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江事件餘波 掀內銀催貸潮 杭州600企業 上書省府促停討債

1 : GS(14)@2012-07-18 22:55:09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ance/20120718/News/ec_ech1.htm

內地《21世紀經濟報道》指,浙江省杭州市有600間知名民企近日聯名上書,向浙江省政府緊急求助,懇請政府幫助他們渡過因銀行催還債而面臨的難關,而浙江省金融辦公室的工作人員亦證實已收到這些企業的聯名報告。
天煜建設欠債100億 涉23銀行
報道稱,促使這些企業聯名上書求助的原因,是近期當地銀行加緊向他們催收貸款所致。因為銀行頻頻追數,令民企的資金壓力大增,加上不少民企過去是以互相擔保方式去獲得銀行貸款,萬一其中一間出事,作為擔保人的其他企業便要代為承擔債項,而當擔保人的企業本身又有其他企業作擔保借貸,層層相扣下形成了牽一髮動全身的三角債問題。聯名書上便指出,因一間叫天煜建設的企業所引發的互保危機,便涉及到中行、建行等23間金融機構,關聯債務超過100億元人民幣,牽涉企業近100間。
有指,這600間企業有兩大訴求,一是希望省政府聯合省銀監局等相關部門成立協調小組,對這次因銀行催還款所引發的民企資金鏈斷裂危機盡快進行處理;其二是希望省政府出面,向銀行提出暫停收貸,並盡快將近期所收貸款暫時發還給企業,讓他們有處理危機的時間,且希望政府爭向銀行爭取今後3年內不要削減相關企業的貸款額度。
盼省政府出面 助渡過難關
而導致銀行急於追債,是因為早前浙江中江控股被清盤,掀出曾借貸予該公司的建行隨時面臨30億元壞帳,事件增加了省內一眾銀行對壞帳風險增加的憂慮,於是紛紛催企業還錢以保障銀行自己。
除了杭州市以外,同省當中,去年曾發生民間貸款風暴的溫州市民企也正面對銀行催貸問題。當地一位打火機廠商對本報表示,最近銀行來催款的次數頻密了,據他了解,其他老闆都有類似情,不過,現時他們主要依靠行業協會向政府反映,未有採取集體上書之類的方式。但這位廠商指出,今年經濟形勢已經不好,銀行不單不願借錢予他們救急,反過來催收欠貸,無疑是增加企業壓力,若不停止,恐怕要再爆發新一輪倒閉潮,「去年被高利貸逼死,今年就被銀行逼死」,他嘆道。
明報記者 陳子凌
2 : GS(14)@2012-07-18 22:56:03

http://www.21cbh.com/HTML/2012-7-17/zNMzcxXzQ3NTUzNw.html


浙江民營工商界又再發生新一波借貸危機,這一次爆發點是杭州。

杭州地區有600家知名民營企業近日聯名上書向浙江省政府緊急求助,懇請政府幫助它們渡過因銀行催貸、抽貸而面臨的難關。

「確實有600家杭州企業聯名寫報告到我們金融辦這裡。」7月16日,浙江省金融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向本報記者證實了這一消息,但對方拒絕透露更多細節。

據杭州市家具協會的一位人士向本報表示,600家參與聯名上書的民營企業當中,不乏行業龍頭、知名企業和中國民企500強企業,如國內輸配電行業最強企業之一的虎牌集團、家具行業龍頭嘉逸集團、國內人造板行業的領軍企業榮事集團等。「我們家具協會不少會員企業也參加了聯名。」這位人士說。

據悉,事件是因各大銀行對浙江民企集中催收貸款所引發。7月份是銀行還貸期限較為集中的時點。催貸的壓力沿著浙江民企之間龐大的聯保互保網絡蔓延,引發了大面積的企業資金鏈危機。

這是繼2011年夏秋溫州的民間高利貸危機爆發以來,浙江民營企業遭遇的又一波資金鏈風暴。

600民企聯名上書浙江金融辦

據瞭解,這次參加聯名上書的600家企業提出的訴求,主要是兩點:

一是希望浙江省政府聯合省經信委、省金融辦、省銀監局以及各級政府維穩辦成立協調小組,對這次因銀行催貸引發的民企資金鏈危機盡快進行集中和系統性的處置。

二是希望浙江省政府出面協調銀行暫時停止收貸,並盡快將近期所收貸款暫時發放給相關企業,給企業以喘息和處理危機的時間;希望政府出面與銀行方面協調,爭取今後3年之內,不要削減相關企業的貸款額度。

