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新娘在婚宴上摔倒也要賠”食品安全責任險:風從高層來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4079

近年來一些商業保險公司主動推出食責險險種,但中國食責險投保率低卻是不爭的事實。 (何籽/圖)

作為應對食品安全問題的一種輔助手段,食品安全責任險乃至強制險將在全國範圍內推廣。但在各地的試點操作中,卻遇到投保率低,企業、保險公司動力不足的尷尬局面。

在將食品安全責任險列為強制險呼聲日高的同時,學者也對這一過於幹預市場的行為表示擔憂。因為“保險不是萬能的,只是在安全生產、監管到位的前提下保萬一,不能成為代替監管的手段”。

僥幸的代價

徐洪海這個8月過得有點苦悶。

2014年8月1日,上海松江區6家企業一百七十余名員工因出現腹痛、腹瀉等食物中毒癥狀而就醫。雖然大部分就醫者癥狀輕微,但仍有20人留院輸液。而肇事者,正是徐洪海經營的信洪快餐公司配送的盒飯。

徐洪海的快餐店因此被上海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以下簡稱上海食藥監局)松江分局查封,在配合調查的同時,還將面臨巨額賠償。

“要是當時買了食責險就好了。”談及將要面臨的巨額賠付,徐洪海後悔不已。

徐洪海所說的“食責險”,指的是2013年9月上海食藥監局松江分局和安信農業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信農保)合作,針對松江區的餐飲配送企業,試點推出的食品安全責任保險(以下簡稱食責險)。

食責險,是指由食品生產、流通、消費領域企業投保,企業及其雇員由於疏忽或過失致使消費者食物中毒、感染食源性疾病或食品中有異物造成的人身損害和財產損失,依法應由被保險人承擔的經濟賠償責任,在保險額度內將由保險公司承擔的責任保險。

2014年7月9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明確要求,將首先以“與公眾利益密切相關的環境汙染、食品安全、醫療責任等為重點”,開展強制責任保險試點。

實際上,自2012年底以來,上海市便相繼開展了農村集體聚餐、盒飯配送、大型婚宴、白領午餐、浦江遊輪餐飲等多個食責險險種的推廣。

“截至目前,松江區已有四十余家餐飲配送企業投保,區內餐飲配送企業的投保率近90%。”上海安信農保涉農保險部副總經理李威在接受南方周末記者采訪時說。

目前,山東、湖南等地也已啟動了食責險試點工作。2014年8月初,湖南省食品安全委員會辦公室、湖南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湖南監管局聯合下發《關於開展食品安全責任強制保險試點工作的指導意見》,要求食品生產企業、乳制品流通企業、試點銷售嬰幼兒配方乳粉藥店、餐飲服務連鎖企業、學校食堂、集體用餐配送單位和保健食品生產經營企業等11類單位購買食品安全責任保險。

種種跡象表明,食責險乃至強制險將作為應對食品安全問題的一種輔助手段,在全國範圍內推廣。

多樣的食責險

實際上,中國的食品安全險種最初是從農產品安全保障開始的。

早在2007年5月,安信農保便推出了中國首款農產品食用安全保險,並與上海農產品中心批發市場經營管理有限公司簽訂國內首張“瘦肉精”保單,為上海近三分之一的“白條豬肉”提供保額達1000萬元的食用安全保障。

從2008年開始,中國平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在各地的分公司也推出了主要針對食品制造或銷售企業的食責險。2009年9月,美亞保險公司在國內推出了“食品汙染綜合保險”,即如果其被勒索或所生產加工的食品遭受意外汙染、惡意損壞,所遭受的經濟損失及咨詢費用、召回費用,都將由保險公司負責進行賠償。

目前,食品安全險種已經從農產品、生產加工過渡到餐飲環節。

2013年6月28日,安信農保推出了餐飲服務食品安全責任保險。迄今為止,餐飲服務食品安全責任保險的累計保單數為289件,保費收入達到300萬元。上海市保監局在接受南方周末記者采訪時提供了一些賠付的案例。

——2013年7月,青浦區某村發生了一起農村集體聚餐的疑似食物中毒案例。在參加自辦酒席後,幾名村民出現身體不適,懷疑為食物中毒,到醫院檢查後證實並非食物中毒案例,最後,安信農保共為5名村民賠付了醫療檢查費用約2000元。

——2013年,長寧區的某大型婚宴飯店投保了食責險,同時附加了經營安全責任險。在一次舉辦婚宴的過程中,發生了新娘在婚宴場所內不慎摔倒而導致婚禮中斷的情況。經查勘認定後,屬於賠償範圍,共為婚宴飯店提供賠償2萬元。

