是一種參與方式,那麼,圍觀「土豪」砸錢則是一種近乎狂歡的參與方式。當「土豪」幾萬十幾萬甚至幾百萬給某個主播砸禮物時,興奮神經被挑起的圍觀者比主播還激動,他們的「萬歲」、「××威武」會湮沒公屏,就像一座座岩漿噴發的火山。

直播間同時在線人數越多,吸引的土豪就越多。因為在人氣低的直播間,即使一次砸100萬,也沒多少人為你歡呼。

沈曼直播間的人氣一直維持在兩萬左右。在視頻左下方群聊專用的公屏上,觀眾發言後浪推前浪,多到你根本來不及看清誰說了什麼。淹沒聊天公屏的還有觀眾送的免費大紅花,幾乎每兩條留言後就會出現一朵免費的大紅玫瑰。

沈曼早已習慣了這種場景。沒有人在意這些不花錢的慇勤。觀眾都在等待土豪出現,沈曼也是。土豪入場時,沈曼會甜甜地點名歡迎,不送禮物的屌絲被禁止加主播為好友。

十分鐘後,高潮出現了。一名貴族開始用「一生一世」示好。應景世界盃,他一下送出了88組1314的球迷票。隨後,他又開始成組送月票,一次520張,每張2.5元。最初的月票用於會員抽獎,抽到後可以送給喜歡的主播增加人氣。後來,YY主播人氣的高低開始完全取決於金錢的多少:月票開始出售了,並且很快地,只能一張張刷變為了可以一組組刷。

撒錢的快感激增了YY和主播的收入。YY規定,主播將禮物兌現的前提是與公會簽約,公會相當於經紀公司。YY上分佈著各種大大小小的公會,他們與YY沒有法律關係,只負責主播的挖掘、培養,以及參與分成。

YY是公會和主播的大老闆,也是最大的贏家。通過出售虛擬的禮物獲取不菲的收入後,YY還會從主播的收入中抽取50-60%的提成。

「二三線城市的娛樂非常單調,普通年輕人的社交生活也是,YY某種程度上彌補了一種線上娛樂方式的空白。」歡聚時代一名高層稱。他同時認為,「土豪的世界」的確存在,但它並不能代表那些「沉默的大多數」。「土豪撒金」並不足以支撐他們一天數小時的參與及圍觀,職業替代、興趣愛好、夢想補償等才是真正的動力。

線下,YY上的「土豪們」也自發形成了一個圈子。他們抱團出沒,在這個半虛擬的世界裡掀起了一輪輪狂歡,他們是另一群表演者,掀起高潮的同時也給自身帶來了快感。

賈思傑告訴南都記者,現在YY上大約有80名國王,以1981-1987年出生的單身男性為主,並且「基本都是富二代」。他們會商定好,今天一起去給我喜歡的主播刷禮物,明天再一起給你喜歡的主播刷禮物。

國王之間也會相互攀比,有的帶著小跟班遊走於各大直播間,給小跟班們上演撒錢秀,國王們的名字在用戶中耳熟能詳。

有時候,國王也會心血來潮,挑一個人氣低的直播間去撒禮物。

「觀眾就會驚呼,哇國王,他們會送我很多禮物,但送完就走了。」在YY上當了一年主播但至今只有20多名粉絲的花花說。白天,她是深圳南山區某外企的行政助理,每天晚上9點至凌晨1點,她又是YY上濃妝豔抹的一名主播。

像花花這樣人氣不高的主播遍佈YY的各大公會。23歲的夏綠蒂主攻Cosplay和唱歌,儘管長相甜美,但是在YY上當了四個月主播後,她依舊收入慘淡———從來沒有國王注意到她的存在。有時候,直播間甚至沒有人跟她互動———在線的觀眾在打遊戲,只是掛著在聽歌而已。

有一次,夏綠蒂正唱著歌,一用戶一進來就狂刷棒棒糖,一組66個,幾組之後,他的名字出現在周貢獻榜榜首。然後他就走了,再也沒來過。

「在幾萬觀眾的直播間,他送這些東西根本就不會有人注意到。」夏綠蒂說。

主播生態:直播間金字塔

每個主播都被自己的粉絲稱為老大。

李賢良老大每天都在他5平米的直播間享受粉絲給他的至上待遇。他就像一個被層層護衛的將軍,直播間有專門的接待、場控、錄音、護衛、巡查、皇冠等管理員,具體事務採取逐層

匯報制,金字塔的頂端則是李賢良。

排場就是氣勢,就是威信。在人氣不高的直播間,閒逛的粉絲會毫不客氣地嘲笑主播,竟然連場控都沒有!而在李賢良的直播間,場控負責清理不受歡迎的遊客,接待負責他不在的時候跟粉絲聊天,護衛是他的御用軍,相當於舊時的御林軍;巡查扮演的則是紀委的角色,巡查各部門是否在各司其職,偷懶的會被揪出。

