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新界地霸劏農地教路呃地政

2014-07-31  NM  
 

 

香港一屋難求,連劏房新盤都爭崩頭。有新界地霸看中買家為求上樓的「盲目」心態,奇招百出。早前賣個滿堂紅的元朗洋房屋苑「世外桃源」,被踢爆在農地非法起屋,最終遭政府收回土地,小業主變苦主,隨時「渣都無」。「世外桃源」只是冰山一角。最近,本刊收到新界居民報料,指錦田大江埔村,有地霸劏農地,建屋出售。記者深入調查,發現大江埔村不少農地,已變成一幢幢別墅及平房。所謂地霸,原來都是附近的地產經紀行老闆,他們更自度一套買地送屋的「甩身」大法;聽落「極筍」,其實將法律責任一併「賣予」小業主。新「玩法」正風行新界大小村落,本刊逐一將幕後地霸起底,踢爆如何利用「一條龍服務」氹小業主上鈎,以及瞞騙地政等蠱惑招。

錦田大江埔村位置偏僻,由元朗市中心搭小巴入來,班次疏落,車程約半小時。這裡曾以養雞聞名,雞棚處處,禽流感肆虐後,雞欄丟空,村落變得破舊。直至年初,因附近高鐵工程出現延誤,才再次被關注。不過,真正為該村帶來變化的,並非高鐵,而是農地發展。如今的大江埔村,破爛的雞棚、豬欄、寮屋,已改建成一幢幢別墅、平房,背後原來有多個地霸橫行,炮製新玩法。

牌照屋變豪宅

近月在大江埔村內突然出現了兩幢灰色外牆的「豪宅」,由長條木板及水泥牆圍起,中間的黑色大閘長及闊各兩米,襯托金色巨型把手,甚有大戶氣派。記者到訪時,聽到門內有水聲及狗吠,透過門縫,看見一男子在內洗地。該名不肯透露姓名的男子見有陌生人出現,戒心甚高,只表示自己於半年前買入此地,並建屋自住,對於是否合法、向誰人購買、買入價等,都三緘其口。

一條龍買地送屋

翻查土地註冊處資料,上址連同附近六個地段,共一萬二千多呎地皮俱為農地,由公司「雲帆一葉」於一二年以二百萬元購入,並在去年三月將地皮分割兼分契,現售出六個地段,套現六百八十五萬,賬面計,已大賺兩倍半。其中已建成兩幢兩層高「豪宅」的地皮,售價分別為一百七十萬及二百萬元,呎價千二至千四元。而旁邊兩座舊式寮屋仍未「變身」,但都裝上冷氣,相信是讓地盤工人休息所用。據知,大業主為逃避法律責任,度出新招,買入農地後劏細出售,再以買地送屋為招徠,吸引買家。「送屋其實都係將建築費加喺地價入面。另外買家可以揀齋買地,再加錢幫你起屋。」知情人士透露。如此一來,交易記錄只是一般合法的農地買賣。大業主及地產代理甩身,法律責任卻轉移至小業主身上。

