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焦炭領漲四連陽 澱粉領跌四連陰

期貨市場下午收盤,焦炭領漲,四連陽,漲幅達3.92%;澱粉領跌,跌幅達2.13%。

午後煤炭短線快速拉升,焦炭盤中一度漲逾4%,焦煤漲逾2%,黑色系鐵礦和熱卷也紛紛上揚。截止收盤,棕櫚油漲3.54%,焦煤、滬鉛、玻璃、鄭棉、滬銀漲超1%,滬鋁、橡膠、菜粕、滬鎳、滬鋅、豆粕、鐵礦石、滬金等收漲;玉米跌1.98%,大豆、雞蛋、熱卷、鄭煤、螺紋鋼等收跌。

煤炭行業分析人士表示,9-11月,煤炭行業將會迎來產能關閉的集中期。距離國家發改委提出的力爭11月底基本完成全年煤炭去產能任務的時間窗,只剩下不到2個半月的時間,煤炭去產能加速,關閉名單包括中國神華等多家上市公司旗下煤礦。

中國證券網披露顯示,中鋼協向發改委遞文,近兩個月鋼鐵行業煤炭供應緊張,有的鋼鐵企業個別煉焦配煤的煤種庫存幾乎斷供,企業煤炭庫存普遍偏低,鋼廠請求煤礦增加供應數量、兌現合同,以確保企業正常生產。就此向中鋼協市場部方面求證,該人士並未否認文件的存在。

中糧期貨認為,煤炭領域受供給側改革影響大於礦鋼,焦煤、焦炭產量下降均比較明顯,對現貨價格產生了支撐作用。焦炭目前處於供給偏緊的狀態,鋼廠為維持正常生產對焦化廠的提價行為較能接受,目前焦化廠開工和庫存仍很低,後期對焦煤的需求仍會保持較高水平,故需求端對價格的支撐作用還會持續。

焦炭 領漲 漲四 四連 連陽 澱粉 領跌 跌四 連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5867

期貨上午收盤:澱粉領跌四連陰

期貨內盤上午收市,錳矽領漲,漲幅達3.70%,澱粉領跌,四連陰,跌幅達1.36%。

棕櫚油漲1.89%,玻璃漲1.34%,PP、滬鋅、滬鋁、菜粕、焦煤、鄭棉、鄭油、豆油、白糖、橡膠上漲;大豆、熱卷、玉米、鄭煤、螺紋鋼、雞蛋、鐵礦石、焦炭下跌。

消息面上,昨日國家糧食局在吉林長春召開全國秋糧收購工作會議。會議認為,今年秋糧生產形勢總體較好,預計收購量將繼續保持較高水平,收儲任務艱巨繁重。

據中國之聲《新聞和報紙摘要》報道,農業部副部長余欣榮表示,在糧食“十二連增”、供求壓力減小、國內外農產品價格倒掛的情況下,國家提高糧價的空間收窄、支持的力度可能減弱。明年種植業結構調整,重點作物還是玉米,重點區域還是“鐮刀彎”等玉米非優勢區,力爭明年再調減玉米面積1000萬畝以上。

西南期貨認為,自2016年9月1日起,將玉米澱粉、酒精等玉米深加工產品的增值稅出口退稅率恢複至13%。雖然短期該政策對市場的影響有限,但從長期來看該政策對澱粉利多。雖然近期有消息稱,國家將給予東北的黑龍江省和吉林省玉米加工補貼,金額是深加工企業每加工1噸玉米國家補貼100—130元,省政府配套補貼200—260元,補貼時間是半年潮糧期。這也是近期玉米澱粉大幅下跌的主要原因,但是我們認為下跌幅度過大,價格已經部分體現了該預期,如果在繼續大幅做空的風險比較大。

期貨 上午 收盤 澱粉 領跌 跌四 四連 連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5869

中國葡萄酒產量連跌四年

雖然進口葡萄酒沖擊有見底的趨勢,但國產葡萄酒的陣痛期依然在延續。

國家統計局數字顯示,相比2016年進口葡萄酒的雙位數增長,國產葡萄酒已經連續4年產量下滑。由於種植成本高、模式落後、效率低等先天不足,國產葡萄酒產業在和進口葡萄酒的競爭中落了下風,而在這一輪市場調整中,國產葡萄酒還在尋找突圍的方向。

進口酒壓境

近日,通天酒業(00389.HK)發布了2016年業績公告,也成為今年第一家報虧的葡萄酒企業。公告顯示,通天酒業2016年收入2.7億元,同比2015年2.9億元略有下滑,但凈利潤由盈轉虧,從958萬元轉而虧損9329萬元。

通天酒業方面表示,虧損的原因一方面是由於國內經濟增長放緩帶來的酒類需求下降;另一方面,則是由於進口產品不斷深化對中國市場的滲透,導致中國葡萄酒市場不同檔次產品的競爭激化,從而對國產葡萄酒產品銷售造成較大沖擊。

