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作為股民, 我究竟想賺誰的錢? 張化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c88c400100ts02.html

我最近老是在想一個問題: 作為股民, 我究竟想賺誰的錢? 如果我想賺上市公司的錢, 那麼我就必須選擇那些從長遠來看有成長潛力的好公司, 耐心等待它們成長(畢竟,草長出來也是要花時間的)。如果我想賺其他股民的錢, 那麼,我就必須學點心理學, 或者學會打聽消息, 試圖先人一步, 著重分析短期的經濟數據, 和公司的財務數據, 以及猜測其他人對這些短期數據的反應 (求二階導數)。

從短期來看, 股市基本上是一個零和遊戲。 如果你做短期, 那就只能依靠比別人聰明或者幸運, 賺其他股民的錢, 因為公司的業務不能在短期有明顯變化。但是, 股市在中長期並非零和遊戲。

 

有幾個道理, 我們也許可以串起來(它們實際上是同一個道理的幾種說法):

 (1) 短期投資就是想賺其他股民的錢; 長期投資就是想分享上市公司在生意中賺的錢;

 (2) 短期投資只需要研究股民, 研究股票; 而長期投資者才需要研究上市公司;

 (3) 我們每個人都以為自己比大多數人聰明, 而實際上, 我們就是大多數人。

 (4) 短期投資者需要關注價值窪地, 而長期投資者關注幾年甚至幾十年以後的結果, 不需要太看中間的過程。

 (5) 上市公司的董事們經常被迫賺錢, 因為他們的買賣受到限制。

 (6) IPO是一場熱鬧, 虧錢容易賺錢難。

 (7) 總的來說, 做PE股權投資的人們比做二級市場的人們好像聰明一些。對不起, 我說這句話, 會得罪太多人。請允許我收回這句話。做PE股權投資的人們跟做二級市場的人們相比,贏在了起跑線上。他們投資的企業也許能夠上市, 也許終究不能, 所以他們一般被迫留足了空間, 而二級市場的人們總是指望"見勢不妙,撒腿便跑", 可是我們總是在還沒有來得及跑掉之前, 資金就不見了一大半。這時候, 於心不甘, 繼續持有, 於是我們就虧了更多。

 (8) 最好不要做預測; 如果你一定要做預測, 那就只做長期的, 模糊的和方向性的預測。預測幾個月以後的物價, 金價, 銅價, 匯價或者股價, 實在是不明智的。

   去年9月, 我出版了<<一個證券分析師的醒悟>>一書。但是, 醒悟需要一個過程, 特別是對於我這種在股市泡了17年, 中毒很深的人尤其如此。 最近, 我把今年繼續思考的結果放到了書中, 把過時的內容剔除了。這個更新本將於10月份擺在你面前, 我自己很滿意。謝謝編輯沈家樂和卓巧麗; 也謝謝讀者給初版所提的很多意見。是為修訂本之序。

作為 股民 究竟 想賺 賺誰 誰的 的錢 張化 化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643

