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本·拉登副手十分擅長“躲貓貓”,至少4次躲過暗殺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16461.html

在本·拉登死後出任基地組織領導人的紮瓦赫里(Aymanal-Zawahiri)迄今已經在這個位子上坐了5年時間,而他依然好好地活著。

對於他到底已經是 “過去式”還是基地組織的優秀人才,專家們眾說紛紜,不過有一點大家都非常同意:紮瓦赫里十分擅長“躲貓貓”。

在巴基斯坦成功追蹤到本·拉登行蹤並將之擊斃的美國情報官員,並不願意透露是否知道紮瓦赫里的所在,但他們承認,這名現年64歲的埃及人行蹤非常隱蔽。

紮瓦赫里至少已經躲過4次美國的暗殺行動。然而這些行動都發生在2007年以前,距現在差不多十年了。

美國官員表示,紮瓦赫里為了避免成為美國的目標,甚至不惜采取極端行動。有報道稱,紮瓦赫里為了尋求保護,融入偏遠山區部落,更使用“綠屏”(green screen)技術來掩蓋視頻中的住所情況。據多名美國情報官員表示,紮瓦赫里被認為躲藏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邊境的偏遠地區。

圖為紮瓦赫里(Aymanal-Zawahiri)

曾4次死里逃生

作為基地組織的聯合創始人,紮瓦赫里以本·拉登副手的身份在“9.11”恐怖襲擊中起到了關鍵作用。並且,在襲擊後的幾個月,他作為該恐怖組織的發言人,多次發布視頻和音頻。但是後來,隨著無人機和特別行動襲擊的打擊,基地組織力量逐漸被削弱,此類音頻和視頻訊息越來越少,重要性也越來越低。

在“9.11”恐怖襲擊之後的5、6年時間里,紮瓦赫里有過4次死里逃生的經歷,其中兩次是在2001年11月對托拉波拉的圍剿中,他被鎖定為攻擊目標卻大難不死,而他的一個妻子和兩個孩子在襲擊中喪生。

2006年1月,美國中情局和巴基斯坦警方在巴基斯坦的一個村莊中發現了紮瓦赫里的行蹤,並發射了一枚導彈。共有11名恐怖分子在襲擊中被擊斃,紮瓦赫里卻在事後迅速發布了一則視頻,表明自己再次逃過一劫。

2007年8月,美國再次對托拉波拉發動襲擊。用美國情報術語來說,那里有“HVT-1或HVT-2”(HVT指high value target,即高價值目標),分別指代本·拉登和紮瓦赫里。可惜的是,即便這次行動擊斃了十幾名基地組織和塔利班成員,卻未能找到本·拉登或紮瓦赫里的蹤影。

不到4年之後,美國海軍海豹部隊成功擊斃本·拉登,成為反恐歷史上的一座豐碑。然而紮瓦赫里卻依然活得好好的。

2007年以來,似乎沒有紮瓦赫里被追蹤到的跡象,或許是因為他更謹慎了。相關報告顯示,這幾年來,他先是從巴基斯坦城鎮地區搬遷到了阿富汗邊境,後又進一步往北遷到了山區的部落地區。專家表示,此舉為紮瓦赫里及其追隨者提供了更多的保護。

紮瓦赫里還會使用成像技術掩蓋自己的行蹤。在2006年9月發布的一段視頻中,紮瓦赫里出現在一個似乎是圖書館的地方,畫面中有桌子、橫幅、書架,書架上甚至還有一部玩具大炮。專家稱,所有這一切都是用軟件和綠屏技術“創作”出來的,連橫幅上的字都是後來加上去的。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顯示紮瓦赫里身處一個相當不錯的環境:有固定辦公室和住所,而不是在山洞或土屋中。

被邊緣化的“孤家寡人”?

不過,紮瓦赫里似乎漸漸成為了“孤家寡人”。據美國媒體NBC估算分析,基地組織委員會中參與“9.11”恐襲的10名成員中,紮瓦赫里是僅有的尚未被擊斃或被抓獲的人員之一;在東非大使館炸彈襲擊中被起訴的22人中,他可能是唯一一名尚未被抓獲、擊斃或在囚禁中死亡的人了。

自2011年紮瓦赫里擔任基地組織領導人以來,已經有7名本·拉登和紮瓦赫里的潛在接班人被擊斃。最近的一次是2015年6月12日,納斯爾·阿爾-吾哈伊什在一次無人機襲擊中被擊斃,而他當時剛被任命為紮瓦赫里的副手。自那之後,基地組織就沒有做過任何副手任命,或許是害怕副手再一次成為襲擊目標。