從2013年以來,進口葡萄酒的快速複蘇讓國內葡萄酒市場份額不斷被蠶食。

據中國海關總署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進口葡萄酒總量達6.4億升,總額高達23.6億美元,同比2015年分別增長15%和16%。其中瓶裝葡萄酒占總進口總量的九成以上。其中法國為最大的葡萄酒進口國,占到總進口比例的44%;澳大利亞和智利緊跟其後占據了35%的進口份額。

而相比之下,國產葡萄酒則面臨4連跌,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2016年全國葡萄酒產量為11.4億升,較上一年減少1%。

值得註意的是,隨著進口葡萄酒價格泡沫的消退,貿易商也更加務實,數據顯示,2016年每升進口葡萄酒均價下跌4.6美元,下跌3.8個百分點。

在近日舉行的葡界論壇上,煙臺市葡萄與葡萄酒局副局長張旭表示,不考慮庫存的情況下,2016年進口瓶裝葡萄酒已占國內市場份額的三成,提高近4個百分點。同時隨著進口葡萄酒市場泡沫受到擠壓,雖然進口額保持著雙位數增長,但較上年卻回落了20個百分點。這也意味著進口酒加速以大眾化姿態進入市場。而隨著進口酒國內市場的占有率持續提升,會給國產葡萄酒造成很大的沖擊。

這一點在國內葡萄酒企業的業績上也有所體現,除了威龍股份(603779.SH),國內葡萄酒上市公司包括張裕(000869.SZ)、中葡股份(600084.SH)等今年前三季度凈利潤均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對了應對市場競爭,2016年通天酒業加大了廣告和品牌宣傳投入,廣告及推廣開支從1400萬暴漲為1億元,同比增長622%,並開發新產品以適應消費需求。但在全國五大區域市場上,葡萄酒進口較為集中的華東、中南和西南三個區域,經營利潤卻出現較大額虧損,其中華東地區從盈利1927萬元轉而虧損1256萬元。

沖擊蔓延至上遊

進口葡萄酒的沖擊從零售市場傳導到行業上遊。

在中國葡萄酒六大產區的河北沙城產區,由於酒企銷售疲軟,釀酒葡萄收購價格的下滑,當地部分農戶砍掉了葡萄藤轉而外出打工。

“現在種釀酒葡萄的利潤太少,幾畝地的收入不夠一家人開支。”懷來縣海科葡萄專業合作社負責人梁曉晴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

梁曉晴告訴記者,合作社的情況相對還好,但普通農戶釀酒葡萄的收購價格不斷下滑,以赤霞珠為例,2016年收購價格較高的酒企為1.8元/斤,畝產2000斤,去掉農資和人工,一畝地的凈收入不超過3000元,5畝地不過1萬5千元,還不如外出打工。據介紹,在這一輪調整中,懷來縣釀酒葡萄種植面積減少了約2成。

而另一方面在瓶裝酒沖擊零售市場之外,隨著關稅的減免,智利和澳洲的質優價廉的原酒也已深入產區。

據梁曉晴介紹,在2016年秋天後期,當地釀酒葡萄價格有所擡尾,不少酒企就開始停收葡萄,並從12月開始轉用進口國外的原酒進行生產。

海關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散裝葡萄酒進口量為1.4億升,山東和河北是原酒進口的前兩名。

記者了解到,進口原酒多數作為國產葡萄酒的生產原料。酒廠在進口之後仍需要和國內原酒勾兌調整,但仍不失為有效降低成本的方法。目前澳洲原酒價格在5000元/噸左右,智利價格更低,而國內葡萄制造原酒的成本則在7500-8000元/噸。

酒廠使用進口原酒也無可厚非,原本國產葡萄酒產品大多為中低端,而進口葡萄酒低端占到半數以上,中端也占到3成到4成。由於其具有成本和性價比的優勢,對國內中低端市場的沖擊最為強烈,如果酒廠原料成本過高,就不利於未來的銷售。

記者了解到,由於下遊銷售萎縮,沙城產區當地最大的酒企中糧長城葡萄酒就曾控價限收。2013年,中糧長城在張家口收購總量從2.9萬噸減少至0.4萬噸,導致當地原酒積壓。2014年,經協調,長城公司少量恢複收購,但將價格壓在6700元/噸,原酒廠每賣一噸就要虧1300元。2014年秋後,就已經出現了砍伐葡萄藤的情況。

2015年,長城、張裕等大型企業的葡萄酒銷售量下滑,導致葡萄收購價格繼續走低。曾有人測算,農民種植釀酒葡萄的收益並不比種玉米高多少,一畝僅多出200-300元,而且種植葡萄費時費力、專人全程管理,不像種玉米農閑時可以外出打工增加收入。當年,沙城產區釀酒葡萄種植面積同比減少2萬多畝。2016年,由於雹災產量減少,情況沒有繼續惡化,但價格也沒有起色。