起高牆耍地政

地皮大業主還有一套氹小業主入局的方法。本刊調查發現,上述地皮業主「雲帆一葉」的公司秘書陳玉河,及地皮劏細後第一個買家林海權是生意拍檔,記者到二人均曾報用的錦上路上村找陳、林兩人,發現該處為「龍軒地產」,職員承認兩人是「老闆」,但甚少落鋪。龍軒地產經常在報章雜誌賣廣告,買賣村屋及農地。之後,另一記者以投資者身份到龍軒地產,指要投資大江埔村一帶的農地,並詢問有關法律問題,楊姓經紀直認買農地起屋屬法律「灰色地帶」,「有啲地上面有牌照屋,係俾工人、俾雞或豬住,一般係唔可以拆,而家買家多數係成個拆咗再重建起高。地政署問起,你話係裝修緊牌照屋就得啦。」「牌照屋」意指有地政署發出牌照的屋宇,一般是豬欄、雞棚及放農具的小屋,有的容許住人。但牌照屋一經當局發牌及登記,不能轉讓及出售他人,也不得改建。而各牌照屋的具體資料,地政署並沒有公開。楊大派定心丸:「拆屋重建,多數會收到地政署警告,勒令拆遷僭建物,但若無其他居民投訴,地政署多數唔會有下一步行動。」見記者猶豫,他再教路,指地主只要在起屋前,興建石牆圍起土地,就神不知,鬼不覺。因為政府人員沒有權力進入圍牆內的私人地方量度建築物,所以難以追查。「進入私人地方嘅通行令由法庭頒佈,好多時係涉及刑事,但呢啲(農地起屋)唔係,所以地政都無辦法,呢個係法律罅。」楊笑說,圍起農地,起屋再出售的玩法,近幾年才興起,「本身啲地主都唔識,賣塊地俾人搞就算,但見啲經紀因而豬籠入水,所以依家搞埋一份。」他指,農地屋太搶手,整個大江埔村的地已售罄,暫時沒有「放盤」。

雞棚建屋苑

經紀行變地霸,一山還有一山高。本刊月初收到一封投訴信,正是衝著曾任新界地產代理商聯會副主席的鈞寶地產老闆娘莊寶端而來。指她在大江埔村買入農地,先割細,再美化農舍轉售。信中所指的地盤,就在「雲帆一葉」的地盤對面。莊寶端及另一人張安華於去年四月以八百萬元買入農地,面積達萬六呎,並火速割成十五塊地,預計可建九間寮屋,是村內最大的項目。

兩百萬有地有屋

至今,莊氏已賣出九塊地,合共套現九百萬元。現場所見,已建好五間平房,大多是一層高平房,當中兩間屋的地皮仍未賣出。最顯眼的一幢兩層高橙色「洋屋」,由木板及水泥牆圍起,由木門縫可看到裡面擺放了建築物料,並有工人在施工。記者上門找業主,有工人指業主身在內地,該屋為半年前買入,估計是自住。講到買農地建屋,工人爆出一句:「呢度好多農地有屋,一兩百萬就有啦,其實就咁買地再自己起屋都得,建築費都係幾十萬。」附近屋苑的居民指,地盤前身是雞棚,現非法改建為住宅,他表示:「一層高嗰啲,我聽啲街坊講,係準備出租俾南亞人士。」莊寶端於元朗馬田村開設鈞寶地產,記者以買家身份到訪,鋪內只有莊寶端及一名秘書。記者問及大江埔村一帶的農地買賣時,聲線低沉的莊,即時提高防備,推得一乾二淨:「嗰度淨係可以買賣土地,唔可以起屋改建,如果唔係就犯法。」該地盤內現有五個地段收到地政發出勸諭信,但繼續「你有你勸,我有我起」。

「池畔」大宅

外人食「大茶飯」,村內居民亦「不執輸」。在大江埔村村口附近,有一水池,地政總署於水潭前豎立通告牌,警告「切勿非法蓋搭或購買寮屋」。但諷刺的是,就在此牌旁,一幢豪華白色平房正在興建中,而且接近完工。屋內不見工人,但一起風,就聞到水潭飄來的惡臭。根據資料,該地地主為羅玉基,去年以二百萬買入此臭水潭地段,他報住在大江埔村內,記者兩次上門,都無人應門。白色平房旁,還有一地盤正動工,面積甚大,已可看到兩幢平房的雛形。該處地盤工人指業主有機會是放租,惟各部門均未見有其入則紀錄,該土地現由兩名鄧姓人士持有。