李賢良的早期粉絲中有很多地方高校生,那時,YY還沒有開通視頻直播,只能做類似於電台的主播。心路歷程、感情問題、家庭生活都是李賢良的談資。「山東一個學院的整個宿舍都聽我直播,因為他們晚上7-10點沒事做。我好像是他們的一種寄託。」他說。

而現實中,你很難將眼前的李賢良與「主播」二字掛鉤:中等身高,雙眼皮,白色的T恤已經被兩年內暴增的40斤脂肪撐得凸起,如果不是開著奧迪A 6,你很有可能以為他是剛剛才從酒店下夜班的廚師。

「死胖子」、「傻×」、「腦殘」之類的字眼間經常在聊天公屏滾過。以前,李賢良會罵回去,現在,他基本不回應了,粉絲會全權負責。

管理員的身份標識是黃色馬甲,代表他們擁有僅次於頻道所有者的權力。他們可以給遊客穿上紅粉藍綠代表不同等級的馬甲,可以封遊客的IP號,讓不順眼的遊客永遠無法進入直播間。

施恩宇是某直播間的夜場管理員,白天,他則是一名銷售。「我晚上沒事情做,除了打遊戲,每天上去聽歌已經成了我的精神寄託。」他說。每個月底,作為答謝,主播會給他充一些話費。在給主播值班期間,他也經常去別的主播間逛,但從不給錢。「唱那麼難聽,憑什麼給?」

同樣只看不花錢的任小權也是一名圍觀者。他是東南某三線城市公安局的一名文員,玩遊戲累了他就進直播間看美女、看公屏聊天,「很多屌絲刷屏挑逗女主播,主播偶爾回應下,然後又繼續唱歌」,但他從不說話。

「不花錢,沒人會搭理你。」他說。很多主播會在直播間向觀眾要禮物,任小權也會送,都是免費的大紅花。

用戶消費達到一定程度,就可以穿上黃色馬甲,就可以進入主播建立的鐵粉群,否則休想,因為你不能證明自己不是其他主播派來的奸細。

「競爭對手會派粉絲來加老李為好友,之後不斷發彈窗,他就會被迫下線。」李賢良的妻子說。

群體存在感:「老大指誰我打誰」

跟現實一樣,在YY的世界裡,女主播比男主播更容易成為靶子。

虛擬世界給了人類面具的同時,也將人類不能見光的原始慾望暴露無遺,陰暗在這裡得到了無限制的放縱。有一名主播將沈曼的頭像P到了一張裸照上,這張照片在各大論壇迅速躥紅。

儘管YY將肇事主播封了號,但最吸引人眼球的話題並未就此停止發酵。「P我照片的主播嫉妒我,因為我身邊的土豪一直沒斷過。」沈曼說。

不能讓老大受欺負是粉絲們的共同信仰,為緊密團結在主播周圍,大部分主播都有自己的醬油群。醬油群由上萬名粉絲組成,主播受欺負了,他們會一起去報仇。

有一次,沈曼的直播間突然增加了上千名前綴一致的觀眾,他們由一名主播帶隊,一起在公屏打出「你除了會勾引人還會幹什麼」。沈曼稱,事因這名主播的財主到她房間給她刷了大量禮物。

最龐大的是公會醬油群,成員高達十幾萬。在特定的時間段,成員披上統一的馬甲,由群老大帶隊,同時出現在某個頻道,或助威,或拆台。群老大給主播刷禮物,群成員就在公屏歡呼雀躍,千軍萬馬,所向披靡。

「我覺得我就是群體中的一員。」任小權說。「勒龐的《烏合之眾》給群體做過定義。在直播間有共同的喜好,做共同的事,才覺得有群體存在感,甚至歡呼也是一種跟風,無意識的。」但他強調,每天晚上關掉YY直播,這扇門就關閉了。

「玩YY是因為我性格內向。除了上線的幾個小時,YY幾乎影響不了我。」任說。

「老大指誰我打誰」,這樣的誓言在貼吧並不少見。「我們不求紅紅火火,只願默默成為××的一把利刃,可以痛擊敵人的一把尖刀。」某公會醬油團一員在貼吧寫道。

為表衷心,用戶可以開通守護,成為守護主播的人。開通費用為每月999元,開通則意味著你日夜守衛你心愛的支持的主播,同時,主播也會從中獲取300元的回扣。稱為守護,你進直播間也無需排隊,在視頻正下方的公屏,也就是顯示土豪入場和禮物數量的那個區域,可以免費打字。