而引發此次催貸危局的,是兩大導火索:

一是中江控股董事長俞中江因無力償還高利貸,資金鏈斷裂,6月14日被杭州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刑拘。旗下數十家實體企業和相關資產、債權、債務正被依法核查,涉及金額初步統計達數十億元之巨。

二是天煜建設有限公司旗下分公司涉非法集資案發。註冊地在東陽的天煜建設下屬江蘇分公司經理因涉嫌非法集資於2011年12月被法院立案,牽連天煜建設全部賬戶和房產陸續被法院凍結查封。

而杭州家具行業龍頭嘉逸集團是天煜建設的互保企業,它旗下的新洲家具為天煜建設在建設銀行的貸款1億元的銀承提供擔保。因此嘉逸集團被銀行列入重點「關注」名單。今年1月被建設銀行收貸,其他銀行也加緊了收貸節奏,集團共被8家銀行收貸1.15億元,頓時陷入困局。

此後,沿著企業間的擔保鏈條,銀行的催收風暴逐級擴延。

受嘉逸影響,3月初,浙江榮事實業集團被北京銀行收貸3000萬元。

3月26日,虎牌集團受榮事實業收貸影響,加上自身因收購引發問題,被華夏銀行收貸4000萬元,3月27日被中國銀行收貸4000萬元。

4月,虎牌集團下游擔保圈的企業陸續出現被收貸的情況,互保鏈上的正邦水電自4月起,短短45天,被4家銀行收貸1.05億元。

本報記者掌握的一份蕭山區政府的銀企協調會報告顯示,僅嘉逸集團的互保圈就有6家大集團捲入,涉及企業超過30家,互保金額總計4.18億元,總資產為55.17億元。

嘉逸集團現象並非孤例,杭州市家具行業協會給杭州高層遞交的緊急報告顯示,因天煜建設引發的信貸危機,涉及到中國銀行、建設銀行等23家金融機構,關聯債務超過100億元,關聯企業近100家。

在此背景下,民企們陸續向政府呼救。

杭州家具協會人士透露,此次聯名上書,起初並非有組織的行為。從今年春節過後,杭州的蕭山區、餘姚區、拱墅區等區級政府就陸續收到轄區內一些知名民營企業來信求助。之後,一些行業協會也向政府寫來求助信。如杭州市家具協會提交了一份關於杭州市家具行業信貸危機的緊急報告,呈交給了杭州市委書記黃坤明和市長邵佔維。

收到企業求助後,蕭山、餘姚等區政府曾在3、4月間組織多場協調會,召集家具等領域的企業與相關的13家轄區內銀行進行協調。

「但是,我們發現,一些轄區外的法人銀行,決策權在於區域外的總行,必須得省政府層面出面協調才真正有效。」前述杭州市家具協會人士表示。

於是,先後發出求助的600家企業的訴求被彙總起來,形成一份報告,遞交到了浙江省金融辦。

爆炸的「互保聯保」火藥桶

這是一場因信貸聯保引發的多米諾骨牌式災難。

聯保又稱「互保」,是指互相擔保,也就是企業之間對等為對方保證貸款,當對方還不出錢時需承擔還款連帶責任。浙江企業之間互保非常普遍,還有更多的採用「聯保」,就是三家或三家以上企業組成擔保聯合體,所有成員為其中任何一家的貸款承擔連帶責任。

「一家資產上5000萬的企業,至少有3家以上的擔保企業,多的甚至超過10家。」一家在此次風波中被牽連的企業老總說。

杭州市家具協會一名曾參與銀企協調的人士透露,整個聯保圈根據始發前後共分為四級。

在天煜建設為原點的聯保危機圈上,一級圈內的是嘉逸集團和華洲集團,與此核心互保的圈子中,又以各個「傳染點」企業形成一個個圈圈。其中與前述兩家企業有互保關係的榮事實業,共與10家企業有互保關聯。

由此形成四級擔保圈。

天煜建設處於訴訟賬戶和資產凍結狀態,華洲集團與天煜建設總擔保9000萬元,天煜建設為華洲集團總擔保1億元。華洲的上級集團公司嘉逸集團實際控制人同屬姚榮華,由此被連累,被銀行收貸後,原本銀行授信總額6.5億元的銀行開始觀望。