僭建偷雞遍地開花

大江埔村如此猖狂,而非法改建、僭建,亦早於整個新界遍地開花。去年被宣佈剔出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坪輋,亦是非法使用農地的黑點。記者走入坪洋村,發現最少三個地盤被密不透風的鐵板包圍,十分神秘。其中一個地盤,包括一間一九七四年落成的寮屋。記者指想投資附近農地,地主鄧樹倫即帶記者入內參觀。自稱做裝修工程生意的鄧,在寮屋外僭建了約四百呎的玻璃屋,放滿建築材料。鄧樹倫指兩年前以約四百萬元,買下此處六千呎地皮,由於是農地無法套丁,不能起屋買賣。他表示:「牌照屋唔郁得,但就可以內部任意改裝。」之後更漏口風指,玻璃屋都是僭建,「早前收過地政嘅通知,除非再有人投訴,否則佢哋(地政)唔會理,官地會緊張啲,私人地唔理o架。」更大膽謂:「呢度除咗放嘢,想住都得,裝修嚇就得,用嚟養老都唔錯,你老闆係咪有興趣?一千萬賣俾佢!」至於另外兩個地盤,都涉嫌違規將農地當倉地用,當中一個使用者更是承建商龍頭金門建築。地政總署規定,將農地當作倉地使用,均是要向地政署申請,批准後還要補地價,但資料顯示,兩個地盤均沒有入紙申請。

地政變無牙老虎

對於新界愈來愈多地主違規,甚至變身發展商再大玩買地送屋,本身是新界原居民的律師林國昌提醒,買家要有孭上責任的準備,「地上嘅嘢都係業主嘅,不過,近年多了人願意賭一鋪,搏地政多嘢做,唔得閒,咁住多幾年,就當成事實,就算真係被拆咪當交租囉。」第一太平戴維斯估值及專業服務董事總經理陳超國亦認同,「近一、兩年,係多咗好多割細農地個案,以前投資者買農地係搏被發展商收購,但近年有不少是做埋發展商,起埋僭建物,搏唔會有事,亦因此連以前無人理、位置較遠離大路嘅農地,都由幾百蚊一呎,炒到依家過千元一呎!」陳超國指,二手農地價會否繼續炒上,要視乎政府的行動,「如果對僭建違規視而不見,即係鼓勵人哋繼續。」事實上,地政署作為執法機關,但其處理投訴個案的速度,經常為人詬病。是次調查期間,記者多次以市民身份致電元朗地政署,往往未能直接聯繫負責職員,到回覆電話時又要求記者提供僭建物所處的地段號碼。根據程序,地政接到投訴後,地區主任會到涉事地段觀察求證,再發警告信要求地主更正違規建築。不過究竟發多少次信,每次等候更正時間有多長,都沒有規定。以大江埔村為例,曾有居民將豬欄改作劏房出租,兩年前已收到地政的警告信,但至今該處仍住滿劏房戶。手腳慢與人手緊絀或有關,原來上年度執行契約條款工作的地政職員只有八十一人。而有常與地政專員打交道的經紀透露,負責每個分區的地政專員,與區內地產經紀、鄉紳、村長等關係千絲萬縷,他透露:「專員呢個位每兩三年換一次,我哋會搞歡送會、迎新會,大家坐低食飯聯誼嚇、認識瞭解嚇,以後有咩項目、行動都算打好咗招呼嘛。」

地霸搵銀絕橋

寮屋劏房煉獄

唔好以為住新界,就可以住平啲,住大啲,出名多劏房的上天平山村亦一房難求。記者上週四於村內見有寮屋閘外掛上紙皮,寫明一房一廳月租二千五,隔天記者致電業主沈小姐,她承認剛改建寮屋,劏出兩個單位,分別是一房一廳及兩房一廳,月租二千五到三千五不等,廚房、廁所要共用,不過已全數租出。新界區經紀蔡生指,因新移民數量龐大,不少寮屋已出租,他帶記者到上水與粉嶺之間的雞嶺,看租金約二千的「示範單位」,走過蚊蟲滋生的草叢和臭水渠,到達埋在草堆中的鐵皮屋。屋內被一開二,業主武先生指,其中一間已租予一家三口,空置的一間屬「一房一廳」。所謂的廳其實是一條長窄的彎曲走廊,盡頭突然有一個兒童版蹲廁,整個單位滿地沙塵,「裝個冷氣就住得,最多送你兩把風扇!」武先生說。之後他又帶記者前往雞嶺另一間約二百呎的劏房,由鐵皮砌成,烈日當空單位儼如火爐,而唯一的窗,對著另一劏房的「廳」,無風亦不見天日。

