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滴滴違規面臨整改 都是調度費惹的禍

一二線城市用滴滴叫出租車的難度在逐漸加大,高峰期經常出現調度費加到10元,依然沒有司機願意接單的情況。

“調度費”本意是方便用戶搶單,但在實際使用中卻造成調度效率低下,不少出租車司機利用調度費漏洞,惡意不接單,造成用戶在增加調度費用之後依然無法叫到車。

曾有業內人士指出,造成這種狀況的根本原因是滴滴的派單邏輯存在問題,導致其引導司機的故意加價和接單速度緩慢。”因為乘客可以多次選擇加價,司機就故意等著,直到乘客的加價達到他心中的理想價格。“

滴滴對調度出租車增加調度費,一方面吸引出租車司機使用軟件,另一方面,這些出租車為軟件帶來基礎流量,這些流量支撐著軟件得以運營。

然而,互聯網出行平臺是非有權力為出租車調度增加費用?雖然沒有明確法律對出租車價格做界定,但作為公共交通,在地方法規條例中對出租費用有不少約束。根據《深圳經濟特區出租小汽車管理條例》深圳市運政管理機關會同市物價管理機關擬訂出租車租費標準及其調整方案,報市政府批準後公布執行。

當前我國出租車行業的準入政策,主要有兩種模式:以準入歧視為核心的“企業化”營運模式,以及以拍賣制為核心的“個體化”營運模式。這兩種模式都具有壟斷性質,導致出租車成為一種稀缺資源。因此對於出租價格,政府會出面協助市場以保持經濟正常運作。

調度費用本身的用意在於吸引出租車與用戶粘性,在還未形成流量規模之前,這部分補貼由平臺發放。如今滴滴市場份額占到90%以上,用戶對於平臺依賴形成,因此調度費用意主要是留住出租車司機。

近日滴滴被約談下架調度費功能,對此,滴滴也明確表態,將配合主管部門,刪去相應的加價模塊,但目前該模塊的整改僅限於部分地區。

2015年,滴滴創始人程維表示未來要將滴滴打造成一站式出行平臺。近年來,除了基礎的打車業務,滴滴加入了巴士、順風車等業務,分擔緩解交通壓力的同時,也帶來了一定隱憂。

滴滴承載了一頂很大的帽子,把整個出行囊括里面了。民生交委部門統籌下的功能,並不是一個平臺能做到的。”艾媒咨詢張毅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業內人士表示,滴滴目前調度費是變相踐踏法律法規的規定,上海之後,這方面細則肯定會推開執行。

而對於平臺而言,取消調度費用不意味著出租車調度會從平臺消失。“本身做出租就是為了獲取用戶,最初流量來自出租,幾乎所有用戶用滴滴最先接觸都是從出租車開始。如果滴滴沒有,出現競爭對手有這個功能會讓用戶流失。”

張毅將電商平臺做類比:目前電商平臺主要成本,是宣傳推廣,如果三家平臺(淘寶、天貓、京東)停止廣告投放一個月,收入交易額會掉30%-40%。

用戶粘性不牢固是普遍互聯網公司所面臨的困境:“如果滴滴把的士調度功能去掉,那麽強大對手就會出現,並且比它活得好。”張毅說道,“但是新鮮事物應該以不違法違規為前提。”

滴滴 違規 面臨 整改 都是 調度 費惹 惹的 的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3649

滴滴違規面臨整改 都是調度費惹的禍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01-25/1072795.html

一二線城市用滴滴叫出租車的難度在逐漸加大,高峰期經常出現調度費加到10元,依然沒有司機願意接單的情況。

“調度費”本意是方便用戶搶單,但在實際使用中卻造成調度效率低下,不少出租車司機利用調度費漏洞,惡意不接單,造成用戶在增加調度費用之後依然無法叫到車。

曾有業內人士指出,造成這種狀況的根本原因是滴滴的派單邏輯存在問題,導致其引導司機的故意加價和接單速度緩慢。”因為乘客可以多次選擇加價,司機就故意等著,直到乘客的加價達到他心中的理想價格。“

滴滴對調度出租車增加調度費,一方面吸引出租車司機使用軟件,另一方面,這些出租車為軟件帶來基礎流量,這些流量支撐著軟件得以運營。

然而,互聯網出行平臺是非有權力為出租車調度增加費用?雖然沒有明確法律對出租車價格做界定,但作為公共交通,在地方法規條例中對出租費用有不少約束。根據《深圳經濟特區出租小汽車管理條例》深圳市運政管理機關會同市物價管理機關擬訂出租車租費標準及其調整方案,報市政府批準後公布執行。

當前我國出租車行業的準入政策,主要有兩種模式:以準入歧視為核心的“企業化”營運模式,以及以拍賣制為核心的“個體化”營運模式。這兩種模式都具有壟斷性質,導致出租車成為一種稀缺資源。因此對於出租價格,政府會出面協助市場以保持經濟正常運作。

調度費用本身的用意在於吸引出租車與用戶粘性,在還未形成流量規模之前,這部分補貼由平臺發放。如今滴滴市場份額占到90%以上,用戶對於平臺依賴形成,因此調度費用意主要是留住出租車司機。

近日滴滴被約談下架調度費功能,對此,滴滴也明確表態,將配合主管部門,刪去相應的加價模塊,但目前該模塊的整改僅限於部分地區。

2015年,滴滴創始人程維表示未來要將滴滴打造成一站式出行平臺。近年來,除了基礎的打車業務,滴滴加入了巴士、順風車等業務,分擔緩解交通壓力的同時,也帶來了一定隱憂。

滴滴承載了一頂很大的帽子,把整個出行囊括里面了。民生交委部門統籌下的功能,並不是一個平臺能做到的。”艾媒咨詢張毅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業內人士表示,滴滴目前調度費是變相踐踏法律法規的規定,上海之後,這方面細則肯定會推開執行。

而對於平臺而言,取消調度費用不意味著出租車調度會從平臺消失。“本身做出租就是為了獲取用戶,最初流量來自出租,幾乎所有用戶用滴滴最先接觸都是從出租車開始。如果滴滴沒有,出現競爭對手有這個功能會讓用戶流失。”

張毅將電商平臺做類比:目前電商平臺主要成本,是宣傳推廣,如果三家平臺(淘寶、天貓、京東)停止廣告投放一個月,收入交易額會掉30%-40%。

用戶粘性不牢固是普遍互聯網公司所面臨的困境:“如果滴滴把的士調度功能去掉,那麽強大對手就會出現,並且比它活得好。”張毅說道,“但是新鮮事物應該以不違法違規為前提。”

滴滴 違規 面臨 整改 都是 調度 費惹 惹的 的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04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