紮瓦赫里更像是一名理論家,而不是本·拉登那種具有領袖氣質的人物。據說他性格傲慢易怒,這種性格不僅傷害了他自己,更傷害了基地組織。一名美國高級情報官員曾說,紮瓦赫里從未和基地組織想要“全球化”的戰略思想完全合拍,他對於該組織在敘利亞發展情況的理解也是相當初級的。

另外,紮瓦赫里和“伊斯蘭國”(IS)的領導人奧馬爾·巴格達迪(Omar al-Baghdadi)關系不和。作為歷史上幾起最糟糕恐襲案的策劃者,紮瓦赫里稱巴格達迪和IS為“極端主義者”。就在上周,紮瓦赫里在一段長約10分鐘的音頻中稱IS“方向錯誤”。

對於紮瓦赫里的這段音頻,各方似乎均無甚反應,有幾名美國情報人員認為,這只是紮瓦赫里對失去“吉哈德地盤”的胡言亂語。但無論紮瓦赫里已經是過去式,還是“烏瑪的智慧之人”,最重要的一點是:他活下來了。他依然逍遙法外,時不時地錄段視頻或音頻做宣傳。

依然是重大威脅

美國中情局局長約翰·布倫南表示,自被任命為本·拉登繼任者5年來,紮瓦赫里面臨著一個又一個危機,而基地組織也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基地組織了:“紮瓦赫里所領導的基地組織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不過,我們確實花了不少耐心和時間,花了好幾年時間,才能夠說我們已經真正摧毀了基地組織的主戰場。”

有一些美國官員認為,紮瓦赫里目前的重要性已經不值一提,他不具備領袖氣質,而隨著美國無人機接連擊斃他的多名親信,紮瓦赫里也被趕到了越來越偏遠的荒野之中。一位美國反恐官員這樣表示:“作為一個日薄西山組織的領導人,他是一個被邊緣化的人物。”

不過,也有一些專家認為,美國情報部門誇大了基地組織的頹勢,因為紮瓦赫里依然掌控著聖戰主義世界中相當一部分人群,相當多數量的聖戰主義者依然效忠於他。

最近,紮瓦赫里正派遣行動人員前往敘利亞,並且顯然已經與本·拉登最喜愛的兒子哈姆紮(Hamza)結成了聯盟關系。23歲的哈姆紮和紮瓦赫里在協同合作下發布了一段音頻訊息。一名美國官員將兩人的結盟形容為“基地組織在地盤不斷縮小的情況下,試圖彌合嫌隙的舉動”。也有一些專家懷疑,紮瓦赫里可能是在培養繼任者,並企圖重振基地組織。

事實上,紮瓦赫里依然是這個全球恐怖網絡的首領。喬瑟林表示:“有很多證據表明,他依然在權力中心,他說的話依然有分量。”而最近紮瓦赫里所傳達的一系列訊息讓他的追隨者們激動了。

即便是認為紮瓦赫里不那麽有領袖氣質的情報官員也認為,“他依然是一個重大威脅,也是一個重大目標。”美國方面依然想要除掉紮瓦赫里,“我們會非常耐心。”

拉登 副手 十分 擅長 躲貓 貓貓 至少 躲過 暗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7124

恒大增持“躲貓貓” 萬科A被漲停“偷襲”

“靜態市盈率來看,貴州茅臺25倍,美的集團14倍,10倍的萬科還不買,是不是傻子?”7月底的時候,一名保險資管人士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如是說,如今有媒體報道恒大買入萬科股票,萬科A在8月4日下午瘋狂拉升,也應驗了這位保險資管人士的預測。盡管恒大否認相關信息,但是8月4日萬科A漲停,報收19.67元,成交近70億元,換手率4.63%。

不少市場人士認為,萬科相對於其他已經被拉高的藍籌股來說,萬科在管理層股東之爭不斷的情形下早已經跌無可跌,17元左右的“白菜價”的確值得大資金搶籌。盡管近日房地產市場成交有所降溫,萬科7月的環比大跌銷售情況也因為股東管理層之爭而不如預期,但這並沒有阻止資金低位搶籌萬科的熱情,不少投資者趁此“壞消息”入貨。