——今年6月,松江區的某盒飯企業在為幾家客戶公司配送盒飯後,約50名食用者出現腹瀉、頭暈等疑似食物中毒癥狀。目前仍在取證過程中,預計共需支付約6萬元的賠付金額。

“目前看食責險有幾大好處。”上海食藥監局副局長顧振華在接受南方周末記者采訪時認為,食責險落實了企業在食品安全中的主體責任,有助於建立企業信用體系;第三方賠付有助於企業規避理賠風險,緩解社會矛盾;另外企業投保也有助於提升消費信心。

2008年爆發的“三鹿奶粉”事件,由於三鹿公司破產,導致受害患兒無法得到及時的民事賠償。 (CFP/圖)

投保率低,動力不足

盡管近年來一些商業保險公司主動推出食責險險種,但中國食責險投保率低卻是不爭的事實。

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上海監管局向南方周末記者提供的數據顯示,上海市食品安全責任保險累計保單超過2000張,參保的行政村村委會及合作社超過800家,參保的食品企業、餐飲飯店等超過300家。而食品安全責任保險的投保企業,主要集中在農業合作社、農產品批發市場、大型食品生產公司、酒店、婚宴飯店等頗具規模的企業和單位。

實際上,截至到2013年底,上海市共有1619家合法食品生產企業、157家合法食品添加劑生產企業,以及60982戶合法餐飲服務單位。這意味著即使在食責險試點工作開展最早的上海,投保率依然很低。

“保險公司賣保險只是為了賺錢。”這是不少食品和餐飲企業對於食責險的直接觀感。此外大企業認為,如果政府推動食品安全強制險,那麽“被強制”的也只可能是大企業,那些問題頻出又沒有賠付能力的小作坊、小攤販很難“被強制”。

對此,上海市珍鼎餐飲董事總經理韓文有不同的觀點。“保險對於食品企業來說是必需品,在發達國家,不投保是沒有資格做大型餐飲的。雖然費率合不合理值得討論,但投保是企業的社會責任。”韓文反問,“如果企業不投保,萬一出了影響很大的食品安全事故,賠不起了,那消費者的損失怎麽辦?”

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劉鵬認為,食責險投保率低,一方面是由於抱著僥幸心理、不願增加經營成本的食品生產和銷售企業缺乏足夠的動力和激勵機制來自願購買;另一方面,由於我國食品安全事故頻發,食品行業成為一個風險較大的行業,再加上保險業缺乏食品安全責任保險需要的專業知識和人才,商業保險公司也缺乏足夠的動力來提供自願性的食責險種。

因此,劉鵬寄希望於將食責險列入強制險推行。

強制險箭在弦上?

劉鵬的呼籲一直在業內存在。雖然近年來食品安全監管、措施密集出臺,但諸如“福喜過期肉”的重大食品安全事件仍時有發生,建立食品安全責任強制保險制度也一直被保險業內廣泛呼籲。

2008年爆發的“三鹿奶粉”事件,由於三鹿公司破產,導致受害患兒無法得到及時的民事賠償。單純依靠司法救濟來補償消費者,不僅不能很好地保護受害者的合法權益,也容易危害到企業和政府的利益,最終導致消費者、企業和政府三方皆輸。

在劉鵬看來,食品安全責任強制保險既可以加強對食品經營企業的監管,又可以減輕政府處理食品安全事故的壓力,還能對食品經營者提供有效制度激勵,最重要的是能夠彌補法律訴訟和政府監管的不足,更好地保護消費者,尤其是食品安全事故受害者的合法利益。

不過,目前國內對於是否實施“強制險”仍有較大的爭議。

2013年年底,食品安全法修訂草案征求意見稿中,曾明確提出“國家建立食品安全責任強制保險制度”。但在2014年6月公布的《食品安全法(修訂草案)》中,對食責險的態度改為“國家鼓勵建立食品安全責任保險制度,支持食品生產經營企業參加食品安全責任保險”。

而到了2014年8月中旬發布的保險業“新國十條”中,又提出要發揮保險風險管理功能,以與公眾利益密切相關的食品安全問題等為重點,“開展強制責任保險試點”。

對此監管部門大多持支持態度。

“食責險目前是叫好不叫座。”上海食藥監局副局長顧振華坦言,最好食品安全法修訂能為食責險的強制性開個口子,哪怕是允許地方試點也好。“作為監管手段的一種市場化手段,有,比沒有強。”

2013年8月,山東省政府下發《關於加快全省金融改革發展的若幹意見》,專門就拓寬保險服務領域、推動開展食品安全責任保險做了安排部署。目前,山東省已有6家公司開展食品安全責任保險。

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山東監管局提供的資料顯示,食責險業務已覆蓋濟南、淄博、濰坊和濟寧4個市,參保單位約600家,累計保費收入約140萬元,為各類餐飲單位、商店、超市等提供食品安全風險方面的保額約8億元。