以華洲集團為原點的二級互保圈企業成員有榮事實業、高盛集團、浙江中業控股及下屬關聯公司、浙江正見集團建設有限公司5家。

華洲集團為榮事集團總擔保3000萬元,榮事集團則為華洲集團總擔保9800萬元。華洲為高盛集團雙方互保均為4000萬元。華洲與中業控股互保貸款金額也為4000萬元。

浙江正見的企業總資產為11億元,年銷售收入為15億元。華洲集團為浙江正見擔保5710萬元,浙江正見則為華洲集團總擔保1.5億元。

與二級擔保圈成員榮事實業為「傳染點」又衍生出5個圈子,如與榮事實業互保的有杭州東新木業,杭州博洋家具,浙江九龍控股集團,浙江虎牌集團,浙江新世紀管道等。

與浙江九龍控股互保的又有博洋家具、杭州康順貿易。

與浙江博洋家具互保單位為浙江晶瑞辦公家具、浙江麥尚實業等。

「這種層級式的危機擴延,並不會是因為緊密度的親疏而遞減。」 建設銀行浙江杭州區域內一負責貸款的工作人員評價說。

「很有可能這些聯保圈在跨區域蔓延。」一名被捲入互保危機的浙江企業主認為,一旦自己的企業被聯保拖垮,自己在江蘇一帶投資的企業資金鏈肯定也要牽連進去。

為此,目前杭州市家具協會在給杭州的緊急報告中,提出對一級互保圈企業中的嘉逸集團、新洲集團進行資產重組,設立第一道防火牆,防止危機蔓延。

催貸風暴下的危機蔓延

儘管有各級地方政府一再出面召集銀企協調會,但銀行有自己的商業邏輯,這意味著這場危機難以在短期內看到盡頭。

「這種互保是在貨幣政策一鬆一緊中,銀行結合自己業務與中小企業融資特性而推廣的。」浙江一名國有銀行高管介紹,這不僅是浙江的獨有現象,但由於浙江是民營大省,這種模式更加普及,約佔企業總融資比例的60%至70%。

在這種格局下,銀企已經形成了相對惡化的循環狀態:企業融資難,銀行不願貸 ,由此引發企業不願還貸,銀行不良貸款率上升。

「其實自去年10月起,部分銀行不良貸款率就開始上升。今年以來,浙江出現了全省銀行業不良率整體上揚的情況。年初全省銀行業不良率約為0.93%,目前大概上升了0.5個百分點。」浙江省金融辦一位人士透露。

節節上升的不良貸款率引發了銀行的焦慮,隨之而來的便是強硬的催收貸款浪潮,最終形成一個閉合的惡性循環圈,直至危機的爆發。「銀行增長的壞賬率,使得我們的風險控制意識增強。催收是必然的。」上述建設銀行浙江杭州區域內一負責貸款的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
3 : GS(14)@2012-07-18 23:38:47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718/16524392
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昨日表示,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中國就業形勢將更加複雜、嚴峻,將堅持就業優先戰略,繼續實施更加積極的就業政策。
溫家寶認為,中國要堅持促進經濟發展與擴大就業相結合,使經濟平穩較快發展的過程成為就業不斷擴大的過程,創造有利於穩定擴大就業的制度環境,並堅持統籌城鄉就業發展,大力發展職業教育。
他並稱,要保持經濟平穩較快發展,增強經濟發展對就業的拉動作用;要積極扶持中小企業發展,促進以創業帶動就業,中小企業特別是小微型企業是穩定擴大就業的主力軍。
資料顯示,2003至2011年全國城鎮新增就業人數累計達9800萬,4000多萬高校畢業生實現穩定就業;3000萬國有企業下崗職工得到妥善安置,2800多萬下崗失業人員順利實現再就業。
4 : GS(14)@2012-07-18 23:39:02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718/16524391
資金鏈風暴吹到浙江
600民企上書 求政府救命
5 : 自動波人(1313)@2012-07-19 00:26:19

互保,好易攬炒
6 : GS(14)@2012-07-19 22:26:50

5樓提及
互保,好易攬炒


大家都無水就是咁,他又可以賺D錢
中江 事件 餘波 掀內 內銀 銀催 催貸 貸潮 杭州 600 企業 上書 省府 促停 討債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32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