【敗局】俏江南遭“強賣”誰賺誰賠:鼎暉收益率僅趕上余額寶

來源: http://new.iheima.com/detail/2014/0120/58068.html

雖然兩次“被收購”傳聞,張蘭都態度微妙、含混不清。然而資本市場的事情往往非黑即白,商務部的“放行”或許意味著這場“被收購”事件已是板上釘釘。2014年年初,臨近春節,高端餐飲佼佼者俏江南沒有因為佳節將至而門庭若市,卻因為一則將被收購的消息,鬧得“年關難過”。近期,根據商務部公布的消息,私募CVC收購俏江南的案件獲得“放行”。吊詭的是,有別於一般交易獲通過後交易雙方喜大普奔的熱烈情緒,被收購方俏江南創始人張蘭淡定中透漏出的婉轉的否定情緒令人摸不著頭腦:“在這個事情上我覺得我沒有任何發言權,人家基金想怎麽宣傳也是人家的事情。我們並沒有簽署協議,如果我們簽合同了,我會第一時間給你打電話。”張蘭這一態度並不難以理解,早在10月份的時候,傳出一直籌備港股上市的俏江南要被CVC“搶親”的時候,張蘭即毫不客氣的回應:“完全不屬實。”時隔三個月,卻傳出商務部的官方認可,豈不是自扇耳光?然而,張蘭的“我們沒有簽署協議”的說法遭到了廣泛質疑,長城證券並購部總經理尹中余介紹表示,“從並購的專業角度來看,這是不可能的,必須是正式並購協議簽訂之後,商務部方面才會受理”。只有雙方簽了並購協議之後,才會去申請。如果商務部審批通過之後,這個並購應該就落實了。另有業內人士也解釋道,“想要通過反壟斷審批的話,一定是有正式並購協議的。如果只是意向的話,商務部不會受理。”那麽俏江南張蘭,這位性格豪爽奔放的女掌門到底是鬧哪樣?“從張蘭前後兩次對‘被收購’消息的反應來看,我認為,以鼎暉為代表的投資機構與張蘭極有可能出現了矛盾。”有業內人士這樣猜測。這種猜測並不奇怪。雙方的梁子一早就結下了。鼎暉要單方面履行對賭協議?張蘭學費交大了無論是去年10月份CVC收購事件剛露端倪,或是今年年初商務部的“放行”通知,兩次張蘭應對的態度都相當被動。這種被動與俏江南與鼎暉2008年的對賭協議有關。2008年俏江南中標奧運競賽場館餐飲供應服務商,極大提升了它的品牌知名度。在此背景下,張蘭和她的俏江南與資本市場出現交集,只是時間的問題。張蘭在老鄉―楓谷投資合夥人曾玉和易凱資本王冉撮合下,初識了鼎暉創投的合夥人王功權,據說兩人性格投契,相談甚歡,這對張蘭而言,是她創業生涯中非同尋常的時刻―俏江南首次被“明碼標價”,而且市場估值高達20多億。為了獲得發展資金,註冊資本金僅為1400萬的俏江南引入了鼎暉創投,鼎暉當時註入約2億人民幣,占有俏江南10.5%的股份。投資條款中設有“對賭協議”:如果非鼎暉方面原因造成俏江南無法在2012年年底上市,那麽鼎暉有權以回購方式退出俏江南。當時籌謀擴張、如日中天的俏江南對這項對賭協議不以為意。然而從2011年開始沖擊上市的俏江南,卻接連在A股、H股碰壁,五年過去了,鼎暉投資的高回報預期成為了黃粱一夢。賬期將至、急於脫身之下,與張蘭撕破臉,想單方面抱住CVC這個“大金主”的大腿是極有可能的。而雙方的貌合神離早在2011年8月一次公開采訪中便埋下了伏筆,采訪中張蘭發泄了她的不滿,認為引進鼎暉是俏江南最大失誤,毫無意義,還曾早就想清退這筆投資,但鼎暉要求翻倍回報,雙方沒有談攏。此事發酵成“張蘭炮轟鼎暉”。而當年的投資人王功權,已在3個月前高調通過微博宣布“私奔”。張蘭懊惱的理由是:“他們什麽也沒有給我們帶來,那麽少的錢占了那麽大的股份。就當我們交了學費吧。”這句話引起了著名的“交學費風波”。當時賽富基金首席合夥人閻焱還揶揄道:“不知鼎暉當年是否拿了把刀架在了俏江南的脖子上了簽的約。若那樣,這場婚姻就一定是鼎輝的不是。若當年鼎輝的投資合約不是武力相挾的城下之約,那麽這樣的譴責及翻盤就顯得太缺乏商業的基本誠信了。”閻焱後來在雷士照明也上演了基金投資人對創始人的逼宮,這自然是後話。毫無疑問,張蘭彼時與鼎暉劍拔弩張的關系也多少是資本與創始人複雜關系的寫照。然而,據稱,當時張蘭清退鼎暉投資的意願被對方雙倍回報的要求嚇退而不了了之。雖然之後,傳聞雙方“一笑泯恩仇”、“冰釋前嫌”,但如今看來似乎也只是傳聞而已。此次傳聞CVC將以3億美金購買俏江南69%的股權,張蘭控制權旁落之余,這筆買賣未必合算,張蘭的“學費”可謂交大了。鼎暉收益率僅趕上余額寶要讓鼎暉重新選擇一次,估計不會再有08年2億人民幣註入俏江南的“壯舉”了。