這最終為許多商業保險公司進軍食責險打了一針強心劑。

泰山財產保險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泰山財險)便看中了這塊潛在的市場。“雖然目前食責險展業成本較高,賠付風險較大,但隨著相關法律法規的完善和政府對食責險的引導和支持,食品企業投保意識會逐步加強。”泰山財險非車險部負責人艾洵飛說。

據悉,2014年上半年泰山財險食責險保費收入較去年同期同比增長近100%。艾洵飛坦言,一旦食責險被列為強制險,則將成為我國未來幾年發展空間最為廣闊的險種之一。

中央財經大學保險學院副院長徐曉華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食責險如果被列為強制險,保單數量增加,風險分散後,投保保費將可大幅下降,企業投保成本也將明顯降低;同時由於投保企業增多,保險公司保費收入增加,賠付能力也將得到提高。

在將食責險列為強制險呼聲日高的同時,也有學者對這一過於幹預市場的行為表示擔憂。徐曉華提醒,“保險不是萬能的,食責險也只是在安全生產、監管到位的前提下保萬一,不能成為代替監管的手段。”

新娘 婚宴 摔倒 也要 要賠 食品 安全 責任險 責任 風從 高層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1633

安聯:中國對環境汙染責任險的需求不斷增長

今年“兩會”期間,中國保監會主席項俊波在“部長通道”表示,去年已和環保部制定環境汙染強制責任保險,準備在重點領域、行業推行,預計可對大氣汙染、水汙染等環境汙染治理有很大促進作用。

安聯全球企業及特殊風險環境汙染責任險負責人Arthur Lu日前在采訪中表示,環境汙染責任險的市場規模在快速擴大,覆蓋從工業汙染到流行病爆發在內的環境和公共衛生風險。若這些公共危機的爆發被認定因某家企業而起,那麽這企業需要為自身行為負上長期且代價高昂的責任,甚至需要保險公司幫忙收拾殘局。

環境汙染責任險全球保費規模達137-205億元

環境汙染責任險(EIL)是一種與環境汙染並繼而與公共衛生相關的保險。這一特殊的險種在過去數十年來,從一些不太屬於傳統的財產和意外險範疇的事件(如漸進性汙染,修複費用,第一方清理費用,運輸汙染和微生物質)以及非自有責任(如租賃物業或廢物處理責任)中不斷發展而成。類似的風險從根本上催生了對一個專門且全新險種的需求。

如今,環境汙染責任險(EIL)在全球多個國家呈現活力充沛和蓬勃發展的景象,保費規模預計達137-205億元(約20-30億美元)。許多企業認識到,需要專門的保險產品才能應對這些特殊的風險,而一般責任險和商業險等傳統保險產品是無法應對的。過去,投保環境汙染責任險(EIL)的多是大企業,如今,小企業也有投保,並將本地的一些風險也納入進來。

項俊波認為,利用保險機制管理環境汙染風險,已成為發達國家的成熟做法。

目前我國已經有30個省區市在開展環境汙染責任保險試點,涉及重工業、重金屬、印染、化工等。去年環保險的收入約2.8億元,提供了風險保障約260億元。

環境事件令企業背負沈重的財務補償責任

Arthur Lu表示,環境事件發生形式多樣,有可能給企業造成數百萬美元的損失。例如,煉油廠發生爆炸,釋放出大量的石油產品;水處理廠發生故障,排出有害廢水;卸載原材料時操作錯誤,溢出汙染物。其它的還包括水冷卻塔疏於維護,導致有人感染軍團病(一種急性呼吸道傳染病)。類似環境事件的後果有時會大相徑庭,具體取決於事件規模以及受影響的對象。但共同的一點就是,企業都需背負沈重的財務補償責任。企業有可能被勒令要求支付修複費用,采取改進措施糾正運作,因造成人身傷害而需支付罰款,或者就第三方關於傷害的指控進行應訴。

“中國已經宣布,將要求重汙染工業——包括采礦和冶煉企業,鉛電池制造商,皮革制品公司和化工廠,參與到環境責任保險的強制性項目中。”他表示。

與此同時,根據最近發布的《2017年安聯商業風險報告》,通過對55個國家的1200多位專家進行調查,發現業務中斷在全球商業風險榜單中排名第一。很多新的誘因正在湧現,包括政治暴力,罷工和恐怖襲擊所導致的非物質性損壞。導致業務中斷的潛在風險與環境相關。

從事環境汙染責任險核保工作20年來,Arthur發現類似的“附加保險”通常是不獲投保或者投保不足。 如今環境汙染責任險(EIL)大多是菜單式的固定內容,不能很好地滿足客戶的需求。需要特別指出的是,財產險下傳統的營業中斷保障通常不覆蓋環境事件。 所以需要有專門的保險產品應對這種獨特風險。利潤損失和額外支出是發生這類型事件時,企業常面臨的風險。

安聯 中國 環境 汙染 責任險 責任 需求 不斷 增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1773


ZKIZ Archives @ 2019