新界 地霸 農地 教路 路呃 地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7714

補習社代做功課 教壞細路呃老師

1 : GS(14)@2012-08-16 10:24:47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0816/16608213
每月收費達2500元
補習社只有一名叫梁鑫森的補習導師,玻璃牆上掛了他2000年港大理學士畢業證書。他見記者對代做暑期作業有興趣,熱心解答「夾硬逼佢(學生)做(作業)冇意思,佢都唔會識,先生(老師)又唔會對(批改)……我同你做曬暑期作業!」記者稱擔心交予老師的功課筆跡不符或作答過於準確,會引起學校老師懷疑時,他即時拍心口說︰「先生有乜投訴,畀電話我,我同先生講。(你同先生講?)冇問題㗎,我都唔驚,你哋驚?我同你諗到好絕,先生唔係神唔係皇帝,你兇嚇佢!」
梁鑫森的補習社每月收費2,500元,學生在補習社做梁為他們「度身訂做」的練習,而梁則替這些小一至中六的學生做暑期作業。他說:「之所以收咁貴,依然有人嚟,因為合乎人性。」
雖然梁 sir見解「獨特」,但場內的學生卻十分認同,其中一名在課堂內打足一小時遊戲機的中二生更指,打機不會影響學習,他找梁 sir補習一年後成績有明顯進步。「英文進步咗十幾分,易理解咗。」

承認道德上講不過去
記者翌日表明身份,梁 Sir承認代做功課「道德上講不過去」,但反指課程年年改,但暑期作業卻不變,「好似正負數,以前六年班教,家推去中一教,但暑期作業唔變,你叫佢點做……做功課一定自己做,但唔識比例越嚟越大,反正都係抄,不如幫你做!」
教協副會長黃克廉反駁暑期作業每隔兩三年便出新版,不可能出現學校一直沿用舊版的情況,批評對方「唔理教得好唔好,佢第一件事已教識學生無盡力,合謀欺騙老師,完全係唔要得的學習態度」。
2 : GS(14)@2012-08-16 10:25:53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0816/16608214

小學習作5元有交易

在網上討論區的暑期假業槍手的廣告中,有人以 band1學生、快靚正、三天完成作招徠。收費以年級計算,越高班越貴。一份幾頁計的小學暑期習作,5元便有交易;初中則以一本暑期作業計算,開價由15至50元不等。
至於高中學生的專題習作,以一份十數頁的通識專題報告為例,每做一頁則收30元。
《蘋果》成功聯絡到一名聲稱正修讀華盛頓大學文學系二年級的女槍手,她稱已幫五個學生做暑期作業。記者要求她代做一本升中二的中文暑期作業,及一份《射鵰英雄傳》閱讀報告,合共收費50元。
記者委託一名初中生在將軍澳坑口港鐵站,將作業交給年約20歲的女槍手。她先收25元閱讀報告費,當日即透過電郵傳來閱讀報告。
一星期後,她再交回中文作業,再收25元。該本作業共有78頁,包括閱讀理解、語文應用、聆聽習作、作文及閱讀報告等,她稱用了兩三天完成。
記者其後致電其手機並表明身份,她否認做槍手並掛線,及後一自稱她媽媽接聽,並為女兒辯護,「小朋友唔識做功課,啲父母又唔睇,又冇請補習教,我哋賺少少錢又幫到人,有乜問題?」
名師批評質素差劣