一切權限都由人民幣決定,花費比現實中更少的錢,你就可以在世界享受權力的快感。YY規定,LV .2以上級別的守護者可以禁止他人在該頻道使用喊話功能。

「主要是為瞭解壓。」劍哥是YY上知名的土豪之一,跟大部分國王不一樣,他把目前所花的300多萬中的近一半給了一位男性主播。「想玩女的,現實中多得是。」他說。

「平時白天睡到兩三點,朋友特別少,有些話找不到人訴說,在YY上玩就不會想那些事情。」這位18歲就退學出來做生意的國王說,他的第一桶金是通過家庭關係找到的高速公路項目。

粉絲吸金:盛典狂歡

李賢良生日那天收到的最好禮物之一是兩名粉絲為他開通了國王。

直播間每誕生一名國王,意味著主播可以拿到兩萬元的提成,而所有在線用戶的屏幕上都會滾過「×××榮生國王」的提示。這是一個三方受益的買賣:國王聲名大振,主播引發圍觀,YY坐等收錢。每天同一時段,YY上不時瀰漫著主播「××開個國王唄」的異口同聲。

在李賢良的直播間,圍觀群眾持續的「感謝給力哥榮升國王」刷屏持續了好幾分鐘,雖然他們不能從中分到半杯羹。

生日是刷禮物的小高峰,巔峰則是年度盛典。

每年年末,YY會評選多個針對主播的個人獎項,選評的依據是主播得到的票數,一張選票一塊錢,可以無限次投票。也就是說,誰爭取到的土豪多,誰就是冠軍。

為扶持某個主播,增加公會知名度,公會也會去給旗下主播投票。去年的年度盛典上,沈曼得到了所在公會的支持,公會老大給她刷了40萬,摘得年度最佳女偶像後,她把40萬還給了公會。

成為最佳女偶像,意味著沈曼得到了下一年的YY官方推薦,她會吸引來更多粉絲,YY也會拿到更多的佣金。

YY組織的官方活動也是迅速提升人氣的一個通道。官方活動就是多名主播輪流在官方頻道露臉,就像一場眾星演唱會,但是又比線下的演唱會更火爆。即使是中國最大的國家體育場鳥巢,容納極限也只有9.1萬個,但官方活動的最高同時在線數能超過10萬,因為只要有粉絲龐大的主播參加,他們的粉絲都會組團跟過去。

「我們希望打通娛樂線上線下的間隔,真正的去運營粉絲經濟。一個健康、廣泛、長效的藝粉關係,是最重要的,我們最近的改版就是希望極力營造這個生態,遏制『土豪金』的破壞力。」歡聚時代上述高層表示。

「我送禮物的時候,他們其實也在幫我,就是逗樂。」賈思傑說。上YY看直播是他每天的必修課,長則五小時,短則半小時。他是個富二代,打理著父親的家族企業,上班、應酬、睡覺,這是他的三點一線。

「父母不知道我在上面花了這麼多錢,不然他們肯定以為我特別不務正業,這會極大影響我以後的發展。」他說。

為了維持和金主的關係,偽球迷李賢良在本屆世界盃期間開始賭球,下注以萬為單位。沒有意外,十賭九輸的魔咒在他身上得到了完美的應驗。而在他看來,即使賭輸了,這也是一種人情投資,是和「土豪」們在一個圈子裡玩。

但是,他幾乎完全沒了自己。除了對著電腦,他每天的事情就是睡覺。前幾個月,他在小區辦了張健身卡,想著每天下午四點雷打不動去健身。但沒幾天,他發現時間根本就不是他自己的,今天要去見導演,明天為線下某個節目做準備,這就是他的全部生活。

沈曼的直播又開始了。背後的液晶電視屏幕不時閃過世界球星的身影,那是她的爸爸在觀看世界盃。

「你們叫我爸什麼?」沈曼開始與粉絲互動。

公屏上滾過一排「岳父」。隨後,屏幕迅速被豪車和成組的禮物堆滿。

(應採訪對象要求,賈思傑、夏綠蒂、施恩宇、任小權均為化名)

「5 %的觀眾貢獻了70%的收入」。

——在YY用戶的詞典裡,這5%的觀眾被稱之為「土豪」,他們要麼開通了國王,要麼開通了公爵,但都是數以萬計地給主播砸禮物。他們是主播的大財主。

「我什麼都沒得到,就是虛榮心得到了滿足。」

——賈思傑在YY上的總消費已經超過了300萬元。

揭秘 在線 秀場 虛擬 豪車 車賣 主播 播日 收入 4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5942

港視走投無路 藝人作最壞打算 艾威:賣車賣樓移民台灣

1 : GS(14)@2014-03-18 23:20:53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40318/18659626