對於張蘭所說的鼎暉“那麽少的錢”拿到了“那麽大的股份”,當年也參與了競價入股俏江南的一家機構的內部人士表示,當初他們自以為出了高價,沒想到鼎暉的出價幾乎是他們的三倍。雖然這位人士沒有說多少錢多大股份,但是他說,當時俏江南的財報是未經審計的。08年時鼎暉用2億元換的了俏江南10.5%的股份,那麽俏江南的估值為19億元。而2013年如果CVC用3億美金獲得69%的股權,這也就意味著俏江南的估值為26億元,每年回報率僅為6%,和余額寶差不多的回報,也難怪鼎暉要退出了。而對於鼎暉投資當年一擲兩億的大手筆都覺得是“那麽少錢”的張蘭而言,如果按照CVC給出的價錢賣出俏江南就“虧大了”。“如果交易價格如2013年10月所傳,這對俏江南和張蘭來說,並不是一樁特別稱心如意的交易,張蘭的否認因此也並不意外。”多位分析人士如是說。如果CVC以18.3億元(3億美元)獲得69%股權,意味著俏江南估值僅26億元。2008年時俏江南僅有40余家門店,而截至2012年底,俏江南門店數已經拓展至71家直營店,2013年又新開了10余家門店。另外,鼎暉未直接涉足俏江南經營,如與CVC協議確實涉及69%股權,張蘭將失去她一手創辦的企業控制權。事實上,在高端餐飲行業“寒冬”之際,CVC的出價也引起了一些專業人士的質疑:“俏江南現在的年凈利潤大約6000多萬元即1000萬美元,如果按照市盈率20到30倍計算,現在市值也就是2億~3億美元,而CVC以3億美元只收購其69%股份,俏江南的總市值將達到4.35億美元,CVC會做這種吃虧的事嗎?”CVC斬首收購:一石二鳥據行業人士介紹,CVC原是花旗集團的子公司,擁有雄厚的資本和人脈。CVC官網顯示,多年來CVC募集金額500億美元(包括CVC Credit Partners),投資者投資於其封閉式投資基金當中,年期通常長達十年或以上,位列球五大私募基金之一。在歐洲和北美,CVC迄今共完成了逾250個公司收購項目。在亞太地區,其中包括大中華區、東南亞區、韓國、日本和澳大利亞,CVC至今共完成了逾30個公司收購項目。目前,CVC正通過CVC五號基金(Fund V)和CVC亞太三號基金(Asia Pacific III)繼續進行投資。CVC列出的數據表示,CVC亞太基金、CVC亞太II號基金和CVC亞太III號基金累計規模達68.45億美元。來自歐洲的CVC集團公司對收購餐飲業有偏好,去年曾以4億歐元購買全球最大的湯品制造商金湯寶的歐洲簡餐業務。更為重要的是,目前CVC的高級顧問是有著“紅籌教父”稱謂的梁伯韜。梁伯韜1988年創立百富勤投資有限公司,1992年百富勤集團因率先安排三家中資公司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上市而聲名大噪。2001年到2006年,梁曾任花旗集團投資銀行亞洲區主席及董事總經理,被認為在內地和香港都有極為廣泛的人脈,善於引導內地企業赴港上市。然而,一旦交易成行,俏江南將徹底改朝換代,再上市也跟失去控制權的張蘭沒關系了,CVC的收購可謂一石二鳥。或許會有不甘心者舉出大批收購之後,資本與管理層和睦共處的例子。然而從CVC往日收購案例來看,這點可能性非常小。CVC在歐洲的名聲並不太好。英國《泰晤士報》曾用“詭異”(secretive)一詞來形容這個管理著260億美元的私募大佬:“要是CVC來敲你公司的大門,你以後的日子就會過得很郁悶了。它總是能發現一些你從來不知道的問題,它在調查後得出的結論總是‘你很糟糕’。這並非CVC首次涉足中國,早在2007年,CVC收購珠海中富29%的股權獲批後,其亞洲董事總經理曾多次公開表示“投資期不會少於三年”、“我們不是美式收購,不會換掉管理層,是歐式做法,與管理層合作。”然而,令人始料未及的是收購獲批次日,珠海中富董事會全體6位董事和4位高管全體請辭,同時,兩位監事會成員也請辭。對此,CVC方面只說是“正常人事變動”。這樣的行事風格也令很多企業膽寒。CVC亦毫不掩飾它在中國進行“斬首”式收購(收購行業龍頭企業)的決心。2007年時任亞洲董事總經理何誌傑說:“珠海中富是飲料包裝行業的龍頭。CVC下一步在中國的計劃也是收購有行業代表性的公司,特別是能源類、消費、機械等行業。”結語雖然兩次“被收購”傳聞,張蘭都態度微妙、含混不清。然而資本市場的事情往往非黑即白,商務部的“放行”或許意味著這場“被收購”事件已是板上釘釘。任何模糊的表態對於今日式微的俏江南都已經於事無補。 相關公司: 數據來自 創業項目庫 作者:方雅 | 編輯:ningyongwei | 責編:寧詠微