然而,女槍手交回的暑期作業卻是錯漏百出,聆聽練習更是大部份出錯,令人懷疑她根本未聽過錄音便亂填答案;唐詩部份錯誤也多,《贈汪倫》一詩竟誤將送行者寫成李白。作文又不夠字數及夾雜大量簡體字。較難的題目則留空,例如四題猜燈謎只做一題,普通話拼音部份全部留空。
英皇教育中文科老師蕭源查閱暑期作業後直言,女槍手做功課的質素只屬中、下品。至於《射鵰英雄傳》閱讀報告的400字內容,不少只是從網上找資料左拼右貼「創作」而成。蕭 sir指,報告內容空洞,質素差劣。
香港教育政策關注社主席張民炳認為,老師有責任確保學生自行完成功課,「如果學生嘅功課離奇地錯好少,老師應該懷疑,唔好畀佢哋過到骨,令歪風蔓延」。


3 : GS(14)@2012-08-16 10:26:35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0816/16608215

仍在公開大學就讀

位於太子長沙灣道長豐商業大廈五樓的摘星教育中心,導師邱志強( Simon)在補習社網頁和個人卡片上,均稱擁「數學榮譽理學士學位」,且曾任「科大數學導師」。他稱自己具九年補習經驗,是數學的「特別資優生」,專任教新高中數學課程,每小時收費180元。
不過有公開大學講師踢爆,邱志強於去年才開始報讀公開大學數學學位課程,尚餘三年多才畢業。「我哋覺得佢虛報學歷呃學生問題好嚴重,尤其佢喺校內成績都只屬一般。」該導師說。
記者遂到邱的補習社查詢,他表示自己主要替高中生補習數學,但當記者問他畢業於哪間大學時,他支吾以對︰「都係 commercial嗰啲,我唔想透露。」記者追問何謂「 commercial,是否科技大學?」他即含糊說「差唔多……(理大?)附近啦…」被記者質詢後,他即時從網頁「鏟走」所有虛報的學歷,只餘下「資深數學導師」的銜頭,但就繼續招收高中學生。



在摘星教育中心任教的邱志強,在網上及個人卡片均聲稱是數理學士畢業,但其實他還在公開大學修讀學士課程。互聯網
4 : kobe bryant(28492)@2012-08-16 10:39:01

又係一條財路...依家D細路真係....
5 : GS(14)@2012-08-16 10:41:56

4樓提及
又係一條財路...依家D細路真係....


第時找番D呢D兼職先
6 : conandea(16520)@2012-08-17 09:47:05

5樓提及
4樓提及
又係一條財路...依家D細路真係....

第時找番D呢D兼職先


真係頂爛市, 好多中心其實是有答案的, 所以好多可以照炒
但上圖果D都可以錯到咁...
7 : GS(14)@2012-08-17 09:50:39

6樓提及
5樓提及
4樓提及
又係一條財路...依家D細路真係....

第時找番D呢D兼職先

真係頂爛市, 好多中心其實是有答案的, 所以好多可以照炒
但上圖果D都可以錯到咁...


我以前唔識那些都去書局抄就算
8 : conandea(16520)@2012-08-17 09:55:27

7樓提及
6樓提及
5樓提及
4樓提及
又係一條財路...依家D細路真係....

第時找番D呢D兼職先

真係頂爛市, 好多中心其實是有答案的, 所以好多可以照炒
但上圖果D都可以錯到咁...

我以前唔識那些都去書局抄就算


你話返工果時?定返學先?
9 : GS(14)@2012-08-17 09:57:27

8樓提及
7樓提及
6樓提及
5樓提及
4樓提及
又係一條財路...依家D細路真係....

第時找番D呢D兼職先

真係頂爛市, 好多中心其實是有答案的, 所以好多可以照炒
但上圖果D都可以錯到咁...

我以前唔識那些都去書局抄就算

你話返工果時?定返學先?


以前返學,我通常一個禮拜做好晒D功課,然後剩低就作文就亂寫一通,最後真是唔識先找答案

補習我以前都是做過一年補習社,但是當年D野太淺,我當年考高考的功夫未消失,都仲得得地
補習 社代 代做 功課 教壞 壞細 細路 路呃 老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01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