下午3點收盤前,在萬科漲停並再次開板之際,一度有十幾萬手賣單以漲停價19.67元掛著,不過最終投資者的熱情還是讓萬科漲停。

8月4日中午,有媒體報道稱,萬科(000002.SZ/2202.HK)股票近期的買家名單中出現了中國恒大(3333.HK)的身影,目前持股比例或達2%,其中部分資金出自許家印個人賬戶。對此,在8月4日下午2點,中國恒大相關人士稱該消息為假消息,沒有買入萬科股票。之後萬科繼續直奔漲停。然而,又有消息稱,恒大方面又撤回了早前否認買入股票的說法,並稱公司正在擬寫正式回應公告。

深圳一名私募人士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如果恒大買萬科股票的確是假消息,那麽有幾種可能,一是有大機構的資金要大量出貨,在成交低迷之際,需要故意放出好消息拉擡股價;二是許家印和恒大確實是買了,或者有其他巨頭已經買入,但並不承認,2%的水平也沒有達到披露要求,如果想以後買更多,現在也不希望看到股價馬上拉擡的情況,否則日後增持成本大幅增加;三是寶能系護盤資金不足,近期都沒有增持動作,需要讓股價盡快遠離平倉線,確保資金安全。

萬科3日發布公告稱,今年1月-7月累計實現銷售面積1616.6萬平方米,銷售金額2175.1億元。7月單月實現銷售面積207.7萬平方米,銷售金額274.4億元,分別環比下降36.4%、35.3%。對此,長江證券認為,截至7月底,公司已經完成去年銷量總額的78%,完成銷售金額的83%。下半年公司的銷售增速大概率將會繼續回調,但全年有望實現可觀的增長,沖擊新的高點。

相比之下,恒大發布銷售簡報稱,7月實現銷售額430.1億元,同比增長205%,環比增長37.2%,刷新公司單月銷售新高的同時創下房企單月銷售最高紀錄。

上述私募人士稱,萬科7月份銷售額環比大幅下降,已經反映了股東和管理層之爭的利空消息,股價消化也已經比較充分,在利空出盡以後,有投資者趁“壞消息”釋放機會大量買入並不奇怪。既然華潤認為15.88元的增發價,對萬科來說是嚴重低估,相信17元、18元左右買入的話,都會有比較確定的好收成,一旦管理層和股東爭端結果有出於意外的驚喜,萬科有望重拾牛股本色。

近日,從嘉凱城到廊坊發展,恒大在二級市場出手淩厲。今年4月24日,中國恒大宣布以人民幣36.09億元的對價,協議受讓嘉凱城集團(000918.SZ)52.78%的股份,成為嘉凱城的控股股東,8月4日嘉凱城也漲停。而廊坊發展(600149.SH)在股權爭奪戰的股東增持之下,更是連續拉出三個漲停。

大增 躲貓 貓貓 萬科 漲停 偷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8650

萬科A詭異大漲 恒大系“躲貓貓”增持

沈寂一段時間的萬科A(000002.SZ)再度逆市放量大漲,而且是在美國大選當日“黑天鵝”的重壓下走出一根實體大陽,而這根放量陽柱也讓各路投資人感覺“有主力進場”。

在萬科A詭異大漲之時,市場將大漲的原因歸結於恒大及其關聯方或暗中增持。11月9日晚間,謎底揭曉,確為恒大在買入。

有大佬在買入?

11月9日,萬科A高開高走,午後漲勢更為兇猛,逾50萬手大單封漲停,在漲停板打開之後也有數次觸及漲停板,但尾盤時出現快速下跌。該股最終收報26.30元/股,漲8.59%,全天成交402萬股,成交金額為104.85億元。而港股萬科企業(02202.HK)並未被這大漲的氛圍所影響,全天收跌0.72%。

一名私募基金操盤手註意到13:51分、13:52分萬科A封漲停板時的分時圖,買入成交資金量達14億。“按我的經驗,這不是遊資所為,他們的資金量一般頂不到那麽大,這很像是‘大佬又來了’。”他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采訪時表示。

從資金流向方面看,萬科A全天主力資金凈流入24.02億元,凈比為22.91%,成為萬科A近兩個月來主力資金凈流入量最大的一次,且為11月9日滬深兩市主力資金凈流入最多的個股。

龍虎榜數據則將萬科A大漲背後資金暴露一二。營業部席位大舉吸籌,而機構席位大手筆拋售,形成鮮明的反差。但在上述私募基金操盤手看來,營業部席位不一定為遊資,“不排除大佬又在‘躲貓貓’了”。