敗局 江南 強賣 誰賺 賺誰 誰賠 鼎暉 收益率 收益 趕上 余額 額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9486

低風險投資(四十、我們在賺誰的錢) DAVID自由之路

http://xueqiu.com/5819606767/29606218
股票市場風雲變幻,有人盈利有人虧損,但是大多數低風險投資者是賺錢的,那麼我們到底在賺誰的錢呢?

1、上市公司

不論是上市公司發行債券,還是上市公司發行股票,都是我們將錢投給了上市公司,而上市公司會給我們相應的回報。買入債券能獲得固定收益回報,只要上市公司不破產,就必須每年支付利息。買入股票則是獲得權益收益,需要與公司同舟共濟,共擔風險,但正因為如此,股票的回報率也會高於債券。

從上市公司身上賺錢,獲得超額收益的最佳方式是成長股的投資,例如投資者在2004年騰訊公司上市時買入股票,10年的總收益率達到了100倍,2001年貴州茅台上市時買入股票,13年的總收益率也有幾十倍。如果您找到了一家偉大的公司,那麼您的收益率會遠高於股市總體的投資回報率。

由於上市公司之間是競爭的,部分上市公司賺取了超額收益,必然有部分上市公司賺的錢達不到平均水平,甚至還有很多上市公司虧損,這好比非洲大草原中,聰明的狼加入到最有戰鬥力的狼群中,然後跟隨著狼群去涉獵,當狼群的戰鬥力不再時,他們就退出這個狼群,加入到其他更有戰鬥力的狼群中作戰。

但是按照有效市場理論,當人們都知道一家公司是好公司的時候,價格已經貴了,而且挖掘成長股有太多的不確定性,所以低風險投資者在上市公司身上不應該有過高的期望值。

2、市場衝動

人類是群體性動物,很容易在某一段時間出現集體性的行為。例如在經濟上升時期,投資者經常會過於樂觀,從而導致股市不斷上漲,而股市上漲又會吸引更多人參與市場,此時貪婪矇住了人們的雙眼,大家都以為股市是搖錢樹,可以很容易賺取暴利,這導致市場估值不斷升高,而人們也會為漲的很高的股價尋找各種理由去自圓其說。而到了經濟下行時期,投資者又會過於悲觀,從而導致股市不斷下跌,而下跌本身又會讓人們對未來預期更加的悲觀,此時恐懼抓住了人們的心臟,市場內的人沒有信心買股票,而市場外的人看股市一直賠錢,也不願意進入,最終資金不斷流出,導致市場估值不斷下降。

每年10月份,非洲大草原上就會上演一場角馬大遷徙的壯觀場面,每年有幾十萬隻角馬橫渡馬拉馬拉河,他們為了到達對面的豐茂大草原,吃上鮮嫩的綠草,不顧河裡成群的鱷魚奮力向前。有不少角馬不幸被鱷魚咬住吃掉了,但令人驚訝的是,河上的角馬死屍堆積如山,鱷魚吃都吃不完,大部分角馬是自相踐踏而死,只有少部分是被鱷魚吃掉了。

股市中的散戶以及機構,大部分是橫渡馬拉馬拉河的角馬群,他們為了賺錢奮勇向對岸狂奔而去,但是遇到危險又自相踐踏,恐慌性拋售,最終導致財富的灰飛煙滅,但另一方面也保持了股市的生態平衡。