梁曉晴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長期以來,國產釀酒葡萄種植一直存在質量和產量的矛盾,而現在行業進入到一個2-3年的陣痛期,優勝劣汰,農戶會自覺地配合企業把葡萄質量提上去。短期內為了保證合作社社員的銷售收入,他想盡辦法:一方面做好管理提升葡萄品質,另一方面他采取了在酒企看來是“瞎胡鬧”的方式,通過互聯網招募釀友,以收購價2-3倍的價格銷售釀酒原料和技術。

沖擊見底 陣痛持續

中國酒業流通協會副秘書長、中國酒業論壇創始人趙禹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國產葡萄酒行業調整未必會變的更壞。

在他看來,進口葡萄酒在海關數據上的增長,未必代表消費的同比例增長,由於葡萄酒消費潛力巨大,很多流通企業布局其中,據估算,過去三年里,進口葡萄酒的經營者數量增長了至少10倍,也導致大量的進口葡萄酒存在於庫存和渠道之中,並不能證明市場份額大幅增長了。雖然國產葡萄酒近幾年的產量沒有明顯增長,但根據他調研發現,目前國產葡萄酒的市場份額穩定在70%左右。

在經歷了4年下滑之後,進口葡萄酒的沖擊也有見底的趨勢。

張旭認為,從大環境看,國內葡萄酒市場仍處於調整期,市場預期不可盲目樂觀。但從產業數據看,雖然國產葡萄酒產量自2013年以來的連續第4年下滑,但相比2013年兩位數幅度的下滑,近幾年國產葡萄酒產量正在趨於穩定。

在行業內看來,中國葡萄酒行業正在經歷一次大浪淘沙的內部淘汰,從產區種植、釀制到銷售都要向精細化轉型,產能從萬噸為單位轉向更小的單位,可能會有一部分企業被淘汰,但是最終留下來的將成為國產葡萄酒的新希望。

張旭表示,進口葡萄酒的沖擊一直都在,面對激烈的市場競爭,“與其抱怨世界不如改變自己”。

在趙禹看來,進口葡萄酒給中國葡萄酒產業帶來了先進的理念,在消費知識普及方面借鑒作用。進口葡萄酒因為紛繁複雜,在品牌塑造方面難度較大,而國產葡萄酒更有利於品牌塑造,此外隨著多品種、個性化、差異化的產品不斷湧現、產品定價也逐漸趨於理性、市場運營能力逐漸提高,消費者對國產葡萄酒認知也有了明顯提高,都將極大地推動國產葡萄酒發展。

不過本身國產葡萄酒行業確實存在先天不足。

記者了解到,國產葡萄酒本身存在成本問題,國外葡萄酒屬於農產品,政府給予高補貼,而國內屬於工業品,要受到農業、林業、工業等多個行業的約束,還有消費稅等。而且本身國外機械化應用也更好,成本更低。國內著名葡萄酒專家郭松泉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此前有政府部門在做調研,試圖減少產業的部分稅費,但還沒有結果。

另一方面國內葡萄種植的成本偏高。梁曉晴做過測算,規模化機械化之後、拋開稅費,種植成本可較小門小戶方式降低一半,但比國外的成本高50%。由於中國產區冬天較冷,葡萄藤埋土過冬,郭松泉介紹,埋土過冬的成本在葡萄種植成本中約占三分之一。

張裕葡萄酒副總經理孫健此前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國產葡萄的產業化、機械化、果農的勞動效率和最終產品與產業成熟國家相比,競爭力不高,這個差距短期無法改變。張裕曾試圖改變和縮短這個差距,目前公司在國內6大產區擁有11個葡萄園,在國內葡萄酒企業中,是自有葡萄園和產量比例最大的。從成本上看,從新疆運原料回煙臺比智利運到中國的還要貴,因此如果完全按照市場角度算經濟賬的話,這樣做並不合算,但行業里總要有企業向前推進。所以張裕采取的方式也是一方面掌控更多的葡萄園並消化其產能,另一方面向海外擴張把自身做強,來逐步平衡國內外的收入。

“國產葡萄酒還是要找到突圍的方式。”郭松泉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對於國產葡萄酒的概念不應與進口葡萄酒混為一談,應該有自己的特色體現差異,打造中國葡萄酒文化和新概念。世界主要的葡萄酒生產國大多是地中海氣候,中國是大陸性氣候,地域廣袤,原輔料和風土上有自己獨特性。此外,中國的飲食文化和西方也不同,西方的長桌文化和中國圓桌文化,西方的一菜一酒和中國的一酒到底,西方的多碰少喝和中國的幹杯文化都截然不同,在消費觀念和飲酒文化上,應該培養自己的文化,而不是厚此薄彼、設置門檻。

在郭松泉看來,應該是國產葡萄酒企業團結在一起,打造一個中國產區的形象,這也符合國際上的推薦模式。不過記者了解到,目前國內葡萄酒企業自我意識較強,還很難在聯合上難實現突破。

中國 葡萄酒 葡萄 產量 連跌 跌四 四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767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