根據萬科A11月9日的龍虎榜數據,前五大買方席位均為遊資,其中出現廣為股民所熟知的敢死隊中信證券上海溧陽路證券營業部身影,以5.22億元的買入資金位居第二席位,以5.22億元買入資金位列第四位的國泰君安上海陸家嘴東路營業部也算為“老面孔”;其余三個營業部席位則顯得較為低調,上述私募基金操盤手也直言“眼生”,其中買一中信證券深圳科技園科苑路證券營業部則是近6個月只有1次登錄龍虎榜單,此次買入萬科A近6億元。另外,值得註意的是,買三、買四、買五的數額相當平均,均為4.99億元。

“每個營業部分個5億資金進行操作,像是統籌下安排的。”上述私募基金操盤手認為,可能背後藏有大佬。

不過,恒大曾用過的買入席位國泰君安廣州黃埔大道證券營業部、第一創業廣州獵德大道營業部、安信證券廣州獵德大道營業部等9日並未顯現在“龍虎榜”上。

相較遊資的積極買入,位於前五賣方席位第一位的機構則大筆拋售,賣出13.28億元,為前五大買方席位買入金額的兩倍有余,且遙遙領先於其余四大遊資賣方。

與此同時,當日也有資金通過大宗交易買賣萬科A股票。買方席位為中國銀河證券北京呼家樓證券營業部,以21.80元/股的價格分18.11萬股、19.80萬股兩筆賣出,交易價格較當天收盤價折讓17%,累計套現826.44萬元,接手方為國都證券交易單元。而中國銀河證券北京呼家樓證券營業部在11月3日也賣出19.83萬股萬科A股票,交易價格為22.41元/股,接受方營業部同樣來自於國都證券。

萬科A大漲的同時,9日房地產行業也表現不俗,以0.67%的漲幅位居申萬一級行業第二位。個股中,同達創業(600647.SH)漲停,ST亞太(000691.SZ)漲4.98%;浙江廣夏(600052.SH)、嘉凱城(000918.SZ)、廣宇發展(000537.SZ)漲幅均在3%以上。多位長期跟蹤房地產行業的券商分析師均表示,房地產行業整體表現不錯,一定程度上是受萬科A大漲帶動。

恒大宣布再次買入

在萬科A詭異大漲之時,市場普遍將此與一則“恒大及其一致行動人持股或超10%”的消息相聯系。而11月9日晚間,謎底揭曉,是恒大在買入。

恒大集團董事會11月9日晚間宣布,從2016年8月16日至2016年11月9日,該公司透過其附屬公司在市場上進一步收購共1.62億股萬科A股,占萬科總股本的1.467%,收購的總代價約為人民幣42億元。

連同前收購,恒大已於11月9日共持有9.15億股萬科A股,占萬科已發行股本總額約8.285%。截至11月9日,此次收購及前收購總代價約為人民幣187.7億元。

但在恒大宣布增持消息之前,一條“恒大及其一致行動人持股或超10%”的消息在市場上掀起波瀾。

就在11月8日,有媒體報道稱,明面上,截至10月28日,中國恒大持股萬科7%,但許家印並非孤軍作戰,恒大及相關可疑關聯方在A、H合計持有萬科股權或超過10%。

港交所最新數據顯示,力信資本管理有限公司(Nexus capital management limited,下稱“力信資本”)目前其持有萬科企業1.52億股,占萬科H總股本的11.54%,占總股本1.37%;鼎珮證券有限公司(下稱“鼎珮證券”)持有萬科H股7800多萬股,約占H股5.96%,占總股本0.71%。這兩者合計持股占萬科總股本2.08%。

此前有香港媒體報道,力信資本管理有限公司背後有中渝置地(01224.HK)董事局主席張松橋的身影,鼎珮證券則與新世界發展(00017.HK)董事會主席鄭家純關系密切。

而去年的股東數據顯示,力信資本與鼎珮投資集團(香港)有限公司為恒大旗下的恒騰網絡(00136.HK)股東之一。此外,媒體報道稱,張松橋在退出內地房地產市場時,許家印接手了其包括中渝置地、新世界在內的多個內地項目,總金額高達數百億元;鄭家純曾在恒大在香港上市失利時,聯合科威特投資局以及此前已投資恒大的國際投行美林、德意誌銀行等戰略投資者為恒大輸血5億美元。

對於力信資本與鼎珮證券持股萬科是否為恒大一致行動人?11月9日下午,萬科方面表示,尚未接到相關通知,一切以公告為主。至於市場將該消息解讀為大漲的原因,一位大型券商地產首席分析認為,這個消息並非新消息,對市場而言並無較大影響。