                              【電視風雲】政府再度出招力阻香港電視網絡(HKTV)開台,不但令老闆王維基走投無路,更令不獲港視續約的艾威淪為失業大軍,前路茫茫。艾威昨形容今次事件是個災難,為了生活,他計劃變賣家當:「先賣錶,跟住賣車,最後係賣樓,賣得幾多得幾多!」他甚至考慮退出娛樂圈,並撤出香港移居台灣。

                港視開台無期,除現時正在拍攝的兩部劇集《惡毒老人同盟》、《大眾情性》及綜藝節目《HKTV"Working"Holiday》繼續拍攝外,其他製作被迫一律叫停,而約滿的港視藝人即使願意減薪、減騷也於事無補,齊齊不獲港視續約,令不少藝人頓感前路茫茫,淪為失業大軍,本月初已約滿港視的艾威便是其中之一。

              ■艾威見港視地盤重門深鎖,唉聲嘆氣。

「嬲到跳起」

                艾威昨重臨港視位於將軍澳工業邨的地盤,見到地盤「一潭死水」時倍覺感慨,他說:「而家真係嬲到跳起!今次感覺同上次好唔同,個殺傷力係好大,更加震撼!但有咗第一次經驗,話畀我哋聽,呢個世界乜嘢事都可能發生。咁變咗可能有咗心理預備去迎接呢個災難,會更加積極去計劃一下應該點做。」
對前路感到徬徨?艾威說:「會㗎,咁大個仔未試過回復自由身,因為35年嚟電視台份合約從未中斷過,嗰邊(無綫)33年,加埋呢邊(港視)兩年就35年,假如係後生仔、初初出嚟,冇俾一份電視台合約綁死,未必唔係一件好事,可以有好多新嘗試,因為大把時間,但我而家好似剩番啲時間有限,真係要諗清諗楚到底下一步要點做,係咪真係要退出娛樂圈呢?」
失去電視台合約變成失業大軍,為了生活,艾威不諱言要變賣家當:「假如一路冇收入嘅話,真係要變賣家當。先賣錶,跟住賣車,最後係賣樓。因為使晒啲錢嘅時候,有好多生活上必須開支要繼續,雖然我冇仔女,但都有阿媽、有老婆,仲有啲小朋友助養嘅,有12個小朋友,一個月幾千蚊啦。我有隻勞力士古董錶,下次喺九龍城再撞到發哥(周潤發)嘅話,會問佢有冇興趣。另外有一隻錶都賣得吓錢,賣得幾多得幾多,跟住就賣車啦,兩架賣咁一架,最後就會賣樓。」對於養自己及家人都成問題,會否中止助養計劃?艾威說:「盡量唔好中止啦,咁幾千蚊應該都解決到嘅。」

拒叩無綫門

                艾威月前曾經考慮移民台灣,現時會否重新考慮?艾威說:「係呀,嗰個計劃都可以繼續諗,實行性都幾大,但當我同啲朋友講起,啲朋友就提出反對,話唔需要做到咁悲觀,撤離香港,可能朋友唔捨得我。台灣生活指數低啲。我退可守,但係冇得進攻。我層樓而家都賣到幾百萬。睇吓將嗰幾百萬點分配,投資又好,慢慢搣又好。有好多同事佢哋生活開支唔可以停,例如小朋友教育費,我相信唔係咁多同事好似我咁好彩,有個機會可以買到層樓,作為最後堡壘。」有否考慮過叩其他電視台門?如亞視或無綫?艾威擰一擰頭說:「完全冇諗過。我感覺到唔會死嘅,點都生存到,中國人嗰句,馬死落地行啦。」
採訪:戴彩煥                                                        
2 : GS(14)@2014-03-18 23:21:08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40318/18659628


港視走投無路,大大減少藝人出路,助長無綫向藝人提出苛刻續約條件,藝人往往迫於無奈接受。據悉,無綫除計劃將譚玉瑛踢出兒童節目外,楊思琦近日與無綫洽談續約事宜,亦慘遭無綫「㩒住打」,要減她人工。由於楊思琦要獨力養女兒,迫於無奈之下亦只好接受。記者昨曾致電楊思琦,但未獲回覆。
[■楊思琦細心照顧卧病在床的長輩。DV圖片] ■楊思琦細心照顧卧病在床的長輩。DV圖片

此外,楊思琦日前和媽咪開車到灣仔律敦治醫院探望卧病在床的女長者,楊思琦走到床邊對女長者貼心照顧,但對方卻未有任何反應。兩母女探病至晚上8時多才離開,還有其他男親友同行,其間楊思琦又為其中一位阿伯拉好羽絨大衣的拉鏈,相當細心。
採訪、攝影:李志明、吳耀輝
港視 視走 走投 無路 藝人 作最 最壞 打算 艾威 賣車 車賣 賣樓 移民 臺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443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