低風險投資者應該做馬拉馬拉河裡的鱷魚,等待角馬群的到來,然後吃掉那些自相踐踏的死角馬。

角馬渡河可能每年只有一次,低風險投資者想依靠市場高估和低估的週期變換賺錢,機會也不會很多,參考上證指數的K線圖,即使投資者做到上漲的年份保持和大盤相同的漲幅,下跌的年份保持空倉,那麼整體的年化收益率也僅能從10%提升到20%,空間並不是很大。另外即使當市場低估時,投資者過早買入也可能大幅虧損,就好比心急的鱷魚衝到狂奔的角馬群中捕食,結果被角馬踐踏而死。高估的時候賣出,則更難預測,因為您根本不知道還有多少角馬在呼嘯而來,如果您過早的休息了,可能也就錯過最豐盛的美餐。

3、心理誤區

很多股民嘴邊常掛的一個詞彙,叫做「套牢」,在他們的心目中,套住並不是虧損,股民的嘴邊還有一個詞彙,叫做「割肉」,從字面意思看,就知道是一件很殘酷的事情,也就是說當他們在賣出股票的時候,心都是在淌血的。

金融資產本來就是流動的,虧損就是虧損,和投資者是否賣出沒有任何關係,48元買入中國石油的投資者,不能因為自己不賣出股票留給孫子就自以為沒有虧損,而那些24元將中石油割肉賣出的投資者,實際的虧損幅度遠小於現在還持有中國石油的套牢者們。

關注成本價是投資者最大的心理誤區,每當有人問我,「這個股票我是多少錢買的,現在我該怎麼辦?」,我都會說「您多少錢買的和這支股票有關係嗎」,股票不會因為您買入成本的高低上漲或者下跌。

由於大多數人存在「成本價」的心理誤區,這給低風險套利投資者很多機會。例如當股市在高位橫盤很久回落的時候,很多人被「套住「後本能的想法是趕緊補倉降低成本,這樣解套就容易了,所以封閉式基金這樣的折價品種,此時的折價率會收窄,極端情況甚至出現溢價,這是因為」套住「的投資者在補倉,希望能降低成本賭反彈。而當股市熊了很久開始上漲的時候,大多數高位買的人已經」割肉「離場了,而在熊市底部買入的投資者,看到股票價格超過了自己的成本價,會出現見好就收的決定,此時封閉式基金這樣的折價品種,折價率反而會擴大,因為很多人漲了一點就趕緊賣掉兌現利潤。

所以低風險投資者一個很好的策略,就是在確定性利好出現後入場收購,就好比一個古董收藏者在舊貨市場淘到一個古玩,可能只花了100元,但是經過專家鑑定是真品,市場上同類的古玩價值1萬元,聰明的投資者會從這個古董收藏者手中以5000元收購,然後拿到市場上以1萬元賣出,此時那個古董收藏者也會很開心,因為他賺了50倍的利潤,已經賺夠了。

很多換股套利的投資品種,在換股上市前有人甚至在「保底價「附近賣出,很大的原因就是前面的投資者已經賺到了巨大的利潤空間,後面雖然還有很大的利潤且風險很小,但是場內的投資者基於見好就收的心理選擇賣出,而場外的投資者看到別人已經賺了很多,心態上會受股票走勢的歷史成本所影響,而很難下決心買入。

很多時候股票是強者恆強,弱者恆弱,這也和持股成本的心態有關,因為當上市公司內在價值提升導致股票價格上漲時,由於獲利盤大量湧出,使得股票上漲的幅度達不到上市公司內在價值提升的速度,反而當上市公司內在價值下滑導致股票價格下跌時,由於場內的虧損盤不願意賣出,甚至「攤低成本價」這種心理誤區的存在,使得股票下跌的幅度達不到上市公司內在價值下滑的速度。所以從微觀層面分析,上漲的股票有可能是被低估的股票,下跌的股票有可能是被高估的股票。

投資者還有一個心理誤區,就是喜歡交易、害怕停牌。封閉式基金封轉開停牌前,年化折價是最大的,換股套利停牌前買入,資金的使用效率是最高,這都是因為大量的投資者不願意手中的投資品種失去暫時的流動性而提前賣出。

通過停牌來套利,就類似我們在開當鋪,心急的投資者將馬上停牌的商品低價當給我們,復牌以後又以較高的價格贖回。
風險 投資 四十 十、 我們 在賺 賺誰 誰的 的錢 DAVID 自由 之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180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