在萬科的股權爭奪戰中,許家印在今年8月殺入這場戰局。8月4日,中國恒大首次被曝光在萬科A的股東名冊上,此後一路增持。

萬科 詭異 大漲 大系 躲貓 貓貓 增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2907

共享單車投放"躲貓貓":企業轉入郊區投放、夜間投放

共享單車禁止入內!共享單車禁止投放!共享單車被貼“罰單”!多個城市對共享單車管理越來越嚴,甚至實行投放數量管控,這種情況下,部分共享單車企業轉變思路,開始“郊區投放”。

多地對共享單車管理趨嚴

城市對共享單車管理越來越嚴格。

以北京為例,除了中關村創業大街、南鑼鼓巷等一些街道禁止共享單車進入外,記者近日走訪發現,原來可以騎進去的大院、物業公共區域等,現在基本也不讓騎共享單車入內。

不少地方還專門貼出“禁止共享單車入院”的通知,即使大院內就有自行車停車棚。

在陜西省漢中市,有市民發現,違規停在路邊的共享單車被交警貼上了“罰單”,“罰單”上面提示,違規車輛將被拖移、處罰。

除了禁入、處罰外,共享單車企業更害怕的是數量管制。早在2017年,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就對新增投放的共享單車實施報備審核。

近日,深圳市交委某負責人表示,暫停受理新的單車投放計劃,並對近期發現哈羅單車違規投放新車的事情,已經約談並要求企業立即整改、清理回收。

2016年、2017年,不少媒體報道,制造自行車的企業訂單多的“做不完”,但工信部近日發布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中國兩輪腳踏自行車累計完成產量1941.5萬輛,累計同比下降32.1%。這也側面成為共享單車行業的“晴雨表”。

部分共享單車轉為“郊區投放”

這種情況下,部分共享單車企業改變思路:不在市里投放,轉戰郊區。

近日,記者走訪發現,在北京房山區長於大街——北京地鐵房山線站點分布較多的一條街道兩旁不少哈羅單車,基本都是新車,有的地鐵口附近,密密麻麻擺放,目測至少也有幾百輛。

和這行成鮮明對比的是,在北京市里面,哈羅單車非常少見,記者在二環附近轉悠,難以尋覓哈羅單車蹤影。

在北京郊區,有哈羅單車運維人員對中新網記者表示,“為什麽不在市區而在郊區投放?上面就這麽決定的,房山是重點投放區域,因為周邊居民小區較多。”

哈羅單車相關負責人對中新網記者表示,“因為郊區周邊居民出行最後一公里需求沒有得到很好的滿足,這為了補充當地的運力。”

對於郊區投放,不少用戶持贊成態度。“我住在附近,差不多就是從8月份開始,哈羅單車多了起來,挺方便的。”有路人對中新網記者表示。

投放數量不再公開

據公開資料顯示,摩拜和ofo的車輛投放均為千萬輛級別,但最近一段時間,兩家企業都不再公布投放數量。

摩拜單車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胡瑋煒在摩拜單車7月份新品發布會上甚至表示,“呼籲行業對共享單車飽和的城市不再進行新投放。”

後入局者哈羅、青桔單車等對此顯然是不願接受的。有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後入局者肯定會想方設法投放,畢竟如果沒有車輛在市場,說什麽都不管用。

記者詢問哈羅單車投放數量,對方稱“目前這塊不太願意講”。但在北京郊區,卻有一批又一批的車輛出現。

據陜西當地媒體報道,西安早已經實施共享單車暫停投放,而有些共享單車企業仍試圖投放,並采取夜間投放。

無序停放老問題依然存在

雖然郊區投放滿足了部分用戶的需求,但也存在無序停放的老問題,並給一些用戶帶來困擾。

“早上上班趕時間,但偏偏很多共享單車就堵在地鐵進出口附近,進出都不方便。”有用戶表示。

記者觀察發現,即便是在相對管理規範的北京市區,共享單車亂停亂放問題依然不能完全解決。下班時間,在一些地鐵口,人行道被共享單車霸占成“僅能一人通過”的小道。

某共享單車企業相關負責人接受中新網記者采訪時表示,造成“單車圍城”的情況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無序投放,二是亂停亂放。

上述負責人同時表示,共享單車經過幾年的快速發展,已經從粗放型投放階段到如今的精細化管理階段。

據了解,目前摩拜、ofo、哈羅等共享單車企業都安排了專人管理,引導用戶規範停車,整理規範車輛停放。但現在來看,亂停亂放問題依然無法根治。

責編:張瑜

共享 單車 投放 躲貓 貓貓 企業 轉入 郊區 夜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69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